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9
GP 123

RE::【長篇】網王E.L.   Story.8.決戰甲子園!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GP0 BP-
  「呀啊啊啊啊啊!」槍械在觀眾席上大膽掃射,觀眾四處竄流。

  大多數來福槍手持於突然闖入的流氓手裡,但殺傷力少數是來自一般民眾攜帶的刀械,做近距離的攻擊。

  「賭博的勢力…連日本愚民都被玷污了?」

---------------
EggplantLegends8-13
---------------

  「那邊那個新來的!」西區觀眾席的流氓注意到後檯上來的地龍身影。「還不快行動?人要跑光啦!」

  {前}流氓警探地龍白白被搞混。「別把老子我和你們山菱組混為一談…!」

  「唔呃?」「地龍、陣圓舞!」

  揮舞長棍的男人連續劃圓,沿著樓梯撂倒一群群囂肖之徒。

  「嘿嘿!地龍先生有長進嘛!」大老闆鑽出地龍的球帽說。

  「是嗎?」地龍舉起手上的”金月伐陽棍”。「”九武行”的武器果真不同一般。」

  然而…被視為拍賣項目、同為九武行的”紫蝶戲月鞭”又是怎麼回事?

  「BlueButterfly擺明是藍染蝶江用的假名,向咱們直接宣戰。」

  「啊咧…這片動亂又是怎麼回事咧?」


  「從紀錄來看,片岡前裁判有意脫離山菱組和大會的唆使,」

  夏又和松田、模木手下直闖會場,對蜂擁的流氓直以槍掃伺候。

  「已經感應到警方察覺後想要招供的片岡被組織內部下手為強,不料片岡早就傾向警方,決定在這場準決賽製造動亂。」

  「動亂?」

  「對…....同時也甚動涉入賭博的一般民眾,以為警方也會為此措手不及,讓幕後組頭逃避視線到天涯海角。」

  夏又一夥衝至倉貨出入口的升降梯,與即將離去的邪村會長正面對質。「對不對?會長大人。」


  「小茄子!」解除變身的河村和音符衝到播音室正上,小茄子守株待兔地把不自量力的敵人囤積在一邊,邊呵欠邊打招呼。「嗨。」

  「音符,妳怎麼會變成宇志波學長啊?我剛才就很想問…」

  「笨老哥,音符姐一定是找雅萍姐變身啦,現在先來幫幫忙。」

  「幫什麼?」河村見妹妹清清喉嚨,朝麥克風大喊。

  『笨蛋啥小們!播音室這邊還有的是我們這邊的人,不怕死的給我滾來!』

  衝著這席話,果真大多數觀眾席上流竄的。

  「智商真低。」小茄子舉刀等候大駕光臨。「這次的功勞只能留給下面的其他傢伙……我們負責守住播音室。開始血祭吧!」

  「血、血祭是嗎……?」河村和音符開始腿軟。


  「會長先生,好奇怪喔。」實際年齡十歲的夏又用無辜的小球迷笑容望著邪村。「為什麼場內如此混亂的時候,要選這種地方離開?」

  「你這小鬼…早聽聞有個最年親的槳探對這裡進行調查…最恐怖的是毫不知情的表情能瞞過成千上萬的成人。」

  說的好!真想贊同敵人的松田和模木點頭。

  「我、我沒那麼厲害啦。只是如果叔叔就這麼跑掉,很多事都會不清不楚。」

  「不清楚什麼?」

  「嗯,你和……BlueButterfly…怎麼接觸的呢?」

  此話一出,邪村下意識按升降梯的啟動鈕,迅速上升。

  「夏又!他要跑了───」

  「噗~~~噗噗☆」龐然大物自升降梯正上垂直降落,接著陳舊的升降梯揚起一陣陣嗆人的灰塵。

  「啊噗?」雅萍豬臀部擠在邪村碎裂的肩胛骨上。「偶只素想學狗幕奇兵的女主角來個潛入勁爆登場……啊咧?邪村在哪裡?」

