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48

【其他】小說化風色幻想SP~ 序章 魔王的後繼者

樓主 七翔 qqq1234562
GP7 BP-
很久以前就想做的事 不過因為忙很多事情 所以...
其實這個序章不久前就打好了 只是因為學測跟大學還有其他零零總總的問題
讓我覺得應該先放著
之後會再繼續寫下去 不過速度可能不會很快 因為真的很多事情要忙@@
 
前言大概就這樣
讓我們談談小說內容的部分
基本上 我寫在裡面的設定都是從遊戲本身還有攻略本上移花接木(?)出來的
不會自己亂創 請放心(?)
但畢竟是以遊戲改編成小說文字 關於場景或是某些動作的描述 我就會比較偏向自我發揮 同時也包括內心戲的部分 我會以我自己的考量來進行
所以要是有人認為這邊不太符合情境或者角色 或者哪邊怪怪的 都歡迎給予意見 我會視情況做修正
另外就是某些沒必要的戰役部分可能也會快速帶過甚至省略(例如輝煌平原的第一場戰鬥)
簡單來說 就是改編風色幻想SP 但我會用上裡面所有講的話 不會亂加減台詞
 
好啦 本文差不多要開始了
 
----------------我是分隔線喔-----------------
 
  太古,人們的世界是光與暗分離的世界。
  黑暗一族為被遠古之神放棄的一族,而人類的族群則是被神所選中的一族。
  這兩個族群分別擁有其領袖,而這些被稱為領袖的人們同時也是承繼了最大血族之人。黑暗一族的領袖為魔王梅迪西斯,而光明中的一族領袖則為光之王亞瑟。
  繼承光的使徒與繼承暗的使徒各自有著各自的生存領域,互不侵擾,同時也互不接觸。
  但就在大陸歷1405年龍舞之日,暗之王梅迪西斯突然率領黑暗的軍團向光的世界宣戰了……
 
