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576

RE:【BL】Only And Only.2013/9/17爆發!第五十一篇奉上!

樓主 *這個純* maju
GP4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Only And Only-第五十一篇








  蝶安撫好暖暖和悠哉,將人送回教團別館,接著上樓探視環。

  一開門,卻看到法式坐在床邊...看似無異狀。

  「...蝶」
  蝶走到法式身邊,用力就是一拳,將法式轟了出去,鑲在木質的牆面上,而躺在床上的環,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蝶坐上床邊,撫摸著環蒼白的臉龐,還是有些冰冷,不過至少奧救回來了「法式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

  「咳咳...」法式從牆上爬了出了,上不少擦傷,臉上一個重重烏青的拳頭印。
  「你...差點讓環神滅了,因為你惡魔的本能,貪婪的索取力量,差點將已經重傷的環殺死,連神魂都消滅,你知道嗎?」

  法式不語,他知道,因為這樣的滋味實在太甜美了,當時就有那一刻,法式自己想要擁有所有力量,那甜美的強大力量,讓他最後是失去了意識,一直到蝶強行分開兩人,這時候法式才看清楚,他做了什麼...而這力量也差點殺了自己。

  「不說話就當你自己是知道了,你曾經說過你要環,你現在有真正懂了這句話了嗎?」蝶將手撫在環的額頭上,緩緩的輸出力量。

  「我...
  「不知道就不要接近環。」蝶側過頭,冷冽的瞪著法式「滾。」輕輕的,蝶從來沒有這樣對著法式說話。

  法式默默的起身,消失原地。

  環還是靜靜躺著,平穩的呼吸表示他現在的身體狀況是好的,可是會不會醒來就不知道要多少時間,偏偏這時遇上夢羅克淪陷的狀況...蝶將手收回,看著腕上的玉環,直接捏碎,她想守護她想守護的,誰檔在她眠面前,蝶會毫不猶豫的殺了那人!

  勾著長了許多的淡金色髮絲「環,再唱歌給我聽好嗎?」

  床上的人沒有任何回應,蝶只是坐在床邊陪著,本部的狀況已經讓蝶相當的憤怒,而末葉確實還活著,可是卻無法感應到正確的位置,這也讓蝶相當的寞落,自己的力量還不足嗎?!



  法式回到魔界,化出自己原本的模樣,直往自己的房中而去,途中就遇到惡魔殿下,還左擁右抱。

  惡魔殿下只是撇了法式一眼,什麼話都沒說,直接走過去,法式只是回頭看了一下這魔界中,最位高權重的人,一樣的博愛,一樣的糜爛,記憶中只有一段時間,這惡魔殿下身邊沒有任何的惡魔女僕或是惡魔男僕,甚至常常不見蹤影,直到他某天出現,卻面無表情而且相當的憤怒而哀傷。

  沒幾日,糜爛的程度比以往更是變本加厲...像是受到什麼打擊般,讓自己沉淪在這糜爛的生活中,身邊總是圍繞著金髮的惡魔女僕和惡魔男僕,可是卻沒有專有一位,而是一群在身邊伺候著,但是總是可以從惡魔殿下的眼中看到淡淡的哀傷,可是以前的法式是無法察覺得。

  今天卻看得特別明顯。

  看著惡魔殿下走過去,後頭追上來一位金髮的惡魔男僕,法式一手一抓就用拖的,而這位男僕也不敢吭聲,任王子殿下拖著自己進入房間。

  法式用力一甩,將這男僕甩在地上,雖然鋪著高級的黑色地毯,可是這力道還是會痛的。


  男僕唯唯諾諾的「王子...殿下...