  「雅萍小姐,我們希望妳下次可以考量各方面的條件效仿女主角。」



  『不要輕舉妄動!』場外響起相澤擴音器的警示。『甲子園所有通道已經遭到封閉!請釋放手上民眾乖乖就範!』

  「喂喂喂。」小茄子無趣地舉起青月偃龍刀對著四處竄流的小嘍嘍。「老娘還沒打夠耶,打草驚蛇真不好玩。」

  「小茄子,對妳來說還不夠啊……」不能偷用水晶魔法的音符和沒有球拍在身的河村只有在後發抖的份。

  「不過說到乖乖就範……也有堅決不從良的笨蛋呢。」

  「小茄子!」美雪和小杏同時趕到播音室。「太好了,聽說有人在播音室幹掉不少人。我們來不及逃出去,這下就有庇護了。」

  「庇護啊……哈哈哈。」

  『該別想輕舉妄動的是你們。』

  令一端播音器傳來驚人的聲音,青學的宇志波教練站在對面通訊塔的彼端。

  「啊?」美雪再次抽出望遠鏡。「那個穿青學制服的人,是青學棒球社現在的經理!」

  如小茄子的預警───最後的人質事件開始了。



TO BE CONTINUED……






  「教練……」無法掙脫的小夜僅在教練不得動彈。

  刀的銀輝映照最重要的兩個男人的身影。「為什麼?」


---------------
EggplantLegends8-13.5
---------------



  「呵呵、妳還誠心稱呼我教練啊?」教練的拇指抵在小夜潤紅的唇上。「你們只不過是我進行少棒賭博的棋子……到現在要逃走也要靠你們呢。」

  「教練、你說什麼?怎麼會,連宇志波都那麼信任你…那些流氓都是你的…」

  「剛才上場的佐助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應該是找來的代打吧?真的佐助早就被我請人解決掉了…那種壞人好事的弟弟我不需要。」

  「怎麼這樣…連宇志波也被…嗚!」

  小夜的肩膀被劃了約半公分深的傷口,手塚和凱眼睜睜壤小夜的血紅染過襯衫。「再多說一句,下次畫在臉上喔。」

  「教練!」「音無,跟你的妹妹最後一面告別吧。」

  說罷刀子擺下,小夜被宇志波教練強拉離開,追上的凱被手塚拉住。

  「國光!放開我、小夜、小夜她……從小我都捨不得讓她受半點傷……教練竟然…我要宰了他!」

  「等一等!先視察教練要前往哪裡,尋找捷徑和抵制的方法……」

  「憑什麼那麼冷靜啊?啊?小夜也是你重要的人吧!」

  「凱哥!」凱不顧地衝往教練消失之處,手塚硬是抓住。

  「什…」凱尚未反應,已經遭身高相仿的手塚緊擁懷中。

  「你也是我重要的人,所以,不要隨便送死。」

  手塚和凱的雙手交疊緊握,冷卻了怒火。

  「國光……,你這個聰明人,老是負責拉我們一把…」

  凱轉過身也把手塚抱得更緊。「如果沒有小夜、或許在一起的是我們哪。」

  「……不好笑。」

  「好、接下來怎樣都依你啦,總之給我快點!」

  從甲子園廣播室正對面彼端的通訊塔,綑綁少女的血跡沾遍長梯。

  「還不快點!」

  向來溫順的教練那修羅般猙獰的雙手,正把負傷的她拉向高處。

  天生有輕度貧血情形的小夜,看著高處的藍空,無力的腳掌隨時踏錯一步,都可以拋掉活命的機會。

  撐到通訊塔塔頂,正後方的巨大照明燈照佔掉站台大半空間,風勢也特別強勁……她的生死更可說是隨著教練鼓動。

  她隱約可聽見教練拿著擴音器朝外界喊話,她想掙脫,但力不從心。

  她逐漸闔上的眼睛看到長梯的下方,有兩個少年緩緩步上。

  哥哥……國光?


