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156

RE:【其他】阿不思波特──畫像的迷宮,更新到第十一章

樓主 真紅眼閻罡 unlimitryun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十一章──搜查開始
 
  『這該怎麼辦呢?』在校長辦公室,麥校長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煩惱的看著眼前正在接受蕾西校醫治療的葛萊芬多學生,以及腦袋冷靜下來後,開始擔心著自己處境的阿不思。
 
  「﹝索拉,要是我被停學或被開除,該怎麼辦?﹞」阿不思用念話問著待在自己頭上的使魔。
 
  「﹝我也不知道。﹞」索拉有點尷尬的回答,這件事真的不是她有辦法處理的。
 
  「﹝那換個問題,如果我爸媽因為這件事想殺了我,該怎麼辦?﹞」阿不思在腦海中想了想自己爸媽知道這件事後可能會有的反應,又問了一次。
 
  「﹝竟然還有心情開玩笑,那我想應該沒問題了。﹞」索拉顯然把阿不思這句話當玩笑了。
 
  「﹝沒在開玩笑,我很認真的。﹞」阿不思斜眼瞪著索拉說。
 
  「﹝那麼,逃到山裡怎麼樣?﹞」索拉道:「﹝就跟今年一月做的一樣。﹞」
 
  「﹝……這個想法挺有魅力的。﹞」
 
  「我重複一下。」麥校長開口道:「在變形學教室中,波特突然對你們幾個施以暴力,將你們給打到重傷,是吧?」
 
  「沒錯!」那幾個葛萊芬多學生,雖然身上帶傷,不過都臉上都掛著非常得意的笑容,好像自己剛剛做了某件英勇的事一樣。
 
  「波特。」
 
  「是!」阿不思立刻回應麥校長。
 
  「對於這件事,你有什麼想解釋的嗎?」
 
  「這個……」阿不思的大腦立刻急速思考,想著能解除這個窘境的方法。
 
  不過,幾乎一點辦法也沒有。就算說出那些傢伙打算做的事,但是他們還沒做,所以沒有可以證明的證據,還會被那些傢伙指說是想誣陷;而且,這樣子會把玫瑰也牽扯進來,既然如此……
 
  我沒有什麼想說的,只是看他們不高興,所以才動手教訓他們一頓。
 
  『就這樣說吧。』阿不思深深吸一口氣,做出自己決定的事:「我沒……」
 
  「校長,請用飲料。」一個聲音打斷了阿不思的話,同時,一隻小手將一杯飲料擺到麥校長的手邊。
 
  「喔,謝謝。」聽到這句話,麥校長反射的拿起杯子靠向嘴邊。
 
  「等等,米奈娃!」一個老人的聲音說,不過麥校長已經將那杯飲料喝下去了。
 
  「嗯?」麥校長發出了疑惑的聲音,接著麥校長的巫師長袍中爆出一堆紅色的煙霧,將她給包圍住。
 
  「「「校長!」」」蕾西校醫和原本在牆上裝睡的畫像都睜開了眼睛,急切的想知道現任校長的狀況;但是那些畫像中的人物沒辦法出來,蕾西校醫也不敢進入這個效果不明的魔法煙霧。
 
