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75

[渾沌軍團小說翻譯】招魔六陣篇 第三陣

樓主 紅蓮 firegogo
GP0 BP-
這是富士見文庫的日文小說,我將它翻譯成中文與同好共享。
請勿將其用於營利。

黃昏時分下起淡淡霧雨,清新涼爽的水氣漂入一個巡禮者借住的房間。
房間裡牆壁邊放置著黑皮革鎧甲。上方的掛勾則是吊著破舊的白外套。
小小的桌面上,如同染血一般鮮紅的護手以及殺氣騰騰的戰鬥裝備一同並排著。
──但是,如果看見最後一件擺在小桌子旁邊的東西。一般人大概都會訝異的獃住吧。那並不是刀劍、長槍,而是一把與武器實在扯不上關係的巨大銀色鏟子。
現在,身為這些東西物主的男子,解除了武裝、身穿長袖襯衫,正靠在餐桌旁將為他準備的燉肉料理用湯匙送入口中。
柔韌高大的個子,修長的手腳。他的鼻樑高挺,稱得上俊秀的容貌,一頭如同火焰一般的紅髮。
他那灰色銳利的眼神略帶血色,從容望向餐桌對面的人。
「諾薇兒,這好像有點太鹹吧」
「是這樣的嗎?吉克大人」
一邊把食物送入口中,滿臉不悅回答的是一個嬌小的少女。
栗色頭髮整齊綁好,讓她顯得朝氣蓬勃。身穿青色的法衣,胸前裝飾有<銀之聖女>的紋章。銀之聖女是以蘊含在自己體內的聖性來使用力量的。
似乎忍受著什麼事情一般,她漲紅著那經過風霜旅途卻依然白嫩滑潤的臉頰。
「不好吃嗎?」
淡紫色眼眸,茫然無法固定焦點。立在身旁那柄白木製手杖,訴說少女是個盲人。
「是很好吃──只是有點太鹹了」
「那我收走了」
「不──喂,矮個」
聽見男子的叫喚。一旁在餐桌的角落咬著麵包,那個只有巴掌大的小東西抬起頭來。
那是個女性體態的小妖精。金髮金瞳的她,震動著從白色套裝之中伸展而出的金色羽翼。
「別叫我矮個,你這尖尖眼的狼男!」
「分我一些麵包吧」
「才不要咧。沒有麵包就鹹到不行,啊……」
話沒說完,她似乎察覺失言的縮起頭來。
少女不發一語的站起來。喀喀的撐著手杖,到廚房切麵包放在盤子上。
「吉克大人,愛麗絲心,請用」
她板著臉把盤子放在餐桌。乘少女不在的時候把水一口喝光的男子以及妖精,也一同不發出聲響的將杯子輕輕放回桌上。
回座的諾薇兒,鬧彆扭的將頭轉向一旁。低氣壓籠罩整個房間。最不能忍受這種氣氛的愛麗絲心打破沉默。
「啊……明天會是好天氣吧」
「才不呢,會是陰天」
「明天是陰天」
「你、你們怎麼會知道啊」
「我察覺到雨水退去的氣息」
「風逐漸緩和雨勢」
「啊……這樣啊」
本來想要緩和現場的氣氛,但是現場好像飄蕩著烏雲般的空氣。那些烏雲彷彿是從諾薇兒的身上滾滾冒出。
「明天我要出任務。妳們在城鎮等我」
吉克這句話,彷彿促發黑雲放出耀眼的閃電。緊繃的氣氛甚至讓愛麗絲心有實際看見閃電的錯覺。
「你、你說什麼!」
諾薇兒激動的拍桌子。
「我是你的從士!但是,這一個月以來你都只讓我替你準備飯菜而已!」
「這也是修行」
「啊……冷靜下來,冷靜下來啊,諾薇兒。這樣比較輕鬆,不是很好嗎?」
「我、我總覺得自己很沒有用……!」
她咬著嘴唇低下頭去。愛麗絲心也慌張的在空中飛舞。
此時,一個空碗唐突的出現。
「諾薇兒,幫我再添一碗」
吉克細聲說道。
這個舉動讓愛麗絲心獃住了。
本來諾薇兒的料理雖然外型奇怪,味道卻很好。唯獨這次口味很鹹,讓人簡直沒有辦法再吃下去──彷彿是和著眼淚去煮一般的鹹澀。
也沒有注意到一旁驚慌失措的愛麗絲心。諾薇兒拭去眼角的淚水,觸碰的尋找、接過碗,然後到廚房盛了一碗燉肉料理過來。
這段期間,吉克一滴水也沒有喝。
接過燉肉料理之後,他默默的吃完。
「……很好吃」
愛麗絲心不知道這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的聲音聽起來沙啞。
「……謝謝」
另一方面,諾薇兒的語氣似乎有點緩和下來。
吉克離開餐桌,捲起左手袖子。他解開從上臂包裹到手腕的繃帶,現出讓愛麗絲心一再驚愕的東西。雖然已經看過許多次,愛麗絲心卻還是無法冷靜看待。
所謂聖印──就是在聖法廳的管理之下,能夠發揮多種力量的刻印。普通都是雕刻在劍或是鎧甲上面,並不是用來刻在人體上的東西。
但是出現在愛麗絲眼前的卻是,覆蓋有大片複雜刻印的吉克的左手碗。
這就是吉克能夠打開通往墮界的門扉,將死者的怨恨在這個世界具體化的秘密。
每次使用強大力量的時候,這個聖印就會猛烈的向內擠壓,造成手腕各處都嚴重出血。
那悽慘的模樣,每次都讓愛麗絲心聯想到烙印而感到恐懼害怕。
吉克雖然想要替自己包裹新的繃帶,卻總是做不好。
看來在居家方面,吉克的手腳似乎十分笨拙。
「您需要我幫忙嗎?」
「……麻煩妳」
眼睛看不見的諾薇兒,卻反而能夠靈巧的替吉克好好的包裹繃帶。
「……我,有幫上忙嗎?」
「嗯,凡妳碰觸過的東西都會蘊含聖性,能夠替我中和過強的墮氣」
「那麼……請帶我一起出任務。萬一戰鬥之中,過強的墮氣將要奪走您性命的時候,您就可以把我的血大量塗抹在身上來自救吧」
「好……好可怕,諾薇兒妳別這麼說嘛」
「再說一次,我當場丟下妳」
「那麼……至少在您與聖法廳的人談論任務的時候讓我在場」
「還不行」
「每次、每次,您每次都這麼說。每次都是同樣的回答……吉克大人,到底等到什麼時候您才讓我參加任務會議啊!」
激動的諾薇兒順勢用力的拉緊繃帶,吉克卻眉頭也不皺一下。她冷漠的放開繃帶,低頭拿起手杖。
「我們回宿舍去吧,愛麗絲心」
「啊……嗯」
「晚安,吉克大人」
「乖乖待在鎮上,這是命令」
慎重的再次吩咐,讓諾薇兒無法忍受立刻回答。
「不…不讓我去是因為我只是個孩子嗎?」
「是因為妳還不成熟」
「哎……這還不都一樣嗎?」
「那麼,是因為我眼睛看不見嗎?」
面對氣頭上的諾薇兒,吉克嚴厲的說道。
「不滿就別再擔任我的從士」
剛毅的諾薇兒臉色發青。她突然打開門、不發一語的跑走了。
「喂,你這人怎麼這麼壞。冷血漢!狼男!嗚……諾薇兒太可憐了」
吵鬧的愛麗絲心也追趕諾薇兒離去了。
目送兩人離去之後,吉克平靜的關上門。然後突然加快腳步,他一把拿起餐桌上的水壺一口喝光。
呼的吐了一口氣,用手抹乾嘴邊。接著嘗試解開那綁得過緊的繃帶……。但是不知道是諾薇兒的思念灌注在繃帶之中,還是單純的只是吉克太過於笨手笨腳。
「嗯,解不開」
他難得的皺起眉頭,不滿的低下頭去。

