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72

RE:【其他】阿不思波特──畫像的迷宮,更新到第九章

樓主 真紅眼閻罡 unlimitryun
GP2 BP-
對不起,最近要開始忙功課,而且對這個小說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沒有靈感﹝移情別戀了﹞,接著就是不定期更新了,請大家多多見諒。
 
第九章──小爭執
 
  被伊格說的話弄得火冒三丈的可可教授,指著伊格,道:「你待會和我一起繞魁地奇球場十圈,只要你飛行的技巧我挑不出任何錯誤,而且能勝過我。我就直接讓你這一年隨便自由活動。」
 
  如此這般,現在的伊格正在魁地奇球場的一個角落做著所謂的暖身運動。而阿不思拿著掃把坐在一旁,道:「喂,伊格。」
 
  「什麼事?」「你真的那麼討厭騎掃把啊?」阿不思問。伊格想了一想,道:「可以這麼說,因為騎著那種東西真的是沒有安全感,沒有任何保護措施,只能靠著兩隻手抓著一根木棍就飛在天空上,掉下來的機率比長久失修的高空彈跳繩還高。」
 
  「對了,」阿不思嘴角微彎的說:「你之前不是還說自己可以從一千多公尺掉下來也不會有事嗎?」「但是還是會痛啊。」伊格拿出自己的魔杖不斷的點著掃把,好像是在整修掃把,因為一些彎曲的木頭掉下來,帚柄也變得比較乾淨。
 
  「你會整修掃把啊。」阿不思看著逐漸乾淨漂亮的掃把說。伊格道:「我到斜角巷的時候,有問過老闆一些關於巫師交通工具的問題,結果最普遍的還是掃把。其實我很喜歡飛的說。」
 
  「那你要不要乾脆將飛天掃把綁在背上試試看。」阿不思開玩笑的說。
 
  「如果是這樣,我寧可去背火箭或飛彈。」他看了看自己整修過的掃把,道:「果然還是有地方需要改進。阿不思,我去一下社團教室,你先回去跟他們玩吧。」
 
  「哎?」阿不思還反應不過來,伊格就用捲起塵煙的飛快速度衝進城堡裡了。
 
  看著飄起、衝進城堡的塵煙,阿不思嘆口氣,回去找可可教授拿一隻掃把之後,雙腳一踏,跟其他人飛到一起。
 
  飛到空中感覺真的很不錯,看著地上的事物逐漸變得渺小,享受風拂過自己臉龐的觸感。阿不思真的是覺得飛行不枉費他期待了這麼久,對了,之後還有魁地奇球員選拔,要參加嗎?不過參加的話就會跟詹姆為敵了……
 
  「阿不思!」玫瑰騎著飛天掃把飛過來道:「跟我比賽吧。」
 
  「為什麼?」看到玫瑰略帶鬥氣的飛過來,阿不思有些怕怕的問。
 
  「沒有為什麼。」玫瑰瞟了一眼後面的葛萊芬多的同學說:「總之我們來比吧!」
 
  「可是老師……」「老師在糾正一部分學生的姿勢,這只不過是小比賽,沒有什麼問題。還是說你怕了?」
 
  「……好吧。」阿不思答應了「那我們用什麼方式來比?」
 
  「用簡易型的魁地奇。」玫瑰拿出一個紅色的氣球,道:「你跟我要搶這個氣球並且丟進對方的球門,丟進去就可以拿到一分,先拿到兩分的人就贏了。」「我知道了。」阿不思說。
 
  一個臨時被抓來的同學被迫擔任了開球員,他拿著輕飄飄的氣球,左右看著燃燒的玫瑰和無奈的阿不思,道:「預備──,開始!」
 
  球才輕輕拋上去,玫瑰就一把搶過去,再如閃電般的衝過阿不思的身邊,直接到達球門,將氣球丟進去。
 
  「我先得一分了。」玫瑰拿著氣球,有些得意的飛回來。
 
  「接下來還要再來第二場嗎?」阿不思說。其實他覺得這樣很麻煩,真想直接認輸算了,不過按照以前玩遊戲的經驗,要是這樣明顯的什麼都不做,只會讓玫瑰不爽而已。
 
  「沒錯。」玫瑰將氣球交給開球員,道:「這次你給我認真一點。」
 
  在一些注意到這個狀況的史萊哲林學生的加油聲中,阿不思嘆了一口氣,再次飛到玫瑰的對面。
 
  「開始!」玫瑰像上一場一樣,立刻搶了球想從阿不思身邊飛過去。不過阿不思將掃把的頭掉過來,飛在玫瑰的前面,將玫瑰手中的氣球搶過去後,再掉頭飛向玫瑰的球門,往裡面投進去。
 
