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317

RE:【BL】Only any Only。4/12/第四十篇奉上!小標:應該快收尾!

樓主 *這個純* maju
GP5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Only And Only-第四十篇



  前腳才剛踏出教團,騎士團團長急忙趕到,奧隨即洽談,先讓蝶一行人前往北門。
 
  當然藏紅花發出緊急通知,苜蓿草小組和千日紅小組都是全員收到,除了無法出擊的人員,還有必需護衛在國王殿下身邊的人員,以及追查小組,其他戰鬥人員都聚集在北門外的城堡領地。
 
  伊斯陪著蝶前往聚集點,可是他無法抽身,他現在是國王殿下身邊的首席護衛軍,而他看著苜蓿草小組的人員分抵達,還很有元氣的跟他打招呼,心中不免泛起愧疚,現在身邊的夥伴們都要前往危險的地方戰鬥,而他只能心急的待在這,看著大夥出發。
 
  蝶看著伊斯的表情,小手緊緊的握住「伊斯,不用擔心,我會守著大家。」
伊斯一愣,看著愛妻的側臉,蝶的視線停留在所有組員身上「他們都是我最愛的家人。」
 
  此語一出,彷彿為伊斯打的一劑強心針,是阿!現在他可以做的事好好守住家園等著大家歸來,暫時,讓蝶保護大家吧!
 
  悠哉走向蝶的身側,面色有些許凝重。
 
  「伊斯,暖暖先拜託你了,總覺得有不好的感覺。」悠哉轉轉脖子,骨頭發出聲響。
  「放心,我加強的結界,而且本部不靠我們的傳送之陣是到不了的。」蝶再三保證,只是悠哉這麼一提,還是需要提防,如果出了內奸就很難保證。
 
  悠哉點點頭,又走向夥伴,指揮著隊伍中的武術宗師。
 
  蝶雙手攀上伊斯的頸肩,外人看起來就像在恩愛,不過蝶的小腦袋緊靠著,低聲的耳語,讓外人看不出唇形,兩人細說著。
 
 
  環還在別館休息,袖口子上的徽章發出緊急召集,驚動了床上的人兒,動了一下,揉著雙眼。
 
  「緊急召急」眉頭皺了皺,爬下床,拿起神官袍穿上,消失原地。
 
  身在魔法團中的燕和法式也趕到的北門,悠哉分配著隊伍,環後腳也現身,而格當然也出現在這,不過呢卻被燕阻止出戰。
 
  「身體剛痊癒不要鬧了。」臉色非常差,法式只是走到蝶的身側,雙手插在褲袋,面色不太好看,環一副就是剛睡醒的模樣,小腦袋側靠在法式的背上,動也不動。
 
  「可是」格大病初癒,實在不適合此刻出擊。
  「給我待在這!」甩頭,卻被拉住。
  「沒有我保護你怎麼可以這是我的承諾。」格有些動氣。
 
  燕很明顯的顫抖,回身卻是響亮的一巴掌,現場所有人呆滯,雖然知道千日紅小組的組長常常對這人出氣,不過這巴掌打的實在響亮。
 
  格苦笑,燕頭低低的「要是要是你又出事」後面的呢喃,沒有人聽的到,只是看見格睜大眼睛,愣住。
 
  握住燕顫抖的雙手,彎腰「知道了,請一切小心。」
  「哼!我是誰,不用你擔心。」雙頰上的酡紅,甩頭就轉身。
  「是是是,您是魔法團團長燕,唔」力道不小的肘擊,格吃痛的彎下腰,卻滿臉笑容。
 
  琍花總隊長,帶著副手出現,看著現場所有人,清了清嗓音。
 
  「咳!所有人注意。」眾人看著琍花。
  「本人將親自駕駛飛艇,現在登上的飛艇是速度最快的,不過相對的沒有什麼防護能力,請編列一組組員留守,如果都準備好了請隨我來。」琍花總隊長帥氣的轉身,昂首闊步。
 
  已經編列好的組員紛紛跟上,蝶輕啄了一下伊斯的臉龐就跟了上去,法式看著大家出發,側頭。
 
  「還睏嗎?」
  「還好。」環搖搖頭。
  「累的話留下來吧!」法式還是看的環的腦袋。
  「我要去!」雙手抓緊法式的袍子,抬頭。
 
  「趕上」憂梓從旁邊衝出來。
  法式和環同時看向跑的氣喘吁吁的憂梓「真慢。」異口同聲。
  「誒」錯愕,看著兩人的背影,這兩個什麼時候感情這麼的好?!
 
