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1k

RE:【圍棋】《偷情》 1/28 新增於 65 F

樓主 維奇莉緋 S314050
GP17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XII
 
「借你所有巫師系的所有人?你憑什麼?」
 
「我真的有需要,否則我也不會來到這裡。」
 
「我知道啊,你連超魔導師的資格都不屑要不是嗎。」
 
「……」
 
「當初你也是怎麼也不願意來巫師公會報到啊,寄了不曉得幾封信你才來。」
 
「……」
 
「換了制服簽了名就閃人了,還一臉打死也不會再來的表情啊。」
 
「……」
 
「這一次公會也又寄了不少信給你,沒想到你一來不是為了超魔導師資格,而是為了這種奇怪的事情,借人?」
 
「……」
 
「而且你好像還說什麼,要我們三跪九叩從吉芬跪去普隆德拉求你接受超魔導師的職位一事?我們眼線可廣的很。」
 
「……」
 
「你把巫師工會當成什麼了?夠了,給我出去!」
 
祈曦停留在原地動也不動的。
 
「我承認你很優秀,你天賦異秉,但那些都被你的自傲毀了,以後巫師公會不會再寄信給你,你可以走了,慢滾不送。」
 
自傲……想起來自己確實是一直瞧不起巫師公會,但現在……
 
突然,祈曦的身影矮了下來。「拜託你們。」他跪著。
 
現場所有的人員啞口無言,包括正在進行申請考試的考生,和剛成為巫師的人。
 
「我知道我太自大,我錯了,對不起。」說完,磕了頭。
 
祈曦整個人在趴地上,尊嚴什麼的,他都無所謂了。
 
過了很久,祈曦正前方的地板上落下了兩樣物品。
 
剛才對他冷言冷語的人,蹲在他眼前。「把這個簽了,然後這衣服換上。」
 
他抬起頭,二話不說的簽了名,接過包袱。
 
「我不能給你所有人,但是我會給你一批不亞於你的精英。至於借人的代價,等我想到再說。你最好做好心理準備,也許我會要你從普隆德拉三跪九叩過來吉芬。」
 
「我什麼都會做。」說完,他起身去換下身上的巫師服。
 
他突然覺得,超魔導師的制服是最好的……
 
「我會依照你給的地點,派一批精英過去,代價看我心情,等我想到我會通知你。」
 
「我明白了。那麼我先告辭了。」他低下身子,然後離去。
 
之後他去了斐揚,畢竟之前有陣子在那待過,也認識了不少人。
 
東奔西跑,各借了一些獵人、神射手、也運氣很好的找到了兩三名遊俠幫忙。
 
另外就是歌舞系列全套了,很奇特的是,一說要跟中央城的教堂幹架,大家好像都頗有興趣的,也許是覺得新奇,沒嘗試過吧?
 
利用人脈關係,幾乎所有的職業都找齊了。唯獨受普隆德拉城控管的騎士與十字軍,由於宣誓過效忠於普隆德拉城,所以不可能參與,另外就是本次攻擊的對象,大教堂。
 
當然,不是完全隸屬教堂管轄範圍的阿殺力霸凰拳,也找來了一些。
 
 
突然的在黃昏之前,普隆德拉城湧入了大量的人潮,並且都往同一個方位走去。
 
這個景象馬上就驚動了城內的騎士團,王國馬上派出所有騎士和十字軍注意這批人的動向。
 
躲在倉庫裡的女孩看到這景象,非常安心的出來,並且將原委解釋給祈夕和祈曦知道了。
 
原來她本來是準備考取服事資格的人,她和紫卿一樣,偷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也被帶去了那間密室中,同樣受到了那種遭遇。只是她逃了出來,躲在這裡躲了很久很久,昨天她聽見有腳步聲,還以為被金佐銀佐發現了,於是躲在屋頂窗戶偷看,目睹了整件事情的經過。
 
