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37

RE:【其他】阿不思波特──畫像的迷宮,更新到第三章

樓主 真紅眼閻罡 unlimitryun
GP1 BP-
因為這個星期我必須去參加全民英檢的複試,所以提早更新。就這樣喔。
 
第三章──開學倒數計時
 
  「呼!」阿不思擦一下頭上的汗,看著被蓋上的行李箱道:「差不多就帶這些東西吧。」
 
  明天,就是霍格華茲特快車從倫敦出發的日子。為此阿不思和詹姆都在自己的房間整理行李。
 
  「帶這些嗎?」索拉在阿不思的房間中變成人型,提了提這個行李,道:「太重了吧,別忘了到時候這個行李是你自己要帶到火車上的,我可幫不了你喔。」
 
  「我知道,不過不管怎麼取捨,這些小說我都想帶嘛。」阿不思打開行李箱,拿出一本小說,仔細的撫摸封面。
 
  「真是的,」索拉摸著阿不思的頭道:「不過這些書帶了你又不一定會去看。」「嗚……」「再說,你想帶的這些書裡,你最近看的也只有剛入手的『魔人克魯波魯冒險日記』第六集和同樣作者寫的『邪王的寶劍』而已嘛。其他的書最近都沒看你看過。」
 
  「可是……」阿不思玩著手指,不好意思的道:「有的時候,就是會突然想看以前看過的書啊。要是想看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根本沒帶來的話,我會覺得很沮喪。」
 
  「好吧好吧,」索拉無奈的道:「倒是你要小心別太勉強弄傷身體了,如果真的有需要,到時候再叫我回來拿書不就好了。」
 
  「是沒錯啦,」阿不思思考道:「不過還是先到學校再說好了,畢竟學校好像一直有用很多魔法保護著,也許會發現妳跟普通的鳥不一樣,導致妳被堵到外面。」
 
  『扣,扣。』從門口傳來敲門的聲音,索拉立刻變成烏鴉的樣子跳到阿不思肩膀上。等索拉站穩後,阿不思道:「請進。」
 
  「小思,你該帶的衣服我已經拿來了。」金妮拿了一疊折好的衣服走進來,一看到阿不思的行李箱,她皺著眉道:「小思,你的書會不會帶太多啦?」
 
  「真的…有那麼多嗎?」
 
  「那還用說啊。」金妮拿出幾本書,道:「雖然說是放得下多少就放多少,開學的必備用品也都在裡面了,放衣服的空間也是有的。不過,帶那麼多小說,到時候你不一定有時間看喔。這是媽媽讀一年級的經驗。」
 
  「是嗎?」阿不思失望的將小說一本一本的放回書櫃上。
 
  「不過還真快呢。」金妮將阿不思的行李箱裡的東西排列整齊,一邊道:「小思你也要上學了。」
 
  「真的呢,感覺收到入學通知和去斜角巷買魔杖,都是昨天才發生的一樣。」阿不思感嘆著,一邊回想在那之後的一個月。
 
  離開學還有三十天時……
 
  「啊─嗚……,好辣啊──!!」剛剛吃下泡芙的阿不思,臉上的幸福表情立刻變成驚訝,同時還止不住從嘴裡噴出火花。
 
  「﹝阿不思,你沒事吧?﹞」烏鴉索拉用爪子抓著一杯冰水飛過來。阿不思接過冰水一口氣灌下去,長長的呼一口氣,道:「謝謝妳,索拉。」
 
  「嘎。﹝不用客氣,不過,我剛剛看到詹姆那傢伙在一旁偷笑。﹞」「﹝原來如此,又是他在搞鬼。﹞」阿不思一邊喝水一邊用念話說。
 
  「﹝阿不思,乾脆下次把火吐到他身上怎麼樣?﹞」「[不行啊,那些火只是偽裝的效果,沒有任何傷害性。﹞」阿不思說。
 
  「﹝哼哼,如果是這樣,我倒是有幾招,不過還要看你學不學得會。到秘密基地去吧。﹞」
 
  離開學還有二十九天時……
 
  「嗚……,那個真不好學。」阿不思有點失望的走進房子裡。索拉站在他肩膀上道:「﹝這是當然的啊,要是你一下子就學會了,我可就沒面子了。﹞」
 
  「大消息!!」「嗚哇!」匆匆忙忙的跑進來的榮恩撞倒了阿不思,走到客廳裡對著坐在客廳裡看資料的哈利道:「哈利,你知不知道……,哇!好痛!別啄啦!」話還來不及說出口,立刻遭到了索拉的攻擊。
 
  「有什麼消息值得你這樣急躁嗎?」金妮將趴在玄關門口的阿不思扶起來,道:「雖然你平常就很毛毛躁躁了。」
 
  「這次真的是大消息!」榮恩不滿的說。同時索拉已經離開他,飛到站起來的阿不思的懷中了。
 
  「好吧,先坐下再說吧。要不要一杯咖啡或什麼飲料?」哈利放下手邊的資料問。
 
  「奶油啤酒吧,謝謝。」榮恩咳了兩聲,鄭重又略帶神祕的道:「這是我剛剛將報告拿給金利的途中順便聽到的,那時候……」
 
  「夠啦夠啦,有話快說,不准賣關子。」金妮拿著魔杖指著榮恩說。看來她對剛剛榮恩撞到自己兒子這件事也很不滿。
 
  「就是……馬份他成為了霍格華茲的新董事了!!」榮恩大聲說,原本期待接下來很有一陣驚呼,不料哈利和金妮都沒有任何反應;他重複道:「我說馬份牠成為了霍格華茲的新董事了。」
 
