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434

RE:【長載】藍色旋律(98)◎4/10更新

樓主 小薇 maria4560
GP2 BP-
 
(99)
 
 
 由於沒有受過專業的訓練關係,盤古的反應明顯慢了,導致被帝台成功攻擊,雖然傷的地方並不是要害,但這一槍對盤古造成的精神傷害遠比肉體傷害要深,害盤古不知所措。
 
 隨後來到的勾陳看到神色不妥、意欲再次攻擊盤古的帝台後,立即把盤古拉過來,由於外面的鸚鵡不斷在說話的關係,所以勾陳並沒有辦法從聲音中得知帝台是否在接近這裏。
 
 就在這個時候,一連串的槍聲出現,勾陳悄悄探頭一看,正看到剛回家的勾芒躲到了牆後,該是帝台在看到勾芒後旋即改變目標並且向對方開槍。
 
 勾芒一邊為自己的手槍上膛,一邊問:「勾陳,在嗎?」
 
 「在喲~」勾陳調皮地回應,「兄長大人沒事吧?」
 
 「被子彈摖傷了。」勾芒回答,在毫無警預的狀況加上近距離下攻擊,勾芒少不免會受點皮肉之傷,但無礙勾芒的行動力,「帝台他怎麼了?」
 
 「不知道~」勾陳回答,雖然語氣調皮,可是足夠讓勾芒知道他也在困惑帝台何故突然胡亂向自己人開槍攻擊。
 
 「那要怎麼辦?」盤古輕聲地問,害怕的表情相當明顯。
 
 在盤古身邊勾陳只是摸了摸盤古的頭,沒有任何的回應。
 
 「先讓帝台停止任何行動。」說著,勾芒悄悄探看了一下外面的狀況,發現帝台正呆站著,似是在等什麼人出現在自己的視線範圍的樣子,而且帝台的眼神有點空洞的感覺,額角也不停地滲出汗水。
 
 久久也沒有收到勾芒發出攻擊的暗示,擔心是發生什麼事的勾陳問:「怎麼了?兄長大人。」
 
 「盤古,你知不知道帝台在聽到什麼才會進入被催眠的狀態?」勾芒突然問,現場唯一最清楚帝台的人就是盤古,知道答案的機會該是很高的。
 
 「好像是『親愛的』…」有看過帝台的『催眠報告』的盤古回答後立即注意到窗外不停地說話的鸚鵡:「那隻鸚鵡!」
 
 「要殺嗎?」勾陳看了看,但他的位置攻擊不了窗外的鸚鵡,勾芒亦是。
 
 勾芒當然有想到往屋外去排除掉那隻鸚鵡,但問題是,這裏是二樓,沒有工具讓他可以在地面抓住那頭鸚鵡,若然在屋外隨便開槍的話一定會引起鄰居的注意,而且對屋外的地方開槍,也是會有可能令其他無辜的人受傷。
 
