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77

RE:【長篇】網王E.L.   Story.7. ドキドキ!心跳無人島~PS2版小說化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GP0 BP-

  「又開始下雨了!」

  這場暴風雨,彷彿再次重現三天前摧毀那艘遊艇的悲劇。

  一閃雷擊劈下,一行人所在的”黃金梅利號”船桅破裂------「呀啊啊啊!」

--------------
EggplantLegends7-50
---------------
  「你們說亞美她───」不二兄弟正在床邊解釋這數天來的事情。「要被炸死了!?」

  「伯父,不要擔心,現在只要想辦法回去波切島,就有人能幫忙解決的。」

  「啊啊……亞美…都是我不好,讓妳回來這裡吃這種苦……」

  「伯父,現在少說話,」喬巴醫生又抱著一盆熱水進入原是其他船員的休息室。「如果是回波切島上,”那一位”一定可以做最好的處置。」

  「您是醫生…?」吞下喬巴給予的一種藍色大藥丸,船長再次睡去。

  「喬巴醫生,」裕太面對眼前個子嬌小,還是恭恭敬敬如此稱呼。「你……應該不知道我們是要回波切島找的人是誰吧?」

  「這個───」     

  「不好了!」加藤差點從木梯滾下來,衝進要告知流在船內的人。「剛才的雷擊把船帆整個打斷,船要倒了!」

  詭譎的天氣變化下,簡直就是老人與海的劇情翻版。

  船匠騙人布和佛朗基先生已經即盡力要把船桅扶正了,仍眼看整艘船即將因為倒塌而陷落深海的命運。

  「海藻頭的,不要給我裝模作樣!給我真的用力點!」

  「金髮的,我看真正在混的人是你吧!」地龍和船員索隆仍持續互詌中。

  「怎麼辦,我們還來不及救小日向學姐就會先!!!!????」

  一道身影,不疾不徐地穿梭人群中,繞過主桅。

  將從破壞的遊艇上撿來的電纜逞個與十字桅結合,重新把整艘船固定下來!