  哈利道:「我知道啊。」「哎!」「昨天他就任的時候我也在場,他是其他十二位董事當著我的面同意擔任的。」「什麼!」
 
  「我也知道啊。」金妮道:「我好歹是在預言家日報工作的,有新董事的事,做正版的人怎麼可能不去調查採訪。」
 
  「這…等等……」榮恩撓著頭,道:「哈利,你就這樣讓他當上了董事?」
 
  「是啊。他已經申請了董事好幾次了,」哈利回想道:「這一次申請之前,他先是捐了兩千加隆給聖蒙果醫院,又在外交部和其他歐洲國家魔法部交涉的時候大力協助,還有霍格華茲的土地擴張和設備補充資金短缺的時候,他也出資了。」
 
  「都是花錢嘛,他馬份家就是錢多。」榮恩不屑的說。
 
  「不過他都幫到董事和魔法部的忙了,過程中也沒有出現什麼黑金或是黑魔法的事件;沒有理由反對啊。」哈利說。
 
  榮恩大聲道:「誰知道他要做什麼!別忘記當初的密室事件就是因為他爸……」
 
  「他還沒蠢到那種程度,」金妮端了一杯奶油啤酒過來,道:「在戰爭結束後,他們家因為幫助過哈利所以沒有被抓起來;不過他們家的家勢也大受打擊,好不容易才沒從七大家族的名單中被踢走。」
 
  哈利道:「而且,我還聽說他這幾年來積極的申請成為董事的原因,是因為今年他的兒子也要入學了。」「他兒子?」「聽說是叫天蠍,跟阿不思和玫瑰他們一樣大。」
 
  「我明白了!」榮恩大聲道:「一定是為了讓那個小鬼可以像他一樣在學校作威作福,他才會一直申請的。金妮,告訴我要怎麼施展精怪蝙蝠咒,我要教玫瑰。」
 
  金妮道:「你直接叫玫瑰來跟我學比較快,不過我們的孩子不是那種會被人欺負的小孩喔。」「金妮說的沒錯,我反而還要祈禱詹姆不要欺負人呢。」哈利贊同的說。
 
  「唔……,算了。」榮恩道:「既然你們都不管的話,我就自己去調查。我絕對不會讓馬份家的小鬼欺負我家的寶貝女兒的。」
 
  離開學還有二十六天時……
 
  「好,弗雷。」在波特家,詹姆打開院子裡一個通往地下室的門,對著自己的表哥弗雷道:「東西你都帶來了嗎?」
 
  「當然。」弗雷笑著向詹姆展示他抱滿手的材料,道:「這些東西夠我們做好多實驗了。等到學校,我一定要讓史萊哲林的那些傢伙一些顏色瞧瞧。」
 
  「好,進去我們的實驗室吧!」詹姆大喊,同時往門跳下去。
 
  巫師的家裡,往往有個房間是讓巫師能夠進行魔藥或是魔咒的實驗的。而波特家有這個功能的房間,就是這個地下室;不過,金妮的工作很少會有這些需要,哈利的工作中雖然偶爾會碰到一些難纏的魔藥或是鮮為人知的咒語,不過正氣師辦公室當然也有具有這種功能的地方,而且那裡還有更多的資料和材料;所以這間地下室已經成為詹姆專用的實驗室了。不過……
 
  「「嗚哇哇哇……!!!」」剛剛進入地下室,詹姆和弗雷的慘叫就從裡頭傳出來。此時罪魁禍首從角落中走出來,將地下室的門蓋上,再一屁股坐在斜斜的門上。
 
  「呼,總算報仇了。」阿不思從口袋中拿出一個泡芙,打開包裝紙後幸福的吃起來。
 
  「﹝阿不思,你下手還真狠哪。﹞」索拉揮著翅膀從屋頂上飛下來說。
 
  「﹝我也沒辦法啊,﹞」阿不思好整以暇的用念話說道:「﹝昨天又被哥哥用假魔杖整了一次;而我又太笨了,沒有學會妳教的法術,只好從垃圾回收場撿幾台壞掉的模型車做手腳囉。﹞」
 