「嗚……如果我能夠學會使用從母親那裡繼承的力量……只要我能夠看見,懂得使用萬里眼的力量,那麼吉克大人也一定會……」
「別這樣啊……諾薇兒,妳並不是眼睛看不見,而是不用眼睛看而已。妳才不需要那種力量呢」
「……愛麗絲心。嘻,妳還真替朋友著想呢」
「是呀,是呀。像我這麼夠朋友的妖精,別地方找不到的喔」
「我……很慶幸能夠跟流浪妖精的妳成為朋友」
「我才不是什麼流浪動物呢。妖精本來就是自由自在的生活的啊」
諾薇兒總算綻放的笑容,讓愛麗絲心終於鬆了一口氣。
兩人正在前往附近修道院的途中。
她們在那裡另外借了一個房間──規則上,男女的巡禮者必須借宿在不同房間。
「好想趕快長大啊」
「這是急不來的,況且大人的煩惱也很多啊。而且將來不管願不願意,妳都會變成大人的呀」
「是啊」
諾薇兒笑著回答。
「啊──,結果吉克大人也跟我母親一樣啊」
她大聲說道,然後突然驚覺。對啊,我當初的目的就是想要成為能夠與母親批敵的偉大人物的從士。現在這個願望不是已經實現了嗎?
那麼為什麼現在心中還這麼不安呢?還讓這份不安影響心情,讓自己這麼焦躁不耐煩。
況且聖法廳的任務含有許多不能對外洩露的秘密,謹守本分的從士本來就不該急切逼問。
再加上考慮到諾薇兒目前的狀況,不帶著她出任務也是理所當然的判斷。
雖然十分明白這些道理,諾薇兒還是無法平息自己煩躁的心。
「哎……難道連我的心也盲目了嗎?」
一邊思考,卻還是無法平穩自己的情緒。
「我還是……想要快點長大」
她感覺這句話好像是目前所有疑問的回答似的。
成為大人、眼睛重獲光明,好像就能夠解決一切問題。但是,也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夠……
「我最討厭陰暗潮濕了」
愛麗絲心喃喃自語。
雖然只是單純的提起明天的天氣,這個明朗朋友的話語卻總是能夠改變氣氛。讓稍微放鬆的諾薇兒一邊真心感謝,一邊笑著同意了。
「唉,明天是陰天啊……,咦?」
「怎麼了,愛麗絲心?」
「怎麼……那個方向吹來的風,好像讓我有一種懷念的感覺」
「妳說的是哪個方向啊?」
「嗯,在教堂的右邊,所以應該是北邊吧」
「北邊?對了,我聽修道院的人說,好像北邊有個精靈聚集的泉水……」
「精靈之泉……?」
「也許妳就是從那裡被招喚到這個世界的也說不定」
這番話讓愛麗絲心突然心中一陣悸動,開始坐立不安。
「是、是這樣的啊。不知道那裡有沒有我的夥伴」
察覺到愛麗絲心的氣息,諾薇兒露出帶有一點灰暗的笑容。
「我跟妳有過約定……直到妳找到歸處之前,我們都是朋友」
「怎……怎麼這樣,我永遠都是諾薇兒的朋友啊」
當真手足無措的愛麗絲心讓諾薇兒笑了,心中也不自覺的高興起來。諾薇兒至今仍然堅定的相信──多虧身邊有愛麗絲心這個好朋友,自己當時才能夠從因為無法靈活運用繼承的萬里眼力量、陷入無助黑暗的困境之中重新站起來。
我們做朋友吧……。已經不記得當時是誰先提出這句魔法般的話語了。

