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300

RE:【BL】Only any Only。3/12/第三十七篇奉上!左手報廢狀態^^

樓主 *這個純* maju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Only And Only-第三十七篇
p.s左手報廢狀態!!!!




法式轉轉脖子「來了!」縱身一跳,消失在樹叢之中。

憂梓緩緩的走向後方的樹林中,兩人完全隱匿的身影,還有氣息,等的就是跟蹤者的現身。

追在後頭的跟蹤者,小心翼翼的隱匿行蹤,以為追到的人,現在卻完全消失,讓躲在樹林中的跟蹤者思考著接下來的行動時,身後傳來聲響。


「太明顯了,垃圾。」跟蹤者大吃一驚,腳跟都還沒離開樹幹,身子已經直接重重的落下,再算是土質的地面,這樣大的衝擊身體也是相當的疼痛,跟蹤者倒臥在塵土之中,勉強的保持意識,雙眼無法對焦,強烈的撞擊連視力都被影響了。

「咳….」這一擊勉強躲開致命傷,可是衝擊相當之大,擋住視線的塵土慢慢的散去,跟蹤者喝下藥水,感覺著接下來攻擊的方向,可惜,跟蹤者只是普通的人類阿!

跟蹤者突然一陣惡寒,隨即感受來自頸子的壓迫,他,被逮到了,雙手雙腳不聽使喚,硬生生的扎根在地面上。

「說,我讓你一路好走,不說嘛!我可以慢慢折磨你。」法式一掌捏著跟蹤者的脖子,只要稍加施力,眼前跪在地上的人類,會立刻腦袋分家,明顯感受到這人的害怕,法式嘴角上揚,對阿!他果然是惡魔。

橫豎都是死,跟蹤者猛然的往前傾,手中的小刀立刻迴旋,但只是加速自己被打殘的命運而已,法式本來就沒有很認真,左手輕鬆的就黨下小刀,這時兩人終於看清楚互相的面貌,跟蹤者是名刺客,而這名刺客憤恨的看著是名神官的法式。

「你不過是名神官而已」刺客咬牙,立刻退後,看著居高臨下的法式。

「是嗎?」疑問句?刺客本能的直覺,要逃,可是雙腳依然不聽使喚,準備利用通訊報告,伸手觸擊的當下,刺客愣住了,通訊設備不見了!!

「在找這個嗎?」法式拋著已經被他弄壞的通訊設備,丟至地面,踩爛。
「你」單腳蹬地,瞬間來到法式面前,以為有勝算,可手中的小刀卻無法動彈。
「太嫩了。」法式右手赤裸裸的抓著銳利的刀鋒,手掌因此流出鮮血,舉起膝蓋,狠狠的朝刺客的腹部攻擊,只見那人壓低身子飛了出去。

法式舉著右手,舔著自己的鮮血,那深可見骨的刀傷,這神官卻沒有使用任何治癒方式,只是舔著鮮血,面容相當的輕鬆,那嘴角的微笑卻出奇嗜血。

「嗚」咳出鮮血,本能的,刺客再次攻擊法式,總使助骨早就斷了好幾根。

「音速」準備揮出了雙手停滯在空中,這是什麼速度!這名神官有移動嗎?刺客的氣管,被法式狠狠的鎖死,缺氧的面容,讓這名刺客身體止不住的顫抖,法式手上的傷口自我恢復了,僅剩鮮血沾滿的整各手掌,因為動作,刺客的頸子,紅的刺眼。

「還有一個人喔!」法式身後傳來聲響,可法式只是微笑,隨即傳來一聲慘叫聲。


憂梓化為利刃的指甲,狠狠的插入另一名跟蹤者的腹部,噁心的血腥味撲鼻而來,憂梓伸出手,拉下通訊設備,踩爛,併攏的五指,根本就是銳利的武器,刺穿肉體的感覺傳來,憂梓悠悠的看著眼前面露驚恐的人。

「我們也是兩個人呢。」冰冷的語氣,彷彿沒血沒淚,要是仔細的看清楚,憂梓此刻正滿臉愁容。

「你咳從哪裡出現的?」體內的鮮血不斷的流出,原本鮮綠的草地沾上一大片黑汙。

憂梓慢慢的將手退出,緩慢的動作,又是一番折騰。

「當然是走出來的嘛!」沾滿鮮血的手指,憂梓摳著長長的指甲,看著法式依然掐著刺客的脖子。
「你掐著人家,他沒辦法說話啦!」眼神飄到蹲在地上,因為失血過多而無法動彈的人,阿!第二名跟蹤者是名流氓。