  「老爹!?」兩位船匠瞠目結舌,這位看似依職在島上閑晃的老人竟有如此非凡的藝技,旁邊的娜美和魯夫都不忘拍手。

  「船~~~」老態龍鍾,是老爹唯一的寫照。「沒倒阿~~~」

  眾人來不及讚嘆,老爹馬上搬來三天來看似島上撿來隨手亂刮的漂流木,把騙人布和佛朗基拉近來開始敲敲打打。

  『一般的坊間木匠……會做到這種地步嗎…???』這是現時青學學生感想。

  「老爹!上面的固定栓─────快要掉了!」

  兩隻同樣在島上製成的木製球拍,落入龍馬和河村的手上。

  「丟~~丟得到~~嗎?」

  朝帆船十字栓上,少年們面對危及命運而使用他們最擅長的絕招。

  「一球……入魂!」「BurningStorm!!!!!」

  十字栓在雙球衝擊中回到定位,整片船帆中免於倒塌之難。

  「真不簡單,」羅賓小姐和河村與龍馬握手。「你們幾位看來是有職業網球訓練吧?」

  「這……還差得遠呢!!」櫻乃竟然注意到龍馬會對羅賓小姐臉紅……


○●○●○●○



  「這樣好嗎?」已經佈下陰陰陣雨的地雷山谷,康娜、大老闆、忍足和切原在安全範圍內看著孤獨的小日向。

  「我……」忍足默默地說。「不想在這樣子看她下去。」

  和沉穩的外表不符的輕浮,這是切原向來最看不起忍足的性格。

  在看見他對小日向的真心感想後,切原心中的對峙意識已無痕跡。

  「很適合你。」

  切原和忍足手次心平氣靜地談吐。

  「小日向……讓你這麼認真…把你改變,你不是這樣對其他女生的。但我不是,我一直想關心她,然而卻沒有真正為她改辨或做了什麼…..」

  「切原,可你不是……」

  「她喜歡你。」切原淡淡吐下這句話。「打從一開始,這就是場可笑的兢爭。」

  「不,絕不是。」

  忍足和切原間的冰火逐漸融渡,超乎想像的情誼開始醞釀。

  「如果知道對方不喜歡自己還能保持一貫的態度,你很有氣度。」

  「嘿嘿~~~那要是你真的和小日向那個那個,我保證會找到更正的妞!」

  「哼,可是你說的。」


  「雨越來越大了,他們真能平安回去波切島嗎?」大老闆問。

  「如果,那傢伙多少肯出力的話,或許吧。」沒有注意到忍足他們的密言,現在康娜唯一的聊伴大概也只有大老闆了。

  「妳不再叫他”小地”了嗎?」

  康娜用驚訝的眼神回敬大老闆。

  「很多事情,十年前的,我相信地龍警官也很清楚,」

  康娜想著小日像用與自己當年同樣的眼神詢問自己被背叛的刻苦,

  一貫地笑著。

  「永遠回不來了。」


To be continued……




  「證據,不是拿在我手上嗎?」

--------------
EggplantLegends7-51
---------------

  「誰?誰在那裡!?」

  最後ㄧ句話脫口而出,傳送自乾指定的通訊信碼的求救訊號。

  「臨時召集的炮兵,竟然私自動用副級以下禁止使用的通訊設備!我要馬上將你們錢送處分!」砲雷科長菊池憤怒地審問。

  「你…你誤會了!!」菊丸喵盡力要解釋,卻被其他學弟拉跑。

  「菊丸學長,要是我們暴露身分,關個幾年都不知道,別忘了現在我們無法和雅萍學姊取得聯繫!」

  「可是,可是………」菊丸喵淚眼婆娑。「人家還沒有玩夠蝴蝶結變聲器…」

   「你愛玩何時都可以玩啦!給我過來!」

  「他們現在不可能特地找我們了。」

   海堂薰冷靜地看著自己的手錶。「因為爆炸時間只剩十五分鐘了。」

○●○●○●○

  「這個?哈哈哈哈!」董藤的笑聲蓋過最低底限的緊繃。「一大串的推理,隨隨便便拿個不知哪來的橡皮艇就能呼攏過去了?」

  「小茄子,這不是從我們家借來的嗎,怎麼會和這次殺人事件有關?」

  「這不是你們家的東西喔。」

  奈緒子老師和董藤一愣,莫非!

  「還記得吧?小舞那傢伙把東西丟在附近跑去廁所了,而後來小舞她急著找回來時,奈緒子老師說它被放在儲藏室那邊……變成我手上拿的這個…...

  但是,如果計畫中使用的橡皮艇一直都被放在儲藏室內呢?

  也就是說,董藤沒有事先確認計畫中橡皮艇的位置,恰好取走了海堂家的橡皮艇頂替了它變成殺人計畫的道具,

  而奈緒子老師運走田中以後把它棄置在海邊某處,這個橡皮艇事實上是這所學校一開始就持有的!」

  董藤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會犯這麼大的紕漏,執意努力反駁。「不!妳有什麼證據,指出這個橡皮艇是妳所說的手法中使用的!?」

