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30

RE:【其他】阿不思波特──故事尚未開始,更新到第十三章﹝內容含動漫捏他,不喜勿入﹞

樓主 真紅眼閻罡 unlimitryun
GP1 BP-
第十三章──聖誕快樂
 
  「﹝你不是說你有辦法偷偷跑出來?﹞」烏鴉索拉站在阿不思的肩膀問。
 
  「﹝是的。﹞」
 
  「﹝你不是還跟我學了做符咒的方法?﹞」阿不思學這個的目的是要做一個不會被開鎖咒打開的結界,而索拉發現阿不思符咒畫得非常標準,就是基於年齡因素而無法灌注足夠的魔力;不過等以後魔力增長就沒問題了。
 
  「﹝沒錯。﹞」
 
  「﹝那你為什麼還是要跟你爸報備啊?﹞」索拉不高興的問。
 
  現在阿不思和索拉站在客廳的門邊,現在只有哈利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做聖誕節的裝飾,金妮在廚房洗碗;而詹姆則是被送到玫瑰家,在妙麗阿姨的監視之下做自己的寒假作業;莉莉順便跑過去玩了。
 
  「﹝這有什麼不對嗎?﹞」阿不思問。
 
  「﹝沒有什麼不對,不過你不是沒打算告訴你爸媽你要去找古德曼的嗎?﹞」
 
  「﹝是啊。但是我要跟我爸說一聲而已啊。﹞」
 
  「﹝我說啊……﹞」看到阿不思一臉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索拉就覺得自己快要抓狂了。她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用翅膀的關節揉揉眉心,道:「﹝你到底是要說還是不要說?你的話前後矛盾唉!﹞」
 
  「﹝看著就好。﹞」阿不思說,他走到哈利對面的位子上坐下,道:「爸,我有個請求。」
 
  哈利停下手邊的工作,看著阿不思,問道:「什麼請求?」
 
  「明天的平安夜晚上,晚餐我不會在家裡吃,而且我可能要到九點半才回來。」
 
  「為什麼?」
 
  「我不想說。」
 
  「我要你說。」
 
  「這樣我會說謊。」
 
  「如果我禁止你出去……」
 
  「我還是會偷偷跑出去。一樣九點半回來。」
 
  「九點半回來?」
 
  「沒錯。」
 
  「那好吧。」哈利嘆口氣,道:「幫我把這些裝飾做好。」
 
  「沒問題。」阿不思拿起剪刀和色紙做起彩帶。
 
  「﹝就這樣?﹞」還在阿不思肩膀的索拉問。
 
  「﹝就是這樣。﹞對了,爸爸,這件事不要告訴媽媽喔,也不能讓哥哥知道。」
 
  「是,是,我知道了。連霍格華茲都還沒進去,就已經有一大堆秘密了啊。」哈利用頗帶深意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兒子。
 
  「每個人都有秘密啊,像是爸爸你就從沒告訴我你們學生時代的故事。」阿不思有些調皮的用手捏著哈利的鼻子。
 
  「那是我的故事啊,不管跟你們說再多遍,那些還是我的故事。等你到霍格華茲之後,再開始創造自己的故事吧。」為了自己的鼻子,哈利抱著阿不思的腋下讓他遠離自己,在輕輕的將他放到沙發上。
 