  「伊格!」阿不思則驚訝的看著站在校長的辦公桌旁,一手拿著托盤,一手比著勝利的V字手勢的伊格。
 
  「大成功呢。」伊格笑著扠著腰,得意的說:「呀─,看來我做魔藥的本事沒退步呢。」
 
  「喂!你給校長喝了什麼啊!?」兩男一女中的一個男生葛萊芬多學生指著伊格,道:「你這個史萊哲林的毒蛇!」
 
  「校長,您沒事吧?」蕾西校醫對著煙霧再問了一遍。
 
  「咳咳……,我沒事。」一個顯得比較稚嫩的聲音回答,接著那個聲音用疑惑的口氣道:「奇怪!我的聲音怎麼……」
 
  煙霧散開,只見一個深褐色頭髮的少女出現在麥校長本來的位子上,她有著白皙的皮膚、恰到好處的瓜子臉和標緻的五官,是個不折不扣的美少女。
 
  「那個……妳是哪位?」蕾西恭敬的問,雖然這個問題再問之前就已經有答案了。
 
  「我、我當然是現任霍格華茲校長,麥‧米奈娃啊!」少女摸著自己的喉嚨說,接著抽出魔杖,對著桌子一揮,將桌面變成鏡子一樣。「這、這個是……」
 
  「這是我的長青藥。」一直站在辦公桌旁邊的伊格笑著向麥校長解釋:「這個藥的效果,不用多說,就跟還童水一樣,只是這個藥水是不可還原的。」
 
  還童水,同樣是一種能將生物的年齡減少的藥劑,與其相對的是老化水,這兩者之間的效果是能互相抵消的,也就是說,它們是彼此的解藥。
 
  「不可還原。」超年輕的麥校長轉向伊格,懷疑的問道:「歐卡,你對我用這個藥水是想做什麼?」
 
  「唉呀,就先別管我啦。」伊格打哈哈道:「說起來,比起我,應該先處理一下阿不思打人的這個事件吧?」
 
  「嗯……,好吧。」由於伊格說的也沒錯,麥校長只好轉回來面向阿不思,道:「波特,關於這件事,你的解釋是?」
 
  「就是……」阿不思正要說出剛剛被打斷的答案時,在麥校長身後,伊格舉起了一個牌子,上面寫著『沒問題,儘管說實話』。
 
  「這個……」該順著伊格嗎?不過他總是不管什麼事都能輕鬆解決的樣子,就相信一次吧。「因為他們打算在玫瑰的桌子上寫她的壞話,所以我才出手攻擊他們。」
 
  「校長,他說謊!」就和阿不思想的一樣,葛萊芬多的女生指著阿不思如此說:「我們只是走到變形學教室拿東西,才剛到那裡,波特他就突然出現,還動手傷害我們!」。
 
  「你們兩邊都……嗚!」麥校長正要說什麼之前,伊格繞到麥校長身後,右手繞過麥校長的脖子抓住領口用力拉,勒住了麥校長的脖子。
 
  「「「米奈娃!」」」「「「校長!」」」不同的驚呼在校長辦公室響起。阿不思站起來拉著伊格,道:「快住手,伊格!不能對校長這樣做!」
 
  「﹝喔!很漂亮的絞技呢。﹞」在場中,唯一能用念話說風涼話的索拉如此評價。
 
  「索拉!別說風涼話,快來幫我!校長已經臉色發紫了!」
 
  「謝謝你擔心我,波特。」麥校長揮著手說:「不過沒有問題的。」
 
  「咦!」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麥校長,只見那個褐髮美少女兩眼翻白、口吐白沫,背後的伊格抓著她的手臂動手揮舞。
 
  「由於長期來批閱文件的關係,」伊格完美的模仿麥校長(年輕模式)清脆的聲音,道:「我脖子後的肌肉痠痛一直困擾著我,多虧他剛剛那一下,我的肌肉痠痛全好了,你們看我現在多有精神。」
 
  「才怪!校長明明……」
 
  「他真是個細心的好孩子呢。」模仿麥校長聲音的伊格打斷蕾西校醫的話,道:「擔心剛才那樣會對原本是老人家的我有危險,所以特地將用那個藥將我的身體狀況變回青少年時期,他真是很體貼呢。」
 
  「伊格,」阿不思的額頭上出現了漫畫一般的黑線。「難道你是為了把校長給弄昏過去,才特地準備那個藥嗎?」
 
  「好了,波特,別扯開話題,趕快回去位子上坐著吧。」伊格繼續用麥校長的聲音說,同時讓昏倒中的麥校長用手指戳著阿不思,將阿不思推回剛才的位子上。
 
  「﹝索拉,妳覺得伊格到底想做什麼?﹞」
 
  「﹝這個嘛,我想我能猜到一點喔。﹞」索拉有些賊笑的說:「﹝不過我們先看他怎麼表演吧。﹞」
 
  「回到這件事上,」伊格讓麥校長做出用手指敲著桌面的動作,看起來他對自己現在的行為非常樂在其中。「我必須說,你們兩邊都堅持著自己的片面之詞,沒有親眼看到事情經過的我,實在是很難做出公平的判斷。」
 
