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6
GP 184

【小說】聖戰再起(2012/10/17,更新手繪鉛筆搞)

樓主 SAYA nami0401
GP5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大家好~我是SAYA
第一次在這裡發表小說(艸)
除了自己原本就對創作有興趣之外
也是看了南門大的絕讚小說覺得熱血沸騰
南門大讚啊!!!(心)

以下文章內容有真實跟虛擬參半
如有雷同純屬故意(!?)
歡迎指教批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聖戰---

一場長達千年的戰爭,
神、人、魔終於願意簽下和平協議,
以結束這場貌似永不結束的討伐。

只是時間一久,
神族認為自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貪婪使人類忘記千年前的教訓,
魔族則因占領土地而即將崛起…

準備好了嗎?以保衛國家與榮譽之名,
以永垂不朽之姿態留存於世,
站起來吧!為守護心愛之人事物而戰!

千年已過,聖戰再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楔子 》

             『 來吧,來吧,聽我唱 』

                那是什麼聲音…

            『 燃燒的紅土大地…羅…起… 』

                什麼?我聽不懂…

          『 回來吧我的子民,拿起聖戮,為我而戰!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章之一《 被選中的人 》

「天哪~好怪的夢。」在深夜時刻一位晚歸的女生自言自語。
「早知道不該上課睡覺的~」伸懶腰碎念。

前方路燈下,站著一位穿黑披風的人影,


跟黑披風不搭的是潔白到有點閃亮的皮膚,側著頭卻讓人看不見臉。

『嘿,想做一場美夢嗎?』聲音發出來應該是個女生,但身材高挑得又像男子。

「是誰?」遠遠的就停下腳步,夜歸女生提起戒備拿起手機準備打119--

『欸~不要這樣嘛,我好心帶你去好玩的地方呢!』

她細長的手指一彈,手機應聲爆炸,嚇得夜歸女生連忙摔掉手機甩動疼痛的手。

(媽呀…哪來的魔術師…扯爆了!)

『我不是魔術師,我是響。』

(她知道我在想什麼!)驚嚇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再過來我要大叫了!」

『嗯~那我只好從這裡開始了。』

語畢,路燈下的黑影轉過頭來,女生還來不及看清楚那張面孔,

身體就瞬間被強烈的光芒包圍,隨即失去意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章之二《 麋鹿船長 》

『欸~美眉該醒來了』

女生感覺到臉上有東西在吹氣,好像又夾雜著一股薄荷味,
輕輕地把眼睛張開,發現眼前出現一隻穿著整齊潔白軍服的麋鹿!!?

「嘎啊啊啊啊啊啊!!!!!!」
『咩咩咩咩!!!!!!!!!』 

啊?咩?

女生驚嚇地坐起來,把身體慢慢向後挪,
仔細看清楚眼前的人…不,是謎樣生物。

穿著軍服嘴裡還含著菸斗,帽子旁邊那兩根肯定是鹿角啊!!!
為什麼麋鹿在這?不不不…應該說他為什麼會站會講話!?

『呼…你嚇死我了小朋友,叫這麼大聲我心臟差點停掉。』
麋鹿用他的手(姑且說是手吧…)拍拍自己胸口做出壓驚的樣子。

「你…是誰?」發問時才發現,聽這海浪的聲音,
錯不了,女生正在一艘船上,一艘即將靠岸的船上。

『我是卡魯,船長卡魯,這是我的船。做了美夢了嗎年輕人?』
拍拍衣服,卡魯船長輕做點頭微笑。
『現在就快到達伊斯魯德島了。』說完,船就鳴笛發出嗚~的聲音,船入港。

『妳是初心者吧,從哪個島嶼來的?』

「台灣…」
『台灣?那是哪裡?靠近斐楊嗎,還是吉芬呢?』
「這是--」
『好了到了,快下船吧!有任務等著妳,前面那傢伙叫做魯米,與他一同下去吧!』
不等女生說完話,卡魯船長用他的蹄…手,把眼前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年輕人推下船。

『路上小心,要成為心目中理想的勇士啊!』
卡魯的聲音從背後響起,還來不及做回應,
就被腳下的光圈環繞,傳到一個新奇的城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章之三         
             《 全身粉色的大主教 》
眼睛睜開便是一座寬廣的城市,雖然人數沒有很多,
但也可以說是應有盡有,
各種商人、鐵匠,還有熱心幫冒險者解決問題的解說員。