  「﹝小心你哥哥之後再來找你麻煩。﹞」「﹝安啦,地下室的每樣東西我都用魔法加強了。最多就是弗雷帶來的材料被壓爛而已。﹞」
 
  阿不思想說差不多了,就站起來道:「﹝好了,我們去秘密基地吧。我想趕快把那個法術學會。﹞」「﹝沒有問題,阿不思。﹞」
 
  離開學還有二十二天時……
 
  「哈利,拜託你幫幫我。」榮恩在哈利面前哀求說。原本在一旁看新買來的小說的阿不思,忍不住好奇,偷聽兩人的對話。
 
  「怎麼了?」
 
  「我查不到了,馬份家那個小鬼的資料。」
 
  「你是指天蠍……,喂!你還真的去查喔。」
 
  「這一切都是為了玫瑰,但是我再怎麼查也只有『他是馬份的兒子』、『生日是十一月五日』這幾點而已。」
 
  「喔……」
 
  「我根本沒人脈或情報網啊,也沒有辦法找到那種會參加夜夜笙歌的舞會的朋友請他們幫我打聽消息。」
 
  「我也沒有啊。」
 
  「你不是有專門負責蒐查和探查的正氣師嗎?可以讓他們去查啊。」

  「對喔,我借你幾個……最好我會借啦!」
 
  「不行嗎?」
 
  「廢話!」
 
  「求求你啦!」榮恩晃著哈利的肩膀道:「我真的很在意那個小鬼會不會對我的玫瑰做什麼壞事,幫我查一下啦。」
 
  「好啦好啦,我會找找看的。﹝敷衍語氣﹞」哈利說。
 
  離開學還有二十天時……
 
  「媽媽,」詹姆道:「過幾天我們隊上的打擊手安伯要過生日,我可以請大家來家裡舉辦派對嗎?」
 
  「可以啊,」金妮爽快的回答:「什麼時候?」
 
  「在明天,吃的東西我們自己會準備的。」
 
  「OK,不過不可以驚動鄰居,也不可以把家裡弄得一團亂。對了,這個生日會可以讓玫瑰和阿不思他們參加吧。」
 
  「當然沒問題。」
 
  因為這樣所以那樣,當隔天做完慣例的修行的阿不思和索拉回到家裡時,看到的是詹姆和好幾個人在院子裡拿著飲料和零嘴開著派對。
 
  「小思,你回來啦。」玫瑰帶著尖尖的派對帽走過來,拉著阿不思道:「快點來跟我們一起玩吧。」
 
  「這是怎麼回事啊?玫瑰。」
 
  「這個啊,如此如此這般這般……,了解了嗎?」
 
  「嗯,雖然妳解釋得很混,不過我了解了。」阿不思剛說完,肚子上就挨了玫瑰一拳。
 
  「好了,小思,快來吧。這些前輩都是非常有趣的人喔,詹姆去年跟他們在學院杯裡拿了第一名喔。」玫瑰拖著半昏迷狀態的阿不思往詹姆那邊走過去。
 
  回到現在……
 
  「那時候那一拳還真的蠻痛的。」阿不思心有餘悸的回想,一邊摸著肚子。
 
  「﹝不過挑那種地方吐嘈真的是很讓人生氣的。﹞」此時的索拉用烏鴉的樣子,將阿不思床上的棉被拉開來,一邊道:「﹝但是,那種程度的拳頭都躲不過,阿不思你還有待加強喔。﹞」
 
  「哈哈哈……,我也知道啦。」阿不思苦笑道:「之後我們的訓練不也增加了一項嗎,就是那個……」
 
  離開學還有十八天時……
 
  「哎─!索拉。」阿不思看著坐在地上,將一根根木棍用草繩綁起來的索拉,歪著頭問道:「妳在做什麼?」
 
  「這個啊,是新的訓練項目,你看著喔。」索拉從背後伸出翅膀,將草繩的另一端綁在樹枝上,同時確認一下高度。
 
  「要我打這個嗎?」阿不思看著晃在半空中的木棍,這個木棍現在的高度,正好和他的目光同高。
 
  「沒錯。」索拉在綁完大約二十根木棍之後降下來,道:「這些木棍彼此間都有一點聯繫,你打飛一根,就會牽引另外一根或兩根木棍向你襲擊,你要做的就是打中這些木棍五百下。順帶一提,我還設了幾個中等魔王。」
 
  「中等魔王?」阿不思有點好奇這個名詞,不過現在的他更想馬上嘗試這個看起來很有趣的訓練。因此他走進去木棍中間,拿起木刀將眼前一個木棍打飛,接著就像索拉說的一樣,他左邊的兩根木棍同時飛過來,不過被他輕易的一刀打飛了;跟索拉練習可不是練假的。不過,阿不思馬上就面臨到比起攻擊,更傾向閃躲的情況。
 
  除了被牽動到的木棍外,被打飛的木棍也會在慣性的作用下飛回來,最後,阿不思每次都會面對七、八根木棍的攻擊,而且還有木棍會在半空中碰撞,在反作用力下從別的方向飛回來;所以阿不思除了盡可能在一次揮擊中打飛最多木棍,還需要注意到是不是有木棍會因碰撞改變方向或擊中他的時間。
 
  「比我想像中的難呢。」阿不思說,同時向後彎腰,躲過一根從旁邊飛過來的木棍,接著揮刀將從前方飛過來的木棍打掉。
 
  「可是你表現得也不壞喔。」索拉笑著說,同時手上的計數器不停的按。她對於阿不思的應對能力非常滿意,雖然她是說『打中這些木棍五百下』,不過主要的目的還是想藉此訓練阿不思的反應速度和應對來自多方的攻擊的能力。
 
  「喔!好棒的角度!」阿不思說,同時用力一揮,一次將十多根木棍一起擊飛。
 
  「阿不思,中等魔王要出來囉。」
 
  「什麼中等魔王?嗚哇!」往阿不思這邊飛過來的,是質量和粗細遠超過那些細小木棍的樹幹,慌忙之中,阿不思側過身體躲過,同時一腳踢在樹幹上;不過這是無用之舉,因為很快的,那個樹幹飛回來,重重打在阿不思肚子上。
 
  「嗚!」飛出去的阿不思撞到一個軟軟的東西上,抬頭一看,索拉的臉龐映入眼中,笑著問道:「沒事吧。」
 
  「沒事。不過,」阿不思站起來,指著那根樹幹,道:「太詐了吧,那麼粗的樹幹會飛過來妳都不講。」
 
  「我不是說過有中等魔王了嗎?」
 
  「那是大魔王啦,對我來說。」
 
  「喔……」索拉拿起邊緣一條黑色的繩子,不斷用力的拉扯。阿不思看到所有的木棍都在移動,而那塊樹幹也被拉起來,收到阿不思看不到的地方。
 
  「接下來換我吧,我試給你看。」索拉拿出自己的木刀,走進木棍的中間。接著像阿不思一樣,在敲了第一根木棍之後,木棍之間起了連鎖反應,一根接著一根不斷朝索拉飛過去。在索拉敲著那些木棍的時候,阿不思往上看,雖然看不清楚,不過阿不思還是看到有一塊黑色的物體緩緩移動。原來如此,木棍被打中時也會牽引到樹幹啊。
 
