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117

RE:【BL】Only any Only。10/18新增第四篇,請笑納~累癱了~

樓主 *這各純* maju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Only and Only--第五篇






  不知道是什麼回事,奧大神官突然帶了三名人員回教團,且都是最高等級的祭司,雖然上頭大教主沒有表態,卻也隨大神官去,畢竟奧大神官直屬元老院,並非大教主,他手中的權力說實了,跟大教主接近平等,只是奧大神官並沒有濫用權力,帶人親和,做事認真,為民為團,人氣頗高。

  而這三人,直屬奧大神官,新生活開始。

  「這裡是你們的房間。」奧說的輕鬆,要兩男一女共處一室?!
  「要我們一起住?」法式皺眉。
  「暫時~暫時~」奧笑著。

  「原因?」蝶身穿紫色祭司服裝,開岔的群擺,白皙的大腿展露無疑,暗紅色的髮絲刻意換成了深紫。

  「別館尚未建造完成。」一樣輕鬆。

  「今天就這樣吧!這裡是普隆德拉首都,俗稱中央城,有人會帶你們熟悉環境。」
  「知道了。」蝶現在都保持著微笑,畢竟她冷冽的臉龐太過震人。
  「我有要是處理,剩的事過些日子再跟你們說明。」隨即離開。
  「嘖!」法式將自己塞入沙發。

  「啊!忘了說。」應該離開的人卻又探出一磕頭。

  「你們今天有任務的啊!支援騎士團的訓練。」奧指示著身邊的人。
  「知道了。」蝶沒有過問。
  「這孩子會帶你們過去,好好的輔助喔!」再次不見人影。

  「大神官!!」被叫作孩子的男子漲紅的一張臉。

  「三位請跟我來。」轉頭,遵照指示。
  「法式走了唷~」尾音上揚是怎樣。

  法式臭著一張臉,看著蝶的笑臉,跟她背後怪異的黑氣團,認份的起身,參與他不想去的行程。

  這男祭司稱職,一路替他們解說「今天比較趕,所以先去和騎士團人員會合吧!」
  「好的。」蝶笑的春暖花開。

  四個人快速的移動到騎士團人員的集合地點。

  少說二十幾人,有一半是小劍士,有一些高階級的騎士和十字軍,也有正在訓練中的騎士和十字軍,四周也有不少待命中的祭司,好大的陣仗。


  「抱歉來遲了!」
  「不會來的正好。」似乎是帶頭的人。

  「這三位也是今天的支援。」
  「請多指教!」帶頭的騎士伸手問好。
  「請多指教!」蝶回禮。

  人群中少不了有女性,對於這三個生面孔,開始竊竊私語。

  「團中還有事我就先告退了,請放心他們的能力,這三位直屬奧大神官。」猜中大家的猜疑,這祭司刻意介紹,就先告退了。

  蝶一臉微笑,不著痕跡的觀察現場所有人,這就是人類嗎?好像很好玩。

  「妳可別玩心大起會嚇到人類的。」法式小聲的說著。
  「是嗎?」

  「當然,不然我們留在人間界做什麼,來日方長~
  「唷!你還是有腦子嘛!」就是要損他就是了,法式苦笑。


  所有人正在分組,三人分別被分到不同組別,不過三人的目的地是同樣的,好像今天去的地方需要他們這些高階級的祭司。

  隨行過的祭司們紛紛開啟傳送之陣,小劍士組已經出發,騎士、十字軍組正說著注意事項。

  今天目的地—西方 獸人村落。

  「注意!今天的地點有相當的機率會遇到棘手的獸人酋長,不要強行對抗,請快速退離,當然請跟緊隊伍,沒問題的話我們出發了。」領隊騎士相當嚴肅。

  不過隊伍中的蝶、法式、環三人明顯的小一號,要不是有強烈的存在感,應該很容易被忽略

  隨著傳送之陣,十多人的隊伍很快的到達目的地,三個小隊,開始揮斬,精進自己的能力。

  蝶跟隨的是領隊的組別,這邊比較煩的算獸人戰士長,其他的小綠人沒什麼威脅力。

  蝶快速的施放祝福,保持著不干擾騎士們戰鬥的距離,望著不遠處的環,他似乎讓自己在現場沒有存在感,不過卻都在適當的時機給予輔助,不過可苦了身邊的祭司們,因為他們被莫名奇妙的道謝,正一頭霧水,法式還是臭著一張臉,不過該做的事還是沒有忽略。

