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608

【情報】兵種史:伊斯蘭世界的精銳騎士─馬穆魯克(مماليك)

樓主 فريد لنجف feebas
GP65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以下文章由本人自行搜集資料撰寫,轉自本人小屋
超長歷史考據寫到半夜作惡夢都會夢到馬穆魯克,拜託轉載著名出處

大家還記得在世紀帝國二中那些會丟飛刀攻擊、價格便宜又戰力大碗的阿拉伯奴隸兵嗎?雖然在真實的歷史上,他們絕對不是以丟飛刀為主要攻擊方式,但卻是曾經多次擊退十字軍甚至蒙古人的一支強悍勁旅,並在埃及盤踞近達千年之久!就連著名的法國拿破崙也因為欣賞馬穆魯克的作戰表現,而將他們給編入自己的麾下與法軍並肩作戰,而馬穆魯克傑出的作戰表現更甚至讓他們被破例以外國人的身份編入法國近衛軍中。究竟這批在多款遊戲皆被予以重視的傳奇兵種究竟是何方神聖,他們又是如何成為在戰場上活躍千年的傳奇騎兵,就讓我們從詳細的歷史考據中一窺他們的風采吧!

世紀帝國二中的馬穆魯克,臺灣七、八年級玩家共同的回憶

全軍破敵二中向十字軍衝鋒的馬穆魯克

拿破崙麾下手持彎刀的馬穆魯克衝鋒

馬穆魯克最初係為一群由阿拔斯朝(العبّاسيّون)所組成的奴隸騎兵,以作為帝國的實力中堅。這裡不了解中古伊斯蘭世界的人或許會問:「為什麼精銳衛隊要由奴隸來擔任?」這其實是源自伊斯蘭教禁止穆斯林兵刃相向的規定,因此在早期阿拉伯帝國的內亂中,為了要以軍事行動奪權,伊斯蘭世界便早早出現了奴兵制度。即使到後來隨著伊斯蘭世界的擴大,穆斯林間的兵戎相見已經是習以為常,但早期的奴兵制度確被保留了下來。值得注意的是,可別把這裡所指的奴隸跟那些在專門幹粗活的低階奴隸們混為一談,伊斯蘭世界的奴兵常常是直屬於統治者的精銳部隊,雖在理論上只是統治者的“私人財產”,卻享有比自由人更高的薪俸與待遇,而奴兵之中更往往是豪爵輩出。因此,作為中古伊斯蘭世界的奴兵不僅是件榮耀的事,更是連自由人想自干為奴也常常不得其門而入。

伊斯蘭世界之奴兵主要係出於三個體系,分別是馬穆魯克、蘇丹親兵(ينيچرى),以及古拉姆騎兵(غلمان),下圖係為土耳其軍事博物館所舉辦的蘇丹親兵表演。

馬穆魯克的前身是古拉姆騎兵,也是最早建有完整體制的奴兵系統。當時的阿拔斯朝哈里發阿爾-穆塔希姆(المعتصم)有鑑於巴格達對於哈里發的統治漸生不滿,遂從外地引進突厥奴隸,作為他的精銳衛隊,以平衡巴格達的政治動盪,這就是古拉姆騎兵的起源。因為古拉姆騎兵的成員皆為擅長馬術的突厥遊牧戰士,他們在戰鬥上表現出色,多次擊潰了羅馬軍隊。然而,古拉姆騎兵在政治上卻完全是對阿拔斯朝的一場災難,古拉姆騎兵的引進與高地位引起了巴格達居民的不滿,而迫使阿爾-穆塔希姆遷都薩瑪拉。在幾十年後,這批由外籍奴隸組成、忠誠度存疑的古拉姆騎兵終於發動一系列的叛亂,並相繼殺害了四位哈里發。由於古拉姆騎兵的存在被證明只是對哈里發的威脅而不是保障,阿拔斯朝將古拉姆騎兵給重新改組,這就是後來聲名遠馳的“馬穆魯克”。

歷史插畫中的古拉姆騎兵(右下)與兩名突厥遊牧戰士(左上)

有鑑於古拉姆騎兵的忠誠問題,馬穆魯克遂於此方面的體制上進行大幅的改進。阿拔斯朝不再引進已成年的突厥奴隸作為奴兵,而是購買突厥孩童作為奴隸,自幼對其進行嚴格而長期的軍事訓練與宗教教育;馬穆魯克每天都必需騎在馬上握著20斤重的砍刀揮刀800~900下,並常常單手掄大鎚,以訓練臂力,配合大馬士革刀或是大斧的威力,往往可以將十字軍戰士給連人帶甲砍成兩半!他們是虔誠的穆斯林,更是驍勇善戰的鬥士。由於幼年即長期在軍營中生活,成年後的馬穆魯克與外界的社會可說是格格不入,因而變成無法自力更生的純職業軍人,只好倚靠監護人幫其打點日常生活之大小事務,而馬穆魯克在阿拉伯世界養大的子嗣也自然無法繼承其父親的職位。基於以上的源由,不難發現阿拉伯人確實成功的建立了一支實力強大,卻又不容易威脅到統治者實權的軍隊。

馬穆魯克的訓練,包含了刺擊、劈砍,以及訓練馬上平衡的“火舞”(لعبة النار)

馬穆魯克的近戰武器包括了長短槍、鐵錘、大馬士革刀、大斧與直劍,中間著輕裝者係尚未正式服役之新進馬穆魯克

一般馬穆魯克的生活幾乎終日都耗在軍營裡,除了例行的訓練以外,就連消遣活動也都跟戰技有關,包括騎射比賽、馬術比賽、刺槍比賽以及馬球競賽,也因此馬穆魯克生活在馬上的時間可不比那些游牧民族要少到哪去。馬穆魯克的生活準則叫作“芙魯西雅”(فروسية),在阿拉伯語中帶有“馬術”與“騎士精神”的雙關語義,為遵守芙魯西雅,馬穆魯克不但需維持高超的馬上戰術,還要信仰虔誠、勇於挑戰邪惡、濟弱扶貧且康慨大方,以作為一個神聖的穆斯林騎士。

