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97

RE::【長篇】網王E.L.   Story.8.決戰甲子園!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GP0 BP-


http://gra.myfreshnet.com/image/free/100063008/101543165.jpg

  炎熱的夏空下,亮紅的蒸氣空中列車快速劃過雲蔭。

  劃過兵庫縣姬路城郡地。

  「停車!停車!人家要停車啦啦啦~~~」

---------------
EggplantLegends8-3
---------------

  「怎麼可能說停就停嘛!」小杏拉住使力向外探頭的美雪。「我們買的魔法車票本來就指定JR的甲子園站,又不是隨叫隨到的計程車。」

  「人家也想去姬路城啊~~~」大老闆同樣朝窗外望梅止渴。

  「康娜姐這次不會來嗎?」「那個女的本來就跟咱們東京的不同組,誰管她怎麼樣?」地龍在沙發上以二郎腿嘟囔著。

  大老闆以極為不滿的眼神凝視著地龍。「大老闆,你怎麼了?」

  他記得,康娜所說的,少女少年時期的悲傷回憶。

  「邪村冬夫,另一個看照片上,是副會長高山五九。」

  小茄子蒐盡所有店內本年相關甲子園報章雜誌,在車廂上重複端詳。

  「本來就有以前弊案的黑名單和國庫公債,但藉由會長職務推行新政成功後逐漸轉白、而且那些債務都很模糊地處理掉了。」

  「呃?所以那個邪村會長───」「絕對有問題。」

  「噗噗~~」雅萍豬這邊則是認真地細看青春運動世界的高校棒球新聞。

  「難得那隻肥豬很認真辦案…」「噗噗!聖秀的茂野主投好帥噗~~♥♥♥」

  小茄子火怒地搶過報紙,卻看到明星球員的籃框上出現青春學園的大名。

  「不是以前從頭到尾都只聽過男網社,這回又迸出了個棒球社?」

  「喔喔,那個是高中部二年級的宇志波學長。」河村說。「他是前年轉學過來的,和他們那界的音無社長也是背景上先生他們看好的新王牌。」

  「原來青學也有打進甲子園,還真不簡單。」

  「啊!到了到了!」列車緩緩飛入假子園車站月台。當然這班根本不對號的詭異列車憑空消失後,眾人躡手躡腳衝出車站。





●○●○●○●

  『終於,決定兩隊命運的九局下半來臨!』

  西場熱絡不已的下午三時半,以試探環境的名義事先{警視廳濫用職權}訂下高等座位,小茄子一行人依序入座。

  「我還是第一次到甲子園看比賽,」小杏用看新場電影的心態捧著爆米花筒說。「不能說沒興趣,可是根本沒有認識的人會出現嘛。」

  「是啊,」河村被迫替妹妹搬來三大罐可樂。「我們學校國、高中、大學部也分得很開,不是兄弟姐妹的聯繫現階段根本不會管到甲子園去。」

  『漩渦王牌!是漩渦王牌出來了,西浦的三橋能有勝算嗎?』

  四棒輪中,神采飛揚的少年踏上左打位。

  「漩渦……鳴人?」大老闆搜索著職業月刊的名冊。「誰啊?」

  「偶不租道。那不素偶呷意的類型」「喂!」

  「木葉附高的選手,也是在短年內自默默無名的學校晉升為種子學校的奇蹟之一。」熟悉的聲音自後穿透,眾人轉頭,竟是井上和紗織。

  「啊啊,一陣子不見了。您們這次來報導甲子園球賽?」

  「嘿嘿~~今年來劍虎賽後是波切島田徑選手,我們的工作量大增不少喔♡」

  「要是能力也能提升就好了……」「井上前輩,你說什麼!」

  『三橋的王牌金臂向漩渦伸出魔爪!啊,漩渦投手,”九尾”出現了!』

  「九尾?」小茄子探頭,漩渦選手此時的姿勢完全偏離標準,

  張牙五轉般地跨開雙腿,卯足全力地揮臂。

