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312

RE:【BL】Only any Only。3/30/第三十九篇奉上!虐腦開始!

樓主 *這個純* maju
GP4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Only And Only-第三十九篇


  法式不太有形象的靠著焦黑的牆面而坐,好不容易停止了笑聲,現在才覺得身體有些疼痛,剛剛顧著大笑,忘了迴避有強力魔力的攻擊,衣擺有被燒焦的跡象,右邊還燃燒著火燄!

  法式伸出手拍掉,看著在地上抽蓄的格,滿臉黑線的副會長,還有走廊上被波及的魔法團團員們,法式起身先替格施放治癒術,大病初癒的人要是這樣再躺回床上會被笑死,對著外頭施放大範圍的光耀之堂。

  燕的雙頰有著不自然的紅,握緊的雙手說明他現在還正在怒氣之上,無法忽略的家傳戒指,還有凱特親自授予的戒指,燕現在可說是絕對的法律。

  「這麼大的怒氣,虧這辦公室只有門爛掉。」法式拍拍身上的灰塵,看著四周,除了焦黑外,這辦公室可相當牢固。

  「廢話!整棟魔法團的建築都是加過咒術的,不是三兩下的魔法就可以攻擊的垮。」燕瞄的一下還坐地上的格,格只有裂嘴一笑,燕面無表情的忽視。

  燕看著辦公室的物品幾乎全毀,嘆氣「這沒法說話了,法式跟我來,還有格你刺客團不是還等這你這剛康復的團長歸團嗎!」
  「是,知道了,我這就先回去,不要太勞累好嗎?」起身,拂過燕連生氣都漂亮的臉蛋。

  燕愣了愣,隨即甩頭就走了出去。

  「呵」格苦笑,就自行先返回刺客團中。
  經過法式身邊「前些日子謝謝了。」
  法式挑眉「去跟環說去。」

  「什麼時候跟環這麼好了?!」一手搭在法式身上。
  「囉唆!」

  「時間很多嗎現在。」走了一小段路發現法式沒有跟上,回首,才發現這兩人還在門口說話,音量不小的大吼。

  「這就來,團長大人。」法式這問候讓燕非常明顯的皺起眉頭。

  格獨自回去刺客團,法式跟著燕在魔法團穿梭,所有見到燕都是立刻讓開道路,並傾身鞠躬,看來燕的身分地位已經是相當牢固,見他一臉冷峻,連回應都沒有,左拐右彎的,一直往下走去,法式都不知道魔法團這麼大。

  越往下走,人就越稀少,最後連個人影都沒有,兩人來到一各巨大的石牆前,上面佈滿看似咒文的花紋。


  「法式退後一些。」燕站在畫著圖騰的地面上。

  法式往後退了退。

  燕嘴念著法式聽不懂得語言,地面的圖騰慢慢泛起光芒,越來越強烈,眼前的石牆,那花紋流動的相同的光輝,光芒越來越亮,逼的法式閉上眼睛。

  「來吧!」
  法式勉強的睜開眼,眼前的石牆早就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入口,燕推門而入,法式立刻跟上。

