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37

RE:【其他】阿不思波特──故事尚未開始,更新到第十五章﹝內容含動漫捏他,不喜勿入﹞

樓主 真紅眼閻罡 unlimitryun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十五章──暴衝的家長們
 
  唿!唿!唿!……
 
  在大部份人都還沉醉於夢中的凌晨,有一個男孩正在鐵骨山的一角,拿著木刀在那邊空揮,儘管只是單調的動作,不過他看起來倒是興致高昂;在他旁邊,有位綁著單邊馬尾的少女盤腿坐著冥想。
 
  「呼,一百下到了。先休息一下吧。」阿不思說,接著走到一旁的大石頭上坐下,看著索拉冥想。
 
  和莎莉亞分別後,已經經過了一個星期了。這段時間以來,阿不思每天都持續的接受索拉的鍛鍊和練習魔法。因為要瞞著家人,每天早上五點起來,跑到鐵骨山做體能訓練和練習劍道,跑步三十分鐘、揮劍一百下五次,每次中間休息十分鐘;休息的時候阿不思會用莎莉亞送他的魔杖練習像是漂浮咒一類簡單的魔法。
 
  這樣練習完之後,已經過八點了,接著阿不思會回家吃早餐。到九點父母去上班後,阿不思會和莉莉、玫瑰、雨果,以及還沒回到學校的詹姆一起玩,不過真要說的話,其實是他們被詹姆拖著鬧。
 
  因為九月就要去霍格華茲,所以玫瑰經常纏著詹姆,要他說他在學校裡的所見所聞,阿不思也是難以抑制好奇心的在旁邊偷聽,不過詹姆顯然還是記恨上次的書,只要一發現阿不思也在聽,就會立刻顯得欲言又止的樣子,結果阿不思被玫瑰趕到一邊去了。
 
  午餐一向到玫瑰家裡吃。在魔法部的執法部工作的妙麗,大部份的工作是可以在家裡解決的,所以平常中午的時候,妙麗會在家煮飯,順便在家裡尋找需要的資料。
 
  下午阿不思習慣散步,他經常在高錐客洞的街上閒晃,有的時候會到書店或圖書館看新的小說。
 
  晚上六點算是門禁,因為金妮大多這個時候回家煮晚餐。七點吃飯,八點洗澡,最後在九點上床睡覺,等到明天早上醒來,剛好睡了成長期的小孩需要的八個小時。
 
  阿不思又站起來,握緊索拉在聖誕節的時候做給自己的木刀,開始揮最後的一百下;在這期間阿不思手雖然一直在重複同樣的動作,不過腦袋還是轉向索拉的方向。
 
  靜靜的坐在一旁,閉著眼睛宛如沉思一般的索拉,給人一種嫻靜、成熟、溫柔的女性的感覺;她已經坐了快兩個小時,身體到現在依然絲毫未動,唯一動的就只有隨著微風飄起的及腰馬尾。
 
  『好漂亮喔。』阿不思如此想,同時一邊記著自己揮的次數。四十一,四十二,四十三……
 
  在阿不思終於揮完最後的一百下後,他耍酷一般將木刀轉一圈,木刀一瞬間變成一根羽根黑色、羽端紅色的羽毛。這是索拉給他附上的偽裝功能,因為他不能解釋為什麼他會帶著一把木刀回家,而且這把木刀可能會被詹姆拿去玩所做的保護措施。前端的紅色是阿不思染的,以免和索拉有時候脫落的羽毛搞混了。
 
  「今天的功課也做完了嗎?」索拉睜開眼睛,優雅的站起來,看她的樣子,真的好像是一位古典美女。
 
  「是啊,」阿不思將羽毛夾入一本口袋書中,道:「我的姿勢怎麼樣?還有沒有什麼問題?」
 
  索拉摸摸阿不思的頭,道:「應該是沒有了,不過正確的姿勢最好還是養成不用注意就能保持的習慣比較好。過幾天我在教你一些其他的東西吧。」
 
  「嗯,回去吧。」阿不思抬起一邊的肩膀,好讓索拉變成烏鴉跳上來;不過索拉突然大喊:「危險!」接著就抱著阿不思跳離他剛剛站的位子。
 
  「怎…怎麼了?」阿不思問,接著他就看到自己剛剛站的地方插著三把小刀。
 
  「有敵人。」索拉用銳利的眼神四處搜索,接著拿出三根羽毛,像是飛鏢一樣扔進樹林中,在羽毛消失之前,一道黑影從樹林中出現,快速而模糊,好像是被黑色的霧氣所包圍一樣。
 
  索拉抽出她的長劍,在黑影再次衝過來的時候,她右手的長劍一揮,『鏘』的一聲,一隻有著三個刀刃的鐵爪架住長劍。
 
  「喝!」索拉改用兩隻手握劍,用力將鐵爪連同黑影扔出去。身在半空中的黑影對著索拉和阿不思射出幾個小型火球,阿不思翻身躲過,索拉則是帶著訝異的神色將所有火球打下來,接著用劍對著停住的黑影。
 
