LV. 33
GP 194

RE:死魂曲~綠島

樓主 白薔薇大人 clover44
GP2 BP-
第一章

9月14日 09時30分27秒 船上

「嘔~~~~~~~~~。」
丘白孺拿著塑膠袋,不斷著嘔吐著。
「哈哈哈哈,年輕人,你要不要稍微躺下來可能比較好。」
一旁的船長看到白孺這附模樣笑了起來,輕輕拍著白孺的背,希望能減輕他的痛苦,白孺搖了搖頭,又繼續嘔吐了起來。
「真是傷腦筋,還沒到綠島就這樣了,那你是要怎樣實行搜索的任務呢。」
小隊長看著白孺苦笑著說著。

大約在三天以前,一個強烈的颱風突然出現,並且迅速的朝台灣撲了過來。因為實在是太過突然、太過措手不及。強烈的颱風為台灣造成了重大的災情,各地損失慘重,傷亡人數也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多的一次。其中災情最為慘重的,就要屬於台灣離島之一的綠島了。在颱風過後,為了了解災情情況,台灣本島對綠島發出了訊息,卻遲遲收不到回音。在經過多次發送訊息無返後,本島派遣了一小隊人馬前往綠島。沒想到小對傳回了一則奇妙的訊息後,也失去了連絡。

「綠島無人」,這便是小隊所傳回來的最後訊息,短短的四個字,綠島無人。這下子,綠島再次成為新聞的焦點,在颱風過後,全島集體失蹤,就連調查隊也下落不明,政府開始組織搜索隊,希望能解開綠島集體失蹤的迷團,丘白孺就是搜索隊的其中一個人。

會接下這個任務,除了可以減免兵役以外,還有另一個原因,白孺的朋友也在綠島失去了蹤影。剛看到電視時,白孺還以為只是同名同姓,直到看到熟悉的名字一個個出現在電視上,白孺這才確定,那個傢伙遇難了。畢業旅行,在事件發生以前,那個人曾經告訴過白孺,九月多的時候會去綠島參加畢業旅行。

「真是沒想到,竟然就這樣遇難了……。」白孺喃喃說完後,又繼續嘔吐了起來。他是個奇特的人,要說奇怪,也說不上是哪裡奇怪,但是從第一眼看到他起,每個人的心裡第一個想法一定是「奇怪的傢伙」。他總是笑嘻嘻的,好像從來都不知道悲傷是什麼東西一樣,也不是沒有看過他哭泣,生氣,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那些表情在白孺的記憶中非常的模糊,甚至連是不是真的作過這種表情,白孺都不敢確定。除此之外,還有他身上那股獨特的氣息。他的身高很高,雖然體格偏瘦,但是應不會到不顯眼的地步,但是大家卻能常常忽略他的存在,不對,不能說是忽略,應該說是自然,他的存在不管在什麼環境下都不會顯得突兀或者是奇怪,就好像天空的一片雲,路旁的一棵樹,看的到,但是不會特別去認識的一個存在,與自然融為一體,這就是那個傢伙的氣息。

白孺有些害怕他,一開始或許是因為善意,或許是因為好奇,真正的原因白儒已經忘記了,但是白孺主動對他搭訕,對陌生人搭訕,這對白孺來說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白孺就是有這種能力可以跟任何人都成為朋友。但是很奇怪,一直都認為那個人是個奇怪的人,就在某一天,就像吃飯喝水一樣自然的,白孺對他搭訕了起來,那個人一開始對白孺充滿戒心,不太輕易對白孺有所回應,但是白孺也不知道為什麼,一直鏚而不捨的想要更加接近他,認識他。終於,那個人對白孺卸下了心防,與白孺成為了朋友。但是,就再這時白孺開始感到害怕。那個人對於每個人都抱持著同等的態度,對每個朋友都表現出親暱的樣子,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他的身上,白孺感覺到恐懼。「不可以看他,不然的話……。」這樣的念頭常常閃入白孺的腦內,白孺感到不解,也嘗試著甩開這個怪異的念頭。但是白孺還是在動作上,在言談裡,在不知不覺中開始疏遠他。

說是後悔嗎?還是愧疚?白孺不曉得,白孺只知道,在與他分開的這些時間裡,原本模糊不清,他悲傷的表情常常出現在白孺的腦中。當白孺知道搜索隊的消息時,邊毅然決然的決定加入搜索隊的行列中。

