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514

RE:【BL】Only any Only.12/26.四十篇之後的文消失了怎辦?!(呆

樓主 *這個純* maju
GP3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Only And Only-第四十五篇



雖然發生了意外的插曲,作惡的男人也被懲處了,可是總有一股莫名的氣氛不斷的發酵,待在中央城中的人們對於這些詭異的異狀也多少有些明白,可是他們只是平民,沒有特殊的能力或是體魄,除了後援好像也幫不上忙,於是多數的人們多是選擇安分的待著。
 
 
教團,忙的昏天暗地。
 
奧心頭上總覺得有事正在發生,自現任國王上任以來,大教主就了無消息,除了最後一次出現在封鎖的實驗所中外,就再也沒有任何消息傳出,不對勁,非常的不對勁,奧將房內的人遣走,按下藏紅花的專用通訊,所有藏紅花人員全數收到訊息。
 
「所有人員注意,即日起所有團隊解散,集中所屬藏紅花,位在所有主城人員立刻回報現況。」
 
第一時間,燕停下手邊的工作,立刻起身,這舉動讓身邊的副會長嚇了一大跳。
 
「昱月 絲 培爾馮欽。」突然叫喚出副會長的全名,這可讓昱月站直的身子。
 
燕拿起隨身用的愛用魔杖「即刻起我授權於妳,全權管理魔法團所有事務,代接團長職務。」
 
「等等!團長!」突然的指示,昱月慌亂了。
「聽著,守好吉分,要是我沒回來你就是下任團長,記住了。」燕頭也不回了就走出團長辦公室,當然他方才宣佈的事宜,已經讓所有團員知道了。
 
「是!團長。」昱月握緊雙手,身子九十度鞠躬,接下重任。
 
 
簽下手邊最後一份任務報告,格看著身邊那位美艷冷漠的美女副會長,微笑。
 
「吶!我要出發了喔!」
「一路好走。」
「嘖嘖!夢羅克交給妳了。」格瞬間不見人影。
「知道了團長。」
 
 
所有人的回報,目前所有主城市一切安好無恙,奧當然知道,要攻擊必定是盧恩米德加茲王國首都普隆德拉。
 
因為阿盧納貝茲教國首都 拉赫已經徹底的被摧毀,就連研究所中心的企業之都 里西塔樂鎮也是全毀,唯一安好的是教國的教皇殿下,正被安好的藏在國王殿下的城堡裡。
 
易守難攻的天空之城 秀發茲發德共和國首都 朱諾,有著依美樂心臟的依靠,要攻擊是相當困難,加上有著賢者團的庇護,看來朱諾是目前最安全的地方,此時奧的耳邊傳來一陣甜美的笑聲。
 
『奧大神官~』
「是的,蝶殿下。」
『我的小蝴蝶們死光光了。』好吧,這正常人都一定聽不懂。
 
「願大天使憐憫蝴蝶們的靈魂。」奧失笑「有消息?!」
『你這死老頭,我才剛生氣完耶!』蝶在自己的房中,剛沐浴完的身子只裹著一條白色的毛巾。
「在此至上我最高的歉意,公主殿下。」奧同時將通訊切至所有藏紅花成員,這通訊上的進步全靠藍和擊天兩位的能力,讓藏紅花的所有聯絡通訊不會外流,同時可以迅速聯繫。
 
『他來了喔!』蝶捲著自己的長髮,聲調輕快,只是此時的髮色不再是那深紫,而是原本的黯紅『而且~千日紅本部已經毀了,我們有小老鼠唷!我的最後一隻小蝴蝶抓到她了。』
 
『人呢?』憂梓低沉的聲響傳來。
奧眉頭深鎖「憂梓不要衝動,蝶立刻先返回藏紅花本部。」
 
『本小姐早在這啦!』
 
然後奧耳邊傳來不少尖叫聲,外加木頭撞擊的聲響,奧嘆氣「我的好公主殿下先穿好衣服…」
 
在切斷通訊的同時,所有成員只聽見蝶正撒嬌的在和暖暖討衣服穿。
 
同時,聽到通訊的環,停止了歌聲,千日紅本部…全毀,斗大的淚水滑落,雙眼眨也不眨的盯著法式,而法式在切斷通訊前,只聽到蝶小聲的提醒,『把環顧好。』
 
「千日紅…法式…大家…還有本部地下室的大家…」環腳下突然泛起藍光,法式伸手撲了空。
「該死的!」法式推開窗戶,翻身躍下,立刻展翅升空,很糟阿!希望來得及。
 
 
藍光消失,環眼前只剩下殘破不堪了建築,四起的煙硝味,刺鼻的血腥味,環顫抖著身子向前,滿地的都是殘破的屍塊,不完整的軀幹,環捂著嘴,無聲的落淚,身在沙漠,但是環現在只覺得冷,無比的寒冷,站在倒塌的建築邊緣,已經無判斷哪裏是大門,整各千日紅本部的位置,往下凹陷,環衝進凹陷的地層,雙手拼命的挖掘著殘骸,雙眼眨也不眨。
 
此時燕和格已經趕到,就在聽見千日紅本部全毀的時候,不過兩人氣喘吁吁,看來在來的路上遇到不少人吧!兩人站在凹陷地層的邊緣,看著那一抹白色的身影,拼命的在挖掘,沒有阻止,沒有出聲。
 
