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151

RE:【其他】阿不思波特──畫像的迷宮,更新到第十章

樓主 真紅眼閻罡 unlimitryun
GP2 BP-
第十章──有點壞掉的阿不思
 
  開學的第二個星期,手拿著自己的寶貝木刀的阿不思,現在正殺氣騰騰的站在變形學教室。地板上,有幾個葛萊芬多的學生遍體麟傷的或躺或趴,不斷的呻吟。
 
  「阿不思,你這樣太衝動了。」阿不思的哥哥──詹姆上前說道,難得表現的很認真:「這些傢伙應該讓我來處理才對。」
 
  「無所謂。」阿不思按了一下太陽穴,道:「要是換你這麼做的話,也許反而會讓你被葛萊芬多排擠。」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要說的話必須要從今天的符咒學課結束後……
 
  ……
 
  「差不多該下課了,各位同學就走吧。」矮小的孚立維教授站在疊起來的書本上說:「不要忘記自己的東西喔。」
 
  阿不思將自己的筆記和筆收進書包,走出教室後,索拉飛到他肩膀上,問道:「﹝接下來打算做什麼?﹞」「﹝這個嘛,吃過午餐後,我們先去散步,然後回宿舍拿需要的魔藥藥材和大釜。﹞」
 
  「那個衛斯理真是……」
 
  「!!」在前往一個轉角時,阿不思聽到有人說了這些話,下意識的躲起來,偷偷的從轉角看過去,兩個葛萊芬多的學生在那邊,其中一個說:「她以為她是誰啊,得意成那個樣子。」
 
  『她?是在說玫瑰嗎?』阿不思想,同時繼續偷聽。
 
  「上課的時候總是手在那邊舉啊舉的。好像怕老師點不到她一樣。」「也不想想上次飛行課是誰害我們跟史萊哲林的差距變大的。」「她媽媽不是葛萊芬多的萬事通嗎?爸爸還是葛萊芬多隊的守門員。怎麼差這麼多,連波特也贏不了。」「說到這個,拜波特所賜,史萊哲林的分數一直在增加。」「明明就是哈利波特的兒子卻進了史萊哲林,真是叛徒。」
 
  「很有趣的話題嘛。」阿不思拿著魔杖走出轉角,冷冷的看著那兩個葛萊芬多。
 
  「唔!想打架嗎,波特?」那兩個葛萊芬多有點緊張的看著阿不思,不過也抽出魔杖。從他們的身高來看,似乎比阿不思大一點。
 
  「我不想,只要你們不要再給我說玫瑰的壞話就好了。」阿不思說,一邊用念話要索拉幫他注意附近有沒有老師。
 
  「這是葛萊芬多內部的事,跟你無關。」其中一個葛萊芬多的學生說。
 
  「很抱歉,玫瑰是我表姊,不管怎麼樣都跟我有關。」阿不思剛說完,立刻閃過一道惡咒。兩個葛萊芬多學生輪流對阿不思使用如腿部石化咒和果醬腿惡咒之類的咒語,不過這對阿不思來說根本不成威脅,索拉的攻擊反而比較凌厲。
 
  「去去武器走!」阿不思發出一道繳械咒,打掉兩個葛萊芬多的魔杖,一把搶到手中。
 
  「拿去吧。」阿不思將魔杖拋還給他們,道:「不准再說玫瑰的壞話了。」說完,阿不思經過他們身邊,逕直的走向餐廳。
 
  「﹝我覺得這是沒用的。﹞」索拉道:「﹝這些傢伙一定不會乖乖聽你的話或反省的。﹞」
 
  「﹝但是我也不能怎麼樣啊。﹞」阿不思無奈的說:「﹝總不可能真的做出將那些傢伙送到醫務室的事吧。﹞」
 
  「﹝但我認為,讓對方有個永生難忘的回憶是有必要的。﹞」索拉叉著翅膀點頭說道。
 
  「﹝別再說這種不開心的話題了。﹞」阿不思坐到餐桌上,夾起一塊鮭魚放到自己的盤子中。阿不思決定,只要那些傢伙沒做出什麼太過火的事,他就不去找他們麻煩;因為,要是一個史萊哲林幫玫瑰說話,只會讓玫瑰在葛萊芬多越為難而已。
 
