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119

RE:【BL】Only any Only。10/24新增第七篇,腦殘了~

樓主 *這各純* maju
GP2 BP-
Only and Only--第八篇

法式和環快速的回到夢羅克邊界,進入了方才進入的屋子,人員都聚集了,畢想像中的還多,氣份很低迷。

「今天只是搜證,刺客組隊,祭司一名,出列。」方才的小法師,怎麼換上沒見過的服裝,而他身邊的刺客不見蹤影。

 六人一組的刺客組隊已經出列,其中有兩個服裝不同,不過祭司....

「忘了,組對祭司上趟任務瘋了,法式今天你隨行。」領頭冷冷的抬頭,瘋了?!環睜大眼,為何他可以說的如此輕鬆。
法式皺眉,一句話也沒說。

「只要偵察現場,不要起爭執,要是像B小隊一樣好戰,我嚴加懲處,由我自己來...」嘴角揚,環顧在場的所有人。

「去吧!所有人待命。」打發所有在場的隊員。 

法式跟上刺客組對,掠過環,就出發了,環還是站在原地,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

 

「還有事?」接過文件,頭都沒抬。
「發瘋的人...」眼框聚集了淚水。
....」領頭抬頭,難得看著眼前的金髮祭司,他對於救援小組的人員都不會留意,只會注意這些人的職業、個性、能力,不過他頭一次看見這麼美的男人。
放下文件,手指揉著眉間。

 「地下室...療養中心,需要什麼隨時跟這人說,要做什麼隨你去。」跟本就是特赦。
「謝...謝謝。」環九十度鞠躬道謝。
「你叫環是吧!提醒你,療養中心只是美其名,請有心理準備。」居然好意提醒,他瘋了。
「是的,知道了,那個...可以帶路嗎?」環怯怯的看著領頭身邊完全不一樣的人員。
「行,請跟我來。」基本禮貌還是有。 

環開始打理療養中心。

 

法式冷著一張臉跟在隊伍後頭,任份的做好身為祭司的工作,刺客隊伍留下一人在定點後,就個自偽裝四處散去,法式和被留下的一名女太保,只是注意的耳上的通訊,沒有多的交談,法式站著,雙手抱胸,面無表情,其實這男人相當有吸引力,不過,會致命,這是女太保的感覺,所以她也只是撇了法式一眼,就繼續手中的任務。

 耳中的通訊突然傳來慘叫『被突襲...........自快........
「掛了?!」法式看著女太保。
「應該是。」女太保努力的平息心中的訝異,和各存活的隊員連繫。

 

一個人影閃出,法式快速的向前,手中的拳套發揮作用,硬是擋下揮劍而來的路人。
「你...」這騎士還沒不及反應。
「背刺!」女太保給予最狠的攻擊。 

無聲的斷了氣,女太保甩掉小刀的血液,對著通訊耳機『撤退!』關掉通訊,看著法式。
「呵~」女太保只是輕笑,捏碎手中的蝴蝶翅膀,消失。
法式倒是不用這東西,甩甩手「瞬間移動...」同一地點,消失。


各自回到本部,法式站在角落,不坑一聲,聽著女太保的任務回報,不過徹底略過了他們遇到騎士的那段。

「好的知道了,請各組員待命,我去中央一趟,法式請隨行。」領頭...嗯叫組長好了。
「傳送之陣。」法式丟出傳陣,跟著組長回中央。

 

不過降落位置有些不對。
組長眼皮跳動,看著法式。
「抱歉改了位置..」法式面無表情。
「算了,走吧!」組長揉了揉眉間,似乎他一直都很疲累。
 

還好今天街上人不多,不過這兩人還是挑了偏僻的道路走。

「環...在照顧療養中心的人,既然是奧派過來的應該有特殊意義。」組長自顧自的說著。

法式沒說什麼。
「用天使治癒或許可以救他們...
「你...」法式吃驚。
「叫我燕吧!不過是私底下,法式~」回頭蜜蠟色的發絲飄逸。
「我身邊也有不少秘密,放心我是中樞人員,同時也是團長...夠累。」燕的雙眼蒙上的不只是疲勞,更是過分的操勞。
「你的副手呢?」法式笑了。
「正在長大...」燕難得的回以微笑。
「呵~」法式並肩和燕走著。 

前往教團,還是必須經過人多的地方。

 「哇阿!妳看是傳說中的魔法團團長~
「他進階二轉了~好厲害~
「他身邊的祭司好帥~
「好像是教團的新任著~
「啊啊~

四周的女性紛紛投以愛慕的光線,這讓燕相當困擾。

「下次會小心降落。」法式不以為意。
「那真是太感謝了~」白他一眼。

 

