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224

【短篇】尋找理由之國

樓主 冽藍之月 donalds80
GP13 BP-
恩……大家好=口=
我是冽藍之月 長期在本版潛水不起來的人XD
唔......這篇是蠻久之前寫完的一篇同人
是2006年的12月開始寫的 好像在去年2月左右寫完的吧?
其實那個時候就有想說要放上來=口=
不過其實在下覺得個人的功力還不到家這樣 所以也沒有放上來

最近我把這篇拿去投稿了學校的校刊......(<唔......會不會因為這樣在這邊遇到同學啊?XD
後來有被刊出來這樣(當同學跟我說被刊出來的時候,一邊大叫一邊跑走的畫面聽說很有梗XD)
然後就開始自信過剩(大誤)就放來上了這樣
> 其實我到現在還是覺得有些地方不太成熟 但也不好再加東西OTL
希望可以聽聽更多人的意見這樣(默
感覺廢話說蠻多的XD
那就以下正文XD
--------------------------------

               尋找理由之國
            —THE REASON?—

  這是個一望無際的荒野,除了靜靜的躺在地上的黃土外,並沒有其他的東西。這只是一個空曠到有點孤寂的荒野,沒有動物、植物,更不用說是人類了。

  甚至連一點聲音都沒有,這裡像是被世人──不,可能連這整個世界都把這裡給遺忘般的,靜靜的存在這裡。

  「轟隆隆隆隆──」

  在這樣的一個地方,一個夏日午後,竟有個聲音打破了多年的寂靜。

  「轟隆隆隆隆──」

  那是台摩托車(註:兩輪的車子,尤其是指不在天空飛行的交通工具),一台後輪旁掛著兩個箱子,上面有個深色的大包包、睡袋、以及燃料罐的,有點多話的摩托車。

  「還是這樣乾乾的地最舒服了呢!」有點多嘴的摩托車對著車上的年輕騎士說道,「對吧,奇諾?」

  「是喔,漢密斯?」被喚做奇諾的騎士淡淡的說,這名旅行者年約15、16歲,身穿黑色夾克,腰部以皮帶束緊,留著一頭黑色短髮,頭上有頂附有帽簷的帽子,另外還戴著一副足以遮住她一半臉龐的防風眼鏡。

  「是這樣沒錯啊!」被喚做漢密斯的摩托車回答道,「不過還真是無聊……放眼望去都是荒野啊。」

  「這樣啊?」

  「嗯」

  「……大概傍晚會到吧?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奇諾說道

  「這樣啊?」漢密斯學著奇諾剛剛的回答

  「……」奇諾則是一臉不在乎的沒有回應。

  除了摩托車的引擎聲外,荒野再度恢復原本的寂靜。


  時間是當晚的黃昏,但在這荒野上連一隻歸鳥也沒有。

  但在這荒野上的某處,有個人影站著。

  「沒想到還真的被我說中了……」奇諾有點訝異的看著眼前的城牆,她現在已經下了車,並且把防風眼鏡推到帽沿上,印在她深邃的眼睛中的,是座不高不矮,但看上去十分堅固的城牆。

  「原來妳剛剛是隨便說說的嗎?」摩托車有點不高興的抗議著。

  「……算是吧?」奇諾答道,「總之現在到了就好。」

  「這就是所謂結果論嗎?」漢密斯說

  「你這次沒說錯耶,真是難得。」

  「妳這什麼意思啊……,」漢密斯說,「同樣的錯誤是不能讓漢密斯錯兩次的,懂吧?」

  「是,是。」奇諾的這個回答與其說是應和,不如說是敷衍還比較恰當。

  奇諾走向城牆旁的一個小亭子,敲了敲上面的小窗口。

  「旅行者您好,基於本國規定,本日已經停止受理入境申請,請於明天進行入境申請。這是為了保障本國人民的安全,請您見諒,本國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理由的。」

  只傳出了這樣一連串的語音答覆。

  「……」幾秒前還十分期待的奇諾,一言不語的站在原地。

  「結果還是得睡在野外嘛。」漢密斯說道。

  「沒辦法了……」奇諾走回摩托車旁,把露宿的必需用品搬了下來。



  隔天,在奇諾通過了入境的審核後,直接被請到了首長的辦公處內。

  「真是抱歉啊,旅行者。」這個國家的領導人對奇諾說道,接著他啜了口茶,「昨天讓你們得住在外面真是抱歉,不過這是我們國家很久之前就定下的規定,因為昏暗的光線會妨礙檢查人員的檢查行為,要是有人趁機帶了個危險的東西就糟了,您說是吧?」