  進行的算順利,所有隊伍正在中場休息。

  「看你的外表應該只有十來歲吧!」領隊騎士遞給蝶一瓶葡萄汁。
  「算計女生的年齡,是性騷擾喔!」蝶接過,這是果汁吧!不錯喝。
  「喔!隊長調戲人家。」
  「隊長調戲小女生~

  四周隊員不怕死的對領隊調侃。

  「閉嘴!」隊員紛紛禁聲,開玩笑,隊長的怒氣回去可有得受。


  「算十來歲~」蝶笑著,對於人類來說,他的外表年紀是這樣沒錯。
  「那可真厲害,這歲數我還是小劍士,大神官...真會發掘人才。」領隊騷著下巴。
  「是我厲害,不是大神官,他只是提供有效的訓練方式。」還是微笑。
  「呵~跟大神官說的一樣,別跟妳拌嘴。」領隊笑著笑。


  蝶抬頭看著,眼尖的發現,領隊領子的隱密處有顆徽章,很眼熟,不過因為陽光的折射上面的花紋看不清楚。

  「危險!!」
  「光之壁障!」蝶立刻施放技能在領隊身上,卻忘了自己。

  一大把的劍矢從天而降,蝶就快變箭靶。

  「光之壁障!」法式在不遠處。

  劍矢叉滿地「這是...所有隊長、副隊長上前,其他人退後,祭司請輔助。」聲音剛落下,獸人酋長從旁出現,要撤退來不及了。

  領隊對著通訊請求支援,只要撐到他們來就可以了。

  「退下!」領隊對著蝶吼著。
  「呵~」蝶卻笑了出來。

  酋長大斧一揮,領隊上前迎擊「暗之壁障!」

  「治癒術!」
  「天使之怒!」

  蝶沒有退開,法式上前,環出現,三人型成鐵三角,完全輔助。

  其他的祭司在組員的保護下,猛對上前迎擊的所有隊長、副隊長展開無限的治癒。


  「狩獵小組,參見!!」一個陌聲的聲音出現。
  「參你個頭阿!」領隊頭上好像出現不少十字。

  「好凶~」十字軍裝委曲。

  「還玩!!」領隊頭上加上了黑線,他快稱不住了,今天有不是來狩獵的,裝備不足的狀態下,很棘手。


  「狩獵小組,上!!」十字軍一聲令下,所有人上前。領隊和所有隊長、副隊長立刻退下。
  當頭迎擊的就是那名十字軍,身旁還有個白髮騎士,四周三名祭司也是完全輔助,還有獵人、刺客在旁保護,三名武宗伺機而發,兩巫師倒是晾在一旁,還有一名沒看過的職業,在祭司身旁彈著吉他。