  像一隻燃燒的成獸。『全───全壘打!!!』

  「喔喔!怎麼會?」紗織趕緊替一手攝影的井上抄錄筆記。「關東預賽無失分的三橋,就算是漩渦鳴人也超越職業選手的表現了!」

  「啥啊?他們是在說外星語嗎?」小茄子只有在下面踢得一頭霧水的份。

  『比賽結束!八強賽,木葉附高獲勝!』

  「雅萍小姐,我們先走了啊。」井上和紗織站起。「我們要去採訪松後會長。」

  「!紗織小姐,是不是能一起去……」

  『HELLO!Nice to meet you!音符今天也很高興參訪!』

  震耳欲聾的麥克風不只驚破河村兄妹的耳膜更震撼了心。『很高興這次工作之餘受訪擔任本次甲子園大使,恭喜木葉附高邁向下場競賽,下場比賽也請大家多多指教唷!』

  「呀!是瀨川音符本人耶♡」美雪上半身衝出欄杆外尖叫。「音符音符~~~」

  『那麼,現在由我位大家演唱全新出售單曲”最高!恋のJuicy Time”!』

  賽車女郎風的啦啦隊羅莉扮相,音符出現在甲子園中場上臨時搭建的舞台即時演場。「搞什麼飛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鳴人,辛苦你了。」

  綁著馬尾的褐法少女,身著象徵著木葉的整齊白淨制服和蘇格蘭橄欖制服裙,在休息室靜候漩渦選手的到來。

  「就算對手是他,也請不要卻後。」


To be continued……



  「國光……永遠…留在我身邊……」

---------------
EggplantLegends8-3.5
---------------



  「小夜姐?」

  傷痕累累的心只想找地方依靠。

  她從過往至今,信任著他,然而他並不信任她。

  「小夜姐,妳怎麼了?冷靜一點。」

  「國光……」維持經理開朗形象,她只能在手塚面前表露深愁。「和我交往…」

  「啊?」

  「其實我一直很希望國光能當我的男友。拜託,我真的很喜歡……」

  手塚瞪眼向後卻步的反應、讓小夜稍有清醒。

  「妳回神來!這不能開玩笑!」「我是認真的,從小時候就這麼想!」

  兩人一前一後的距離,被手塚和小夜牽連的手臂固定。

  手塚選擇放手。

  他背對小夜離去,不要再給他任何影響。

  『她以為,我並不知道……她和凱哥已經……』

  他不想要回應,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也不願面對的問題。

  自己對小夜的想法。

○●○●○●○




  「各位都辛苦了。」

  留著長髮綁辮的的男人,戴上青學象徵的藍帶球帽進入起居室。

  「聖秀一戰的成績相當理想。尤其是佐助,果然如我預期地好。」

  「是,哥哥。」宇志波對著親兄長與志波就練諾應。

  小夜致心於向教練報告事務,自然並不把對於看在眼裡。

  就算如此,手塚知道她刻意背對著誰。

  一個是凱,另一個是自己。

  「今天下午,我們要全體前往觀摩新興種子學校、西浦對木葉附高!」

  隊員們瞬間併發議論,大家都清楚木葉附高所存在的隱諱。

  『宇志波那傢伙,以前不就是在木附的國中部嗎?』

  『而且也是野球社成員呢,這樣不是會撞到舊識嗎?』

  『教練刻意太明顯了吧,這樣會不會被人家譙啊?』

  喜怒不現於表面,宇志波默默地接受教練的旨意。

  「國光,」凱突然朝著手塚說話,使他不禁哆嗦。「你今天滿早起的,小夜有沒有跑去和你說什麼?」

  「什麼……都沒有。」

  「這樣就好。」凱搖頭掛上球帽。「如果她不願意見我,請你多陪陪她。」

  怦咚

  愧疚與虛空竟同時在他淨白的心中一湧而上。

  「是。」他該說,他知道他們交往的事,以及小夜的那番話?