  現在他們位在一個裝潢十分莊嚴,但卻不會太過華麗的房間。幾乎佔滿整個空間的辦公桌前,現在只有奇諾和首長面對面坐著。

  「這個人現在就帶著危險物品喔。」停在一旁的漢密斯說。

  「是說服者(註:指槍械,這裡是指手槍)對吧?」

  奇諾點了點頭

  「那是沒有關係啦,畢竟是旅行者嘛!」首長諒解般的笑了笑,「帶個一兩把也是人之常情嘛。」

  「對了,」首長像是想到了什麼是一般對奇諾說,「就像旅行者您昨天聽到的語音答覆說的一般,在這個國家裡的人民,最在意的就是『事情背後的理由』了,這點是我們的民情,如果有造成您的困擾,還請見諒啊!」

  「不會,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傳統嘛!」

  「那麼,」首長這時已經喝完了杯子中的茶,「您今天想要先去哪呢?」

  「這個嘛……」奇諾想了想,「我想要先去找間便宜的旅館。」

  『因為節省旅費對旅行者而言是很必要的對吧?』首長有點像是在自言自語的說道。


  把行李安置好後,奇諾便牽著漢密斯進行採購。

  奇諾首先進去的是間工具店。

  「歡迎光臨——」年輕的男店員鞠躬喊道,接著他抬起頭來,「啊,您是今天入境的那位旅行者吧?」

  「是的。」奇諾點點頭答道

  「感謝您蒞臨本店,有什麼我幫的上忙的嗎?」

  「有的,麻煩你了。」奇諾答道,「我需要一把適合的刀子,刀刃長度……大概這樣吧?」她用雙手一比,比出了一個約30公分的距離,「兩側都要很鋒利的。」

  「長約三十公分,兩側都很鋒利的刀子是嗎,請您稍微等一下。」店員說著在他身後的貨物架上找了找。

  「找到了,這把可以嗎?」他把刀拿給奇諾看

  「……」奇諾接過刀,稍微端詳了一下,「很適合,就這把吧。」

  奇諾詢問了價錢,然後付了錢。

  「可以稍微問一下嗎?」正當奇諾要走出店門口時,店員叫住了她,「您為什麼要買刀呢?」

  「嗯……主要是防身用。」雖然很訝異店員的問題,不過奇諾還是回答了。

  「說的也是,旅途上很危險吧!」店員說道,「謝謝您的回答,請您慢走」

  接著奇諾走進了隔了幾步遠的一家販賣彈藥的店

  「歡迎光臨——」站在櫃檯裡的中年婦人喊道,「啊,您是那位旅行者吧?」

  「是的。」奇諾點點頭答道

  「感謝光臨本店,需要幫忙嗎?」

  「是的,麻煩妳了。」奇諾答道,「請給我一盒四四口徑的說服者子彈。」

  「四四口徑的子彈嗎,請您稍微等一下。」她說著在身後的貨物架上找了找。

  「找到了,要檢查看看嗎?」她把那盒子彈拿給奇諾看

  「……」奇諾接過盒子,打開來檢查,「這可以,謝謝。」

  奇諾詢問了價錢,然後付了錢。

  「可以稍微問一下嗎?」正當奇諾要走出店門口時,那名中年婦女叫住了她,「您為什麼要買子彈呢?」

  「嗯……主要是防身用,偶爾也會用在打獵上。」雖然很訝異這個問題,不過奇諾還是回答了。

  「說的也是,旅途上會遇到很多危險吧!」婦人說道,「謝謝您的回答以及蒞臨,路上慢走。」


  「不過還真是讓我訝異呢」奇諾喃喃說道。結束採購行動的奇諾,正牽著漢密斯回到旅館。

  從彈藥店出來後,奇諾還去買了其他的旅行必需品,但是——

  「居然每個店員都問我為什麼要買那樣東西……」奇諾看著漢密斯上面剛剛買的那些物品,「雖然首長有提醒過我了,不過還沒想到所謂『事情背後的理由』對他們而言是這麼重要啊。」

  「預防萬一啦,」漢密斯說道,「或許他們覺得妳很可疑吧?」

  「是這樣嗎?」

  「一定是啦──嗚哇!」漢密斯的回答被一個金屬敲擊聲打斷,還有自己的慘叫聲。


  當天傍晚,天色很快的暗了下來。由於奇諾住宿的旅館有提供餐點,因此奇諾正在旅館裡享用著晚餐,漢密斯則是被留在房裡睡著他的覺。

  「我可以坐在這裡嗎?」旅館的女主人問道,並指著奇諾身旁的空位。

  「當然可以,歡迎。」奇諾停下了手邊的動作。

  「抱歉打擾妳用餐了呢,旅行家。」

  「請不用在意。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旅館女主人開口說道,「旅行家,妳對我們國家的傳統有什麼感想?」

