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56

RE:【BL小說】木頭愛情 12月16號 祥和之愛!?--第八篇 奉上

樓主 *這各純* maju
GP3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祥和之愛!?--第九篇

原本應該是美好的早晨,滿心期待的和媽咪去了教堂。
卻得到,末葉不在教堂了的消息,而也沒人說出末葉去了哪裡。
祥氣呼呼的被蝶抓了回家,總不能讓他炸了教團。

「媽咪~妳知道對不對,妳知道末葉去哪裡了。」祥氣的腮幫子圓滾滾的。
「媽咪不知道阿!」
「不管,妳一定知道,爺爺也知道,我要去找爺爺。」祥扭頭就想往外走。
「不可以~」蝶一把拉住。
「不管啦!!」

刷,祥氣的將揮出翅膀,將蝶的手揮開。
「祥!!」蝶也化出翅膀,硬是將飛到半空的祥抓回來。
「不可以這樣出去。」
「為什麼?末葉是人家第一各朋友,我就是要去找他,媽咪妳很壞。」
祥胡亂揮動翅膀,原本只剩半邊屋頂的房子,連另一半都被掀了。

氣極敗壞的祥,不顧一切亂發脾氣,從小他身邊都只有公會裡的大人陪伴。
沒有同年齡孩子,縱使與外頭的孩子玩耍,也沒有和末葉在一起開心,
祥不明白蝶為何要如此。

伊斯無法阻止祥揮動翅膀,反倒是法式一把將祥抓下來。
「小鬼,你想洩露身份不成。」
「你這萬年發情....什麼?!」祥的眼睛瞪的大大的。

謂何法式有惡魔翅膀,那對尖耳,黑暗的瞳孔,渾身黑暗氣昔是法式嗎?

「這是....」祥瞇起眼睛。
「媽咪,法式為什麼有這種力量,跟我們一樣的力量。」毫不客氣的用手指指著法式。
「不只是法式,沒讓你知道是有原因的孩子。」蝶的笑容淡了。
「可是....為什麼?」
「因為你還小。」
「....只是因為我還小,赫爾大人都不覺得我還小,媽咪妳偏心,不裡妳了。」

祥氣的連瞳孔都發出和母親一樣的紅色,蝶的微笑,很輕很輕,當然祥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用力揮動翅膀,擺脫法式的手,化成原型。頭也不回的往空際飛去。
蝶看著,卻收起換化的翅膀,並不打算追。

「這樣好嗎?蝶。」法式恢復原樣望著。
「..由他去吧!或許母親大人能安撫他,不過....」蝶抬頭望著天際。

伊斯從蝶後頭環抱著,在蝶耳邊不知道低喃了什麼,只見兩夫妻,恩恩愛愛的出門去了。
後頭跟著公會裡的一名武術宗師,一臉哀怨的當起不自願的電燈泡。

「法式你太衝動了。」碩燁看著沒有了屋頂的天空。
「不然勒!總比暴露身分好,讓蝶阻止,房子早就倒了。」法式無耐的順了順自己烏黑的髮。
「只是...蝶一直希望我們保密。」環一臉憂心。
「也是時候了,昨天沒聽到憂梓來公會了。」法式將環收入懷裡。
「是有聽碩燁提,希望不要再發生事情,這些年的殺戮夠了。」
「嗯~」

碩燁看著滿目瘡痍的房子,突然有股殺氣,從外頭直奔而來。
心中警鈴大作,立刻拉著魎徨往庭院跑,法式見狀立刻將懷裡的環,
抱起,跟在碩燁後頭。

還在屋內的大夥還在納悶,一陣獅吼已經傳達。
「可惡的祥!!」

獅吼來源,正是公會的鐵算盤迪娜。
眾人東倒西歪。


祥在空中急速飛翔,飛過一個又一個城鎮,降落在死亡之都。

「近來安好,祥大人。」
「不好,死靈騎士,赫爾大人在嗎?」祥一臉兇狠,只是他自己不知道。
「赫爾大人正在宅邸裡休息。」死靈騎士對著祥哈腰。
「是嗎?謝謝你了。」
「不會,祥大人。」