  走錯一步,彷彿會將三人的關係同時切斷───


  『田島和榮口來個雙殺出局、噢!犬塚完封!上半場由西浦得分!』

  此日午時,由於臨時安排的緣故,所以全隊被分發到東場的偏遠高座去。

  但是……「這邊也好歹是二等席呢,預定只有到昨天為止吧。」

  小夜一如往常和隊員輕談自如,融入場內的熱絡。

  手塚和凱則是被宇志波閣在中間、四人恰巧在前並座。

  但是,完全是兩個不同的磁場。

  『進入六比五西浦的領先局面,這竟就是木葉最終機會還是告別式?九局上半、消失整局令人矚目的的春野選手重新登台!』

  「春野櫻一耶!」小夜貌似明星登台的粉絲般尖叫。「長相清秀形象乾爽卻身手矯健,和你們這些臭男生完全不一樣的天才投手!」

  「經理妳這話什麼意思啊!?」隊員們抱怨不只一次了。

  『很好、再次落空!篠岡最後機會了結,西浦四棒肩負著全隊最後的命運,會讓春也佔走先機嗎?』

  「西浦是去年的亞軍,竟然會被木葉附高逼到絕境,」

  宇志波教練有意無意地對弟弟說。「對吧?佐助。」

  「木葉和我早已恩斷義絕,他們的實力如何增強削弱都不是重點,」佐助低頭掩嘴,全力以糾結的眼神聚焦在春野身上。「我只要知道如何攻破他們。」

  他曾在自身的中學網球賽事中,看到多校隊長有著與佐助相似的心理。

  不論是不二離去的弟弟和不動峰的橘與千歲,都是如此相似。

  「但是,至少還有比賽以外的聯繫吧。」小夜試圖緩化氣氛。

  「沒有。」回應相當乾脆地。

  就算在球場上了絕,但那份情誼會一直存在,這是那些人教我的。

  對宇智波佐助,我看不到是否隱藏任何比賽的熱忱、以及感情的投射。

●○●○●○●




  「沒想到瀨川音符會擔任站台代言人呢,大會花招真多。」

  夕末交接前當晚,眾人皆強行留在民宿樓上的健身室。

  「如果順利,我們真得能與木葉交手嗎?」

  「開什麼玩笑!一路辛苦打進這裡,總有一天要交手的!」

  「不過我實在不想看到教練他們和木葉冷戰的情形會是如何……」

  一連串喘息聲引起了隊員們的注意,。
  
  與強烈的理性氣質相反,手塚僅著V背心,坐在伸展機上拉縮雙臂,和吮與肌肉的流動極為引人注目。
  
  「果然不是蓋的。雖然聽說他們中學男網社的最壯的是那個河村,但這個社長還真是得天獨厚,光是拉個筋就看起來比咱們強。」

  「說不定經理喜歡的就是這個類型吧!他們不是經常獨處嗎?」

  「你們有時間說這麼多閒話,還不如想想下場比賽前要達成的紀錄!」小夜魔鬼經理模式發威。「草原,倒掛起臥再加兩百下、豬山也是!還有明松,到外面和廣池進行一對一揮棒!」

  音無小夜”高棒部的第二手塚”並不是浪得虛名。「饒了我們吧~~」

  小夜將隊友用力拖出去後,偶然和凱在廊底碰頭。

  「妳對國光,應該不是真的有那意思吧?」

  「那又如何?」小夜加重語氣。「”哥哥”?」

  「小夜!妳明明知道我們之間───」

  「已經夠了,到此結束。」淚已經流遍了,轉為憤恨。

  「我們終究只是稱職的兄妹,所以,不要碰我了。」



To be continued……



  「辛苦妳了,音符小姐,大熱天請您跑這趟。」

  音符滿身香汗步下台階,邪村會長西裝鼻挺地迎接她。

---------------
EggplantLegends8-4
---------------



  「不會的,很難得有在公開體育競賽受邀擔任代言人,真是謝謝您。」

  「音符小姐.。」後方又出現兩位形似首要供做人員的中年男子。「我是現任裁判代片岡、這位是NHN本年代表外派播報員前田先生。請您多多指教。」

  怎麼指教啊!音符內心吶喊。

  她確實很高興能在球場與歌迷即時對唱,但是跟這些應該很重要卻從未聽過的體界名人交流,這可不是她的強項。更何況她還是棒球白癡!

  「從明天比賽起有個企劃:請您和前田先生以交談方式共同擔任臨場播報員。令堂已經同意本次企劃,還請音符小姐答應。」

  媽,妳搞什麼鬼!「呃、非常榮幸!」

  「喔……」那不是她的錯覺,那瞬間前田的左掌擦過音符的翹臀。「音符小姐,就麻煩明天起務必配合我……喔?」

  「還需要肢體方面的配合啊?」

  小茄子一夥人和井上、紗織一起出現在大廳間。

  「小茄子…河村學長…」「哈哈哈!小妹妹真愛說笑!」

  邪村會長打了冷顫。那孩子是壽司店的……莫非……

  「啊~~~~!」美雪尖叫著衝到音符面前環抱。「明星瀨川音符!作夢都想要握手簽名,竟然是小茄子師傅的熟人!」

  「她見到她比見到我更樂啊……」小茄子對小杏波以風涼話。

  「不好意思,我想跟熟人聊聊幾句、明天見。」音符趁機讓小茄子等人帶走。

  「邪村會長、真是久仰了!」井上上前和邪村、高山互握,紗織亦鼓起膽子和NHN的合作播報員前田敬禮。「過去跑體育外的兼差新聞時偶然在那樁弊案與您會面,沒想到現在會在這種場合與您重逢!」