  「嗯,是啊。」因為一下子發生了太多事,已經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的蕾西校醫無奈的應著伊格的話,反正這些話也沒說錯。
 
  「因此校長我在此有個提議。」伊格讓麥校長的手指向旁邊的某個置物櫃,道:「波特,請你把櫃子的上方,放在左右打開式的櫃子中的東西拿出來。」
 
  「這個我來就行了。」葛萊芬多的一個男生認為這是伊格為了讓阿不思躲過懲罰而演的爛戲,萬分不信任的他走到櫃子前,拿出裡面一個刻著許多文字的石盆,裡面裝著既像液體又像氣體的銀色物質。「這是什麼啊?」
 
  「這個是給歷代校長用的儲思盆。」蕾西校醫站起來,從正在翻弄儲思盆的男生手中拿過儲思盆。「這裡面裝的是麥校長特地保留的記憶,不能這樣隨便晃動啊。」
 
  「啊,沒錯。」伊格道:「只要把……」
 
  「呃嗚……」昏迷的麥校長發出了一絲呻吟,似乎要清醒了。
 
  「校長!」
 
  「嗚…,蕾西,剛剛我到底……」
 
  「接招!」伊格對準麥校長的頸部,一記手刀砍下去,麥校長可愛的『咕!』一聲,再次昏迷。「真是的,別打斷我說話行不行?」
 
  「等等!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應該說……」蕾西校醫點著自己的太陽穴,左思右想後,因為能吐槽的地方太多了,所以……
 
  「不行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如此嘶吼。
 
  「那麼回到我剛剛的話題。」顯然是在享受在場人們無言的反應,伊格繼續模仿麥校長,道:「為了澄清事實,我允許你們用我的儲思盆;將你們幾個人對這個事件的記憶抽出來,放到儲思盆中,來看看事實究竟是怎麼樣。」
 
  「嗚……」那幾個葛萊芬多學生艱難的看著這個儲思盆。蕾西校醫看了一下儲思盆,再看看像個傀儡師一樣站在麥校長身後的伊格,道:「好啊,我也覺得這個方法可行,直接又確實。」
 
  「「「蕾西女士!」」」
 
  「好了好了。」蕾西抽出魔杖,指著其中一個男生的太陽穴。「葛蘭,對這個事件,你有哪些是『不想說』的?」
 
  「咦?」被稱作葛蘭的男生露出不解的表情,接著蕾西拉回魔杖,從葛蘭的太陽穴抽出了一道飄渺的銀色物質。
 
  「謝謝協助。」蕾西將葛蘭的記憶直接丟進儲思盆。
 
  「等等,剛剛是怎麼回事?」另一個男生問。
 
  「就好像將石頭丟進水裡會產生漣漪一樣。」模仿麥校長中的伊格道:「藉由詢問的方式,觸發你們和問題有關的回憶。」
 
  「怎、怎麼可以這樣!」女生激動的表達自己的不滿。「蕾西女士,這樣太過份了!」
 
  「我可是因為你們的記憶比較可信才用的。」蕾西攪動著儲思盆的記憶,道:「好歹我以前也是個葛萊芬多的學生。」
 
  「嘰……」
 
  「那麼,」蕾西抓著葛萊芬多三人的手,把他們拖到儲思盆邊。「我們一起去看吧。」
 
  蕾西一說完,與她一起在儲思盆邊的幾人立刻靜止不動,兩眼無神,好像失去意識一樣。
 
  「這樣就行了。」伊格總算捨得離開麥校長身後,得意的走出來。
 
  「真厲害啊,伊格。」阿不思道:「用這種方式,讓老師親眼看到整個事實經過。」
 
  「嘻嘻,直接的方法是最好的了。」
 
  「不過有必要把麥校長打昏嗎?」阿不思微微瞇著眼,懷疑的看著伊格。牆壁上的諸位校長畫像也『嗯嗯』的點頭同意。
 
  「沒辦法啊,」伊格的臉色變得有些慎重,他轉過身道:「這個儲思盆畢竟是給校長用的,要是放太多其他人的記憶的話,會增加尋找的難度。」
 
  「是這樣嗎?」阿不思問,不過說真的,要是書櫃的書太多的話又沒整理的話,要找自己要的書也會比較辛苦,這應該是同個道理吧。
  「就是這樣。」伊格說,同時他那邊傳來『碰』還有『喀擦喀擦』的聲音。
 
