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113

RE:【BL】Only any Only—序,10/9第十六頁新連載。

樓主 *這各純* maju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Only and Only--第一篇


     
  不知道是不是和平慣了~

  懲公會居然很難得的進了PVP和別人械鬥....

  好吧!懲公會的超強實力和團結,請忽略那些非人哉,在算遇到來鬧場的敵對公會,也是兩三下清場。
  正在偷閒的懲公會,等著下一波的來襲,法式卻溜到一旁的小角落,嘴咬咬草,看著天空。
  當年....那令人不堪回首的過往...
 
 
  被人打暈的小男孩,渾身疼痛的的睜開眼,四周卻是暗的不見天日的地窖。
  「該死的渾蛋!!放我出去!!」一碰到欄杆,卻被電的七暈八素。
  「你就安分點吧!」一個小女孩聲音響起。
  「閉上你的嘴....」話還沒說完,被湊了一拳。
  「..靠~」
  「再對吾無禮,吾會親手了結你。」終於看清楚這女孩的臉。

  清秀的臉龐,卻發出冷冽的嗜人人氣勢,在看見她雪白的雙臂上,有著古老咒術的文字,小男孩笑著起身,擦去嘴角的血。

  「力量被封住了還有這力量?!」
  「沒聽過肉搏戰嘛!」被調侃。
  「怯~老子....」
  「說了不要沒禮貌。」伸直的右拳,又將人打飛。
  「咳!真粗魯,惡魔之子 法式。」
  「冥府之女 蝶。」

  「還有一個人吧!不過他身上有我族的血脈。」法式轉著脖子。
  「...禁忌之子—環」緩緩的從角落走出來。

  完全不同的三人,相同的都是神界和冥界,還有身上都刻印上束神的咒術。
  「嘖!大天使...」法式不削的盯了一眼。

  環只是微笑,什麼都沒有多說,他知道從名子的字意上看,他就是個禁忌,一個天與地不容的禁忌。

  「相處完了?」一身黑袍,依然看不見臉。
  「怎麼?抓我們來有何事?」蝶冷冷的看著。

  「呵~」見此人,只笑不答。

  立刻咒術的唸頌又傳入身上,三人力量盡失,倒臥在地上,迷蒙中,身穿巫師袍還有怪異的白色長袍的人類,將他們帶了出去,固定在堅硬冰冷的實驗台上。

  強光下,手腳被束縛,蝶動了動,卻絲毫沒有力氣,看來連這個台子都下了咒術,到底他們有什麼目的,不!應該說那黑袍男子有什麼目的,看著左右,三人都被帶到這了,還沒弄清楚,身邊被團團圍著,手上傳來劇痛。

  一個粗針紮入細嫩的皮膚,血液被不斷的抽走。
 
  「紅的阿!還以為是黑的!」語言的調侃不斷,身上的血液不斷的被抽走。

  身穿白袍,半張臉都被捂著,看來是實驗人員,真的不把他們當人,身上的血液不斷的抽阿抽,沒一下子功夫,三個孩子頭暈目眩。
 
  法式嘴被綁著,防止他的怒吼,環的雙眼失焦的癱軟在台子上。
 
  「開始吧!」又是這聲音。
  「知道了!」四周的人於對他畢恭畢敬。
 
  一天下來,蝶硬是被好幾段的雷鳴攻擊,身上變化也不斷的紀錄著,在被運送的過程中,也發現不少的魔物和人類孩子,不管是正在被實驗中的,還是了無氣息的,冷靜的收集著自己的所見,承受著不人道對待。

  法式和環被帶到同一個房間,被扔在四周都是透明玻璃的房子,被放進來的是怪異的人類孩子。
  走路的姿勢極不自然,頭掛在一邊,口水不斷的流著,身上都有著怪異的特徵。
 
  「要保命,就殺了他們。」上頭的擴音器,傳來命令。
  「不要..我不要...」環抱著頭,不斷的流淚。
  「嘖!你想死,我可不想。」法式見身上的束縛少了一半,雖然礙事,不過對付眼前的東西綽綽有餘。