  終於,在索拉的一次打擊中,樹幹終於突破臨界點掉了下來,直直的往索拉飛過去。
 
  不過在那一瞬間,阿不思看到索拉的眼睛宛如水面一般平靜。索拉舉起木刀,對著樹幹的方向砍下去。
 
  唰!還沒碰到索拉,樹幹已經在半空中分成兩半。
 
  「如何,很輕鬆吧。」索拉說,好像剛剛只做了件殺掉蟲子般簡單的事。
 
  「像這種不知道要練幾年才能達到的高手境界我辦不到。」阿不思平靜的吐嘈,同時想道:『這麼說來,索拉明明比我強了不知道差多少倍;上次贏了她的那次……,果然有放水嗎。』
 
  「其實樹幹並不是你的攻擊目標。」索拉說,同時拿出她的長劍砍倒一棵大樹,道:「你的攻擊目標只有那些小木棍,那塊樹幹只是在你打的途中增加難度而已。就好像電動中心那個扔藍球的遊戲機一樣。」
 
  「索拉,」阿不思看著已經倒在地上、正在被索拉砍成好幾段的樹,道:「為了做這個妳已經砍了幾棵樹啊?加上這個。」
 
  「兩棵而已啦。」索拉有些尷尬的說:「我們妖怪是和自然共生存的,我已經很節省樹木了,還種了三種不同的樹苗回去保證生態多樣性……,啊啊,離題了啦。總之,樹幹飛過來你直接閃過去就好了,要不然你努力一點,把繩子砍斷也可以。」
 
  「是嗎。」阿不思叉著手思考一下,道:「等等再試好了。索拉,陪我打一下吧。」
 
  「沒問題啊。」索拉笑著抽出木刀擺好架式。
 
  離開學還有十五天時……
 
  「哼哼~~」阿不思愉快的哼著歌走回家。最近他練習的進展都很順利,不論是劍道還是魔法;不過站在他肩膀上的索拉一副不知道他在高興什麼的樣子。沒關係,這正是他的目的,他打算在一次訓練中偷偷使出來,一來出奇不意,二來也可以給她一個驚喜。
 
  「哎!有信。」在經過自己家信箱的時候,眼尖的阿不思發現信箱裡擺著一封信。他將信拿出來,看看署名是給誰的,不料上面寫的卻是一個他熟悉到不行的名字。
 
  阿不思‧賽佛勒斯‧波特……是寫給他的。
 
  索拉看著信封道:「﹝誰會寫信給你啊?還是國際郵件……,等等,我想我知道是誰了。﹞」
 
  阿不思翻過去看背面的寄件人,不過在看到字首的『S』之後,立刻就將信塞到口袋裡了;因為肩膀上的索拉正用三角眼瞪著那封信。
 
  「進去再看吧。」阿不思說,接著打開大門,走進廚房,當著家人的面前拿了三片吐司後就走進房間。
 
  「我看看,我看看……,不過她這是第一次寫信給我哎,已經八個月了,我都快忘了。」阿不思邊說邊從信封中拿出那封信,而飄落到地上的信封背面上,標註的名字是莎莉亞‧古德曼。
 
  鎖上門、並且下了幾個咒語後,索拉變成人的樣子冷冷的說:「我倒是希望自己能夠忘掉她。」
 
  「哈哈哈……,我來讀吧。『親愛的阿不思……』」「呿!」索拉靠到一旁看著,免得阿不思將某些話題瞞過她。
 
  「『真是好久不見了,雖然與你相處只有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但是這段時間我獲得了很多快樂的回憶。』」「把這帶到墳墓裡去吧。」
 
  「『很抱歉我過了這麼久才寫信給你,因為我並不曉得你家的地址。儘管那次打電話給你的時候,我有在電話簿上看過你家的電話和地址,不過因為經常可以和你見面的關係,所以我並沒有用心去記。』」「要是她真的用心去記了,我會打電話給警察。」
 
  「『或許你曾經有想過要寄信給我,不過善良的你應該不會讓貓頭鷹或你家的那隻烏鴉越過重重海洋,來到地域廣大的美國花好幾個月的時間來找一個不一定找的到的人。』」「這倒是真的。」索拉親暱的磨著阿不思的臉說。
 
  「『如果你真的派了烏鴉去寄了,我告訴你,我沒收到。估計那隻烏鴉拿到你要給我的信後,就在過程中找個地方檢查了內容再撕了它,最後晃了幾天就飛回來告訴你信已經給我了,但是我沒有回信。』」「我才不會做這種沒品的事!」索拉忿忿不平的說。
 
  「『今天能寄這封信給你,都要多虧我爸爸的一個朋友,他在我們國家魔法部的外交部工作;在我跟他說了你的名字後,他就立刻告訴我你是現任正氣師局局長哈利波特的兒子,有了這個線索,我很快的找到了你家的聯絡資訊。』」「是誰洩漏的?我要以侵害他人隱私和洩漏個人機密為理由動用私刑!」
 