  「喂,伊格,你在做什麼啊?」因為伊格檔在阿不思面前,阿不思看不到他在做什麼。
 
  「作一些預防措施而已。」伊格說,並且左右移動身體,將阿不思和索拉的視線都擋住。
 
  「預防措施?」感到無聊的阿不思轉頭看著校長辦公室,在這間圓型的大房間中,除了許多裝著書的書櫃外,還有各種銀色的儀器,以及校長的畫像跟一個好像給大型的鳥用來棲息的木頭。
 
  阿不思轉頭看著每個畫像,畫像上的校長們已經沒在閉著眼睛裝睡,有的跑到隔壁的畫像竊竊私語;有則是背對著畫框發抖,好像在偷笑;也有的眼睛來回在阿不思和伊格之間飄移,好像想說某件事又覺得不該說的樣子。
 
  只有一幅,上面畫著一個黑髮、蠟黃色皮膚,有著鷹勾鼻的男人,由始至終都坐在椅子上,看著自己的書,好像周邊的一切都和他無關一樣。
 
  「哼哼,原來如此啊。」
 
  「等等,蕾西女士,聽我們解釋……」
 
  「無須多言!」
 
  看來那四個人從記憶中回來了。
 
  「真不敢相信會發生這種事,你們竟然想這樣對待自己的同班同學……」蕾西看向那三個葛萊芬多學生,原本想繼續責備的她一下子張大嘴巴啞口無言。
 
  「你們怎麼變成這副德性?」她這樣問。
 
  「咦?啊──!!」三人互看彼此,都驚訝的大叫一聲。
 
  「怎麼了?噗哈哈哈哈……」阿不思繞過伊格的身體看過去,立刻忍不住哈哈大笑,因為那三個葛萊芬多學生的頭髮完全變了樣。被稱為葛蘭的男生,他的頭髮變成了綠色的飛機頭;那個女生的頭髮,則變成金黃色朝天豎起的亂髮;最後那個男生,是七彩的爆炸頭。
 
  「嗯,以搞笑的丑角來說,挺上相的。」伊格一手扶著下巴,一手拿著相機,奸笑道:「怎麼樣?滿意我給你們變的造型嗎?」
 
  「你這毒蛇……」
 
  「喔喔!說話小心一點喔,安德魯同學。」伊格對另一個男生道:「就我所知,你直到十歲都還會尿床吧?」
 
  「你怎麼……」
 
  「還有那邊那位,是娜娜小姐吧,妳好像每天晚上睡覺前,都要跟著某個人的照片親吻說晚安。」
 
  「不要──!」娜娜摀著耳朵道:「不要說出來!為什麼你會知道?」
 
  「還有葛蘭同學,你在某年的夏天,進去村子附近的普通人的小學,將某人的……」
 
  「快住口!求求你別說了!」
 
  「很好,」伊格按著安德魯和葛蘭的肩膀,道:「既然如此請你們記住,要是敢再用任何手段道具言語找衛斯理或阿不思的麻煩的話,我會將這些資料和剛剛拍的照片給複製好幾份散佈,用盡各種手段讓你們沒有臉待在這個世界上。」
 
  「歐卡,你這是威脅喔。」蕾西校醫嚴肅的道:「就老師的觀點來說,這樣的校園……」
 
  「老師,關於妳為了吸引心上人而特地訂製的那件萬聖節衣服……」
 
  「好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葛萊芬多扣三十分。」蕾西校醫說完,將那三個學生推著走出校長室。
 
