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114

RE::【長篇】網王E.L.   Story.8.決戰甲子園!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GP0 BP-
  「雖然這座公園對外宣佈臨時施工封閉,但撐不了多久。」

  警方在紀念公園所駐所有可入通道,夏又步上短橋。

  「對啊。」凝望著在水中打撈上岸的片岡誠夫裁判。

---------------
EggplantLegends8-11
---------------

  「雖然請求大會方面已身體不是的理由暫時隱瞞……」松田戴上手套挪動片岡被利刃割破的喉嚨。「但大會方面形跡相當可疑。」

  「昨天他最後的行程,是被地龍他們目擊出現在杜克萊恩漢堡店外和宇志波教練碰面。然後當晚被人目擊陳屍在這座橋下。」

  「目擊者身分是?」

  「和雅萍小姐前些日子碰過面,青春體育世界的芝紗織小姐。」

  伊出的記事本脫手落下。「啊?」




●○●○●○●


  「剛才大會報告…」青學球對休息室這邊,經理音無小夜遞著傳單進入。「前田裁判臨時更替為裕本廣先生。」

  「這種事情和我們比賽又無關,沒差啦!」

  「也對,就是這樣!」經理和隊長對全體成員信心喊話。「不管出哪方面差錯,不要因任何變化改變心志!這就是青學的精神!」

  全體鬧哄之餘,投手宇志波佐助獨自步出,從另一邊昏暗的指導室探看身兼教練的兄長。

  「你不去看他們嗎?」

  「我只是事實出現指正的導師罷了,不用硬湊合。兩年來都是….」

  「那是因為你還有要務在身。」

  宇志波教練眼看弟弟自口袋中,掏出染血的剃刀。

  「像是、處理掉一些礙事的同伴……」

  「被你發現了嗎?」教練無奈地搖頭。「原本想用音無和記者採訪的空檔溜出去做掉他,沒想到回到宿舍廚房沒時間處理乾淨。你昨晚使用抽風機做菜吧?」

  「明知道我或經理他們進廚房有可能發現,你為什麼要賭?」

  「如果是我們,當我察覺就會做掉她了,」宇志波教練抓緊弟弟的手。「但我們是兄弟的份上,你會明白哥哥的苦心。」

  「苦心?」

  「為了將你推向職棒,我處心積慮利用養父的關係將你轉進青學,並聯合他們在分數上動手腳…即便西洋鏡拆穿,我知道你會站在哪裡。」

  「你知道嗎?」佐助壓低音量。「你從來不知道。」

  教練睜大眼睛,要再緊抓地地掙脫的手時,弟弟已不見蹤影。




  「欸欸~~~怎麼辦~~~」漩渦從休息區廁所抓頭走出。「要是被抓到春野的性別,我們都會完蛋的。」

  「比我們加老哥還沒用。」在外等著的小茄子抱怨。「只要抓出是否宇志波納編有盜用資料進行威脅,就沒有好怕。」

  「但這終究是違規,除非能先發制人……」

  「鳴人!」

  宇志波本人氣吁吁出現在小茄子和漩渦面前。

  「喂……你幹麻?這熱身練跑看來真激烈。」

  「小茄子,發生什麼事了?」音符、河村、小杏代拖木葉的用品經過。

  「想辦法…停止這場比賽!我們都將有生命危險!」

  「佐助,說清楚點啦,這種時候竟說些我聽不懂…」

  宇志波佐助和漩渦鳴人,兩人的肩側突然被橫掃而過。

  走廊穿來的兩發子彈卡進廁所牆壁,兩人同時痛苦倒下。

  「!?」全身包緊的槍手從走廊逃開,小茄子直覺拿著球棒追走。

  「小茄子!」河村蹲下拉起同時受傷的兩位學長。「你們沒事吧!?」

  「搞什麼啊…鳴人…」佐助臨終般抱怨。「根本擋不住我,還硬要擋子彈…」

  「誰叫我成習慣了…」漩渦鳴人漸漸閉上眼睛。「四年前躲球成慌的你,還不是要我幫你檔…」

  「你們別說話!我們馬上請警方聯絡醫護人員!」

  「怎麼辦?手塚爺爺上路前叮嚀過不要讓任何消息傳入球場影響一般民眾,如果傳出選手殺傷,這下大會一定會下殺通緝令…」