    序章 魔王的後繼者
 
  大陸歷????年
  時間與空間的盡頭
 
  「來了嗎?依莉絲.梅迪西斯。」
  穩重宏亮的聲音響撤在時間與空間的盡頭一角,這個存在於未來,與時代永遠相隔的場所。雕滿刻紋的地板向高處聳立著石柱、圓柱和拱門,四道拱門及三道圓柱規律地相互間隔著,並環繞中央那最粗的塔台,而剩下的三座連結巨型沙漏的石柱,就像是守護神般以接近對稱的比例分置在圓圈的外側。
  宛如夕陽的金光不知從何處射進了區域,也同時映照出了塔台頂端的碩大鐘面,古銅的長短針分別指著黃金的羅馬數字,顯示了當下凝固在七點零六分的世界裡。
  鐘面上的男女倆人各自立於一與七的數字旁,讓光線毫不避諱地照亮彼此的臉孔。
  「哈傑特老師……
  被稱為依莉絲的少女留著美麗的天藍色長髮,瀏海下澄澈的眼眸直視面前的老者,對方浮空在距離鐘面數公分的位置。
  「有所懼怕嗎?繼承了妳父親高傲血脈的妳會感到恐懼嗎?」
  穿著黑紅色賢者服飾的哈傑特平靜地問道,從他斑白的頭髮與鬍子之間察覺不到絲毫的猶豫。他背後幽幽燃燒的紫色火焰,釋放壓力朝著依莉絲襲擊而去。
  依莉絲沒有開口,她只是無言地與哈傑特對望,承受著那驚人的氣勢。
  「這是妳必經的命運,勇敢地去面對它吧,我的新生魔王。」
  「哈傑特老師……
  少女的面容轉趨哀傷,她的語氣中夾雜難受和不解。
  「呼應我的召喚,出現吧!我古代暗之一族的勇士!」
  話說完的瞬間,哈傑特身前憑空浮現了四粒小小的白色圓球,圓球持續地複製扭曲著形狀,好似細胞分裂的,最終變成了人形般的大小,四名身披簡單盔甲的骷髏戰士一手拿著小圓盾,帶有生氣地排列面對依莉絲。
  「擊倒了我,妳腰上的天魔刃之力將會因為我的靈魂而覺醒,如此,妳才能被稱為魔王――領導我暗之一族的新生魔王!這是妳最後的試煉!!」
  「為甚麼!?為甚麼我要和老師戰鬥!?為甚麼我腰上的天魔刃非得需要老師的靈魂才能覺醒!?」
  依莉絲睜大雙眼,難以置信地呼喊著,儘管早就被告知了這件事,她依然不願接受這樣的現實。
  「當魔王梅迪西斯陛下於聖魔殿去逝的剎那,這個命運早已決定。扶養妳、教導妳然後將靈魂奉獻給妳就是我哈傑特存在的理由!」
  「沒有人是為了犧牲而存在!所有的生命都是為了活著而出現在這世上的啊!」
  「水鏡的占卜中明確地指示,解放天魔刃的力量,順應人類的召喚,然後我族將得到解放。天魔刃的力量要解開,需要足以誘使天魔刃覺醒的黑暗之魂……我的死,是我族能否重回故鄉的關鍵啊!依莉絲陛下!!」
  「不要……我不要!哈傑特老師如果死了,你叫我要怎麼帶領大家!?
  「依莉絲陛下,您有著梅迪西斯大人所沒有的善良與天真,之後無論發生甚麼事,都不要遺忘這份心啊……這是唯一拯救我暗之一族的關鍵啊……
  哈傑特突然語氣低沉地說,那是平時充滿霸氣的他少有的說話方式。
  「哈傑特………老師?」
  少女疑惑的話峰就像開關一樣,一道青藍色的光束瞬間從底部貫穿了哈傑特的身軀,下一秒,刺眼的白光擄獲依莉絲的視網膜,接著又完全退卻,哈傑特已經化成了一位強壯的黑暗戰士。