俄羅斯所拍關於馬穆魯克之歷史劇,影片中有出現馬穆魯克的馬球競賽以及擊退十字軍的內容(註一)

馬穆魯克並沒有被限制一定要是輕裝或重裝騎兵,基本上,只要是依照馬穆魯克體制所培養出來的騎兵都是馬穆魯克

許多被發現具有政治或軍事天份的馬穆魯克常常會得到皇室的親睞,而被封為蘇丹騎兵長、將軍、地方省長、陸軍大臣甚至是宰相。馬穆魯克崇高的身份與政治地位更是令當地自由人們羨慕萬分,許多為孩子著想的自由民父母,更甚至千方百計的賄賂奴隸商人,以將自己的孩子給混入要被選為馬穆魯克的突厥孩童中。當然,權力帶來了腐敗,就連一向忠貞的馬穆魯克們也不例外。艾哈邁德‧易卜‧圖倫(أحمدبنطولون)一名被封為埃及省長的馬穆魯克,藉由職務之便暗自擴展自身在埃及勢力,並於西元868年建立自己的圖倫埃米爾(أمير,伊斯蘭世界的地方統治者,比方像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那些酋長就是埃米爾)朝。圖倫可以被視作是全世界第一個馬穆魯克出身的統治者,不過他的朝代卻很短命,不出四十年就滅亡在仍效忠於阿拔斯朝的馬穆魯克手裡。

圖倫所建的易卜‧圖倫清真寺(مسجد أحمد بن طولون),是埃及現存最古老的清真寺之一

在其後的埃及朝代中,數以千繼的馬穆魯克被持續的僱用與遞補,其中主要是來自黑海北岸與高加索地區的欽察突厥人,而隨著愈來愈多的馬穆魯克被授予高官,而馬穆魯克的政治影響力也跟著與日俱增,為其後馬穆魯克蘇丹的出現奠定了基礎。伊斯蘭教著名的英雄撒拉丁(صلاحالدينالأيوبي)手下的精銳衛隊也是馬穆魯克,並在與十字軍作戰的戰役中表現傑出,多次以比歐洲騎士更良好的紀律與訓練而擊敗十字軍。

馬穆魯克砍暴十字軍XD(截圖取自文明帝國四模組)

撒拉丁死後,將艾尤布朝(الأيوبيون)廣大的領土分割給多位子嗣,而這種劃分很快就帶來了諸子的紛爭與內戰。作為地方首長的撒拉丁之弟阿爾-阿迪爾(العادل)趁勢崛起,打敗撒拉丁多數的子嗣,並於西元1200年自稱為蘇丹。為了增強實力以統一艾尤布朝的領土,阿爾-阿迪爾除擁有手下數千名馬穆魯克,還編收所有其擊敗勢力倖存的馬穆魯克於麾下,這種措施一直要到其子阿爾-卡米爾(الكامل)於西元1238年死前都在不斷重覆。終於,艾尤布朝的蘇丹開始發現自己已逐漸被數萬名馬穆魯克的政治影響力給包圍在其中,原本理應忠貞不二的馬穆魯克們開始成為國家底下的地方政治勢力,並破壞規定讓自己的子嗣繼承為馬穆魯克,而高層的決策也不斷受到馬穆魯克的干預與介入。

艾尤布朝領域極盛圖(西元1188年)

西元1249年,法王路易九世發動十字軍攻佔埃及港口達米埃塔(دمياط),蘇丹阿茲-薩利赫‧艾尤布(الصالحأيوب)適逢重病過世,其子嗣皆遭馬穆魯克殺害,馬穆魯克另外擁立了艾尤布之妻珊扎‧阿爾-都爾(شجرالدر)為蘇丹,成為伊斯蘭世界罕見的女蘇丹。珊扎派遣馬穆魯克出身的巴伊巴爾斯(بيبرس)將軍發動反擊,馬穆魯克的攻勢勢如破竹,一舉俘虜路易九世,而路易九世則同意繳納四萬里弗爾(Livretournois,古代法國貨幣)以為贖金。由於阿拔斯朝哈里發與敘利亞諸國拒絕承認珊扎女蘇丹之合法地位,為解除外界政治壓力珊扎決定下嫁馬穆魯克出身的艾伯克(عزالدينأيبك),艾伯克成為第一個埃及的馬穆魯克蘇丹。

馬穆魯克擁立的埃及女蘇丹珊扎‧阿爾-都爾

艾伯克與珊扎夫妻在最初幾年內合作進一步壓制了十字軍勢力,但艾伯克很快就妄用自己蘇丹的政治地位企圖壓制珊扎的勢力,並在未經珊扎許可之情況隨意納取妻妾(一違反伊斯蘭教義的舉動)。感到被背叛的珊扎派人暗殺了艾伯克,但自己其後也遭艾伯克的舊部杖擊至死。在一連串的政治鬥爭後,馬穆魯克將軍庫圖茲(قطز)脫穎而出,正式建立巴赫里馬穆魯克朝(المماليكالبحرية)。巴赫里係為庫圖茲所屬的馬穆魯克軍團的名字,意思為"在河(海)之中",因為該軍團最初係居住於尼羅河中央的一座小島上。

