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111

RE:【BL小說】祥和之愛!?8月16日新增,第三十二篇,奉上。(微笑)

樓主 *這各純* maju
GP3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祥和之愛!?--第三十三篇
喔拉!一切謎題散開了~(灑花)



中央一片狼藉,原本昏睡的人們一個個醒了過來。


「醒啦!」伊斯椅著殘骸,配劍放在身邊,一臉疲勞。
「發生什麼事?」危亂會長扶著頭緩緩起身。
「說來話長,不過現在先忙吧!」伊斯站了起來,順手拉了同盟會長一把。


所有一切在對外說明上是一切結束了,而各個職業團小組為了防範後患,再次重新編組,在各地方巡邏,發現的殘黨,通通殲滅。
修發茲 共和國阿盧納貝茲 教國皆與盧恩 米德加茲王國國王取得共識,三方決定之下,共同監督,並互相交流,以防再次的事件發生。

不再維持年邁形象的大教主,一個人緩緩的來到教團的最地層,一個灰暗的房間內,躺著一個身上插滿維生系統的老邁軀體,提供這一切設備的正是修發茲 共和國,這國家擁有驚湛的科學技術。

 

「正阿!還好嗎?」大教主笑咪咪的看著,這年老的軀體。
「說了,要讓你為自己的罪孽贖罪,你就好好在這生活吧!」大教主頭也不回的離去。

躺在床上動也不能動的正 大元老,只能惡狠狠盯著大教主的背影。


『這就是來自奧丁的懲罰嗎?』正 大元老心底不斷的想著。
『啊...好像說他是奧丁也不對....』閉上眼睛,正 大元老重新開始了他的生活,一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生活。

 

對外的說明正 大元老被大教主就地正法,而大教主也殉職,其實....騙誰阿!!

教團正為亡者舉行隆重的葬禮,而活跳跳的大教主在外頭觀禮。


「參加自己的葬禮?!」蝶捂著嘴笑嘻嘻的看著。
「呵~教團要重選教主摟!」大教主一附有何不可的樣子。
「是說!推舉人名單我送出去勒!!」憂梓回復的一附屌兒啷當樣。
「對阿!神官四人眾一同推舉~」蝶緩緩的移到親親老公身邊。
「我們推舉的人選...」環笑嘻嘻的依靠在法式的胸膛上。
「奧斯~你繼續當大教主吧!」法式雙手抱著環。
「連名子都幫我想好了?!」大教主挑眉。
「不過先和我們回去一趟吧!」伊斯終於開口。
「很多事情需要您的說明。」蝶還是笑咪咪。


暫時拋開教團的事物,沒想到被自己的徒弟再次推下火坑,大教...阿不!奧斯一臉無奈。


眾人等著大教主...阿!是奧斯。連眾神都等著。

原由都是逝世的國王和正的貪婪,一個妄想掌握所有權力,一個妄想永生不老好打造所謂的理想國,而無端的利用的修發滋 共和國的技術與收買的人員,開始所謂的活體實驗。

最初是想相結合人類與魔物或神族DNA,所以多年前的魔物大戰就是這樣來了,正捕捉了神族也就是蝶、環和法式三人,以及各個魔族的強者,並從中收買窮人家的孩子,表面上是說送去宮殿當僕役,其實不然,這次的實驗最終創造出了憂梓和已經過世的悠哉和暖暖三人,但是正以為失敗,將三人隨意丟棄不管。

轉 而發展只會戰鬥的兵器,不會累、不怕死的兵器,但是在途中,也是引起不小騷動,殘害的人數不下千人,而唯一存活的兵器其實原本只有左、右這兩個雛型,但是 擊天的父母私下成功研發出的兵器,只是為了救活不久的擊天,意外的被正發現,並想強行奪取,連狂羈、藍的父母在內,所有研究小組都遭滅口,但正卻沒有得 手。


「這懲上下都知道的,因為我私下派的他們去進行救援。」大教主看著擊天和滿臉淚水的藍
,狂羈在回復後,昏睡至今。
「狂羈沒有醒來的跡象?」大教主才問出口。


樓上就發出了乒乒乓乓撞擊的聲響,擊天急忙衝了過去,發現滾落樓梯的狂羈。


「狂~沒事吧!」擊天一個橫抱,將愛人抱起。
「沒.......」沙啞的聲音,讓擊天皺了眉頭,擊天快速的下樓,藍已經拿來茶水,狂羈一小口一小口喝著。
「狂羈接下來的事你聽嗎?」大教主詢問著。
...要。」狂羈點點頭。
「其實在當年的行動中,狂羈你已經死了...」擊天說出實情。
....」藍努力的抑制自己的情緒。
「是..我救了你...」擊天收緊雙手。
「我用 一半的生命,冒險救你,不過現在讓你人不像人...」擊天低頭不看狂羈。
「所以..我算死人?!沒頭沒腦的狂羈丟出一個問題。
「算,不過也是活人。」大教主說著。
「你們的靈魂,已經都不再我們手中,所以只能說奧丁的慈祥。」三位命運女神同時說著。
「說了我不算是奧丁了...」大教主苦笑。