  「哈傑特老師……
  無聲地叫著恩師,同時也是扶養者,甚至可以稱之為是父親的名字,少女只能別無選擇地抽出了腰後的雙刃劍,和他刀刃相向。
  面對哈傑特的犧牲,依莉絲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不過現在她必須先處理眼前的敵人。依莉絲單手握緊劍柄,向前擺出了戰鬥的架勢。
  哈傑特挺身不動,僅有骷髏一個個抖動蒼白的骨骼,與盔甲碰撞出難聽的聲響。它們開始緩緩往前,八處眼睛的空洞恍若深淵。
  骷髏的速度並不快,依莉絲目測彼此的距離大約是六、七大步,既然這樣的話,守株待兔或許會是個可行的戰略。這附近無法一次站滿四個人,先閃躲對方的近距離攻勢,接著再以利刃和魔法展開反擊,她注視走向自己的戰士,心中如此盤算著。
  然而,計畫卻追不上變化,骷髏們沒有全按照預期的模式行動,其中兩名戰士停下步伐,向天高舉套有圓盾的左手,頭顱仰望高空就像在讚頌神的奇異恩典。餘下的敵人則是加緊腳步試圖要衝壯依莉絲。
  依莉絲不明白那詭異行徑代表的意義,但是她從周遭環境感知到了,哈傑特告訴過依莉絲要怎麼去體驗空氣流動的趨勢,她趕緊向後跳躍了一小步,差點跌落至鐘面外幾公尺深的地板上。
  ――炎之精靈正在聚集!
  想時遲那時快,不久前依莉絲待的地方,頓時捲起兩道等身火柱的漩渦爆發,灼熱的蒸氣死命地朝她飄散,若非自己曾被哈傑特所教育,剛才早就因低階火炎精靈的暴躁而受傷了。
  新生魔王向左閃開第一名跑來的戰士,雙刃劍趁勢擋下第二名戰士直擊的手指,那堅硬銳利的骨頭傳來了不小的衝擊。就在這短短的攻防戰之刻,後排使出災炎的兩個骷髏也悄悄來到她的身邊。
  「敵人的能力不差,待會兒捕捉它好了……
  少女自語道,同時以準備好的血為媒介,將魔力附著於劍上,全力砍倒了眼前這名敵人,這也是哈傑特教給自己的招式,她回想到,再來的下一招也是――
  「――漆黑之鏈!」
  向前伸手,凝結大氣的陰影,以自身為範圍創造出漆黑的鎖鏈封鎖一切,依莉絲一聲令下,闇的刺針由外朝內刺穿所有的敵人。
  可是骷髏是沒有痛楚的,這也只能讓它們的盔甲產生破損,暫時制止它們的移動而已。儘管如此,少女想爭取的就是這般細微的時間,她翻滾到剛剛被血刃斬擊的戰士前,安定心神在腦海描繪起五芒星的魔法陣。
  這是哈傑特不久前才告訴自己的,正確捕捉魔獸或者魔物的步驟,魔獸降伏最重要的就是目標的虛弱程度以及施術者的專心。
  骷髏的底下逐漸浮現藏青的五芒星,突如其來的閃電打在它的額頭,他終於回到該待的地方,蓄勢待發等候自己的新主人――新生魔王的再次召喚。
  變身黑暗戰士後就一動也不動的哈傑特觀賞著少女的戰鬥,他好似非常滿意地開始踏出腳步。
  「哈傑特老師,我絕對不會殺您的……對我來說,您比我腰上的天魔刃來得重要啊!」
  依莉絲堅定地對哈傑特說道,哈傑特沒有任何回應。
 