這已經是兩年前的事情了。諾薇兒記得當時自己在哭泣。眼淚不在眼框之中,而是她的心在哭泣。因為她又要離開這片土地了。
各地都有人需要偉大的母親──也就是萬里眼的天使菲麗希提──的力量。所以並不能一直停留在一個地方,自己只能夠追隨著走在前往戰場的母親身後。母親讓自己見識到許多土地、人物、景色,但是卻沒有給予她交朋友的機會。
甚至就連母親對待自己的態度,也如同對待將來要繼承自己力量的弟子一樣。因為偉大的母親,人們對她非常親切。但是諾薇兒卻得不到自己最渴望的親情溫暖。
城鎮修道院以及教會所遇到的同年紀的孩子們,多半只把諾薇兒當作偉人的女兒敬而遠之。其中仍有一些想要親近她的孩子,但是母親的下一個任務又會把諾薇兒帶離這些人。
即使遇見過許多人,諾薇兒的世界卻總是獨自一人。
明天就要出發了。無數次離別的經驗,讓她的眼淚早就已經流盡。諾薇兒帶著孤寂的心情,獨自一人走在郊外的森林中。
察覺到什麼氣息似的,她進入森林深處想要化解自己難以忍受的寂寞。在長久步行的最後──她突然發現了。
那是個閃爍金色光輝的東西。最初看起來像是鬼火,不過卻感覺不到任何危險。反而,好像就是這東西頻繁的像她哭訴,自己才會來到這裡的。於是她毫無警戒的靠近並且詢問了。
「妳也寂寞嗎……?」
這句詢問,似乎明確的發揮了某種力量。轉眼之間,那個光輝的小東西得到了形體,化為一個金色小妖精的模樣,輕巧的降落在諾薇兒的手掌上。
雖然訝異,諾薇兒還是詢問了名字。
並且得到「愛麗絲心」這個回答。
然後再問「妳是從哪裡來的呢?」妖精回答不知道。因為什麼事都不知道,無助徬徨之後她疲憊的睡著了。金色的妖精哭泣著回答。
「我叫諾薇兒,其實我也跟妳一樣像個迷途的孩子」
如此訴說的諾薇兒,讓妖精露出不能理解的表情凝視著她。於是兩人漫步在森林中各自訴說著自己直到日落。
就這樣,離開森林的時候──諾薇兒這麼說了。
「我跟隨著我的母親在各處旅行。也許有一天,我們會找到妳是從哪裡來到這個世界的也說不定」
「……那麼,妳是要我跟妳一起旅行嗎?」
「是啊,想不想跟我一起走呢?」
諾薇兒壓抑著自己緊張的心情這麼問道。妖精也興奮的大大的點頭。
我們做朋友吧──這就是兩人之間魔法般的話語。已經不記得是誰先提出的了。但是,兩個人都認為當時是自己先說出口的。

「既然妳對那裡有懷念的感覺,我們是應該到那個泉水看看」
「妳、妳願意陪我一起去嗎?」
愛麗絲心怯生生的回問了。
自今她與諾薇兒一同去過許多的地方,也數次遇到了與自己模樣類似的精靈。但是卻全都留下慘痛的回憶。
原來精靈們極度排外,有時候甚至把愛麗絲心當作敵人攻擊過來,總是讓她身心受創。
「反正吉克大人回來之前,我們都沒事可做。所以明天就去拜訪妳的故鄉吧」
「那、那裡還不一定是我的故鄉啊……不過諾薇兒的行動能力就連我這個妖精也比不上啊,多虧了妳才讓我到過許多地方」
「哎呀,我怎麼贏得了有羽翼的妳呢?」
「即使我有羽翼可以自由飛翔,一個人的時候還是會孤獨害怕的啊」
愛麗絲心的話語讓諾薇兒點頭同意。如果現在問她朋友是什麼的話,她一定會這麼回答吧。朋友就是在變成大人之前的這一段漆黑的道路上,願意柔和安靜的照耀著自己的那道亮光吧。
那是互相照耀彼此的道路的小小的亮光。