  「老實說我覺得有點誇張呢。」

  「喔?」

  「其實在入城之前,首長就已經提醒過我了。不過我真沒有想到你們國家對於『事情背後的理由』這麼的執著呢。」

  「呵呵,」女主人笑了笑,「這是有原因的喔,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告訴你喔。」

  「是嗎?那太好了!」奇諾顯得有點高興,「我正想要了解這個傳統的由來呢。」

  「旅行者,妳有聽過『神不擲骰子』這句話嗎?」不等奇諾回答,她便接著說了下去,「當上帝創造這個世界時,絕不會在當下才用擲骰子決定事情,所有的事情想必是在最早便決定好了──但,為什麼?」

  「我們國家的人總是想要了解每件事背後的理由。但是,正當我們自以為任何事情背後的理由我們都知道時。我們卻發現了一件事──」

  「──我們活在這個世上的理由是什麼?這個問題一直存在了很多個世紀,最後有個人提出了一個想法──『我們存在的理由,就是找出那個理由』。」

  「所以啦,我們對於『事情背後的理由』是很在意的喔。」

  「……」剛剛一直在聽女主人說話的奇諾,像是要說什麼一般的張開了嘴巴,而她的神情,也不像剛才那麼興奮,反而有點若有所思。

  「嗯?怎麼啦,旅行家,有什麼疑問嗎?」

  「……沒有,請不要在意。」奇諾把嘴邊的話吞了去。


  這是奇諾進入這個國家的第二天。

  就像是平常一樣,奇諾隨著清晨的到來而清醒,進行過每天例行的說服者訓練,然後──

  「喂──!起床囉──!喂──!」一邊敲打著漢密斯,一邊大叫著。

  嗯,這同樣也是例行公事。

  由於這個國家除了他們特有的「傳統」以外,實在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因此奇諾和漢密斯只在四處逛逛後便在下午回到了旅館,只不過……

  「嗚哇,」漢密斯看到眼前的狀況,不禁叫出聲來,「這是怎麼回事啊?」

  旅館的門口,不知爲何竟然擠滿了人群,看樣子是發生了什麼事了。

  「請問是發生了什麼事呢?」奇諾走進了人群,向一個站在人群外圍的人問道。

  「好像是旅館的女主人死了吧?」

  「……」「咦?」

  相較於漢密斯的訝異,奇諾則顯的鎮定許多。

  「聽說是服安眠藥自殺,真是可惜啊,正值人生的精華歲月,婚姻也很幸福,怎麼會想不開呢?」


  當天晚上,奇諾並沒有在旅館內吃晚餐,而是選擇了外面的一家咖啡廳,而奇諾的心情,似乎一點也沒有受到下午發生的事情的影響。

  簡單的解決掉晚餐後,奇諾便回到了旅館,由於明天便要出境,所以奇諾開始著手整理行李,這個時候──

  「不好意思,旅行者。可以打擾一下嗎?」門外傳來一個年輕女性的聲音

  「真是難得呢,」在一旁的漢密斯說,「奇諾居然會有訪客。」

  「……」奇諾默默的開了門。「妳是……?」然後訝異的看著來人。

  「我是這家旅館女主人的女兒。」站在門前的年輕女子說道。



  「是這樣的」女子說道,「關於家母的過世……」

  「其實是有特殊的原因的。」

  「……」「特殊的原因?」

  「其實她是……『悉之人』」

  接著她便開始解釋了起來。

  「相信妳已經知道我們國家的傳統了吧?」她開始解釋道,「而找到了我們生存的理由的人,在我們國家便稱為『悉之人』。而這類的人們,將會擁有崇高的地位,並受人尊重,而其後代也會擁有相同的待遇。」

  「那麼,爲什麼她要自殺呢?如果有如此的待遇的話。」漢密斯問道

  「事實上,這個國家創立的幾百多年間,也只有出現7個悉之人,而這七個人……」她停頓了一下,「全部都自殺了。」然後沉穩的如此說道

  「……」「咦?」奇諾還是依然沉默,只有漢密斯發出了困惑的聲音。

  「一開始我們國家也感到十分意外,想要了解他們自殺的理由,最後在三百二十年前出現的第3個悉之人,留下了這樣的一段話:『啊啊,我們的死去是有理由的吧?當我們找到了理由的同時,便沒有理由活著了。』」

  「從那之後,國家便了解到了悉之人自殺的理由,因而訂下了規矩,『悉之人在自殺之前,必須留下他們的答案』,這個答案,也就是生存的理由,將會完全保密,然後送給首長確認死者是否真的是悉之人,然後在隔天公開下葬,讓各地的人可以見到悉之人一面。」