  『真沒想到葛萊芬多裡的人會這樣。』阿不思想。
 
  阿不思沒什麼食慾的吃了一點填肚子後,就回宿舍拿需要的東西,前往地牢的教室;不過在路上,阿不思看到玫瑰在地上整理東西。
 
  「玫瑰,怎麼了?」阿不思走過去,玫瑰抬起頭來看到他後,道:「沒什麼,只是東西掉了而已。」
 
  阿不思蹲下去幫她收拾東西,不過阿不思注意到玫瑰散落的東西,都是應該被裝在藥材箱裡的藥材,而且從散落的方式來看,簡直就像是有人惡意的將這些東西給……
 
  「玫瑰,」阿不思沉著臉問:「是誰幹的?」
 
  「沒什麼啦。」玫瑰說。將藥材全都放回她的藥材箱後,她站起來和阿不思一起走進魔藥學教室。
 
  「遲到了,衛斯理。」已經站在講台上的剎比教授道:「葛萊芬多扣五分,快坐下吧。」
 
  看到玫瑰在葛萊芬多不滿的視線中坐下,阿不思握緊自己的拳頭,思考了一秒,道:「教授,我也遲到了。」感覺到全班的人的視線都集中到自己身上,但是那無所謂「我也應該要被扣分吧。」
 
  「你無所謂,快坐下。」剎比轉身指揮粉筆在黑板上寫字。阿不思看到葛萊芬多的那一邊有人在自以為不被發現的竊竊私語,或著說,這些傢伙是故意想激人生氣的。
 
  「教授,」伊格坐在最後排的位子上,懶懶的道:「我覺得還是扣阿不思五分比較好,反正這種程度的分數,我能輕輕鬆鬆賺回來。」
 
  「再說,」伊格站到椅子上,以高傲姿態道:「對於這種可悲到不明是非的白癡,我好想用絕對的實力差距來打擊他們的信心喔。」
 
  伊格這句話一說出來,全部的葛萊芬多都用憤怒的眼神盯著他,而伊格則很有自信的倒比大拇指,畫過自己的脖子。
 
  「好啊,史萊哲林扣五分。」剎比對著伊格道:「歐卡,希望你能在這兩天內賺五十分回來給我。現在我們繼續來上課……」
 
  調製魔藥時,阿不思和伊格兩個人一組,今天要調製的是能去除小型血痂的藥,不過出了點意外。
 
  「哎喲!好險。」在阿不思面前,伊格看也不看的用手接住一個算是古董的飛力博士煙火,然後輕拋回去,接著一連串的爆炸和哀嚎。阿不思看過去,有好幾個葛萊芬多的學生身上都沾到了褐色的半固體藥劑,除了玫瑰。
 
  「一群蠢貨!」剎比道:「所有被藥水沾到的人都過來我這裡做處理。」
 
  「教授,歐卡他……」「閉嘴!葛萊芬多扣十分!」剎比嚴厲的道:「別以為我沒看見,是你們先挑釁的。這種程度的手法實在是愚不可及,詹姆波特和弗雷衛斯理的手段比你們高明不知道幾倍,至少他們從沒被我抓到過。」
 
  「真是的,一點技術性都沒有。」伊格一邊說一邊拿出一台綠色的遊戲機開始玩。
 
  「現在……不是說這種話的時候吧?」阿不思說,不過他也沒有想幫忙的打算。
 
  「有什麼關係。」伊格繼續玩著電動說。
 
  這一堂課,就在這些紛亂中結束了,只有史萊哲林的學生和包含玫瑰在內的少部分葛萊芬多學生在最後交出了藥劑,那幾個對伊格扔煙火的學生還被罰了勞動服務。
 
  「呀哈!」伊格伸個懶腰道:「下課了。接下來我算算看喔,不算飛行課的話明天有八堂課,一堂課大概賺個七分就夠了。除了回答問題外,交作業的時候我看多找些課外資料和我的內容整理交上去好了。」
 