夜深人靜,教會的神父拜訪吉克的房間。似乎有點跛腳,神父歪著身體走近敲門,
「我進去了」
不等對手回應就自己打開門,卻又突然獃住了。
「吉克啊,你在做什麼?」
「……幫幫我」
「哇,你的手腕整個都變成青色的了啊」
「解不開」
「解不開……?那麼直接切開不就好了」
「這是她費心幫我綁上的,切開太可惜了」
「……?到底在可惜什麼啊?」
滿臉疑惑的神父拉動那個結,稍微用力就輕易的解開了。然後再以適當的力道把繃帶重新綁好。
「話說回來,關於你那位從士……她中午又來我這裡了。吉克大人要到哪裡去?去那裡做什麼?簡直就像呼喚母鳥的雛鳥一樣。不過我遵照你的吩咐,什麼也沒有跟她說……」
然後神父咧嘴一笑。
「她不是很可愛嗎?喂,沒想到你又開始帶從士了啊。真是,連個繃帶都解不開的男人,虧你沒有從士還能過活啊」
「……,諾薇兒她們的情況如何?」
「聽修道院長說,她們現在很安分。有這麼可愛的從士跟著,你可不能輕易的送命了吧,對吧、對吧?」
這個拍著吉克背部緩和氣氛的神父,看來是過去吉克的戰友。
吉克沒有繼續跟著起鬨。
「關於那傢伙的消息可靠嗎?」
一口氣切入正題,神父突然正經的回答,
「確實有人看見那傢伙進入那克塔那的街道,不過立刻就跟丟了。推測他可能還在拉格聶雷之泉那一帶吧……但是追擊他的騎士團還有我的部下,全部都沒有再回來了」
「拉格聶雷之泉啊」
「在那個泉水動手的話,對你太不利了。但是……能夠追討那傢伙的也只有你了。如果我的腳還完好的話,我也想跟你一起去啊……」
一邊說著,神父一邊摸摸自己的右腳。他右腳的膝蓋以下都失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木頭製的義足。
「不過,從百多個戰場上生還,因此得到<戰場真理>稱號的你。加上還帶著那麼可愛的從士。就算對手是你昔日的好友……我相信你也不會輕易的被幹掉的」
吉克點頭,輕輕碰觸手腕上的繃帶,
「我不能死的理由一直增加啊……」
仍然板著臉,他細聲說道。

那是個濃霧瀰漫的早晨。諾薇兒與愛麗絲心帶著便當,以外出郊遊的心情出門了。清涼的空氣輕撫她們的臉頰。
一進入那克塔那的街道,莫名沉靜的空氣立刻包圍兩人。
雖然這裡是個人口只有幾百人的小城鎮,好歹這裡也栽培有各種各樣的藥草、並且住著聞名的藥法師,
「我還以為這裡應該更熱鬧才對啊……」
本想在回程替吉克買些藥草,但是所有的店家都沒有開店。
「嗯,怎麼好像大家都連夜逃跑了一樣啊」
只有自己的聲音回蕩在陰冷的巷道之中,讓這兩人感到不太自在。
「本想找人問問泉水在哪裡的說」
「啊,諾薇兒。那裡有看板」
追逐著咻的一聲飛走的愛麗絲心的氣息,諾薇兒也撐著手杖前進了。
不過突然踩入一個水坑,讓她慌張的停下腳步。
「奇怪……這裡明明沒有水坑的氣息啊」
道路的各處好像都有許多大水坑。為了躲這些水坑,她碰觸到了道路邊緣那個大門敞開、沒人看管店家的窗戶。
「好潮濕啊。難道下過一場很大的雨嗎?」
她順手摸過,窗戶內放置的那些好像商品的藥草也都完全浸濕了。
「諾薇兒!我知道泉水在哪裡了!」
回應這個聲音,諾薇兒縮回往窗戶裡面伸出的手,
「啊,我現在就過去」
此時,積滿店內大量的水放出灰暗的光芒微微搖晃。眼睛看不見的諾薇兒當然沒有察覺。

