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116

【翻譯】ASTE「黄昏の鎮魂歌」

樓主 AngelicCIC kiki4545
GP0 BP-
因為太無聊,加上自己想練習翻譯日文。
所以給了自己目標,翻譯這篇..
給大家當作中秋節賀禮,至於下一篇02,大概10月中旬能出來吧?

主翻:當然就是AICE我本人了啊!
(謎:其實是Excite網頁翻最多~笑)
副翻:羽長
(私瑪奇的夥伴~主要幫我校稿,解決問題的好幫手)
校稿:嗯..就決定是你們了!
(只要有錯就挑出來吧,但別雞蛋裡挑骨頭阿!)

私只提供中文翻譯,日文請對照ASTE上的ASP。

當然,請勿私自轉載~感謝。
(這句話是說給手貝哥哥的人聽的)

-------------以上都是廢話--------------

我旅行著,長久以來始終持續著旅行。
走進深深的森林、望著遙遠的海、持續著走過了風之國、水之國、火之國、還有土之國、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旅行。

我喜歡旅行。
背上背著樂器,走過一個城市又一個城市,像候鳥般的生活。

--但是。
好像覺得少了些什麼。
「那一天」所失去的東西。

對記憶失去「那一天」
所能記得的,從自己倒在街上「那一天」開始。
旅行就變成了自己的義務。

這是關於每日地旅行到的某個地方所發生情形。
還記得的人也不在了的小故事。

---------------上面是個開頭-------------

我跟那個少女相遇,是在位於風之國フォルラータ南方盡頭,名為ノール的小村子。
「呼…已經走了相當久了。從王都到達這裡,大概花了一年」
到達村莊時是接近黃昏的時間。
太陽西下,世界上所有都染上了茜色。
代表著一日的結束。
從村莊中冒起了炊煮的煙,這是母親呼喊在道路旁玩的孩子們回家的時間。

「有可以回的家...真好呢...」
並沒有想講給誰聽,獨自一人時習慣性地自言自語。
也不是感覺特別寂寞。

從旅行接著下個旅行的每天。
走著走著、就到了這麼偏僻的地方來了。
不過來這是有意義的。
這個村莊、是現今在從前的時候,一位傳說中被歌頌的歌姬的出身地。
那位歌姬和她的戀人音樂家一起在王都獲得音樂會冠軍,隨後二人一起巡迴世界、
就在她那奇蹟般的歌聲吸引著很多人的時候,忽然失去了蹤影。
所以,並不知道傳說中被歌頌的歌姬真實性。

這幾年來,我自己在尋找或追求的什麼,想想應該是跟音樂的東西有關,所以在各式各樣跟音樂有關的地方旅行著
在前往風之國王都的時候,遠遠地聽到了關於這村莊的傳言才慢慢的到了這裡,因為是小村莊的關係,從頭到尾看完也不超過一小時吧。

剛才還在玩的小孩子都回家了,村子的入口顯得非常空虛。
接著,我發現在村子的入口站著一位少女。
那是這附近的地方服飾嗎?穿著白色像禮服下擺同樣長的服裝的少女。
漫長夕陽的顏色襯托著的褐色頭髮。像翠綠玉般顏色的眼睛

站在那邊不動的少女,總感覺好像有點寂寞。
家..不回去嗎?
就在差不多快日落的時間。
她看起來,大約九、十歲吧。
是天色變暗後不適合出來閒逛的年紀。
我看著她的時候,注意到那個孩子把臉轉向我。

對著我,她笑著跟我揮手。
我也反射性地作出笑容揮手。
但是,少女的臉顯得有點驚訝的表情,(走路聲),走近到與我面對面的距離。

「你好!」
少女很有精神的跟我打招呼。
「你..你好,你是這個村子的人...嗎?這個時間還在外面遊玩,這樣子好嗎?」
「這可不是在玩喔?」
少女以大人般的表情,用食指"嗶"指著我這樣說

「是,是這樣啊。那麼,在做什麼呢?」
「我啊,在看守著。」
「看守?到底在看守什麼」
接著在說話的同時,我注意到一件奇怪的事。
傍晚時刻,太陽已經大幅度傾向地平線,天空的顏色,從茜色慢慢變成了群青色。
同時,我的腳下延伸出很長的影子。
但是站在我眼前那位少女的腳下...