  「……兩個不怕死的小鬼,還有閒情追來這裡?」

  「不…!」小夜眼看教練將燈罩的鐵片拆卸,鉛直拋下。

  「凱哥!」從器材區找來備用捕手帽的兩人單手撐開,輕巧避開。

  「宇志波教練!把我們家老妹還來!」

  教練一語不發,用冷酷的眼神穿透舉起的刀。

  「凱哥!國光!不要上來!教練手上有刀!」

  凱和手塚絲毫不聽勸,朝頂端一步步邁進。

  「音無,難道你們沒聽到嗎?給我下去!」

  「我還是無法相信教練從未把我們當一回事。」

  教練震懾的半分鐘內,小夜收到手塚比的手勢,衝到內側把宇志波推開。

  「!」小夜再拆一片燈罩鐵片,將教練綁緊的繩索割斷。

  「唔啊!」宇志波從看台邊側倒下,右手在放空前抓住鐵杆,憤怒地揮刀朝梯上的手塚揮舞。

  「還做什麼困獸之鬥?這樣下你我都要沒命外,警方也能適時包圍你。」

  「你們以為我是毫無準備而來的?」

  「!」螺旋槳的聲音自天外逼近,刻上兵庫第一級到山菱組的私人直升機。

  「鼬大哥!」兩個年輕小弟手持刀械從上方的繩梯降下,再次將虛弱的小夜挾持。「快點上來!也要把這女的待去當人票!」

  「小夜!不!」凱死命掙扎爬上看台,單以球棒直接展開搏鬥。

  「凱哥!別再過來了…….」

  「隨妳怎麼想都好,我們分手了,妳喜歡國光,我們已經不可能了。」

  「這種時候說這──」「我也沒辦法用這種模稜兩可的心態繼續當妳的哥哥…所以……我決定…」

  凱不顧刀光相向,繼續說下去。

  「我可以以哥哥的身分繼續愛著妳嗎?」



To be continued……


  『警方再敢有任何動作,小心這女的性命不保!』

  遠方的通訊塔上,宇志波鼬的教練帽隨風飛揚,連同名譽消失天邊。

---------------
EggplantLegends8-14
---------------



  「青學的經理被宇志波…這混蛋!」

  「人在那麼高的地方,我們也拿他沒輒吧?」

  「等等,下面有人爬上去了!」

  美雪向下瀏覽,差點將手上的望遠鏡拋下。「小偷哥哥!」

  「什麼?」「小偷哥哥和一個看來是隊員的人爬上去了!我說的沒錯,那天看到的就是小偷哥哥!」

  「這麼說,他認識的學長姐是棒球社…先不管了!除非也要像他那樣爬上去,要不然要怎樣阻止宇至波鼬?」

  「從空中迎擊如何?警方的直升機……」

  「看來被捷足先登囉。」小茄子接過望遠鏡,看到的事從遠方逼近的黑點。「看來山菱組先有準備,連警方都料不到。」

  「有什麼能更有效率地搶先制止?真不服氣───」

  「棒球?」

  音符、小杏、美雪和小茄子回旺河村天然呆的表情。

  「能飛高飛遠的是棒球───吧?」

  「啊!還有那招!」小茄子敲桌。「蠢老哥,你今天智商提高啦!」

  「呃啊?」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播音室大門被撞破,雅萍豬圓滾滾的身子左搖右晃倒在角落,黑羽夏又和助手、地龍上氣不接下氣地進來。

  「喂!黑羽!」小茄子直拎起黑羽的領子。「幫點小忙吧!」


  駝著一大圓筒,松田四人踏上甲子園電子計分板的正上。

  「快一點!」音符抱著望遠鏡桶通知警探們現況。「手塚學長他們正在拖住宇志波的行動!趁他們還沒上機……」

  「OK!」擺出完成手勢,河村兄妹再抬兩檯上來。

  「噗噗噗~~~♡」雅萍豬的符咒連貼三架練習用塔球練習機,統口馬上放大成排球大小。

  「很好、預備、發射!」

  巨大棒球朝遠方水平直射第一個從直升機下來的幫派份子,像祭典夜市的獎品般從通訊塔上垂直墜落。

  「喔喔!真好玩,我也要!」


  「小偷哥哥!你聽得到我講的話嗎?」

  和黑羽趕來塔下方鋪救生墊的美雪聲嘶力竭,但過高上無法傳達聲音。

  「沒用的,我們手上可沒擴音器。」旁邊的小杏到處收拾從天而降的大棒球。

  「討厭!終於見到小偷哥哥,沒想到他正在為那個漂亮的女經理拚命……該不會他那天去咖啡廳約的是那個女生!?」

  美雪氣憤難消,一發不可收拾,馬上搶走黑羽的手機聯繫計分板上的大老板手機。「喂喂!死老鼠,那個經理和隊員別管了,手塚學長一併射下來!」

  「哎呀?不可以啦,這樣會得罪手塚爺爺……」

  「如果回去前不想被我烤成鼠肉串燒,就乖乖聽我的話!」

  大老闆和流滿面地凝望美雪唯一尊敬的小茄子和音符,兩人卻都像沒事般探看其他遠處,讓大老闆深感絕望。

  「國光先生,原諒我~~~」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手塚國光的慘叫聲和宇志波互相交疊,

  只能隱約看到臺上一陣扭打,警探們基於無奈只好不分對象連打。

  「糟糕!」模木指向最上的直升機。「還有一個人留在那裡待命!要離開了!」

  「雅萍姐!」雅萍豬再貼來一張符咒,這次開口直徑已經長達兩公尺了。

  「這次素後座力最強滴,所有人一起啟動!」

  小茄子在內九個人用力啟動發球機,強大的阻力在開砲中將全體幾項後面的雅萍豬贅肉上。

  有史來最巨大棒球飛向遠空和直升機正面衝撞,螺旋槳如雪花四方五裂。

  機上的人先掉出來,直升機直落在球場中央起火燃燒,

  短時間內迅速熄滅。


  暴動終了,全體人跪下喘氣,且看下方大量警力充入包圍現場。

  直至夕陽映照,接受一連串筆錄的手塚國光在東區後的觀眾席上喘氣。

  「小偷哥哥?」

  手塚回望,千歲美雪站在廣偌無人的觀眾席通道,影子被夕暉拖得十分細長。

  「美雪,」手塚開口。「妳願意聽我說幾句嗎?」

To be continued……
0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1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