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3
GP 2k

RE:【小說】《一個獵人與熊坦的故事》( 10/19番外篇<月之影,風之歌> 下篇 )

樓主 流浪北極熊 jeanccc
GP11 BP-
第四十八章


善良,有時會帶來更多的意外。


他們兩人離開聖光之願禮拜堂沒多久,一度錯失過的獵物再次尋上門來,身旁還多了幾名夥伴同行。


「我說過他一定會繞回來的,這下你輸的不只是一袋水果了…..」夏朵對於敵手人數多寡視而不見,語帶嘲諷意味地朝著她身後的人露出一抹殘忍笑容。「你想繼續逃的話,請便。」


這次人數眾多,無法像上回那樣輕鬆甩開他們,她只想殺光對方,不想插手的人就滾遠點。然而當夏朵從濺了一身的血腥瘋狂中清醒,她赫然察覺諾達還在附近,他的武器前端沾滿層層血沫,一鎚砸碎向他發動攻擊的敵人胸膛。


盔甲碎成一地,敵人嚥下支離破碎的話語死去,諾達背對著她許久才緩緩轉過身來,走向她的同時揮手消去地面上所有圖騰。


武器淌著敵人鮮血沿路拖行,諾達走近她所掏出的手巾緩緩地先替她擦拭。


自眉間到臉頰,他的動作堅定裡帶著輕柔,不像剛經歷過一番血戰的鬥士。


見他唇角緊閉的神情,夏朵也不想當面點破。


某些事情非得遇上了才會懂得,即使她不說出來,眼前這名年輕人應該會牢記住現下所發生的一切。


做出抉擇,牽動的不止一個人的命運。


拜他之賜,早該喪命的敵人帶著數名同伴一起來送死。


「你不想殺人,對方未必和你有著同樣想法。」


丟下這句話她撇過頭,不去管諾達做出毫無意義的掩埋屍首行為,逕自走遠。


站在粗糙的巨石上昂首可見整片灰濛景像,陰霾無際覆蓋在被人遺忘的土地上。


時間尚早,大多數的陽光被擋在厚重雲層外,過去那場瘟疫污染不斷由四面八方腐蝕蔓延,秉持聖光信仰聞名的銀色黎明勉強維持住聖光之願禮拜堂週遭的秩序,遠一點的地方他們頂多派個兩人小隊做做例行公事性的巡邏,所有軍力幾乎指派至遙遠外域的此時,名聲響亮的他們也不得不依靠外來者的協助。


只不過這種人越來越稀有,人手不足的考量下,偏遠地方日久成為荒無的死角之地,有什麼人停留?又有什麼人走了?那些人可能去了那裡?問他們頂多得到含糊不清的答案。


無所謂,打從一開始,她早有心理準備得自己找。


但接下來整整兩天過去,夏朵覺得自己好比無頭蒼蠅似繞著,找過一半以上的東瘟疫之地範圍,科爾文一行人依舊不見蹤跡。


她點燃手邊僅存的一根煙時,已是第三天傍晚。血紅夕照從地平線那端逐步消退,又要一天毫無所獲的焦急感督促她拉緊韁繩,直奔一處偶然發現的荒廢村落裡。


踏進範圍內夏朵直覺性地囑咐黑豹停下別動,駐足於一棟燒的面目全非的房子前面她伸出手沾了點焦黑粉末湊近鼻尖處嗅著,隨即擦拭乾淨又轉往旁邊的農舍。


夏朵快速看完幾處,心底浮出一個疑問。


科爾文曾經路過這裡嗎?她想著。


據之前所得的消息,最後看過科爾文一行人只有西瘟疫之地冰風崗駐點的人們,因此若不是他們不需要補給食糧而選擇聖光之願禮拜堂以外的路,再不然就是因為某事擔擱他們預定前進路程。


「房屋燒過的痕跡好像是新的。」諾達追上她的腳步走進屋內,站在身邊的他沒有動手去摸,光用看的就做出與夏朵心中相同的猜測。


東西瘟之地兩處滿布舊日戰亂殘留下的荒廢土地,不知為何這個不在地圖上有所標註的村莊內外見不著任何殘屑屍骨。


約略翻查過被燒毀傾倒的幾棟屋子,夏朵刻意往不明顯的角落裡走去,試著抹掉覆蓋在上頭的泥土,意外地找到大小不一看似剛乾涸不久的血痕。


沒有屍首卻有血跡?夏朵噙著煙的唇微微揚起,她沉默思考低下身持著匕首一一挑開那些粗糙的掩蓋手法。


直到手指上燒盡的煙灰燙痛了她,夏朵低聲罵著旁人聽不懂的家鄉語言,抖落長長一段煙灰直接往村外的方向走。


「夏朵小姐,不需要多找一下嗎?」


「不需要,有人比我們早到。」夏朵望向諾達,兩道目光雪亮透澈。「或者有人回來過。」


「妳的意思是?」


「被人處理過的地方,再找也是浪費時間。」她將快熄滅的短煙重新放回唇邊,甩頭騎上黑豹。


在她的觀念裡沒有可供辨認身份的屍首,就算找到了隨身物品又能代表什麼?