『名子。』身邊站著的男生說話了。
「額…我叫小夜」
『‥魯米。王立克里圖拉學院,去那上課。』
一頭烏溜黑色長髮的魯米,手指著大約兩點鐘方向的一棟巨大建築物,
一眼也沒看小夜說道。

「等等,這到底是哪裡啊?」
小夜眼看魯米要走了便緊抓住他的左手臂,魯米全身像觸電那樣大抖一下就立刻甩開,
『去問老師。』說完魯米就馬上飛奔地跑向學院,留下小夜一頭霧水站在原地。


經過一連串的詢問跟上課,小夜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裡根本不是正常世界,
哪有正常人會把火焰放在手上玩耍或是憑空叫出狼啊妖精啊等等的啊!


「嗚嗚…我是不是在做夢啊…波利是什麼東西啦!」
小夜身穿老師給的裝備和強化短劍,被分配到普隆德拉草原狩獵十隻波利,
眼前突然晃過一團粉紅色的東西,噗啾噗啾的跳過小夜眼前。


「就是那個嗎?所以要砍嗎?喔買尬…」小夜看著那團還算可愛的物體,
實在不忍心用劍往它身上戳阿戳的,有夠慘忍!


「算了,GO!」心一橫,小夜拿起短劍衝向波利,噗滋一聲地戳進去波利身體,
波利也不甘示弱朝小夜身上猛然撞去,
經過一番激烈打鬥後,波利終於碎(?)掉了,身體裡掉出很多奇怪的雜物。

「…其實也還好,繼續。一次打多一點比較快!」
說完就往身邊看得到的魔物身上都戳一刀,然後快跑往下一隻戳,

想當然爾…現在小夜身後有一群魔物追著跑。
(小夜表示:囧!)


正當小夜快要葛屁時,眼前出現一位全身粉色系的人,
舉起的手中發出一道眩目的光芒,隨即從背後傳來幾聲巨響,魔物GG。


「拉這麼多怪是想死嗎?」
全身粉色的女人說著,食指輕點,一秒鐘時間小夜身體的傷全好了。


「嗚~可以帶回家嗎?我想要養養看!」
從全身粉色的女人背後走出一位蘿莉,用童音問道。


「不行,她太蠢了會汙染到妳。而且不要亂撿東西。」
(額,東西)小夜心想。


「人家好久沒看過初心者了,讓我帶讓我帶嘛~」
小蘿莉在地上使出『這不是肯德基~~』的姿勢亂滾,
女人用手壓住太陽穴,皺著眉用力思考。


「‥走吧。」「真的嗎!」小蘿莉立刻爬起來,牽住小夜的手,

「欸欸,一起走吧,我叫妮妮,她是安,妳是誰?」

「我叫小夜‥」

「我第一次看到蠢成這樣的初心者,最好給我用功學狩獵。」
安釋放出【否則我就打爆妳】的氛圍。

「安是大主教,我是基因學者,妳呢?啊~我忘記妳還是初心者,想當什麼?」
妮妮用走跳的方式前進。

「額,我不知道?」
空氣凝結。妮妮張大了嘴用一付『妳開玩笑嗎?』的表情看著小夜,
至於安嘛…看她背後發光的樣子就知道”天譴”快來了(汗

「‥算了再說,歡迎來到盧恩米德加茲的首都-普隆德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章之四          《 聖歌 》

首都-普德隆拉

不同於伊斯魯德的清閒,繁忙的市集大清早便始營業,
每條街道都有不同的攤販,賣料理、武器、甚至是寵物的店家比比皆是,
小販的叫喊聲此起彼落,人聲鼎沸的街景讓小夜有點興奮。


「安~我們要先去買食材嗎?還是要先回據點?」
妮妮牽著小夜的手,和安三個人在充滿冒險者的城鎮中前進。

「先回據點吧,我有事情想問她。」安用斜眼看了一下小夜。

「安‥是不是很討厭我啊?」小夜蹲低身體小聲的問妮妮,
「她只是還不信任妳,不用擔心啦!」一派輕鬆的回答。


經過幾條巷子,小夜一行人終於到達安口中的『據點』。
那邊早就有幾個人坐著,還有一些嘻笑聲,看起來是群正在聚會的冒險者。
當她們快接近時,突然從樹上快速射出三支箭,
桌上兩個酒瓶跟坐在椅子上一位女性手中的酒杯應聲擊碎,
但並沒傷到女性潔白細長的手指。