教團的事物處理的很快,沒一下子功夫,法式先將燕送回吉分,再回到本部,尋問了地下室,就望下走去,都還沒到定點,一堆人忙進忙出,不少都是教團大神官的人員。

 

「不要擋在那,不然過來幫忙。」環將手中的床單塞到法式手中。
「喂!」不悅。
「不幫忙算了,讓開。」環搶回床單,白他眼。 

這是啥狀況,才想要轉身,手卻被拉住。

「跟我來~」環不是才剛跑開嗎?這麼快跑回來。

還沒反應回來,人就拖著跑,看不出來環的身型算瘦弱,力氣倒不小,明顯小一號的兩個人,在走廊上快步的走著,法式看著四周,每個病房都是米白色,雖然外頭隔著鐵窗,但是至少看起來舒適,裡頭的人情緒好像也比較平復,只是抓的鐵欄杆看著走廊上的人們,傻傻的笑著。

 

「這邊,幫我開個洞。」環指著屋頂的邊邊。
「這邊?」法式皺眉。
「我看過了,因為地勢的關係,這邊的外頭是地面。」環側著頭,微笑著。
「知道了。」法式架好動作,力量蘊釀,轟的一聲,天窗開好了。

轉頭,只看到金色的背影,抓抓頭,看著外頭的景色,沙漠啊!熱...回過神,環帶著一群工匠出現,指示著鐵窗的安裝,法式徹底被忽略,心中大為不快。 

走過環身邊,伸手,力道不小的拍了一下環的後腦袋,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做什麼...」環吃痛,伸手抓過工匠的鐵鎚,腳一舉,瞄準,我丟。

 漂亮的拋物線,鐵鎚直直落在法式的頭頂,扣的好大聲,正常人早就應該昏倒外加頭骨破裂吧!身邊的工匠個個緊張。

法式回過頭,鮮血從頭流下,一臉臭到家。

「小哥你沒事吧!」工匠怯怯的問著。
「放心他腦袋硬的很~」環有些冷漠。
「嘖!」放出傳陣,人消失。

 

法式回到教團的住處,擦掉血跡「靠!有夠痛。」

一屁股坐下,替自己治癒好頭上的傷,頭一次見到環這樣的情緒,法式不自覺得微笑,表情溫暖的自己都不曉得。

 

一天忙下來,療養中心完全改頭換面,燕看著四周,不禁佩服。

「做的太好了。」燕看著因為任務發瘋的隊員,至少這樣的環境,比較舒適....
「謝謝組長~~沒有其他人了吧!」環環顧四周。
「只有我,私底下,叫我燕吧!」燕微笑著。
「那~」環雙手交握,耳飾徹下一半,身上散發處金色的光芒,四周充滿溫暖,這就是天使治癒嗎?

 燕覺得身體的過勞都一掃而空,而在病房的人,情緒上變得更加平靜,有的就在鋪上地毯的地上,緩緩的睡去。

「法式跟我說,你知道~我只有這用途。」環微笑著,可是卻充滿了隔閡。

 燕看著眼前的孩子,是十來歲吧!怎麼會有這種表情,雖然自己也沒大他多少,燕頭一次這麼關心來到救援小組人員。

「希望可以幫到他們。」環聲音悶悶的
「可以的,環你可以的~」燕拍拍他的腦袋,微笑離開。

 環看著四周,也轉身上樓,重新安排好了醫療人員,都是奧大神官的幫忙,可是環心中卻有股空虛,說不上來,他只是拼命的抑制,殊不知道這造成日後的慘況。

 環自行返回了教團住處,身手開門,門卻自己開了,是蝶。

「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有點被嚇到了。

法式只是看了環一眼,就又撇過頭,好像生氣了吶!

「頭還好嗎?」上前關心。
「你不是說我頭很硬。」看都不看他。
「喔~我只是說實話。」轉身準備盥洗入睡。
「嘻嘻~」蝶坐在自己的床上,看著。
.....」法式白了蝶一眼,看著那金色的背影,有種危機感擁上心頭。

身為惡魔直覺,環留在救援小組是個錯誤....

 

===================待續=======================

崩了~寫崩了~(抱頭)
想讓環黑一點,失敗= =沒有黑多少咩!
不過這是所謂的打是情罵是愛?法式和環我真的越來越憑感覺寫()
在黑一點吧!環桑~()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315 筆精華,12/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