  「怎麼了?索拉。」阿不思跑到索拉身邊問,同時再將羽毛變回木刀。
 
  「剛剛那個……是烏族的火器,你是誰?目的是什麼?」索拉說,同時眼睛不眨的盯著黑影。
 
  「哎哎哎,才幾個月不見,怎麼妳的劍術和反應能力就退步成這樣。」一道聲音從背後傳來。阿不思和索拉回頭看過去,是一位穿著素色女用西裝,看起來最多不過三十的女性。
 
  「媽!?這麼說,那個傢伙是……」索拉轉過身去,只見黑影周遭的黑霧緩緩散去,露出一個戴著單邊鏡片的男人,看起來一副精明幹練的樣子。
 
  「爸!」「呀~!老公,從霧氣中慢慢出現的你的身影實在是好帥唷!」被索拉稱作媽媽的女人飛撲到男人身上,男人也抱著索拉的母親道:「妳才是呢,妳光是站著就足以讓我的目光再也離不開妳了。」「老公,我愛你。」「我也愛妳啊,孩子的媽。」
 
  看到那兩個人的臉越來越靠近,索拉當機立斷的將阿不思給轉過去,不讓他看那邊足以閃瞎人的閃光。阿不思道:「索拉,那兩位,是你的父親和母親嗎?」「啊,是啊。」索拉用手遮著發紅的臉說。
 
  某間咖啡店……
 
  「你好,我是卡拉蘇的父親,安塔,請多指教。」「你好,我是卡拉蘇的母親,叫我安塔的甜心就行了。」「不行,這是只有我才能用的稱呼。」「對喔,那就叫我莉卡阿姨好了。」即使是在人數不少、而且還有服務員走來走去的咖啡廳,這一對夫妻依然在放射著足以讓所有人無法直視的強烈閃光。
 
  「抱歉,阿不思,我的爸媽總是這樣。」索拉低著頭說,一邊詛咒著剛剛的自己幹嘛要向自己父母敲竹槓,要他們請自己來這家人多的咖啡店吃早餐。
 
  「不會,他們的感情這麼好,看了很令人高興呢。」阿不思笑著說,不過這是強作的還是真心的呢……
 
  「哎呀,抱歉,一個不注意就進入我和我的甜心的兩人世界中了。」安塔先生回過神來,道:「你就是波特先生吧,我的女兒一直麻煩妳照顧了。」
 
  「哪裡,我才是一直受到索拉……卡拉蘇的照顧。」
 
  「沒關係的,」莉卡阿姨道:「我有從卡拉蘇的信中知道你幫她取的名字,很好聽呢,你儘管繼續用吧。」
 
  「啊,謝謝。」阿不思點頭致意。
 
  「話說回來,老爸老媽,」索拉用吸管攪動自己的冰咖啡中的冰塊道:「你們沒事來到這裡做什麼啊?沒事的話趕快回家吧。」
 
  莉卡嘟著嘴道:「真是的,妳講話的方式怎麼像太妹一樣。」
 
  安塔先生則是輕咳兩聲,道:「我們來到這裡,當然是想看看我們的寶貝女兒啦。當然,去愛爾蘭逛一逛也是主要的目的之一。」
 
  「你們卿卿我我的旅行還沒結束啊。」
 
  「當然,」安塔先生摟住莉卡道:「對我來說,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刻,都應該和我最最最愛的甜心在一起,然後手牽著手創造美好回憶才對啊。」「老公~,你好死相喔。」莉卡則是紅著臉用手戳著安塔先生。
 