  「聽起來好麻煩喔。」阿不思說:「要是你飛行課也乖乖上的話不就更輕鬆了。」
 
  「嘖嘖嘖,」伊格揮揮手指道:「阿不思,你要知道,身為一個閉門族戰士的我,是不會沒有任何理由去參加這種不算運動的戶外活動,而且前方沒有任何我想追求的東西。」
 
  「喔。」阿不思對於這種話,採取索拉早就已經告訴他的應對方法──將頭轉過去,無視他。不過轉頭的時候,阿不思看到玫瑰被其他葛萊芬多給拋下來,獨自一個人走在後面。
 
  「﹝索拉。﹞」阿不思轉頭對肩膀上的索拉道:「﹝我有點擔心玫瑰,妳幫我看一下她好嗎?﹞」
 
  「﹝我明白的。﹞」索拉說,同時悄悄的跟在玫瑰背後「﹝有事我會通知你的。﹞」
 
  確定索拉有好好跟著玫瑰後,阿不思轉向伊格問道:「賺分數的事要不要我幫忙?你會碰到這個情況有一部分是因為我……」
 
  「沒什麼關係啦。」伊格比出大拇指道:「我們是朋友嘛,那個叫玫瑰的也是你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囉。」
 
  「想不到史萊哲林裡也有人會說出那麼熱血的話。」剛走到一樓的兩人轉頭一看,阿不思的哥哥──詹姆靠在牆上看著他們。
 
  「小思,可以過來一下嗎?」詹姆說:「我有點事想跟你談談。」
 
  「我先走了,伊格。」阿不思向伊格打個招呼,跟著詹姆走到一間空教室。
 
  「哥,你找我有什麼事?」阿不思問。
 
  「關於玫瑰的事啦。」詹姆說:「你還記得上個禮拜玫瑰找你比賽的事嗎?」
 
  「記得。不過我還不知道理由。」
 
  「這個嘛……」詹姆抓一下頭,道:「在你進入史萊哲林後,史萊哲林的分數因為你和你那個朋友的關係超過了葛萊芬多的分數,這讓葛萊芬多裡的人都認你比玫瑰厲害。」
 
  阿不思明白的槌一下手心道:「所以玫瑰才想用那次的飛行比賽,來告訴葛萊芬多的學生他們我比玫瑰弱這件事嗎?」怪不得那時候我把球給她會讓她這麼生氣。
 
  「之後玫瑰差點把你撞下去,雖然說不管是你還是我都知道玫瑰不是故意的,不過葛萊芬多裡卻認為,玫瑰是比不過你才會故意想把你撞下去的。」
 
  「那些傢伙的腦袋是用什麼做的啊!?」阿不思生氣的說。
 
  「我也不知道啊。」詹姆道:「總之現在玫瑰已經被葛萊芬多裡大部分的人排擠了,你說有沒有什麼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啊?」
 
  「沒有。」阿不思回答:「說來慚愧,我幾乎沒辦法幫玫瑰的忙,我想沒有葛萊芬多會……」
 
  「接受一個受到史萊哲林幫助的同學。」詹姆接過阿不思的答案,道:「記得去年我害葛萊芬多扣了八十分時也是這樣,要不是後來在魁地奇一口氣將分數拿回來的話,搞不好到學期結束他們都不理我。」
 