西元1252年,蒙古大汗旭烈兀(Хүлэгү)率軍西征,並於西元1258年與西元1260年分別攻陷巴格達與大馬士革,來勢洶洶,企圖征服全伊斯蘭世界。旭烈兀派遣使者勸告馬穆魯克投降,庫圖茲則是殺了蒙古使者並集結馬穆魯克於敘利亞南部,準備一決生死。因為蒙哥汗(Мөнххаан)的死亡而必需返國的旭烈兀令大將怯的不花(Хитбух)領軍兩萬征襲埃及,庫圖茲將軍與之前曾俘虜路易九世的巴伊巴爾斯亦共領兩萬軍揮師北上,兩軍在1260年9月3日決戰於艾因賈魯(عينجالوت),這就是蒙古西征的轉捩點─艾因賈魯之役。在該役中,巴伊巴爾斯成功以打帶跑戰術引誘蒙古軍深入,在與預先埋伏好的庫圖茲軍隊同時發動突襲。遭擅長近戰的馬穆魯克突然襲擊,外加大馬士革刀與大斧的近戰威力,蒙古軍損失慘重,幾近全滅,怯的不花本人亦遭俘並處斬。在該役中,巴伊巴爾斯因僅以劣勢軍力與當時號稱所向無敵的蒙古大軍正面交鋒,並成功誘敵深入,在馬穆魯克軍中的呼聲高漲。庫圖茲於回國途中即遭暗殺,巴伊巴爾斯繼位成為蘇丹,一般相信庫圖茲被暗殺係由巴伊巴爾斯所指使。

埃及歷史劇所拍攝的艾因賈魯之役,馬穆魯克軍中金髮者係為巴伊巴爾斯,皮膚黑黑的山羊鬍哥哥是庫圖茲,奸笑的禿頭大叔則是怯的不花

巴伊巴爾斯繼位為蘇丹後,轉而遣軍向士氣受挫的蒙古軍展開反擊,在1260年的第一次霍姆斯之役(معركةحمصالأولى)與1271年的埃爾比斯坦之役(معركةالبستان)中,馬穆魯克軍二度重挫蒙古軍勢,收復敘利亞全境與東南安那托利亞,轉而將蒙古趕回東部。同時,馬穆魯克軍也從十字軍手中攻佔阿克、凱撒里亞以及安堤阿。對於巴伊巴爾斯的歷史評價,東西方歷史學家都一致同意巴伊巴爾斯在嚇阻蒙古西征中扮演了決定性角色,甚至可以說巴伊巴爾斯拯救了整個伊斯蘭與基督教文明。然而,聲勢如日中天的巴伊巴爾斯的傳奇一生卻劃下了一個詭異的句點,1277年,他因誤飲自己為別人所準備的毒馬奶酒而死。

挽救伊斯蘭與基督教文明免遭蒙古征服之英雄─巴伊巴爾斯

歐洲中世紀史書紀載馬穆魯克軍擊敗蒙古的插畫

在巴伊巴爾斯死後,旭烈兀之子阿巴孩(Абага)汗派遣大將蒙哥帖木爾率領八萬大軍進攻敘利亞,卻遭到馬穆魯克朝蘇丹卡拉溫(قلاوون)以劣勢軍力擊敗之,是為第二次霍姆斯之役(معركة حمصالثانية)。在1299年的卡薩德山谷之役(معركةواديالخزندار),蒙古軍以十萬大軍之勢對戰兩萬馬穆魯克,雖然蒙古軍用計令激戰中的馬穆魯克誤以為己方戰敗而潰逃,但是蒙古軍卻損失了將盡一萬人,而馬穆魯克的死傷僅有區區的兩百人(另一說蒙古軍損失一萬四千人,馬穆魯克死傷一千人)。卡薩德山谷之役讓蒙古軍暫時佔領敘利亞,不過在1303年卻又在度被馬穆魯克打得大敗而逃。

詳細分析蒙古軍在嘗試擊敗馬穆魯克上所遭遇之挫敗,我們發現自幼即訓練馬術到成年的馬穆魯克擁有不遜於蒙古人的騎射技術,加上裝甲較好,遠距離戰鬥蒙古軍佔不到優勢。為求決勝而以優勢人數與馬穆魯克進行近距離決戰的蒙古軍下場卻更是悽慘,長期磨練肉搏戰技又裝備重裝的馬穆魯克總是能以一擋百,終致造成蒙古軍一次次的慘敗。而充滿競爭的軍事政治環境,更讓一代代有能的馬穆魯克將領從中脫穎而出,無能的繼位者則只有等著被暗殺的命運,使得巴伊巴爾斯歿後的蘇丹與將領仍是一個賽一個。但是馬穆魯克體制也有一項致命的缺點,每一名馬穆魯克都需要自幼即進行長期之軍事訓練與宗教教育,加上維持費用高昂,造成馬穆魯克即使在戰術上持續勝利,仍無法取得戰略上人數的優勢。因此馬穆魯克也沒辦法東進反攻,在長期的消耗戰後,西元1323年,巴赫里馬穆魯克朝與蒙古帳下已改宗伊斯蘭的伊兒汗國(ИлХанулс)簽訂了正式和約。另一方面,巴赫里馬穆魯克朝也在與蒙古征戰的過程中逐步蠶食耶路撒冷王國的領土,最終將十字軍給趕出了伊斯蘭世界。由於接連的打敗了十字軍與蒙古的入侵者,馬穆魯克被視作是"真正的伊斯蘭悍衛者"(الأوصياءالحقيقيةللإسلام)而贏得埃及人民的欽佩,更甚至有許多人將之視為阿拉帶給穆斯林的祝福。

1289年,馬穆魯克攻陷耶路撒冷王國最後的據點─的黎波里(طرابلس),象徵十字軍時代的告終

西元1382年,居住於高加索地區的切爾卡斯人(Çerkes)取代欽察突厥人成為埃及馬穆魯克蘇丹,改國名為布吉馬穆魯克朝(المماليكالبرجية),"布吉"是阿拉伯語"塔"的意思,象徵著開羅(القاهرة)城中的撒拉丁城堡 (قلعةصلاحالدين)。在布吉馬穆魯克朝時代,政治鬥爭比起巴赫里朝更為激烈,顯少出現世襲的蘇丹,而多經由政治鬥爭產生,在位的蘇丹也常遭愷視權位者暗殺,政治動態極不穩定。十五世紀以後,布吉馬穆魯克朝的蘇丹開始意識到北方快速掘起而頗有一統伊斯蘭世界之勢的嶄新威脅─也就是號稱永久帝國(دولتابدمدت)的鄂圖曼帝國(دولتْ علیّه عثمانیّه)。

