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431

RE:【長載】藍色旋律(95)◎13/9更新

樓主 小薇 maria4560
GP2 BP-
(97)
 
 
 由於紫狩是強行脫離『記憶流』,這令紫狩的靈魂變得相當不穩定,間接令紫狩的身體變得虛弱,雖然不會構成任何的生命危險,但還是需要常常注意紫狩的狀況,免得不穩定的靈魂會因此而崩壞。
 
 「給我躺好!」
 
 把想要下床的紫狩按倒,平常要按倒紫狩絕對不是易事,若不是因為紫狩的身體處於虛弱狀態的話,要按倒紫狩?你等著被反按吧!
 
 「我不過是想去個洗手間而已啊。」用力閉著雙眼,紫狩對於自己還沒能好好活動的身體感到苦惱,特别是騰蛇一再把他的活動範圍限制在床上,讓紫狩更加不自在──當然,若騰蛇也把自己的活動範圍限制在床上,紫狩大概會很高興。
 
 「你十分鐘之前去了,不是嗎?」瞪了紫狩一眼,騰蛇當然知道紫狩想要下床的真正目的:「你是想要知道帝台那傢伙和盤兒發生了什麼事吧?」
 
 「既然你知道,為什麼你不直接說?」紫狩似有不滿,「讓我自己一個人去打聽是很累人的。」
 
 「我沒有想到你是急著知道。」騰蛇回應後便讓紫狩坐著,他在腦裏稍微整理過自己知道的事後,才開始向紫狩交待:「盤兒因為帝台在地下研究室裏殺了刑天的事而不高興。」
 
 「為什麼不高興?」紫狩有點吃驚,因為事情發展到那樣,盤古應該會是很高興才對話。
 
 「是平常的話,我也不會感到意外。」說到這裏,騰蛇的視線往窗外移去,「但帝台當時被刑天催眠了,而解開暗示的條件是『在帝台的視線範圍內,對他而言誰最重要便殺了誰』。」
 
 紫狩更加吃驚,他沒有辦法相信帝台在那個狀態下所殺的人竟是刑天。
 
 「…琴瑚有想到要突破帝台的心防,好讓她能窺看帝台的記憶、了解到底發生什麼狀況令帝台做出那種事。」騰蛇淡淡地說,「但帝台的心鎖的死緊,琴瑚根本沒有辦法潛入,更别說給個盤兒可以接受的解釋。」
 
 紫狩聽後沉默下來。
 
 知道紫狩在盤算著什麼,騰蛇立即作聲警告:「你想也別想。」
 
 聽到騰蛇的警告,紫狩只是舉起雙手,然後懶懶地說:「待我的狀況有好轉以後再說。」
 
 「你知道就好。」騰蛇說後看了一下錶,由於他已經有好幾個月沒有去上班,而且紫狩的狀況也能穩定下來了,再不去的話,就算斷定對方不會隨便解僱他,騰蛇也不希望自己麻煩別人太多,「我要去上班,你給我好好休息。」
 
 紫狩隨意揮揮手,應了聲『是~』後便躺了下來,然後目送騰蛇離開。
 
 不過,當騰蛇上班後回來便立即後悔:為什麼不麻煩别人多幾天?
 
 「所以,帝台被家裏的傭人排擠的事,你覺得沒有必要告訴我?」紫狩輕皺眉頭,他對這件事可以說是緊張得很。
 
 「告訴了你,你只會立即亂來。」騰蛇盡力壓住自己想要把身邊低著頭的男僕一拳打死的衝動,並努力勸紫狩讓體力完全回復以後才插手盤古和帝台之間的事:「而且,他們倆現在的相處沒有過多的不愉快。」
 
 「沒有才是假的。」紫狩眉頭皺的更緊了,「而且,現在在家裏,除了我們這些核心的成員之外,沒有一個人對帝台存有善意,他們不是滿了恨意就是殺意,這叫我怎能安心。」
 
 「還是,你覺得丞兒他們真的可以防止帝台被殺的事直到我完全回復為止?」
 
 騰蛇沒有立即回應,他用力地捶了身邊的男僕一拳,無視對方的哀嚎並且一腳把人踹出了房間、關門,在回到床邊後,騰蛇才問:「那你是打算怎樣?」
 
 「我要先嘗試能不能突破帝台的心防。」紫狩回答後注意到騰蛇變得更難看的臉色,於是立即補充:「你放心,我會看情況,要是我現在的狀況不允許的話,我也不會硬來。」
 
 「若真的入侵不了的話,你打算怎樣?」騰蛇又問。
 
 「…那就要麻煩你和帝台到法國去散心了。」紫狩回答,「那裏有勾陳和勾芒他們可以幫忙照顧,而且還可以讓伶葉他們協助隱藏帝台的行蹤,雖然那裏也是帝台和刑天…嗯,反正法國仍然是個比較好的地方。」
 
