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3
GP 8k

RE:【討論】依利丹犧牲論的唯一主流解

樓主 長信 a7671410
GP60 BP-
讓我想起

我看電車問題

最近「電車問題」這個倫理學的思想實驗又再次引起討論。
這個問題在哲學界已經流傳甚久,但真正炒紅,
是因為桑德爾(M. Sandel)把電車問題放在他正義課程的第一節課中,當做破題。

電車問題的最常見形態如下:
你在一台煞車壞掉、疾駛的電車上,電車的前方有五名工人在隧道A內施工,
如果電車直行,這五人將逃無可逃,必死無疑。
但在火車進入隧道前,還有一個轉向的機會,可以走另一條隧道B,
但這隧道內也有一人在施工,如果你轉向,他將因此犧牲。那到底是要轉或不轉?

這個問題有幾種不同的形式,但不脫以下的原則,
就是原路徑上的人多,另一個選擇的犧牲相對為少。

只要保持這種原則,這些問題就都是同一個問題。如果真碰到這種狀況,我們該怎麼做?

被稱為效益主義的流派認為,我們應該轉向,死的人少一點,
這樣可以追求「對最大多數人來說的最大效益」
這引號內的話是效益主義的基本原則。

但效益主義也被質疑總是在選擇犧牲者,
他們應該說明憑什麼為了多數人的利益,可以犧牲無辜的少數人。
此外,他們把所有人的價值都轉變成同一個向度的數字來加減計算,
也太過簡化人際關係之間的多元與多樣性。

被稱為義務論的流派講求「責任」,電車一開始的失控不是我行為造成的,
所以電車撞上那些人,我沒有責任,
但如果我將電車轉向而撞死另一個人,這是我主動造成的行為,那麼我就有殺人的責任了。

義務論的想法也會受到批評,論者多認為他們常忽略結果的重要性,
只看重自身的道德手段,為了個人成聖,不惜搞到地球毀滅。這也不太對。

那到底應該怎麼做呢?
看起來是無解的,因此網路上有一些意見認為這個問題設計有誤。

我的看法是這樣的。
多數思考這個電車問題的朋友,是在「價值真空」的環境下進行討論,
沒有考量到這個思想實驗是在什麼樣的背景環境下被提出的。

大家知道桑德爾講電車問題,他是什麼流派的呢?
這類問題的來源,是菲力帕夫特(P. Foot),她又是什麼流派的呢?
同樣的批判方法,又可以上溯到伯納德威廉斯(B. Williams)的槍決原住民問題,
他又傾向於哪一派呢?

(槍決原住民問題:
 有二十個個反抗白人政府暴政的原住民人革命失敗,
 要被軍方槍決示眾。
 你有機會親手殺一個救十九個,或是選擇坐視不管,讓二十個人都被槍決。)

他們都是「行為者倫理學」這一流派的學者,
他們反對效益主義與義務論這些「行為倫理學」。
因此這一系列的兩難問題,
用意就是要證明「把行為和人分離開來,單獨討論行為對錯,一定會失敗。」

這些類似的思想實驗都是一種批判,也是一種陷阱。
他們準確打中了「行為倫理學」只看行為不看人格特質的問題,但同時也小黑心,
透過思想實驗的控制條件的特性,故意把問題發展的可能性鎖死,讓行為倫理學逃無可逃。

桑德爾為何要在課程一開始安排這個故事?
如果你有把他整個課程都看完,就會知道他強烈批判康德義務論與效益主義的立場。
他是透過這個思想實驗,一開始就對這兩派的支持者來個下馬威。

那行為者倫理學又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我試著代這些大師回答。他們或許會主張我們都想錯方向。
如果我們直接跳入這個問題中,當然會慌慌張張,不知該如何自處。
但在現實環境中,我們出現在電車上,一定有某種背景脈絡。
我們是付費乘客、是司機、或是在車上執勤的警察,這些身份的不同,
代表我們對這個狀況的知識基礎不同,我們做出的判斷,其道德價值意義也會不同。

能告訴我們該做啥、如何做的,是我們當時的身份,
我們的個人生命經驗,以及我們所屬的社群傳統。

只有這三者交融之後,我們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如果硬要依行為者倫理學(又稱德行論)回應一開始的問題,
那麼我會假設當事人是最常見的「普通的成年付費乘客」
而主張:
「不管轉或不轉,都是對的,因為這個狀況是突然闖進當事人的人生之中,
 超乎他的知識與能力,加上事態緊急,無法做睿智的判斷,
 因此他不需要為行為手段與結果負太多責任。
 是讓煞車壞掉的人要負較大的責任。」

最後提醒一點,控制許多條件的「思想實驗」,
雖然可以幫助我們釐清一些道德原則,但有時候太過中性或客觀的條件設計,
會阻礙我們做出真正的道德判斷。

電車問題可以指出行為倫理學的缺陷,但不代表在現實狀況中,
行為倫理學一定無法處理類似的問題。他們可能會用一些補充條款或但書來解決。

德行論者只是想強迫他們承認,個人與環境背景真的很重要,
事情無法用簡化的原理來解決。我用簡化的問題,就可以突顯你簡化的荒謬。

「思想實驗」是很好的中性工具,但中性的工具可能被搭配特定目的,
所以別只看到實驗本身的純潔,而忽略了背後倫理學流派大戰的脈絡。

脈絡才是決定價值的關鍵。



可是我還是不能接受聖光媽媽在那邊

我家的伊利丹很乖,會做壞事都是身不由己
那這樣每個人都可以身不由己

阿薩斯我身不由己,我也是為了斯坦索姆,為了羅達隆!
凱爾薩斯我身不由己,我也是為了高等精靈,為了銀月城!
卡爾洛斯我身不由己,我也是為了部落!為了獸人!
黑龍王子我身不由己,我也是為了打倒燃燒軍團!
凱利根身我不由己,我也是為了打倒亞蒙、為了吉姆雷諾!
地獄吼我不由己,我也是為了德拉諾的獸人們!
從薩格拉斯我身不由己,我也是為了宇宙啊!
伊利丹我身不由己,我也是為了宇宙啊!

他●的最好是可以每個人都身不由己,那玩家也是為了裝備身不由己!



善的信念與惡的作為的兩相衝突在現實或虛構角色中都不難見到,
決定這樣一個角色是否令人激賞或令人作嘔取決於角色是否足具智慧

正面的案例我想當屬諾蘭世界觀下的蝙蝠俠,在那樣的環境下
他不得已承擔所有罪業只求高潭市能不再墜落,蝙蝠俠比誰都清楚自己只是個暴徒
也因此蝙蝠俠才積極與高登合作
並由衷希望高潭市的司法體系能健全化以處理高潭市的治安問題。

再極端一點的有佛劍分說,佛劍分說曾說過"願無間之中,只得吾一人",
在被邪兵衛邪氣入體時,也曾說:『能不殺而殺,是為了斷罪業,或是為殺而殺?』
當佛劍分說為阻止邪兵衛之力合一而殺佛子時,佛劍不僅自願先承擔酷刑,
事後對於鄉民的投石棒打唾棄也逆來順受。反面的例子就非正拳哥不可了。

佛劍與蝙蝠俠不曾自詡為正義過,他們很清楚地獄才是自己歸處,但卻無可奈何。
行俠仗義一點也不夢幻,沒有徹底的覺悟、也不曾受過內心譴責,那又與逞兇鬥狠的兇徒何異?
60
-
板務人員:

7072 筆精華,06/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