 仔細地想了一會兒後,勾芒終於有了方案:「盤古,你站出來故意讓帝台看到你,勾陳你去開窗把那頭鸚鵡趕走,我負責牽制帝台的動作。」
 
 「沒有問題嗎?」勾陳問。
 
 「有盤古在他視線範圍內,他應該不會攻擊你。」勾芒回答。
 
 聽後,勾陳輕挑了一下眼眉,隨即按勾芒所說的去做。
 
 一如勾芒所料,當盤古出現在帝台的視線範圍內,即使勾陳從帝台的身邊經過,帝台仍是以攻擊盤古為首,把其他人當作空氣那般。
 
 看著盤古吃力地躲著帝台的攻擊,由於帝台視勾芒的攻擊如無物,迫得勾芒必需從只是援助盤古的躲避改變成保護盤古免受帝台攻擊。
 
 迅速打開上了幾個鎖的窗戶,勾陳用了幾件隨身的物品扔向那頭鸚鵡,但那頭鸚鵡就是不要走,還大膽地想要飛進屋裏。
 
 不過,那鸚鵡的頭才剛進到屋子的範圍,牠的脖子和身體便分別被在找主人的兩條蛇狠狠咬住,在沒有辦法掙脫的狀況下,那頭鸚鵡慘被兩條蛇分屍。
 
 原本那兩條蛇是想大快朵頤的,但在聽到勾陳『禁止食用』的命令後,那兩條蛇也只好放棄眼前的美食並且纏到勾陳身上,想要得到被稱讚牠們有乖乖聽話的樣子。
 
 而那頭鸚鵡被兩條蛇殺掉了一段時間後,帝台終於停下了對盤古的攻擊,他在確盤古並沒有受到傷後便在精神疲憊的狀況下昏了過去。
 
 「果然像兄長大人想的一樣嘛?」勾陳走近已經昏倒的帝台,確定帝台真的只是因為精神疲憊的關係而昏過去以後才續說:「看來該解決的根本沒有好好解決的樣子。」
 
 言下之意,就是帝台身上的催眠暗示並沒有因為他親手殺了刑天的關係而完全解開,而且還在繼續影響帝台的行動。
 
 「畢竟,帝台是被催眠了才會把刑天認定為重要的人。」勾芒淡淡地說,「盤古,通知紫狩,在帝台回國後一定要為他安排與刑天有同等或更高水平催眠師,不然,這種事很有可能會不斷發生。」
 
 盤古用力點頭,他也不想帝台繼續被刑天『控制』。
 
 安頓好昏過去的帝台以後,勾芒便打電話聯絡伶葉和離墨,讓他們幫忙找出是誰想要攻擊勾陳,順道通知就在伶葉家的紫丞和樓澈前來接走帝台和盤古。
 
 知道有緊急狀況發生了的紫丞和樓澈第一時間就是立即往勾家跑去,詳細了解發生了什麼事以後,他們便打算帶帝台和盤古回酒店,但卻被勾芒留了下來,因為他有重要的事向紫丞說:關於有政府高層想要活捉帝台的事。
 
 「果然。」紫丞臉色一沉,他最不希望擔心的事始終是出現了。
 
 「即使我的身份是政府的人,但我不打算幫助他們這一方面的事。」勾芒回應,「而政府那邊還沒有能確定帝台是不是在法國境內,所以你們暫時不需要擔心被政府的人攻擊。」
 
 「謝謝勾芒先生。」紫丞回應後頓了下才說:「抱歉,我們該走了。」
 
 「嗯。」勾芒回應後,隨即想到什麼,於是補充:「有必要的話,運用帝台過往的特殊身份脫險吧。」
 
 「過往的特殊身份?」紫丞輕皺眉頭,他不明白勾芒為何會那樣說。
 
 看到紫丞的疑惑表情後,勾陳輕輕的笑了一聲,他推了一下勾芒,示意勾芒不要說太多。
 
 雖然想從勾芒口中知道帝台『過往的特殊身份』是什麼,可是繼續留在勾家對帝台而言並不是一件相當安全的事,也就只好就這樣帶人回酒店,也向紫狩說出這邊的狀況──
 
 (竟然還有效?!)紫狩明顯地吃了一驚,因為這狀況不該出現才對的。
 
 不過,真的出現了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不用再想著刑天是帝台最喜歡的人的問題,現在只需要知道詳細的事件經過就可以作出一個完美的交代了。
 
 「是的。」紫丞回答,「我會盡量避免讓帝台聽到不應該聽到的詞句,至於回來的事,我想,待帝台清醒了以後再確定會比較好。」
 
 (若然那是真的話,你懂得怎樣說才能讓帝台放開懷抱吧?)紫狩問,(他必須要願意面對被刑天催眠那段時間的記憶,不然的話,即使真的能請到合格的催眠師,還是沒有用。)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紫丞回答,「爸你也早點休息,不要累壞身體。」
 
 (我這邊還有宵明他們~)紫狩用著輕鬆的語氣說,(倒是你自己要小心,也不要隨便讓帝台和其他人有所接觸。)
 
 「我會小心。」紫丞回應後便再向紫狩說出從勾芒口中得知的情報:「對了,勾芒先生告訴我,帝台已經被法國政府的人盯上,只是不知道黑道那邊的狀況如何。」
 
 (看來帝台是個多災多難的孩子耶。)紫狩嘆了口氣,他當然知道帝台會被盯上的原因,(我會讓宵明也注意一下,你們做事也不要太高調,免得會被找到。)
 
 「是。」紫丞回應,注意到紫狩那邊的時間快到凌晨時段,在叮囑紫狩多休息後便掛了線,免得紫狩會被騰蛇罵。
 
 看到紫丞掛線以後,樓澈立即問:「紫爹有沒有說什麼?」
 
 紫丞輕輕搖頭,「我現在最希望能做的就是確定帝台的精神狀況,不然我們沒有辦法繼續做任何事。」
 
 樓澈鼓著腮點頭,一臉似懂非懂的表情。
 
 知道樓澈在想什麼,紫丞輕笑一聲,問:「怎麼了?對伶葉先生的『邀請』感到不妥嗎?」
 
 「伶葉先生好像有意要讓帝台加入政府那邊的樣子…」樓澈回答,「萬一真的像勾芒那樣說,那帝台去伶葉先生家會很危險,不是嗎?」
 
 「雖然伶葉先生不是為魔族辦事,但他也該知道事情輕重。」紫丞回答,「除非他是利欲薰心的人,不然的話,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樓澈輕輕點頭,即使他心底的不安仍未平伏。
 