「沒、沒有影子!?」
這個..,沒有影子。這到底是!?
「啊,這個?別在意,嗯」
少女笑著用手指做出別在意的動作。
就算說不要在意也不能不在意啊。
那時,我更注意到另一個奇怪的事。
「而且還能穿透過去,看到對面的風景呢。」
「呵呵,經常有的,經常有的」

「那怎可能會有!!」
「但是你能看見我吧?大哥哥真是奇怪呢。」
少女開懷的笑著。
「如果要我說的話,沒有影子、又透明不會比較讓人覺得奇怪嗎?」
「這樣啊?這不就是在講幽靈嗎?」
「啊,原來如此,的確幽靈是那樣的...嗯,喂!」
「啊,不要緊喔?因為我是個好幽靈。」

「--好幽靈」
我想不出該說什麼好。
漫長的旅途,也看過相當奇特的事物。
當然,其中幽靈...或者應該說殘留思念?
對這個世界有所依戀,只剩下意志在這個世上,不過,這麼天真無邪的幽靈倒是第一次見到。
「所以阿,我並不會讓人覺得害怕喔。」
「嗯,的確有那種感覺呢。」
「但很高興呢,能看見我的人,幾乎沒有呢。」
「那當然,是這樣的啊。」
「為什麼大哥哥能見到我呢?你是個魔法師嗎?」
「看見我背上背著的東西還這麼說嗎?」
「這是フォルテール」
我背上背著旅行的道具之外,後面還背著名為フォルテール的樂器。
這個フォルテール,感覺顯得有點笨重且又大。
走在路上的話,是個一看見就會認為「我是個樂師」的招牌
「原來如此,樂師啊,真是非常少見呢,為何來這麼偏僻的地方」
「是稍微有些事情喲」
「這樣阿,那暫時會在這個村莊嘍?」
「不,事情結束後,打算馬上又要去旅行的,不過」
說著說著,少女.......應該說是幽靈少女,流露出些許寂寞的表情。
「是嗎,已經隔很久沒跟人說過話了呢」
姆-
露出那樣的臉怎可能會丟下她呢

太陽的光裡最後的一個碎片落下後
天空從茜色變成了群青色。

少女驚慌地樣子,看著背後又轉回來
「我、我...」
連話都說不出口

「怎,怎麼了嗎?」
「不得不回去了。」
露出非常寂寞的表情。
姆-。沒有辦法呢。
「我,明天還會在這個村子喔?」
「真的嗎!?」
「是真的。」
--雖然是現在才決定的。
「那麼,明天也能見面嗎?」
「...可以阿」
我的回答讓少女的表情振作了起來。
簡直像在微陰的天空中,射下一道光芒。

「那麼明天,也是在日落時間的這個地方喔!」
用興奮的聲音,督促著我做約定的少女。
但是,還真是個很有精神的幽靈呢。
「我了解了」
我一邊苦笑著,一邊答應著少女。

「呵呵~再見了~」
隨著笑臉,少女的身姿像是在空氣中溶解般消失無蹤。
阿,還真的是個幽靈呢。

我跟少女約定再會的事結束後,就進入了村子。
那麼...今天要住在旅館嗎?

村莊裡有個名為「アンクルノート」的小旅館。
窗戶透出很溫暖的光。
一樓是做為食堂嗎?
在裡面聽見人們的談笑聲。
剛好,隔壁城市往返的商隊在今天到達了,店內顯得很活力十足。
希望不要客滿了呢。

(開門聲)
開門的時候,附在門上的鍾鈴發出了輕快的聲音。
迎面來的是,溫暖的料理香味,和熱鬧地聊天的人們。
在裡面的櫃檯,前方五個桌子併排著。
進來的客人應該有九成在這吧?
「歡迎光臨!」
老闆用很有精神的聲音,歡迎進門的我
「晚安,我想要在這休息可以嗎...」
「房間空著呢,總之馬上帶你過去,請在這裡稍等一下。」
老闆滿面的笑容,從櫃檯打招呼。
看樣子很忙呢。
放眼望去服務生好像只有老闆一個人的樣子,這樣當然會很忙啦。
過了一會兒,老闆從櫃檯出來
「客人是個樂師嗎?彈個一曲吧」
看著フォルテール說著。
「非常樂意,但是那麼熱鬧的樣子,老闆一個人忙得過來嗎?」
「哎呀,本來都是老婆在接待客人的呢,但是今天稍微有點...」
「身體不好嗎?」
「不...」