現在開羅(القاهرة)的撒拉丁城堡 (قلعة صلاح الدين)

與蒙古人相比,鄂圖曼人確實是嶄新的敵人,鄂圖曼帝國同為奴隸兵制的蘇丹親兵擁有比馬穆魯克更加完善而現代化的徵募、訓練與整備體制,同時,這也是馬穆魯克首次面對在之後幾百年逐步壓縮騎兵地位的新武器─也就是火器。鄂圖曼帝國與布吉馬穆魯克朝的關係從十五世紀初的友好關係一路呈現戲劇性的下滑,終於在西元1516年彼此宣戰,不可一世的馬穆魯克朝蘇丹阿爾─古里(الأشرفقانصوهالغوري)企圖重現過去馬穆魯克擊退蒙古的榮耀,一路大肆鋪張的緩慢進軍,甚至還在大馬士革的行軍路線上鋪滿了華麗的地毯。8月24日,兩軍交戰於敘利亞北方,這就是著名的達比克草原之役(مرجدابق),事實上,這場戰役在開始前勝負就幾乎已經決定了,馬穆魯克方面不但人數居於絕對劣勢,且主力還是清一色的馬穆魯克騎兵,剩下的都是相當不可靠的臨時志願軍。反觀鄂圖曼軍的兵種多樣豐富,其陣容包括了多樣的蘇丹親兵、斯帕希(سپاهی)騎兵、阿卡尼西(Akıncı)弓騎兵、火砲兵,以及為數龐大的民兵。即便如此,因為早期的滑膛槍還無法完全喝阻住騎兵的衝鋒,馬穆魯克軍在衝鋒階段帶給了鄂圖曼軍相當大的損傷,一度讓鄂圖曼軍有撤退的打算,然而,隨著持續的激戰,馬穆魯克的臨時志願軍很快就開始潰逃,而鄂圖曼軍的人數與兵種多樣性皆在此時發揮絕對優勢,馬穆魯克軍呈現全面的潰敗,蘇丹阿爾─古里亦遭斬首。

鄂圖曼帝國的蘇丹親兵在歷史上以其率先採用火器與其職業化之訓練與整備體制而聞名

斯帕希騎兵是鄂圖曼帝國的主力封建騎兵,雖其歷史戰績不比馬穆魯克,但同樣擁有不可小覷的戰力


馬穆魯克戰敗的消息很快就傳回了埃及,擊敗蒙古的傳奇騎兵戰敗的消息令開羅上下陷入一片惶恐,各地的埃米爾們更是開始出現背叛的跡象。在這種情況下倉促即位的就是史上最英勇的馬穆魯克蘇丹─土曼‧貝伊(طومانباي),土曼‧貝伊在沒有儀式的情況下即倉促即位,而事實上布吉馬穆魯克朝的皇家勳章也已於達比克草原之役中丟失。土曼‧貝伊嘗試與鄂圖曼帝國協商,但他手下那些自私自利的埃米爾卻搞砸了他的計劃。西元1517年,鄂圖曼軍由“嚴峻者”謝利姆一世(سليماوّل)領軍,進逼開羅,土曼‧貝伊只能聯合少數仍忠於他的馬穆魯克迎戰,是為瑞達利亞之役(معركةالريدانية),土曼‧貝伊與他的親衛隊成功的突破了蘇丹親兵的火槍陣線,並突入重重敵軍之中,英勇的土曼‧貝伊一路揮舞著彎刀殺入了鄂圖曼軍的本陣,幾乎差點要與謝利姆一世正面交鋒。然而,重裝蘇丹親兵立刻以長戟加以圍攻,在親信一個個倒下的情況下,土曼‧貝伊只得浴血殺出重圍,馬穆魯克幾乎全軍覆沒。土曼‧貝伊之後匯集了下埃及的民兵,開始以游擊戰封鎖開羅物資,一度讓謝利姆一世嘗試加以勸降,但遭到其他馬穆魯克與埃米爾背叛的土曼‧貝伊走漏了行蹤,鄂圖曼帝國遂以大軍壓境,土曼‧貝伊聯合殘餘部隊同鄂圖曼大軍連續廝殺兩個晝夜,終於不支被俘,並吊死於開羅的中央廣場,布吉馬穆魯克朝正式終結;從此,埃及進入了鄂圖曼統治的時代。

擊潰馬穆魯克的鄂圖曼蘇丹─“嚴峻者”謝利姆一世

土曼‧貝伊的御用配刀


隨著布吉馬穆魯克朝的消滅,埃及的馬穆魯克勢力已有所減弱,但為數眾多變節的馬穆魯克勢力仍然殘存了下來,對實質統治埃及毫無興趣的謝利姆一世僅僅在埃及留下了一名地方提督與5000名蘇丹親兵來統治埃及,而對埃及的行政系統並沒有做實質上的改變。如此作為使得擁有本土優勢的馬穆魯克又再度快速掘起,完全不瞭解埃及政治的地方提督往往很快就被從政治舞台中給邊緣化,因此鄂圖曼時代的埃及提督每兩年就換一次也成為了相當正常的現象。其後,馬穆魯克又成功的賄賂駐守埃及的蘇丹親兵,使得馬穆魯克再度成為埃及實質的統治階層,如此諸多的古怪現象讓埃及幾乎不像是鄂圖曼帝國的直接領土,反倒有些像是一個“馬穆魯克藩屬”。由於在名義上,再也沒有任何一個馬穆魯克可以成為埃及的蘇丹,所以在鄂圖曼時代馬穆魯克的派系鬥爭更是甚為激烈,埃及內政完全停擺,加上葡萄牙與荷蘭的印度貿易使埃及頓失香料貿易樞紐的地位,鄂圖曼時代的埃及只能說是百廢待舉。而埃及人民在實際上又要承擔馬穆魯克與鄂圖曼政府的雙重賦稅,生活苦不堪言,昔日被視為“阿拉帶給穆斯林的祝福”的馬穆魯克現在不過只是人民所咒罵的腐敗統治階層而已。