  「所以……?」聽了那麼多前言後,奇諾決定直接問明她的來意。

  「所以請旅行者一定要參加明天的儀式,您是家母生前最後一位說話的對象,若您可以來參加,我們會很高興的。」

  「我知道了,如果時間允許的話,我會參加的。」奇諾如此回答道


  隔天早上

  「各位,早安,我是現任的首長,相信大家都知道……」

  在入城處附近有個廣場,平常日時幾乎是不會有人在的,但現在卻是人滿為患,因為這裡是悉之人公開下葬儀式舉辦的地點。

  而在這樣的廣場上,有個小小的台子,首長現在正在上面──

  「……就是這樣,沒錯!爲什麼會這樣呢?這是因為……」

  ──講的口沫橫飛。

  「奇諾。」在奇諾一起站在台前的漢密斯對奇諾說道。

  「嗯?」

  「等等記得把我叫起來喔。」

  「……」奇諾沒有回答

  「……在七十三年後,總算又出現了一位值得我們尊敬的悉之人……」台上的首長依然說得口沫橫飛。


  大約是兩小時後,整個儀式總算是結束了。

  「喂──!起來啦──!」人群已漸漸散去,而奇諾正試著要把漢密斯叫醒。

  「唔……我已經……吃不下了……」漢密斯迷迷糊糊的說著

  「這是什麼奇怪的夢話啊……」



  「我們出發吧,漢密斯?」奇諾對著好不容易叫醒的漢密斯說道

  「嗯,下個國家是哪裡呢。」

  「還沒有決定呢。」奇諾說道,「對了,漢密斯你是怎麼吃東西的啊?」

  「在說什麼呢,奇諾?摩托車是不能吃東西的喔。」

  「……這樣啊……」

  兩人便這樣持續著奇怪的對話,一邊往城門的方向走去。




  兩人還沒有走到城門前,就看見入境審查官跑向兩人,手中似乎拿著什麼東西。

  「請問您就是奇諾嗎,這位旅行者?」入境的審查官問道。

  「是的,我是。」奇諾答道

  「我說奇諾……」漢密斯用有點擔心的語氣說道,「妳不會做了什麼壞事吧……?」

  「是這樣的,」審查官把手中的黑色盒子拿了起來,「首長說要把這個拿給旅行者看,還交代說除了旅行者您之外不可以給其他人打開來。」

  「給我的?」奇諾說著接了過來。

  接著是一段的沉默,奇諾打開了盒子,拿出了裡面的資料夾,看了看資料夾中裡面的四張紙,然後一張一張收好,放回盒子裡。

  「謝謝,請幫我把這個還給首長。」奇諾說完便開始辦理出境的手續。

  然後牽著漢密斯走出城門,再次踏上那個荒野。



  這是個一望無際的荒野。若要問說除了黃土以外有什麼東西的話,答案便是『什麼也沒有』。

  在這樣的一個荒野,有個曾經在四天前出現在同一片荒野上的聲音再次傳出

  「轟隆隆隆隆──」

  那是台摩托車,一台後輪旁掛著兩個箱子,上面有個深色的大包包、睡袋、以及燃料罐的,有點多話的摩托車。

  「雖然這種地很舒服,」漢密斯說,「可是四周的情景實在不怎麼舒服呢。」

  「畢竟都是同樣的景色嘛。」奇諾說道。

  「對了,奇諾。剛剛那是什麼東西啊?」

  「歷代悉之人留下來的『答案』」

  「嗯,那麼上面寫了什麼呢?」

  「……」

  奇諾並沒有回答,只是繼續騎著車。

  不知過了多久,

  「那是四張白紙」

  奇諾這樣回答漢密斯。

  「答案真的會是這樣嗎?」漢密斯問道

  「唔……」奇諾想了想,「不知道,況且我也沒有知道的理由。」

  「正所謂『去了解這件事,背後是沒有意義的』,對吧?」漢密斯帶著些許笑意說道



  這是個一望無際的荒野,若要問說除了黃土以外這裡還有什麼,答案會是『如果摩托車的引擎聲算的話,就只有引擎聲了。』

  摩托車和後面一座不高不矮的城牆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的同時,引擎聲也越來越小聲,最後,那引擎聲終於聽不到了。

  荒野再次恢復寂靜。

  正如往常一樣。

--------------------------------
於是這邊也有後記

_,._
゚Å゚)< 不要學時雨澤說話
⊂彡☆))Д′)<.這邊也有......

明明只寫了5000多字 可是巴哈剛剛卻跑出系統訊息說請把文字控制在20000字裡面
讓我囧了一下
因為這樣 變得有的地方分段不是很明顯這樣...... 還請包含
如果看到兩段中間隔超過一行以上的就是換場景啦~(炸

最後 5000多字的東西 感謝各位看到最後這樣(笑
可以的話請給些意見或者想法這樣
我會像聽到被校刊刊出來的時候一樣一邊大叫著跑開一邊聽的(??
1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3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