  「好吧。」阿不思有點不滿的說。他將最後一張色紙摺成星星,問道:「還有沒有要我做的地方?」
 
  「沒有了。」哈利用魔杖輕輕一揮,做出來的裝飾品都飛入一個紙箱中。
 
  「那我睡覺了。」阿不思站起來,同時一張紙片從他的口袋中飛出來。
 
  「這是什麼?」哈利抓住紙片,一邊推眼鏡一邊展開來,是一張宣傳塔尼提鎮某個紀念碑前的平安夜晚會的宣傳單。
 
  「如果是這個活動……」「晚安。」哈利還沒說完,阿不思已經用比及飛天掃帚一般的速度跑回房間。
 
  隔天下午……
 
  「好。」哈利說,從他對屋子周圍下的感應咒來看,阿不思已經跑出去了。
 
  雖然說已經答應阿不思不會告訴別人,但是他沒答應他不跟著去喔。
 
  「金妮,我出去一下,剩下的佈置麻煩你了。」哈利說,同時用魔杖點一下自己的頭頂,對自己施展幻身咒。
 
  「可以啊,只不過……,唉!哈利,你的臉。」金妮原本想問哈利為什麼的,不過卻突然指著哈利隱形的臉。
 
  『奇怪,怎麼啦?』哈利走向鏡子前,想道:『我明明已經下了幻身咒了,怎麼金妮還看的見我……』
 
  「啊!」哈利在鏡子前大叫一聲,鏡子中,一塊皮膚色的斑點憑空浮在他鼻子的位置上,還不小。
 
  「是昨天晚上那時候……」哈利一邊想著昨晚阿不思捏他鼻子的事,一邊抽出魔杖,想消去那塊顏色,不過不太順利,八成是阿不思在顏料中加了某些藥水。
 
  於是哈利就打算將已經收起來的隱形斗篷拿出來用,話說回來,上次被他放到哪裡啦?為了不讓詹姆拿去用,哈利幾乎是每三天換個地方藏。算了,作為一個巫師再翻箱倒櫃就太蠢了。
 
  「速速前,隱形斗篷。」哈利快步走到自己的房間說。要是再不快點的話就追不上阿不思了。
 
  不過出乎哈利意料的,飛過來的竟然是房間中所有能放東西的桌子和櫃子,連床鋪也飛起來了。傻住的他被衣櫃撞倒在地,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哈利推開櫃子,艱難的站起來。而在看到櫃子的背面之後,原因就顯出來了。
 
  一張寫著所有能代表『隱形斗篷』的字詞﹝『可隱形的斗篷』或『這件斗篷能讓人看不見』等等﹞的紙就貼在上頭,為了不讓紙掉下來,似乎還用各種魔法膠帶將紙黏上去。在某種意義上,真的是隱形斗篷飛過來了。
 
  仔細檢查之後,書桌的抽屜下方、枕頭和棉被的標籤上都被貼了類似的紙。也就是說,哈利還是逃不過翻箱倒櫃的命運。
 
  「這小子,難道說早就被他猜到這一步了。」哈利用魔法將家具都放回原處之後,立刻開始尋找自己的隱形斗篷,他可以確定阿不思是不會將那斗篷拿走的,但是……
 
  「到底被放到哪裡啦……」
 
  在公車上……
 
  「果然爸爸沒有跟上來。」阿不思笑著從窗戶看著遠離的站牌。他臉上的笑容讓索拉覺得有點奸詐。
 
  「你也太厲害了吧。」索拉變成人型坐在阿不思旁邊,道:「昨天晚上的談話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嗎?」
 
  「我沒有提到不能跟,所以爸爸他應該會覺得與其逼問下去,不如偷偷跟上來比較好。潛行和跟蹤是正氣師的必備技術,他有跟上我的自信。對我下追蹤咒太明顯了,會被我知道;所以他會選擇用隱形的方式跟著,因此在昨天晚上,我先在他的鼻子上弄了幻身咒沒辦法隱藏的顏料,接著又將他的隱形斗篷換個地方放。就算他找到或是去找別人借另一件過來,我也已經走遠了。」阿不思得意的將頭枕在交叉在後方的手臂上,對自己的計劃感到非常的滿意。
 