金佐銀佐不會隨便抓人回去,也不會隨便開口說要滅口。
 
解釋完這一切原委,兄弟倆開始覺得事情不太妙,等到借的援兵全數到齊後,以最快的速度,衝向了中央大教堂……
 
確定了這批人的動向,騎士團團員快鳥加鞭的奔回城堡內回報。
 
「騎士團回報!該批人馬目前正前往中央大教堂……」
 
「教堂!?這群人到底想做什麼……」怎麼想也不可能是一起祈禱吧,教堂可塞不下這些人。
 
「盯好他們,並且告知所有團員,立刻進入備戰狀態。」
 
「是。」說完,立刻發佈了消息。
 
中央教堂內職位最高的大主教也趕到教堂門前,為了避免發生意外,還先行請正在禱告的信徒離開。
 
大主教站在門口,身旁所有在教堂內的聖職人員全數出來站成一排。
 
祈夕領著大批人馬,就停在教堂門口。
 
「把金佐、銀佐兩個畜牲叫出來。」
 
「我不許你開口汙衊我們的聖職人員,你膽敢在神的眼下,教堂,神的管轄範圍內撒野!」
 
「我去你的。」祈夕豎起自己的中指。「老子我是創造者,我信的是科學和證據,不是神。」
 
「你好大的膽子!」
 
「少廢話,把他們給我叫出來,否則我馬上把教堂夷為平地,再看看你們口中的神會不會給你們蓋新的教堂。」
 
「金佐神官和銀佐神官兩人帶著學生去外頭行恩了,不在教堂內。」
 
「恩你老木,不在也行,讓我們進去把他們的密室給炸了。」
 
「這裡是受普隆德拉城管轄與保護的教堂,你們若膽敢輕舉妄動,騎士團和十字軍團會立刻對你們展開攻擊!」
 
「你要看看是我的炸藥丟的快,還是他們的長矛丟的快嗎?你祖母的除了你們神職者跟那些騎鳥的人之外都在我這了你想怎樣?」
 
「大主教大人。」那名女孩走到他面前,謙卑的行了禮。「我知道現場氣氛讓教堂非常緊張,但是請你相信我們,金佐和銀佐兩人,長期以來一直都在您所謂神的眼下,神的管轄範圍內,做出違背聖職者,破壞聖職者名譽的舉動。」
 
「我為什麼要相信妳們,說不定這只是你們想破壞教堂的一個藉口!」
 
「請你務必相信,否則我們會動員身後所有武力對教堂展開攻擊。再說,若您繼續固執,恐怕就又有一條無辜的生命在神的眼下平白的葬送。如此,您就是違背了神,若讓一條無辜的生靈在神的眼下又斷送了,您便沒有做為大主教的資格!」
 
「這……」如此有禮的語氣,終於讓大主教遲疑了。
 
「請相信我啊,我也是受害者!若再拖延,事態只會更嚴重!請看在神的份上……」
 
「但你們這麼一群人,我實在……很難相信。尤其教堂內部放著王國王子的……」
 
「大主教大人。」一個熟悉的女聲從教堂內傳來。
 
大主教轉過頭。「蜜蘭,是妳啊。」
 
「是的,大主教大人,請看在神的份上,我以我身為聖職者的身份、以我進行神官考試的地位、以及生命,為擔保。請您務必相信眼前的人。」
 
「這……」
 
「若無此事,我願把生命交出,我也以生命為擔保。」剛才那名女孩再次開口。
 
「這……好,我可以同意讓你們進去,但是,僅是在場所有聖職人員,和少數幾個人可以進去。其它人,必須在外面等,不可以進去教堂內。這點,我會請騎士團把關。」
 
「謝謝大主教大人的理解。祈夕哥、祈曦哥,走吧。」那女孩帶著他們,往聖職人員的辦公室內走。
 
「謝謝妳,蜜蘭。」祈夕鬆了口氣。「幸好妳出現了……否則我當真開打。」
 
「這倒沒什麼,不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紫卿怎麼沒跟你們一起?」
 
「紫卿……被這裡的兩個神官擄走了,而且可能有生命危險。」
 
「什麼?!怎麼會這樣?」
 
「現在很亂啊,我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昨晚祈曦找紫卿找的都要瘋了,而我到今天下午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說完,他自責的嘆了口氣。
 
「好了,沒事的,你別想太多了。」
 
「怎麼不去想太多,這整件事情我也有錯……」
 
蜜蘭緊握著祈夕的手,祈夕的手不停的發抖著,還異常的流起了手汗。
 
 
在金佐和銀佐兩人的辦公室內,有面掛著聖母像的牆,那女孩走到聖母像前,做了一個禱告的手勢。「抱歉,得罪了。」
 
她伸手到聖母像胸前仔細的摸了會,找到了開關,然後按下。接著聖母像與牆銜接著的地方彈了開來。將它打開後,裡頭有一個手把,她將手把向下扳動,牆角傳來了某種東西鬆開的聲響。
 
她走到牆角,輕輕的敲著地板,並且移開那些聲音相異的地磚,一條從未見過的路口出現在那。
 
大主教愣了,其餘聖職人員也感到非常驚訝。這種機關,他們兩人究竟是怎麼做的?
 