通過麥田之間的田埂,前方是個長滿青苔的森林。就連岩石表面都長滿青苔,反而讓諾薇兒不至於滑倒。
「這裡又沒有河川,怎麼會這麼潮濕呢……附近一定有湧泉吧」
不過,愛麗絲心專注而頻繁的望著四周,並沒有聽見諾薇兒的喃喃自語。
「諾薇兒,妳有沒有感受到什麼氣息?周圍是不是有精靈……還是妖精啊」
「……嗯,周圍到處都有某種氣息。但是好奇怪啊……精靈跟妖精不同,應該沒有辦法離開招喚她們出來的地方太遠才對啊。但是這裡的氣息跟剛才街道之中我感覺到的氣息居然一樣啊……」
「那、那麼她們應該是妖精……對不對?」
諾薇兒卻無法明確的回答。
就這麼沿著岩石道路前進。藉由空氣的變化,諾薇兒判斷應該已經走到出口,來到開闊的地方了。但是手杖卻碰觸到某種東西,伸手一摸才知道前面居然是個懸崖峭壁,前面已經沒有道路了。
諾薇兒瞪大了她那看不見的眼睛,
「難道我弄錯地面的氣息了嗎?明明沒有感覺到牆壁的氣息啊……?」
諾薇兒突然領悟了自己為什麼一再弄錯氣息了。原來,直到剛才為止都陪伴在自己身旁那最親近的氣息已經不見了……。
「愛麗絲心……妳在哪裡?」
迴響在岩石之間的聲音緩緩消失了。
沒有得到回答,取而代之的是極度寒冷的濃霧包圍而來。肌膚被水氣纏繞,握著手杖的手也慢慢的越來越潮濕了。
本想呼喚愛麗絲心,諾薇兒卻突然因為緊張而停下,喉嚨如同卡住一樣說不出話來。原來她感覺到一個不屬於愛麗絲心的氣息。
不知道是誰就在那裡。只有距離自己兩三步,那個人靜靜的佇立著。彷彿背後突然被寒冷的東西輕輕撫摸過一樣,讓諾薇兒感到毛骨悚然。
「我可愛的諾薇兒啊」
不知道是誰這麼說了。
「看得見我嗎?」
因為恐懼而僵直的諾薇兒。這是那麼熟悉,本來以為不可能再聽到第二次的聲音。這個念頭一起,她突然感覺到一陣衝擊,彷彿心中被什麼東西硬闖進來一樣。
「不要!別這樣!」
光明突然滲入她的眼睛。與她的意識無關,本來封鎖起來的視覺被強硬的撬開了,眼前看見了更多的東西。
「難得我給予妳這份力量,可不能就這麼把它封閉起來……我的諾薇兒呀」
「不要!住手啊!」
就在慌張的想要用手摀住臉的時候,對手的模樣已經映入眼簾。瞬間就讓她再也無法移開視線,被囚禁在極度恐懼之中而渾身無法動彈。同時諾薇兒以顫抖的聲音,反射性的低聲說出。
「母親……」

那是擁有紫色瞳孔的萬里眼的天使──。與諾薇兒一樣的栗色頭髮,穿著光輝華麗的青色法衣的母親,沉靜的向自己走來。
「別過來!」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恐怖以及苦悶的憤怒在心中肆虐。至今塵封在內心深處的東西,彷彿一起發洩出來。不,應該說是硬被挖了出來。
(是的,妳很偉大。但是妳的所作所為就能因為這樣而全被原諒嗎?)
從內心深處湧現的,不是他人的而正是自己的這個念頭,讓諾薇兒茫然自失。
(結果最後還不是丟下我,一個人就那麼死去了。我明明求妳不要去參加那麼危險的戰役了啊。但是不顧我一個人的請求,母親妳還是為了達成多數人的請求而死去了。我才不想從這樣的母親身上繼承任何東西呢!妳只留給我無盡的寂寞而已。萬里眼的力量才不是我們母子之間的羈絆!這種力量……我一生都不想使用!)
「不、不要,別再說了!」
不知道是誰,正在確實的刺入自己心中最弱的部分、強行撬開、硬是鑽了進來。那份恐怖,讓諾薇兒寒毛直立。對於母親的懷念與憎恨同時被暴露出來。自己內心深處如此怨恨母親的事實,化為恐懼的衝擊震撼著她的心。
「妳因為看不見而害怕嗎?」
母親冰冷的手碰觸到自己握住手杖的手。
「張開眼睛就不會再害怕了。到這裡來……讓媽媽抱抱妳」
「不要!絕對不要!」
慌張的撥開母親的手,但是母親還是繼續的把手再次伸過來。不,那不是母親。那不知名的什麼東西正打算侵入自己心中,想要強硬的包住自己。
掙扎的結果,諾薇兒當場跌倒。就在那個母親正要撲過來壓住自己的瞬間──
(連我也未必能忍受看不見東西的恐怖)
某人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封閉自己的眼睛去承受這種恐怖也需要勇氣)
那是過去曾經這麼安慰自己的聲音──
(再度找到重要、想要看見的事物之前,就封閉自己的眼睛活下去吧)
腦海中回想起,還未成為從士之前,吉克對自己說過的話。讓諾薇兒突然湧現抵抗的決心以及想法。她慌忙的將手伸入行李的袋子之中,找到需要的東西。把它從刀鞘內拔出。
水果刀劃過母親的手腕,卻彷彿切過水一樣,好像沒有砍到任何東西。刀刃順勢切開了對手的頸部。母親的頭就像是人偶一般向後滾動。啪的一聲斷裂之後,掉到地面。
「妳這麼恨我嗎?我的諾薇兒啊……」
落到地面的母親的頭就這麼笑著說道。
「不要!」
「看啊!看看我……看看母親……用妳的那眼睛看看母親……」
「我不要……這種東西,我才不需要!」
大聲叫喊,握緊水果刀,將刀尖朝著自己的右眼用力刺下。就在銳利的刀光將要讓自己的眼睛回歸永遠的黑暗之時──
刀尖銳利的刺入,不是自己的眼睛的某物。還搞不清楚狀況,刀子已經被某人的手緊緊捉住了。
「放手!放手啊!」
她流著眼淚激烈的亂動掙扎著。這個時候,卻突然狠狠的被打了一巴掌。
「別哭!眼淚只會招來那些傢伙!」
諾薇兒就這麼全身失去力量、呆立當場。不知何時母親的身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男子站在自己面前。
比起手上的水果刀銳利數倍的表情。充滿威嚴的眼神。彷彿燃燒著的紅髮──片段的看到這些之後,視野逐漸開始模糊。
「吉克……大人……?」
這個瞬間,被強硬撬開的內心再次封閉,視野也回歸黑暗。男子的臉從自己的眼中消失。
思緒還一片混亂,就突然被抱起。慌張的抱住他的脖子,諾薇兒發現自己的身體就這麼輕飄飄的浮起。原來吉克跳了起來。那是多麼輕巧的跳躍啊。彷彿一瞬間就能夠離開現場,就好像乘風而去一樣。

