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80

RE:【長篇】網王E.L.   Story.7. ドキドキ!心跳無人島~PS2版小說化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GP0 BP-
  「你的帽子~~~偏了喔~~」

--------------
EggplantLegends7-54
---------------

  「啊,謝謝您,老爺爺。」

  菊池調整軍帽,向後面的老爹致敬,回頭全體海盜一溜煙消失了。

  「……………你是誰?」菊池突然發現有個長了白麵線鬍子的不速之客。

  「領子~~也歪了喔~~」

  「啊,謝謝……請不要操弄本官!!任意闖入船上,你和他們是一伙的嗎!?」

  「不是喔,我們不認識這位老爹。」

  「喔,原來如此…….」菊池和身邊那位戴草帽的海賊船長正對眼。

  「你是自願束手就擒嗎?」

  「哎,眼鏡大哥別這麼刻薄嘛!猜猜我是誰~~~~」

  「本官並不知道你是誰,但是刑法是不會顧───」

  菊池嚇呆了,這名貌似年輕開朗的黑髮少年的笑容並不是第一次看過。

  「卡卡卡卡卡卡卡───卡普!?」

○●○●○●○






  「曾建立美軍基地的無人島……地雷陣……小日向學姐身陷其中!?」

  「你們這邊───波切島要接受國家計畫轟炸?」

  「大石學長,你們說的很難讓人……」小莞從市丸的襲擊中恢復意識,被大十抱在懷裡移動。「理解。」

  「怎麼會這樣,分開短短幾天,為什麼我們兩邊有這樣戲劇性的發展?」穗摘老師背著昏睡的小日向船長。「那你們怎麼回來的?」

  「在那裡遇見一群熱心的人…」櫻乃冒汗回想那個快樂的船長大人狂吃狂喝。

  「現在這邊這樣,沒有人可以幫助我們回去波切島幫忙嗎!?」

  「能怎麼幫,我們幾個都是泥菩薩過江了啊!」

  沒想到亞美,竟然會遇到這種事!

  我一直把那件是耿繼在心、跟她保持距離,

  要是當初沒有因為那件事情而爭吵,她人或許根本不會在那─────

  「妳們都是很輕易自責的類型。」

  阿進點醒慌張的彩夏。「從以前看著妳們,因此而分開…真的很呆。」

  「這比不上阿進和良寬隊長小學五年級為了便當菜吵了一整年吧。」

  「囉唆!人家只不過食量大一點只好尋找解救急糧……」

  「對不起。」

  彩夏、阿進、栗田從未聽過,身後的海堂瞳說過任何一句抱歉。

  「我一直不知道,田中主任把大家登出賣的事情。在這之前,我心裡想著的是脫離這個所學校、像其他人一樣名校去發展……連累到大家,甚至奈緒子老師被迫替董藤執行殺人計畫!我小心眼不但未給給大家好日子過,我真的是……!!」