 「你不去?」騰蛇有點吃驚,因為聽紫狩的回答內容,紫狩該是無意與帝台同行。
 
 「我也有想過,我和他去會好一點,不過我的靈魂狀況不是相當穩定,還是在家裏好好休息會比較妥當。」紫狩回答,語氣認真,絕對不是開玩笑。
 
 騰蛇聽後隨意點點頭,即使仍在擔心紫狩會做過頭,騰蛇還是沒有阻止,不,應該說,事情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也不由騰蛇去阻止這件事。
 
※※※
 
 帶著困惑與盤古一同前往紫狩的寢室,要說為什麼會令帝台感到奇怪,大概就是因為紫狩急於要見他的事。
 
 想要開口問似乎知道些什麼的盤古,可是才剛到嘴唇邊,帝台便閉上了嘴。
 
 在來到紫狩的寢室前,二人看到了就站在紫狩寢室門前的琴瑚,她交待說:「盤少爺,幫主說,他想讓你在門外等著。」
 
 盤古沒有說什麼,他點點頭,讓帝台一人獨自進了寢室。
 
 把門關上,一種說不上口的壓迫感立即湧出,帝台記得很清楚,這種壓迫感曾經在他睡覺的時候出現過,但當他因抵抗那份感覺而醒來以後,這種壓迫感便立即消失,雖然不知道原因,但帝台確定那並不是什麼過敏,而是有人想要對他做什麼,所以才會出現那種感覺的。
 
 可是,即使那壓迫感纏在心頭,現在的帝台對這卻不太抗拒,而帝台在看到坐在床上的紫狩向他招手後,在心底裏最後的一絲抵抗完全消失並且緩步接近紫狩。
 
 確定帝台已經中術並且毫無防備地接近紫狩後,站在旁以便防止紫狩過份勉強的騰蛇眼底閃過一絲醋意:「他對你是過度依賴了吧?」
 
 騰蛇會這樣說,是因為之前琴瑚對帝台施術的時候,帝台那頑強的反抗害琴瑚差點因此而受傷,完全不接受入侵的態度相當明顯。
 
 「也沒有什麼特別不好啊。」因為把注意力都往帝台身上放的關係,而沒留意騰蛇眼底那一絲醋意的紫狩把緩步走近的帝台抱進懷裏,由於術法令帝台變得有點迷糊的關係,所以動作比平常都要懶,但只有這樣才能看到帝台是否願意接納心靈被入侵這件事,「至少他發生了什麼事,我也有辦法幫他處理。」
 
 騰蛇沒有回應。
 
 確定騰蛇沒有其他特別的問題要問以後,紫狩便讓自己放鬆下來,準備入侵帝台的心靈──
 
 『親愛的。』
 『看來…眠…全失…我…催…效…狩…身邊…』
 『…不…悔的時…』
 『再…所用…,親愛的。』
 ……
 …………
 ………………
 『想…愛…便…名字…』
 …刑天…
 『對…人…我…』
 ……
 『不…你,傷害…現…愛的人。』
 ……
 …………
 ………………
 『親愛的,…時候,你必…殺…。』
 ……
 『現…吧,親愛的。』
 ……
 …………
 ………………
 『…或許…好吧?……。』
 
 「怎樣?」
 
 注意到紫狩已經『回來』,騰蛇立即問。
 
 紫狩輕輕搖頭,語間帶著明顯的擔憂回答:「帝台完全不想再次面對被刑天催眠的那段時間的事,即使我剛才誘導他去想,他還是…總之,他的心靈禁不起那時發生的事所帶給他的刺激。」
 