  『計…計畫通啊,我的主人。』索拉搖搖頭將在自己腦海中穿著孔明裝奸笑的阿不思甩出去,道:「阿不思,這些也是你從偵探小說上學過來的嗎?」
 
  「是啊,是亞森羅蘋系列小說。非常有趣喔。」阿不思笑著說。
 
  「喔……。對了,你把你爸爸的隱形斗篷放到哪裡啦?」
 
  「棉被裡。」
 
  「什麼?」
 
  「就是我爸爸和媽媽蓋的那條棉被啊。我把棉被的拉鍊拉開之後,將隱形斗篷塞進去。」
 
  「啊啊,燈塔照遠不照近的道理啊。」
 
  「妳在說什麼?」
 
  「沒事。」索拉說,一邊想道:『以後不能再惹阿不思生氣了,免得哪天就被修理了。而且手法聰明又大膽……』
 
  「索拉。」
 
  「有…有事嗎?」索拉回過神來問道。
 
  「我們已經到了喔。該下車了。」阿不思說著從座位上跳起來。
 
  「啊,等我一下。」索拉急急忙忙的衝下車,道:「真是的,沒有必要趕成這樣吧。」
 
  「嗯……」阿不思摸著下巴思考,道:「經你這麼一說,我真的是太著急了。不過讓對方等是不禮貌的,我們還是趕快過去吧。」
 
  「是,是。嗯?」索拉看著阿不思對她伸出來的手,問道:「怎麼了?」
 
  「一起走吧,免得我走太快扔下妳了。」阿不思說。
 
  索拉遲疑了一下,接著就握住阿不思的手,任由他牽著走。
 
  「阿不思。」良久,索拉開口道:「前天晚上﹝就是第十二章結束後﹞,你半夜起來做什麼?我記得你坐在書桌前好像在弄什麼?」
 
  「咦,你看到啦。」阿不思說:「我在包裝禮物,還有將他們藏起來。要是被他們知道會收到什麼禮物就沒意思了。尤其是老哥,我花了那麼多錢買的一本書,要是沒有讓他在所有人面前拆開來的話就沒意義了。」阿不思說著還悲痛的握起拳頭。
 