馬穆魯克的軍事裝備在鄂圖曼時代也開始隨著火器的出現,作出漸進而緩慢的調整,全身裝甲先是縮至僅剩頭盔、護腕與護膝,都最後更是全副輕裝。於武器的使用上,馬穆魯克也以適合騎兵使用的卡賓槍(Carbine)與手槍取代了原本的弓箭。然而,馬穆魯克於軍事上的變革完全是建立在其與貝都因(بدوي)或是蘇丹(السودان)的火槍民兵作戰的經驗上,因此其基本戰術仍維持在其一貫的中世紀式衝鋒,而且馬穆魯克依然沒有建立起自己的制式化步兵,主力依然是純粹清一色的馬穆魯克騎兵,這兩項因素都注定了埃及馬穆魯克無法獨立面對制式化的歐洲軍隊,而為其後拿破崙入侵埃及的勝負埋下了伏筆。

由圖片中可以看出十八世紀的馬穆魯克的軍事裝備已逐漸朝熱兵器時代作出調整

俄羅斯電影中十八世紀的馬穆魯克,影片後段有拿破崙入侵埃及之劇情,不過片中法軍戰術蠢到完全不合事實就是XD

西元1798年,為了與印度的提普蘇丹(ಟಿಪ್ಪುಸುಲ್ತಾನ್)取得連繫以對英屬印度施壓,拿破崙片面撕毀了法蘭西與鄂圖曼帝國長達236年的同盟關係,在7月1日強佔埃及的亞力山卓港(إسكندرية)。為了測試馬穆魯克的戰術,拿破崙先命先遣部隊攻佔開羅北郊兩個由民兵所鎮守之村落,馬穆魯克軍展開反攻,係為舒布拉─希特之役(معركة شبراالخيمة)。為有效對抗敵方騎兵,拿破崙命步兵於村落中央展開步兵方陣(infantrysquare),並於方陣中央安置填裝霰彈(canister)的火砲,而四周則散佈著法國的狙擊手。馬穆魯克騎兵隨後即向步兵方陣發動了正面衝鋒,卻明顯遭到了法軍的火力壓制,而砲兵的霰彈攻擊更是為馬穆魯克帶來了重大的損傷,馬穆魯克唯一所能做的只有從砲兵射角的空隙嘗試鑽入並發動攻擊,但是卻遭到了狙擊手的伏擊,不久馬穆魯克即告潰散,是為法軍壓倒性的勝利。同一時間,馬穆魯克也向在尼羅河岸支援的法軍發起了攻擊,這場戰爭馬穆魯克進展的比較順利,一度俘虜了法軍兩艘小型砲艇,拿破崙在遠處觀察激戰好一段時間才以優勢軍力驅逐尼羅河岸的馬穆魯克軍。有了舒布拉─希特之役的豐富觀察,拿破崙得以著手進行完善的戰略規劃,以在即將到來的決戰中一舉殲滅馬穆魯克主力。一個多禮拜後,拿破崙進軍開羅,是為舉世聞名的金字塔之役。

拿破崙時代的步兵方陣是紀律良好的西方列兵得以有效對抗傳統騎兵衝鋒的利器

西元1798年7月21日,拿破崙進軍至開羅北方的艾巴貝,與馬穆魯克軍主力分列南北,為了誇大這場戰役的重要性,拿破崙徑自把這場“艾巴貝之役”命名作“金字塔之役”,即便於艾巴貝需要用望遠鏡才能真正看清楚金字塔。法軍方面總計有精銳的西式列兵計兩萬人,拿破崙根據之前舒布拉─希特之役的經驗,將原本方形的步兵方陣調整成縱深的長方形,並在方陣與方陣間置放火砲,使對方騎兵無法找到任何得以衝鋒的空隙。馬穆魯克軍則分成三支,西側穆拉德‧貝伊(مرادبیگ)率精銳馬穆魯克騎兵六千人,中央艾巴貝村臨時以木柵加以強化,擺放四十門老式的固定式火砲,守軍雖有一萬五千人,但多為手持棍棒的農民,實際上不堪一擊,東側易卜拉欣‧貝伊(إبراهيم بیگ)則另帶領數千名馬穆魯克與一萬八千名農民靜待於尼羅河另一側以為支援(謎之聲:好多農民......= ="),於是決定性的金字塔之役就此展開。