  「簡單,」小茄子終於捱到破解手法的最後橋段。「白天的時候大家都用過的橡皮艇,如果上面橡皮塞測不出桃城和栗田的唾液反應─────」


  奈緒子老師和董藤徹底被擊垮,但是董藤的笑聲並未中斷。

  「很好啊~~小妹妹,果然是過去在高井山、武鷲館等案應有的實力…...」

  董藤和小茄子在三公尺內的距離互瞪。「但無論如何,我將是永遠的贏家!」

  從後方的樓梯口,竄出的人影劃過海堂瞳和奈緒子老師的眼睛。

  市丸銀,以及他所帶著的,那把銀白色的德製手槍───

  「射殺吧,『神鎗』!」

  小茄子的胸口,劃過一層血光。

  順勢從後面的窗戶,隨著血痕向外落下。

  「小茄子!!!!!!!!!!」

  「哼哼哼,就算是和藍染對戰過的少女,也這麼容易收拾啊。」

  「一切都結束了,」董藤同時也拿出他所帶的手槍,對準海堂和奈緒子老師的心臟。「把妳們這些知道秘密的人收拾掉,接著再把波切島────」

  「休想如願!」

  嬌小的小舞和葉末自後面的教室竄出,輕鬆取走董藤的手槍。

  「那個胖胖肥肥的大姐姐說的是真的耶,寬額禿的歐吉桑都不是好人。」

  被小鬼擺一道還加羞辱,仍無法澆熄董藤的強烈氣勢。

  他伸進口袋按下類似BBCALL的舊式發訊器,演練多次的熟練按下號碼。

  「!!!!!!!!!!!!!!」

  「我所佈下的衛兵已經收到密碼了。這所學校,將在五分鐘內被全體軍隊包圍,收回屍體,一切將會歸於海塵───這就是和我董藤卓也作對的下場!」

  小舞和葉末根本逮不住兩個成年的大人,兩人從剛才的窗戶往後跳出。

  「小瞳!!!!!」

  朋香、手塚、老師們和田徑對等人終於趕到,彩夏見到瞳馬上呼喊。

  「發生什麼事了,奈緒子老師也────」

  『樓上的人們,請束手就擒,這座島馬上就要接受計畫炸掉了!』

  董藤和市丸安排的軍隊從一樓底下逐漸逼近,用擴音器大聲宣導。

  『乖乖跟我們走,隨著艦隊送至長崎市緊急避難所───』




○●○●○●○

  
  九時的雷聲,自空中自由打落。

  緊張時刻中,昏暗的波切島上,儼然有位白衣女子佇立著。

  那位穿著純白洋裝的美女……不,應該是體脂肪症候群患者,

  頂著白色的蕾絲洋傘對後面逼近的男士回眸放電。

  「您終於來啦,Mr.角松♥」

To be continued……



  「你們看!那是─────」

  夜雨並未阻擋他們的視線,因為俇闊的波切島已不是海市蜃樓。

--------------
EggplantLegends7-52
---------------

  「真的嗎?那是波切島嗎?」加藤和小鷹相爭拿望遠鏡觀看。

  「這下就有救了,可以回去,也能找到救小日向學姐的……」

  櫻乃的眼珠子差點蹦出來,她和其他人同時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戰艦?」

  「這裡真的是你們波切島嗎!?死氣沉沉的,聽起來根本不是什麼漁港小鎮!」