「我一定要找到他,好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算是在暈船的痛苦中,白孺心中還是只有想著這件事。
「好啦好啦,年輕人,再忍耐一下吧,你看,已經可以看到綠島了。」
透過船的窗戶,可以看見綠島就在遠方不遠處。跟剛剛比起來,浪也小了許多。
「那就是……綠島。」

  如同調查隊所說的一樣,島上沒有半個人。(簡直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白孺一邊翻動著桌上的用品,一邊這樣想著。過了許多天,桌上的飯菜早已腐壞,蒼蠅在飯菜上方盤旋著,發出令人不快的嗡嗡聲。乾掉的飯在碗中,筷子也隨意的散落在一旁,隨處都可以見到人生活的痕跡。或許不是消失了,或許只是看不見而已,那些失蹤的人仍然在這裡,在此處,只是我們看不見而已。想到這裡,白孺打了個冷顫,連忙搖搖頭甩開這個想法。白孺回到街上,對著跟自己搭檔的隊員比比手勢,接著繼續往前走下去。

  一路搜索下來,除了空屋還是空屋,沒有半個人在裡面,除了昆蟲、梅花鹿以外,沒有半點可以稱之為生命的東西在這裡。
「到底人都到哪裡去了……。」
伯孺一邊撫摸著梅花鹿,一邊如此思考著。連角都還沒長出來的梅花鹿,溫馴的靠在白孺的身上,似乎很享受白孺的撫摸。
「班比,你知道你的主人跑到哪裡去了嗎?」
白孺詢問著梅花鹿,想當然爾,梅花鹿不可能回答白孺任何問題,只是睜著美麗的大眼睛看著白孺。白孺將梅花鹿脖子上的項圈拿掉,並且對牠說道。
「走吧,不要在呆在這裡了,從今天起已經沒有人會照顧你了。」
像是聽懂白孺說的話一樣,梅花鹿站起來,搖了搖那對大耳朵,就漫步走掉了。白孺也站起身子,重新開始搜索行動。

  白儒與隊友來到了遊客中心,正當白孺要走進遊客中心的時候,突然聽到了說話的聲音,轉身一看。
「!!」
一個少年的身影消失在對面。
「怎麼了嗎?」
「我看到對面有人的身影!」
「什麼!」
「我過去看看,你在這邊待命,我們再用無線電連絡。」
「了解。」
白孺快速的跑過馬路,跑進位於遊客中心對面的民宿。民宿採木製房屋,有著白色的外牆以及藍色的屋頂,白孺到的時候,剛好看到二樓房間的房門關上。
「喂!有人嗎!」
白儒大喊著爬上樓梯,來到剛剛關上的門前,轉動門把,門是被鎖住的。
「開門呀!裡面的人,我是來救你們的,開門呀!」
使勁的敲打房門,但是房內一點動靜也沒有。
「開門呀!可惡,既然如此。」
白孺從背包裡拿出工具,使勁的將門鎖給敲壞,因為是木製門的緣故,沒多少時間門鎖就被敲了下來。
「喂!沒事……吧。」
房間內沒有半個人。背對房門左手邊有三張雙人床,右手邊依序是浴室,衣櫃,電視,梳妝台。白孺檢查過浴室,衣櫃,以及床底下,發現都沒有人,就連躲藏過後的痕跡都沒有。
「奇怪了……難道我走錯房間?」
白孺慌亂的想著。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好不容易搜索到的生還者等於是被自己給嚇跑了。白孺勉強自己鎮定下來,拿起了對講機,轉到與同伴專用的頻道。
「報告,有看見任何人跑出山莊嗎。」
「報告,沒有,怎麼了嗎?」
「報告,注意一下,目前尚未發現生還者,或許有受到驚嚇,有往外跑的可能。」
「報告,收到。」
「報告,那我繼續搜索了。」
白孺放下對講機,看了看房間,準備走出房門。房間內有著各式各樣的保養品以及梳子,還有一些女性的行李,看來這裡是女性住的房間。
「嗯….?這個是?」
在眾多物品中,白孺發現了一樣眼熟的東西,那是白孺似曾相視,熟悉的東西。
「這個行李袋……該不會!」
白孺拿起了行李袋,仔細的檢查內部的物品。
「這件毛衣外套……這個果然是……。」
這個時候,一陣劇烈的聲音響起。
「空襲警報!!從哪裡傳出來的!?」
空襲警報的聲音非常的刺耳,一遍又一遍的在白孺耳裡迴響著。這個聲音讓白孺感到全身不對勁,頭痛的就好像有人在裡面攪動白孺的大腦一樣。
「好……痛……。」
白孺站起身,想要走出大門,勉強站起來的時候,突然發生了大地震。白孺無法站穩自己的腳步,又倒了下去。
「好…痛!」
強烈的地震,讓木造的房子發出粗野的吱嘎聲,照這個樣子看來,房子隨時有可能會倒塌下來,但是白孺管不了那麼多了,他現在覺得全世界都在旋轉,擠壓,而空襲警報聲讓造成的頭痛也無法讓他去思考其它事情。”轟!”的一聲,整個民宿就這樣倒塌了下來。