有點說不出話來的老闆臉紅地笑著。
「有孩子...待產著,就快要出生了。」
「那真是喜事啊。」
「是這樣的呢,但是給客人添麻煩了。」
「哎呀,一點都不會在意呢。房間是在二樓嗎?」
「是的,這是鑰匙,最後一間房間空著呢...」
叮噹。
收下了房間鑰使。
「算算結帳要離開的時候。預定要在這裡住多久呢?」
「總之,大約要住二到三天吧」
「那麼,謝謝惠顧」
收下了鑰匙的我,拿著行李向房間走去。

那晚,由於老闆請客,我在食堂裡持續地彈奏著フォルテール
村子的人們顯得淳樸,和給人的感覺很好的人。
一邊持續地聊著天,也持續地彈奏著樂器。
從傳言裡所聽到的話來看,有關於傳說中的歌姬,瑟菲•史威尼的老家已經不在的樣子
這樣說起來這個村裡,那個戀人的弟弟或妹妹,他們的子孫的子孫現在還住在這。
聽了那個地方的所在,打算明天去看看。

「小哥,現在都城都流行怎樣的曲子啊?」
「彈點快樂的曲子吧!」
按照酒醉的客人的要求,奏了幾曲在王都流行的流行曲。
唉,雖然說是流行曲,但也是一年前的了。
隨著夜晚顯得越熱鬧,吵雜聲也越來越大了。

次日,我去到本來好像是樂師的家,訪問了昨晚的話。
那是位在村頭,是個非常普通的獨立房屋。
和像是樂師的子孫的人們短暫談話中,我到底在這個村莊,能追求到自己所不知道的「什麼」嗎。
根據那家人說法,那個歌姬瑟菲和樂師高吉,幾乎沒有再回到村莊。
我談到自己也是樂師的時候,那家人拿出了一張樂譜。
不知是不是真的,據說這個是那個祖先在王都音樂會獲得冠軍所奏的曲子。
而且那個地方也有風聞,當音樂會進行途中,邪惡的魔法師對著觀眾施了詛咒,
唱著那首曲子的歌姬,用歌唱的力量打破了詛咒。
--是真的嗎?
歌曲的標題是「Myself・Yourself」
覺得很奇妙,好像在哪聽過似的,那樣的曲子

被那樣款待著,從人家中出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刻了。
和昨天同樣漂亮的晚霞。
太陽沉沒於山間。
我為了實現昨天的約定,往村子的入口走去。

黃昏。
夜晚與白天的交界處。
萬物閃著金黃色的光芒,美麗的一瞬之間。
那個孩子,跟昨天一樣,站立在村子的入口。

「啊,你來了喲。」
「嗯,我真的來了喔。」
(腳步聲)~少女向著我走過來。
顯得很高興的樣子。
「嘿嘿,我以為你已經不來了呢。」
「不是約定過了嗎?那,你的時間是用來閒話家常的嗎?」
我笑著說
一邊看著我,少女一邊有點在嘟噥著。
「感謝...呢」
「不用那麼感謝呢,反正我是個閒得發慌的樂師。」
「大哥哥,你是從哪個村莊來的?」
「--有想要尋找的東西,但是不知道是什麼呢。」
「我不懂」
「嗯...很久以前我發生了意外,我沒有意外前的回憶喲。」
「原來如此,那真是很糟糕呢。」
少女以大人的樣子點點頭。
--被幽靈同情讓我感得很奇怪呢。
「但是,大哥哥有些沒改變呢。」
沒改變?不知不覺中嗎。
我,但我在普通人中,可是經常以很有常識的人聞名呢。
「啊,我說的改變,並不是那個意思喔?」
「那麼是什麼呢?」
「大哥哥啊...大哥哥周邊的時間...沒改變呢。因為我是幽靈,所以我知道的呢?」
「--」
原來如此...這個孩子...知道阿。
少女的一句話,像針般刺進了我的胸膛。