  「連老師的弱點你都抓著!」阿不思驚訝的說。
 
  「這是小菜一碟。」伊格調整一下相機,道:「剛剛我也給校長大人拍了些照片。」
 
  「你給我拍了什麼啊!」麥校長幾乎在伊格說完的同時立刻醒來,仔細一看,現在她身上穿著白色的禮服和長裙,頭上還帶著看起來好像薄紗的布,手上拿著一束花。
 
  「﹝喔!婚禮服啊。﹞」索拉跟阿不思說。
 
  「﹝嗯,很漂亮(的衣服)呢。﹞」
 
  「﹝……我咬。﹞」
 
  「哇啊啊!索拉,不要咬我的頭髮啊!為什麼!?」阿不思抱著腦袋,站在他頭頂上的索拉,再次用她尖尖的嘴咬著阿不思的呆毛。
 
  「這個嘛,校長,有些事情妳別知道的好。」伊格別過頭說。
 
  「喂!他給我換了哪些衣服?」麥校長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變回來後,問著牆上的畫像。不過每個畫像都支支吾吾得不說出來。
 
  「石內卜,告訴我。」麥校長轉向還在繼續看書的那個校長畫像,石內卜校長抬起頭,盯著麥校長三秒鐘後,也尷尬的別過了臉,似乎面色微紅。「賽佛勒斯!」
 
  「校長,你叫我?」中間名和石內卜相同的阿不思呆呆的問。他已經把索拉從頭上拉下來抱在手心了。
 
  「沒在叫你,你可以回去了。」麥校長殺氣騰騰的盯著伊格,道:「不過歐卡要留下來。」
 
  「呃…,知道了。」看著即將成為戰場的校長辦公室,阿不思立刻退出門,向樓梯走下去。
 
  「那件藍色的奇怪衣服是什麼啊!?為什麼胸口的名牌還有我的名字?」麥校長的吼叫聲從後面傳來。
 
  ……
 
  晚上,在史萊哲林的房間中。
 
  「哈啊─。」坐在書桌前的阿不思嘆口氣後,繼續做他的作業。
 
  「不知道伊格怎麼樣了。」阿不思自語。室友在那之後一直都沒在出現,也沒有任何消息,做了這種事的他,校長應該不會很簡單的就放過他才對。
 
  「嗯,是這個吧。」索拉的聲音從隔間牆的對面傳來。一回來之後,她就飛到伊格那一邊,好像在和卡鈴攀談,還一起翻找東西。
 
  『說起來……』阿不思心道:『索拉說過伊格也有使魔,是指卡鈴嗎?嗯,從卡鈴那靈活的身手來看,應該是沒錯。但是在那之前……』
 
  「喂,索拉!」阿不思對著對面喊道:「隨便翻別人的東西還是很不禮貌的,記得待會把東西歸位喔!」
 
  「啊,阿不思,等我一下。」索拉有些慌張的聲音傳來,伴隨著的還有布帛拍打和掀起的聲音。
 
  「妳在做什麼啊?」阿不思跳下椅子正想過去那邊看,門就打了開來,穿了一襲白色衣服的索拉出現在阿不思面前。
 
  「哇─!索拉……」看著眼前的索拉,阿不思發出了帶有褒獎意味的驚嘆聲。
 
  「怎、怎麼樣?」索拉有些不好意思的問,現在的她穿著下午時,少女模式的麥校長被伊格換上的婚禮服,就差在沒拿著那束花,雙手規矩的擺在前面。
 
  「嗯,索拉很漂亮喔。」阿不思衷心的讚美道:「雖然索拉本來就很可愛了,不過穿上這件衣服後變得更漂亮呢。」
 
  「討厭啦!」索拉害羞的摸著臉,接著動手拍了阿不思的頭,道:「阿不思你太會討好女孩子了。」
 
  「我才沒有呢。」阿不思摸著頭說:「不過這件衣服本身也很漂亮,在校長辦公室的時候我就這麼覺得了。」
 
  「喔──,這樣啊。」索拉扶著下巴思考。「這樣倒是我誤會了。」
 
  「誤會?」「沒事啊沒事。」
 
  「呦!我回來了!」伊格用腳踢開門走了進來。他看著穿上婚禮服的索拉,問道:「怎麼?你的烏鴉也喜歡玩COSPLAY嗎?」
 