 「也就是說,要帶他去散心了?」騰蛇又問。
 
 「是的。」紫狩回答後才解開帝台身上的術法,「過程裏,要盡量讓帝台覺得那段時間所發生的事並不可怕,大概,這需要盤兒幫忙。」
 
 騰蛇隨意點頭,反正到時要哄帝台的人不是他,他只要在旁注意帝台的精神狀況有沒有變壞即可。
 
 在帝台完全回復意識後,紫狩才說:「帝台,你這段時間裏在紫家待著很辛苦吧?我建議你出國去散散心,待事情淡化以後再回來。」
 
 帝台輕輕點頭,這時的他還沒有發現自己就在紫狩的懷裏,加上疲累的感覺,所以沒有什麼特別的動作。
 
 「你也覺得沒有問題的話,那就準備行李吧。」話畢,紫狩轉頭向騰蛇說:「騰蛇,麻煩你看緊一點。」
 
 聽到這裏,帝台搶著問:「你不去嗎?」
 
 「我身上有傷──」
 
 「不要!」帝台打斷了紫狩,並且抱緊紫狩,明顯就是要紫狩同行。
 
 在那一瞬間,紫狩注意到一針對帝台的強烈殺氣,還來不及確定哪個方向,因為意識尚未完全回復而感覺不到殺氣的帝台續說──
 
 「我要媽媽陪!」
 
 殺氣消失。
 
※※※
 
 因為要親眼目送才安心的關係,紫狩勉強自己起了個大早,然後在騰蛇的陪同下送了盤古和帝台以及陪同他們一同前往法國散心的紫丞和樓澈登機。
 
 四人的飛機終於起飛後,送機的二人回家,由於這次四人去散心的事頗為秘密,所以沒有其他僕人在側,那駕車回程的人自然是騰蛇。
 
 「騰蛇,可以讓我問你一個問題嗎?」
 
 紫狩在騰蛇準備起動車子前問。
 
 「問什麼?」在預感不會是普通問題,為免過於分神的問題,騰蛇沒有繼續起動車子的動作,他把車廂內的冷氣鍵按下,讓有獨立電池的冷氣為他們服務。
 
 「我直接問吧。」紫狩說,平淡的語氣完全顯露了紫狩的認真:「帝台做了什麼讓你那麼討厭他?甚至討厭到…想殺了他?」
 
 「…沒有什麼。」騰蛇撇過頭去,雖然昨晚的殺氣幾乎是一閃即逝,但要讓紫狩知道那殺氣到底是誰產生的,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騰蛇。」紫狩輕皺眉頭,他不想被這樣敷衍,而且,他臨時把該去陪盤古和帝台的騰蛇換走,就是因為擔心昨夜的事會再次出現,甚至會發展成為紫狩不希望會發生的。
 
 騰蛇當然知道紫狩希望他回答問題,但騰蛇真的不想回答。
 
 不是因為騰蛇不懂如何表達自己當時的感覺,而是答案對騰蛇來說是難以啟齒──呷醋。
 
 別說騰蛇看到帝台那般依賴紫狩便呷醋是不正常的事,要解釋的話,便需要由騰蛇和紫狩一起以後開始說,但不是現世,是上古時代──在紫狩仍擁有『大眾情人』這個稱號的時代。
 
 那個時候,被傳和紫狩有一腿的人可以說是多不勝數,數量簡直可以和帝台的追求者相提並論,要是騰蛇有一天真的禁不住而要把和紫狩有些什麼曖昧關係的人殺掉,恐怕會演變成血流如黃河那般的場面。
 
 當然,如果是精簡一點的話,絕對是沒有可能會發生那種狀況,但再精簡,五根手指還是數不完:帝台、勾陳、勾芒、蚩尤、宵明、相丹、師倩、鷹涯。
 
 還有一個,但騰蛇卻已經忘了那個人到底是誰,因為那時蚩尤伏誅後,那個人便沒有再次出現在紫狩身旁,久了,騰蛇也就忘了,再加上曾經被紫狩封印,亦經歷了數度的輪迴,記憶多少也會有點流失,所以要現在的騰蛇想起那個人到底是誰?超級困難。
 
 有少許扯遠了。
 
 總之,要說騰蛇為何因此便呷醋到想要殺帝台,那是因為在眾多的『情人』裏,帝台和紫狩的關係最親密,騰蛇更甚至在一次巧合裏,親耳聽到了帝台對紫狩說出『可以的話,讓我當你的二房,好嗎?』這種話。
 
 雖然不知道帝台是為著什麼原因而對紫狩那樣說,但騰蛇很確定,當時的帝台是認真的,即使紫狩根本沒有把帝台那番話放在心上、甚至認為帝台只是開玩笑,但騰蛇對此相當在意。
 
 在意到想要殺了帝台。
 
 靜靜地看著似是腦袋放空的騰蛇,紫狩說不出騰蛇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但至少確定騰蛇現在已經無意再對帝台動手,那應該可以放下帝台回來後仍有危險的擔心,現在最重要的,是先養好自己的身體,以免無法向帝台施術。
 
 暗自決定了該做的事後,紫狩才向騰蛇說:「如果你不想說的話,我不迫你,但我真的不希望會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
 
 「啊。」騰蛇隨意哼了一聲作回應後,隨即以帶著挑釁意味的語氣向紫狩說:「媽媽。」
 
 話音剛落,紫狩整個趴了下來,在騰蛇成功發動車子的引擎後,紫狩才悶悶地說:「丞兒叫我做媽媽…帝台也叫我做媽媽…連你也要這樣對我…」
 
 「很有趣,不是嗎?」騰蛇的嘴角微微上揚,他還記得昨晚要求帝台叫他『爸爸』、帝台配合地叫喚以後,紫狩那滿臉挫敗的模樣,確實令騰蛇滿醰的醋一下子消失。
 
 「一、點、也、不、有、趣!」紫狩看起來有點生氣,但只是看起來而已,因為他實際上並沒有真的在生氣。
 
 知道紫狩只是鬧鬧情緒,所以騰蛇並不在意,他抬頭看看指示燈,隨即扭動軚盤,駕車回家。
 
(下回待續)
-----------------------------
後語:
田為電腦不能用的關係,
所以上週沒有更新…
在這裏,對每週回來追看的人說聲不好意思。(鞠躬)
2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23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