「那就是拉格聶雷的精靈們。它們可以看穿人心,也能夠給人們心靈的慰藉──」
吉克說道。即使抱著諾薇兒奔跑著,他的呼吸卻一點也沒有紊亂。正想多感受一點吉克手臂的溫暖之時,他卻突然停了下來。彷彿放下行李一般讓諾薇兒站到地上。
「妳為什麼會到這裡來?」
「啊,我們來這裡找妖精之泉……」
「什麼也沒有告訴妳,竟然造成反效果了啊」
強硬的語調,讓諾薇兒不禁一愣。但是,
「妳沒有受傷吧?」
這一句話,讓她突然感覺到吉克的確是關心自己的。
「沒……沒有受傷」
胸中一陣悸動。不知道是不是內心被撬開了,感情也變得容易起伏。
「啊……請問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她壓抑著自己加速的心跳詢問了。
「這裡是拉格聶雷之泉。是被聖法廳禁止埋葬的死者進行水葬的地方」
「被禁止埋葬的……死者?」
「就是自殺者。自殺是聖法廳所認定的大罪之一,因此不准自殺者被埋葬。這個拉格聶雷之泉是少數可以安葬自殺者的地方」
根據傳說,第一個投泉自盡的女孩的靈魂招喚出精靈以後,精靈們就一直把自殺者的靈魂沉入水底,並且安慰這些靈魂。因此,住在這個那克塔那街道的人們幾乎都是安葬在這個泉水的死者們的遺族。
「自殺……我、差點就把自己的眼睛──把母親的……居然想把我最重要的東西給……」
「別哭…人的眼淚會帶給那些傢伙力量。在打倒敵人之前──忍住妳的眼淚」
「敵人……嗎?是那些泉水的精靈嗎?」
「它們現在已經忘記被招喚的使命,反而記住了活人靈魂的味道──成為邪靈了。住在那克塔那的人們已經全滅了……」
此時吉克突然輕撫諾薇兒的臉頰。
「紅腫了……我打得太大力了」
突然聞到鮮血氣味的諾薇兒,這才知道自己揮動的刀刃刺入什麼東西了。
「吉克大人……我將……吉克大人您的手……」
「別在意。這點傷不妨礙我握劍」
吉克說道,並且擦掉水果刀上面的血,把它收回諾薇兒的行李袋子中。然後,
「別自暴自棄。妳一定能夠走出自己的路」
彷彿洞悉一切的這句話,化為另一個想法使她心中再次起伏。諾薇兒顫抖著,忍住這次湧現的眼淚。