  「這次還差不多。」玫瑰說:「接下來才是真正的勝負,最後的一球。」
 
  「開始!」這一次阿不思先搶到了球,往玫瑰的球門飛過去。玫瑰驅使掃把加速飛到阿不思左邊,伸出右手抓向氣球,阿不思向右邊稍微移動,見此玫瑰也往右靠過去,伸出右手再抓一次,不過又被阿不思躲過。
 
  兩次都沒抓成功,而且越來越接進球門,玫瑰有些著急的將兩隻手都伸出去。啵!阿不思手上的氣球被玫瑰拿到手上了。
 
  在圍觀的葛萊芬多歡呼時,低著頭的玫瑰對阿不思道:「這是什麼意思?」
 
  「咦?」「你把球直接塞到我手中是什麼意思?」剛剛看到玫瑰將兩手都伸過來時,阿不思直接將球交給玫瑰。
 
  「因為……你這樣看起來很危險嘛,只用腳夾著掃把。」
 
  玫瑰嘟著臉,將球塞給阿不思,道:「拿回去,我們再比一次!」
 
  碰!大概是玫瑰在將氣球塞給阿不思時指甲戳到了氣球,導致氣球爆炸了。受到氣球爆炸的震動,兩個人都被嚇到了,坐在身下的飛天掃把也被這空氣的震動影響啟動基本的反動咒語,玫瑰還勉強坐得穩,不過阿不思卻被震的從飛天掃把上滑下來。
 
  「嗚哇!」就在差點掉下去時,阿不思急忙伸手抓住掃柄,不過他抓住的位子不太理想,一直往掃頭滑下去;這一刻阿不思深深同意伊格對飛天掃帚的評價,這玩意應該再多加點防護措施的。
 
  「小思!」玫瑰穩住飛天掃把之後,想趕快飛過去幫助阿不思。不過一個金髮的男生比她更快飛到阿不思身邊,將阿不思拉到自己的掃把上,緩緩的降落到地上。
 
  「謝謝你,馬份。」阿不思笑著對幫助自己的男孩道謝。天蠍保持著他一貫的面無表情,道:「不用在意。」
 
  「波特,你沒事吧。」可可教授急忙跳下掃把走過來看阿不思的情況。阿不思道:「我沒事的,教授。」
 
  「對不起,小思。」玫瑰急忙的走過來道歉。可可教授看了一下玫瑰,慎重的道:「衛斯理,剛剛妳的行為,有不對的地方,妳知道吧?」「是的。」「嗯,我要因為你的莽撞扣去葛萊芬多二十分。馬份,你表現得不錯,史萊哲林加十分。」
 
  「老師!我回來了。」伊格拿著一把看起來嶄新的飛天掃把走過來,道:「趕快開始比賽吧。咦!我不在的時候發生什麼事了?」伊格看著有些火藥味的葛萊芬多和史萊哲林學生問。
 
  「沒有任何事。」可可教授用壓掉兩個學院的火藥味,轉向伊格道:「好了,準備好比賽了嗎?」「當然。」
 
  被作者鬼隱掉的比賽……
 
  伊格好像剛剛打贏比賽的拳擊手,高高舉著那個已經看不出來是原本是掃把的東西,在眾人錯愕的注目中走回城堡。而可可教授已經受到過大的打擊,縮到角落畫圈圈了。
 
  「那東西還是掃把嗎?」「會噴火哎。」「改太大了吧?」「人真的能坐在那種東西上嗎?」「要是能拿到球場上……」「我保證會被罰終身禁賽,那已經不僅僅是非法改造掃把了。」一群人在那邊討論著伊格的飛天掃把直到恢復的可可教授宣布下課。
 
  阿不思走到他們預定設在六樓的社團教室,一踏過窗戶上的密門,阿不思就看到伊格坐在一張椅子上,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擺著那隻已經裝了不知道多少金屬材質裝備的飛天掃把。」
 
  「喲!阿不思。」伊格拿著板手,將某個阿不思看到會噴火的東西拆下來,道:「你也是來欣賞的嗎?這個終極飛天掃把。」
 
  「才不是呢,」阿不思道:「這東西已經不能稱為掃把了吧。話說回來,這些東西是哪來的?」
 
  「我家啊。我家裡有人的興趣是業餘型賽車,所以我們家的地下室就收集了不少這種大型的機械零件,我也常常會玩那些東西,不少的改裝我都一清二楚呢。」
 
  「這樣啊。」阿不思看著這間房間,比起上次來,書櫃上擺滿了許多書,房間還多了如瓦斯爐、茶壺、被掛起來的衣服,還有床。這傢伙想住在這裡嗎?
 