「您的靈魂是阿~」大天使嘻嘻的笑著。
「這樣...那我也是兵器?」狂羈又丟出問題。
「對!」這次擊天看著狂羈些微蒼白的臉龐。
「可是現在我這隻眼睛看不到耶~」狂羈指著自己的右眼。
「我也看不到了...」擊天也指著自己的左眼。
「因為強迫啟動,原本是沒有要當兵器使用,所以啟動的代價,一支眼睛。」藍想著當初父母的研究,自己算略懂一二,畢竟,兩家父母是世交。
「這樣~」狂羈縮縮身子,縮進擊天懷裡,微笑,親啄著擊天的左眼。

「呵~」大教主笑了笑。

接 著就是晶片了,因為在魔物大戰後,悠哉和暖暖被發現是活體實驗的存活者,正親自殺了這夫婦,伊斯和蝶想到當時情景,伊斯深皺眉頭,蝶低頭不語,意外前末葉 在當時已經出生了,出生未滿一個月的孩子,被正帶走當自己的孫子養,卻沒發現悠哉忍痛在末葉身上下的束縛,所以正一直沒發現,原來活體實驗可以因為血親延 續。

大戰後正被請去元老院,而當年是大神官的大教主晉升,大教主開始緊密的追查正的地下活動,因為被追查,連互不相往來的阿盧納貝茲 教國都主動協助,因為當初所有的失敗品,被丟在研究室深處,沒人過問,讓他們互相廝殺。

而最後本要去救援的小組反而被當做研究實驗,卻只成功一半,因為不聽命令,但靈魂是完好的,就在研究所爆發後,正的同黨人員又消時無蹤,這時前任國王逝世,正更加的無援。


大教主親自下研究所,讓保有靈魂的生命體選擇是否轉世,其中轉世的就是碩燁和格。
這樣所有人都明白,包括末葉。

「那我...還算人嗎?」末葉抬頭看著大教主。
「算~」大教主很確定點頭。
而三位女神也是。


憂梓身了伸懶腰「好啦!奧斯~跟我回教團~」一手拉著奧斯的臂膀。

 

「真是,該讓我退休了吧!」奧斯賴著不起來。
「不行~我們這邊一堆怪物,你要好好的在教團才行。」憂梓還嘻皮笑臉。


看著兩位俊男拉扯,說的話語聽的大家方才的心情都沒了,全轟堂大笑。
「早知道不來人間界了~」奧斯懊悔,卻也認命,畢竟他也是來這找...樂子。

 

送走奧斯、憂梓、左和右,大天使、女戰神、三位命運女神來有赫爾女王都各自返回府邸。

 

懲公會上下也為了城中事物開始奔走,而祥和末葉兩人卻在家中的後庭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只有兩人的時間,沒一下子又嘻鬧了起來。

 

「呵呵~」末葉被祥壓在身下。
「我是神官還你神官~每次都打贏你。」祥盯著末葉的臉瞧。
「我才...不敢認真打...」末葉扁嘴。
「放心,你絕對~打不死我的。」祥將額頭抵了上去。
「怎麼可....」話沒說完,祥吻住末葉的小嘴。

末葉睜大了眼睛,雙手緊緊抓的祥的衣襟。
接吻眼睛閉起來。」祥含糊的說著。

羞 紅臉的末葉,緊閉著眼睛,任憑祥的舌尖舔吻著,祥的舌尖滑過末葉咬著不放的齒貝,靈活的緩緩翹開,舌頭長驅直入,捲著末葉的閃躲舌頭,吻的末葉身子微為輕 顫,緊抓的衣襟的雙手不知何時,攀上的祥的頸子,來不及吞嚥的口水,沿著末葉的嘴角滑出,就在末葉即將缺氧之際,祥才放開被他吻腫的小嘴,還依戀不捨的在 小嘴上舔過一圈。

 

「呼.......等等。」末葉見祥沒有要放開他的意思,雙手推拒著。
「嗯~」祥將頭埋入末葉的頸間,輕吻著。
「等等啦!你剛剛不是有事跟我說?」末葉用力推著。

祥嘟著嘴心不甘情不願的放開末葉。

 

「末~記不記得我說你不要離開我?」祥伸手將末葉拉起,兩人面對面座著。
「記得阿!」末葉用力的點點頭。
「末~我喜歡你。」祥很認真的說著。
「我知道阿!我也喜歡你阿!」末葉歪著頭笑嘻嘻的。
「我說的喜歡...是和碩燁、魎徨那樣的喜歡。」祥很認真很認真的解釋。
「喔!」末葉還是點點頭。
「我說的喜歡...就想像媽咪和爹地那樣喔!」祥還是認真的說著。
「喔!...疑疑疑疑疑!」末葉驚嚇到了。
「真的很喜歡你~~你要跟我在一起嗎?」祥突然逼近。
「我....我我...」末葉低著頭倒置最後一句祥並沒有聽到。
「什~~?」祥再次逼近。
「我也..喜歡祥~」末葉羞到連耳跟子都紅了。
「那那~有件事就一定要讓你看。」祥突然站起來。
「我是媽咪的兒子,媽咪是赫爾女王的女兒...所以...」祥緩緩的變化,深怕嚇到末葉。

