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23

RE:【小說】RO~Moonlight Bottle。(1/5 通知全發佈)

樓主 縭纓莓 marisa728
GP18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初章《十七年歲月的價值》
 
 
 
白天的烈陽今天也熱情的照耀著整個普隆德拉,街道上人來人往、露天商店滿佈。盧恩-米德加茲王國最熱鬧的城市亦是首都,這永遠熱鬧的繁華大都市。

刺眼的陽光穿過透明窗戶,也不甩阻擋他的窗簾一眼,正大光明的照入屋內並正中少年的臉蛋。

「唔…好亮……」多虧烈日,原本熟睡的少年皺起眉,終於緩緩把瑩藍色的眼睛睜開…

「哈啊─」少年舒服的打了個哈欠,再揉了揉惺忪的雙眼,「竟然不小心直接睡著在辦公桌上了,怪不得肩膀疼得要…」

話說到一半,等到他再次睜開眼時出現在他眼前的東西讓他的睡意一掃而去,驚得不能再驚了。
「嘎啊啊啊啊啊─────!」

隨後發出了一陣響到不能再響的哀嚎。
 
 
「完、完蛋了!這個不能再拖了!今天中午就要送過去啦!」他匆匆忙忙把散落一地的文件一張張撿起來,灰塵飛得滿地。

「一、二、三、四、五、六、七………」蹲在房間的角落一動也不動,愣在那兒。「……再數一次…」
 
………

……

 
「不行!少了最後一張!到底去哪了…!」少年雙手抓著自己的黑髮,一副精神瀕臨崩潰的樣子。
──冷靜、冷靜,先想一下昨天我做了哪些事…
 
還記得昨天半夜我正在趕著從鍊金術士公會上司託給我非常重要的實驗報告,沒有定時繳交何止扣薪,絕對會被殺!

………完了,我只記得我昨天從艾爾帕蘭回到家都晚上十點了,然後就開始趕工……甚麼都不記得了…
 
「米里特,發生甚麼事了嗎?」絕望之際,熟悉的聲音從門口傳來,被稱為米里特的少年轉過頭,淚光閃閃的望著站在門口處端著咖啡的女妖術師。
 
「瑪雅阿姨…」
米里特用著空虛的嗓音說話,不看他光聽聲音還會以為是個老頭。
 
「怎…怎麼了嗎?剛剛好大一聲呢…」冷汗,瑪雅把咖啡往前舉。「咖啡…要嗎?最近你看起來都很忙碌呢…」

感覺到米里特不對勁,她沿著米里特把視線轉移到他手上的報告書,然後一副好像想到什麼的樣子……
 
「啊,我剛剛在廁所好像有看到一張報告紙………」語未畢,瑪雅眼前早就只剩下裝滿實驗瓶子、紙張和一堆灰塵的書本,空無一人的房間。
 
 

「呵呵,米里特你還是這麼急性子啊。」瑪雅瞇著翠綠色的笑眼把可以換取生命的報告書缺頁遞給米里特。「我還沒說完就這麼衝到廁所,其實我早就幫你收起來了。」
 
「……呃…謝謝。」羞著臉,米里特低著頭咬著早餐的吐司,接過報告書,將它與其他頁訂成本。「即使在廁所放了一整晚也可以繳交吧…」米里特小聲低咕著,沒有讓瑪雅聽到。
 
「變色隱形眼鏡戴上了?」
 
「嗯,已經戴上了。」抬起頭,米里特的眼睛不是瑩藍色的,而是深褐色的。
 
 
──米里特‧亞貝亞,今年十七歲,是少數人中年紀輕輕就成為創造者的人。
他有一雙瑩藍色的眼珠,因為顏色實在太詭異,小時後在孤兒院總是被人們當成異類,儘管瑪雅阿姨說很漂亮但米里特卻仍然無法對這雙眼睛有自信。他認為每個人要是看到他真實的眼色都會疏遠自己,因此米里特外出都一定會戴上變色片。
 
