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83

RE:【長篇】網王E.L.   Story.7. ドキドキ!心跳無人島~PS2版小說化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GP0 BP-
  「你還想逃到哪裡去?董藤卓也!」

  菊池和眾場所有水手團團包圍,董藤抹上酷笑。

--------------
EggplantLegends7-58
---------------

  「哈哈哈哈哈哈!」董藤的笑聲更加猖狂。「好啊,窩裡反的邋狗!平時只會唯唯諾諾在底下做事,現在抓到衣袖咬起主人來了。」

  「這種時候還敢說這種───!」

  「我可不像你們這些貧民窟撿垃圾出身的喪家之犬,只要我董藤卓也還有一口藇’b───」

  董藤從衣袖迅速搖出的遙控器一按,船艙開始用力晃動。

  「什麼!」牆後出現前後旋轉的密門,董藤迅速穿過狹窄的通道瞬間闔上。

  「竟然有這密道!他早就料到了,可惡,馬上派人───」

  「不用了,菊池先生。」

  俊秀的年輕少年,貌似只有小學學齡的男孩,純黑西裝出現在後門邊。

  「千葉捕,黑羽先生!?」

  「他已經沒有退路了,」黑羽夏又薇笑。「看誰才是喪家之犬。」

○●○●○●○

  他不是人類。

  銀髮的男人揪著渾身是寫的海藻頭男人,揪住的是染滿血跡的T恤袖子,這般痛苦宛如抓住心臟般。

  男人欲以還擊,卻連喘口氣都如此痛苦萬分。

  「放開他!」現在唯一足以和男人對峙的,是眼前傷痕累累的、舞動長刀的小學少女。「你這卑鄙的狐狸眼!」

  「就如藍染和蝶婆婆說的,你確實足以作為我的對手…然而拿著三把到的這個男人,卻連妳的邊都可能沾不到------」

  市丸原本白淨的臉上多出刀痕。

  憤怒的索隆,近幾無法移動的手,手上的刀盡力劃過。

  「誰會輸給你……這個……」索隆嚥下最後一口氣昏厥。「敗類…」

  市丸有如拋下垃圾般,將索隆摔下。

  「原本我以為你能撐更久的呢,真是的…小妹妹如此持久…倒是令人敬佩。」

  「這個男人,比你更有骨氣多了!」小茄子越趨憤怒。

  「那麼,妳也差不多了……」

  市丸朝著雙眼被血帘抹糊的小茄子舉槍。「謝謝妳陪我玩了一場。」

  少女染紅的衣擺下,雙手始終沒停過。

  還有不停咬動的牙。

  「P……」

  「嗯?」”神鎗”的版機已經扣在小茄子的鼻樑前。

  「Pheobe’s Whisper。」

  青刀上映著不該出現的,風雨交加下的月亮。

  那神幻的光輝,清楚映在市丸銀朦朧的眼中。那是月之女神的讚頌。

  圓弧的血痕隨著光輝一起照在市丸的西裝上。

  「……!!」小茄子拚盡氣力氣,即將要比市丸晚一步倒下。

  在這之前,有一個男人接下市丸的身體。

  更深遂的西裝,被背後的燈光完美的襯托男人的身影。

  俊美挺拔的五官,覆蓋短俏的黑色短髮和金黃的瞳孔。

  和市丸的氣氛完全不同,是個明顯的沉著派,不帶任何輕挑輕浮氣息。

