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72

RE:【長篇】網王E.L.   Story.7. ドキドキ!心跳無人島~PS2版小說化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GP0 BP-

  這一定是報應。

  我拋棄了信任我的親友,任性選擇自己的抉擇,

  死不足惜。


--------------
EggplantLegends7-46
---------------

  「小日向!妳冷靜點,我們馬上去找人來幫忙!」

  「還能幫什麼忙哪?這炸彈一定是必死無───」

  「大老闆,別說了!地龍、大石、切原,想辦法回去通知他們幫忙處理!我和忍足留在這裡,拜託你們了!」

  攸關性命的恐懼湧上心頭,腳下好像採了空,小日向陷入無止盡的恐懼。

  「彩夏……」


  「應該只是巧合吧?」小木屋這邊,音符和漢河村在不二的領導下逐漸譯完大部分的內容。「關於董藤家的事。」

  「不過那也是很久以前了,會不會大家早就遺忘這件事情了?」

  「我不敢隨便斷言,」不二闔上書本。「倘若董藤卓也知道的話,他恐怕很難坐上現在的位置吧?所以…」

  「他還做了某些手段?」

  「董騰的聲勢很大,守舊派的自民黨支持眾多,但是暗地中留言不斷……小日向的父親之前提到的,如果和這點有關……」

  「如果能趕快回去就好了,有這麼多新發現,雅萍姐她一定會…」

  「小日向出事了!?」

  屋外一陣騷動,三人衝出去,大石和切原正語無倫次對大眾囂鬧。

  「炸彈……?大石學長,這種玩笑也開得出來…」

  「不,是真的!」地龍將彈核的碎片拉出來,眾人為之震驚。

  「所以小日向學姐真的有危險了?可是我們又能怎麼辦!」

  「去請海賊船上那些人,請他們幫忙去!」

  音符內心混亂,不只是現今的謎團與小日向的性命,

  還有是否該啟動魔法設法拯救小日向。

  「是我不好。」 羅賓 小姐亦感擔憂。「我只有提供地點而未親自確認過,造成你們同伴身赴這種危險……我…」

  「什麼都別說了,有任何對策嗎?要是社員出了任何意外……身為代替手塚之職的我……」大石媽咪為女兒訴苦。

  「這可真是卑鄙兵器的始祖哪!」這位擅長修理機器的船員騙人布,邊摸鼻子邊查證這樣的炸彈碎片。「這類重量感應的地雷可是在二次大戰的蘇聯就頗負盛名啦!!」

  「不能處理嗎?」

  「怎麼可能啊!現今技術來講已是一大挑戰了,何況有人敢接近也會死翹翹呢!」

  「就是啊,騙人布膽子小得可以,更別說是他了。」

  「嗯嗯,沒錯,我……什麼啊佛朗基!我可是號稱巨無畏騙人布…」

  切原雙眼再次漲紅,衝過去揪起騙人布的領子…不,是鼻子。

  「你是要明說妳絕對不會去救她就是了吧!!」

  「冷靜一點啊,切原!」標準和事佬加藤和河村讓差點窒息的騙人布擺脫。「這該是我們拜託人家的,這種話怎樣都……」

  「我們當然不會坐視不管啊。」

  草帽船長擺酷跳下船,對眾人露出白刷刷的亮齒。

  「如果說有什麼難得倒我們外裔流浪團,我們人就不會再這裡了!」

  「說的好!同樣是來到島上的難民大家就是命運共同體啊。」

  「真的很謝謝…可是,如果沒有具體方法,就算你們……」

  「如果把你們送回波切島去,你們有辦法找到可以解決的人嗎?」

  “”在發生緊急性的事情以前,千萬不要有回來波切島的打算””

  某段話不約而同閃過眾人的腦海,必要的時刻終於來臨!?