  「小瞳,我們不會怪妳的。」

  一連串的驚人事實,並沒有改變栗田一貫的開朗。「因為我們很清楚嘛,小瞳就只是那種刀子嘴豆腐心,講話尖酸但是言不由衷的那種呆子。」

  「笨蛋栗!你是不是這種時候還要討打?人家是真心道歉耶!」

  海堂瞳淚如雨下,原來不相信同伴的,一直是自己。

  「奈緒子老師也是,為了我們犧牲這麼多,為什麼不老實告訴我們關於主任還有大家離開的原因?」

  「我早就知道他和須王來往的事了,但是……」奈緒子痛苦地扭曲眉頭。「我實在沒辦法讓你們這些孩子被捲入金錢買賣的危險啊……」

  「我們是比妳想像中還要堅強的。」

  阿進得意地拍撫老師的。

  「能教出這樣的學生」

  「你們看!那不是小茄子嗎???」小舞開心地招手。「小茄子!!小茄子!!妳果然連手槍打不死………」

  眾人早十秒停下腳步,只有小舞不怕死插進市丸、董藤和小茄子間高興尖叫。

  「小舞,為了妳著想,下輩子投胎記得前後左右都要長眼睛。」

  「耶?為什麼?」

  董藤見著機會,拔身逃往軍艦駐地────────

  「喂!你想逃到哪裡去……」

  三道劍光划過小茄子的雙眼,小茄子咬牙砥抵住。

  揮舞劍柄的是一個穿著圍兜布杉、平頭的壯年男子。

  「不只是小舞,又有人亂入啊?」小茄子的青龍偃月刀指向對方。「你是誰?」

  「一個小鬼能夠同時擋下三把刀?」索隆和小茄子互相瞪眼。「有意思」

  「喂喂喂!你們是自己人啊!」海盜船的其他同伴和菊丸等人從艦艇上逃出,對索隆吶喊。

  「一叢海藻頭看了就想吐,是來幹架的嗎?啊?」

  「好啊好啊!小茄子VS神秘帥哥~~~~!」

  「桃城舞,給我閉嘴!」海堂兄弟同時罵出口。


  「你們還真容易把我的存在忘記呢。」

  市丸順手奪去所龍其中一把刀,朝小茄子揮去───────

To be continued……


  小茄子重力揮舞,擋下市丸的攻擊。

  「果然哪,眯瞇眼的傢伙都很卑鄙。」

--------------
EggplantLegends7-55
---------------



  「哈啾!」不二突然莫名奇妙打了噴涕。


  「什麼犯罪組織啊?根本就是武術俱樂部嘛。藍染和大蛇丸都愛打打殺殺。」

  「呵呵,別這麼說,」市丸及小情子一劍一刀互相抗衡。「大蛇丸這樣容易被小鬼解決,他根本沒資格待在”冥王星”裡。」

  「我看你們才是同類吧,名字有個丸字的都不是好人。」


  「哈啾!」菊丸接著也打了噴涕。


  「白頭髮的,竟敢搶我的劍!」

  索隆氣怒難消,但連續揮出的兩件劍竟被市丸輕易抵銷。

  「海藻頭的,你還蠻有能耐的嘛。」小茄子搭在索隆身邊。「要不要一起把那個白髮狐狸打成蜂窩?」

  「噯噯,還真是烏合之眾啊。」市丸冷眼嘲笑組成搭檔的曉晴子和索隆。「依次把兩個人收拾掉,會比想像中更直得期待……」

  「魯夫先生和喬巴先生呢?」河村問。

  「哎呀,從剛才的艦隊上就沒看到他的人影了…」

  「現在也不是看別人打架的時候了!」大批的軍隊從學校衝來。