歡樂聲在一瞬間靜止,好像剛剛並不是他們在作樂一樣。


「啊‥安‥我們只是在聊天‥」一名帶著眼鏡、淺褐色中長髮的男性先說。

方才手中拿著酒杯的女性正背對著安發抖,任由因酒杯破碎而灑出的酒從手指滴下。
地上坐著的還有另外兩位男性,緊張地看著頭上已經青筋的安,
誰都不敢說話‥


「‥一大早就喝酒,沒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嗎?」
安按耐住自己別發飆,咬牙切齒地看著背對她的女性這樣說。
「好啦,沒關係嘛!今天我帶初心者回來唷~(愛心)」妮妮大聲輕快地說。
彷彿得到了緩解--氣氛瞬間變得輕鬆,
小夜不可思議地看著妮妮,再看著由生氣轉成無奈的安。

(好像妮妮很能克制安呢!)小夜心想。

「唷,是初心者呀!好久沒看到了!」
開口的是一位座位離安最近,身材壯碩的男子。

「我叫霖,職業是武宗!」霖起身脫掉手上堅硬的拳套,作勢跟小夜握手,
小夜也伸出手,霖笑得更大聲了。

「哈哈!好孩子!我正缺徒--」
話還沒講完,一旁戴眼鏡的男子用手上的書本往霖頭上一敲,
「你會嚇到她的,人家可是纖細的女孩子啊~!我是琥珀,是位咒術師。」
琥珀紳士的微笑,在小夜右手背上輕輕的一吻,小夜瞬間臉紅透。

(霖正一邊咒罵琥珀,一邊摸著頭。)

「正在玩兔子的叫隼,是位修羅,坐在椅子上的大姐叫菲,是浪姬舞者。」
琥珀介紹完,隼輕點一下頭以示禮貌,菲也轉過頭來嫵媚地笑。

「啊!雙胞胎呀!」小夜驚訝口氣誇張得像沒見過一樣。
「噗!你沒看過雙胞胎嗎?」菲的臉很標緻,說像人偶也不為過,雖然是雙胞胎,但隼卻給人一種不同於菲的成熟,是一種穩重帶點脫俗的氣息。

「樹上的是阿錢,他是遊俠,剛剛的箭就是他射的,很準吧!」
琥珀手指著箭射出的方向,只看到一雙穿著長筒靴的腿在樹上垂下來搖晃,
好像是用腳跟小夜打招呼。

「請問芳名?」琥珀微笑的看著小夜,
「小夜‥是初心者。」(應該是這樣說吧‥)小夜心想。

妮妮帶小夜坐在大夥附近,安已經坐在椅子上瞪著菲,菲尷尬地傻笑。
「我去煮飯,妳跟大家聊聊~」
說完就走到一輛掛滿飾品的手推車旁,翻翻找找後拿出好幾罐像藥水的東西,
再從另一輛手推車拿出紅蘿蔔、蘋果、魚等食材,轉身進入最靠近的一間房子。



「妳從哪來?」霖問,
「我從台灣來。」「台灣?在哪啊沒聽過。」
「台灣嗎,是一座很小的島嶼,它在太平洋上。」小夜回答。
「‥她身上有不一樣的味道。」隼摸著兔子的毛。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我在這裡,一醒來就躺在麋鹿船長的船上了。」
小夜面有難色地說:她只記得那天晚上的黑披風,和閃得要命的光而已。

「哈哈哈哈麋鹿船長!!!是在說卡魯那老頭吧!!」霖一邊大笑一邊用手槌地。

「嘖‥總覺得在哪聽過類似的事情。」安用手托著下巴,皺著眉思考,
琥珀看著小夜笑,隼繼續玩兔子,菲玩弄她金色的波浪長髮,
霖還在那邊喊著「麋鹿…麋鹿啊哈哈哈哈」地笑不停,阿錢在樹上搖晃腳,
小夜嘟著嘴一副『現在是什麼狀況』的臉看著大家,身後的房子飄出了濃厚的咖哩香--

「吃飯囉~」妮妮充滿元氣的聲音一從房子裡面傳出來,
霖就使用"弓身彈影"飛奔進房子拿出碗筷,
再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搬出咖哩鍋跟一桶白飯。

「嗯,每次看霖準備吃飯都很驚人。」阿錢從樹上跳下來,
「妮妮煮飯也很快,那幾罐藥水到底是什麼啊?每次都帶一堆…」琥珀問,
大家坐回餐桌,妮妮在白色的瓷盤裡盛上白飯跟咖哩。