祥頭也不回的直接進入宅邸。
尚未走到赫爾大人跟前,就有一記呼喚。

「這不是我家小祥祥嗎?怎麼啦!這麼氣呼呼的。」赫爾大人一慣的慵懶。
「都是媽咪啦!」祥氣呼呼的。
「是阿!蝶怎麼了?」赫爾大人讓祥坐在自己寶座上的一邊。

聽著祥訴說他覺得很委屈的事。
過了數分鐘,赫爾大人微微的抬頭,「愛麗絲去迎接。」

「是媽咪嗎?」祥滿臉委屈。
赫爾大人笑而不答。

「母親大人,抱歉讓祥刁擾了。」蝶哈腰樣自己的母親請安。
「赫爾大人,很抱歉。」伊斯單腳下跪,向赫爾大人致歉。
畢竟她可是堂堂冥府女王,整各冥界的掌控者。

「得了,不用這樣多禮,蝶,妳還沒跟祥說嗎?」赫爾大人命愛麗絲搬來座椅。
「是時候了,何況那老不死不是又在打注意了嗎?」

語出驚人,伊斯努力的鎮定自己,畢竟這話真的不適合赫爾大人。

「呵~是這樣沒錯。」蝶失笑。
「祥,跟妳母親回去吧!下次來不要再氣呼呼的了。」赫爾大人微笑看著祥。
「是的,赫爾大人。」祥不情願的跟著伊斯和蝶回家。

回到家,原本殘破的屋頂,在迪娜生氣的狀況下,一次招來三組人馬。
硬是今天完成修復,相當然爾,公會嚴重超支。

「哥,帳單,你自己賣單,還有報價表。哼!」迪娜將一疊直塞到自家哥哥手上頭也不回的上樓。
伊斯看看數目,苦笑,可是目前有更重要的事,他的寶貝兒子。
他找來其他三對人馬,全數待在剛修復的大廳。
蝶細細的說著。
「祥接下來的事,你要注意聽好,我也會跟你說末葉的事。」

從多年前的魔物大戰,到舞姬的事情,甚至更久遠的事情,包括為何
蝶三人會在大教主身邊,為何會有所謂的魔物大戰,蝶一一細說。

「...怎麼這樣,對不起...真的對不起。」祥的淚水一滴滴的滑落。
「孩子,媽咪不跟你提是覺的時後未到,沒關係的。」蝶安撫著。
「那...」
「呵~法式、環、魎徨。」
「真是的。」法式徹下銀飾,一對烏黑的惡魔翅膀展現,頭髮長度及腰,
瞳孔瞬間烏黑,散發出震人的氣息。

「呵~」環也一同動作。一黑一白的翅膀刻外醒目,一頭長髮更是長度
及地,雙瞳散發出金色的光芒,身上有兩重極為衝突的氣息。

魎徨一直微笑,脫下雙手上的戒指,灰色的翅膀展出,原本的綠髮轉換成
淡淡的金黃色,血紅的雙瞳,不輸蝶的震憾感,身上散發著冷烈的氣息。

「哇!喔!」祥有點目瞪口呆。
「小鬼,還有呢!」格徹下四個銀飾。
碩燁一同動作,兩人身邊立刻散發著黑灰色的環繞物,身上所散發的殺氣不容小取。

而燕聳聳肩「我可是人類唷!只是法力大了點而已。」語畢,燦笑。

「這是大家的力量,好棒喔!」祥大為驚嘆。
「這就是原因,這就是末葉刁難的的原因,祥記住不要跟大元老起衝突媽咪會處理。」
「好!我知道了。」看似聽話,心裡卻不知在計劃什麼的祥,看在蝶眼裡
她心裡明白,碩燁一行人會很忙。

祥心裡盤算著,以為可以瞞過母親,可惜,蝶知道的一情二楚,當然
只要事情不擴大,蝶不會出面阻止。
因為阻止祥,應該沒有用就是了。

====================待續======================

某純:我心情不好~
迷之聲:怎麼?
某純:我撞到鼻子,硬生生的往桌角撞下去,痛死我了。
迷之聲:活該!
某純:明天應該會黑青(照鏡子)
迷之聲:那貼OK蹦。
某純:人家埋的很多東西在這故事裡,其中有法式和環的故事中的情節目前法式和環的故事
only and only有在敲,等祥的故事結束,是說我這給篇都沒有寫到擊天和狂羇(看)。
沒法,這邊是很重要的中際點。我會快快補上擊天和狂羇的出場。
這小倆口,人家會好好疼愛的,不然在挖坑寫他兩算了。
迷之聲:妳算了吧妳!

某純:我記得沒有鷹勾鼻(看鼻子)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315 筆精華,12/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