「為什麼讓我看見這些……」
愛麗絲心滴落眼淚說道。
眼前是輕巧飛舞的妖精群,以及正如自己想像的村莊。
那是百花繚繞的常春之村。閃耀著金色光輝的妖精們也親切的歡迎自己,絕對不會有人傷害自己的這個地方──
「這一切都是假的,不是嗎……」
當愛麗絲心伸手碰觸,那個東西就變為透明而消失了。雖然自己期待的景象就在眼前──
「果然。因為妖精沒有靈魂,我的力量不足以讓這些景物實體化到妳可以碰觸的程度」
說話的是一名女性。是與諾薇兒走散之後,愛麗絲心在離開森林之時所遇到的人。
「我知道與妳擁有相同模樣的妖精在哪裡」
一句呢喃細語,讓愛麗絲心跟隨著她來到這裡。
「我沒有靈魂又怎樣,妳這騙子!」
女性靜靜的看著愛麗絲心哭泣的模樣。這個美麗的女子有著一頭蜂蜜色的長髮,光華潔白的肌膚。濕潤的眼睛,她的眼神帶著淡淡的憂愁。
「我與妳都是愛因塞爾──」
「……愛因──塞爾?」
「就是<自己>的意思……。從被招喚的使命當中解放出來,擁有了自由意志……但是不像人類,我們並沒有靈魂,所以只能一直孤獨的徬徨著……」
「妳……妳就為了對我說這些才帶我到這裡來嗎?」
「不是的……妳也是引起逆轉之<刻>的漩渦的其中一個鼓動……是那位人物的目標,前往理想之地的階梯……」
就在這個時候,銳利的聲音響起。
「矮個,快離開那傢伙!」
「別叫我矮個啊!咦?為什麼狼男在這裡?啊!諾薇兒也在?」
女子的視線彷彿追逐的慌忙飛走的愛麗絲心一般,她緩緩的轉過頭來。
吉克突然吞了一口氣。就算天大的事情,眉頭也不動一下的吉克。他心中的劇烈的動搖,就連身旁的諾薇兒也可以輕易的感覺到。
「席拉……」
吉克的聲音──讓女子以甜美的聲音回答。
「吉克……你終於來了」

雖然只有一瞬間,那女子的模樣確實的映入了諾薇兒封閉在黑暗中的眼簾。好美的人啊!諾薇兒坦率的這麼認為。姿態、氣質、容貌,女子一樣不缺,而且全都是自己希望將來長大後能夠擁有的理想模樣。
諾薇兒將這如同閃耀著光輝的女子模樣深深的烙在心中,然後瞬間視覺又回歸黑暗。本來以為自己的內心又被撬開了──但是不是。吉克那彷彿呼喚戀人的聲音,讓她急切的想要看見這名女子的模樣。諾薇兒知道這才是這次她暫時恢復視覺的原因。
「胸口好痛……吉克……我好痛啊」
女子的胸口突然自己裂開、流出鮮血。轉眼之間染紅了她的白衣裳。
「哇啊啊!血?血?」
「吉克……當時你為什麼殺掉我?」
這一句話讓諾薇兒以及愛麗絲心愕然獃住。同時,吉克身上突然爆發出強烈的怒氣。驚人的氣魄足以讓諾薇兒兩人噤若寒蟬。
「那模樣……妳窺視了我的內心嗎?還是那傢伙,德拉克洛瓦教妳這麼做的!」
咚轟!鏟子猛然插在地上。握把回轉之後,他握緊從鏟子頭下面出現了第二握柄──拔出一把閃耀著銳利光芒的銀劍,
「以黑印騎士團之名,我定要殲滅妳們!」
吉克以超乎平常的氣勢大聲吼叫。
「泉水的水憂少女(undine)就是你的對手」
從女子流出的鮮血之中,不斷的出現真紅色女性體態的水之精靈,
「這就是那位人物所授與的劍──」
女子的手掌生出的刀刃越來越長,終於變成一柄劍握在女子手中。
「拉格聶雷之淚──」
這好像就是這柄劍的名字。那是一把刀柄以及刀刃全都如同水晶一般晶瑩剔透的劍。
「吉克……你當真認為地屬的<招喚者>能夠打敗水屬的精靈嗎?」
吉克沒有回答,他讓左手迸出電光,
「以吉克˙瓦爾海特之名招喚!」
就在這一瞬間,女子用手中的劍把地面切開一條直線。被劃開的地面居然源源不絕的冒出大水,轉眼之間就覆蓋了整個地面。
吉克本來將要打在地面的左手敲在水面上。如同閃電一般的光輝被水反彈,傳回幾乎要炸斷左手腕的衝擊。
「吉克大人!?」
「哇啊啊,什麼?怎麼回事?」
「快逃……諾薇兒!矮個……!」
吉克叫喊著,同時左手噴出鮮血。
「你、你在幹什麼啊!快點跟平常一樣叫出那些怪物軍團呀!」
諾薇兒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氣息,恍然大悟。
「水──。因為有水,吉克大人才無法招喚的」
「怎、怎麼這樣!」
女子衝了過來,吉克快速反應並且擋開這裂空的一擊。
刀劍交擊的聲音迴響。左右的那些真紅的水精靈們,兩手化為尖銳的長槍也加入戰局。吉克的銀劍急速飛舞,轉瞬間斬開水精靈的頭部以及肩膀。
雖然鮮血從吉克手掌的傷口流出,他仍然咬緊牙關、一聲也不吭。
「水會奪走你的力量……倒下吧!就這麼沉溺在拉格聶雷之淚當中吧……」