末葉歪著頭看著。


看到熟悉的深紅雙瞳,然後變長的火紅髮絲,最後~深紅的雙翅一展而開,祥就這麼飄在草地上。

「祥?!」末葉站了起來。
「這是祥的力量?」緩緩的走近。
「嗯~會怕嗎?」連聲音都不一樣了。
「不會...」末葉伸手,撫摸著祥的臉頰,覺得冰冰涼涼的。
「末~你要跟我立契約。」祥彎腰伸手拉起末葉的右手。
「好!」末葉想也不想點頭答應。


「嗯!」祥抽出小刀,在兩人的手腕上各畫一刀,鮮血立刻流出。
兩人手交扣。


契約,以冥府女王赫爾之名,以你的鮮血向吾宣示,立約。」祥的聲音若有似無,但卻字字清晰的傳入末葉耳中。

兩人的雙手緊緊交扣,鮮血變長飄起的煙霧,煙霧緩緩的行型,化成特異的圖騰附在末葉的右手臂上方。

「契約成立,如你不遵守誓言,此血印將幻化成利刃,刺穿你的心臟,靈魂將歸吾所有。」

祥鄭重的說著。
「我必遵守約定!!」末葉字字說的清晰,說的堅定。

 

立約儀式結束,祥替末葉治癒傷口,溫柔的看著末葉。

「這好特別~」末葉看著自己身上的圖騰。
「嗯~」不過祥卻開始不專心,先抱著末葉,雙手開始不安分。
「祥..等等..等等啦!」末葉又將祥推開。
「又要等?等什麼?」祥的雙手還是放在末葉的腰支上。
「我...」末葉再次結巴。
「喔~因為我未成年嗎?」祥笑咪咪的說著。
「未成年...啥?」末葉瞪大了眼睛,仰著頭看著已經高他半顆頭的祥。
「對阿!我今年十五。」祥自然的說出自己的年齡。
...你比我小..三歲。」末葉長大了嘴。
「喔喔!再三年我就成年啦!」祥不以為異。
「呵..........」末葉還處於驚嚇中。

 

 

 

另一邊,四對八個人躲在草叢中看戲。

 

「小末末不知道祥十五歲阿!」法式笑嘻嘻的看著末葉的表情。
「好像是。」碩燁蹲著。
「哎呀!這樣好像不好耶!」環捲著魎徨的長髮。
「會嗎?很搭阿!」燕看了看,起身準備走開。
「呵~」格立刻跟上。
「他們自己看著辦了。」碩燁拍拍身上的落葉,不明白為何自己也被拉來。
「呵~擊天好像很好玩。」狂羈直直衝著擊天笑。
「是阿!我們也去玩去。」語畢,直接將愛人橫抱起。
「嘻嘻~」魎徨笑的開心,挽著碩燁手臂。
「想出去?」碩燁看著魎徨的笑靨。
「嗯嗯~」小腦袋點阿點。
「法式你們要繼續看?」碩燁眼尖的苗頭不對。
「當然先閃啦!」法式突然開啟傳陣,拉著環就往傳陣中倒。


碩燁一把抱起魎徨,快速逃離現場。

馬上連鎖槍擊就過來了,祥氣呼呼的對著這四對超強飛利浦掃射,末葉傻傻的看著,卻立刻捧腹大笑。

 

一切規於平靜、安逸。

事後的重整工程也相當順利,,至於教團突然冒出來的大教主候選人,在有著相當權威的神官四人眾的大力推荐下,居然....順利上位。

 

「蝶妳動了什麼手腳....」新任大教主奧斯額頭正爆著青筋。
「沒有阿!只是說服大家而已。」蝶笑咪咪沒規矩的坐在桌子上。
「就是阿!我們什麼都沒做~」法式站沒站樣的椅著書櫃。
「我可不想再服侍新的人,這樣多好。」憂梓雙手搭在腦袋上。


環什麼都沒說,只是微笑,就跟好些年前的當初一樣,對了小服事呢?那個一直在大教主身邊的小服事,現在已經是祭司。

 

「大教主這是新的資料。」微笑,除了微笑還是微笑,連自己身邊的小服事都這樣。
這下奧斯大教主受不了了。
「你們這些兔崽子~來陰的~」一個咆叫,再也不用顧慮自己是否年邁,不利於行,現在的奧斯大教主是個年輕壯年。


一個跳腳,奧斯大教主跳了起來,追上了神官四人眾,一路追出教團,許多在教團服侍多年的人員,先是驚訝而後開懷微笑,這情形和已逝世的大教主還有體力時沒有兩樣。

 五個人站在陽光下,彷彿傳奇再現,當年的高階大神官所帶領的神官四人眾,只是這新任大教主奧斯,本來就是前大教主就是了。

====================待續======================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315 筆精華,12/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