  「好,」伊格將所有機械都從掃把上拆下來,道:「接下來把這個還回去就行了。」
 
  「總算看起來像掃把了。」阿不思將被拆下來的一個像彈簧的機械拿在手上把玩「不過那個樣子,與其說是飛天掃把,更像是一輛會飛的巨大摩托車呢。」
 
  「那些東西挺危險的,要小心玩啊。」伊格拿著掃把走出去道:「我去還掃把,你看看有沒有缺什麼東西,有的話我會帶進來的。」
 
  「知道了。」阿不思轉頭看看,總覺得房間好像比上次來的時候還要大,除了現在在的地方外,還多設了一個隔間,就像阿不思他們房間一樣,只是不知道那是幹什麼的。
 
  「阿不思,你果然在這裡。」索拉從入口飛進來,看沒有其他人,一瞬間就變成人的樣貌。
 
  「好久沒看到妳這個樣子了。」阿不思說。
 
  「因為學校人多,而且很少跟你獨處的機會。話說回來,這間房間看起來越來越好了,調整一下應該就有足以練習的空間了。」索拉拉開一張椅子坐了下來。
 
  「不過,伊格應該會發現吧。再說,社團申請書還沒有交出去,我們就已經占據了這間教室,這樣不太好吧。」
 
  「的確,照那小子說的現在還差一個人,不過,總覺得就算只有兩個人,他也會找到辦法讓社團成立的。」
 
  「什麼意思啊?」阿不思問。
 
  「該怎麼說呢,」索拉抓抓頭道:「他給人的感覺,讓我忍不住想到以前族裡的大哥大姊常常看的小說裡的角色。」
 
  「是哪個角色啊?」
 
  「這不重要啦,總之你偶爾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免得被他拖近很麻煩的事情裡。」
 
  「很麻煩的事?例如呢?」「嗯……,就好像那個角色當初也想創建社團啦,因此用非常強硬的手段搶了社團教室和從別人的社團搶社員,弄得主角似乎變成她的共犯了。」
 
  「喔─,聽起來是很有趣的小說,那本書叫什麼名字啊?我也想看看。」
 
  「這裡就有啊,涼宮春日的憂鬱。」一本書隨著這句話進入阿不思的視線,上面畫著一個看起來很活潑的女生。
 
  「謝謝……,伊格!」阿不思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他旁邊的伊格拿著兩本書,道:「該看哪本呢,是旋風管家還是遊戲王GX呢?對了,遊戲王GX送的卡要收藏起來。」
 
  「伊格!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阿不思問,一邊看著驚愕的索拉一邊想:『慘了慘了,索拉被發現了,怎麼辦?』
 
  「從你的烏鴉進來的時候。順便一提,我是從窗戶進來的。」伊格用手指著背後打開的窗戶說。
 
  「那個……關於索拉她為什麼會變成女生,這件事實在說來話長……」「沒關係啦,」伊格打斷阿不思語無倫次的解釋,道:「不知道怎麼說就不用說了,不想說的話也不用說了,每個人都難免會有一些自己的秘密的。」
 
  「真的嗎?」阿不思問。
 
  「當然,其實比起你的烏鴉的秘密,我更想知道我該怎麼攻略我新買的遊戲的女主角。」伊格拿出一台筆記型電腦打開來,看了一下畫面,道:「奇怪了,應該已經立旗了才對。」
 
  看到伊格這個反應,阿不思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很放心。他走過去想看看伊格在玩什麼遊戲,不過索拉一把摀住他的眼睛道:「阿不思,這種遊戲還是別看了。話說回來,你身邊也有使魔吧?」
 