  「哼,不管日本或歐美的海軍都一樣纏人。」海賊船的娜美、騙人布、佛朗基和羅賓小姐個各俐落拿出軍刀,和迎面襲來的敵軍搏鬥。

  「快去找你們要找的人啊!」

  「是!」櫻乃等人被迫和小茄子做了短暫的四目交別,匆匆往沙灘芳向逃離。

○●○●○●○




  「雅萍小姐。」

  原本以為是某某軍人和白衣淑女在海邊幽會…….但是喬巴看到那圓滾滾的身軀馬上就停止胡思亂想。

  「這……這隻鹿是?」

  「原來素喬巴。」雅萍豬說。「已經有三年不見了噗。」

  「……是啊,還在斯堪的納維亞森------當我還不是人的時候,妳出現了,用上級符咒實現了我化為人類醫生的夢想。」

  「更正確來講,是實現了你想要成為醫生的夢想噗。」

  「當時根據妳的指示……付出一半的代價是三年後的現代要把這些人從無人島帶來這裡吧?還有”另一半的代價”在這裡。」

  一瓶晶瑩藍色的大圓珠,擠塞在寬口玻璃中。

  「辛苦你了,需要三年煉製而成的藍波仙丹。」雅萍豬說。

  「!怎麼回事?」船艦突然鳴響號角,穿透眾人耳膜的靡音。

  緊接著,軍人接待著西裝男人上船,登船道竟也接著闔起。

  「那是董藤!船艦要啟動了,還有駐留的軍隊和未收回的屍體……」

  「被揭穿了噗,小茄子他們。」角松、喬巴和雅萍豬幾近被孤立在岸邊。「剛好可以把礙事的人清潔溜溜───包含角松葛格你噗。」

  「竟然想把我解決掉,董藤卓也!這下可怎麼───」

  「雅萍姐!喬巴先生?」趕來沙灘,假冒水手的千石等人差點要駐步反逃。「還有角松艦長!?」

  「這些水手是…朱砂四小姐您安排的眼線啊?」

  「雅萍姐!我們在外面的無人島───」

  「甭講了,偶都知道噗。」

炫靓的七彩魔法陣在沙攀上瞬間解放,雅萍豬的符咒化為前衛的香蕉水上機車。

  「是很酷啦!不能用飛天列車嗎?下這麼大的雨,開不到幾公尺包準沉水…」

  「不二底迪的底迪,把『瓶子』給偶。」

  「這個是嗎?」裕太在無人島清晨時收留的,裝有七彩蒸氣的不思議瓶子。

  雅萍豬跨開蕾絲裙邊,瓶塞用力扭開,霧氣向外迅速擴散。

  「快點上來,不在時限內使用就會失去效果了噗。」

  「後面只能容納兩個人啊,警探地龍先生是一定要的……然後還有兩個…」

  「我要去!」彩夏用力拍胸。「我要去找亞美。」

  雅萍豬默默點頭,地龍和彩夏亦跨坐上去,在喀喀聲響中划動。

  然後衝奔入佈滿彩虹之霧的海面────

  「音符、河村底迪…把那些東東拿給船長葛格過目。」

  遊艇帶人,連同彩霧一起消失在深邃的雨中夜海。

  「雅萍姐說的…難不成是…」音符和河村卸下背袋,拿出的是忍足等人翻譯的美軍基地日誌手札譯本。

  「這…這些!?」

  角松艦長翻閱不到數秒,咬牙切齒對艦艇吶喊。

  「董藤卓也!」



To be continued……


 像是時光隧道,通天帶水一律被七種鮮豔的色彩佔滿。

  「眼睛快看不見了---」地龍和彩夏不僅眼皮,連嘴唇都難以張口。

  「再三秒鐘噗───」駕駛水上機車的雅萍豬倒數。「三、二、一──♡」
--------------
EggplantLegends7-56
---------------