  背後的燈光,是直升機。

  「謝謝。」男人說。「把這個傢伙好好教訓了一頓。」

  「你是他的同夥啊,怎麼好像是向著外人的。還是,」小茄子語氣加重。「像大蛇丸一樣的處置方式?」

  「他的利用價值比那傢伙多上倍,還用不到,」男人冷清地與小茄子對話,還順便將旁邊的索隆丟到小茄子手上。

  「這次,”青龍偃月刀”就放妳一馬,留著。」

  男人抱住市丸步上直升機繩梯,小茄子握住機會最後一問。

  「你是誰啊?」

  「問也沒用,我已經離開冥王星了,而且”計畫的意義”已經失去一半。」男人回答。「賽伯拉斯。」

  「啥計畫?聯合那個混蛋攻陷波切島,對冥王星有何好處?」

  「持有”青龍偃月刀”的妳,今後就會知道了。」

  男人賓敬的沉默,隨著直昇機高飛遠走於遙遠的夜雲之頂。

  被雨水浸溼的血不斷流洩,少女在漸消的螺旋槳聲中倒下。


  「小妹妹!」順利將海軍全部清空的魯夫流浪團成員四人,

  只找到近乎血骸的的索隆和小茄子,橫躺暴風雨的沙灘上。

  To be continued……



  那是,董藤家族無法抹滅的傷痕。

  一代傳一代,難以抹滅的罪過。

  「你們懂什麼!?」董藤穿過密道,抵達船艙最下層的水上軍用機車儲放處。

  「一群垃圾堆裡出生的廢物,永遠不會懂!」

  艙門和自動甲板開啟,其在水上機車上的男人順其落入深邃的海洋。

  「永遠不會懂的!」

--------------
EggplantLegends7-59
---------------



  「當時得到的這份遺書和田中主任筆跡一致,是如假包換的真品。」

  危急時分,乾和其他人偈力向角松艦長解釋一切經過。

  「裡面還附有說明京樂貪污的磁片,然而這即有可能是造假文件。奈緒子老師已經承認是她在事發前天潛入辦公室,把預備好的遺書掉包的。」

  「如果田中主任認為會有人要殺他,而對象又是董藤的話,我們實在不知道理由是什麼……」「已經有了。」

  「呃?」不二竟然會插入講解的對話。「從那無人島留下的文件,我們有找到關於島主董藤家族的詳細記載。」

  「董藤家族!?」

  「嗯嗯。當時提共給美軍基地並使其對五秘密進入的,全都是由當時董藤家族之長董藤純也一手包辦的。」

  「這根本是叛國嘛!意思是董藤卓也也知道了?等等,這和田中主任又有什麼關係?」

  「我們有問過海堂他表姊他們。田中主任雖然非常討人厭又貪權慕利。但是他卻是非常盡職的歷史教師,連學校有上百年歷史的古文書庫都由他管理。」

  「書庫?莫非裡面也有和無人島上一樣的資料?這怎麼可能?」

  「因為這座島本身也曾經是軍事基地。」

  「!?」朋香、赤月、小鷹、音符等女生不禁尖叫。「哪有可能?完全不一樣啊!」

  「等一等。」櫻乃問。「島上那些經過整修的小木屋,奈緒子老師說是以前某種設施遺留的,和無人島上遺留的小木屋一模一樣……」

  「沒錯,那是兩邊共通的軍醫營。不僅如此,我們諮詢過栗田他們,波切島上其實還有類似的遺跡。譬如被不知名管理的入口、埋沒的暴雷陣等。然而長久以來卻沒有任何島民察覺───最後竟然被田中主任察覺了。」