  「嗯,是啊。」伊格的手指飛快的在電腦上移動,好像在玩什麼遊戲。
 
  「對了,為什麼伊格你會有使魔啊?」阿不思問。
 
  「這個嘛,秘密。」伊格眨個眼說:「不過我家的使魔大部分是屬於培育型的。」
 
  「培育型?」阿不思疑惑的說:「這麼說來,我連使魔到底和巫師是什麼樣的關係都搞不清楚哎。」
 
  「那阿不思,你覺得我跟你的關係是怎麼樣的關係?」索拉好奇的問。
 
  「這個嘛……」阿不思閉上眼睛思考一下,道:「朋友、老師和學生,還有……寵物吧。」
 
  「寵物!」伊格激動的站起來,隨即坐下來道:「抱歉,我剛剛情緒激昂起來了。寵物啊,真是個令人忍不住遐想的詞彙。」
 
  索拉帶著鄙視的目光道:「那邊那個,你到底在腦海中腦補了多少東西啊?」
 
  「要看嗎?其實我已經腦袋裡的東西打出來了喔。」伊格露出了很邪惡的笑容,道:「過來看看吧。」
 
  索拉皺著眉看過去,沒經過幾秒,臉上就出現紅暈…,不,已經是滿臉通紅的大喊:「這是什麼東西啊!」
 
  索拉伸手想將電腦中的文章給刪掉,不過伊格抓起電腦不斷的閃躲,索拉完全沒辦法抓住電腦。
 
  不耐煩的索拉抽出木刀道:「工口小鬼,給我把那篇文章給刪了。」「怎麼了?我的文章寫不好嗎?」「不是寫不寫得好的問題!話說回來,為什麼你這小鬼會了解那些東西啊!」索拉說著揮刀砍過去,不過『咚』一聲,伊格拿出不知道哪裡來的掃把擋住索拉的攻擊,將蓋起來的電腦放在阿不思面前後,開始跟索拉展開一場格鬥戰。
 
  「伊格你到底寫了什麼啊?」阿不思一邊說一邊要將電腦打開,不過索拉突然使出瞬步出現在他背後,一刀讓阿不思的臉和地板來了個親密接觸。臉紅的索拉叫道:「阿不思!不准你看啦!」
 
  「哎喲!好危險。」伊格抱住阿不思脫手扔出的電腦,心疼的摸著外殼。看到索拉依然不減煞氣的看過來,伊格無奈的聳肩道:「我明白了,我刪掉就是了,只要妳不再對我的電腦出手。」
 
  「這還差不多。」索拉一邊說一邊將阿不思扶起來。阿不思摸著頭,眼角帶淚的問道:「索拉,妳幹嘛打我啊?嗚─,好久沒吃下這麼帶勁的一擊了。」
 
  「沒…沒什麼。對不起啦,阿不思。」索拉趕緊摸著阿不思的頭說。
 
  「感情還真好呢,你們。」伊格在電腦上按幾下,螢幕轉給索拉看,道:「看,刪掉了。」
 
  「嗯,沒錯。」索拉確認的說。
 
  「對了,我們好像把話題扯了很遠了。」阿不思轉向伊格道:「伊格,巫師和使魔之間是什麼樣的關係啊?」
 
  「這個啊,」伊格蓋起來電腦,道:「使魔是和巫師訂下契約的生物,透過契約,使魔可以得到巫師的魔力令自己成長,也可以得到庇蔭生活在巫師的屋子裡。而巫師則是有權力驅使使魔召自己的命令行事,不論是打架還是做家事都能包辦。要形容的話,巫師和使魔之間就好像是主人和僕人的關係。」
 
  「這樣啊。」阿不思在腦中整理一下得到的資訊,又問道:「培育型使魔是什麼?」
 
  「巫師的使魔來源其實有不少種,主要是分成培育型和契約型。」
 
  「培育型的使魔,是來自於普通的動物或是魔力不高的魔法生物,巫師會不斷給他們灌注自己的魔力或給他們吃特殊的魔藥等方式來令他們成長,也就是用自己的方式教育他們。」
 
  「契約型使魔則是從一開始就有比較高的魔力和智慧的魔法生物,例如你的烏鴉。」伊格指著索拉說:「這類的魔法生物跟巫師訂下契約,巫師在提供了他們安全的住所和成長的機會後,做為代價,他們會為巫師戰鬥並且保護巫師。」
 