  「那就…」小杏隨身繫帶的手帕繫在兩人傷患處。「假扮他們。」

  「!?橘同學,妳是什麼意思?」

  小杏拿出隨身攜帶的信件,落出雅萍豬兩個月前寫過的符咒。「這是我在地獄少女的事件和桃城同學得到的酬勞,可以實行變身的圈套。」

  「變身?變成誰都可以啊!?」

  「要幫助他人才能破解咒術,不讓消息外洩,事成應該會自動恢復了。」

  「那河村學長就假扮成漩渦學長吧!」音符握住河村說。「宇志波學長的話,我會想辦法的。」

  「喔…好!」


  「回頭見~!」音符逃離,立即躲進一邊的女廁,掏出魔女紫水晶。

  「原諒我……宇志波學長。」




TO BE CONTINUED……




  準決賽當天,是相當晴朗灼熱的天氣。

  就像沒發生過事情,哥哥仍用平常蠻橫無理但開朗的經歷振奮全員。

  我心目中的哥哥,凱做得非常完美。

  縱使我們不能再維持下去。


---------------
EggplantLegends8-11.5
---------------

  「啊。宇志波,你終於回來啦。」

  逼臨大賽最後半小時,主投神情怯懦地進來。

  「連冷靜的宇志波都緊張這麼明顯,我們真有勝算嗎?」

  「那可見得…」凱十分有自信地摟著與志波的肩膀。「他和木葉確實毫無瓜葛了吧?大家就別再顧慮了。」

  小夜很明瞭,針對宇志波轉校的傳聞頻頻不斷,凱是連教練都不及地擁護著他,鞏固了隊上新任投手的信任。

  繼妹妹的之後,以經理身分在社團活躍的自己,也仍受隊長的疼愛。

  說來可笑,成日相處的兩人並沒有特別醞釀男女朋友的交往氣氛。

  既然如此,這樣一刀兩斷的心痛從何而來…

  「我們走了。」

  出場歡迎式結束,這可能是眾人今年最後坐在這裡的機會。

  指導員引走選手前,凱轉頭彎身抱住坐下的經理。

  「我走了、小夜。」凱哽咽地說。「看著我。」

  她終於知道痛苦的根源了。

  哥哥的一舉一動,仍舊不變地帶有絲絲情愫,超越界線的溫柔。

  「小夜姐。」

  小夜回頭,偽裝成隊員的手塚國光已經好端端整理起筆記。

  「真是的,這檔事叫乾來辦比較好,昨天只能收到他從青森祖厝寄來的資料。」

  「國光……」

  「昨天整天不在,你們練習似乎相當順利。這樣也好。」

  冷靜過後的小夜明瞭,即便手塚和自己互相喜歡,也不允續破壞運動的尊嚴。這是身為男網社社長的他嚴遵的守則。

  『宇志波看來狀況十分不順!連打率替換兩球不成,哎呀,漏偏!銀三棒失去機會,漩渦選手上場!』

  「宇志波是怎麼回事?」手塚慌忙看著筆記。「他平時狀況再好,緊張也不會落差這副德性……」

  「但宇志波還是辦到了。我們都相信他,只要能突破漩渦這關。」

  『漩渦揮棒不成、連續兩球被棒球擊落!』

  「怎麼回事啊!?」小夜不可置信瞧著宇智波和漩渦失誤連連。「這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嗎?怎麼兩人一起緊張……」


  「講到心有靈犀,想起小學五年級那件事情了呢。」

  「五年級?」

  「那次附近的孩子去玩捉迷藏,我把你拖到媽媽過世的廢棄工地裡躲藏,結果落石堵住了出口,是凱哥一個人費盡九牛二虎把我們就出來的。」

  「那是鬧得最慘的一次沒錯,後來廢棄的工地就被強烈要求重建變成現在的中央醫院了。但不管是哪次遊戲,妳都免不了被他抓包吧。」

  「呵呵…虧你頭腦比她好,這種野性直覺還比不上他。」

  「如果我現在對妳提出交往,妳會做何感想?」

  小夜的呵笑消失,依舊冷靜著的手塚握住她。

  「妳是否想過,我答應的話,妳能接受這樣的關係嗎?」

  兩人沉默的五分鐘內,沒注意到當時場內劇烈的變動。

  若此刻,手塚真的容納她殘破的心,能適應沒有哥哥的日子嗎?