一陣風壓,從天而降。
 
「法式!」燕吃驚,怎麼法式是張著翅膀飛過來,太顯眼了吧!
「你們倆個快走。」雙腳都還沒落地,立刻就開啟傳送之陣。
「喂你!」格一臉不服氣。
 
法式一落下,立刻撤下耳飾,雙瞳轉換成全黑色,沒有一點眼白,身形也不是原來的樣子,赤裸的上身,下身則是貌似神官袍的下矲,只是成了黑色,背上黑的發亮的翅膀收了起來,這散出了殺氣讓格瞪大了雙眼。
 
這不是在去收拾某各研究處所感受到的,原來,這就是所謂的惡魔之子嗎?這讓原是暗殺者的格,起了害怕的念頭,憑著暗殺者的直覺,他絕對不會抉擇和法式有所衝突。
 
「走吧!」法式頭也不回的往環的方向走去。
 
燕看著這天生就是殺戮戰場上男人,轉頭望著格的側臉,鮮少的主動牽起格的手,走向傳送之陣,兩人消失在藍光之中。
 
法式站在環身後不遠處,眉頭深鎖,原本那一頭淡金色漂亮長髮沾滿了汙漬、血漬,雙手更是佈滿傷痕,指甲都翻了起來,可是環還是不顧一切的挖著,翻開了一塊石頭,一顆人的頭顱露了出來,只是只剩下半張臉和殘破的上半身。
 
僅剩下一顆眼睛的頭顱,卻睜開了,迷濛中看見了環。
「我馬上救你出來!」環忽視著眼前的慘況,這人傷成這樣還活著已經是奇蹟。
 
「不…為我…唱首…歌…」一字一句極為虛弱,可是清楚的傳進環了耳中,環明白是無法救活,可是…可是環不想放棄,只能為他唱歌而已嗎?!不能救他嗎?!環失去力氣,身子一軟,癱坐了下來,原本清澈了雙眼矇上無比的悲傷,環握住那人僅剩的手臂,唱起了天使歌頌。
 
垂死的人,聽著,合上了眼睛「…謝…」
 
環的淚水無法停止,巨大的悲傷,讓原本美妙的天使歌頌變成一股迫人壓力,撼動了法式的耳膜,環還是將歌唱到結尾,歌聲停止,環卻一動也不動,可是在一旁的法式已經是汗水直流。
 
恐懼、興奮、力量的慾望充斥著法式的身體。
 
恐懼?!法式頭一次感到恐懼,環所散出的那一股悲傷夾雜著憤怒的力量讓法式從出生至今感到頭一次的恐懼。
 
興奮,身為惡魔之子的法式對這力量也感到興奮,多強大的惡魔之力!天生追求更強大力量的惡魔,法式不自覺的舔了舔嘴,雙眼閃爍著看上高檔獵物般的興奮。
 
想要得到這力量的欲望讓法式體內血液沸騰了起來,可是法式心裡卻讓他沒有隨著慾望行動,因為眼前這人,是他認定要一輩子的人。
 
「法式…你很興奮嗎?!」環沒有回頭,可嗓音卻變了調,不再溫柔,而是冷漠充滿了刺骨的寒冷。
「對!」不避諱,反正是真的。
「想要嗎?!」原本淡金色長髮不再,居然變成烏亮的黑色,身上的袍子也染的全黑。
 
「你給嗎?!」法式站在原地看著環的變化。
「…法式,人類好自私阿!全部毀掉…毀掉好了…呵…呵哈哈哈哈哈!!」刺耳的大笑聲,環瞬間往上飛去,雙手一合,一張,居然化出和法式一樣的黑色火球,對著那凹陷的千日紅本部,就轟了下去。
 
「嘖!」法式也立刻升空,巨大的爆炸風壓讓法式失去平衡,在空中翻滾了兩三圈。
 
沙子如龍捲風般捲起,法式被沙子刺痛了雙眼,使出力量維持著身子,瞇著眼四處遍尋不著環了身影,法式的雙眼被刺痛的厲害,所幸閉起雙眼,用感官感應著,才正搜索著,冰冷的嗓音卻從法式的身後傳來。
 
「找我嗎?!」環下巴抵著法式的肩膀,但是手中卻握著刀柄,不見刀首。
「…環。」法式嘴角流下鮮血,但是卻掛著微笑。
「呵~」輕笑,手腕一轉,狠狠的把刀子轉了一圈。
 
「吼!」法式手臂一揮,硬是分開兩人的距離,腰後的劇痛,法式無法忽視,暴風漸緩,法式這才看清楚了環的模樣,翅膀不再是一黑一白,而是雙翅全黑,沾滿了法式鮮血的右手,環正滿足的舔食著,而雙瞳紅的快要出血般,環微笑的看著眼前法式。
 
「…好久不見了環。」法式腰身上了刀柄,位置上法式勾不著,任憑著傷口流著鮮血。
 
法式壓著通訊「蝶,來幫我收屍好不!」化出愛用的戰鎌,俯身往環衝了過去。
 
 
環只是微笑,看著這惡魔之子往自己飛衝過來,右手一張,化出和法式一樣的武器,兩人碰撞,整各沙漠重重的被撼動,大地震動著,沙子揚起,視線消失,只有武器互相碰撞的聲響,還有巨大力量間的衝擊。
 
遠在教團中的奧,突然消失,留下正在面談中騎士團團長,所有人錯愕,大地隨著震撼,震遍了所有的城鎮,天空暗了下來,原本晴朗無比的天空,現在卻壟罩著令人害怕的紅,望著天空,靈魂彷彿快要被吸走,精神力不足的平民頭痛欲裂,而是職業團的團員們各各感受到死亡的恐懼。
 
到底還是發生了,奧和蝶只希望法式不要輸。
 
 
 
 
*待續*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315 筆精華,12/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