 自從踏進法國境內,樓澈便一直感到不安,由於沒有辦法知道是不是身邊的人會出意外的關係,所以樓澈也沒有辦法向紫丞提出任何有效的建議,也就乾脆沒有告訴紫丞這件事。
 
 注意到樓澈並不只是單純在為帝台的事而感到不安,紫丞問:「還有什麼事嗎?」
 
 由於樓澈並沒有察覺到紫丞已經看出他仍為某件事而感到不安的關係,所以樓澈搖搖頭,示意自己沒有事。
 
 「真的沒有?」紫丞欺上的同時讓自己散發出『不乖乖老實便要「懲罰」你』的感覺,看看樓澈會不會因此而吐實。
 
 這次樓澈終於知道紫丞發現了他在想什麼,雖然他不否認『想要』,但現在這種1狀況下,誰還會想到『要』和『不要』的問題?
 
 「我只是在進了法國境內便一直覺得哪裡有什麼不妥。」樓澈嘟著嘴回答,「可是我又不能確定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原來是這樣嗎?」紫丞若輕聲自喃,他把樓澈抱進懷裏以後才說:「應該是因為這裏是帝台第一次成功複製出刑天的地方,而且複製人的消息也是從這裏洩露出去,你所感到的不安,可能是法國的政府會讓我們沒有辦法離開這裏。」
 
 雖然他們不是法國人,但法國的政府是不打算讓他們離開的話,就是一定能找到藉口。
 
 被紫丞這麼一說,樓澈內心的不安便更加強烈了。
 知道自己已經說中了樓澈不安的根源,紫丞便開始在心裏計劃離開法國的事,畢竟,他們現在的狀況是『易入難出』,必須在法國的政府還沒有察覺到帝台在境內的時候把人帶回去。
 
 「我們不會回不了家的吧…」樓澈相當不安,在被保護下的狀況看著黑白兩道的鬥爭,所以相當明白政府並不一定會保護市民這個事實,特別是『有利可圖』的狀況下,「我不要死在法國啦…你答應了我的北極旅行還沒去…我也還沒有吃到紫狩弄的意式蟹粉窩…」
 
 寵溺地摸著樓澈的頭髮,雖然樓澈所擔心的事不無道理,但現在擔心也沒有任何作用就是了。
 
 另一邊廂,剛醒來的帝台在確定了盤古仍然活著的事實後便一直纏著盤古,惶恐不安的表情完全展露,但那絕對並不是因為他『傷了盤古』這件事這麼簡單,該還有更多的原因讓帝台有這種反應。
 
 待帝台的情緒有因為感受到他仍然活著的事實而慢慢冷靜下來後,盤古才問:「帝台怎麼了?夢到很可怕的事嗎?」
 
 帝台輕輕點頭,他的腦裏一直重覆著很多不屬於他、但卻擁有深刻印象的記憶,讓他痛不愖言,更重要的,是那些回憶都是與盤古分別、相殺的,這令帝台更加不希望讓自己重新面對那些記憶。
 
 但越不想讓自己回憶它們,意識便越來越模糊,手腳亦越來越不聽使喚。
 
 想要掙回自己所有的意識以及身體的控制權,只是,當自己可以稍微回復意識及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的時候,那不渴望回想起來的回憶便越加明顯,甚至映出自己最不想去面對的部份。
 