金字塔之役的戰前佈署,右上角之法國國旗代表了法軍的五個方陣群,每個方陣群皆佈署若干長方形步兵方陣,中間空隙則擺放火砲

穆拉德‧貝伊(مراد بیگ),金字塔之役中的馬穆魯克領袖

拿破崙一開始先以火砲掩護步兵方陣,逐步切斷了穆拉德軍與艾巴貝間薄弱的聯繫。艾巴貝的火砲既無法與穆拉德軍相互應,而且只有手持棍棒的農民加以護衛,另一邊穆拉德軍也只有純粹的騎兵,實際上在這一刻就已著定了馬穆魯克決定性的慘敗,這個時代,不管是多勇猛的騎兵也不可能直接突破此次的方陣組合,因此艾巴貝那四十座火砲才是馬穆魯克決勝的關鍵,但是穆拉德並未掌握好這點。不論如何,馬穆魯克騎兵還是對法軍的方陣群發動了正面衝鋒,這絕對是馬穆魯克騎兵在戰場上馳騁一千年以來最慘痛的一刻,向著法軍的多排輪射與霰彈衝鋒,馬穆魯克騎兵幾乎不可能逼近到法軍的二十公尺以外。隨著馬穆魯克騎兵的屍首逐漸堆滿了前線,愈來愈多的馬穆魯克意識到這次的衝鋒不過是純粹的自殺,終於馬穆魯克開始崩潰,可是法軍已經完全包圍了整個河岸數千名馬穆魯克只好往後面的尼羅河跳了下去,就這樣,數千名馬穆魯克駕著高壯的阿拉伯馬嘗試游過又深又寬的尼羅河,結果至少有五分之一以上的馬穆魯克都溺斃於尼羅河中。這個時候或許有人會想到為什麼即使切斷了連繫,在艾巴貝的砲兵看見馬穆魯克的慘況為何還是袖手旁觀?那是因為他們正遭逢相同的命運!為避免艾巴貝插手砲擊法軍的方陣戰線,拿破崙早下令在馬穆魯克衝鋒時即全力攻擊艾巴貝,艾巴貝的砲兵向進攻的法軍開了幾砲,殺死了法軍29人,這是法軍在此役中最"慘重"的傷亡。法軍的進攻很快讓艾巴貝的農民們開始崩潰,於是這一萬多名農民也開始嘗試游過深不可測的尼羅河。尼羅河對岸的易卜拉欣‧貝伊看到此等慘況,痛心不已,只得東撤為將來再作打算。共計有兩千名左右精銳而強悍的馬穆魯克騎兵死於此次戰役,而且大多數馬穆魯克還是淹死而非戰死。

《拿破崙:全軍破敵》中
模擬金字塔之役,不過因為戲劇性考量會戰流程跟史實有些出入

當時法軍隨軍畫家路易士─法蘭克西斯‧雷吉爾(Louis-François Lejeune)相當寫實的金字塔之役畫作,圖畫中間可以看到被迫渡河逃竄的馬穆魯克

法國畫家筆下的金字塔之役(金字塔畫太近了啦XD)

金字塔之役中傳奇的馬穆魯克面臨壓倒性的慘敗,但這並不能代表馬穆魯克騎兵本身是一種過時而不堪用的兵種,畢竟在十八世紀下半以後的戰爭中,要單獨依靠騎兵突破堅固的步兵方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這種情況哪怕換作是法國大名鼎鼎的胸甲騎兵(Cuirassier),下場也肯定是一樣的。十八世紀下半以後西方世界的戰爭中,步兵才是最重要的角色,騎兵只是居於輔助的地位,也因此,砲兵對騎兵的掩護更是至為關鍵,金字塔之役基本上只是馬穆魯克落後的戰術哲學所帶來的慘痛災難而已。也因此,即便壓倒性的擊敗了馬穆魯克以後,法國軍隊依然普遍的為馬穆魯克的騎兵魅力所吸引法軍積極搜集高貴而優雅的阿拉伯馬(حصان عربي),並在金字塔之役後幾乎同時就普遍採用了適合騎兵砍殺的彎刀,鋒利而優美的大馬士革刀更是法軍瘋狂劫掠的第一首選,就連拿破崙本人也保留了一把大馬士革刀。而一直到今日,法國、英國與美國仍習慣將士官用的軍稱作"馬穆魯克刀"

法國著名歷史畫家安托萬-讓·格羅(Antoine-Jean Gros)所繪的金字塔之役大勝,留意裡面多數的法國軍官都是持著彎刀,而非原本的直劍

傳奇的
大馬士革刀與武士刀、馬來刀並列為世界三大名刃,其原始製法現已失傳

拿破崙於佔領埃及之初曾千方百計討好埃及人民,他於《告埃及人民書》中說道:他是要從暴虐的馬穆魯克手中拯救埃及人民,法國人一樣是忠實的“穆斯林”,他是為了履行跟鄂圖曼帝國的盟約才來此擊潰不願服從蘇丹的
馬穆魯克勢力。拿破崙甚至還前往開羅的宗教中心艾資哈爾清真寺(جامع الأزهر),宣稱自己皈依“伊斯蘭教”,崇敬"阿拉",並進行"虔誠"的禮拜,還標榜自己是伊斯蘭教的"守護者"。(謎之聲:好想看拿破崙膜拜阿拉的畫面,為什麼沒人畫***(≧▽≦)/***)然而,實際上拿破崙的目依然是為建立一個法屬的中東殖民地,以對英屬印度施壓。而拿破崙對埃及人民的政策更完全是戒嚴式的高壓統治,甚至還隨意沒收人民財產並苛徵重稅以回收出兵埃及的花費,結果是導致全埃及一連串的武裝起義,但拿破崙只是施以更加殘酷的鎮壓,甚至還讓法國軍隊任意劫掠作為起義中心的艾資哈爾清真寺,而法軍竟然還在《可蘭經》與其他神學著作上拉屎撒尿,讓拿破崙的名號一時在伊斯蘭世界顯得惡名昭彰。

開羅宗教中心艾資哈爾清真寺,是開羅歷史上第一座清真寺,其學區艾資哈爾大學(جامعة الأزهر)是全世界第二古老的現存大學也是拿破崙法軍在《可蘭經》上拉屎撒尿的所在