離開殘村數哩,夏朵臨時改變主意捨棄原有路線,帶頭轉往不顯眼的獸徑小道而去,奔馳至通往部落勢力範圍前的一個分岔處,她駕馭的黑豹不聽使喚自行慢下速度,停在梢有不慎便會迷失方向感的亂石堆裡頻頻轉頭,向著落後許多的伊萊克身影眨著眼嘶吼數聲。


幽幽嘆著氣,夏朵無可奈何一併回首望去。


背後那隻伊萊克擺出一副回答姿態,賣力搖動牠的長鼻子發出一陣刺耳噴鼻聲應和著。


反觀牠的主人不像過去數日一般急於追上落後的距離,下了座騎的諾達目光甚至不在黑豹這端,反而落在離他右側數尺外很遠的半空中。


那裡什麼都沒有,至少夏朵看起來是這樣。


身為盜賊,她沒有興致過問對方看到了什麼她見不著的事物,所以就算諾達朝著被樹林遮蔽視線的方向離開時,夏朵只當作有人終於失去耐心選擇分道揚鑣。


遲早會有這麼一刻。


她明白的。


「走了。」女盜賊一手搓揉黑豹頸部的毛皮,低著頭使得原本攏在耳後的黑髮隨風吹起,遮掩住半張臉。


載著她的黑豹流露出困惑表情,違抗命令走向不時叫喚著自己的伊萊克。


「不是那邊!區區幾顆爛水果就把你給收買了嗎?真是沒用……」


僅管百般不情願,夏朵仍然任由坐騎跟著伊萊克行動,因為她深知在如此吋步難行的荒地上,座騎的重要性遠大過於活人夥伴,丟下座騎將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走上幾步在前頭的伊萊克突然轉了個大彎,假使她沒跟著過來,站在原地所看到的景色會是一片濃密樹林,一不注意十分容易忽略掉藏於樹林後的一道地面裂縫。


天色已暗,夏朵被載著繞過叢叢樹影,略帶迷濛的暮色裡一縷綠色物體飛揚,一轉眼沒入裂縫之中。


憑著顯眼顏色,她瞬間判斷出那玩意大概是什麼東西。


從南海鎮起始飄盪於她身後,不問前程後路的翠綠影子。


這個傻子!他倒底在做什麼?


此時此景依夏朵看來那隻伊萊克聰明許多,牠沒隨著主人跳入,伊萊克停在那道裂縫邊緣,揚起長鼻表示要他們過來。她與黑豹走近幾步一股腐敗的氣味便從裂縫低窪處飄忽上來。起初她覺得並不明顯,非得要接近才能夠發現的味道聞起來像極某種生物正在急速腐爛分解。


她離開坐騎往那道裂縫探去,在如此骯髒不堪的泥濘中央卻站著數名不知從何而來的小孩子們哆嗦成一圈,想要保護他們身後看起來半死不活的肉塊。


肉塊散亂著黏液與紅色毛髮,變形的軀幹可見纏著尋常人家所穿著衣料,種種跡象在在顯示那具流著液體的物體可能曾經是個活物,或者是個人……


夏朵順著裂縫邊緣滑入底部,單手所持著的銀匕首光亮如童丟進水池的碎石塊驚動了其他傷者,有個低沉嗓音從肉塊旁的另一具看似受傷極重的軀體口中傳來。


尋覓那句聽不懂的聲音,她補抓到守在軀殼旁某名小女孩藏在斗篷裡顫抖的小臉。


金髮、綠眼、尖耳,隸屬於血精靈特徵之下,小女孩竟有著與自己相仿的紫羅蘭膚色。


雖不願意承認,可是事實擺在眼前,比起跟在自己身後,諾達確實更合適和這些陌生孩子站在一起。當少數變成多數,夏朵身處其中反倒變為格格不入的少數。


無論經過多少歲月,不因任何人有所改變。


沒了殺戮,她永遠是名旁觀者。




待續
11
-
板務人員:

7110 筆精華,11/2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