  「嗯……」在阿不思思考的時候,頭上的天線突然指著某個方向,腦海中也傳來索拉的念話:『阿不思,快來溫室這邊,出大事了。』
 
  「小思,你頭上那個是什麼啊?」詹姆好奇的看著阿不思的呆毛。阿不思道:「先別管,我們先跟著它指的方向走吧。」
 
  兩人跟著呆毛的指引來到溫室,一到溫室,阿不思就看到一團暴走的巨大植物在那裡亂晃。
 
  「這是怎麼回事啊!」阿不思大喊。
 
  「小思!」在植物的旁邊,玫瑰跟四個葛萊芬多的學生坐在地上,想逃走卻又怕被植物打到。
 
  「哥!你快去叫奈威過來!」阿不思大喊。
 
  「喔!」大概是被眼前的情況嚇到,詹姆沒有產生『我應該比小思厲害』的疑惑,直接的跑進城堡。
 
  「﹝阿不思。﹞」索拉飛到阿不思身邊。阿不思匆忙的問道:「索拉,現在該怎麼辦?在老師來之前總該想點辦法。」
 
  「﹝冷靜,你直接用最跟我說話會很奇怪的。既然是植物,那就用火。﹞」索拉說。
 
  「我知道了,吼吼燒!」阿不思抽出魔杖,對著植物放出火焰咒。果然植物都是怕火的,一感覺到魔杖尖頭的火焰就退縮了,但是它轉而對阿不思本身揮動它的藤條。
 
  『炎針。』阿不思在心中默念,指縫中出現了四隻長長的火焰針,阿不思拿針碰一下靠過來的植物,植物又紛紛退後了。
 
  「﹝很有效,不過這樣救不到玫瑰他們。﹞」阿不思說。
 
  「﹝可惜我不能出手。﹞」索拉說:「﹝阿不思,用之前教你的那一招。﹞」
 
  「﹝哎!可是,那一招我還沒完全掌握。﹞哇啊!」阿不思匆忙避過一個比較巨大,不怕炎針的藤條。
 
  「﹝不用擔心。﹞」索拉站到阿不思的肩膀上,道:「﹝我會幫你的。﹞」
 
  「我知道了。」阿不思說,往後一跳,跳出藤條的攻擊範圍。
 
  「(日文)來自天上的火焰,來自神之母親的烈火,創生與消逝,聚於我手心,向前飛躍!」阿不思閉上眼睛,雙手在腰間擺出氣功波一樣的姿勢,大聲的喝道:「烈火砲!」
 
  阿不思將手上的火球推出去,火球重重的炸在植物上,在植物的身上燃燒。看到自己的成果,阿不思高興的握拳,不過也感到有些疲憊。
 
  「﹝這一招負擔對你來說還是有點大啊。﹞」索拉說:「﹝看來你頂多只能再用一次了。﹞」
 
  「是啊。」阿不思小心的閃躲,道:「不過要怎麼……」
 
  「汪汪!」一個郝紅色的影子從阿不思腳邊跑過去,是卡鈴,牠的背上還貼著什麼。
 
  「卡鈴!你想做什麼?」阿不思大喊。不過卡鈴卻很靈巧的躲過所有襲向牠的枝條,跑到玫瑰他們身邊。
 
  「好…好厲害喔。」阿不思驚愕的說。索拉頭抬向上方,道:「﹝現在不是驚嘆的時候,你看!﹞」
 
  阿不思往上看過去,伊格站在某個窗戶前,將五六個玻璃瓶扔到植物上摔破,道:「那是易燃的魔藥,阿不思,知道怎麼做吧?」
 
  「可是玫瑰他們……」「放心吧。卡鈴!」伊格手一揮,卡鈴背上的一張紙發出光芒,一個紅色的結界包住了包含玫瑰在內的幾個學生。伊格道:「那是防火結界。放心幹吧,阿不思!」
 
  「我明白了!」阿不思回答,在快速念完咒文後,將手對準植物,喝道:「烈火砲!」
 
  火球再次炸在植物身上,不同的是,這次因為它全身都被易燃物覆蓋的關係,身上燃起了熊熊大火,讓它不斷掙扎扭動。玫瑰他們雖然在那植物的下方,但是因為那個伊格所謂「防火結界」的關係,無論是火焰還是因燃燒而扭動的藤蔓都進不去。
 