  「也是啦。」索拉苦笑的同意。
 
  「算了算了,現在我該做的事,就是在待會的小宴會高高興興的玩。」
 
  「說的沒錯。」索拉笑著同意,不過還是覺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麼。
 
  「呦呵!」
 
  兩人看過去,莎莉亞站在飯店的門口向他們招手。
 
  到了莎莉亞面前,阿不思微微傾身說:「你好,謝謝你今天邀請我來。」
 
  「不需要這麼客套,今天的宴會要好好放縱一下。」莎莉亞微笑著將阿不思拉到飯店中,顯然她也對這次的宴會期待已久。
 
  搭電梯到七樓,莎莉亞打開房門,有些炫耀的揮手道:「來,請進吧。」
 
  「喔……」阿不思眼睛發光的看著房間的佈置。床鋪被移到角落,中間擺了一張大餐桌,上面擺了烤雞、比薩等等美食,還有一棵比較小的聖誕樹。
 
  「好棒喔。不過準備起來很麻煩吧?」阿不思向莎莉亞問。
 
  「不會,我都是叫外賣和飯店準備的。」
 
  「是喔。啊,對了,」阿不思從口袋中拿出一個淡黃色的小紙袋遞給莎莉亞,道:「給妳,祝妳聖誕快樂。」
 
  莎莉亞將紙袋接過去,打開來後,裡面放的是一對有上弦月裝飾的髮夾。
 
  「這是送我的嗎?」莎莉亞笑容滿面的問。
 
  「是啊。這是我送妳的聖誕禮物。」阿不思點頭說。
 
  索拉不高興的問道:「阿不思,這個髮夾是什麼時候買的?」
 
  阿不思答道:「在服飾店的時候買的,那個時候你們在選衣服。」
 
  索拉想起來,那時候她的確有看到阿不思將一個小紙袋藏入口袋中,雖然阿不思答應回去後就告訴她,不過她因為沒怎麼在意就忘記了。
 
  「算了。」索拉聳肩道:「畢竟這次的宴會幾乎是她辦的,要是不送點東西給她的話就真的太失禮了。」
 
  「妳在說什麼啊?」阿不思掏著口袋道:「這是聖誕節的禮物,還有這是妳的。」
 
  「哎!我也有?」索拉詫異道。
 
  「當然啦,你們的禮物是我在店裡一起買的。聖誕快樂。」阿不思笑著將另一個用紅色紙袋交給索啦。
 
  「謝…謝謝。」索拉傻傻的將拿在自己手上的紙袋打開,是一個紅色羽毛造型的髮夾。
 
  「不過……」莎莉亞看著手上的髮夾,道:「那家店的東西我有看過幾次,不過好像都沒看過這些產品。普通的髮夾倒是有啦……」
 
  「原本是普通的髮夾沒錯,不過之後我稍微改造了一下。」阿不思有些得意的說。
 
  『這樣啊,阿不思前天晚上就是在弄這個……,話說回來他說謊時連表情都不會動一下……』索拉在思考的同時,眼睛愣愣的看著手上的髮夾。
 
  「這樣的話,我也送些東西當作聖誕禮物吧。」莎莉亞說,接著她拿出自己的行李箱翻找。
 
  「不,不用啦。妳已經送我風衣了。」
 
  「不用客氣,因為這是現成的。」莎莉亞將一樣東西塞到阿不思的掌心。
 
  「什麼東西?咦!」阿不思驚訝的看著手中的短棍子,那和他之前看到的莎莉亞的魔杖很像,不同的是尖端的裝飾不是月亮,而是橘色的小太陽。
 
  「妳怎麼還會有別的魔杖?」
 
  莎莉亞解釋道:「這種魔杖是我們國家的初學者用的,材料主要是能傳導魔力的合成物,彈性跟指揮棒差不多。優點是可量產和攜帶方便;不過施法的效果比不上手工製、內含魔法生物的一部分的木頭魔杖。木頭魔杖在美國只有很厲害的魔法師才能用,因為在美國,不論是可以用來製作魔杖的樹木,還是能提供杖芯的魔法生物都很少。」
 
  「所以你就放心收下吧。」莎莉亞拍拍阿不思的肩膀說。
 
  「真…真的是太棒了,」阿不思用顫抖的聲音道:「我居然現在就能有屬於自己的魔杖。我好高興能收到這個禮物。謝謝妳,莎莉亞。」
 
  莎莉亞瀟灑的揮揮手,道:「沒什麼,不過還有其他很多造型的喔,你要不要再看看……」
 
  「不用了。」阿不思高興的把玩他的魔杖,道:「我很喜歡這個造型,這個就夠了。」
 
  「嘻嘻,你高興就好。」莎莉亞露出了溫柔的微笑。
 
  「對了,索拉……」阿不思想起來剛剛被自己忘在一旁的索拉。轉身看過去的時候,索拉驚愕的問道:「怎…怎麼了?」
 
  「沒有事,只是剛剛都把妳忘了。妳好像不太高興,禮物不喜歡嗎?」
 
  看到阿不思一副被遺棄的小狗的樣子,索拉連忙道:「沒這回事!這份禮物我很喜歡,我只是在思考要怎麼戴才比較好看。」
 
  「對了,烏鴉。」莎莉亞拍著阿不思的肩膀,有點不懷好意的道:「今天妳有準備禮物送給阿不思嗎?還是說已經在家裡就送了?」
 
  「這……」索拉慚愧的玩著手指說道:「我沒有給阿不思準備禮物,真的很抱歉,我……」
 
  阿不思開朗的笑道:「沒關係啦。」
 
  「真的嗎?」索拉用彷彿被宣佈無罪的被告看著法官的眼神看著阿不思。
 
  「嗯,文化的不同嘛。」阿不思點頭道:「索拉以前在家鄉的時候一定沒有為每個人都準備禮物的經驗,所以我從一開始就沒期待索拉的禮物。」
 
  『從…從一開始…就沒期待……』在聽到阿不思最後一句話後,索拉臉上被救贖的表情黑下來,接著一把武士刀憑空出現刺穿她的身體。當然這是搞笑的效果,沒有任何實質傷害。
 
  「索拉,妳沒事吧?」阿不思扶著有些顫抖的索拉。
 
  索拉站直道:「我沒事,我先去一下洗手間,你們先開始慶祝吧。」說著就跑進去了。
 
  「我是不是又說錯了什麼話?」阿不思擔心的說。
 
  「沒事,不用管那隻鳥了。」莎莉亞拿起一塊比薩塞進阿不思的嘴裡。
 
  過了大約十多分鐘,阿不思手中拿著裝得滿滿的盤子和一杯果汁,看著洗手間緊閉的門;他用腳踢一踢門,道:「索拉,快點出來吃飯嘛,我替妳裝了一些東西。」
 
  窩在裡頭的索拉沒有一點回應,阿不思無奈的低著頭。
 
  「真是沒辦法。」莎莉亞走過來說:「那隻鳥交給我處理,你先回去吃東西吧。」接著她用魔杖點一下門把,就開門走進去了。
 
  阿不思也覺得這件事交給莎莉亞處理會比較好,就坐回椅子上給自己到了一杯飲料。過了一會,洗手間的門『碰』的打開,索拉從洗手間裡出來,直直的往陽台走,過程中還讓自己的背上長出翅膀。
 