  「我們現在還有哪裡可以去?」

  「哥哥……」葉末問。「如果他們都無法回來,我們是不是真的…會被炸死在這座島上?」

  眾人默不作響,栗苤B阿進攙扶低聲啜泣的奈緒子。

  「才不會呢!不管是小茄子或雅萍姐,能性任的只有他們了!」朋香試圖鼓舞士氣。「你們這些校隊的學長,一點都不像男子漢!」

  「呃……是這麼講嗎…」

  「這座島上,難道連一個能夠遮蔽或視探的場所完全沒有?」

  角松艦長的問題,開啟了最後的生機。

  「我們家的……」瞳指向波切島之最高點。「燈塔!」

○●○●○●○

  「那怎麼可以?」總司令室……全身被雨與汗淋溼的董藤,用以猙獰的面孔逼近主幹部署。「現在馬上執行!?」

  「九點整準時,現在超過多久了!你們這些辦事不彰的豆腐腦!」

  「請等一下,臨時執行長。角松艦長和部分前線士兵尚未歸來,以及您命令收回的遺骸也……」

  「像那樣喊主人的逆狗、還不如和那些香明依起被炸死算了!」

  「叔叔,原來對你來講,他們只是你養的看門狗啊?」

  魯夫的聲音刺穿董騰驚顫的耳殼,老爹亦在背後微微點頜。

  「你們是什麼人!?」

  「這位是蒙奇˙D˙魯夫先生。」砲雷科長菊池在後,等待董藤斷絕的氣焰。「乃是美國{USN}直隸部署、第一上將蒙奇˙D˙卡普之第三孫!」

  「!!!!!」

  「我,一直和角松不一樣,對於您的指令,我擁謹記在心。」菊池咬著字、和魯夫、老爹站在同一陣線。「但是,僅只到足以掙脫的時候。」

  足以威脅地位的強憾人物,靜飾演前帶著草帽十幾出頭的普通小夥子,董藤向後開始卻步。

  「女星瀨川音符、或是蒙奇上校的孫子和他的同夥,連角松艦長算進去這些公眾人物的話,這場爆炸會引起媒體與世界多大爭議,你是再清楚不過了!」





○●○●○●○

  讀秒結束,新鮮空氣伴隨雨水回覆充斥彩夏和地龍。

  夜霧如今壟罩了這座無人島、水上機車則隨意停偕在沙沼邊。

  「雅萍!」康娜、忍足、切原和一蹦一蹦的大老闆歡欣期待他們的到來。

  「你們不是守在她身邊嗎?怎麼人在這裡。」

  「辻本。」忍足對彩夏說話。「小日向一直在等著妳。」

  「耶?」亞美她,在等我……?

  「不只是現在,從分離那時,不管在東京或何地,她只希望能安然地和妳持續過去的關係。就算她把所有罪過攬往自己身上,也都要留住妳。」

  彩夏咬住牙齒,發揮田徑百米的勁腳神力,朝谷壑的方向衝去。


  「亞美!」

  不顧亦葬身地雷的危險,彩夏用力穿越地沼───孤獨蹲坐的小日向之處。

  「彩……夏?」

  「對不起!!」彩夏擁抱小日向,那是她們曾經不再奢望的動作。「我明知道的……亞美首次接觸網球的開始,就註定妳要走的是那條路了……

  明明是最好的朋友,也比誰還瞭解妳,我卻完全無法把妳的想法與自己同化………背叛妳的,是我才對。」

  「彩夏……怎麼這樣說呢……」亞美一度想要永遠忘卻的人,如今毫無距離。「完全不說一聲就決定離開,背棄波切島的人不是妳啊……」

  「只要心裡還記住這塊土地,心就不會離散啊……小瞳奶奶常把這句話掛在嘴上。我真笨,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和妳斷絕…」