  「國光,我…」


  手塚的右後腦遭到重擊,用力倒在小夜身前。

  小夜下意識拖著手塚跳開座位,一群不知來歷的黑道份子已經充斥休息區。

  場外陷入甲子園前所未有混亂,手塚撐起來要接走小夜前,凱捷足先登跑回休息區,將小夜用力抱起。

  「凱哥!發生什麼事了!?」

  「你們剛才沒在看嗎?觀眾席突然一陣傾倒,接著…」


  「凱哥、後面!」凱即時以球棒抵擋後方飛來的鐵棍重擊,其他隊員早已疏散逃亡,凱、小夜、手塚三人即向不遠處的廣播檯入口邁進。

  「教練?」

  堵在入口的男人,對隊長和經理招手。「經理就交給我吧,我能帶她去更好的地方避難。」

  「啊…好。」凱答應當下被手塚制止。

  「…為什麼?」手塚機警地說。「要避難的話不是該集體行動更安全?」

  「你說對了,手塚警探長的孫子。」

  宇智波教練的開山刀已架在小夜的脖子上。「可惜來不及了。」

TO BE CONTINUED……







  『各位來賓!音符小姐目前尚未入場、正派人詢問,看到者請馬上聯繫,大會廣播將會延後尋找替代者……』

  「啊,那就不用麻煩了。」

  小茄子走入廣播室對所有工作人員宣示,直接搶下麥克風和廣播耳機。

  『現在起,我河村壽司店師傅河村小茄子,為您主持這場精采的賽事!』


---------------
EggplantLegends8-12
--------------


  「啊。宇志波,你終於回來啦。」

  音符唯唯諾諾地踏進青學的休息室。

  儘管隊長音無和經理多麼慷慨振詞激勵隊員,音符還是提不起勁。

  因為她是以宇志波佐助的身分坐在這裡。


  「音符姐留下這張字條要我們不用擔心…這樣好嗎?」

  「說不定她求雅萍小姐幫過忙了,用了什麼手段。」相澤引導醫護人員將宇智波和漩渦送往秘密急診處。「剛才河村小姐找到的暗殺者,則已回天乏術了。」

  「難怪小茄子堅持要自己去代替音符姐。追趕的人被殺…」

  「總之情況如此,我們會盡力協助的。」金城和春野緊抓河村進訓練室。「學弟,馬上進行倒數三十分鐘惡補特訓。」

  「啊?」


  『宇志波看來狀況十分不順!連打率替換兩球不成…』

  小學時代賠過朋友打草野球的音符,如今已正式選手的身分踏在壘上。

  即便因為前兩棒的怯諾過關,但第三棒人稱【壘上胖丁】的秋道丁次絕對不是打馬虎眼的對象。

  「嘿嘿!傳說中的宇智波佐助也不過如此,那些傢伙只是腿軟罷了!」音符彷彿能聽到秋道如此數落

  「怎麼辦…」音符身心俱疲。「這樣第一局就要把青學賠下去了….」

  『哎呀呀呀!青學的第一戰如此狼狽下去….』

  小茄子硬採前田的腳踝,直接搶話。『雖然是宇智波選手有史以來最大的挫敗!但從以往同樣有利的情況來看,要突破重圍連國中女生都能辦到!』

  「小茄子…是她的聲音?」得到小茄子暗示性的個空喊話,音符放手一搏,輕敵的秋道馬上在三球間被趕出擂台。

  『宇智波選手又突破下場難關……黃金四棒出馬,漩渦選手上場!』

  迎接著疲倦的音符眼前,是渾身顫抖金梭的河村隆學長。

  「耶?」「啊咧?」音符和河村互相瞪眼。

  ……不管什麼方式,同為變身法術的兩人能拆穿身分。雪老師曾提過。

  「為…為什麼…要和音符對戰……」

  「宇智波!你還在發什麼呆!」一壘上的音無隊長不斷在後方比手勢。

  「啊…啊!是───」音符完全失去注意力,拋出一球毫無例到的空包彈。

  「河村…不,漩渦、趁現在啊!」金城呼叫。


  雙手無力的河村握著快掉的球棒,手腕根本沒揮起來,完全讓捕手逮住。

  『渦揮棒不成、連續兩球被棒球擊落!』

  第二次又是差不多的狀況,河村和音符已經站不住了。

  「這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嗎?怎麼兩人一起緊張……」

  「怎麼辦…看到河村學長就使不起勁…認真又對不起青學….」

  「啊啊…如果真的把音符的球擊出去…以後就不給她面子了~~~~」

  兩人沉默緊張持續過長,裁判不得已吹笛。

  「音符、我對不起妳───」「失禮了,河村學長!」


  啪啦!

  這不是拋球還擊的碰撞聲,是四周玻璃被人蓄意敲碎的聲音。


  『唔啊────!』

  大量的流氓從入場口衝出,肆無忌憚對場上的隊員直接毆打。

  「什麼!?」廣播台上的小茄子轉頭,前田在內的工作人員盯著小茄子冷笑。

  「嘖!要不是警方已經抓到小嘍嘍的辮子,這大票還能繼續玩下去的。」

  「哼,這次動用山菱組所有成員,就不相信我們全體能順利逃出日本。」

  「利用暴動來隱蔽追查?」小茄子被包圍在不懷好意的成年人間。「你們還真是找死啊。」

  「我不知道妳這個小小壽司師傅來幹麻,也許要保護明星大小姐吧?」前田直接將小型手槍扣在小茄子額頭。「不過想活命的話,就乖乖跟我們走吧。」

  「大意一個小孩子,這種大人才是笨蛋。」

  小茄子從雅萍豬得來的隱形符咒在胸口燃燒,青龍偃月刀從小茄子手上竄出,刀光一閃。

  「雅萍姐準備的隱刀咒真管用。」小茄子將暈倒的前田踩在腳下,迎面更多衝進播音室的組員。「高校棒球停了,就改來砍人武鬥大賽吧。」



TO BE CONTINUED……

0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1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