  「所以,他把礙事的京樂和田中殺掉、要毀掉波切島都是───」


  驚天巨響,降臨在燈塔頂端。

  一陣混亂中東翻西島,些許燒焦味傳來,塔頂陷入僅得外界支持光源的黑暗。

  「剛才的雷,怎麼回事!?」

  「死了啊~~」海堂奶奶用毒蛇般的嗓音拉間。「已經把電纜燒斷了,所有供電和對外通訊完全阻斷了啊~~~」

  「什麼!怎麼辦?要是不阻止他們……」

  「你們看!」眼力極佳的朋香已指向從未來號下方竄出水花遠走的男人身影。「有個穿西裝的人騎著很酷的爽上機車離開了!」

  「西裝!?不是海軍嗎,該不會是董藤卓也………!?」

  「可惡!不能讓那個人渣逃掉!毒蛇爺爺,真的沒有應變措施嘛!」

  「現在是上面的自動供電壞掉的樣子,只有地上的人工供電了!」

  「可惡!幾個粗壯的跟我們下去!」穗摘打開櫃上的燈塔人員風衣,幾個中學生成群結隊爬回塔底。


  「嗚嗚嗚~~好難過~~」

  香蕉船仍在返途的七彩迷霧中打滾,初入的小日向和彩夏一起哎哎叫。

  「馬上就要回去了,忍耐一下~~~」乘風破浪已過,迷霧散去,螢光香蕉船終於回到了波切島近海。

  「喔唷!終於回來了,那些該死的海軍好像還沒───」

  正要瞄準燈塔方向行動前,一陣莫大的水花朝傳乘客襲來。

  「咕哇!」大老闆不斷朝哭笑不得的地龍臉上吐海水。「什麼啊!陸地方向怎麼有海浪!」

  「你們看!有人開水上機車!」

  那個揚長而去的駕駛,不由得眾人瞠目結舌。

  「是董藤卓也!」


  「後面有一輛螢光色的香蕉船緊追在後!是雅萍姐他們!」

  陳舊的人工設備終被開啟,嗆人的鐵鏽淋水而出,巨大粗糙的把手讓男生們看了冷汗直流。「媽呀!銹成這樣,手不磨破有鬼!」

  桃城、海堂、阿進、菊丸、千石等人聯手出力,轉速僅能以公分計算。

  「我來!」栗田捲起袖子,那超乎常人的粗厚首長緊抓,嘰嘰嘎嘎地磨晃粉末緩慢轉動。

  「哇啊!」「栗田也是我們田徑社原本數一屬二的大力選手,但是…」

  明暗忽換間游移的燈罩在塔頂游移,近乎要轉與不轉間沒有差別了。

  「就算如此,設備年久失修,發揮的效果仍然有限。」

  「那些男生在幹麻啊!這樣下去雅萍姐他們會追丟的!」

  「臭赤月!要不然妳下去幫忙嘛!」

  「妳說什麼!」




  再這樣下去,董藤要逃跑,波切島也要完蛋了!

  「我來!」音符握緊雙手站起。




  To be continued……



  「我來!」萬眾矚目的偶像少女,當下寄身於滄海孤島。

--------------
EggplantLegends7-60
---------------

  「音符,呃?妳也要去拉人工供電?這不好笑。」

  過於衝動的音符羞紅了臉頰。「呃,不是不是,我要去上面……」

  「上面!?你是要去看燒斷的電纜和照燈?小妹妹啊,這種天氣太……」

  「照她的說的去做。」詳知音符用意的雪老師偷偷眨眼。「如果有機會接好不是正好嗎?而且,像她嬌小體型一個人正好啊。」

  「那人家也──」聽到體型想要爭鳴的小舞,馬上被深知會壞事的葉末塞嘴。
  
  「那麻煩妳了。」音符也換上管理員雨具和套上繩索。「有事用繩子拉一下,我們馬上會幫忙妳。」

  「好的!」音符及客順延鐵梯,來到波切島最高點。

  「真的好高──」匍匐前進的她,雨水淋溼眼瞼,遙望海面追逐的兩道光線。

  「不行……這樣雅萍姐…就會讓董藤卓也…」

  紫色的水晶再次閃爍光芒,音符不管淋溼的衣襟偈力吶喊。

  「Rozenkristall,發咪發咪發!!!!!!!!!!」

  音符的秘密妖精樂樂,以驚人的路度快速迴轉緩慢的巨大燈罩,

  另一道紫光則向下射去───

  「我最信任的人,拜託你了!」


  「娜美小姐,你們回來了……」

  一前一後幫忙栗田用力搖桿的少年們等回路夫海賊團成員歸來。

  「小茄子!索隆先生!?他們難道已經…」

  「『死老哥!炸茄子是老娘的,別給我爭老大!』」

  仿似晚餐對話的夢囈從小茄子淌血中的嘴緣竄出。

  「絕對沒事。」眾人已經理解河村兄妹的上下之分了。

  「啊,佛朗基先生你們也快宅幫栗田學長他們──」

  河村突然向跳電般彈起,衝到拉桿前搶下栗田的位置。

  「呃?河村學長,你要幹麻…」栗田眼前的河村雙眼失神,接觸拉桿的那一剎那,脹紅的眼機起火花。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Burnig~~~Burning!!!!!」