 
然後現在米里特眼前的女妖術師─瑪雅‧安特,他的養母,大概是在十二年前的冬天瑪雅和米里特開始同居。瑪雅把從出生雙親消息就未明,一直是孤兒的他從孤兒院中收養。那時候瑪雅才二十六歲,明明還沒有對象卻願意收養這個小毛頭,不只負責任的米里特養大,還一直對他很和善,把他當成普通人,說真的米里特都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報答她了…
 
即使現在我已經十七歲了,在她眼中我也還是小屁孩一個吧…應該說我愚蠢的一面早就被她看光光啦…
 
報告書我想到會放在廁所是原來因為昨天晚上我的手沾到不明物體(一堆藥品不小心混在一起的產物)連帶著報告書去廁所洗手,然後忘了拿回研究室。真是蠢到死了,哈哈哈…“
 
 
「……以後都我來做早餐吧。」良久,米里特終於吐出一句話。
 
「欸?」瑪雅放下手中的湯匙,「難道是我做得不好吃嗎?」
 
「不,我只是覺得…不能老是再給瑪雅阿姨妳麻煩了。」
 
「怎麼會呢?米里特每次都研究的這麼辛苦,是我該做的吧。」
 
「……………」
 
明明都不年輕了,在賢者工會裡依然能幹又優秀。而且那微笑還是依然溫柔、美麗又楚楚動人,為甚麼這個女人沒有情人呢?

其實小時候米里特就有問過這種問題了,但是瑪雅那時候只是笑笑的,不發一語,雖然用笑容遮蔽著,但可以看到裡面參雜著很多複雜的情感。看到他的笑臉米里特就問不下去了,儘管他那時候還小,但是他知道瑪雅一定有什麼苦衷。
 
 
瑪雅見到米里特久久沒有回應,嘆了口氣:「好吧,但是不要太勉強囉。」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米里特一邊嚼著早飯的吐司沾果醬,一邊發呆。這時候他深褐色的眼神不經意的瞄到掛在時鐘下面的日曆…

七月八號。
 
 
“碰!”
 
 
忽然,米里特華麗地從椅子上摔下去,完美的四腳朝天。但他不覺得痛,因為他現在心中充滿罪惡感…

後天是瑪雅的生日。
 
 
但是他卻完全忘記了,最近自己整個忙碌得不可開交對他來說這完全不能是理由,一生的恩人,除了特殊節日…一年一度能感謝的重要日子,絕對不可以忽視!而且不可以隨隨便便慶祝!米里特每次都一定是在瑪雅生日的好幾個月前就開始偷偷存錢,存到生日前幾天買下貴重的禮物送給她。這是他每一年對瑪雅的生日的原則。
 
 
至於要在前幾個月存錢的原因是,米里特非常孝順瑪雅,平時都把錢都交給她來分配了,也不收下瑪雅給的零用錢。所以他私下的錢幾乎是零。他只准許自己只有為了買禮物,花在瑪雅身上的錢才會偷偷存。
 
米里特坐起身子,再往上看一下懸掛在壁的時鐘…十一點三十分,這時米里特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以前被上司處罰的悲慘畫面,歷歷在目…
 

「啊…啊啊!我、我先出去了…!」語畢,米里特粗魯的把剩下的土司塞到嘴中,匆匆忙忙提起桌上的隨身包就準備衝出門外。
 
「等一下!米里特,報告書!」

瑪雅迅速把放在餐桌上的報告書遞給米里特,她翠綠色的眼角瞥到了報告書上的某一角。「啊…」
 
「!………謝謝…!」米里特發現自己又犯蠢了,用雙手大力的拍了下自己的雙頰。接過報告書,匆匆忙忙的衝出門外。「瑪雅阿姨再見!」
 
瑪雅揮揮手以示回應,她站在門口目送著米里特,直到他的身影在轉角中消失,接著她微微的笑了。
 

「那孩子的報告書上名字竟然是用安特…而不是亞貝亞呢…」
 
 
 
跟十二年前酷寒的天氣中見面時,完全不一樣了,瑩藍色的眼神已經不是冰冷、空洞的了…
 
 