  「難道……」『目前這邊的狀況非常糟糕,回來也只有死路一條』「這邊也發生了什麼事嗎!?」

  『這邊這艘船!你們從何而來!?』

  雨中艦艇傳來的轟隆巨響,震垮黃金梅利號木船上的乘客的耳膜。

  『未經許可航行與此帶的任何私人船隻,必須依法辦理遣返!』

  「啊……怎麼辦?這樣我們是沒辦法進去島上了啊。」

  「這種狀況我們也不是沒遇過,」船員索隆一臉正氣地說。「船長,還是那套老招吧。」

  「哎呀~~你們幾位,只要能進去前面那棟建築就好了對吧?把你們儘可能送下去,別管我們了,快去找能幫忙那小姐的人吧!」

  「從這邊……這個房間的窗戶可以勾住繩索,」娜美打開甲板下的密道。

  「這樣好嗎?受你們這麼多恩惠,感激不盡……」

  「絕對~~~絕對不會有問題的喔!」魯夫竟把櫻乃投在懷中用力拍打,櫻乃簡直像洋娃娃一樣遭到玩弄。「我魯夫流浪團團長向你們保證!」

  「……好!!」

○●○●○●○


  「呵呵,這就是,」

  沙灘上,十歲少女隨著血跡倒臥其中。

  董藤和市丸得意地面對她的死亡,伸手拿取小茄子緊握的”青龍偃月刀”。

  「蝶婆婆所要的”九武行”之一,終於到手------」

  「個頭。」


  青龍偃月刀深刺市丸的手背,小茄子用血跡遍臉的笑容對應。

  「別人受傷亂搶東西,真沒家教。」

  「果然無法輕易殺死呢,不過……這樣更有趣了。」


  「果然是您。」

  角松艦長在英皇維多利亞時期洋裝的雅萍豬面前下跪,活像向女皇靖獻似的。「那封信一看就知道,您是比我們階層還要高的東京特別部署密探組成員了。」

  「對於『副海計畫』的事情,你了解多少?」

  隨著雨的逐增,角松替雅萍豬撐起那白色洋傘,若不論人的長相與身材,確實很像千金小姐和軍人羅曼史電影的經典場面……

  「董藤卓也所策劃的”副海計畫”,是針對正波切島對海洋生態的汙染及輻射能測定,因此推動將波切島進行移除的計畫,」

  角松恨不得把對角松的不滿對高階的雅萍豬一吐而出。

  「但是,裡面有很多數據明顯是造假的,而沒有任何人能夠反抗的她真實性,我們征戰多地為國爭光的”未來號”,就這樣任他操弄毀壞無辜的鄉鎮!」

  「但是,隱藏在這計劃背後,是更複雜的內情噗。」

  雅萍豬完全了解角松的鬱悶與心傷。「離引爆時間已剩下五分鐘了───」


  「你說……殺人的還是董藤!?」被迫在學校內與精兵前鋒展開廝殺的人們,互相交流樓上的種種。「小茄子人呢,她不會這麼輕易死去吧!」

  「我們再這之前還得殺出一條生路,」栗田用渾厚的圓肚,把前面的士兵如保齡球桿般撞進走廊。「雖然說田中主任很不應該,但董藤更壞!」

  「說的好!」朋香項示威遊行般據守呼喊。「打敗董藤,還我櫻乃…」

  『鏘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先鋒部隊的司令引領了一輛小型戰車,把學校已拉下的鐵柵打破。

