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100

RE:【同人】泣血飛櫻是誰的淚

樓主 非善 fugen30315
GP0 BP-
熾熱的艷陽在進入刺眼白光照射的房內消失無蹤,只在泛白的百葉窗上留下一抹殘影,可比擬一般小康家庭所能購買的小公寓般大,房內充斥著檔案櫃、電腦、顯微鏡、列表機和一堆實驗用儀器,小早川坐在室內一角鐵製辦公桌前,劍眉緊蹙,殺氣滿身,狠狠盯著在室內走來走去的林德拜爾。

「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在空氣凍結的兩人間,小早川打破沉默。

「知道啊。」依然是那副毫不在乎的表情,林德拜爾緩緩踱向小早川。

「C還在實驗階段,你就拿去對付美里優,auto sylpheed 107還有些地方需要校正,你也擅自操蹤它去攻擊美里優,我們手上的王牌可不多,你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打這種沒把握的仗,到最後滿盤皆輸的會是我們。」

林德拜爾在辦公桌上東摸摸西摸摸,不時拿一些小玩意把玩把玩,「C不都在人體實驗了嗎?幫你找到了缺點你還怪我…107就差個黑暗之光還沒裝上去,黑暗之光一裝上不就天下無敵,還怕他知道不知道。」

「你不要忘了,你是因為誰的庇護才能活到今天,我要殺了你可是易如反掌的事…」小早川下顎肌肉崩得死緊。

「你也不要忘了,若不是式條你也無法突破瓶頸,你以為C和黑暗之光是你研究出來的嗎?沒有式條的幫助你能有今天?會把人質殺了的病毒可是一點威脅效果都沒有,知道沒有了式條就等於沒有了解藥的你,才會因為式條失蹤而緊張,你想知道她去那裡了嗎?」227一副你能拿我怎樣的表情,笑得奸詐。

「哼,跟式條一點交集都沒有的你,怎麼可能知道式條下落。」嘴巴上還在賭氣,不安擺動的肢體已洩露了他內心動搖。

227挑釁似的雙手一攤,「你要是不信,現在就把我殺了啊!反正黑暗之光的資料已到手,我對你也沒什麼利用價值啦。」

小早川劍眉蹙得更高了、殺意更濃了,但從他鬆開緊崩的肌肉證明這一場唇槍舌戰,小早川灰溜溜地敗了。

「才能愈高的人,別人對你的提防心就愈重,所以愈是聰明的人地位反而愈低下,能做的只有提供點腦力,出個小意見,因為在你上位者永遠都會防著你,深怕你造反…式條就是這樣的人…你也是嗎?」

「哼…」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林德拜爾狂妄的笑著。

※※※

「好美、好美的樹…」

湖邊的櫻花樹,花瓣如雨般紛落,風吹過,櫻花飛舞散亂如狂龍,血紅似火的龍在空中張牙舞爪,不可一世,一旦失去了風的助力,又病厭厭地垂下頭,橫躺一地。

麻幌眺望遠方市容,藍天白雲,郎郎晴空,但她的心情卻怎麼也無法被週遭的氣氛感染。

打從不惑星回來之後,麻幌住進了聖者地球分部,照理來說太白星的人跟麻幌比較熟,太白星的保護應比較能讓麻幌感到自在,麻幌也是這麼問,但被阿優以懷疑太白星裡有內奸為由拒絕了。阿優當時只是隨口說說,他並不知道他所說的話竟是真的。

一個禮拜過去了,阿優完全沒來找她,現在的情況到底怎樣了?阿優有沒有受傷?什麼時候她才可以回家?這些疑問完全得不到答案,麻幌始終都是悶悶不樂的待在房裡。塞拉和流河不知道為了什麼在冷戰,不忍塞拉孤獨一人的麻幌想去探望,卻在半路上被這顆櫻花樹吸引。