€€€
 

下午的普隆德拉大街上喧雜的聲音配上比早上更熱情的太陽,讓米里特整個人很不耐煩、焦躁不已,完全不想多待幾秒。
 
「唉…今年要送什麼禮物呢…」
 
但是為了準備瑪雅的生日禮物,他還是忍耐住煩燥的環境,焦躁的蹲在某間露天商店的前方。他戴上深褐色變色片的瑩藍色眼珠專注的打量著店鋪前的各式各樣商品。「讓我想一下瑪雅阿姨喜歡什麼樣的禮物…」
 
「去年我好像是送什麼來著……」米里特托著下巴,瞇著眼開始陷入思考。「啊啊!是新娘髮帶!」

米里特不知覺發出的聲音太大,露天商店的商人像是受到驚嚇一般的抖了下。對於一個賴在自己商店面前已經二十分鐘、自言自語發神經的客人,商店主人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去年瑪雅生日米里特送了新娘髮帶後,瑪雅只是笑笑的收下了…應該說每次都是那樣,雖然瑪雅對米里特會慶祝自己生日感覺上很高興,可是收到禮物時感覺不出來比”慶祝生日”時更突兀的喜悅,瑪雅除了微笑外只有用柔和的嗓音說了謝謝。雖然無法確定瑪雅是不是只是不想表現出來,但是以米里特很相信自己的感覺…瑪雅不是發自內心的笑,只有感謝而沒有真正的喜悅。
 
 
「那個…客人,後面……」米里特依舊蹲在店舖前思考,還時不時自言自語。露天商店的主人女鐵匠終於開口了,指著米里特的後方,米里特才注意到後面有位佩戴著天夾和妖耳、身材纖細、面容姣好的女魔導士被自己擋在身後,連忙讓出位置。「抱、抱歉…!」
 
大概是因為米里特從小很少和除了瑪雅以外的女性打交道所以一時口吃,尤其是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年輕美麗的女性。
 
對方只是點了點頭示意,然後走到米里特的旁邊,她的眼神看得出她非常仔細的在打量著店鋪前的每一個物品。米里特的注意力一直被她吸引,因為這位女魔導士散發著一種脫俗、神秘的氣場,彷彿和自己是不同世界的人。
 

尤其是她那一綠一藍的眼珠很難讓人不在意,更別說是從小對自己眼色格外自卑的米里特,他每次看到人第一眼注意的就是眼睛。還有那銀白色至肩的細長髮絲配上白晢細緻的皮膚和櫻唇…是位如仙子般清麗的少女。雖然不是絕世大美女,但是卻是那種第一次看到就不會忘記的長相。
 
「請給我這個。」女魔導士修長柔美的手指指著她想要購買的物品,微微透明、紫藍色的光澤在水晶上分成區塊反射─神秘水晶。

啊啊,那個不是用來回復MSP的嗎?很少人用吧?現在一般都是喝藥水吧?
米里特盯著商人手中的神秘水晶默默吐槽著。
 
 
付了錢後,她接過物品,有禮貌的和商人道謝。她盯著神秘水晶時眼神異常柔和,還可以隱約看見閃爍的光芒。

…她大概不是要把它當成使用道具…米里特在心裡定下結論。
 
 
就在米里特這樣想的時候,女魔導士的視線忽然瞄向米里特,這個舉動使他反射的把慌張的眼神轉移到店鋪的商品上。連米里特都覺得自己的反應時在是很不自然,他僵著身體、冒著冷汗不敢正視對方。
 
「…怎麼了嗎?」她只是平靜的問道。大概是察覺到剛剛被米里特看到自己對一個區區一個消耗品水晶表露無遺的愛,所以隱約可以感覺到她的表情有點尷尬。
 
 
應該沒被當成變態什麼的,米里特鬆了口氣…
 
 
「那、那個…我只是在想………」米里特雖然頭轉向對方,但身體很僵硬,眼神也開始游移。「就是女人通常會喜歡什麼樣子的禮物呢……」
 
腦袋亂七八糟的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回應,米里特就索性的把他自己正苦惱的問題不知不覺地說出來了。
 
「不!我什麼都沒說,我絕對沒有要問你送女人禮物什麼的…!」
 
 
………然後尷尬的氣氛持續了整整三秒鐘,對方沉著的眼神只是略帶了點驚訝的望著米里特,然後才緩緩開口:「那個…」
 
「……我我我我…先、先失陪了…!」
 
 
雖然不是問了什麼很奇怪的問題,但是米里特覺得自己糗爆了,尤其是在女孩子面前…羞紅了整個臉、腎上腺素爆發,米里特以飛快的速度離開了現場。只留下了有點傻眼的女魔導士…以及店鋪位置被米里特霸占,花掉整整二十分鐘的露天商人。
 