由於在8月1日的
尼羅河河口海戰(Battle of the Nile)中,法軍艦隊遭到納爾遜(Horatio Nelson)所率領的英國海軍給全滅,迫使拿破崙必需儘早撤離埃及,於是,拿破崙轉往敘利亞進軍,企圖逼和鄂圖曼人。但是拿破崙的敘利亞戰役並不如其在埃及的爭戰一般順利,由於拿破崙在伊斯蘭世界的惡名,其所到之處當地軍民皆英勇抵抗拿破崙的侵略,而從埃及撤至敘利亞的馬穆魯克也聯合鄂圖曼軍一齊向法軍反攻。拿破崙憑藉著其軍事優勢雖仍得一路北上,但進展相較埃及戰役緩慢不少,且仍難免一定之死傷。1799年3月20日,法軍終於進展至巴勒斯坦的阿克城(عكّا),以作為攻佔耶路撒冷的橋頭堡。法軍很快就以砲火將城牆擊出一個缺口,並開始對其發動猛攻,馬穆魯克出身的鄂圖曼守將傑札爾‧帕夏(أحمد باشاالجزار)即令全城的民兵奮力堅守,並令剛從伊斯坦堡抵達的鄂圖曼新制軍(النظامالجديد)給予法軍火力壓制,沒多久後,英國艦隊也從海上岸轟法軍陣地並補給阿克城民,同時也從後方摧毀了法軍的攻城火砲。由於阿克城民的英勇抵抗、新制軍的火力壓制以及英國海軍的支援,法軍整整耗了兩個月仍無法攻陷阿克城牆的缺口。而當法軍好不容易準備好新的攻城火砲,拿破崙才赫然發現阿克城內已經完成了第二座城牆,而補給的缺乏也造成法軍士氣的嚴重低瀰,甚至還出現瘟疫,低估敵方戰力的拿破崙只好承認失敗,撤回埃及,這是拿破崙生平初嘗的首次敗績。不過,拿破崙卻在敘利亞戰役中虜獲了200名馬穆魯克同時還向敘利亞商人購買了2000名馬穆魯克,這些事實都顯示即使有金字塔之役的經驗,拿破崙對馬穆魯克的作戰表現仍是肯定的,這批馬穆魯克後來成了法軍的“馬穆魯克共和衛隊”(Mamluks de la République)。
英國畫家筆下的阿克圍城戰,負責支援的英國海軍很莫名的變成了主角......囧

西元1804年以後法軍馬穆魯克所採用的制服,其風格融合了中東傳統與法國輕騎兵服飾

拿破崙的決定很神奇的讓五百多年前那批對蘇丹或哈里發忠貞不二的馬穆魯克在遙遠的法國獲得了重生,由於這批馬穆魯克被引進了完全陌生的法國,他們唯一能活下去的途徑毫無疑問只有戰鬥!於是,自1238年就不斷介入政治鬥爭的馬穆魯克在法蘭西獲得了重生。雖然真正到達法國的馬穆魯克只有250人,但他們的文化影響卻是巨大的,這批傳奇的異國騎兵第一次在巴黎閱兵就獲得了眾人好奇的關注與期望,之後拿破崙將此批馬穆魯克交由讓‧拉普(Jean Rapp)將軍負責指揮。法軍馬穆魯克第一次捷出的表現是在著名的"三皇會戰"─奧斯特里茨戰役(Bataille d'Austerlitz)之中,俄國康斯坦丁大公(Константи́нПа́вловичРома́нов))指揮隸屬於俄羅斯帝國衛隊的普列奥布拉任斯基衛隊(Преображенскийполк)成功殲滅了法軍第四戰列兵團,攻佔了戰役中甚為重要的普拉欽(Pratzen)高地。拿破崙緊急命158名馬穆魯克向俄羅斯騎兵發起衝鋒,馬穆魯克成功的擊潰了俄羅斯帝國衛隊,在此關鍵時刻成功粉碎了俄軍的激烈反攻。也由於馬穆魯克在奧斯特里茨戰役的優越表現,馬穆魯克軍團被授予標準軍號,配置一個旗手和小號。

法國新古典主義畫家法蘭克西斯‧格拉德(François Gérard)筆下的
奧斯特里茨戰役,畫面中竟明顯出現多達三名的馬穆魯克,顯示馬穆魯克於此役中的表現帶給法國人相當深刻的印象

馬穆魯克向普拉欽高地俄羅斯帝國衛隊的衝鋒

由於法國軍官看到拉普率領的這些馬穆魯克幾乎各各傷疤累累,常議論紛紛,拉普回答說,「這並不令人感到意外,他們總是受傷,因為他們總是戰鬥。」而這些傷痕即是馬穆魯克驍勇戰鬥的血證,其中有一名叫夏因(شاهين)的馬穆魯克,他在法國的服役期間身上整整多了四十幾道傷疤。在西元1806年,法國馬穆魯克因為戰爭的耗損僅餘一160人之中隊。馬穆魯克另一次優異的表現則並不是那麼光彩,因為當時他們正依拿破崙之命嚴厲鎮壓西班牙首都馬德里(Madrid)的武裝反抗。馬穆魯克長久忠貞不二又驍勇善戰的征戰表現,最終贏得了拿破崙最高的信任。他們被編入由法國菁英衛隊組成,且依法外國人不得而入的法蘭西帝國衛隊(Garde Impériale)之中,但因人數較少直接歸屬於獵師騎兵團(Chasseursàcheval)下,並投入比利時地區的戰鬥之中。拿破崙自己的貼身衛隊中也有一名馬穆魯克,他叫魯斯坦‧拉扎(رستمرضا),是一名亞美尼亞裔的馬穆魯克。這批對拿破崙忠貞不二的馬穆魯克最終的下場卻異常淒涼,西元1815年拿破崙失勢後,保皇派將仍忠於拿破崙的法軍視如眼中釘,勢力單薄的馬穆魯克很快就成了第一批犧牲者,多數的馬穆魯克遭到了政治清算,馬穆魯克軍團也被直接解散。

西班牙著名愛國畫家法蘭西斯克‧德‧哥雅(Francisco de Goya)所繪鎮壓馬德里暴動的馬穆魯克,圖中馬穆魯克很明顯遭到了醜化

拿破崙的馬穆魯克貼身侍衛─魯斯坦‧拉扎(رستم رضا)