  只見法式自顧自的走向他那豪華無比的大床,一屁股就坐在床尾,瞪著地上的男僕。


  男僕看著這王子殿下,比起以往更加有著王者的感覺,頭上的惡魔角已經不是以前孩童時期的樣子了,更別提全身散發著一股奇異的氛圍。

  法式沒有說話,只是繼續對著這男僕發洩,站在門邊的惡魔殿下看著,心底已經知道是什麼事情了。

  「再下去我的小男僕會死唷~」

  法式用力一挺,這才停了下來,抓起男僕的長髮,就往地上丟,像個娃娃,發洩完了,就可以丟了。

  其他的女僕和男僕將這暈過去的男僕扛了出去,好像這些事是稀鬆平常。


  法式不顧自己衣衫不整,只是轉身坐在床沿,冷冷的看著惡魔殿下,呼吸有些急促。

  「魔界你要多少有多少,可是真正要的只有一位,自己想清楚了兒子!」惡魔殿下轉身離去。

  留下詫異無比的法式,叫他兒子?!這還是頭一回...法式真正要的...法式閉上雙眼,那淡金色的髮絲就會在眼前飄起,然後變成鮮血般的紅...法式差點,真的差點殺了環,這一點讓法式的心臟,受到重重的一擊,扯著自己的頭髮狂吼。

  「吼!!!」

  這一吼,吼的整個宮殿不斷振動,一些擺飾品都掉下碎裂,女僕男僕們紛紛摀著耳朵,跪在地上,慘叫。

  惡魔殿下只是坐在自己的寶座上,聽著法式的怒吼,還有不斷掉下來的落石,閃也不閃,反正有人幫他檔。

  「嘖嘖!這力量還真是不得了啊!」惡魔殿下抬頭望著上方「吶!妳知道嗎?」

  像是在對誰說話般,臉上盡是哀傷的微笑。


  法式吼完,直接躺上床,心中的情緒混亂,很不得好好的發洩一般,可是卻又想不到方法,只有隨著惡魔的本性,糜爛...







  中央暫時平靜了下來,而各大城鎮似乎沒有受到太大的攻擊,幾乎都防守了下來,可是這幾天來,南門再次緊閉城門,因為夜襲的怪物變多了,除了加強防護,也加派不少精英隊在其中,不少都是國王軍輪調過來,因為國王殿下說,現在重要的不是他自身的安全,而是整個中央城。

  暖暖和悠哉現在這對夫妻變的形影不離,總使暖暖還是掛著微笑,卻是令人感到寒冷的微笑,悠哉不再開朗大笑,總是面無表情,雖然是身為藏紅花中的菁英隊伍,可每每要巡視城中,這對夫妻總是瘋狂的像在找尋甚麼,除了藏紅花隊員,沒有人知道是怎麼回事。

  而蝶神官,總是獨自巡邏,笑容變得淡淡的,讓人無法靠近,環神官卻還是負傷在靜養,而法式神官......居然在這個危機時刻,鬧出不少桃色糾紛。
 
  而且不少女性,都把頭髮染成金色的,只因為法式神官說,他喜歡金色長髮~可是每每看他今天是這位女性,明天又是別的一位,不少女性到教團哭鬧的不少,這讓奧很頭痛...

  奧把法式請到自己的辦公室。

  「法式...我收到不少申訴案件,而且內容很特殊。」
  「...喔。」法式沒規矩的坐在沙發上,雙腳就放在桌面。
  「不要把你的惡魔習性用在人間...」奧面無表情的看著法式。
  「這很重要嗎?」
  「很重要,如果你認為在人間界你可以為所欲為,現在請王子殿下返回魔界,我會請惡魔殿下將通路封閉起來。」奧雙手搭在腰後,看著法式瞪大眼的表情。

  「你無權力這樣做。」法式大吼。
  「我有。」奧居然微笑了。
  「殺了你!」法式居然化出鐮刀就往奧揮去。

  奧只是跳了起來,站在法式的鐮刀上「就憑你?!」

  「吼!!!」再次揮動鐮刀,奧閃開,檔在鐮刀前的居然是那位一直跟在奧身邊的小服事,而她小小的身軀,只用左手捏住鐮刀的刀鋒,法式使勁力氣都無法抽回。
  「妳是什麼鬼東西!」
  「只是小服事。」奧站在旁邊輕鬆的說著。

