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173

RE:【BL】Only any Only。6/18/第二十八篇奉上,破表阿!

樓主 *這個純* maju
GP6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Only And Only-第二十八篇


昏暗的地下道,環放出光獵充當照明,潮濕的味道充滿鼻腔,相當的不舒服。

「接下來各自小心!」格握緊拳刃。
 

推開大門,灰暗的研究所出現在眼前,除了毀壞的機械,空無一物。

眾人小心的走著,伊斯和碩燁帶頭,悠哉在後,燕和蝶四人其中,格和女十字刺客最後。
 

一過轉角,衝出來一群一轉職的孩子,不過沒有發動攻擊。
反倒是冷冷的看著眾人。
 

「你們是誰?」帶頭問的是小劍士。

格苦笑「賽尼亞是我。」
 

「艾勒梅斯?!帶人闖來做什麼?」提起配劍。
「沒有惡意,只是要來找前些日子闖進來的人。」格一樣戒備。
「那群廢物?省省吧!他們在三樓,而且三樓的不會放過你。」賽尼亞冷笑。

「是嗎?」格還是微笑。
 
「不過我懶的理,可以的話,那群廢物麻煩清掉,擾人清夢!」語畢,轉身離開。
「離開後,不要再來了!叛徒!!」
 

眾人不解,燕冷著臉看著。
 

「走吧!」帶頭領路,但身上的殺氣卻越來越凝重。
 

很順利的沒有任何阻擋就來到三樓,不過,所有人狀態全開,神情緊繃,現場的氣氛非常的怪異,小心翼翼的前進,途中遇到不少實驗失敗的研究品,只是這些研究品會進化?怎麼都是現在所謂的高等二轉職的職業,小心的對付。
 

轉角閃出騎士領主。
 

「阿修羅霸鳯拳!」悠哉一記爆轟,救援成功。
「好恐怖的地方」憂梓施放著技能。
 

「大地之擊!」地上的裂痕衝向眾人,所有人紛紛閃躲。
「二連矢!」
「光之障璧!」蝶即時護住悠哉。
 

「唉呀呀!有熟人。」所有人抬頭,是女神官,坐在牆上,搖著雙腳。
「真是稀客!」女神射手扛著弓箭。

「我還以為是誰吶!唷
」從後走出來的是女魔導。
 

燕皺著眉頭,為什麼都是進階二轉職!!他們不是算失蹤了嗎?
 

「好奇?我說艾勒梅斯你還有臉回來?」
「有何不可,今天不是來打擾你們的,還有現世我名叫格。」身體的靈魂在騷動。

把玩著手杖「好吧!格,你連賽依連都帶來打算做什麼?」女魔導掃過現場所有人。

「他尚未覺醒,凱特讓我過去。」格緊握著拳刃,力道之大。
 
「說,做什麼。」殺氣直撲而來,眾人被震的冷汗直流。

「找最初的源頭!」蝶站了出來。

凱特莉娜瞇起眼睛「你是
….喔!還來的不得了的人!」但視線卻停在燕身上。
 

「哪有這樣讓你好找的!你誰阿你。」女神官還是坐在牆上,雖然臉上保持微笑,但那漠視的雙眸,卻直直盯著蝶不放,冰冷的眼神讓身旁的人發冷。
 

「叛徒!!」神工匠舉起巨大的斧頭,狠瞪著格和碩燁。

嘆氣「哈沃得
….」格頭疼了,他還是一樣這樣鑽牛角尖阿!
 

「格,記得當年為什麼我們放棄逃生嗎?」凱特轉著手中的權杖。
「當然記得。」
「當初你和賽依連轉世,應該知道….我們已經背道而馳。」凱特莉娜順了順和燕一樣蜜蠟色的長髮。
 