「妳知道嗎…這株櫻花樹下,埋著人的屍體,櫻花樹吸收了人的血,花瓣才會變成紅色…」

聲音從樹上傳來,麻幌驚訝的站起身。

「式條…」

「…就為了這種理由…」式條站在麻幌左後方靜靜地聽完整個過程,「而且就算死後記憶還是會回到星神身上…那把我們分割出來又有什麼意義…」

「嗯…這也不是她願意的…」麻幌嘆口氣,「妳知道星神在戰爭前叫什麼名字嗎?」

「為什麼問?」式條挑起一邊的眉,「星神沒有告訴妳嗎?」

「我認為她應該不知道…不過,我既然是從星神身上所分裂出來,帶著星神記憶,照理來說過往的事我應該都知道才是…為何我只擁有星神的心…」

「記憶當然是有,只不過是封鎖在心的某處,我們是以星神為假想人格所塑造出來的,當然所做所為會和星神相似…」

「可是我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完美,我也有做錯事的時候、我也做過自私的決定,我也不認為妳沒有做過對的事…」

式條坐了下來,坐在麻幌身旁,「很久很久以前,有對夫婦是犯罪心理學教授,他們為了進行某項實驗,向警方借提一位惡名昭彰的罪犯。他們不顧罪犯的權力與恐懼,把罪犯綁在椅上,並將他的腦殼剖開,以他們自己的腦波為藍本直接刺激那名罪犯的腦部,甚至還擺了一面鏡子在罪犯眼前,讓他看著自己半露的腦。他們以為他們的心思是純正的、完美的,若有一天那罪犯的腦波和他們的相同時,就表示那名罪犯已被他們改造成功了…」

「好殘忍的實驗…」

「沒多久,他們的實驗好像成功了,罪犯的腦波和他們完全相同了,夫婦非常高興罪犯變得正直老實,於是夫婦將罪犯留在家中當做管家,順便進行後續實驗,但沒多久那對夫婦被人發現身中數十刀慘死家中…大家都認為兇手是那名罪犯,但罪犯的手法實在太高明,警方完全找不到直接證據證明兇手就是那名罪犯…」

「會不會另有其人…」

「不,兇手的確是那名罪犯…夫婦以為他們從沒有過犯罪的念頭,所以他們絕對是正直的,但他們錯了,他們一開始的行為就是犯罪,他們以他們的腦波為藍本,反而讓罪犯變得跟他們一樣聰明、一樣狡獪…」

麻幌毫無掩飾的憐憫眼光看著式條。

「哼…這不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而是救我逃離聖者的人告訴我的…」式條瞪了麻幌一眼。

「是喔,那他人一定很好。」麻幌盯著式條兩頰淡淡紅色,促狹似的笑著。

「呿!」式條扭過頭去,「那時候的我也像那罪犯一樣,對聖者人從恐懼變成深深的恨意,他不但把我救了出來,還一直苦口婆心的勸我,並相信我也擁有一顆純潔的心。他說不要去恨人,因為人大部份都是好的,他不想眼睜睜的看著我變得跟那罪犯一樣…」

「嗯…」

「曾經有一度我放棄了報復的念頭,只要聖者人不要為難我…但我來到地球沒多久便輾轉得知,他放走我後就被聖者人抓起來暗地裡處死了…」式條笑著,悲到極處的苦笑,「我這輩子唯一誠心祈求的願望只有一個,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再見到他,讓他知道我沒有令他失望,但是…但是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

「當初囚禁我的人如今病的病、死的死,我就算想報復也沒了對象…所以我必須要恨妳、恨馬修,因為唯有執著的恨著某個人,才能令我好過…可我的理智卻不斷不斷告訴我這是不對的…」沒有苦笑,沒有抱頭痛哭,式條彷彿在說著和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事般平靜。

身旁的麻幌已經不知是第幾次擦去眼角的淚。

「妳要提防太白星的人,因為太白星已經變了…」式條站了起來轉身想走,又突然像是想到什麼般回過身來,「星神在戰前的名字…叫馬修…」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1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