  索拉不耐煩的道:「是,是,既然你們已經看過我了,就麻煩收起殘害我們眼睛的閃光彈,然後趕快去管他愛爾蘭還是蘇格蘭之類的地方觀光吧。」
 
  安塔先生舉起手道:「等等,別那麼想趕我們走嘛。我聽長老說你打算在這裡修行。」
 
  「對。」
 
  「有明確的時間會回家嗎?」
 
  「大概不會,因為你們一天到晚都在外面旅行,回家我也只有一個人。」
 
  「這一點我必須道歉。」安塔低頭說:「的確,因為我們放心你一個人待在家裡,所以常常到處去旅行,不過卻忽略了妳很寂寞這件事。」「還不至於啦。」索拉搔著頭說。
 
  莉卡溫柔的道:「雖然現在才想起妳有點晚,不過我們還是要來看一下妳,看到妳過得不錯,我很高興。」
 
  「那就這樣吧。」安塔拿起帳單去結帳後,回來對阿不思道:「我們要繼續去旅行了,阿不思,我的女兒就拜託你照顧了。」
 
  「不會,我還需要索拉指導我劍道,我才會麻煩她照顧。」阿不思笑著說。
 
  莉卡揮手道:「卡拉蘇,過來一下。」
 
  「怎麼啦?」「這孩子看起來真的很不錯。」「哈?」「雖然不及妳爸,不過他將來也會是個小帥哥,把握機會奪走他的心喔。」「媽,請妳不要勸自己女兒做這種會被警察抓去關的事。」「不會啦,像是魔法老師的……」「給我停下這種危險的捏他。」
 
  「那就再見啦,卡拉蘇。」安塔笑著在公車上揮手。
 
  「我們會寄紀念品給妳的喔。」莉卡挽著安塔的手說。
 
  目送著這對閃光夫妻的車越走越遠,阿不思笑道:「真的是很有趣又恩愛的夫妻呢。」
 
  「是啊,但是我真的希望他們不要那麼目中無人。」索拉總覺得比平常練習完還要累十倍,她找一個巷角鑽進去,變成烏鴉飛到阿不思的肩膀上,道:「﹝我們回家吧。﹞」
 
  「沒問題。」阿不思漫步向家的方向走過去。走到一半,索拉道:「﹝對了,阿不思,你比平常晚回去,你媽媽她會不會問啊?﹞」
 
  阿不思比個大姆指回道:「﹝不用擔心,我已經用公用電話打回家過了。﹞」「﹝是嗎,我知道了。﹞」
 
  「我回來了。」阿不思打開門說,如他所意料的,爸媽已經出門了,而莉莉則抓著一把呼嚕粉站在壁爐前。
 
  「唷,小思,你回來啦。聽媽媽說你在外面吃,你偷吃了什麼好的?」莉莉一看到阿不思回來,就衝上來質問。阿不思道:「沒有吃什麼特別好的,就只是一些三明治和飲料而已。」不過他們剛剛待的咖啡廳的東西的價格,的確是不太便宜,有些飲料一杯的價錢就差不多一本漫畫書了。
 
  「對了,詹姆呢?」阿不思警覺的看著房子的每個角落,生怕自己哥哥突然送了個獠牙飛盤或尖叫溜溜球過來。
 
  「他去找弗雷玩了,我要去雨果家,要一起去嗎?」莉莉拉著阿不思的手問。
 
  阿不思打個哈欠說:「不了,我想先洗個澡,然後再去睡個回籠覺。今天我特別累。」
 
  「是嗎?小心不要睡過頭了。」莉莉對壁爐拋了呼嚕粉,對著綠色的火焰道:「莎塔街二十四號。」接著莉莉的身影消失在火焰中。
 
  「每次看到這個我還是覺得很神奇。」阿不思發表感想後,就到自己房間去。
 
  到了房間,索拉跳下阿不思的肩膀後直接變成人型,攤在阿不思的床上。阿不思看著好整以暇的躺著的索拉,道:「這是我的床哎。」
 
  「有什麼關係,」索拉閉著眼睛,將腦袋往枕頭中陷著,道:「反正家裡又沒人,你也要去洗澡,就讓我躺一下嘛。」
 
  「也是啦。」阿不思看了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索拉一眼,開始從衣櫃中拿出要換的衣服,突然眼睛一亮,走到床邊。
 