「為何不走。」燕無所懼的站在前方。
 
挑眉「為了在這的所有實驗品,無法輪迴的實驗品,被犧牲的人,連死都被剝奪的孩子!!」凱特說的激動,身上散出許多纏繞的漂浮物。
 

「最強的六人,為何這樣犧牲,不管家族了!」燕反常態的大吼,沒有平常的修養。
「家族是嗎?可以,贏的了我,我讓路。」殺氣更重了。
 

格驚恐的看著燕「不可以!!我不容許!!」
「少礙事!我可是她曾曾孫,對吧!凱特莉娜‧休爾‧貝馮爾欽。」燕丟出傳承的戒指。

凱特莉娜接下,看著依然閃耀的紅寶石,上頭刻的就是這古老血統家族的家徽,苦笑,多久沒聽到這名子和姓氏了。
 

「從得而知?」轉動戒指,她應該是死亡之人,為何燕會知道她這罪過的人。
「祖譜,還有歷代團長畫像,雖然被撤下了,不過安穩的收藏在暗室裡。」燕有著最腐敗也是最古老的魔法族血統。
 

「總算有個清醒的人,不過你祖奶奶我脾氣可出了名的硬,讓我看看你傳承了多少,當心唷!我不會手下留情。」將戒指拋回。

「凱特不可
….唔!」身子往後飛去,格的腹部受到重擊,勉強壓低身子在撞上石牆前停了下來。
「哈沃得!夠了!」權杖擋下巨斧。
 

燕回眸看著格,超難得的微笑,握緊權杖,回過頭「怒雷~強擊!」火光照耀四周,強大的魔力散發的火燄,炎熱的,刺眼的,所有人退出範圍,這
他們插不了手。
 

烈燄散去,凱特莉娜安好的站在原地,四周都是水。
 

「不錯!可惜吶!」單手放出嚴苛的暴風雪。
「火焰之壁!」燕連著放出層層火牆,阻擋了暴風雪,但身子卻還是受寒冷侵襲,冷的發顫,緊握權杖,冰冷的空氣刺痛了肺部,硬是檔下。
 

「崩裂術!」數十道裂痕衝向燕。
燕將權杖用力往地上一敲「崩裂術!」
兩道法術撞在一起,地面撞出了大窟窿。
 


「燕!」塵埃中看不到心愛的人,格衝向前,卻被阻擋。
「金錢攻擊!」格硬生生用拳刃擋下,雙手骨頭立刻碎裂。
「治癒術!」環立刻施與祝福,聲音卻是顫抖著。
 

「嘖!」扯掉耳飾,望著散去的塵埃,燕還好好的「哈沃得,讓開!」
「不讓!」單手持著巨斧,瞬間逼近格,金屬的碰撞聲是那樣的刺耳,擦出的火光是那樣的刺眼,震人的殺氣,充斥四周。
 

「音速投擲!」哈沃得用巨斧擋下「狂怒之槍!」旋轉武器,就往格揮去,閃避不及,肩膀被開了洞,但卻沒斷骨頭,格的拳刃擋著。
 

用力一震,將巨斧震開,沒時間喘口氣,壓低身子準備攻擊,視線卻在這時候模糊了
就將被攻擊,金屬碰撞聲在耳邊響起,身體卻沒有疼痛,吃力的看清楚眼前,是伊斯和碩燁,兩人合力檔下攻擊,不過兩人的雙手也因此震麻了。
 


「格!!」環快步向前,女十字刺客和悠哉被召喚的敵人纏住。
 
蝶冷冷的看著迪文還有瑪嘉雷特,這兩個人只是站在那,沒有向前也沒有攻擊。

格吃力的撐起身子,該死!意識模糊了,轉世的靈魂其實還不完整,受到現場所有人的波動,自己最害怕的事情會不會發生?!
 