  「索拉!妳想做什麼?」阿不思看著已經一腳跨出去的索拉,索拉回頭道:「現在,我要去找阿不思的聖誕禮物!」「哎?」「我絕不會輸給那個美國佬的!」接著索拉就張開背後的翅膀,飛入夜空之中。
 
  「這……到底發生什麼事啦?」
 
  「這個嘛……」莎莉亞也從洗手間走出來,對阿不思解釋道:「其實剛剛她一直在想著有什麼東西可以立刻拿來當作聖誕禮物送給妳,我跟她談了一會兒後,她好像突然想到主意,接著就衝出來了。」
 
  「是嗎……」阿不思看著莎莉亞,這才發現莎莉亞已經將他給的月亮髮夾戴上去了,一個在左耳前的髮鬢,另一個將後面的長髮綁成一束貼在背上。不過髮夾的顏色變成黑色了。
 
  「黃色跟我的頭髮顏色太像了,看起來不明顯,所以我把顏色變一下。怎麼樣,好看嗎?」
 
  「嗯,非常好看。」
 
  「謝謝稱讚。」莎莉亞看著陽台,道:「既然窗戶已經打開了,到外面看一下夜景吧。」
 
  看到莎莉亞也走上陽台,阿不思也跟出去。在雪花飄落的夜空,城市裡的燈光搶走了星星的光彩,街道上人來人往的,大家都滿懷著快樂的心情享受平安夜。
 
  「對了,阿不思。」莎莉亞道:「你今年幾歲啊?」
 
  「實十歲,到了明年是虛十一歲。怎麼了?」
 
  「沒有啦,只是在聽了你拿到魔杖的話之後,才想起來你說過你還沒入學的事情。明明你的魔法技巧那麼好。」
 
  「有嗎?」
 
  「當然,先不說你之前讓我的腳不停跳舞的咒語,沒有魔杖你卻有辦法使用出治療魔咒,這樣已經很厲害了。」
 
  阿不思不好意思的搔頭道:「沒有啦,這都要歸功於我小時候經常受傷的關係。」
 
  「至少在我跟你一樣大的時候,我做不到這件事。」
 
  「跟我一樣大?對喔,妳已經入學了,當然不只十一歲。」
 
  「是十三歲喔。真是想不到……」
 
  「想不到?」
 
  「不,沒什麼事。你明年九月就要進霍格華茲讀書了吧?」
 
  「是啊。」
 
  「將來你想做什麼,你有想過嗎?」
 
  阿不思抓抓臉道:「以前我曾經有想過要當正氣師,不過好像會傷到索拉的心;現在想做什麼完全沒想到。」
 
  「這樣啊,不過你幹嘛這麼關心那隻烏鴉?沒必要為了她放棄自己的想法吧?」
 
  「因為我家裡有個負面教材,所以我不喜歡給別人添麻煩,或是讓別人感覺不愉快。倒是妳,為什麼妳那麼討厭索拉啊?」
 
  「這個……」莎莉亞猶豫了一會,道:「說來慚愧,其實我小時候,和爸媽一起回外公外婆家的時候,我被那裡的……怪物,給嚇到了,他們很多都跟索拉一樣,會講話、會思考,但是他們大多數毫不猶豫的遵循自己的欲望,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想欺負人的時候就會去找幾個人嚇一嚇。看到他們這樣,我覺得很忍不住……」
 
  「所以妳才討厭索拉嗎?」
 
  「是啊,不過,現在我也知道那樣實在是太幼稚了。但是,我還是想要將那種會隨意傷害人類,甚至是殺人的怪物全都打倒;為此,我必須成為一個擁有強大實力的魔法師。」
 
  「聽起來很酷,真希望我可以幫上妳的忙。」
 
  「可以的喔。」「咦?」
 
  面對錯愕的阿不思,莎莉亞道:「一個人的力量是很渺小的,在追尋自己的夢想的路途上,一定會碰到許多重重的阻礙,要是,知道還有一個人跟我一樣追求同樣的目標,我……我就能更加的努力。」
 