  「所以說,我跟索拉的關係是契約型的嗎?」阿不思做出結論。伊格點點頭,又專心看著螢幕道:「呿!XX公司的股票跌了。」
 
  「你到底來這間學校是來幹嘛的啊?」索拉冒著冷汗的問。她現在不擔心這個男孩子會動手欺負阿不思,反倒是擔心阿不思會不會被他那些奇奇怪怪的行為給影響了。
 
  伊格答道:「來過學生生活的。話說回來,」他看了一下阿不思和索拉,說:「你們沒訂契約嗎?」
 
  「沒有,」阿不思知道伊格是什麼意思「我跟索拉沒有做過什麼契約,不過她有答應我會跟我在一起……好痛!」
 
  阿不思不解的看著剛剛扭他的肚子的索拉;索拉臉紅的別過頭,不過她用眼角不爽的看著伊格。順帶一提,伊格現在正用-w-的表情,摀嘴看著索拉。
 
  「那你們要不要現在弄一下契約?」伊格問。阿不思道:「可以啊,不過我不知道該怎麼弄?」
 
  「關於這個的話,我是知道其中一個方法。」索拉說:「先要我們都給自己弄出大約幾十毫升的血,在下過對應的咒語後,喝掉彼此的血就可以了。」
 
  「喝血嗎?聽起來有點噁心哎。」阿不思說。索拉看到他的表情,微笑一下道:「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所以我才不告訴你的。」她拉開一張椅子坐下道:「其他方法又很麻煩。反正就算沒契約我也會待在你身邊的。」
 
  「不過那樣不管是妳還是阿不思都會吃點虧。」伊格說:「畢竟訂下契約之後使魔可以從巫師那裡得到魔力提升力量,而巫師也可以根據不同的使魔獲得不同的能力。」
 
  「你說的是沒錯。」索拉深思說。阿不思笑道:「我沒有那些能力什麼的也沒關係啦。」
 
  「不過我知道一個使魔契約的方法,很簡單喔。」伊格說,同時拿出他的魔杖,魔杖的尖端射出數十道銀色的光芒,在地板上畫出一個魔法陣。
 
  「好神奇喔。」阿不思讚嘆的看著那個魔法陣。伊格回以一笑,道:「你們兩個走進來吧。」
 
  阿不思直接的走進去,索拉猶豫一下後也進去魔法陣的光芒中。阿不思問道:「接著我們要做什麼啊?」
 
  伊格正色道:「啾一下,這樣就可以了。」
 
  「啾?」「原來如此啊,」相對於阿不思的問號,索拉面帶笑容的道:「啾一下就好啦……,這樣啊,別開玩笑了!」伊格被索拉一拳打中,飛出窗外。
 
  「伊格!」阿不思靠到窗邊看下去,不過沒看到伊格,只聽到『咚』的一聲。
 
  「別開玩笑了!啾一下!這種事怎麼可能在別人面前做!這種如魔法老師一般的契約是怎麼樣啊!我對阿不思做這種事根本是犯罪!為什麼總是有人……」臉紅的索拉激動的揮著手,對著已經不在的某人不停吐嘈。
 
  「索拉!現在不是說這種事的時候。」阿不思道:「我先去找蕾西校醫,你去確認伊格的位置……」叩叩叩叩叩……
 
  阿不思話還沒說完,外面就傳來跑步的聲音,接著伊格跳過入口進來,道:「喂!剛剛是普通人的話就真的會死了!你知不知道啊?」
 
  『『這是說你不是普通人的意思嗎?』』阿不思和索拉在心中對著毫髮無傷的伊格吐嘈。阿不思道:「抱歉,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剛剛索拉太激動了。話說回來,原來你上次說的是真的啊。」
 
  「我才不會說沒有意義的謊言呢。」伊格拿出一條毛巾擦擦沾到泥土的臉,一邊指著索拉道:「喂!那邊那隻鳥,不過是啾一下,妳這樣未免太激動了吧?」
 
  「當然會激動啊!啾…啾…啾這種事。」索拉害羞的低下頭。
 
  「伊格,啾是什麼啊?」阿不思問。
 
  「啾就是……」「不准說!」「就是kiss啊。」
 
  「Kiss!」阿不思臉紅的重複,道:「這…這種事情,應該是互相喜歡的兩個人才能做的吧。」
 
  「就是啊!」索拉站到阿不思身邊道:「而且我也沒試過這種事,突然就叫我跟一個比我小五歲的男生親嘴什麼的。」
 
  「什麼嘛,」伊格不滿的說:「因為這是最簡單的方法我才推薦的。那不然臉頰上可以吧?等以後有需要再做更新契約也可以的。」
 
  「嗯……這我還可以接受。」索拉說,接著她將阿不思在帶進魔法陣中。伊格拿出魔杖道:「等妳對阿不思下手後…」「不要用『下手』這個詞!」「好啦,等妳親了阿不思後,我會讓契約完成的。」
 