  「『對了,寒假結束後,我因為成績良好的關係,被邀請進入傑非利亞魔法學院的校舍學習,這讓我得以閱讀收藏在學校裡的珍貴藏書。我很高興,因為這離我成為高強的魔法師的夢想更進一步了。這都多虧你和我的約定,才讓我有如此動力。』」「阿不思,你跟她約定了什麼啊?」索拉有點危險的摟著阿不思的脖子說。
 
  「我們都要以成為很厲害的魔法師作目標一起努力,的約定。『不知道你的進度怎麼樣了,你應該要去霍格華茲讀書了吧,希望你能夠在那裡遇到好的老師和學習環境,讓你能夠輕鬆完成跟我的約定。就這樣,下次再跟你聯絡,隨信附上我家的地址。可愛的美少女魔法師 莎莉亞。』」
 
  「嗚……,這種自稱讓我覺得好噁喔。」索拉在一旁裝出要嘔吐的樣子。阿不思苦笑道:「妳這樣說太過分了吧。」
 
  「才不會呢。話說回來,阿不思你要回信嗎?」「會啊,我現在就要寫了,寫完之後再去郵局買郵票和寄國際郵件要用的信封。」阿不思說著拿出一張紙和原子筆開始書寫,索拉則在阿不思背後看著內容。
 
  親愛的莎莉亞……『幹嘛要用親愛的啊?雖然我知道寫英文信這是基本開頭。』
 
  我非常高興收到妳的來信……『我一點不高興就是了』
 
  我會在今年九月到霍格華茲讀書。這段時間以來,每天我都跟索拉一起訓練劍道和魔法,雖然到了霍格華茲之後我的生活習慣會改變,不過我也會找個地方和時間繼續練習。『沒錯,沒錯,訓練要持續才行。』
 
  從索拉那邊我真的學到了很多東西,碰到一些不懂的地方她也會教我,有她的幫忙,只要我按部就班的學習,一定能成為一個偉大的魔法師。『對,對,只要我待在這孩子身邊,我就一定會讓他成為一個了不起的魔法師。』
 
  就這樣,希望妳的學習順利。努力學習的阿不思。『寫完啦,不過跟那女人比起來,阿不思的自稱就是正常又令人會心一笑。』
 
  「那我去寄信囉。」「我陪你去吧。」索拉說,同時又變成烏鴉的樣子。
 
  離開學還有十天……
 
  「哈利,」榮恩‧衛斯理發揮他死纏爛打的功力,對著哈利詢問這段時間以來不斷重複的問題:「那個叫天蠍的……」
 
  「已經找到了。」哈利強忍著自己叫他『安靜』、『閉嘴』、『給我閃邊涼快去』的衝動,用平穩的口氣唸著手上的資料:「天蠍‧海柏利昂‧馬份,跩哥‧馬份的兒子。聽了部裡那些會去參加巫師貴族宴會的同事的話後,可以知道他是個非常好的孩子。」
 
  「非常好的孩子!?」榮恩懷疑的說。
 
  「他們是這麼說的。天蠍他在參加宴會的時候,他不論是對誰都保持著彬彬有禮的態度,不會對其他的小孩惡言相向也不會起衝突,還幫助過一個雷文克勞家族在會場找到他們家走失的女兒。還沒入學已經接受過魔藥學訓練,一年級生學過的魔藥多半難不倒他。」
 
  「聽起來就覺得很假。」
 
  「在慶祝馬份當上學校董事的私人舉辦慶祝會上,他還負責接待所有貴賓、甚至主持儀式。完全沒有因父親新官上任而表現傲慢。」
 
  「還是很假。」
 
  「他之所以有辦法做到這些,好像是魯休思和馬份改變教育方針嚴格訓練他的關係。還是個小帥哥,已經有許多家族希望他們的女兒可以跟他聯姻。」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意外的有說服力。」
 
  「大致上就是這樣,這些資料夠了吧?」哈利疲憊的問。
 
  「很夠了,也就是說,那傢伙是個乖寶寶,而且成績不壞,還是個小白臉對吧?」榮恩很沒禮貌的做出這個總結。
 
  「以你的觀點來看,我想說不對也不行。」哈利吐嘈道。
 
  「這樣的話,玫瑰非常危險,沒錯,要是這個小白臉敢花言巧語欺騙我的寶貝女兒……,我得盡快回去洗腦……,不對,開導玫瑰。」
 
  「喔,辛苦了。﹝我是指玫瑰。﹞」哈利將最後一句話藏在心中,向榮恩道別。
 
  離開學還有一個星期……
 
  「傷腦筋,竟然過了這麼久才想起來該做這件事。」在鐵骨山,索拉一邊奔跑一邊抱怨,背著一個麻布袋往祕密基地直直走去。
 
  「沒辦法啊,這種聽起來就很累的事不管是你還是我都是盡量能拖就拖。」阿不思拿著鏟子跟在索拉後頭。
 
  由於阿不思馬上就要去霍格華茲了,自稱是阿不思的使魔的索拉,自然要跟著去了;所以有很多東西都會被棄置快四個月﹝到寒假回來﹞,甚至是到十個月﹝寒假在學校過,暑假才回來﹞,先不說被阿不思擺在樹上當樹屋的帳篷,至少索拉的田地這樣完全不管扔十個月的話,估計回來的時候要不是作物死光一片荒涼,就是雜草叢生。
 