 想到這裏,剛放鬆的力道又回來了。
 
 知道帝台的恐懼感再度上升,盤古把剛到嘴邊的說話都收回去,直至帝台冷靜了以後,盤古才開口:「帝台,你也累了,不如好好休息一下吧?」
 
 帝台搖搖頭,「我現在不要自己一個人…」
 
 「不是要你自己一個人休息。」盤古回答,「放鬆下來就可以了。」
 
 帝台沒有再回應,他的確已經累透了,若不是因為擔心閉上雙眼後盤古會離開的事,帝台早便已經入眠。
 
 看到帝台有意思要休息的樣子,盤古輕聲哼出紫丞平常用作哄樓澈入眠的曲子,對帝台與樓澈而言,這曲子的『催眠度』有百分之九十的百分比,雖然不知道原因,但那是事實。
 
 聽著平靜的音調,帝台緩慢地放鬆下來,然後抱著盤古入睡。
 
 在帝台睡了好一段時間後,紫丞和樓澈叩門要求進來,該是有什麼要和盤古商量的。
 
 「帝台已經睡了嗎?」紫丞隨口地問。
 
 「嗯。」盤古點點頭,隨即問:「表哥有什麼事?」
 
 「伶葉先生那邊希望可以和帝台談點事。」紫丞回答後便和樓澈一起坐下,「我認為問題不大,就看你。」
 
 「表哥如果可以確定沒有問題的話,我也沒有什麼問題。」盤古回應,「可是,帝台應該不會想去。」
 
 始終,伶葉和離墨現在是法國政府那邊的人,得知對方想要活捉他們的狀況下,帝台應該不會願意前往,也許會想要立即回國去也說不一定。
 
 「如果帝台真的不打算去的話,那我們便直接換新酒店吧。」紫丞回答,「有心要活捉我們的話,他們應該已經知道我們現在住在哪,換一間新的酒店會比較安全。」
 
 「那要不要再換個地方讓帝台可以散心?」樓澈問。
 
 「以現在的狀況來說,哪裡都不安全。」紫丞回答,「大概再過一段時間,各界政府也會知道帝台已經離境,到時我們很有可能會變成『通輯犯』。」
 
 「既然是這樣的話,何必要花時間再去重新規劃新的行程表?」
 
 「但這樣下去,回到台灣也不會安全啊…」樓澈擔憂地說。
 
 那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
 
 可是,現在就只能見一步,走一步而已。
 
※※※
 
 熟練地把茶倒進杯中,帝台那優雅的動作確實讓周圍的人不作多言,以免會影響到帝台的任何動作。
 
 「昨天跟紫丞談這件事的時候,我還以為帝台絕對不會來。」捧起剛泡好的茶,伶葉對於帝台願前來的事感到相當高興。
 
 「我也有想過不要來的,但這樣做似乎不是個好方法。」說著,帝台把茶遞給身旁的盤古,「要找我,應該是和複製人技術有關的事了吧?」
 
 見帝台願意直接面對問題,伶葉也開門見山地說:「是的,法國政府在找你。」
 
 「那你的意思呢?」帝台隨口地問。
 
 「那種技術還是永遠消失會比較好。」伶葉回答,而在旁的離墨也是認同伶葉的發言的神情,「複製出來的自己,已經不再是自己了,也有可能是,當你本體死去的那一瞬間,靈魂便已經被審判生前所做的一切,獨留著有自己記憶的軀殼在這裏活著。」
 
 帝台沒有回應。
 
 「所以,只要你沒有打算繼續那個實驗,有什麼需要的話,請儘管說出來。」伶葉認真地說,「你必需要回去,不然會很危險的。」
 
 「我來這裏也只是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政府該不會立即做什麼的。」帝台回應,語氣淡然,「最怕的,就只有我不想發生的事。」
 
 「…你是在暗示,除了政府,還有其他的人?」伶葉不太確定,畢竟,關於黑道方面的情報對他而言是難以取得。
 
 「我知道刑天那一團的研究員已經投效了各地的政府,以提供複製人的技術為『資本』,希望得到政府的庇護。」帝台回答,「我想要那些人的資料。」
 
 「太危險了。」伶葉一下子便知道帝台打算做什麼,「他們應該沒有什麼作為,這點事便忽略吧。」
 
 「若然有個萬一的話,那就不好了。」帝台當然知道那幾個研究員是做不了什麼,但就是怕他們真的『能做到』,不然的話,他絕對會拒見伶葉和離墨,畢竟,以現時的狀況來說,減少與政府有關係的人的接觸是最好的。
 
 知道已經沒有辦法說服帝台放棄,伶葉也只能附和,當然是有條件的:「如果能確定你們回國後,帝台不會成為『通輯犯』的話,我才加以協助吧。」
 
 也就是說,伶葉希望他們可以順利解決各國政府想要得到複製人技術的問題。
 
 「我們不希望這個實驗、不,應該說,我們不希望複製人會繼續出現。」離墨在這時作聲,語調很輕,而且帶著相當的沉痛,「雖然我知道很多人都懼怕死亡,但這樣做絕對不是延續自己的生命的做法,而且…我已經不想一再看到熟悉的人向自己攻擊的事了…」
 
 「難道──」
 
 「刑天想殺我們。」伶葉直截了當地說,「我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令他有這個計劃,但從他沒有辦法攻擊紫家的事看來,他應該是打算用我們的死去打擊澈兒。」
 
