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8

RE:[創作]神州小說「天劫再起」

樓主 蕭劍虹 skv0120
GP2 BP-

參章 異變

劇毒通道外,藍雨煙不發一語地盯著洞口,似乎相當苦惱的沉思著。

紫翔:「真想不到我們三個人出手,別說毒雲麒麟的角沒拿到,連根毛都沒瞧見,真是失敗的很。」

玄刀翼:「此事不太尋常,那些妖物並無高智能,卻會使用戰術陣型,時在疑問至極。」

紫翔:「嗯!的確滿奇怪的。對了,小雨。」

藍雨煙:「…」

紫翔:「小雨,怎麼啦!不是被嚇的說不出話了吧!」

藍雨煙:「才沒有呢!只是,方才離開前,我感到洞穴深處似乎有股強大而且似曾相似的魔氣。」

玄刀翼:「魔氣?毒雲麒麟是墮落的聖獸,理應不會發出魔氣的,但是麒麟洞內又怎會有魔物呢?」

紫翔:「哎呀!在這裡想破頭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我看還是早早回京城吃飽喝足,明天再來踢館,自會真相大白的。」說罷便大步往京城走去。

玄刀翼:「唉…我們在談正緊事,你卻只想到吃嗎?」

紫翔仍是嘻皮笑臉的說:「正所謂『吃飯皇帝大』,又說『餓肚子的兵不能打仗』,你說我們該不該先吃飯啊?」

藍雨煙:「嘻,翔哥哥說的也有道理,而且我也有點餓了,我們還事先走吧!」

紫翔:「看吧!現在是二比一,刀仔,你就放棄了,快走吧!」

玄刀翼:「是是,走吧!走吧!」

紫翔:「對了,小雨,剛剛就想問你,妳們去火雲麒麟洞的情況如何呢?」

藍雨煙想了一會道:「恩…跟平時並無不同,加上青大哥和素姊姊一起出手,算是相當順利,比起來毒雲洞的情況確實很奇怪呢。」

紫翔:「哇哈!自戀蛇跟冷血女還真有一套呢!」

玄刀翼:「還真難得,問了這麼正緊的問題啊!」

紫翔:「說那什麼話,我可是一直都很認真的呢!不信我在問個好問題。他們現在哪呢?還有小雨你又怎麼能及時趕到幫我們解圍呢?」

藍雨煙:「恩…我們順利取得火麟角後…」用左手遮著左半邊臉,並放低聲音說:「唉!跟這些低等妖物戰鬥真是無趣的很,既醜陋又廢物,我要去另外找些樂子,後續就交給妳們了。晚點京城悅來見吧!」然後面無表情的用不帶感情的聲音說:「有護衛隊,人多,吾不喜歡,先告辭了。」然後恢復原來的聲音說:「之後就剩我一個跟著護衛隊一起來京城,到了半途我突然有股預感,你們發生危險了,便趕緊離隊趕來,幸好還來得急。恩…算算時間,青大哥跟素姊姊也該到京城了。」

紫翔大笑道:「哈哈哈,小雨,真有你的,模仿的真像呢!是吧,刀仔?」

玄刀翼也笑道:「呵!不差,至少有八成像了。」

就在三人談笑間,已到了京城內的十字路口上,左前方的轉角處就是遠近馳名的悅來客棧,此時又正巧是晚膳時間,所以格外多人。不過在路口右轉不遠處的建築物卻聚集了更多的人進進出出。

紫翔看到這個情形不禁疑惑的說道:「咦?真是奇特的景象啊!劍派那邊竟然比悅來熱鬧啊!難道有啥招生優惠嗎?我來去瞧瞧,你們先走吧!等會見!」說罷便往那棟建築物走去。

而那棟建築物便是京城劍派的所在,京城劍派是三大城﹝京城、徐州、玄州﹞三大劍派中規模最大,弟子最多的,同時也是唯一一處有領人傳送到葬劍崖護法院的領路弟子駐紮之地。掌門雲兆祥不論劍術或內功都已是爐火純青,據傳他甚至能引九天之氣納為己用,故江湖中人均尊稱他為「天劍-雲兆祥」。

玄刀翼苦笑道:「哼哼,看那些劍派弟子各個面帶憂色,就知道有是發生,明明擔心還要開玩笑,真不坦率。」

原先在抿嘴偷笑的藍雨煙聽完玄刀翼的話,頓時驚訝道:「啊!會發生什麼事?我們要不要也去看看?」

玄刀翼:「理應不用,劍派實力雄厚,應該無事無法應付,何況我們非是劍派弟子,若是派內問題,他們未必會告知我們,還是先到悅來叫些飯菜等他吧!免得待會紫翔那小子又怪東怪西。」隨後兩人便往悅來去了。