  「妳說的都是真的嗎?可以告訴我不是在作夢嗎?」

  「當然!」彩夏抱得更緊。「既然如此,如果亞美要成為網球選手,那我們這次就來比誰先成名!」

  新的約定,超越了五歲時牽下那個束縛。

  「我不會輸給彩夏的!」

  「嗚嗚嗚~~~~」大老闆、切原和雅萍豬在旁邊不斷在臉上擰手帕。

  「雅萍啊!現在不是感動的時候吧,想想辦法救她出來啊!」

  然而,那道似曾相識的光點,在谷的正上閃爍不止。

  「就是那個東西噗。」雅萍豬抽出符咒。「使得地雷保存超越世紀也仍然有效,是它的”氣場”所影響滴。」

  「那是───」話未說罷,符咒的墨字泫佈整片山谷,

  綠色的強光隱約能見灰暗瘴氣的消逸,而那個光點,逕向他們逐漸逼近。

  「那個是!?」


  光點的原型越見明顯,逐漸變成長條的棒狀───棍棒。

  閃爍金輝的棍棒


To be continued……

  黃金色的棍棒,就這麼穿越雨空飛來。

--------------
EggplantLegends7-57
---------------




  「哇啊!朝我們飛來了,要是被打到───」

  地龍拔步跳躍身手,而棍棒竟如從有所呼應,經遙遠距離撞入他的掌心。

  金色的棍棒,印有威嚴的龍騰,如攀蛇般附在棒上。

  「那隻龍,不會是───」回想在武鷲館大蛇丸的突襲事件,那透露血紅鋒芒的寶物。「和”紅月鎖風劍”一模一樣。」

  「哪有這麼巧啊?耶……..和小茄子小姐拿的”青龍偃月刀”真的也一模一樣哪。」大老闆向著金色長棍筆筆畫畫。

  「”第四件”終於到手了噗。」隨著棍棒落下,所有沼氣竟在瞬間排開。

  彩夏和小日向自奇幻的陣法中解脫,少女們一陣驚喜。

  而彩夏緊扶失而復得的友伴起身,下方的爆炸並沒有引開……

  而應該說,它現在僅是遭到貫穿的鐵鏽碎片罷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

  「切原他……當初是被這跟棍棒吸引過去的,這才是主因。」

  忍足推測。「他們當時不知從何處取得它,豎立在谷壑上方,作為引誘敵人的誘餌,進入地雷陣。」

  「然後───」雅萍珠接續。「”它”的”氣”卻將整個地域封鎖,連施放者本身都無法操縱,就這樣過了上百年,每顆炸彈都被賦予無法解除的特性。」

  「這跟棍棒?會影響地雷的”氣”?」

  「現在不要管那個了,必需快回去島上才行。」地龍似乎不把這跟金棍當一回事。「那些傢伙,搞不好現在還被那些吃國家的砲轟。」

  「你們在說什麼……?」

  「波切島被董藤卓也掌控……即將要遭到轟炸……」

  「不管怎麼說,我的那份虧欠還沒還清….」小日向和彩夏戶對微笑。「這次,換我要幫助彩夏了。」

  「虧欠不用說了。如果亞美是我的朋友,就一定會幫忙啊。」

  那層隔閡完全洗清,亞美露出了忍族和切原不曾見過的笑容。

  「忍足,」切原小聲說。「雖然不情願,真的很謝謝你。」



○●○●○●○

  「爺爺!奶奶!」

  帶頭登上高聳鐵梯的,是海堂和弟弟、堂姊三人。

  猛敲緊閉的房間,下面繼續傳來聲音。

  「你們到底好沒有?手痠得要命、這麼高、壓力很大耶!」

  「吵死了,還不是葵你自己吵著要先上來的!」

  「小舞,妳就不能自己爬著上去嘛!」第二順位的桃城肩胛被妹妹緊抓。

  「哥哥真小氣,那個禿驢副社長還不是抱著別人上去!」小舞的回嘴頓時讓大石和小莞紅腮爆炸。

  「啊……我還以為是攻上來了,沒想到是你們這些傢伙?」

  海堂爺爺原本要讓梯上的眾人獲得解脫,在中途偶見角松艦長出現,菜刀瞬間抽出。

  「殺千刀的軍人!老子要宰了你!」

  「老先生您別機動啊!我是來想辦法中製爆炸的!」

  「騙三小!老子現在就把你剁成肉醬────」


  「老公啊~~~人家都說要幫忙了,啊你是耳聾了啊~~~」海堂奶奶依舊用那個恐怖遺傳因子的迴旋慢音,把老公拖進去斥訓。

  然後長達十分鐘的叫罵聲,蛇利眼的老婆婆才用笑咪咪{海堂所述}地將青學一行人塞近這個狹小的房間。

  「真的很高耶!」加藤、水野和堀尾緊扶雨水沖淋欄杆,儘可能不要掉落。「早知道事發以前就來這上面逛逛了。」

  「果然是全島最高的地方,」喬巴醫生指向未來號艦隊所在地。「他們的動向都能看透一清二楚。」

  「艦長先生,雖然我們知道您真成幫助我們,」穗摘說。「但是您有任何具體的方法嗎?」

  「現在要做的是想辦法阻止董藤發號司令,我的無線電疑似遭到阻斷,現在想知道這裡是否有可用的通訊設備。」

  「並不是沒有,」臉上佈滿太座撕抓傷衡的海堂爺爺回答。「但這邊的電源都被阻斷了,必須有人啟動人工發電裝置才行。」

  「那好,快教我們怎麼用吧,盡快連絡艦上的人員───」

  「不可以。同時這座塔也必須啟動燈照,我們的所在地會被查證。」

  「那可怎麼辦?他們隨時會採取行動……」

  「”未來號”啟動了!」

  小鷹的尖叫引來觀眾,模糊不清的夜雨,那龐然巨物確實移動───


To be continued……

0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1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