  「怎麼啦?」索拉問。
 
  阿不思不回答,只是將身體傾到索拉身上,對著她嗅著。
 
  索拉害羞的縮縮身體,道:「幹嘛啊?這樣子……」
 
  「沒什麼啦,」阿不思站直道:「妳要不要也洗個澡?」
 
  「咦?」索拉緊張的聞著自己的身體,檢查是不是有什麼異味。阿不思笑一下,道:「沒有啦,只是想說以前都沒幫妳清潔過身體,到現在為止也沒聽妳說過要去洗澡,才會問問的。」
 
  索拉不高興的皺著眉頭,道:「阿不思,你說鳥類的羽毛可以碰水嗎?」「呃……,好像不行。」
 
  「很好,既然你知道了,就不要問這種問題,尤其是對一個女孩子這樣問是很不禮貌的。」
 
  「抱歉。」阿不思慌忙的說,不過又好奇的問道:「那妳平常是怎麼……」
 
  索拉拿起床頭的一本書,隨意的翻著道:「我還是會洗澡的,不過是用這個樣子,這樣羽毛才不會沾到水。」「原來如此。」
 
  索拉將書放回床頭,看著要走出去的阿不思,道:「阿不思。」「什麼事?」「你想一起洗嗎?」才剛說出來,索拉就興起了立刻自我了斷的想法。阿不思也是以很誇張的方式跌倒,掀開蓋住頭上的衣服,道:「我…我才沒有這種想法呢。」
 
  「開個玩笑而已,」索拉臉紅的道:「待會我也沖個澡吧。你先用。」「喔。」阿不思這才出去。
 
  等到確定阿不思一定聽不到後,索拉拿頭撞著牆,道:「我搞什麼啊?這是犯罪啊!!冷靜,冷靜……」
 
  ……
 
  「我洗好了。」索拉說,她的身上有著剛沖完澡的冷汗,頭上還掛著一條剛剛用來擦頭的毛巾。
 
  「喔。」阿不思應了一聲,接著又繼續看自己的書。在洗完澡後,除了身上的汗水,好像連疲憊也一起沖走了,因此阿不思改到客廳看以前哈利和金妮留下來的舊課本。而索拉則是在阿不思洗完之後就換著去沖澡,直到剛剛。
 
  「你在看什麼啊?」索拉靠到阿不思身旁問。
 
  「初級變形術,」阿不思將封面給索拉看一下,道:「我爸爸說變形很難,所以我想多看看。」
 
  「變形術啊。不過像是這個把『火柴棒變成縫衣針』到底有什麼用?與其用變的,還不如直接用買的比較快。」
 
  「給我們練習用的吧,就像妳教我練劍道時,也教我要將基本的動作練好。」
 
  「是沒錯,不過將來你就算真的縫衣針不見了,也是直接一句速速前吧?不會另外找一根火柴把它變形。」之前聖誕節時,金妮直接用這一招將詹姆手上的所有惡作劇產品收走,令索拉實在印象深刻。
 
  「……的確。」
 
  「再說,你看。」索拉指著某一處道:「這邊很詳細的寫著要將老鼠變成菸草盒要注意的事情。」
 
  「有什麼問題嗎?要注意老鼠的體積、體重,還有將尾巴和鬍子……,等等,這樣子要是我想把差不多體重的動物,像是小鳥或蜥蜴之類,變成菸草盒的話,又要做什麼調整?哺乳類和鳥類跟爬蟲類差很多的。」
 
  索拉點頭道:「沒錯,分得太細了,這樣很容易被侷限住的。不過,如果是將非生物變成菸草盒的話就沒什麼不同了。」
 
  「嗯……,真的是很麻煩,」阿不思快速的翻過每一頁,道:「幾乎都是雙向性的,很少有多向性的。」﹝雙向性是指將老鼠變成菸草盒,煙草盒變成老鼠,這種A變B,B變A的變形。多向性是指將茶壺變成烏龜,將烏龜變成煙灰缸這樣A變B,B再變C這種變形。﹞
 
  「多向性也很麻煩吧?要將第三種物品變回第一種物品也要做很多調整。」
 
  阿不思皺著眉道:「的確很麻煩。不過,這都是基礎吧。」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才講這一句有點沒力。
 
  「劍術的基礎就沒那麼多了。」索拉說,阿不思好奇的問:「什麼意思?」
 
  「借我一下。」索拉抽出被阿不思拿來當作書籤的羽毛,甩一下將羽毛變成木刀,擺好架式道:「雖然說從以前到現在,劍術已經出現了多到數不輕的招數,不過,最基本的還是只有九種,刺擊。」索拉將木刀向中央刺過去。
 