  「法式,你在這樣下去,你已經不屬於這裡,回到魔界,將永遠見不到環。」不知道什麼時候,蝶出現在陽台外,這三樓高的陽台,蝶就坐在邊緣,微風吹散了她的暗紅色長髮。

  「...環」法式低下頭,鐮刀消失,法式無力的跪下,痛苦的蒙著臉。
  「明白你只要環的意思沒有?」蝶還是在陽台上。

  奧坐回椅子上,小服事跟在一旁。

  「...我只是想要他,只想要他永遠自我身邊而已。」法式悶悶的說著。
  「是嗎?」蝶從陽台邊緣下來,走向法式,蹲了下去。
  「就像我要伊斯般的想要?!」

  「...」法式沉默。
  「看來你還是不懂,我不準你接近環,也不準你再糜爛下去,兩條路讓你選,在人間界當最強的神官人類,回魔界當你的王子殿下去。」蝶扯起法式的頭髮,讓法式看著自己。

  「當然,回了魔界,就不許再回人間界。」

  法式皺著眉頭,瞪著眼前這位公主殿下。
  「...我先留在人間,你說的條件我會遵守。」

  蝶放開法式的頭髮「很好,你要是敢接近環,再算你是惡魔之子,我一樣會殺了你。」

  蝶站了起來,走向擺滿作戰地圖了大桌子,戴上耳機開始工作。

  奧接過小服事的文件,彷彿剛剛的事情都沒有發生....繼續辦公,而法式卻還是跪在地上,動也不動。

  蝶交代完事情後,將耳機拉下,掛在頸子上轉身椅著桌緣。
  「不要像個廢物在那礙眼,去支援前線戰鬥。」蝶冷冰冰的。

  法式緩緩的站起來「南門?」
  「廢話!」
  「...知道了。」法式消失。

  蝶戴上耳機,繼續調度,公主殿下現在情緒相當紛亂,所以把所有的怒氣發在法式身上,法式只是承受了而已。

  而他依然不懂當時怎麼滿腦子都想著"只要環"這樣的想法,也不懂蝶要伊斯的意思,這種情緒,這種感情,這種比起毆打還要疼痛的感覺,充滿法式的身子,讓他更不懂了,現在的他...很想去找斯威那。

  法式出現在南門的城牆上,讓上面的守衛隊長狠狠的嚇一跳。
  「法式神官...
  「防禦的城門還檔的住嗎!?」法式將專用的通訊拔下來。


  「相當堅固,可是只能靠著魔法大陣抵擋也不是辦法,但是菁英小隊根本出不了城門,只能靠著飛艇隊伍還有現在的魔法團隊,還有獵人公會的遠距離抵制。」


  隊長看著城門前火花不斷的竄起,耳邊不斷傳來獵人的快速射箭的聲響,還有轟隆隆的飛艇,以盤旋的姿態對著地面不斷的轟炸。

  可是魔物,還混雜著不少怪物,不斷的出現,南門外已經看不到綠油油的地面了,盡是焦黑的屍體,還有烏黑的黑血,殘破的屍塊,更多的...是惡臭。

  「菁英小組守住城門就對了,國王殿下的命令還記得嗎?」法式將拳套戴上。
  「...記得。」

  「你們是城內最後的防禦線,所以城外的攻擊都已經經過蝶神官調度計畫,還有國王殿下的戰略,不用擔心。」

  「是!」隊長有精神的回應。
  法式說著自己從來不會說的話,自己倒是先愣了一下,捲捲袖子,微笑,等等去找斯威那吧~

  「那我下去了。」


  眾人錯愕,什麼叫下去了!您是神官啊!

  「沒聽過投錯胎嗎?!今天讓你們見識見識!」法式微笑,直接跳下城牆,也不在乎飛艇隊伍正在轟炸,魔法隊伍的魔法大陣,還有不斷降下的銳利箭雨。

  就這樣跳下去!!!

  「法式神官!!!」隊長沒抓到。
  「讓他去吧,他死不了的。」無聲無響,格站在隊長旁邊。

  隊長還驚魂未定,又被嚇的三魂七魄都要散了...
  「格團長...

  「做好你們該做的就對了。」格轉身離開。

  隊長頓時愣在原地,四周所有的聲響都無法打擾他現在所看到的景象。


  「......這是神官嗎?」


*待續*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抓狂狀態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315 筆精華,12/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