  「天使之怒!!」
  「修羅霸鳳拳~

  三人在不同的時間點,祭出拳法,不過獸人沒倒。

  「皮真厚!」
  「狂擊!」
  「怒雷強擊!」兩名巫師終於出手。
  「再一輪。」其中一名巫師說著。

  武宗再次蓄氣,三輪揍,再轟一次,獸人倒下。

  終結,十字軍除了皮肉傷,沒有大礙,這就是狩獵小組嗎?蝶一直看著一頭火紅髮絲的十字軍,他的髮色紅的像地獄的彼岸花,眩爛奪目,讓蝶有點興趣。

  「你們慢的三十秒!」領隊糾著十字軍的領子吼。
  「不要這樣啦!你一呼叫我們從聖誕村趕過來耶!」雙手舉起,成投降狀。
  「胡謅!」領隊放開他。


  法式來到蝶身邊「狩獵小組?」

  「很有趣~」蝶拍拍身上灰塵。
  「他們的徽章。」環起向前,順的方向看去,所有狩獵小組人員都別著徽章。

  小小圓形的的揮章上面應該是苜蓿草,不過只有兩片葉子,蝶很好奇那小小的苜蓿草隨處可見,為何看似有名氣的狩獵小組會將它當隊徽。

  反觀,領隊隱密徽章上,是藏紅花,初到人間界,蝶越來越有興趣的塞了滿腔。

  「好了今天到此為止,真是,偏偏遇上酋長,好啦!回去了。」領隊眉間充滿疲累。

  傳送之陣開啟,所有人進入,蝶消之在藍光中回眸看了一下那紅髮十字軍,隨及消失。

  「那女孩...」十字軍稱著劍,下巴抵著劍靶。
  「怎麼?」身旁的白髮騎士看著他的怪表情。
  「隊長!」隊員吼叫著。
  「走了!」十字軍跨上座騎,快速的離開。


  蝶跟著大家回到中央城,三人道別騎士團的眾人後,準備返回教團。

  「嘖!真無趣...」法式雙手叉口袋,臭著一張臉。
  「呵~」環還是微笑。
  「你再笑我就打爆你的臉!」法式側頭看著環,他臉上的笑真難看。

  環沒做聲,只是退開了法式約兩步的距離,跟著。

  一路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三人身上,不管是臭著一張臉的法式,溫柔的笑臉的環,微笑美艷的蝶。

  所由男子的目光都聚集在蝶身上,她脫俗的美艷,優雅的身段,一頭柔軟的漂亮深紫的髮隨著動作飄逸著,所有人都蠢蠢欲動,可是沒有人敢上前。

  蝶身上自然的散發著天生王者貴族的氣息,沒有人敢行動。

  這些話自然傳進蝶的耳中。

  「妳好阿公主殿下。」法式蠻不在乎。
  「您好王子殿下。」反將一軍。
  「呵~」環只是笑了一聲。

  沒多久三人就返回教團,出來迎接的是方才帶領他們的男祭司。

  「辛苦了!」
  「還好~」蝶微笑。

  「明天也請支援。」男祭司翻了翻手中的文件。
  「好的,今天還有什麼事嗎?」蝶就是三人的頭。
  「大神官找你們,隨我來吧!」男祭司禮貌的微笑。


  一樣,一路上男祭司還是說著一些教團配置,一路上許多人都注意到這三個生面孔,而今天支援輔助的事好像傳開了....

  很快的就到了大神官的辦公室。

  「大神官我將人帶到了。」男祭司敲了敲門。
  「請進。」

  推開漂亮的木職大門,三人進去了,男祭司帶上門就離開了。

  「今天表現不錯。」大神官頭也沒抬。
  「我知道。」蝶坐下沙發。

  「等等跟我去一個地方好嗎?」沒有命令,用的是詢問。
  「好的。」蝶還是微笑。


  法式也自己己塞入沙發,閉起眼睛,看似休息,其實是不想看見坐在對面環的笑臉,他總覺得那個笑臉好像隨時會消失,笑的相當虛偽沒有任何好看的地方,法式一直覺得煩躁,偏偏他們三人是同體行動,必須常常看到環,環自己也不明白法式對他的笑臉有什麼意見,他還是輕輕柔柔保持著....微笑。


待續



用了花語了~
瘋狂的找花語,心中無限萌,真是的被家教影響了,本來沒有這安插,越寫總覺得越來越想用花語,找很久才找到想要的,其實最想用的是蔓珠沙華~也就是彼岸花~不過很常被使用,所以放棄。
某純用的是苜蓿草和藏紅花,不過苜蓿草我只用了兩片葉子,是有意義的。
我又開始太用力...本來都想維持一樣的長度,不過還儘量啦!
p.s
苜蓿草花語:用的是日本方面,它的花語有很多版本~

第一瓣葉子的幸運草是信仰
第二瓣葉子的幸運草是希望
第三瓣葉子的幸運草是愛情
第四瓣葉子的幸運草是幸運

藏紅花花語:執著。

彼岸花花語:有三種版本~個人偏愛日本。
日本花語:「悲傷回憶」
朝鮮花語:「相互思念」
中國花語:「優美純潔」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315 筆精華,12/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