正如女子所言,吉克的動作逐漸遲鈍。就連愛麗絲心也能夠明顯的察覺。
「這、這樣下去狼男遲早會被打倒的呀」
諾薇兒愣了一下之後,突然發現水已經淹到腳踝。如果不依照吉克的吩咐逃走的話!不,自己絕對不願意成為累贅。那麼是該要逃走嗎?丟下吉克一個人……眼淚又在眼框當中打轉,但是隨即又慌張的忍下來。
此時她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從地面招喚──。她彷彿領悟了什麼一樣,不禁大聲叫道。
「吉克大人!請往這邊走!」
諾薇兒拼命的開始尋找地面的氣息。她不撐手杖,幾乎是跑步前進。
「啊?咦?諾薇兒……用跑的?」
愛麗絲心驚愕的在後面追。不久就脫離積水,跑在乾燥的地面上。她忍受著在黑暗之中突然撞上什麼東西的恐懼。但是如果此時不跑的話,自己就稱不上從士、也沒有留在吉克身邊的資格。鼓起全部的勇氣,她的腳不斷踢向地面,終於察覺到她的目的地的氣息了。
那就是她剛迷路時碰到的那個懸崖──
吉克快速的跟了過來。他就這麼背靠山壁喘息,暫時無法說話。
「……喂、喂!前面沒路可走了呀!」
愛麗絲心的哀鳴迴響在四周。
而且這裡還是個窪地。追過來的女子,
「逃也是沒有用的!」
隨即,她用劍劃開地面,大水也隨之湧出。即使暫時逃出水坑,但是轉眼間水又淹到膝蓋了。
女子的身後,那些水精靈們一邊滴落鮮血一般紅的水滴,一邊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趕了過來。
吉克深呼吸──穩定了氣息之後說道。
「諾薇兒……這次真是多虧妳了」
諾薇兒還來不及回話。
「以吉克˙瓦爾海特之名招喚!」
足以撕裂空氣的電光閃爍,他的左手猛烈的打向身後的岩壁。
「啊……那也算是地面啊」
愛麗絲心回過神來細語。
「什麼!居然……從山崖……」
女子瞪大了眼睛,驚愕得一時反應不過來。
「絕望的靈魂啊!在冥刻星的引領下,化為哭魔普拉斯菲米,壓潰我的敵人吧!」
閃電風暴席捲整片山崖,如同圓形氣球一般的東西陸續出現。就好像紅黑色的巨大跳蚤在水面上彈跳。
「地……地屬的人怎麼可能贏得了我們!」
隨著女子的吶喊,真紅色的精靈們將手腳化為利刃,瞬間就把剛出現沒多久的圓形魔兵們刺穿、將它們沉入水底。
「啊……完全打不贏嘛!」
哭魔群的哀叫在四周迴響。但是──
「要對付能夠融入、侵蝕敵人的身心的水屬精靈。有效的戰術只有一個……」
吉克迅速的舉起他的劍,
「牡羊座之陣──也就是自爆戰術」
咻的一聲,下揮的銀劍劃過空中。得到信號的哭魔們,隨著嘆息的聲音放出光芒。它們居然就這麼一起爆炸了。爆炸聲響遍每個角落。巨大的衝擊以及被炸成碎片的精靈們,讓水面飛濺起盛大的水花。
「這就是只能拜託妳們安慰死者靈魂,那些曾經相信妳們的那克塔那居民的慟哭……」
吉克擺出架式,將劍尖朝向慌張躲避爆炸的女子,濺起水花在水面上疾馳。
「哇、哇啊……」
女子立刻想要反應──但是已經太遲了。
大上段的架式,吉克就這麼直接往下一揮,把女子的身體劈開。
女子的右肩到腰邊就這麼分開了,
「吉克……你……難道連一滴眼淚也沒有嗎?」
吉克不發一語,反而橫向再劈女子一刀。女子的形狀潰散──化為水塊、濺起水花沉入水中了。
女子的劍的碎片沉在吉克腳下。
「一旦選擇流血之路──我已經不會再度流淚了……」
他再踏了一腳,把那透明的劍尖踩碎。大水轉眼之間退去,露出乾燥的地面。
「對吧……德拉克洛瓦」
吉克的細語彷彿與水一同被吸入大地一樣。
然後,他只有轉過頭,
「下次妳也一起參加任務會議吧」
看著岩壁邊的諾薇兒,他稍微嘆息著說道。

「希望我能夠變強啊……」
感受著吉克的氣息遠去,她細聲說道。
「想要早點長大啊」
腦海中浮現那名女子的模樣。吉克稱她為席拉──那位成人女子的模樣。
「別焦急嘛,諾薇兒。妳看,我要找到故鄉也還需要一些時間啊……對吧」
「是、啊……。對了,愛麗絲心,妳有過想死的念頭嗎?」
「咦?啊?怎麼突然這麼問呢?」
「我只是突然想知道而已」
「那、那麼,諾薇兒。妳有過嗎?」
「嗯……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諾薇兒,要知道死掉就沒辦法長大了喔」
諾薇兒笑了。
「說的也是」
然後,她壓低聲音這麼問道。
「對了……吉克大人長得帥不帥啊?」
愛麗絲心的批評謾罵如同關不起來的水龍頭一樣,持續了好一會兒。

0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8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