  喘口氣,趕緊跟上,憂梓方才去通報國王殿下,路上似乎又被跟蹤,只好不斷的在中央城的小巷中穿梭,心中的不安感越來越擴大,不過這事還是讓憂梓先壓下來,眼前的事情優先處理,憂梓暗暗的希望,這不安都是錯覺。
 
 
  藏紅花所有人員,編列成四個小組,每小組都有八人左右,浩浩蕩蕩的三十多人的出擊隊出發,撇開由碩燁帶領的近戰騎士和十字軍這些常見的職業,還有琍花總隊長帶領的一小組神槍手組員,罕見的賢者和智者都有兩三位出現在隊伍中。
 
  而燕所帶領組員其中正有這那三位罕見的職業,而且都素面未謀,另一邊的小組就由憂梓帶領,不管是超強治癒系的祭司,還是戰鬥系的神官,想受傷都難。
 
  其中還有悠哉率領的武術宗師在其中,雖然不多人,但確實也屬於銅牆鐵壁。
 
  憂梓調整著通訊器材,靠近法式「我被跟蹤了。」
  「有見到人?」法式看著環正好被蝶拉走。
  「沒有,不過」憂梓順了順衣襟「我現在相當不安。」
 
  法式拉了拉袖子「相信我們」左手食指抵在憂梓的額頭上「以惡魔之名向你簽約,吾將完成你的願望。」
 
  突然憂梓的頸側邊傳來一陣灼熱度,是蝶紋上刺青的位置,憂梓的左手按了上去,很疼。
 
  「這」盜汗。
  「雖然不收取任何代價,不過這疼痛我收下了。」這就是法式的溫柔。
 
  憂梓苦笑,看著環向這邊走過來。
 
  「小的感激惡魔殿下的厚愛。」
  「嘖!」唉唷!生氣了說。
 
  「怎麼了?憂梓你臉色好差。」環擔心的望著面色慘白的憂梓。
  左手使勁的按住紋身,不過真的痛的折騰「沒事。」揉揉環的金色腦袋,往地上坐下。
 
  法式彎腰看著憂梓「等等不要痛到分神掛掉阿!」惡劣,憂梓狠狠的瞪了法式一下,隨即苦笑,接受著這劇烈難耐的疼痛。


  飛艇果真非常快速,呼嘯的風聲在耳邊吹過,蔚藍的天空盡收眼底,不過卻無心欣賞,方才聽著簡報,騎士團的強力隊伍無了消息,看來不簡單,雖然任何人都可以前去救援,不過在教國被毀滅的同時傳來這種消息真的很讓人不安,出動到藏紅花,看來非同小可。
 
  法式雙肘靠在船邊,強力的風吹的髮絲狂亂的飛揚,而法式心中也相當混亂,咒術,是束神的古老咒語,相對的他是惡魔,當年力量尚未成熟,所以也相當容易受到控制,不過燕卻說出了讓他納悶的話語,束神顧名思義,就是束縛眾神,他沒有天界的任何血統,而蝶雖屬冥界,卻也是神的階級,那他呢?
 
  或許可以抵抗,側頭,看著環壓著胡亂飛舞的長髮,伸手勾住些許髮絲。
  「等等不要離開我身邊。」
 
  環愣了愣,憂梓也抬頭。
  環微笑「知道了。」

  憂梓錯愕,蝶在一旁偷偷的笑著,燕面無表情的看著這兩人,心中思緒奔騰。
 
 
*待續*
 
  應該會很黑!
  光是修四十一篇我居然忘了貼四十篇….
  一方面是因為我家小碟有傲嬌到,自動離家,卡在縫縫中讓我找兩天
  現在居然是被我塞報了(遮臉
  該買新的了這下(遠目
 
持續下去的問卷!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315 筆精華,12/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