  「河村學長!?」雙手爆筋,拉桿一上一下迅速運轉,明明難以轉動,在河村的手裡根本變成嬰兒玩具了。

  「阿隆沒有握球拍耶!力氣竟然這麼大!」


  「你們看!燈塔!」鉻黃竄出紫色的炫光快光速轉動,近幾要三百六十度全面照明了。「不是設備老舊嗎,這是怎麼回事!?」

  河村激怒的樣子越來越誇張,瞳孔完全轉紅,身上還長起雪狼般的體毛。

  「管他的!河村學長真有你的,就這樣拚下去啦!」

  興風作浪的浪潮中,完全沒人發現何村遭到”薔薇水晶”的暗地操作。

  『河村學長,雅萍姐他們都拜託──』

  「好強啊!」極端的背後,導致雅萍豬一行人孩被迫遮光駕駛。

  「嘖!」波切島沿海距荒性的銀標飛魚成群竄出,型成一片海上奇景。

  然而不如對方香蕉艇的保護,雙腳跨在機身下的董藤被魚鱗刮得血痕四縱。

  「董藤改變方向了……」切原手持小鷹借的望遠鏡遠眺觀察。

  「他不是要逃走,還往反方向……等等!」

  尖石亂竄的暗礁,險要地列堆在波沏導市區的漁港內側。

  「那個方向……他想要……」

  「哈哈哈,你們這群死百姓!」董藤的咆嘯穿越距離進入眾人的耳蝸。「反正已經沒有退路,再衝過來我們會一起撞上!」

  「!」如董藤所言,水上機車和香蕉船同時陷入內彎的礁弧。

  「董藤!董藤純也…那個人…那是你的原因吧!?」

  董藤反應激烈,詳熟島上遺跡的忍足憤怒以還。「為了早就不在世上的某人,你根本不該犧牲掉兩個……或是更多人的性命!」

  「為什麼!?」董藤咬牙道。「從祖父之前一直傳下來、一直背負在我們家族的罪惡感!坐擁的政治勢力和財富都會煙飛灰滅,憑什麼我不該守住秘密!」

  完全明朗的詞語一旦脫口,永遠收不回來。

  「我要你們威脅我董藤家族的世人,全部陪葬!」



  To be continued……



  「威脅我董藤家族的世人,全部陪葬!」


  「為什麼呢?」

  只能目擊兩船毀滅瞬間的櫻乃,一滴淚珠滑落。

  「為什麼要背負血緣的枷鎖?」


--------------
EggplantLegends7-61
---------------

  「呀啊啊啊啊啊!」瀉湖水逐漸至淺,船身劇烈搖晃。

  「我們要觸礁了……!」康娜渾身顫抖緊抱地龍。

  「剛才在地雷陣,我已經不畏懼任何生死了,但是,」

  小日向鎮定地凝視彩夏。「如果現在和彩夏在@起,我真的報死無憾了。」

  「亞美……!」

  「你們這些臭娘們的友情琛是噁心至極。」

  極煞風景的話語,在場也只有那個男人說得出口。

  「填不飽肚子、連牙縫都不能塞,這種時候還要屈服他媽的禿頭老底下,這點跑遍全世界都沒有蠢蛋認同。」

  原本主掌的地龍鬆手,回到雅萍豬手上自動掌舵。

  男人拔起背後金黃色的長棍,彎起剛毅自信的嘴角。

  「那些無聊的七情六慾真重要道什麼地步的話,好好硬幹才能守住!」

  嘹哴的嗓音穿透董藤的耳膜,男人開始舞動金色的棍棒。

  「”地龍˙陣圓舞!”」

  棍棒環繞而成,金色的太陽,毫不屈服狂風暴雨的塵晦。

  方圓百尺外擴散燈塔不及的耀眼。

  「!!!!!」圓環的風暴在水灣裡來回反射,行成逆風將香蕉船完全反射。

  此時董藤反招順風,加速朝著暗礁駛去。「不!!!」

  『啪答。』金屬摩擦的聲音從董藤的機車油然而生。

  那是秒針跳動的聲音,持續了大約十秒。

  然後,火花自金屬儀版迸出。

  董藤生命赴死的那剎那,原因不明的油箱引爆將他從暗礁拉了回來。

  隨後菊池派出的追兵全部抵達,將渾身是傷的殺人犯董藤代緝歸案。

  「唔……???」河村的暴走狀態告停,左右環顧凝視的眾人。

  「大哥~~~~」

  肥厚的栗田把河村塞到懷中硬抱,然後用兩倍大的掌心猛搖河村的手。

  「從沒有人力氣比我大!河村學長,我太欣賞你了,請你收我為徒~~」