「歡迎小夜來到普隆德拉,我來唱首歌吧!」菲說完後,從椅子上站起來,
半透明的蕾絲披肩掛在菲纖細的雙肩,波浪捲的金色長髮隨意垂放,
風輕輕地吹,菲閉上天藍色的雙眼這樣唱---



            『 遼闊的疆土 天與海的交界 』

             『 鳥兒並列 展翅高飛 』

       大夥閉上眼睛,嘴角上揚,非常享受菲透徹的聲音。
         
         『 高聳的山峰綿延不絕 這是我們的國度 』

          『 美好的一切 共同享有 在光輝之下 』

        『 驕傲 貪婪 迷色 忿怒 嫉妒 貪食 懶惰 』

       菲的聲音突然轉為悲壯,像把憤怒的情緒刻畫在聲音裡。

           『 神 人 魔啊 禁忌的七大原罪 』
                 
               『 聖戰將起 』

             『 來吧 來吧 聽我唱 』

          聽到這,小夜不禁回想起這是否也在哪聽過?

      『 燃燒的紅土大陸 肆虐的夢羅克引軍 由地底猖獗而起 』‥


「!!」小夜腦中閃過一個念頭,不加思索地拍了一下桌子,
大夥一驚,不約而同轉向小夜,菲也停止歌聲。

「我聽過這首歌。」「喔?這首歌很有名啊,它是史詩中的歌曲,在敘述聖戰。」菲答到。

「不,我在夢中聽過!就在我來到這的前一個晚上!」小夜肯定地點著頭,
「是一個女人在夢裡唱給我聽的,雖然不是很清楚,但肯定是!」

「這麼說‥我倒是看過一本有趣的記載,『當聖歌響起,神之子民將會乘著光而來。』」
琥珀推推眼鏡,吃著咖哩飯。
「…守護者?」隼輕聲地說,邊切紅蘿蔔餵給兔子吃。

「那只是個傳說吧?」安說,「難不成時空裂縫是真的嗎?」
「我倒不覺得有誰的魔力強大到可以把裂縫撐開,再讓人從另一個時空過來。」琥珀推翻安。

「我記得黑披風,是個女生‥」小夜盡可能想起每一個小細節,可是都像被封鎖住那樣只想得到這些線索。

「料湖料系吉婚一踏?」霖整嘴塞滿咖哩說,他已經吃第六盤了。
「也好,吉芬有很多著名的魔導士,出發前可以去教堂問一下馬勒西斯神父。」安也裝了第二盤。

「但在這之前~」阿錢用湯匙指著小夜,「先就職比較好?」
「!!!」看來大家都忘記最重要的事情了,小夜的波利任務也只打到四隻,悲劇。

「有沒有想當的職業?應該多少有在學院聽老師講解過吧?」安說。

「是的。」小夜點頭,手握緊沾滿咖哩還黏有幾顆飯粒的湯匙,
「我想當騎士!!」叮叮~小夜發光了。(指腦袋中的燈泡。)

「哈哈,想當英勇的騎士呀,好職業。」妮妮淺淺地一笑,
「盧恩啊!!!盧恩盧恩啊!!!龍啊給我騎龍我要騎龍啊!!!」
琥珀像被開啟了某種開關突然對著小夜大叫,在他伸手要抓到小夜之前,
安輕揮手指用冰凍術把琥珀從脖子以下都封住,然後霖再輕輕一踢,
琥珀像蟲蛹那樣在地上滾來~滾去,一邊吶喊『我要騎龍啊~~』。

「不要理他,妄想騎龍,每天去巨獸租借所鬼吼鬼叫。」安不屑地說,繼續吃飯。
「‥」隼還在餵兔子。

「盧恩?」「沒啥,以後你就知道了。」安草草回答。

「那麼就要開始練等囉!」菲眨了眨眼,
「吃飽就去草原狩獵吧,快練等轉職,小初心者。」霖一笑。

「‥抓兔子‥給我‥」隼抬頭說。
「龍啊龍啊~~~」琥珀繼續滾。

「加油囉。」安微笑,然後繼續吃飯。

(雖然一頭霧水‥不過應該都不是壞人。)小夜心裡這樣想。


啊~美好的下午,好吃的咖哩飯。

「龍啊給我龍啦~~」


‥‥還有很吵的琥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章之一        《 與安的故事 》