 
 
 
 
米里特靠在普隆德拉北方城門前的橋上,橋下面有一條河,再往前就是普隆德拉城堡了。他低著頭,眼神沒有目標的望著城河中潺潺的流水,若有所思的樣子。
 

 
什麼女人會喜歡怎麼樣的禮物?這些根本不需要問嘛,以前我問認識的人會想要收到什麼樣的禮物,大部分的人都會說親手作的,那種飽含感情可以表達出特殊意義的禮物……但是怎麼可能?如果收到的是昂貴又稀少的禮物,就算沒有表現出來但是絕對會感到喜悅,這就是人性,即使說得再怎麼好聽…沒有一個人會不渴望物質的,填不滿的欲望,是貪婪的…
 
至少我不認為有那種如天使般純潔無瑕的人類存在。
 
 
 

「米里特,最近伊甸園的任務很多哦,你缺錢的話可以去去看。」艾爾帕蘭鍊金術士公會的組合員─帕樂米‧基阿尼諾,她接過米里特放在廁所一整夜的報告書,仔細翻閱著報告書對著檯子前的米里特說道。
 
「可是那邊是給新手的…」米里特有點心虛,眼神不時偷偷瞄向報告書。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來委託任務的人們變多了,難度也增加不少,當然報酬也變高了。」她推了推眼鏡,打斷米里特要說的話。「報告書OK了,你做得很好,不愧是我們公會的人才之一,完全不需要再作修改了,這些是賞你的錢。」
 
「謝了。」米里特接過一袋錢,「伊甸園嘛…謝謝妳的建議,我會抽時間去看看的……不過妳怎麼會覺得我缺錢?」
 
「直覺。」帕樂米得意的掀了自己金黃色的秀髮,眨了眨眼。「好好努力吧!我很期待你成為基因學者那一天的到來哦。」
 
 
 
米里特腦中浮現出今天中午到鍊金術士公會繳交報告時的畫面,他想到了一個賺錢的通路─伊甸園。
 
 
先不管是不是專門培育新手玩家的機構,我的等級也還算不上高等。也許可以在裡面找到更好的工作,也許可以順便訓練自己…也許,我只是為了無聊的志氣而選擇親自去賺錢只為買個只有昂貴沒有其他價值的禮物。
 
 

《初章 十七年歲月的價值 完》
 
 
 
接下來大概是固定禮拜三和禮拜天更一次,有時候大概會有一張塗鴉(欸
 
或許有人希望我把塗鴉的時間拿去打文也說不定,所以我在這裡先聲明(?)我寫文是需要靈感的,必須天時地利人和(欸)所以沒靈感就會去塗鴉(PIA)
 
另外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的畫風是怎樣,可說是常常崩壞 特色是線條很亂(無誤) 跟板上的神人們相差甚遠=w=..

感謝12/28至1/4每個投稿角色的板友,不少角色背景讓我開發出新的劇情、激發我的靈感,
也深感體會其實配角也是很重要的XD
 
投稿的人數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多很多,吾心甚慰啊!不管各位有沒有被選上,有沒有得到自己最理想的結果,也仍然希望有大家的支持=w=
 
另外已經把一些配角的劇情分配好了,心裡也有一些CP候選(?)了,特例角色外我大概都是走正常向的,對腐眾致上歉意(喂!!!
 
補充一點,投稿過的板友們對自己的角色有問題可以用巴哈私信或是我的yahoo信箱,我每天都會查收,問題會回答但是不會透劇還請見諒=w=
 
特別感謝加入 Moonlight Bottle 社團 的各位,和大家聊聊天舒壓效果感覺還不賴=w= 也很高興幾位朋友畫的角色圖 連我都幹勁十足了XDb
 
最後也感謝點進來閱讀的你=w=(重點是還願意看我廢話)
 
(有錯字歡迎校對XD)


   
    
1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