  四周是一片黑暗,白孺在這片黑暗中張開了眼睛。
「我到底是……。」
白孺試著活動身軀,發現自己在一個小空間中,這個空間剛好能夠讓白孺站立。白孺站起身子,摸索自己的背包。
「幸好這個背包安然無事。」
白孺從背包裡拿出手電筒來,照亮四周。
「媽呀這真的是……我還真是好運。」
倒塌下來的房屋剛好形成一個小帳棚,因為有這個小帳棚,白孺才沒有被倒塌的建材給砸到。
「現在的問題是,要怎麼離開這裡……。」
從四週的環境看來,白孺所處的地方應該是建材的最深處,如果隨便亂動這個小帳棚的任何一個地方,這個小帳棚很有可能會因此而倒塌下來。白孺拿起對講機,試著想要對外求救,但是不管白孺如何去調整,對講機都只是重複的發出沙沙的聲響。
「可惡,壞掉了嗎……現在只能等待救援了。」
白孺將對講機掛回腰肩,輕輕的坐下來。為了怕太大聲震動到建材,白孺完全不敢大聲求救。
「這就叫絕體絕命嗎。」白孺自嘲的說道。
雖然有備用的糧食以及飲用水,但是這個空間裡似乎是不透風的狀態,在這種情況下,白孺很難確定小帳棚中的空氣何時會用完,再加上從剛才開始,裡面的溫度就越來越高,白孺擔心外頭起火,讓內部產生悶燒的現象。就算將以上原因全部排除,白孺也不知道,這個小帳棚可以保護他多久。

  「誰!」
一個奇怪的感覺讓白孺忍不住叫出聲音來,連白孺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但是,白孺真的感覺到了。有一股視線,不是望著自己,但是有一股視線。
「這是……我的視線?」
這樣說很奇怪,不過,白孺感覺到,自己的視線中摻雜著”不是自己的視線”,就好像,有人透過自己的眼睛看著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過了一段時間,這種感覺又突然消失了。但是白孺仍然不敢大意,他感到有人正在接近自己。那是一種模糊的感覺,就好像站在水中,感覺水從一個方位流過來的感覺。漸漸的,那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並且變的明確。白孺面向那個方向,全身警戒著。接著,聽到了聲音,像是在搬運著什麼的聲音。(是救難隊吧。)白孺這樣安慰自己,但是這樣想沒有辦法讓白孺感到安心。聲音聽起來有些粗暴,白孺非常擔心這個小帳棚會因為聲音的緣故而倒塌。最後,光線透了進來,先是一小點,接著越來越多的光線射進小帳棚。面對突如其來的光線,白孺反射性的遮住了眼睛。
「嗯……。」
有人走了進來,觀察著白孺。習慣了光線,白孺將手給放了下來。那個人抓住白孺的手,將白孺往外拖。
「你……。」
「安靜,快一點離開這裡!」
感受到語調中的急迫,白孺乖乖的閉上嘴,跟著前面的身影走出那作小帳棚

??月??日 ??時??分??秒 倒塌的民宿中 完

為了怕有人疑惑
在這裡解說一下
標題的時間是代表此章開始時的時間以及位置
而結束的時間代表此章結束時的時間以及位置
所以文章開始時所說的時間地點再結束時會做更動喔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