場景回到
馬穆魯克的老巢埃及,法國埃及政權由於拿破崙失敗的殖民政策,根基本來就不穩固,加上鄂圖曼帝國與英國的聯手反攻,法軍終於在1801年9月撤出埃及,埃及重歸鄂圖曼版圖,而英軍同時也宣稱協助鄂圖曼鞏固統治而進駐埃及。由於沒有了拿破崙這個共同的敵人,鄂圖曼帝國首次開始嘗試將馬穆魯克給從埃及完全消滅,此舉引發了馬穆魯克的叛亂,並進攻停泊在阿布基爾灣(خليج أبو قير)的英軍船艦。英國警告鄂圖曼政府停止鎮壓馬穆魯克以回復埃及的安定,但鄂圖曼皇室只做出有限的讓步。結果埃及長期陷入一種詭異的無政府狀態,鄂圖曼帝國與馬穆魯克的長期鬥爭,以及英國的居中調停,而馬穆魯克在各地皆戰勝鄂圖曼落伍的地方民兵與敘利亞蘇丹親兵(註二)只使得情況更加糟糕,因為鄂圖曼的埃及政府因此完全無法發揮行政機能。而就在此紛亂下,繼巴伊巴爾斯後埃及最偉大的英雄,也是埃及馬穆魯克的終結者,就此掘起,他就是著名的穆罕默德‧阿里‧帕夏(محمد علي باشا)。

穆罕默德‧阿里原是一名阿爾巴尼亞(Shqipër)裔的指揮官,在法軍撤出埃及後,率一批阿爾巴尼亞軍團前往埃及負責協助鄂圖曼鞏固統治。穆罕默德‧阿里雖從未受過正規教育,但他卻在埃及的政治鬥爭中展現出其傑出的才能。穆罕默德‧阿里先是令他的軍隊在適當的時機支援鄂圖曼軍或是馬穆魯克,在埃及逐漸建立起了自己的勢力與聲望,但穆罕默德‧阿里卻不將其所贏得之政治資源給投入無謂的政治鬥爭,而是用以獲取長期遭到嚴重忽略的埃及大眾之支持。隨著穆罕默德‧阿里於埃及的聲望日漸高漲,其甚至開始領導埃及資產階級反抗鄂圖曼帝國與馬穆魯克的無能統治,地盤日漸擴大,而成為埃及最大軍閥。西元1805年5月,開羅因反抗鄂圖曼政府的無能統治暴發大規模暴動,宗教領袖與資產階級推舉穆罕默德‧阿里為埃及統治者,無力掌控埃及的鄂圖曼帝國於7月9日即被迫承認穆罕默德‧阿里為埃及帕夏(註三)。穆罕默德‧阿里的埃及政權除需向鄂圖曼帝國繳納百分之三的國庫收入以外,軍政完全獨立於鄂圖曼帝國之外,於實際上以成一獨立國家,此即阿拉威亞朝(الأسرة العلوية)。而馬穆魯克們因為自身的分裂,並未能趁此次開羅暴動鞏固勢力。

近代埃及第一軍政強人穆罕默德‧阿里‧帕夏,他獨到的革新政策成功的將荒廢百年的埃及給建立成一個現代化國家,甚至比過時的鄂圖曼帝國還要強大

阿拉威亞朝皇室紋章

由於阿拉威亞朝的獨立,長期駐紮於埃及的英軍終於野心暴露,1807年3月17日,英軍以少將亞歷山大‧麥肯席‧弗雷澤(lexander Mackenzie-Fraser)為總指揮,統合埃及英軍以及從地中海登陸援軍五千人,企圖消滅阿拉威亞朝以獨佔埃及,並邀請馬穆魯克一同打垮穆罕默德‧阿里。穆罕默德‧阿里對此早有準備,其令略以訓練過之火槍民兵埋伏於埃及各大小城鎮,以游擊戰方式不斷伏擊英軍,而避免直接的野戰,英軍死傷慘重,陣亡人數達兩千人左右。同時,穆罕默德‧阿里也以利益攏絡馬穆魯克,致使馬穆魯克諸部為該加入哪方而爭論不休,苦等馬穆魯克支援的弗雷澤少將終於放棄,英軍從埃及撤退,此次事件終於導致馬穆魯克的消滅。穆罕默德‧阿里在埃及已建立了數百年來前所未有的霸權,但消滅盤踞埃及六百餘年的馬穆魯克仍非易事,於是穆罕默德‧阿里先是訓練起自己的現代化西式步兵,同時靜待消滅馬穆魯克之絕佳時機。西元1811年3月1日,日漸壯大的阿拉威亞朝發兵阿拉伯半島,以攻佔原由鄂圖曼帝國統治的伊斯蘭教聖地麥加,穆罕默德‧阿里邀請七百多名馬穆魯克至撒拉丁城堡預先慶祝勝利,當馬穆魯克遊行至城中一狹窄巷道時,眾多的士兵突然從兩側城牆與建築加以伏擊,此次屠殺只有一名馬穆魯克騎馬一躍至城牆底下才得以生還。接下來的幾週,全埃及開始一連串的馬穆魯克搜捕行動,埃及頓時陷入一陣風聲鶴唳馬穆魯克幾乎被一掃而空。不過,仍約略有一千名的馬穆魯克潛逃至蘇丹,並打敗蘇丹軍隊在棟古拉(دنقلا)建立了一個城邦國度,並靠奴隸貿易來加以維持。穆罕默德‧阿里原要求蘇丹領袖消滅馬穆魯克,不過蘇丹軍隊一再被馬穆魯克徹底擊潰。西元1820年,穆罕默德‧阿里率現代化西式軍團入侵蘇丹,馬穆魯克堅守城池不敵,慘遭消滅。傳奇馬穆魯克騎兵的千年歷史就此走到了終點。

馬穆魯克於撒拉丁城堡中慘遭屠殺

註一:埃及馬穆魯克奴隸多來自黑海北岸與高加索,故成為俄羅斯與高加索諸國常見之影片題材

註二:在入侵埃及時軍事體系還相當先進的蘇丹親兵,於十六世紀後軍制逐漸開始敗壞,而在十七世紀以後成為無法與西方列兵相提並論的落伍兵種

註三帕夏(paşa)是鄂圖曼帝國行政體系下之高級官員,帕夏在圖曼帝國體制下地位相當於英國的勛爵(lord),由於在埃及帕夏是當地最高官爵,因此埃及帕夏即相等於埃及總督

最後,
願平和與諸位同在(السلام عليكم)。       
6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48 筆精華,02/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