燕已經氣喘吁吁,而凱特莉娜還是神色自若,吃下天地果實「魔力增幅!」
權杖丟到一旁,餘光看見格的模樣,心中揪的緊。
 


「對戰中閃神不對喔!」腹部被重擊。
沒想到來這招,燕的身子筆直的飛了出去,重重的撞上結實的牆面。
「嗚」很痛,好疼,燕瞇著眼看著凱特莉娜慢步走來。
「隕石術!」

「不管
唔!」凱特莉娜睜大眼。
「雷鳴術!」電流傳遍身子。
 

受到重擊。
 


「凱特!!」瑪嘉雷特衝向前。
「不讓你過去喔!」蝶瞬間黨在中間。
「你是什麼東西,給本小姐讓開!」揮動磨成刀刃的十字權杖。
 
蝶輕鬆閃過,側身,單手握著瑪嘉雷特的十字權杖「教團 蝶,請多指教!」
語畢,連人拋出。

只見那女神官飄然的身子,在空中旋轉,落在牆上。
「有趣!」
 

迪文還是倚著牆面,事不關己般,居然還百般無聊的打哈欠。
 

伊斯、碩燁加入迎敵。

兩人吃力的迎戰哈沃得,環專注的治療格。
 
終究不敵,兩人雙雙被打飛,伊斯的右手腕粉碎,碩燁的雙劍斷裂,雙手更是皮開肉綻。
吃力的穩住身子,卻力不從心,這就是最強的神工匠是嗎?
 


「環要小心!」大掌拂過環擔憂的臉龐,抽出新武器特製鈑手,屈膝一躍,落在哈沃得面前。
蝶面無表情的回頭「憂梓不要在這掛點阿!」抽出雙武士刀,加入戰局。
 

「當我透明啊?」法式轉動雙手的鈑手。
「憑你?行嗎?」扛著巨斧,單手插腰,挑眉。
 


法式就是猛攻,而哈沃得當然是用巨斧招招擋下,攻擊全力輸出。這樣大的力氣,法式轉轉有些發麻的雙手,扯下三只耳飾,動真格的!
 

伊斯這邊吃力的站穩身子,傷勢讓憂梓治療好了,但沒了武器兩人也一籌莫展。
女十字刺客和悠哉清掃完召喚的敵人,回到環還有憂梓附近,對著迪文戒備。
 

凱特莉娜盯著燕「真的很像
….

「我知道我像,凱特莉娜曾曾祖母。」
「真是死孩子,看來你有繼承我們的天賦麻!」吐掉口中的血水。
「傳說中的最強和現在的最強嗎。」燕微笑。
 


格轉轉脖子,身上有飄散著和凱特莉娜身上一樣的漂浮物。

起身,瞬間介入了法式和哈沃得的戰鬥。
 
三人的攻擊,速度快的僅剩殘影,金屬擦出的火花,騰空交戰,至今還沒有人可以跟哈沃得打成這樣。

法式對準哈沃得的腹部,拳頭一勾,格的拳刃對準胸膛一畫,都被巨斧擋下來,法式微笑,單手撐地,一各迴旋,對準空隙的頭部,一踢,哈沃得舉起手臂防禦,卻被格乘機用拳刃攻擊,哈沃得用力一蹬,地面凹了個窟窿,勉強閃躲,頸子多了道血痕。
 

手掌在傷口上抹過,鮮血直流「很久沒看到自己的鮮血了~」舔掉自己的鮮血。

格低著頭,雙手捶著,身體不自然的擺動,瞬間,身影消失,刀劍的光影從哈沃得的胸前劃過,哈沃得睜大雙眼,鮮血從胸口噴出,血花開滿整個地面。
 

「艾
勒梅」身子往後倒去。
格卻沒有罷手,直樸倒下的哈沃得而去「二連矢!」逼退格。
 

「艾梅斯勒!」迪文擋在中間。

格的臉上掛著詭譎的笑容,法式直覺不對勁,正想靠近,格卻打了過來。


「格!!發什麼瘋!」擋下,一個旋身,跳離詭異的格。
 
「法式離開格,他靈魂失控了!!」燕吃力的接下攻擊,扯開喉嚨大吼。
 

可惜,格對於眼前的人已經展開無差別攻擊,黑影閃過,對著法式刀刃相向,一拳打在格的腦袋上,將人打飛,狠狠的飛撞上結實的牆面,落石不斷。
 

蝶拿著雙武士刀,接下瑪嘉雷特的劈斬,右手反握刀柄,對著肩膀砍去,立刻畫出一個大傷口。
瑪嘉雷特吃痛「治癒術!」身上的衣服沒一處完好。
 

看到哈沃得倒下,迪文正看著,凱特似乎也應付的些許吃力,狠瞪著眼前的女神官。
 


「給本大小姐讓開!」雙手握著十字權杖,狠劈。
「不讓!」蝶輕鬆閃過,身子飄然的像隻蝴蝶,手上的武器其實已經有了裂痕,充其量只能在擋一下,不過無訪,蝶輕盈的翻轉,手上的雙刀對著瑪嘉雷特丟去。
 