小夜穿著妮妮從手推車挖出來的舊衣服,也倒像個有氣勢的冒險者,
姑且不談她的路癡、托怪技術跟生活常識的話‥(汗)


在安的【鞭策】之下,小夜開始學習狩獵的課程,可惜老是失敗。
只要野外出現一圈圈的焦黑痕跡,就知道小夜又闖禍了,
那是安拿低等魔物出氣的痕跡‥


『真想把那傢伙轟上天!』這是安最近的口頭禪。
妮妮也只能苦笑,拿功速濃縮汁讓小夜打快點--誰知道小夜的領悟能力真是差到極致。



不過!也是順利地轉職成劍士了!
轉職成功時,小夜做出『ya』的手勢,妮妮開心地拉著小夜轉圈,
「可終於啊!」安苦笑。




晚上據點熱熱鬧鬧的舉辦歡慶會,
一開始的強化短劍也被安視為垃圾丟給波利吃去了,
換成妮妮當作轉職禮物送的圓柄馬刀和一件附了蟲蛹卡能力的棉襯衫。


夜晚大家在屋子裡睡得香甜,小夜興奮得睡不著覺,
她第一次感覺到『真的做到了』。


門外突然傳來清脆的瓶子敲擊聲,
小夜隨即拿起武器,動也不動地看著門口。


「哈啾!」聲音是妮妮,往身邊一看,她確實不在。

小夜拿起天羽斗篷開了門,看到小小的身影窩在手推車旁邊,
許多裝著奇異顏色液體的瓶子擺在地上,還有一些沒看過的果實,
妮妮又打了個噴嚏。


「小心感冒喔。」小夜把斗篷披在妮妮有點冰冷的身上。
「謝謝。」紅著鼻子甜笑。

小夜這才發現原來妮妮有一頭漂亮的黑色長髮,和深色卻明亮的清澈圓眼。


「在做什麼呀?」小夜指著地上的瓶瓶罐罐問,

妮妮看著其中一罐液體正在冒泡,由深紫色漸漸變成粉紅色,笑著回答「做藥水。」


「基因學者都在做什麼?」小夜又問,看著妮妮把剛變成粉色的藥水跟另一瓶透明液體混合,漸漸轉成金黃。

「嗯…配藥囉,我也很會煮飯,還有--」妮妮把手放在一塊空出來的泥土地上,
隨後出現幾顆小小的銀色光球,繞著手掌轉了幾圈,沉進土裡,
接著地上長出朵像玫瑰、但花瓣是銀白色的花。


小夜用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妮妮滿足地笑,
用手把花摘下,放在小夜的頭上。

花朵像融化似地變成細小光球,從她的頭頂滲進去。


「它是銀河,」是在說剛剛那朵銀白色的花吧。

「可以維持體力。」的確,小夜清楚地感到睡意消失,也察覺到身體湧出源源不絕的能量。

「琥珀常看書,他需要體力維持好學的個性。」「所以他才總是精力旺盛嗎?」
妮妮一笑,手一揮地上又長出數朵銀河,摘起塞進同一個瓶子裡,
瓶子中的銀河在輕點瓶口後變成液體,在瓶中微微發光。


「它叫做粉戀,」地上又長出幾朵發著粉色微光的花朵,妮妮用一樣的方式把花變成液體,再用瓶蓋拴緊。
「安的粉色頭髮很漂亮,但是總是太操勞,頭髮需要保護,」妮妮看著小夜,
「它也可以幫助安提供魔力,她那麼亂來,看過她用冰凍術吧!」小夜點頭。

「星光,」語畢地上長出數朵發出金黃色光芒的花朵,「這是菲的,保護喉嚨,還有放大聲波的效果,舞姬唱歌施法很好用。」一樣收進瓶子內。

「靶心,阿錢的,可以靠阿錢的意志來看清楚遠方物體,他狙擊的時候很方便。」這是一瓶悠悠閃著淡藍色光芒的液體。

「固,霖的,他啊~老是跟我嚷嚷想秒怪,」瓶中的液體是深紅色的,「所以幫他加倍攻擊力。」


「隼,這是隼的,」妮妮跟小夜不約而同笑了,「哎呀~我想不到名子啦,這可以加倍提高隼的爆發力跟攻速,也提升體力回復力。」
這是一瓶像隼一樣沉穩的深藍色液體。

「這是妳的--」妮妮指著剛剛那一瓶又由金黃色轉為淺綠色的藥水,
「我也有?」小夜驚訝的問妮妮,
「當然啊,」妮妮推了一下小夜微笑說,
「妳是我們的一員吧!不然安怎麼可能答應妳跟我們一起在這。」

妮妮拿起淺綠色藥水到小夜面前,「取名子吧?」


「就叫妮妮吧。」小夜眼眶泛著淚,
「哈哈傻啦,要喝我嗎?」妮妮樂得開懷,
「就叫妮妮吧--妮妮,它可以提高迴避率,讓妳不要一直被打~」
妮妮手戳小夜的頭,「拜託,快學會閃怪吧,不然安就要槌死妳了!」


嚇!好有力的威脅啊!