京城劍派之內,紫翔收起一貫輕鬆的態度,步入大殿,像雲兆祥打躬作揖,正容道:「晚輩紫翔,見過雲掌門。」

雲兆祥:「嗯!紫翔,你來的正好,這是與你有關。」雲兆祥雖已白髮白鬚,但聲音深沉洪亮,足見內力之深,體態雄壯,毫無鍾老之態,雙目炯炯有神,有股不怒自威的氣勢。

紫翔面露憂色道:「與晚輩有關?…莫非…是葬劍崖發生異變嗎?」

雲兆祥:「雖不中亦不遠矣!隨老夫入內往見一人。」說罷便往內房走去,紫翔心知雲兆祥為人嚴謹,他如此態度必是發生大事,心中更是擔憂,連忙跟上。

雲、紫兩人進入房內,房內共有三人,一人躺在床上,看來受了重傷,一人坐在床邊,正在為床上之人療傷,另一人立於一旁,看到此景,紫翔心內一驚:「是道教三玄子之一的玄心,還有京城伽藍寺法慧住持,不知床上何人,竟勞動如此大駕。」

雲兆祥:「敢問住持,她的傷勢如何了?」

法慧住持停下動作,緩緩站起轉身道:「雲掌門請放心,經老衲盡力搶救後,這位施主已無大礙,不過何時會轉醒過來老衲便無法肯定了。」

雲兆祥:「嗯!有勞住持了。」

法慧住持:「阿彌陀佛,老那只是為所當為,要謝該謝玄心施主及時將人救回才是。」

紫翔心想:「有完沒完啊!不是說帶我見人嗎?就只顧著自己聊天,我來偷看一下床上到底是誰吧?」紫翔趁著眾人談話時,偷偷移動位置,看到了床上之人,竟是葬劍崖護劍七使之一的「御劍龍魂-令狐瑾」。

紫翔忍不住叫了出聲:「啊!令狐師姐!」隨即心想:「剉屎。」

雲兆祥怒道:「紫翔!數年不見,你怎還是如此輕浮,成何體統!」

紫翔一臉愧疚的說:「抱歉,是弟子失禮了。但…令狐師姐…她怎會如此呢?」

雲兆祥怒氣稍減道:「唉!諒你們關係密切,此次便罷了,玄心道姪,將你所知說與他聽吧!」

玄心:「是的,雲掌門。」

玄心,與兩位師兄玄極、玄靈被人並稱為「道教三玄子」,為紫霞山養心觀的凌陽道長之愛徒,凌陽道長收徒極嚴,除天資卓越者絕不親傳道法,故紫霞山養心觀眾道徒名為凌陽道長之徒,實為其大弟子玄極所授,玄極與凌陽道長雖為師徒但年齡相若,關係更似朋友兄弟,傳聞玄極的道法術式早已勝過凌陽道長,但依然尊師重道,而玄靈、玄心兩人拜師時間相若,也均為天資超卓之人,盡得凌陽道長真傳。

玄心:「當日師尊受葬劍崖護法院天涯鎖劍君之邀,我與師尊同行,得知封魔環以及護劍七使前往修羅境取毒巨蛟鱗片的消息,而後師尊便命我與玄靈師兄同去助陣,但是當我們到時,現場凌亂不堪,不見人影亦不見毒巨蛟隻身影,我與師兄隨即分頭找尋卻只找到受傷昏迷的令狐姑娘,現在玄靈師兄尚在搜尋,不知有無斬獲?」

「怎會如此?七位師兄姐一同前去,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紫翔不可置信的說著,突然看到一樣物品問道:「咦?那把刀是…?」指著床邊的一把不只刀身甚至刀鍔,刀柄均為墨綠色的刀。

玄心有些驚訝道:「你不識此刀?我找到令狐姑娘時,她緊握著此刀,我以為是她之佩刀才一道帶回的。」

紫翔走近詳細觀察後說:「我從未看過此刀,而且令狐師姐向來只用劍從不用刀,為何師姐會帶著此刀呢?」

雲兆祥有些不耐煩道:「一切等到令狐瑾醒來自會真相大白。好了,紫翔你先離開吧!她醒來後老夫自會差人通知你的。」

紫翔退到門邊項三人打躬作揖道:「晚輩告退,師姐就有勞三位前輩了。」
...未完...待續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47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