「大哥哥的時間跟我一樣喲」

「那個...我知道的」
「嗯,我阿,從死亡的那天開始,應該就沒變老過吧?」
嘟噥的少女顯得有點寂寞。
「大哥哥...也是這樣的感覺嗎」
「事實上呢,是那樣呢,但是阿,我已經活了一百年以上了喲」
「老爺爺?」
「...因為沒有孩子或孫子,還是叫我大哥哥比較好喲」
呵呵,笑著跟少女說著
「那麼,我們啊,還真是相同處境的同志喲」
也一起笑著說。

「話說昨天,你不是說在這裡看守嗎?在看守著什麼?」
我的問題,讓少女顯得有點為難,回答了和問題不太相關的事。
「我的妹妹啊...快出生了。」
「原來阿...是妹妹快出生了啊。」
「那個...有「不好的東西」在我家周圍徘徊。」
「家?」
「嗯,就是那邊那個旅館」
「呵呵~是妹妹喲,我知道的呢。」
衷心感到高興的少女微笑著。
「啊,所以嘍!」
「我想要守護將快要出生的妹妹...在這裡呢」
「--原來如此」
這就是看守的原因阿。
真不錯的孩子呢。
我發現到自己,對這個很有精神的幽靈相當具有好感。
「但是,我死的時間大概是黃昏呢?所以一個人的話不能在黃昏以外的時間「存在」呢」
「一個人?」
「那個啊,如果有認識我的人,但是在夜晚需要我的話。」
少女的話有意思要我做什麼。
「--那,需要我協助幫忙這件事嗎?」
「--不行嗎?」
「這樣說的話,不就要每天熬夜?」
「嗯,就是這樣。」
少女一副早就明白的臉說著。
「原來如此阿,就因為我聽得到聲音,看得到你,所以我要晚上起來陪你?」
「是喲...嗚...不能幫助我嗎?」
少女的眼睛仰視著我。
...唉,不行,被那樣的臉看著,實在不能拒絕。

「啊,如果有什麼用得到我的地方,請儘管使用吧。」
「真溫柔呢!謝謝你,大哥哥」
像ニコリ花開般少女的微笑著。
看到就感受到胸口很溫暖,那樣的微笑。
「那麼,約定嘍」
「嗯,約定了」
我和少女...不能拉小指立誓。
我的手指,很巧妙地穿過了少女的手指。
「呵呵,因為是約定呢,請幫助我呢」
「嗯嗯,約定喲。」
沒有辦法呢,只好做個小指約定的樣子,我們互相笑著。

「那個啊,那個「不好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嗯-,不好的東西不就是不好的東西嗎?」
「到底是什麼呢?山賊跟壞人的話,可以跟警備隊聯絡就行了啊。」
「不,不是人類,是跟我一樣的東西,不過,好像殘留了怨恨在這世上」
「惡靈嗎」
那個挺麻煩的。
不是拿武器就能對付的對手。
把這樣的東西視為敵人,要做麼做,才能保護她快出生的妹妹?

「大哥哥是樂師吧?所以應該不要緊的喲」
「耶?」
「歌阿,有種力量呢。」
「但是我不會唱歌喲?」
「...歌,由我來唱」
「那真是失禮了」

用歌鎮壓住惡靈。
這種事做得到嗎?
就今天聽到的傳說中歌姬的事,也許並不是不可行的。

「不要緊的喲,「思念」是有力量的」
「我在歌中融入強烈地思念,那傢伙如果碰上這個融入「思念」的歌,一定能發揮作用的」
「--嗯,是呢,嗯,一定是這樣。」

我等到黎明後,回去了旅館。
老闆用很詫異的表情,迎接我。
「喔呀?這個時間到哪去做什麼啊?」
「沒有啦,一邊感受著夜風,一邊稍微在想樂曲呢?」
「嘿,樂師君真是糟糕呢。」
老闆一邊掃著地,一邊跟我說話。
「不過,一個人不太好吧。」
「嗯...啊,但是沒有理由讓懷著身孕的老婆工作呢。」
「這麼說也是呢」
講著話的老闆,挺起腰走了過來。
「早飯,馬上來。」
「抱歉呢」
從櫃檯裡面,飄出聞起來令人覺得美味的味道。
這時,我對位於櫃檯旁,裝飾著的小肖像畫有興趣。
--這是...那個孩子。