  【那樁弊案】令人相當刺耳,邪村又來一陣心驚。

  「那麼、能否請您說明一下,」井上故意轉換語氣。「是不是如警方所言、”山菱組”条田組長真的出入甲子園?」

  心驚膽顫的問題接踵而至、邪村竟可能維持平靜。「井上先生別開玩笑,這是一個讓日本青年活躍的場合,體育記者哪會詢問這麼可笑的問題是吧?」

  「說得也是!那麼會長,請容我們進去更詳細的…」「好,當然當然……」


  「那些人一定被問到無地自容吧。」河村與眾人在甲子園後廊並行。

  「幸好有遇到井上先生,話說回來她好像也樂在其中。」

  「原來,那個會長和組織掛鉤……」音符驚知自己深入黑幕中。

  「音符姐妳說要擔任播音員吧?那就可有機會利用去打聽情報了。」

  「唔……!」音符原本在打算利用母親回絕這樁CASE,但竟又冒出此事,讓她身兼義務不得不點頭。「知道……我會盡力的…」

  「好好喔,又是警探又是明星。」美雪緊緊依在小茄子和音符之間。「不去找小偷哥哥是正確的♡」「喂喂喂。」

  「哎!」與地龍擦身而過的少年球帽掉落,小茄子拾起著這頂黃到發亮、繡有螺旋葉紋標章的帽子。「木葉?」

  「謝謝。」回應的人則是沾有圩黃的白淨球衣、似乎剛經過激烈運動。「啊…木葉的春野學長?要去練習是嗎,待會見。」

  春野敬意後匆匆離去。「春野學長也應該是受女生歡迎的類型吧。」

  「哎?是嗎?」小茄子比著邊走邊看甲子園帥哥目錄集的雅萍豬說。「這肥豬沒有任何反應啊?」

  「大概不是雅萍姐喜歡的類型……應該吧!」

  「音符姐,妳說的”待會見”是啥啊?」「那個是……」

  「嘿!音符小姐~~~~!」

  皮膚黝黑,十分有著朝氣的少年衝向音符,直接把和河村並攏的她闖開。

  「漩渦學長!」「真是太期待了!怎麼樣,今天晚上要辦什麼團康?」

  「鳴人,你夠了喔!」綁有馬尾的女孩從後身手敲下。「雖然很榮幸音符小姐被安排進住我們的宿舍,也不可以對學妹非禮!」

  「太過分啦!香里!這可是我夢寐以求的……」

  「怎麼回事?」「唔,因為我是臨時過來幫忙、飯店預約早就被球迷和公職機關排滿了,只好拜託木葉的宿舍總監……」

  「還有其他空房嗎?」地龍問。

  「已經沒有了。地龍先生您們沒有地方住?」

  「哪來住宿處,老子可不想睡這邊警衛隊的軍用帳棚。」

  「啊,我的坊間盜是他們特地空下的六人套房,我不介意……」

  和、和音符同房!?河村開始預見和音符睡在同條被裡。「那剛好,」小茄子在旁非常刻意提醒似地回應。「咱們這六個人和大老闆恰恰好。」

  「我們的顧問不是教練也很少插手,隊裡的行規一切都是我包辦的。」金城香里彷彿已有職棒經紀人的架勢。「如果是音符的熟人又是警察…雖然不太像,我們會幫忙到底,但請不要打擾本隊的操行。」

  「香里妳怎麼這麼說啊!這些傢伙看來很好玩耶!」漩渦鳴人滲雜輕浮的活潑讓小茄子不知不覺怒火中燃。

  「操行啊?」大老闆又鑽出地龍口袋。「可是剛才那個春野老兄一個人跑掉去”練習”了耶!你們真的有紀律嗎?」

  香里、漩渦和其他隊員,被這個看似平凡的問題凍住。

  「?」



To be continued……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1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