  「喔……」
 
  「那個,至少先成為一個很厲害的魔法師的話,將來不論想做什麼都可以。所以……」
 
  「我知道了。」阿不思道:「妳說的沒錯,不管是想當正氣師,還是到羅馬尼亞照顧龍,甚至是當解咒師或到魔法部工作,這些都是要很厲害的魔法師才可以做的。雖然我不知道我以後要做什麼,但是,為了鼓勵妳,而和妳一樣努力成為厲害的魔法師,是沒有問題的。再說,也許我可以在過程中找到我想做的事情。」
 
  「既然如此,」莎莉亞對阿不思伸出手,道:「就讓我們一起以成為強大的魔法師為目標努力吧。」
 
  「嗯,我答應妳。」阿不思笑著握住她的手。
 
  當阿不思和莎莉亞對視著微笑、氣氛良好之時,一道煞風景的風帶著雪花吹了過來。兩人忍不住閉上眼睛擋住風雪。
 
  「嗚……」阿不思揉著左眼。
 
  「怎麼了?」
 
  「雪好像跑進眼睛裡了。」
 
  「這樣啊,別揉了。」莎莉亞一隻手抓住阿不思揉著眼睛的手,另一隻手將阿不思的臉拉近;她溫柔的道:「我來幫你看看,別動喔。」
 
  「喂!你們在幹什麼啊!!!!」
 
  感覺到危機的阿不思和莎莉亞立刻分開,在此同時,某樣東西用宛如流星一般的速度從兩人中間飛過,刺入了房間的地板中。
 
  「古德曼,妳想對阿不思做什麼?」在這一章中,因為忘記準備禮物而導致沒有什麼出場機會的索拉,現在站在欄杆上,以充滿殺氣的眼神看著莎莉亞。
 
  「我……那個……」原本伶牙俐齒的莎莉亞,在索拉的殺氣的影響下幾乎說不出一句話。
 
  「索拉,剛剛只是我眼睛被雪花跑進去了,莎莉亞幫我看而已。」阿不思站出來解釋。現在的索拉,好可怕……
 
  「啊啊,這樣啊。」索拉做了好幾次深呼吸,才把圍繞在自己身上的黑色氣息給散去。接著,她走過去,將被插到地板裡的東西拿出來,把上頭的一點瓦礫給拍下來,遞給阿不思,道:「聖誕快樂,阿不思。這是我給你的禮物。」
 
  「啊,謝謝。」阿不思接過去,索拉送他的是一把精緻的木刀,沒有護手,刀柄用黑色的布條纏住,刀身光滑,沒有一點凸起的木屑。
 
  「抱歉,剛剛嚇到你們了。」索拉不好意思的抓頭道歉,接著對阿不思道:「這把木刀是我剛剛找一棵樹做成的。坦白說,我所能想到的禮物,大概也就只有這個了。」
 
  「不會,我很高興。」阿不思笑著說:「這把木刀我很喜歡,而且我聽哥哥說,學校傳聞我爸爸就曾用劍殺過蛇妖。」
 
  「喂!烏鴉。」莎莉亞看著木刀,道:「我記得烏族不都擅長劍道和火器的嗎。妳想教阿不思啊。」
 
  「是啊,」索拉拍胸道:「我跟長老通過電話了,他准許我教阿不思烏族專屬的絕招,當然如果他想學的話……」
 
  「劍道是什麼啊?」阿不思好奇的問。
 
  「這個嘛……烏鴉。」莎莉亞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個白蘿蔔,她將白蘿蔔拋向索拉,道:「表演一下。」
 
  索拉從翅膀中抽出她上次拿出來的長劍,銀光一閃,白蘿蔔在半空中被切碎成蘿蔔絲,輕輕的落在莎莉亞不知道從哪裡端出來的盤子上。
 
  「哇……」阿不思佩服的拍拍手。
 
  「就是這樣,所謂的劍道我們的劍術。」索拉收起劍,道:「就像古德曼說的,我們烏族非常擅長用劍和火器,當然也有一些法術。如果你想學的話,我都可以教你。當然這些學起來都不容易,如果你中途想放棄的話,我也不會……」
 
  「好啦好啦,」莎莉亞拍拍手,引回兩人的注意,她拿起一杯飲料笑道:「我們的宴會可以繼續吧?」
 
  「「「聖誕快樂。」」」三人各自拿起一杯飲料,敲一下彼此的杯子。
 
  宴會,正式開始了。
1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490 筆精華,02/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