  「喔喔!阿隆收徒弟了!恭喜啊~~」

  「等等…抱歉…喂喂喂!我不要啦~~~」

  燈塔上的女孩和老師們相擁歡呼,葉末的爺爺奶奶也相擁而泣。

  「爺爺,可以結束了。」

  「是啊!想我們波切島子民,終於將那個沒血沒淚的惡魔……」

  「不是的,我是說,不用留在燈塔了。」

  黎明的曙光,從海平面緩緩升起。

  這是今生首次感受到風平浪靜的美妙、夜的漫長、和黎明的祥和。




  「長鼻子,給我滾開!」

  祥和之後,充滿火藥味的激烈競爭在波切島市區展開。

  「誰管妳這小鬼死活!我騙人布不是從小讓人騙到大───」

  銀幕上的顝髏紋長賽車被桃色轎車硬從百公尺高的紐約高架快速道力擠下,當場報銷。『YOU WIN!』

  「我就說嘛!看這個長鼻子的傢伙多沒用!」

  「騙人布,換我來,我幫你報仇───」

  「你們能不能別在病房玩Wii-DX!!!???」

  波切島上唯一診所,空出兩間唯一的大型病房,其一供小茄子和索隆使用。

  「哎呀呀,索隆,我們平時在外流浪,這種東西根本沒機會玩啊~~」

  「要就滾回他家去玩!」小茄子同時怒氣沖沖橫指無奈的葉末。

  「嘖,小茄子真小氣。」

  「桃城舞,妳以為誰說來探病的,老娘我原本剛用電視看晨間新聞的……」

  「看來你們都很閒噗。」雅萍豬在旁把海堂奶奶自種的探病水果一顆顆吞掉。

  「死肥豬,給我住手!」

  「魯夫流浪團啊,」雅萍豬針對爭奪電玩遙控器的一群人說。「偶可以賦予你們留在這個國家正式立籍的權利,條件是成立長崎縣警探組。」

  「!?要我門成立……」

  「我們就答應吧!」暫時醫師喬巴抬著要替小茄子替換的繃帶。「雅萍小姐的上司手塚先生是直得信任的人,我們也可以藉管道拯救其他國籍問題的同胞。」

  「說的好!長崎沿海毒品外運也相當猖狂,我們海賊可是最拿手的!」

  「騙人布!」船員娜美板著臉說。「我們”只有七個人”……」

  「?」小茄子看著七名船員隱言難盡。「”不只”七個人啊?」

  「不,雅萍小姐,我們答應妳。話說回來魯夫,你這傢伙明明是那個卡普上校的孫子,根本不是什麼國籍問題難民嘛!」

  「哎呀,我真的是混血兒啊,而且我離家出走也沒錯啊。」

  「少來!我們才不讓你回來呢!」

  小茄子離開哄堂齊鬧的病房,一副受不了地拄著柺杖向外步行,

  「小茄子!妳要出去嗎?順便來武冠果汁或奶茶什麼的!」

  「你們這些傢伙到底懂不懂善待病人!」

  經過另一間兩排海軍駐守的病房。

  「啊啊,我能說句話嗎?」事前接受艦長命令,就算對方是小學生或壽司師傅也沒人敢反抗,小茄子大剌剌地進入病房。

  那個男人躺在綠色蚊帳中,點滴和儀器聲不斷重複,小茄子裝做沒事開口。

  「老娘我是不管董藤純也是你祖先或什麼的,那是你家的事,不管他犯了什麼可恥的滔天大罪,罪是他犯的。然後,你用他犯罪的名義去犯其他的罪,不要以為這有多合理。身為政治人物,為了抹滅一切費盡心思,然而你不會知道也有人想幫你抹滅?
  是京樂春水。」

  紋帳中發出了寒噤。

  「他會涉入這次副海計畫,事實上是他早就收到田中透過管道讓他威脅董藤的手段。然而京樂知道你的痛苦,極力要讓事實辜朱於是並把董藤家族的傷害降到最低。警探組織所以現身,也是他私下通報警探組協助調查。
  你一直以為京樂意圖阻斷你的仕途,看你做了什麼好事。」

  小茄子冷冷地轉身離去。「祖先的過錯,你不用往自己身上攬了;慢慢償還你自己的過錯吧。」




  冰冷的啜泣聲,隔絕在孤獨的病房裡。

  小茄子嘆了口氣一拐一拐走向診所外的販賣機。


  To be continued……
0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1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