「啊啊?是這個嗎?這是我們的女兒喲,如果還活著的話,應該已經12歲了」
對著我的視線注意到的,老闆緩緩的說明。
「這...樣啊,真抱歉。」
「不會不會,因為人的生命像虛幻般呢。她是個好孩子呢,大概三年前吧?由於流行病突然就...」
「...」
「哎呀,一大清早就說那麼鬱悶的話題十分抱歉。但是,也因此老婆對這次分娩有那麼一點神經質。」
「嗯,平安才是最重要的。」
從我的早餐來之前,跟老闆繼續地談天。
三年...三年間,那個孩子一直在那地方。
沒有跟任何人說過話。

從那時後開始的一週間。
我和她在深夜中都在一起。
對於黎明回來旅館的我,旅館老闆用著很詫異的眼神看著我。
都以夜晚中比較好作曲,這種適當的理由來辯解著。

那天的夜晚是滿月。
像平常一樣,她在村子的入口等待著。

雖然沒有說著快樂的話,但是整體上感覺很快樂。
惡靈,也許實際上不存在也說不定?
我想著原本的目的。

「--來了」
她用顯得蠻緊張的臉,指著村子的入口。
「--哪裡?」
「大哥哥看不到嗎?看!在我們的前方。」
「姆-」
揉揉眼睛仔細地看,的確有個像黑影般的東西,慢慢地向旅館方向前進著。

「那個阿...」
一邊說著話一邊流利地組裝フォルテール。
藉由把思念融入歌裡,向那傢伙撞觸的話。
真的可以用這樣的方式,鎮壓住惡靈嗎?

「接近我們的那個,感覺討厭...」
「那麼,我彈フォルテール,你負責唱歌」
「嗯...知道了」

從語氣中覺得,她顯得有點不安。
「沒問題的喲,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我沒有依據的鼓勵,讓她露出了些許微笑。
「--嗯,大哥哥謝謝你。」
「那麼,要開始了喔?」
「嗯」

她抬起頭的同時,我的手指也在鍵盤上準備著。
--但是。

「嗚,不能動了!?」
「耶?大哥哥怎麼了嗎?」

「那個,身體動不了!」
「不會吧」
我感覺到逐漸靠近的影子,「不懷好意地」笑著。

「不要妨礙我...」
接近的影子,像騙人般說著話。
--被發現了嗎?

「我死後...一直在尋找著...可以奪取的肉體...」
「不,不行讓你奪取我喜歡的妹妹!」
「哈哈哈...懺抖著嗎...弱小的魂」
那傢伙改變方向,向這裡走過來。

「真有精神的靈魂呢...首先就從你開始吃起好了。」
「啊...啊啊」
可惡,無論如何,身體...身體趕快給我動阿!
是因為那傢伙的妖氣造成的嗎?

「哈哈哈...先奪取你的身體...然後再奪取你快出生的妹妹...這麼一來我就能重生了...以血跟慾望、憎恨跟悲鳴所點綴的嶄新的誕生...」
邪惡的感覺,遠遠也能"嗶嗶"般傳過來。(應該只指類似電波)
這..不能讓那傢伙的想法成真。
我明白的,但是...
「動阿..快動啊,我的身體!」

「大哥哥...」
女孩的聲音顯得不安。

「首先是你...有精神的魂啊...先把你當小菜吃掉吧」
「啊...啊啊...」
影子的手指慢慢地往女孩伸去。
「啊!」
喘不過氣的她,退後著。
「大哥哥...」
那個視線像是尋求幫助般,射向了我。

--不能遵守約定嗎,我明明說過要幫助那孩子的!
如果感情真的有力量的話。
我祈禱著。
很強烈地。
很強烈地。
很強烈地。
我...想要幫助那孩子!
就在我的心裡祈禱著的那時。

「這...這不可能的...啊!!」

耀眼的光消除了圍繞在週邊的黑暗。
「不,不可能的...只是一個人類而已,不可能的啊...」
我的胸口,閃耀著白色的光的同時,邪靈被震開吹跑了。
「現,現在到底是?」
不明白發生什麼事情,被嚇呆的我。
「大哥哥,就是現在!」
女孩的叫聲,讓我從咒縛中解放。
「喔!」
手動著。
我的手指向機械般正確的動著,彈奏出懷念的歌曲。
--懷念?
為什麼覺得懷念?