  法式雙手一揮,黑火四起,一下子就去掉一半,法式皺眉看著眼前的景象,有的孩子推算起來也只有五、六歲,有的連走的沒走多久,就自己斷了氣息。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低喃。

  回頭看著哭的淒慘的環「讓他們死吧....死吧....」好像是太過恐懼了。
  「啊啊!!」一個尖叫,環快速移動著,徒手折斷這些孩子的頸子。

  「很好,今天到這。」
 
  咒術的聲音傳來,在法式暈過去之前,看見的是環空洞的雙眸和細小的耳語。

  「...願大天使...憐憫他們...」
 
  三人再次被丟進那不見天日的地窖。
 
 
 
  冥府。


  整間宅邸都快垮了,因為位高權重的女王,正大發怒火。

  「該死的人類!!該死的人間界!!居然這麼大膽!!」怒火中燒,四周的屋體被掃的七零八落。 

  「死靈騎士!!」
  「小的失責...」一個全身白,的男子單腳跪地在冥府女王面前。
  「哼!給我把人找回來!!」玉手一揮,這稱為難稿的死靈騎士,身子高飛而起,重重落下。
  「不用這麼大火氣吧!女王殿下~」
  「來做什麼?」冥府女王沒好氣的看著眼前的人。
  「我可以幫妳救人~不過...」
  「沒條件~這是你鐘愛的人間界惹出來的。」

  「親愛的女王殿下,這要您的配和阿!」這語氣態度都太過輕鬆自然。
  「....」冥府女王不語。
  「我會將您的女兒救出來,不過要暫時讓她待在人間界。」
  「這就是條件?」挑眉。
  「是的!如果她不願意不會強求。」
  「其他的孩子呢?」揉著眉間,坐上寶座。

  「意同。」
  「知道了!其他人我通知吧!你這討厭鬼...」
  「呵~」轉身離開。


  這身穿神官服的男子,現任教團高階大神官,也是目前團中唯一一位,得到大天使祝福的神官,實力驚人,只是為何他可以自在的穿梭在冥府之中,也耐人尋味。

  再次醒來,身子依然疼痛,手上佈滿瘀青,都是抽血留下來的痕跡,法式轉轉脖子,坐了起來,雖然他們可以說是不死之身,不過還是有痛覺,加上力量被束縛,自行回復能力好像也跟著被封住了,耐不住的疼痛,讓他動也不動。
 
  回首,金髮男孩還是意識不清,皺眉,索性不理他。

  「知道現在什麼狀況?」
  「看來是實驗...」看著渾身傷的蝶。
  「想逃出去,微乎其微。」蝶轉的手臂,傷口立刻撕裂,鮮血直流。
  「妳不痛嗎?」法式稱著頭。
  「痛阿!可是很有趣~」伸出粉舌,舔去血跡。
  「怪物!」
  「彼此彼此~」

  「吃飯」

  看著那些應該稱之為餿水的食物,被丟進來,法式和蝶,沒有移動的意願,因為他們一時半刻不吃沒有大礙。

  環依然沒有醒來的跡象,法式和蝶乾脆一人一邊,坐著述說今天所見,討論著再來的打算。
被關在暗不見天日的地窖,說實在分不出白天黑夜,只能從顧門的人在交班時還有談說之間知道目前的時間狀況,但刺耳的尖叫仍然從上方,細細的傳下來。
 
  「帶出來」又是身穿斗篷的人。

  環未醒,直接被實驗人員拖走,而法式和蝶看著。

  「不用唸了,有這束神怕我逃了是吧!」法式戲謔的笑著。
  「你這...」被激怒的巫師群,對著法式轟下火球。

  「咳!死不了的,不過真痛...」連人撞非,卻安好無缺的從火焰中走出。
  「蝶,看好戲?」擦擦嘴角。
  「不錯看~」

  跟著實驗人員出去,包括他們身後跟著的一大團實力堅強的巫師。
 
*待續*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315 筆精華,12/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