瞬間,冷冽的氣息壓制全場,連凱特莉娜都不經回頭查看,迪文皺著眉頭盯著蝶,法式正在壓制失控的格。
 

「吶!很有耐性的問一次,要停手嗎?」若有似無了聲音,撞擊著四周,清楚的傳進大家的耳裡。
「本小姐不停的話呢?」微笑。
 


蝶面無表情,雙瞳化為暗紅,原本深紫的髮絲,轉換成及腰的暗紅色,服裝變了,開岔至腰的飄逸裙身,飄離地面,空著的手,化出利刃,冷傲的臉龐,霸氣的威嚴,震的瑪嘉雷特冷汗直流。
 

這景象,伊斯和碩燁看傻了眼,蝶不是人類嗎?
 

瞬間出現在瑪嘉雷特身後,玉手一揮,瑪嘉雷特的身子向斷了線的風箏,直直撞上前方的機械,吃疼,滿身鮮血。
 

「咳!治癒術
」擦掉臉上的血跡,才準備起身,尖銳的刀刃,抵著瑪嘉雷特的額頭,細薄的皮膚滲出血珠。

「停,不停?」冷漠。
 
「不停!!」舉起十字權杖,還沒回擊,身體被貫串的痛處,讓瑪嘉雷特鬆了手,蝶手中的利刃,狠狠的插進瑪嘉雷特的下腹,暴流的鮮血滿身,身子倒下不再動彈。
 


「瑪嘉!!冰刃之牆!」立起厚厚的數十道冰牆,凱特莉娜衝向倒臥在血泊中的女神官。
看來是沒事,不過湧出的鮮血不止,很麻煩。

「霜落!」暫時冰住傷口,反正等瑪嘉雷特醒過來就可以處理傷口了。
 

「愚蠢之徒!」彈指身旁出現無數的冰牆。
「讓你們嚐嚐我的拿手絕活吧!」伸出手掌往地上一壓「崩裂術!」地面立刻陷了下去。
 

燕心中警鈴大作,抬腿就往大家的方向跑「快走!!」
 

「怒雷強擊!」法術落在自己身邊,水,有了!

燕還來不及到位。
「水球術!」手指轉了轉,無數的水球往眾人飛去。
 


轟!強力的水球,將四周的牆面撞落,燕看著所有人陷入水球陣之中,雙手化出雙重的法術。
「暴風雪!」「火柱攻擊!」
 


對著凱特莉娜攻擊,不過!她玉手一揮,破解,燕不死心丟出無數的火球。

「你是幼兒嗎?」單手阻擋,看來凱特莉娜相當生氣。
 

水氣散去,是環,雙眸呈現金色的環,耳飾已經全數撤掉,利用結界護著伊斯等人。

法式還是牽制著格,但心卻懸在環身上,一個失神,腹部挨了一刀。
 

只見凱特莉娜雙手放置在水面上「地震術!」將水震向空中,下起的室內雨,「燕‧休斯‧貝馮爾欽,這就是我的傳說!」
 

「奧義 雷鳴!」
 

燕來不及防備了,因為水導電,要逃不可能!!
 

燕閉上眼睛準備承受,沒由來身子飛了起來,睜開眼,下方是格的微笑,自己被拋離地面,雷鳴直接命中格的胸口
….
 

環不能放開結界,法式在空中接住了燕,但卻來不及伸手拉格一把,刺眼的閃光,眾人睜不開眼。

轟然巨響,落石不斷,其中夾雜著嘶吼。
 


「格!!!!」
 
 
 


*待續*
暴頁數阿!暴字數阿!破自己紀錄阿!!有史以來最多的一次!
(掰手指
接下來飆HIT海風~
WOW!6969耶!你這泡水鳳梨~
p.s巴哈這邊會吃掉段落喔(默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315 筆精華,12/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