 帝台心頭一震,要是刑天這計劃真的成功了的話,樓澈絕對會拼了命的去找刑天算帳,到時只會讓樓澈落入刑天的圈套,之後的發展,實是讓人不敢想像。
 
 伶葉輕嘆了一口氣,他把仍處於不安的離墨抱進懷裏以後才說:「有時我真的不明白刑天到底在想什麼。」
 
 「為什麼這樣說?」盤古不解地問,「他就只是為了錢啊。」
 
 「如果真的只是為了錢,有必要做到這個地步嗎?」伶葉閉上雙眼,「即使這項複製技術有比較致命的缺點,但只要不回到實驗室的話,那就什麼問題也沒有了。」
 
 「在這個狀況下,刑天他大可以向比較有錢的政府賣出他這項成果,要是政府人員有什麼疑慮,他也可以以『改良』作為條件,讓政府給予他無限錢財的生活,完全沒有必要把事情弄到這種地步。」
 
 「也許他是覺得各界的政府也是窮人啊。」盤古回應。
 
 而帝台沒有任何回應,從表情看來,應該是在想到刑天那樣做的真正原因。
 
 瞭解對方,所以知道對方絕對不會隨便冒險做這種回報率低之又低的事,可是,他確實地從刑天的口中知道對方做這項實驗的目的就只是為了錢。
 
 可是,真的就只是為了錢這麼簡單嗎?
 
 想到這裏,帝台暗暗搖頭,這些年的事已經夠折磨他了,若然再繼續想和刑天有關聯的事,大概會寢食難安吧?
 
 把刑天的事拋諸腦後,在向伶葉確定了自刑天死後便沒有再受到襲擊事件之後,帝台和盤古便向二人道別,回酒店和紫丞他們會合。
 
 簡單的會合當然不會有什麼狀況,但人生就是無限的意外──有警察來到。
 
 當警察們看到帝台的時候,對方二話不說便打算把人帶走,紫丞和樓澈自是想要阻止,可是輕掐著自己的脖子的帝台一開聲,全部人都呆住了──
 
 「你們這群警察來找我,應該不會是因為我妹妹絲莉亞做了什麼事吧?」
 
 明顯是女性的聲音自帝台的口中傳出。
 
 正當紫丞以為帝台被誰掉包了的時候,他才注意到帝台掐住自己的脖子,看來掌下該是藏了小型的變音器,他暗暗把尚未察覺到帝台為何突然轉變聲音的盤古拉過來,示意讓帝台處理現在的狀況。
 
 「崔、崔妮絲小姐?」前來是為了逮捕帝台的警察呆住了,因為這絕對是他們意料之外的狀況。
 
 「找我到底有什麼事?」帝台,也就是警察們口中的『崔妮絲小姐』,不耐煩地問。
 
 「不…我們、我們只是前來逮捕帝台的。」警察立即回答,「沒想到是我們搞錯了。」
 
 「既然沒事,那你們走吧。」帝台回應後便立即和紫丞三人一起離去,卻被警察們叫住了,原因是對方的頂頭上司希望和『崔妮絲』見面。
 
 一聽到對方的頂頭上司的姓氏而已,帝台便立即一副氣炸了的樣子並且趕警察們離開,絲毫不留空隙予對方繼續勸說,帝台轉身便和紫丞三人回到房間去。
 
 「難怪你回來之後,『崔妮絲』便失了蹤影啊。」紫丞嘴邊擒著笑意,明顯就是因為知道了帝台的另類身份,「也難怪勾芒先生會說出,利用你的『特殊身份』脫險。」
 
 「xyz!你最好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崔妮絲』!」帝台餘氣未消,又被紫丞『調戲』,心情難免會變得比較暴躁,「他x的,我明明已經說了,我絕對沒有可能喜歡他,他還是x的要派人來注意我!」
 
 當然,這麼小的事情是絕對沒有可能令帝台如此生氣,會讓帝台有這種表現,絕對是因為對方做了帝台沒有辦法原諒的事情。
 
 不過,現在沒有時間詢問那些對現時的狀況來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雖然對帝台你有點不公平,不過,既然你是『崔莉絲小姐』,那就請你在回國後做點事吧?」紫丞笑著,但笑容絕對不是因為得知帝台另一個身份,而是對往後的事感到安心的笑容。
 
 知道紫丞並不是打算拿自己開玩笑,帝台也就靜下來聽紫丞的計劃。
 
(下回待續)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23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