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514

RE:【BL】Only any Only.12/26.四十篇之後的文消失了怎辦?!(呆

樓主 *這個純* maju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Only And Only-第四十三篇




  眾人緩慢的退後,在飛挺上的所有人也全神灌注,琍花總隊長看著底下霧濛濛一片,突然想到,對著通訊發出訊息。

  甲板上的眾巫師、超魔導師們已經凝聚起手中的魔力,燕對了地面的隊伍做通知。

  眾人依然不敢掉以輕心,數道火紅的火光從天而降,轟隆隆的震著地面,濃郁的霧氣也緩緩散去,而在高空中的燕皺著眉頭,雙手彈指,四屬性的魔法攻擊已經落下。

  「所有人戒備,前方障礙未清除!」

  琍花總隊長緊握著舵盤,雙手止不住的顫抖,高空中望見的去前方還是一片看不見盡頭的群體魔物,這是什麼數量,而現在戰鬥的又是什麼?!那刺眼的紅光,彷彿一片大海,撲襲而來。
  燕的呼吸開始有些混亂,大量使用魔法的疲勞已經出現在肉體上,停止了手中了所有魔法,而身邊的巫師、超魔導們通通不解。

  「琍花總隊長,撤退!」

  『什麼?!』

  「這硬仗沒勝算,碩燁、法式、悠哉聽到了嗎?」燕的雙手再次起凝聚起龐大的魔力。
  『要撤嗎?』耳邊卻傳來蝶的問候。

  燕知道其實憑其中三人可以全數殲滅,但沒必要拿世界開玩笑「不要開玩笑了,蝶

  『需要掩護嗎?』悠哉低吼的聲響傳來,可燕手中的魔力已經準備好做最後一擊。

  「不需要,所有小隊聽著,全速往後撤退一公里,琍花總隊長請準備降下飛艇接應人員。」
  地面上的隊伍還望不見前方的恐怖的陣仗,全部一頭霧水,但是卻跟著所有隊長們快速撤退。

  環蒼白的臉色說明了他現在有多耗盡了體力,但卻沒有結除結界,他聽著燕這麼說,眉頭皺了起來,咬著下唇,法式一把橫抱起環,嚇的環驚呼了一聲。

  「辛苦你了,做的很好,再來交給悠哉和憂梓吧!我們要全部撤退。」法式把人抱的緊緊的。
  「阿?嗯,好。」不知怎麼了,環安心的閉上雙眼,忘卻了現在正在戰場上。

  所有人除了嘆氣,還有訝異,更是小小的尖叫了一下,眾人都似乎忘了,剛剛的浴血奮戰,憂梓嘆了氣,悠哉解除了獸化,撓撓臉。

  前方遠遠的轟然巨響,一座座憑空冒出了龐然巨物,從地面突起的巨大土牆阻擋了一切,將所有的魔物隔擋在另一邊,燕此時身體也受不了,雙腳一跪,癱坐在甲板上,氣喘吁吁。

  琍花安穩了將飛艇降落,所有人員、傷者全數回航。


  返回中央北門,碩燁指揮著夥伴將傷者一一送往教團,法式抱著環和憂梓雙雙站在甲板上,燕倚著巨大的船柱看著前方的景象,格已經在一旁遞上補品,蝶和悠哉已經先返回本部。


  琍花總隊長雙手還握著方向舵,愣愣的站在駕駛艙內,面帶愁容,身邊的神槍手也沒一個敢答聲,都安靜的站在琍花總隊長身邊,終於,放下雙手,輕嘆「走吧

  離開駕駛艙,琍花總隊長看著甲板上的一干人等,遣走身邊的所有神槍手隨從。


  「共和國給予的支援恐怕不及各位的需要。」琍花總隊長看著所有人「但是,本人我可以給於所有需要支援。」
  「總隊長,請三思。」燕緊皺眉頭。

  「燕,我知道我在做什麼,不用擔心,我先行離開了。」琍花總隊長轉身離去。

  「這樣好嗎?」憂梓看著總隊長的背影。


  「我們先回去教團吧。」燕起身,憂梓開啟傳送之陣,一干人等先返回教團會報。
所有人全數集合在奧大神官的辦公室,奧雙手放在腰背上,望著眼前亮麗的落地窗,不發一語,方才的所有戰鬥過程,奧透過通訊已經全數知道狀況,加上蝶和悠哉方才的報告,奧嘆氣。