  終於,那株植物連掙扎的力氣也沒有,倒了下來。
 
  「怎麼了?怎麼了?」奈威匆匆忙忙的跑過來,看到眼前的景像,立刻道:「你們先去醫務室拿鎮靜藥水,我整理好這裡後會過去。」
 
  「我知道了。」接著阿不思就和玫瑰與詹姆,還有那幾的不知名也不重要的葛萊芬多學生前往保健室。
 
  ……
 
  「蕾西,他們怎麼樣?」在整理完外面之後,奈威帶著麥校長走進來問。蕾西道:「他們已經沒事了,只不過受到了一些驚嚇。」
 
  「那就好。」麥校長撫著胸口安心的說。接著她問向坐在醫務室中的詹姆道:「詹姆,發生了什麼事?」
 
  「是衛斯理!」一個葛萊芬多的男生道:「是衛斯理做的!」
 
  「我沒有!」玫瑰激動的站起來說。而那個葛萊芬多的男生怪腔怪調的說:「是啊,妳沒有。可是,我們都是因為你的信才去溫室旁邊的,這怎麼可能不關妳的事。」
 
  「玫瑰的信,」奈威道:「能讓我看看嗎?」
 
  「是的,教授。」那個男孩將信交給奈威。奈威打開信,唸道:「下課後到溫室旁來,關於最近的事,我要跟妳們談談。」
 
  「沒錯。」其中一個女生道:「就是因為看到這封信我們才過去的。教授,我們都是收到了衛斯理的信才過去的,但是我們一過去就發生這種事,一定是衛斯理作的。」
 
  「詹姆、阿不思,」奈威將信交到兩兄弟手中,問道:「你們說,這封信上的字像玫瑰的字跡嗎?」
 
  「不像。」「整個字型就完全不同。」詹姆和阿不思分別回答。當然,這個答案只換來那些葛萊芬多學生的藐視,另一個男生道:「你們跟衛斯理關係那麼好,當然會替她說話了!」
 
  「很抱歉,」奈威道:「就我來看,這確實不是玫瑰的字。」
 
  一聽到奈威這麼回答,那四個葛萊芬多都爆出了不滿的聲音:「怎麼連教授都幫她說話!?」「教授竟然罔顧事實!」「對了,教授和衛斯理的父母是學生時代的好朋友!」「我懂了!就是因為這樣,衛斯理才敢為所欲為的!」「以為自己有老師撐腰!什麼事都可以幹!」「我一定要寫信跟我爸媽講。」「不,寫信給魔法部。」
 
  「夠了!」麥校長說:「你們幾個別再亂說話了!這些都是你們的片面之詞!」從她臉上變成青筋的皺紋來看,麥校長是真的非常生氣。
 
  「可是……」在葛萊芬多的那個女生想再說什麼之前,麥校長道:「我問你們,你們有看過衛斯理寫的字嗎?你們手上的信是衛斯理親手交給你們的嗎?」
 
  「這個……」幾個學生低下了頭,看來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No。
 
  「這起事件應該是學生將特殊的生長魔藥加進了溫室的植物中,」奈威說:「這非常危險,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真的會讓人受重傷。總之,我們會將主謀給抓出來並且嚴懲的。你們就趕快回去各自的宿舍休息吧。」
 
  那幾個葛萊芬多學生聽自己學院長這樣說了,也只好悻悻然的離開這裡。阿不思在他們出去後,也打算離開去找那個做這種惡作劇的傢伙,不過感覺到有個人再抓著自己的長袍,回頭一看,是玫瑰。
 