「謝謝妳。」小夜用力抱緊妮妮,
『妳好溫暖喔~』「妳也是。」『廢話,天羽斗篷很貴欸!』

月光下,遠方走來一匹非常巨大的狼,
「狼!」小夜起身準備攻擊,
「一定是阿錢啦。」妮妮輕輕地說,
「他看我們在外面聊天怕我們冷吧,叫狩來給我們保暖。」
小夜一坐下,狩就用自己的身體把他們兩人包圍。


「妮妮,」『嗯?』「安她~是不是很讓妳呀?」『呵呵!何以見得?』


「感覺妳講話她就~很容易控制她自己,不然這個公會--」

『公會?』妮妮用問號的表情看著小夜,

「這不是公會嗎?妳們不是同一個公會?」

『不是,我們都不屬於任何一個公會。』

『我們全憑著自己的意志選擇追隨安。』妮妮用跟平常童語不一樣的口氣認真回答。

『有公會的只有安,而她的公會也只有她一個人。』

「一個人也可以創公會?」

『可以呀,這是個自由的時代!』妮妮手舉高說。

「那妳們為什麼選擇追隨安?不是同一個公會這樣也太奇怪了吧。」

『我啊,非常喜歡安,她把我從深淵裡面拉起來,教我知識,給我自由跟權力去選擇自己喜歡的職業,
別人說我閒話的時候她總是告訴我:我是特別、唯一的,不需要隨波逐流,讓別人去說,我可以勇敢、理直氣壯地做自己。』

妮妮臉上顯揚一種崇拜的表情,那表情就可以知道她有多麼喜歡安。

『我是斐楊人。』

「斐楊!?」

『是呀,但我卻成了基因學者,不是跟阿錢一樣當遊俠。』

樹上傳來咳嗽聲。

『原來阿錢在上面~』

「‥‥嗯。」阿錢回答。

『那時我還小,還記得家裡給的弓箭是新手專用的坎普茲弓。』

『我實在不想當弓箭手,就逃家了。在森林裡迷了路,身上沒有任何武器跟補品。
爸媽的狼群一直找我,我也不確定跑了多遠,後來躲在樹林裡一直哭‥直到旅行中的安找到我。』妮妮笑了,轉頭看著小夜。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安就好安心。』

『我一邊哭一邊啪啦啪啦地跟安抱怨,沒想到她竟然硬拉著我帶她回我家,說服我爸媽讓我出來做自己。』

「所以妳選擇當基因?」妮妮點點頭,又搖搖頭。

『一開始是想跟安一樣當主教,一起旅行後,才知道安身上其實也沒什麼錢,所以我當了商人,賺錢讓我們用,那棟房子也是我買的。』
妮妮指著身後那間屋子。

「後來妳就一直跟著安啦?」妮妮點頭,把身體又更往狩的柔毛裡躺。

『對我來說安就像天使,她引領我走向未來,讓我可以做我自己,而不是盲目跟著大家做一樣的事情,所以我願意追隨安,不論是不是同一個公會,只要安在,我就會在…』
話還沒說完妮妮就睡著了,狩輕輕動了一下尾巴,讓尾巴的毛可以更貼近妮妮的身體。

原來不是只有同公會的人願意團結,公會只是一種形式,
重要的是大家共同想要維護的那份精神在不在,
也許是一種信仰,也可能是一份理想,
而他們,應該就是對安的憧憬、感謝,
還有對彼此深厚的同伴情誼吧…。




夜很深,月明亮,樹下睡著的是談心過後,感情更為濃厚的兩個人。


冒險還沒結束,故事就會繼續…

                                                                To Be Continu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嗚啊~不知不覺打好長(艸)
原來我的開頭就有這麼長喔囧!

歡迎批評指教 我會修改它的QQ~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305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