  「知道了。」索拉點點頭,用手轉過阿不思的臉頰,道:「阿不思,把眼睛閉上。」
 
  「喔。」阿不思照索拉說的閉上眼睛,不過泛紅的臉顯得有些緊張,有些嘟起的小嘴似乎帶了一些期待。
 
  『糟糕,』索拉紅著臉想:『怎麼覺得阿不思這樣好可愛啊。有點……心動。』
 
  索拉托起阿不思的臉,讓他的臉頰對著自己,然後輕輕的吻下去。
 
  「契約成立!」伊格比當事人還要情緒激動得喊出這句話,只見魔法陣發出強烈的銀色光芒,隨後阿不思的左手腕和索拉的右手腕被一條銀色的線所連在一起,不過立刻消失。
 
  「這樣就可以嗎?」阿不思摸著剛剛被親到的地方問。
 
  「嗯,這樣就可以了。」伊格用魔杖往阿不思左手手心輕輕一點,手心上出現了一個小型的鳥頭符號,隨即消失。伊格說:「只要有這個,要是你的烏鴉衝動的時候,你就有辦法立刻制止她。」
 
  「衝動?像是什麼樣?。」「就好像……把我一拳揍出窗戶外的情況。」
 
  「真的是很對不起!」阿不思鞠躬說。索拉也低頭道:「我也很抱歉,不過你也不該隨便說出這種不適合你這個年紀的玩笑吧。」
 
  「哎呀哎呀,那種玩笑有什麼關係呢?」伊格露出邪惡的笑容道:「這年頭女性平均年齡比男生長,要白頭偕老的話姊弟戀是剛剛好的。像妳這樣不是可以一邊提升主人的實力,一邊培養出理想的對象然後將來收成……」
 
  「你為什麼這麼像怪叔叔啊!?這比為什麼你會懂這麼多東西還讓人不明白!!」索拉吼道。這個小鬼真是個變態。
 
  「好了啦。」阿不思拍一下索拉的肩膀要她冷靜,轉頭對伊格道:「伊格,我先去上黑魔法防禦術囉。」「知道了,我晚點過去。」
 
  阿不思走出窗戶的秘道,而索拉也變成烏鴉的樣子站到她的肩膀上。看到阿不思臉上露出微微的笑容,索拉不高興的問道:「﹝你在笑什麼啊?﹞」
 
  「啊!沒事沒事。」阿不思有點臉紅的搖手說。同時走到走廊。
 
  看到阿不思這個樣子,索拉露出了一點點壞笑,道:「﹝喔─,難道是因為我剛剛親你那一下嗎?﹞」「﹝這…沒錯啦。﹞」阿不思有些害羞的承認了。反正已經被發現了。
 
  「﹝不過啊,﹞」索拉略帶優越感的道:「﹝不過是一個吻就可以讓你這樣,你果然還是個小孩子呢。﹞」
 
  「﹝沒辦法嘛。﹞」阿不思抓著臉道:「﹝因為索拉很漂亮嘛。﹞」「﹝咦!﹞」「﹝啊啊啊!雖然說這種話很不好意思,不過我真的沒有多少被女生親的經驗嘛!﹞」阿不思有點自暴自棄的說。
 
  「﹝嗯,說的也是。﹞」索拉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真的要算的話……,﹞」阿不思數著手指道:「﹝除了索拉妳,就只有我媽媽…,啊!還有莎莉亞。﹞」
 
  聽到那個女孩子的名字,索拉的頭邊出現了一個十字路口,道:「﹝喔,原來你還記得啊。﹞」
 
  「﹝我又沒那麼健忘,而且開學之前我還有回信給她啊。﹞」阿不思說。
 
  「﹝我指的是,今年一月,她搭飛機離開的時候的那個吻。﹞」「﹝那個!﹞」阿不思的臉微微紅了。
 
  「﹝你這傢伙,果然當初嘴巴說不在意,其實一直在心裡暗爽!對你來說這還太早了!阿不思!﹞」索拉一邊說一邊用嘴巴夾著阿不思的呆毛拼命扯。阿不思:「好痛喔!OAQ!快放開啦!」
2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490 筆精華,02/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