  「我沒有這個興趣。」索拉說著變回烏鴉的模樣讓禮服掉到地上,飛到阿不思的肩膀上。
 
  「沒有惡意,純粹好奇問個問題。」伊格撿起地上的禮服問道:「烏鴉小姐,妳現在身上還有穿衣服嗎?」
 
  「當然有啦!」索拉激動的變成人的模樣,她身上現在穿著平常穿著的黑色和式上衣與素色布褲。她抓著伊格的脖子,將他舉起來,道:「思春期小鬼,要是你在說出這種會影響阿不思的字眼,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喂,索拉,不要這樣啦。」阿不思拉著索拉說。
 
  「放心,我有一半是開玩笑的。」
 
  「那不就是說有一半是認真的嗎?」
 
  「不過就聽阿不思的,放過你這一次吧。」索拉放開伊格,道:「看在你幫阿不思解圍的份上。」
 
  「嘿嘿,不用謝,我只是因為利害關係相同才出手的。」伊格輕鬆落在地上,道:「說起來,阿爾馮斯,你有什麼打算?」
 
  「別那樣叫我,還有,打算是指……」
 
  「溫室的事件,你有沒有打算自己調查?」伊格靠在牆上,擺出很酷的樣子道:「雖然說老師們也會調查,不過不代表我們不能自己去查,反正也不會是什麼危險的事。」
 
  「嗯……」阿不思低著頭思考,對方竟然用這種方式對付玫瑰,先不說將一切過錯都推給玫瑰的做法,讓大型植物發生暴走的情況,要是弄得不好的話,玫瑰說不定就會受重傷了。
 
  「好啊,」阿不思握著拳,堅定的道:「那個傢伙,我一定要把他揪出來。」
 
  「那麼,本人──魔法古蹟研究社(未被承認)社長伊格在此宣布……」伊格認真的道:「本社第一次活動,就是找出植物暴走事件的真兇,還玫瑰衛斯理小姐清白!」
 
  「喔!」「是,是!」「汪!」
 
  ……
 
  校長辦公室中。
 
  「可惡……那個死小鬼……」麥校長憤恨又無力趴在桌上。牆上那個留著長長的鬍子,帶著月形鏡片的校長,嚴肅的說:「米奈娃,那個叫做歐卡的史萊哲林學生……」
 
  「我知道,鄧不利多校長。」麥校長抬起頭,清澄的眼睛中燃著烈火。「那個小鬼是個不容忽視的存在,我絕對要派人監視他!調查他!埋伏他!算計他!」
 
  「那妳盡管加油吧。」石內卜毫不熱心的說。呼應他的還有一幅穿著綠色衣服的胖校長的話的打呼聲。
 
  「然後,把那些照片全都拿回來,不然的話……」
 
  「不然的話?」
 
  「我就嫁不出去了啦!」說完,麥校長再次趴在桌上,只是這一次是在啜泣。
 
  「妳早就超過結婚的年齡了吧?」看書的石內卜校長反射性的回答,接著一道橘光飛過,將畫上的他給擊昏了。
 
  「吵死了!我知道!」麥校長收回冒著煙的魔杖,光滑的臉蛋正冒著青筋。「這只是以年輕的我的立場來說!還有誰有意見!?」
 
  最後那句話是問畫像上的歷代校長。
 
  「「「沒有沒有……」」」
 
  「很好!」麥校長翻著桌上的資料,像是突然想起來一樣,道:「對了,畫已經送來了,該叫海格去弄好……」
 
擔心有些讀者的腦補能力不好,把穿著婚禮服的人想成電影上的婆婆,在此附上木下優子(來自笨蛋測驗召喚獸)的圖片一張,請腦補能力不夠的大家在腦海中修正把十一張以後的麥校長的臉都換成木下優子。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490 筆精華,02/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