「進去之後,都別說話保持安靜,也把腳步放輕。」她說,接著就走入了通往地下的入口。
 
由其餘聖職者施放光獵,一行人在這黑暗的地下道走了好一會,終於看到了一扇門。
祈曦一看到門,就衝動的想衝上前打開它,卻立刻被女孩拉住了。
 
她非常小聲的說:「這扇門,他們大概鎖著。輕易的搬動,行跡會曝光,只會徒增她的危險。」
 
沒有人回話,都等著她的下一步指示。
 
「祈夕哥,你有帶炸藥吧。等等我一下指令,你就馬上把門閂給炸開,祈曦哥,等祈夕哥一炸,請你立刻用雷鳴把門推開。然後,就各自見機行事了。」
 
兩人點了頭。
 
「那麼其它人請後退。」再確認過後,她看了下兩人,點了頭。「好,炸!」
 
祈夕雙手拿著比平常還多兩倍的炸藥瓶,準確的往門閂上炸,祈曦也馬上將門給推開。
 
突如其來的巨響,讓裡面四個人完全來不及反應,保持原本的動作定格原地。
 
濃煙未散,祈曦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往門內衝,而眼前見到的卻是一身狼狽的紫卿,以及她身邊一前一後緊貼著她的身體的兩名神官,和兩個坐在桌上看戲的祭司。
 
祈曦盛怒。跟在後頭進入的大主教見到這一幕簡直昏厥過去,身旁的人趕緊攙好他。如此的精神重創讓大主教全身癱軟,口中只能不斷的呢喃著:神啊……神哪……
 
祈夕更是在看見的那一剎那,瞬間捏爆了手上兩瓶炸藥瓶。
 
蜜蘭嚇呆了,站在原地對於眼前這一幕簡直不可置信。
 
「你們!」兩名神官不可置信的望著眼前這群人。接著他看見了躲在祈夕身後的女孩。「是妳!原來是妳!!我還以為妳早就死在路邊了沒想到妳!……」
 
金佐和銀佐兩人趕緊抽離紫卿的身體,銀佐立即抓起了桌上的小刀,抵住奄奄一息的紫卿的頸前,發了狂似的大喊:「在發楞什麼?!金佐!快放傳送之陣啊!」
 
在祈曦正打算送眼前四個人怒雷之時,手卻突然憑空被抓住。
 
「欸~別衝動,你會傷了那女孩的。」說完,一個人影隱約的在空氣中漸漸成形。
 
「初次見面,我是鳳凰請多指教。」她笑。不,這不是笑,只是她臉上帶著吐舌假面。配上她一身華貴的羽絨大衣和豹紋,全身上下散發出的詭異氣息令人不敢輕舉妄動。
 
接著她一個彈指,另外四個同樣帶著吐舌假面的人,各自出現在那四名禽獸身後。
 
「你好啊,銀佐哥哥,咱家名叫朱雀,請多指教呢。」她雙手尖銳的指甲抵住銀佐的太陽穴。「敢亂動,咱就立刻把你的腦挖出來。獵奇這事兒,咱鳳凰家四人眾可經常做呢。」她的語氣中,甚至略帶著點歡樂。
 
 
那麼,既然她叫做朱雀,另外三個人名稱我想就不需要特別交代了。
 
「真是的。真的很少人能該死到連流氓都看不下去呢。」聲音由鳳凰的假面下傳出。「尤其是姐姐我最討厭對女孩子動粗的人了。」
 
她剛說完,朱雀便明白她話裡的意思。「咱說你啊,是不是該把刀放下啦?咱的指甲可是比你那發抖的手要快狠準的多呢。」
 
銀佐鬆了手,他明白他已經逃不掉了,今生所作所為在他的腦海裡如跑馬燈一樣快速的閃過去,腦海裡一片空白,只想著三個字:死定了。
 
之後任憑朱雀怎麼叫喚他,他都沒有回應。他的靈魂已經完全死在自己的精神裡。
「算了,既然你哥呆了只好換你。照大姐說的把那女孩身上的鎖解開。」另一個人推著金佐說道。
 
金佐動也不敢動,只是伸手指向掛在角落的一串鑰匙。
 
「我說……」祈曦被握住的手抽動了一下,開口。「可以鬆手了。」
 
「哦,對。都忘了還抓著你的手呢。」她鬆了手,還把鬆開的手放到祈曦面前晃了晃。
 
祈曦走到牆角拿起了鑰匙,再拉下自己身上的長斗篷,上前給紫卿披上並將她擁在懷裡。解了鎖,也把她嘴裡一直塞著的給拿出來。
 
他不捨的用袖口小心擦拭著紫卿的臉頰。而紫卿微微的睜開眼,看了一眼祈曦。
 
是祈曦哥……這樣啊,我終於死了,是嗎。
 
睜眼已經使她感覺費力,更遑論開口說話的力氣。她只看了這一眼,然後便完全失去意識。
 
○●○●○●○●○●○●○●○●○●○●○●○●○●
1/28例行性碎碎唸:
嗚喔,我還以為我趕不出來了Σ☉口☉||
想起昨天還優閒的跟同學在聊天,然後很隨口的問了:欸?明天星期幾啊?
友:哦,星期五啊。
我:喔喔,星期五喔。……等等,星期五!?(大驚)
總而言之呢,紫卿是救出來了。
寒假期間,更新會比較快的XD
感謝各位的回文支持與鼓勵!這些都是拋爾啊!拋爾!
1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