  「謝謝你救了我。」玫瑰低著頭,臉有點紅的說:「還有,之前那個魁地奇比賽我很抱歉。」
 
  「那點小事……」
 
  「這種小事就不要在意了。」在阿不思將話說完之前,詹姆把手壓在阿不思頭上,笑著說:「我們好歹是從小玩到大的玩伴,怎麼可能會那麼沒肚量……痛痛痛!」
 
  索拉生氣的用嘴啄著詹姆,因為詹姆剛剛的動作害她從阿不思的肩膀上掉了下去。阿不思將索拉抱住,用手摸著索拉的頭,安撫道:「好啦好啦,冷靜點。」
 
  「﹝呿!明明就是你救了那丫頭,他得意什麼啊?﹞」索拉不滿的說。
 
  「老師,我走了。」阿不思讓索拉再坐到自己的肩膀上,走出了醫務室。
 
  「﹝你想要調查這件事吧,你打算從哪裡開始著手?﹞」索拉問。阿不思用念話回道:「﹝首先要知道是誰把那些信給那些葛萊芬多的人,還有那是誰寫的信。﹞」
 
  「﹝這的確是最基本的。﹞」索拉在腦中分析了一下,道:「﹝不過,這做起來沒那麼簡單。﹞」
 
  「﹝我知道。﹞」阿不思擺了個無奈姿勢,道:「﹝就算去問,那些傢伙也不可能直接告訴我的。﹞」
 
  「﹝這種時候最重要的是讓主導權在自己的手上,﹞」索拉認真的道:「﹝只要對方身處於不利的情況,進而認為回答問題會改善情況的話,就會乖乖把話說出來。﹞」
 
  「﹝喔─,聽起來很有用呢。﹞」阿不思在腦海中回想著泰迪被比爾舅舅逼供說出和維多莉亞之間的進展時的情景,好像也是這樣。
 
  「﹝不過這樣感覺我好像會一整個變成壞人,﹞」阿不思有些擔心的思考,道:「﹝就好像那時候的比爾舅舅一樣。那表情是那麼的邪惡、陰暗、兇惡。﹞」
 
  「﹝哈哈哈……﹞」索拉無奈的苦笑。
 
  「喂!阿爾馮斯!」伊格抱著卡琳跑過來。阿不思回頭左看右看,想看看伊格到底在叫誰,不過伊格拍著阿不思的肩膀,道:「別看啦,我是在叫你喔。」
 
  「我是叫阿不思,不是什麼阿爾馮斯。」阿不思有些不滿被亂取別名,不過馬上補充道:「雖然我是常被人叫成小思就是了。」
 
  「好好。」伊格笑著道:「關於那幾個出事的葛萊芬多學生的事,你有興趣嗎?」
 
  「有,告訴我吧。」阿不思馬上回答。
 
  「那些傢伙,似乎很憧憬葛萊芬多最有名的衛斯理兄弟,因此也以惡作劇之王為目標的樣子。」伊格拿出一塊黑色的板子,看著上面的資料道:「只是他們沒有多少腦袋想新主意,又沒膽子去找老師或管理員的麻煩,所以才挑上了現在在葛萊芬多中不受歡迎的玫瑰。」
 
  「真是詳細的資料啊。」詹姆從後面壓著伊格的肩膀,看著伊格手上的板子道:「不過這個東西更有趣,上面看起來跟書一樣。」
 
  「這東西叫PDA,是普通人用的工具的一種。」雖然被詹姆壓著,不過伊格還是一副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說起來,剛剛我看到,他們好像拿了幾瓶墨水到葛萊芬多明天上課的變形學教室去。」
 
  『到那種地方做什麼?』阿不思想。不過總覺得會有不好的事,還是去看看好了。
 
  「索拉,我們走!」「﹝喔!﹞」
 
  「喂!小思,等等我啊。」詹姆也追上去。
 
  「就是這張沒錯吧。」剛到教室門口,阿不思就聽到那些人的聲音,於是躲在門邊偷看;那幾個人正聚在一張桌子邊。
 
  「沒錯,衛斯理就是坐在這裡。」
 
  「好,我們就在這上面寫字吧。你們想寫什麼?」
 
  「先寫白痴和笨蛋吧,這對她來說一定是很大的諷刺。」一個男生說。
 
  「接著再寫葛萊芬多的叛徒和不要臉的女生。」那個唯一的女生說。
 
  「好,等寫完後,再用衛氏巫師法寶店的淡化隱形藥水塗上去,這樣明天時……」
 
  「看來我必須跟喬治叔叔討論一下他的販售對象了。」
 
  「!!」那幾個人聽到阿不思的聲音,回頭向門一看。只見阿不思瞇著眼睛微笑著,一個令人直打冷顫的微笑,抽出口袋書的書籤,用他們不能理解的方法把書籤變成木刀,然後拿刀拍著自己的手掌。
 
  「波特!」最先起頭的那個男生道:「你想做什麼?要是對我們施以暴力的話,你也……」
 
  「也怎樣?」阿不思張開眼睛,一雙看起來無神,其實充滿殺氣的綠眼睛,與那令人發顫的微笑形成一張恐怖的表情。「懲罰?那是什麼?管他的,先讓我揍一頓吧。」
 
  「怎麼能讓你……」女生抽出魔杖,對阿不思發了一記咒語。但是阿不思立刻發動瞬步,在躲過了咒語的同時繞到三人的背後。
 
  『哇啊啊啊!』爪子抓在門框上,從門後偷偷露出頭的烏鴉索拉,看著阿不思毫無懸念的痛毆眼前的幾個葛萊芬多小鬼,心中想道:『阿不思壞掉了,好可怕喔!頭一次看到他這麼生氣,我和古德曼吵架讓他發脾氣那次根本不能比。不過這樣的阿不思……』
 
  『有種特別的魅力呢……』索拉有些憧憬的看著阿不思,想像將來有一天,這樣的阿不思和自己一起去對付墮入邪道的妖魔……
 
  『感覺還不賴嘛。不過不能讓他抱著這種態度上場……』
 
  「真是!小思怎麼跑的那麼快……」匆匆跑來的詹姆打斷了索拉的想像。他湊頭一看教室裡的狀況,忍不住大叫道:「小思!」
 
  「哈?怎麼啦,老哥?」右手抓著某人的臉,另一隻手拿著木刀,好像修羅一般的阿不思問。
 
  這就是這章的開頭的經過。
 
附註:阿不思的小名雖然台灣翻譯是小思,不過以英文來說,玫瑰和詹姆都是稱呼他Albus的Al,也就是阿爾。因此才被伊格和鍊金術師兄弟的某人給連上。
2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490 筆精華,02/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