法式挑眉,伸出空著的左手,抓著刺客的手腕,反方向的一扭,咯噠!骨頭特有的崩壞聲響起,伴隨著人類的高分貝慘叫。

「啊啊啊!!!」

放開手,刺客跪在地上,扶著反方向扭曲,白森的骨頭次穿皮膚的手臂,憂梓將想要逃跑的流氓一同拖了過來。


「想去哪呢?」右腳狠狠的對準傷口,就是狠踹,本來就開洞的柔軟腹部,可經不起非常人的力道,立刻破裂,身體內的內臟黑呼呼的變成一團,劇烈的疼痛,讓流氓連叫聲都發不出來,過猛的衝撞,不斷的從嘴巴吐出血泡,看來連肺應該也破了。

憂梓蹲了下來,將兩人身上任何可以對外聯絡還有逃走的物品,設備通通蒐了出來,一件件慢慢的在這兩人面前,粉碎。


「跟著我們有什麼事?」憂梓用細長的指甲將蝴蝶翅膀刺了許多小洞。

刺客不語,而流氓?!他早就失去知覺,只是雙手捧著自己的腸子不斷的吐血顫抖。

「不說啊!嘛!小黑毛沒有很好的」話都還沒說完,法式又扭斷刺客僅剩完好的手臂。
「嗚啊啊!!!」頭抵著地面,臉上已經不知道是冷汗還是淚水、鼻涕。
耐性,唉唷!」憂梓將手上的所有物品都破壞了,蹲在刺客旁邊,細長的指甲抵著刺客的頸部動脈。

「跟著我們有什麼事阿?」尖端,慢慢的刺進皮膚,血珠不斷的凝聚,滑落。
「只是服從命令,找出身點」感受到了異物不斷刺進脖子,刺客動也不敢動,他知道了,這個位置要是被刺穿,他絕對沒命。

「喔!」憂梓停住的動作,可是手指也沒撤離,抬頭看了看法式。
「讓我們...…..」不想死。

「那是誰派你們來的?」憂梓雙眼直直盯著刺客,只見他面色發白。
「說咳!說了可以讓我們走?」還是跪在地面上,可是身邊的流氓已經斷氣。

法式冷眼看著,憂梓只是蹲著,兩人皆沒給予承諾,也沒給予話語。

「教團」話還沒說出口,刺客的身子癱軟了下去。

憂梓瞪大了眼,併攏的手指,畫出圓弧,噴灑的鮮血沾滿了憂梓的身體、臉龐,感受不到任何溫度,只覺得冷。


法式皺著眉頭,認識憂梓不算長也不算短,除了他滿臉偽裝而出了不正經笑容,還有提到悠哉、暖暖時的真正表情,實在沒看過這嗜血的臉龐。

「果然」法式將憂梓拉起,單手化出黑色的火球,丟向兩副屍體,原地消失。

原本的屍體,不見,只留下黑色的痕跡在原地,這讓聞風而來的其他跟蹤者,只能呆愣在那,因為這根本是無法理解的攻擊模式。


法式拉著憂梓出現在教團的別館內,憂梓一身汙血,法式雙手插在褲袋。

「沖洗一下再過去吧!我拿新的衣服給你。」法式走向衣櫃。

謝了,我還是不喜歡殺人。」憂梓苦笑,退去滿是汙血的衣服。
「廢話,你是人類嘛!」法式將乾淨的毛巾丟向憂梓「但是,救贖總是伴隨著殺戮。」


「我們現在是在救贖還是殺戮呢?法式殿下。」憂梓走向浴室,法式冷著一張臉,什麼話也沒說,轉向沙發上坐下,等著。

是阿!現在是救贖還是殺戮,殺的是廢物,救的又是什麼?他堂堂惡魔,是要他救人類?!還是殺光人類?!矛盾充斥心中,嘴角上揚,殺的救的都是人類,他可是惡魔阿!


*待續*

左手報廢狀態!動作片困擾!獵奇不易!!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315 筆精華,12/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