  轉過身「阿盧納貝茲教國進行全面封鎖,四周境內任何生物都不可以出入,憂梓、碩燁請向國王殿下送達這通知。」兩人接過信件,馬上出發。

  蝶目送兩人離開,緩緩的闔上門。

  「奧,真的一這樣耗下去?」
  「這是人間。」奧的語氣堅定無遺。
  「我不想我所愛的人受到任何一丁點的傷害。」蝶撥弄著手腕上的手環。

  奧直盯著「還是不允許,諸位都是只生於其他三界之中,這是人間。」

  啪的一聲,蝶左手上的精美手環已經碎裂「是你鍾愛的人間將吾等帶來的,是奧大神官要吾等當人類,傷吾者是人類,施與吾著也是人類,吾不想等待。」

  完完全全是冥府殿下的語氣,這讓在一旁的燕、格都感受到無形的恐懼。

  悠哉更是不自覺的握緊拳頭,法式還是緊緊摟著環,環拉拉法式的衣襟,臉蛋滿是愁容。


  法式將環放下,環慢慢的走近蝶,沒有絲毫怯意,這舉動也讓蝶明白她現在的情緒已經重重的影響著人間界。

  沒等奧大神官回話,蝶又將右手上的手環捏個粉碎「我將開始行動。」轉身,牽起環的手「這不是詢問,這只是告知。」兩人步出門外。

  奧卻只是微笑「我知道。」門口已經不見兩人蹤影,這話卻還是說給蝶聽。
  法式望著門口,卻沒有追上去的意思,反而請悠哉和格離開後,雙眼直盯著奧大神官的背影。

 
  燕皺著眉頭,嘆氣,走向沙發坐下,等著看接下來法式到底要讓他知道當天密談後,他保證會說出來的重大秘密,為此交換束神這咒術的咒語。

  奧大神官依然背向這兩人「法式是惡魔之子,基本上可以抵制束神的咒術,只是可以抵制多少就要看他本身的惡魔之力了,連堂堂的惡魔殿下也要吸取不少力量才可以反制。」


  燕瞪大雙眼,不可置信的自古以來最神秘的咒術,向來都是要擁有最強魔力還有適合的體質才可以施展,這在世上近乎失傳的咒術可以抵制,這是燕無法想像的,自幼他都被教導,貝馮爾欽是最純粹的魔法家族,當然是目前世上唯一知道束神咒術的古老魔法家族。


  奧大神官不等燕從驚訝中回覆情緒,轉過身「當然,法式絕對可以,他有源源不絕的力量可以取用。」

  這話讓法式皺起眉頭「環?!」

  「沒錯,不要小看了禁忌,就像我當初說的,這禁忌天地不容,如果可以法式你是開天闢地以來,唯一可以制住禁忌之子的人,當然從古之今沒有過這案例,有沒想過,讓環成為真正的天使,只讓他保有天使之力的話,我想三界無須再擔心禁忌之子的毀滅力量。」

  燕思索著奧大神官的話語「但如果不成功?」
  「環依然是個威脅存在。」

  法式還在思索著。

  奧大神官卻只是笑笑「當初就是愛情造就現況,天使大人和惡魔殿下阿!當年可鬧的真是慘烈的吶!」語氣輕鬆到像在招呼一般,稀鬆平常。

  燕一愣,雙頰卻不爭氣的爬上不太適合的酡紅,法式啞口無言。

  看著兩個孩子「該怎麼做就去吧!蝶已經生氣了喔!法式這是你從來沒有過的情緒,這就是愛情,去找環吧!不然」話都沒說完,法式早就不見蹤影。

  奧端起茶具,燕失笑「奧大神官,我想我需要出動千日紅了。」
  「這也只是告知吧!」
  「當然。」燕微笑,飲用著方才就上桌的芳香紅茶,一派輕鬆。


  *待續*




我已經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了
風格怎麼差這麼大(抹臉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315 筆精華,12/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