  『裡面的人,請束手就擒!請不要讓我們進行無意義的殺戮!』

  「雅萍姐去哪裡了啊,如果不去調停,這下打多久都沒完沒了~~~~」

  「奶奶!」

  分隔多日的櫻乃、龍馬、河村、音符……等人終於一一聚集在此。

  「你們回來了!這些日子到底去哪了啊!?」堀尾和水野繞著加藤團團轉。

  「大家先別管我們了,小日向學姐在無人島上遇難,有生命危險!」


  「亞美!?」

  彩夏按住不二的雙臂用力搖晃,

  「亞美怎麼了?告訴我,告訴我啊!!!!!」

  一直高築心房把自己與小日想亞美隔閡,再也無法回復地瓦解。



To be continued……




   「沒有家教的白目,必須要從頭教導才行。」

  小茄子拉著臂筋對市丸銀說。


--------------
EggplantLegends7-53
---------------


  『請船員馬上下來!否則將以砲火強制搜檢!』

  船上無傳來任何動靜,原有的燈火全部熄滅,就像廢船一般擱淺在攤上。

  「菊池,還是派一小部隊上船搜查吧,或許是和島上反抗勢力有關的人,這樣會拖延計畫進度的。」

  「啊啊,那───」菊池瞄見不怕死再次準備偷溜的某某五人組。

  「沒錯!就是你們,剛才闖入視聽室,現在人手不足,如果你們不能把船上所有人帶下,我將會撤銷你們所有人的職位!」

  『死毒蛇!剛才是誰說現在無論如何都會被抓包的?』

  『阿桃你們冷靜點,對方不知道我們是混入搜查的,根本不用像真正的士兵一樣顧慮被撤銷軍籍,這反而是我們逃出去的好機會。』

  『哇塞,對喔,想辦法溜進船上再溜出來───』

然而,菊池命人將一大鐵板摔出固定於未來浩和黃金梅利號之間。

  彷彿幻想大航海時代的海上恐怖電影劇情,莫過讓進入搜查的無辜船員───一一被靈魔折磨致死了。

  「給我下去!快!」菊池連教鞭都拿出來了。

  「哇啊啊啊!!!!!不要不要不要,我寧願跳海自殺~~」

  「不下去又被查出是國中生,就要蹲牢飯了!」

  千石一再提醒身邊腦智商平均低落的同伴,和葵、桃城、菊丸、海堂順著不到一公尺寬的板道跨兩船間中的水隙。

  濕滑的雨逼急他們,雙腳踏上黃金梅利號後,對面毫不留情地收起鐵板。

  「有人在嗎!」

  手電筒四處映照掛滿航海地圖的房間,尚有一盞明滅未熄的燈火。

  「不過為什麼會出現這種船啊?難道真的是什麼寶藏沉船浮上海面嗎?」

  「這些東西都很新,還有油燈燃燒,一定是有人使用的船。」

  「這麼醒目,又開到波切島來,原因是什麼呢……」

  「通通給我不許動!」

  厚重的聲音穿破五人的耳膜,海藻色頭髮的男人頂著三把劍關上出入口。

  「沒想到戲在的日本海軍這麼沒看頭,派出五個小卒也沒攜帶武器就自投羅網呢。」娜美在門後嘻笑。「還是說……你們其實是誘餌呢?」

  「才不是!我們不是海軍,只是被迫偽裝上船的────」

  「唉呀呀,這些傢伙好像自認為很會撒謊,果然勇氣可佳。」藍色豎髮的墨鏡男說。「這樣該怎麼處置他們?脫他們的衣服搔肚皮?」

  敏感帶居於下腹的菊完貓飆出淚來。

  『這些人到底是誰?莫非這年頭還真有海盜不成!!!///』

  「他們只是奉命行事啊,不要讓他們對上級不好交代。」

  黑膚美人嫵媚地笑。「要不要試試兩全其美的方式呢?」


  「菊池海佐,剛才吩咐的那五位,已經順利把船上七名成員順利就按了!」

  「哎?效率比想像中好啊,看來可以考慮讓他們不用參與本次行動。」

  回應在梅利號上招手的海堂身影,方才的鐵板再次放下。

  七個人被夾在五名船員之間,用粗繩一一繫之。

  「那些人的打扮和樣貌,並不像是當地的漁民或居民,而且非日本人,很有可能是非法移民者。」

  「果然如我所料,把這些人代去下面一一審問────」

  但最後一人踏上甲板之際,船長當即帶頭,流浪團船員把前後圍繞的千石一行五人包圍。

  「什麼!?你們!!!!」

  「欸欸,老兄不要慌嘛。」三刀劍客索隆的刃緊貼葵的頸動脈。「我想他們的性命操之在你喔,如果不讓我們有任何一條出路的話。」

  「胡來!這座島馬上就要接受計畫進行轟炸,你們已經無路可退了!」

  『剛才那些人回來這座島不是要找幫手嗎?』騙人布悄聲和醫生喬巴對話。『怎麼然跑出艦隊要進行什麼計畫?』

  『他們一定不知情,不可以久留了…把他們和口中的同伴全都找回來。』

  『什,什麼幫手啊?』桃城加入這些陌生海賊的談話。『我們也從這座島來的,怎麼會有你們這些人認識的傢伙?』

  『一群自稱青春學園的學生流落到我們的駐地的島,同伴發生災難…..』

  五人下巴同時陷落。這個世界比想像中更小!

  「不要以為這樣可以嚇阻我們未來號全體士兵!」

  菊池拿出無線電機聯絡外援時,一個沙啞的聲音傳來。

  「這位先生~~」



To be continued……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1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