  全力躲避哈傑特跟骷髏們的聯手侵攻,依莉絲順利清除完骷髏戰士。即使僅受到了最小限度的傷害,她也仍渾身是傷,哈傑特拳腳的威力讓潔白的肌膚擴散著淤青,被骷髏劃開的傷口流出鮮血,染在紅衣之上。
  如今的依莉絲已是隻搖搖欲墜的雛鳥,連站都快站不穩了,支撐她的,是她對哈傑特的親情。
  可是那理應最親密之人不會給她休息的機會,因為要讓天魔刃覺醒,就得要擁有一定的危機。
  黑暗戰士不由分說踢倒無力的依莉絲,跨坐在與自己相比絕對嬌小的身軀上,兩手合握掐住她的纖細脖子。若是換個角度的話,肯定是能輕易折斷的吧,但是哈傑特的目的並非殺了她,而是激起那股力量。
  依莉絲試圖扳開那厚重的手掌,可惜經歷苦戰之後的她早就失去抵抗的體力,慢慢掙扎的同時,感到像是缺氧般的暈眩。就在快要昏迷的當下,生存的本能幫助了她。
  「――延燒之術――
  下意識地從喉頭發出言靈的力量,施展出頗有威力的直線火焰魔法,依莉絲覺得跨在身上的重擔終於減輕了。
  她奮力站起身,發現剛剛眼前那滿身肌肉的黑暗戰士變回了哈傑特,像是沒事兒地飄浮著。
  「妳的力量已經成熟……妳已夠資格使用天魔刃了……」
  「哈傑特老師……」
  哀傷又重回依莉絲美麗的臉龐。
  不對,自己打敗哈傑特想聽到的並不是這個!
  哈傑特存在的世界是依莉絲的一部分,她從剛剛的戰鬥中徹底回憶起過往那段時光,為學習魔法而努力練習,遭受哈傑特責罵,亦或偶爾對他撒嬌。正這因為哈傑特存在,她才能發揮出這樣的實力。
  所以無論如何都沒辦法痛下殺手,沒辦法血祭自己的過去,要是殺了過去的話,未來也就不復存在了。
  「結束我的性命吧,之後的我將與天魔刃共存。」
  「不,哈傑特老師不可能與天魔刃共存的……天魔刃只會吞蝕靈魂而已不是嗎!」
  少女沒有想過要放棄說服恩師的希望。
  「依莉絲……自從魔王梅迪西斯陛下戰敗後,我暗之一族即被封印在時間與空間的盡頭……要解開這個封印,只有靠您天魔刃的力量才辦得到啊!」
  哈傑特也沒有要放棄這可能性。
  「就算使用了天魔刃的力量,也只能將一兩個人送往地上而已,不是嗎!?只有那一兩個人前往地上,就真能拯救我暗之一族脫離這裡嗎!?」
  「這就是希望啊!至少這麼做比維持現狀要來的有希望啊!」
  「希望……」
  她將雙手交疊在胸前,搖了搖頭。
  「我不相信殺了哈傑特老師就會創造希望!我不相信!!」
  「請您不要任性了,依莉絲陛下。唯有解放天魔刃的力量我們才能順應預言脫離這兒啊!這是我們唯一的希望!!」
  遵從預言,哈傑特將所有魔族的未來都寄託在這個希望上了。
  「如果就只是為了這微小的希望就得犧牲哈傑特老師,那我寧可不要這個希望!」
  「依莉絲……這是妳的使命,是妳身為魔王梅迪西斯之女的命運啊……」
  哈傑特似乎意有所指地說著。
  「如果說,解放天魔刃的力量是註定的命運,那麼,就算是不取哈傑特老師的性命我也能解放它的力量!」
  「住手!依莉絲!硬是想解放它的力量,妳的靈魂反而會被吸走啊!!」
  「哈傑特老師不是一直說這是註定的命運嗎?既然說這是註定的命運,那麼我就不可能會在此喪命!!」
  面對要做出傻事的少女,哈傑特吼出來到這以後最強烈的呼喊。
  「依莉絲!!不要再任性了啊!!」
  「我可是有命運之神眷顧呢,哈傑特老師。」
  ――這就是我的覺悟!
  新生魔王反手抽出腰後的天魔刃,把自己的生命源源不絕注入了天魔刃裡頭,盡可能滿足它,卻又要小心不被它給完全吞食殆盡。
  然後下一剎那,天魔刃不憑藉外力地直立於鐘面那時針分針結合的點上,像水的波紋般散發陣陣漣漪的白光。
天魔刃蝙蝠翅膀形狀的護手之間,那兩層金邊環繞的圓形皺摺睜開了一隻眼睛。
  白光散去,天魔刃攤倒在鐘面,就在昏睡過去的依莉絲也跟著要承受倒地的撞擊時,憑空出現了另一名少女從背後扶住依莉絲的身體,再慢慢讓她和天魔刃一起平躺到地上。
  「裘卡!?」
  名換為裘卡的少女單手持著一把巨大的鐮刀,一襲黑衣黑髮,她用骷髏的髮飾绑起了雙馬尾,全身上下也有多處骷髏的裝飾品。跟依莉絲一樣擁有紅色眼珠的她面無表情,直直盯著哈傑特看。
  「成功了……天魔刃,覺醒了……依莉絲陛下竟然以自己的力量讓天魔刃覺醒了……」
  儘管裘卡的出現讓他感到訝異,但更令人吃驚的是依莉絲所引發的奇蹟。
  「……」
  裘卡沉默不語。
  「真是不可思議的女孩……難道是因為她的體內也承繼著聖女莉莉絲之血的緣故嗎……」
  「…………」
  「也許,我暗之一族的轉機終於來到也說不定……是吧,裘卡。」
  哈傑特的言語中隱藏著些許秘密。
  「……命運的齒輪已經開始轉動,再也沒有人能阻止我們回到理想鄉了。」
  
  魔王梅迪西斯的侵攻並沒有成功,最後的聖魔殿一役,光之王的捨身擊倒了梅迪西斯。   
  而為了扼止所有的劫難,當時的人類使用絕對魔法陣的力量將所有魔族封印於時間與空間的盡頭……
  一切的災禍也就此終結。
 
 
  這就是「真實」嗎?
 
 
  風色幻想SP――封神之刻
  Wind Fantasy Special Purpose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99 筆精華,08/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