  因此,兩人必須利用開學前最後的一點時間處理好田地,看是要做些簡單的處理讓它保存下來,或是讓這塊地回復成它原本自然的模樣;就算這些都不做,索拉起碼也要把自己的成果都收割下來才行。
 
  「就是這樣,西瓜割掉頭上稍長的部分後放到河裡。」索拉分配工作道:「我會去將其他的作物割下來,知道了嗎?」
 
  「知道了,隊長。」「不要叫我隊長,趕快做事。」「是,隊長。」「你有沒有在聽啊?」「當然有。」總算不說隊長了。
 
  阿不思照索拉的吩咐,拿出索拉用羽毛變成的短刀將連著西瓜的藤給割斷,然後用雙手抱著差不多他一顆頭那麼大的西瓜走到河邊,緩緩放進河中的網子。順帶一提,這個網子就是索拉當初用來保證西瓜不會被水沖走用的,偶爾還會抓到幾條魚。
 
  雖然說從索拉的田到河邊的距離僅僅幾步,不過要被搬走的、又大又甜又有份量的西瓜一共有十幾個,這樣搬過來搬過去,對一個未滿十一歲的小男孩來說還是有點勉強。
 
  「呼,呼,索拉,我有個主意。」阿不思說,頭上的汗也不斷的滴下來。
 
  「什麼主意?」「拿根木棍將西瓜串成啞鈴練習舉重,要是渴了就直接切一塊來吃。」
 
  「嗯……,雖然你的腕力的確有進步空間,不過你不是認真的吧?」「當然……不是。」
 
  「很好,繼續工作吧,工作完有點心喔。」「這種像誘騙小孩子的方式是怎麼回事?不過我還是會吃就是了。」
 
  兩人就這樣一邊聊天一邊工作,阿不思在將西瓜都放到水裡後,過去幫索拉將糯米和紅豆給摘下來放到準備好的竹筐中。
 
  「呼,」索拉擦擦和看著堆起來的成果,道:「差不多就這些了,接下來……」
 
  阿不思看著索拉跪在地上拿起某個植物的蔓藤,稍微拉一下,地上出現一些裂痕,不過索拉顯得不是很滿意,她繼續加強手上的力道,甚至站起來,不過埋在地裡的東西還是不肯出來。
 
  索拉稍微吸一口氣,打算再用一次力將東西扯出來;不過她正要拉的時候,一雙手抱住她的腰。
 
  「阿不思!」「我來幫妳好了。」「這…,不用啦,放開我…,哇!」因為阿不思在比較低的地方拉的關係,重心變得很低,重量也集中到後面成為施力點,而索拉的腳則成為支點,作為作用點的東西就這樣被拉出來,而索拉和阿不思則向後方倒下去。
 
  「好痛…,啊!番薯終於拔出來了。」索拉看著剛從土裡拉出來的番薯,被拉出來的番薯一共有三十幾顆,看來是因為索拉種的範圍不廣的關係,所以番薯的都糾纏在一起了。
 
  索拉『呼』的鬆一口氣道:「還以為我的力量真的退步了,原來是我用力估計錯誤啊。」「嗚……」
 
  「糟糕!阿不思!」聽到後面的呻吟聲,索拉才想起來被自己當作墊背的阿不思,回頭一看,阿不思的上半身呈T字或是十字躺在地上,臉部是~~__~~的痛苦表情。為什麼是上半身呢?因為索拉正坐在阿不思的肚子上,大概肚臍一帶的位子。
 
  「阿不思!」索拉立刻跪在地上,抱著意識有些模糊不清的阿不思,輕輕的拍著他的臉頰道:「振作一點啊。」
 
  「嗚……」阿不思睜開眼睛,摸著脖子道:「好痛苦,剛剛胃酸逆流,好像要從嘴巴裡吐出來一樣。」
 
  索拉臉紅的說:「抱歉啦。不過,你也不該突然就抱著我,害我嚇了一大跳。」
 
  「喔,對不起。」阿不思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接著他抱著番薯站起來,道:「這些東西放到帳篷裡就好了吧?」
 
  「沒錯。」索拉站起來,捲起根本不存在的袖子﹝她穿短袖﹞,道:「待會我會用這些材料大顯身手一番,讓阿不思嚐嚐我的手藝和我家鄉的點心。不過你等待的時候要好好練習喔。」
 
  「沒問題。」阿不思抽出木刀愉快的說。
 
  索拉的料理時間……
 
  索拉:「接下來是我索拉的料理時間。這段時間阿不思會在我身後進行訓練,基本來說會無視他,不過要是我跟他溝通了也請不要在意,因為這邊純粹是作者不想鬼隱掉才寫的。」
 
  阿不思:「沒錯!」說完阿不思開始做仰臥起坐。
 
  差點忘了說,現在他們在樹屋中,因為原本是巫師用的帳篷,所以有廚房。
 
  索拉:「首先要製作紅豆泥,將紅豆和番薯煮的稍軟之後拌在一起。一般家庭的話應該是加砂糖,不過本小姐種出來的番薯含有自然的甘甜,所以就用這個了。﹝而且我喜歡番薯。﹞」
 
  阿不思:「不要隨便嘗試喔,尤其是不擅長料理的人。」
 
  索拉:「紅豆和番薯﹝砂糖﹞的比例自己調整,接著拿適當的量搓成球形的內餡。不要搓太大,不然塞不進去糯米裡喔。」
 
  正在空揮的阿不思舉起手指道:「還有記得要洗手或帶塑膠手套。」
 
  索拉:「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接著要做包裹的糯米糰。將糯米蒸過之後加水搗在一起,弄成像是麵糰一樣的東西。我之所以用糯米是因為剛剛才採下來,一般家庭可以到市面上去買糯米粉喔。」
 