  「這是?!」映入眼簾的是,充滿書籍的房間。
  「我們家族歷任魔法團團長的房間,同時也是最後一任使用這房間了。」燕自顧自的內走。

  「最後一任?」
  「我是嫡系單傳。」
  「蛤?」
  「我沒辦法生孩子阿!」有點羞怒了。

  法式愣了愣,又想起方才看見的景象,明眼人都知道那是什麼狀況,噗嗤的笑了出來。
  「喔!其實有方法啦!」法式很忍耐的忍笑,因為燕的雙手以經聚滿魔法。

  燕不語,兩人一直往內走,終於停在一間樸實的房間。

  「在這不用擔心被竊聽。」燕疲憊的坐上一旁的沙發。
  法式環顧四週「還有內奸?」
  「看到大教主身邊的四位隨從神官了,他們不是神官,是魔法團的人馬。」

  法式坐到對面「燕,知道我為了什麼來吧!」
  「知道,古老的咒術,是我們家族取得而傳承的。」燕皺眉。

  貝馮爾欽這個姓氏,是最古老而最純種的魔法姓氏,背負這姓氏的不止只有無比的榮耀還有殘酷而黑暗的歷史。

  燕沉思著,正思考著該如何述說,畢竟有些事情是不能透漏的,法式微笑,撐著頭,也正思考著要不要將自己的身分說出來,兩人沉默,室內安靜的詭異,讓人窒息。



  蝶和琍花商討完畢後,隨即返回苜蓿草本部,暖暖、悠哉和憂梓正等著蝶。

  「蝶」暖暖有些憂心的看著蝶。

  蝶看著還在沉睡中的寶寶「不用擔心,只是很簡單的方式,以我的能力,保全這個孩子還有你們。」

  蝶輕輕的握著寶寶小小的右手,唸起無人聽的懂得語言,原本白皙的小手上,出現的黯淡的灰色花紋,小小的圓圈螺旋,不仔細看只會認為那是胎記。

  「這樣就可以封住寶寶遺傳來的力量,再算我不在了,這咒術不會消失。」蝶輕吻著暖暖的額頭。
  「蝶謝謝你。」暖暖感激的熱淚。

  「你們都是我現在最想守護的人類,請正式成為我的家人好嗎?」

  憂梓張大了嘴,家人,這是他們三人被抓入實驗室後再也不感奢望的想法,多久沒有聽到這言詞,捂著嘴,那黑的會泛紅的雙眸滴下淚水。

  蝶微笑,是阿!家人,這是在人間學習到的詞,也是用自身去體會的感覺,她想守護她的家人。

  雖然很想陪在暖暖身邊,可是現在事態緊急,悠哉和憂梓,隨著蝶返回教團,教皇殿下已經被迎接到城堡中,一直在國王殿下身邊護衛的伊斯和碩燁終於出現了,不約而同的出現同一個地點。


  「伊斯~」蝶見到人立刻是黏了上去。

  凹凸有致的身材,緊密的貼著伊斯,這讓伊斯脹紅了臉,碩燁面無表情,憂梓只是哈哈的笑著,悠哉抓抓臉不之所措。

  其實一直到伊斯求婚前兩人幾乎沒有什麼親密的接觸,就連求婚後,也只有牽牽小手這個狀態,蝶不懂人界的情與愛,當然也不知道所為的戀人會有什麼樣子,原本就愛玩的蝶問了憂梓,才知道所謂的親密接觸,對於所有情感蝶都是大剌剌的表現,當然他們現在只是差了場婚禮,現在已經是夫妻了。

  「怎麼了?」總使害羞,伊斯低著頭看著這美艷動人的愛妻。
  「沒,只是想這樣。」雙手環上伊斯鍛鍊有素的頸間,輕吻了伊斯雙唇,立場整各都倒了過來。

  「唔!」伊斯瞪大雙眼,呆呆的楞著,目光停在蝶那漂亮的面容上。
  「呵呵,伊斯害羞了。」憂梓在一旁調侃,悠哉紅著臉別過頭去,碩燁也退到一旁。
  「蝶那個在這邊不好這樣吧!」伊斯苦笑,但那長期握著武器的手,已經扶上蝶的細腰。

  「又沒關係,我們是夫妻了不是?!」側側頭,專注的看著她許以一生的男人。

  「咳!曉得兩位已經互許終生,不過請先專心事務好嗎?」超級電燈泡出現了。
  蝶轉頭「奧大神官,我都不知道我們還有沒有命辦婚禮耶!」

  在場所有人惡寒。

  「蝶阿。」奧嘆氣。
  「知道了。」貪玩還是有個限度,放開伊斯的頸肩,小手換牽住伊斯的大掌,蝶自逕的將人拉到旁邊的沙發上。

  奧才正要開口,門外激烈的敲門聲打斷一切,神色慌張的祭司跌了進來,眾人回首。
  「奧奧大神官,教國的攻擊攻擊」慌張的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現場早知的人,只是沉默,等著奧發命令,只是教國被攻擊的消息早就頒布了,怎麼現在這祭司這麼慌張,在第一時間上騎士團早就發派軍隊前往了,看來還有什麼事情。

  「不要慌張,把事情說情楚。」奧雙手握著。

  「騎士團派去的軍隊,失去聯繫,飛艇上的機組人員無法確認人員是否生還,現在正在教國上空盤旋,最後連繫指出,有大批魔物出現在教國境外。」祭司面無血色,騎士團所派出去的軍隊可都是職業上的佼佼者阿!領隊的統領,可是騎士領主阿!

  「您辛苦的,立刻幫我聯繫騎士團團長,恭請團長親自過來一趟。」祭司連忙飛奔出去。

  奧站了起來「藏紅花小組緊急召集,憂梓立刻連繫國王殿下。」

  「知道了。」憂梓立刻消失原地。
  「蝶,通知琍花。」
  「已經通知,琍花總隊長親自帶隊。」蝶起身。
  「走吧!」奧舉起腳步,眾人跟隨。


*待續*

故事背景和情感互動的拿捏真的不容易阿!
巴哈的編排真的事態瘟腥了(眼神死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315 筆精華,12/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