  「下劈。」將木刀舉起來用力揮下。
 
  「橫砍。」木刀從右到左劃過去。
 
  「上挑。」索拉將木刀的刃向上抬起。
 
  「當然,劈和挑也是分從左上右上或左下右下的,橫砍也分左右,這樣加起來就九種了。所有的劍術都是將這九種招數以自己的方法做拼接形成的,還有要配合速度或切入角度等等。」索拉將木刀變回羽毛還給阿不思說。
 
  阿不思問:「那有沒有九種都用的劍術啊?」
 
  「嗯……,」索拉思考道:「就我所知,只有一個招數同時將包含這九種基礎。」
 
  「是什麼?」
 
  「飛天御劍派──九頭龍閃。」
 
  一瞬間,整個客廳靜了下來。索拉遲疑的問道:「怎麼了?你都沒一點反應。」
 
  「要做什麼反應?哭都留賽是什麼招數?」阿不思好奇的問。順帶一提,哭都留賽就是九頭龍閃﹝kudouryusen﹞,只不過阿不思唸不標準。
 
  「你沒看過神劍闖江湖嗎?」
 
  「沒有。那是什麼啊?」
 
  「沒事,剛剛我是在開玩笑,不懂就算了。」索拉說,有些沮喪的在想自己的腦袋是不是有點老了。
 
  「喔。」阿不思應了一聲。
 
  索拉伸個懶腰,想變成烏鴉的樣子去到處飛一下的時候……
 
  『叮鈴鈴鈴……』電話響起了。
 
  「奇怪,是誰打來的?」阿不思疑惑的看著電話。
 
  「不知道,」離電話近的索拉走過去,道:「到目前為止只有長老和古德曼打過來,也許是她打國際電話來吧,希望是她自己付費的。」索拉拿起電話,道:「你好,這裡是波特家。」
 
  就好像是重現上次的情況一樣,索拉立刻掛上電話。阿不思疑惑的問道:「是誰的電話?」
 
  「你的母親。」「什麼!?」
 
  從院子外傳來現影術的聲音,阿不思對索拉道:「快點變成鳥型。」索拉變身之後直接跳到阿不思的肩膀上,剛好在金妮進來完成偽裝。
 
  「媽!妳怎麼這麼早回來?」阿不思露出稍微驚訝的表情﹝真實的﹞問。
 
  金妮沒回答他,只是用銳利的眼神搜索著房子的每一個角落,接著抽出魔杖,講了一句:「人人現。」以金妮為中心,一圈白光擴散到整間房子,又縮回來。金妮思考了一會,拿出一個藍色和銀色的長方形物體,然後開始撥弄上面的按鈕。
 
  索拉警覺的用念話道:「﹝阿不思,那是手機。﹞」「﹝手機?﹞」「﹝是一種可以隨身攜帶的電話,而且麻煩的是,手機有回撥的功能。﹞」「﹝回撥?意思是……﹞」
 
  『叮鈴鈴鈴……』電話再次響起,金妮在手機上再按一下,電話的鈴聲就停了;而金妮看著手機,臉上出現了玩味的笑容,阿不思不知道自己媽媽在想什麼,不過確定的是自己會有點麻煩。
 
  「媽,那是什麼?」雖然知道,不過阿不思還是稍微問一下,這是這個麻煩的關鍵。
 
  「這個啊,這叫手機,」金妮晃晃手上的手機道:「是電話的一種,不過可以隨身攜帶,非常方便。是和我一起上班的麻瓜出身同事推薦我買的,只要有這個,媽媽不管在哪裡都可以打電話回家。」
 
  「這樣啊,真方便。」阿不思說,不過同時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剛剛買好這支手機後,我打了家裡的電話,想給你們一個驚喜,不過,我竟然聽到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喔。」
 