  阿不思:「烘培王第二十一集有說過,糯米粉很會吸水,用這個做出來的煎餅就算冷了再重新加熱也很好吃。」
 
  索拉:「這種事不知道也沒關係,而且和我們現在做的事也沒關係。阿不思,接著我要把麵糰攪拌到一點結塊都沒有,你來幫我放水進去。」索拉說著拿出一個杵和臼,裝了一碗水擺在一旁。
 
  索拉將麵糰放近臼中後,示意阿不思蹲在臼的旁邊,自己拿著杵站在一旁道:「接下來,阿不思,你要在我用杵敲了麵糰之後抓一把水進去,知道嗎?」「沒問題,女士。」
 
  一、二、一、二、一、二、一、二……
 
  「好,」索拉不管躺在一邊裝死的阿不思道:「確定麵糰沒有結塊後,要將麵糰再拿去蒸,蒸了之後要再攪拌,這時的麵糰會呈半透明狀而且帶著黏性。」
 
  「真的嗎?我試試看……」阿不思像個毛毛蟲一樣接近麵糰,不過伸出去的手馬上被索拉打開。索拉道:「這不能吃啦,先去揮劍一百下吧。」「好吧。」阿不思說,接著懶洋洋的拿著木刀站起來。
 
  索拉:「很好,將麵團攪拌成圓球狀,放置到已經準備好鋪滿太白粉的盤子上,然後在麵團上均勻的灑上太白粉,將麵團切成需要的數量。最後的步驟就是要將紅豆餡包在麵糰裡了。」
 
  揮著木刀的阿不思道:「在那之前,手要先抹上太白粉喔。」
 
  索拉:「沒錯。將手上的麵糰捏成圓片狀,然後將紅豆餡包進去,並且將麵糰的缺口封好就完成了。餡料如果想換成綠豆或其他東西也是可以的,一切隨個人喜好。」
 
  阿不思:「要是覺得這個單元很可疑的話,就自己去找食譜做吧。」
 
  「阿不思,你這樣很沒禮貌哎!」索拉說,同時將一盤大福端到他面前。
 
  「沒辦法啊,因為作者也沒實際做過。」「這倒是啦。」索拉拿起一個大福咬一口,露出滿足的笑容,道:「好吃。」
 
  阿不思也伸手拿了一個咬下去,紅豆的甜味和平常的糖不一樣,濃郁卻不膩的甜味感覺很棒,還有充滿嚼勁的Q嫩外皮,讓人忍不住一嚼再嚼。
 
  「真是太好吃了!」阿不思豎起大拇指說。
 
  「那就好……,等‧一‧下。」索拉輕輕的拍一下阿不思打算再拿一個大福的手。
 
  「怎麼了?」阿不思摸著被打的手問。
 
  「來玩個遊戲吧。」索拉有點壞心眼的笑道:「除去我們剛剛吃掉的那兩個大福,這裡還剩下十個大福,我們就用這些來打賭。」
 
  「打賭?」「我們待會各在身上綁五個標記物來進行格鬥訓練,限時十五分鐘,只要能打掉對方一個標記物,就可以拿到對方的一個大福,要是身上的標記物全被打掉了,那麼自己的大福就要全部交給對方,連同那些打到的標記物也全部無效。」
 
  「聽起來很有趣,標記物要用什麼?」「用這個。」索拉拿出十個上面有魔鬼氈的小球,分別有五個黑色和五個白色。
 
  「我用黑色的,阿不思你用白色的。放置的位置可以隨自己喜歡,不過只能是在腰部以上的位置。」「可以用魔法嗎?」「攻擊型的和可以造成小型衝擊的咒語可以使用,像是發射咒瓦迪瓦西之類的。不准你使用漂浮咒一類的咒語喔。」「我明白了。」
 
  「那麼……」兩人已經拿著武器擺好架勢對峙著「「開始!!」」
 
  索拉率先展開攻勢,對準阿不思的肩膀拼命攻擊。阿不思將自己的小球一個放胸口,一個放腰間,雙肩各一個,最後一個則是黏在左手的袖口上;而索拉則是胸口一個肩膀兩個,額頭一個背心一個。
 
  「嘿!」在阿不思防禦攻擊的時候,索拉空出左手向前一抓,將阿不思右肩上的小球給抓下來了。阿不思立刻用力一揮,將只用一隻手拿刀的索拉擊退幾步。
 
  看著自己的肩膀,阿不思問道:「用手也可以嗎?」「可以,抱歉我剛剛忘了說。要不要還給你再來一次?」「不必了,繼續打吧。」阿不思愉快的說,同時也展開攻擊。
 
  這種戰鬥整體來說對阿不思有些不利。身為妖怪的索拉除了年齡和技術上的優勢外,力氣也比他大的多,所以索拉可以在用刀攻擊的同時,用另一隻手來搶奪阿不思身上的標記物。相對的,阿不思就必須用雙手緊緊握住木刀來擋住索拉的攻擊,光防守就感到吃力了。
 