思考並沒有影響,手還是在動著。
前奏的演奏完了後,少女的歌聲配合著琴聲。
「啊啊...這,這個是...」
影子明顯畏懼著--行得通的!
「這,這是在王都,破除了邪惡魔法使讓人痛苦的詛咒魔法的那首歌」
是阿,
的確是這首歌。
那個孩子唱著...我彈奏著...
也許曲子本身並沒有力量,但是相信著少女的話...這樣說不定能阻止那傢伙!

唱著歌的她,被淡淡的光包圍著。
茜色...放出淡淡的像黃昏顏色的光。
光變成了粒子,向著影子的方向流過去。
被光的粒子覆蓋的影子,染上了在夜晚村子出現的一瞬間的黃昏色。
「啊啊,消失了...我快消失了...」
影子感到痛苦而掙扎。

﹝大哥哥...﹞
這時,突然在頭中響著她的聲音。
「--怎麼了?」
﹝大哥哥...謝謝你呢...﹞
微弱的...快消失般的細微聲音。
想說什麼呢?
一邊演奏著曲子,一邊擔心著她。
﹝我呢...配合著歌,用「自己」對抗著那傢伙﹞
自己...對抗著?
把自己的存在...變成力量?
那麼,唱著這個歌的時候...把影子打倒了,那個孩子也會消失。
﹝呵呵...不要緊的喲,在輪迴之輪的輪迴盡頭,一定會像現在這樣再見到大哥哥的喲﹞
「...但是...你,不會變成現在的你一樣喔?」
﹝沒關係的,守護著妹妹...說不定是我存在的意義,大家一定會疼愛妹妹的﹞
「...」
﹝所以呢,沒關係的﹞

--歌結束了。
溫柔的茜色光芒照著暗夜的黑暗。
那裡,已經找不到邪惡的靈的蹤跡。

「那傢伙也說沒關係了呢...這次,希望她能脫胎換骨成為幸福的生命就好了呢」
「--是呢」
「我好像已經不行了...意識好像變得離我遠去...」
「...去吧」
「嗯,在生命的輪迴,一定能還能再與你相遇的喲」
對著我,微笑的她
那個笑容,是只有在做完感覺自己所應該做的事後,感到滿足所露出的表情。
﹝別離是悲傷的...但是﹞
「...但是?」
「但是,有一天一定能再相遇的喲」
「那樣...嗎?」
﹝但是,大哥哥,是不死的人喔﹞
「對啊...是這樣的呢,在生命的輪迴,你出生在世上的那個時候會見到的」
﹝嗯,一定能再成為朋友的﹞
「嗯嗯,一定喔?」
﹝一定能看見保護大哥哥的白光﹞
「光?」
﹝那個阿,是天使的光...所以呢,大哥哥沒問題的﹞
「是嗎?」
﹝一定...一定能尋找到你追求的事物的﹞
黃昏色的光中,少女溫柔地笑著。
我一邊眼淚流著,一邊為了少女...一個不知姓名的少女回以著微笑。

--啊。
我還沒聽過她的姓名。
必須聽到。
聽到姓名...然後...

「嗯,你的名子是,好像沒說過?」
「...我的...姓...名...是......」
她正要把什麼說出口的那時。
包圍著附近的茜色光芒的最後一片碎片,就像溶解一樣消失在空中。

然後--
當我環視周圍之時,已經找不到她的身姿。

「已經走了呢,回去你該回去的地方」
雖然說著話,但是已經沒有對答的人了。

月從山的彼端出來,把清涼的夜光投到了世界裡。
「這首曲子...」
我把手放在フォルテール上。
「贈送給你...當有一天相遇的那時候...希望你還能記得這個彈奏」
夜裡的空氣響著溫柔的音色。

為了不知名的少女,我持續地彈奏著フォルテール。

FIN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9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