  「真的嗎?」阿不思問。阿不思很清楚,既然金妮回撥的號碼讓自己家的電話響起來,那麼像是『會不會是打錯電話』的藉口就沒用了。
 
  「阿‧不‧思,」金妮笑著摟著阿不思,阿不思覺得她這樣有點八卦的感覺「有沒有什麼事想跟媽媽講的啊?」
 
  「沒有。」
 
  「真‧的‧沒‧有‧嗎?」金妮的眼睛已經快……,不對,已經是月牙一般的形狀了。
 
  阿不思覺得金妮的眼神令他有點發冷,不過還是正色答道:「沒有。」
 
  「真沒意思。」金妮嘟著嘴說,她轉身走向門,回頭道:「我繼續去工作了,中午我會到妙麗家做午餐,不準遲到喔。」
 
  看著關上的門,阿不思用念話對索拉道:「妳覺得她放棄了嗎?」
 
  「絕─對─沒有。」「我想也是,我媽是記者啊,雖然是做體育的。」
 
  中午……
 
  「打擾了。」阿不思帶著索拉從壁爐中走出來,不過剛進來,就被早已埋伏已久的金妮給抓住,然後綁在椅子上動彈不得。
 
  「那個……,不是該吃中飯了嗎?」阿不思膽怯的問眼前的幾人,金妮、妙麗、玫瑰和莉莉都用發現獵物的獅子的眼神看著他,旁邊還有眼神在閃閃發光的強調自己是無辜的雨果。
 
  「在那之前,小思,告訴媽媽你最近交了什麼朋友嗎?有女生嗎?」金妮的語氣好像誘拐犯在勸小孩接受他的糖果一樣。沒錯,從電話聽到了索拉的聲音,回來之後除了阿不思不見其他人影,讓金妮認定自己的寶貝兒子請女孩子到家裡玩了。
 
  「最近,要說的話,因為索拉的關係,我跟一些小鳥的關係不錯。」
 
  妙麗站在阿不思身後,摸著他的頭道:「沒有人類的朋友嗎?」
 
  「沒有。」我沒說謊,跟莎莉亞交朋友是在我生日後,不是最近。
 
  「小思,說嘛,你是我的表弟,交了女朋友應該要帶給姊姊看一看喔。」玫瑰說。
 
  「哥哥,你早上都是去約會嗎?」莉莉說。
 
  阿不思心想:『玫瑰,我什麼時候叫妳姊姊啦?莉莉,妳就這時候才肯叫我哥哥。還有,要八卦對妳們來說還太早了吧。』
 
  金妮:「媽媽是不反對和普通人交往的,說嘛。」
 
  妙麗:「說嘛。」
 
  玫瑰:「說嘛。」
 
  莉莉:「說嘛。」
 
  「索拉,現在!」阿不思大喊。
 
  在四個女性還沒反應過來之時,索拉宛如子彈一般從金妮和妙麗的中間穿過,用自己的尖嘴花不到一秒的時間切斷阿不思身上的繩子。獲得自由的阿不思從椅子上跳起來,在半空中調整角度,在站到地上的同時,筆直的往正門衝過去。
 
  金妮用宛如邪惡組織的幹部一般的語氣說道:「別想逃,上吧!詹姆!弗雷!」
 
  「「了解!!」」在玄關之前,天花板突然打開,詹姆和弗雷從那個洞中跳出來。
 
  「不好意思啊,阿不思。」身在半空的弗雷說。
 
  「對啊,」詹姆接著道:「雖然你是我弟弟,不過這是媽媽的命令,而且她還答應給我增加零用錢。所以,乖乖束手就擒吧!」
 
  「「看我們的子母獠牙飛盤!!」」接著詹姆和弗雷各扔出一個綠色的帶齒飛盤,那飛盤在半空中又射出四個帶繩索的飛盤。這是衛氏巫師法寶店的新產品,原本是可以射出像貝殼一樣咬住人的小飛盤,這個顯然是詹姆和弗雷改造的。
 
  「怎麼聽你的目的都是零用錢嘛!」阿不思大喊,同時拿起在玄關的一支雨傘,像是X一般劃過,打掉了所有的飛盤。
 
  「什麼!」「怎麼可能!」在詹姆和弗雷驚訝的同時,阿不思穿過他們兩個的中間,打開大門跑出去。
 
  「﹝阿不思,你是怎麼辦到的?﹞」索拉飛到阿不思身邊道:「﹝我還沒教你這招吧?﹞」
 
  「只是一個斜劈和一個斜挑而已,我們快跑吧!」阿不思說,同時往鐵骨山的方向跑過去。
 
  阿不思談:在那之後,我和索拉在鐵骨山躲藏了兩天,直到爸爸在山裡用魔咒放的聲音保證媽媽他們不會在向我逼問才回家。事後我被罰禁足兩個月,還被罰了一個月的零用錢,不過我一點都不後悔就是了。這是我進入霍格華茲之前的最後的冬天,所發生的事情。
 
  第零卷完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490 筆精華,02/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