  「再來!」又抓到一個破綻,索拉一手搶過阿不思左肩上的小球,不過這時候阿不思稍微向前撞進索拉的懷中。索拉急忙退開,不過胸口上的標記物已經被阿不思搶走了。
 
  「這樣我也有一個了。」阿不思笑著將黑色的小球扔下。索拉道:「還不錯嘛,我也認真一點好了。」
 
  說完,索拉一瞬間出現在阿不思面前,一手搶過阿不思腰間的小球,同時一刀將阿不思胸前的小球也打下來,連帶阿不思整個人摀著胸口退了好幾步。
 
  「索拉,妳剛剛那樣太誇張了吧?妳這麼想吃大福?」
 
  「才沒有!」索拉雙手用力一砍,臉紅的道:「剛剛那樣是你衝進來的懲罰!」
 
  「懲罰?算了。」阿不思推開索拉的刀,雙手緊握刀站立道:「現在我的反擊要正式開始了!」「辦得到的話就來試試看吧。」索拉拿著木刀對著阿不思說。
 
  「既然如此……」阿不思微微笑一下,隨即身影消失在索拉面前。
 
  「這是!」索拉急忙回身,不過出現在她背後的阿不思一把奪過她背上的小球,接著抬起右手,從伸出食指和中指射出兩道細小的紅光,將索拉肩膀上的兩個小球也打下來。
 
  「可惡!」索拉揮刀砍下,不過阿不思又在一瞬間移動到兩公尺外,留給她的只有揚起的塵煙。
 
  「真是太讓我驚訝了。」索拉道:「阿不思,你是什麼時候學會瞬步的?」「前天。」「炎針這一招也是?」「不,這招是在更早之前就已經學會了,成功率百分之百。」阿不思比出勝利的手勢說。
 
  炎針是索拉教給阿不思的法術之一,是用火屬性的魔力變成針的樣子,向對手發射的法術。烏鴉和和部分鳥類跟鳳凰一樣具有火的屬性,在東亞,有許多神話裡記載太陽的真面目是有三隻腳的巨大烏鴉。身為從烏鴉演變來的烏族,擅長的法術自然也是火系一脈。
 
  「太過份了,學會了也不跟我說一下。」索拉用有些不滿的語氣說。阿不思則狡猾的笑道:「所謂的奇襲,是只能用一次,最多也只有一次有效的。所以保密是很重要的。」
 
  「連瞬步都會了……」索拉抱怨著。瞬步這一招在幾天前跟阿不思對打的時候她有使用過,因為這一招在縮短距離和偷襲上都有不錯的效果,所以索拉也有跟阿不思講一下練習的訣竅,不過她沒有想到阿不思這麼快就學會了,雖然距離不長。
 
  「現在我們都站在對等的立場了。」阿不思說。
 
  「是沒錯啦。」索拉看著現在的情勢,兩個人都只剩下一個球了,不過阿不思的是在左手上,索拉的則是在額頭上。
 
  『情況反而對我有點不利了。』索拉一邊想一邊擋住阿不思的攻擊。一開始進行訓練的時候,索拉經常用打阿不思左手,逼他放掉木刀的方式來取勝,這也導致了阿不思現在對自己手的防衛非常嚴密。而現在阿不思只要找機會攻擊索拉頭上的那一個就行了,偏偏這個地方索拉不擅長防守,或著說不常防守,要是真的打過來不知道守不守得住。
 
  「炎針!」阿不思說,同時扔出一根紅色的針,將索拉的鞋底刺在地上。
 
  「嗚!」索拉一記橫砍逼退阿不思。而阿不思則是用後空翻躲過,倒退了幾步。
 
  『要來了!』索拉全神戒備,眼前的阿不思一著地就擺出突刺的姿勢,大概是想用瞬步衝過來攻擊,不過如果這樣,手腕上的目標也會是門戶大開。
 
  就比誰先打中對方,這是兩人共同的想法。阿不思使出瞬步衝上去,而索拉也揮刀砍下去。
 
  結果……
 
  「平手。」「是平手……吧?」阿不思有些不敢肯定,不過他的眼力也沒強到看出到底是索拉的刀先打下他的小球,還是他先打掉索拉的,反正在打下來的時候,放在一旁的錶也響了。就當平手吧。
 
  「平手的話怎麼算?」阿不思問。索拉微微苦笑道:「還能怎麼算,就和一開始一樣,一個人五個囉。快去吃吧,要不然我全都吃了。」
 
  「啊!等等我啦。」阿不思急忙追上跑進樹屋的索拉。
 
  現在……
 
  「不過妳還真喜歡大福。」躺在床上的阿不思笑著說。索拉則不好意思的撇過頭道:「﹝因為那個真的很好吃嘛。﹞」
 
  那次打完之後,索拉很快的就將自己的五個大福吃完了,還用小孩子看糖果般的眼神看著阿不思還沒吃完的三個大福,最後阿不思分給了她兩個。
 
  「﹝這是因為我太久沒吃了,至少我還沒有像只有一個男生的孤島上的貓少女一樣那麼瘋狂。﹞」索拉如此給自己辯解。
 
  「嗯,晚安。」阿不思躺到枕頭上閉上眼睛,不過,又睜開眼睛,道:「﹝索拉。﹞」
 
  「﹝怎麼啦?﹞」「﹝要是我被分到和大家不同的學院怎麼辦?﹞」「﹝……﹞」「﹝只有我一個人和大家不一樣,之前參加哥哥同學的生日會的時候,我也有感覺到很大的不協調感。﹞」
 
  「﹝……不用擔心。﹞」「﹝嗯?﹞」「﹝不管怎麼樣,我都會在你的身邊的。趕快睡吧。﹞」
 
  聽了索拉的話,阿不思感覺稍微安心,接著閉上眼睛。這次是真的晚安了。
1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490 筆精華,02/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