  「可是我們的遊艇壞了啊,你們都知道…」

  「所以”把你們送回去”啊,用我們的船。」

  「船……!?」眾人首次正視那艘無法想像時代差距的霍然大物。「不會吧!」

  「嘿,大家,快去準備了!!去波切島!!」

  「 魯夫 先生!這樣好嗎?你們不是遊民,到時候很可能會被抓走……」

  「哎呀!放心啦,日本的警察都是混口飯吃的,都沒啥路用啦……」

  然後,警探地龍頭上冒出幾條青筋。

  「切原,就麻煩你回去找他們通知一下,一定要照顧好小日向。」

  我知道,她需要的人不是我,是另ㄧ個傢伙。

  不過,我還是───



To be continued……





  距離爆炸時間,倒數九十分鐘。

和應有的喧嘩完全相反,波切島國中三樓走廊只有一個成人的腳步聲。

  「這種迂迴到極點的蠢遊戲老娘不玩啦。」


--------------
EggplantLegends7-47
---------------


  董藤卓也要進入兩名死者陳屍處時,被小茄子由後叫住。

  「河村小妹妹,這島馬上就要實行爆炸了喔。」

  「哎呀,難得有不會叫我小弟弟的笨蛋出現老娘是很高興啦,不過你還知道我的姓啊?」小茄子攤手說。「還是你也是個日本料理老饕?」

  「哈哈,不敢當,我可是很久沒吃和食了。」

  本身善於交際的董藤,不會被小茄子的諷刺絆住。

  「真的很危險、炸掉後就會屍骨無存喔,還有其他人在樓下對吧?快帶他們走。」

  「啊啊,可以的話我倒是很希望你留下來一起被炸掉呢。」小茄子揪住董藤的領帶。「殺人兇手!」

  ○●○●○●○


  「你是…」亡父的名字,竟從這素不相識的恐怖男人口中說出。

  「我想這也難怪嘛,蝶婆婆本來就打算將那個男人利用完…...」

  這個人在說什麼?為什麼他知道───

  「就把他殺掉。」

  殺掉?   父親的死,不完全是為了保護我造成?

  是本來就要殺掉他?

  「我不知道你是誰,不過……」小莞間忍著說。「請你離開。」

  「這可不行,」市丸突然用力抓住小莞的手臂。「我得確認”那個”是在警視廳,還是在妳本人手上...…。」

  「我真的完全不知道!先生,請你住手!」小莞推開市丸,朝後門方向逃走。

  「沒有辦法,只好讓妳和父親一樣痛快死去了。」

  市丸竟拿出手槍,朝小莞背後猛擊。

  背後濺出大量血液,小莞的身體就這麼靠在牆邊靜止不動。

  ○●○●○●○


  「小妹妹,不可以不尊重長輩啊,尤其是說出空口無憑的白話。」

  「你大概以為,不用設計多審密的殺人手法吧!因為計畫的真正核心集力於你那個”副海計畫”,其餘就不用著重,但很可惜,你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了。」

  「著重什麼?小妹妹。」

  「先說說前天吧!發現京樂春水陳屍在那個房間裡,一開始彩夏學姐被誤會接著很快就解放,也因此帶出樓上所有人都沒有不在場證明這件事。」

  「啊啊,要這麼說也行,不過……兇手明顯是田中吧?」

  「就是啊,那個幌子還真不容易讓人看穿,」小茄子加重語氣。「看穿你一次殺掉兩個人。」

  「曖曖,這怎麼說呢?叔叔我不可能一次分身成兩個人,留在這裡和跑到澡堂分別殺人啊。妳懂嗎?」

  「你是沒有分身,但你確實需要用到兩個人。」

  小茄子正等著看董藤第一張震驚的表情,

  奈緒子老師和海堂瞳一起自教室出來的畫面。


  ○●○●○●○

  「早乖乖聽話不就好了嗎?」

  現場,只留下冷笑,要等著小莞最後一滴血液流盡前,等著奪走某樣東西的市丸銀。「可憐啊~~~父女倆中就落到相同的命運……」

  「凋…零……」

  「哦?妳還有什麼話要說是嗎,很好,我會幫妳傳達給無能的警探組…」

  「凋零吧,鈴蘭!」

  一弧白光穿過市丸的胸膛,血光四射。

  幸好僅受皮肉之傷的小莞盡力爬起,對市丸揮舞某樣東西。

  那個掉落在小木屋前,一直謹慎收藏著的白色小扇子。

  「妳────」市丸冷靜的面容開始出現動盪。「”白龍遶花扇”!!」

  「我…並不知道你是蝶江的什麼人…」小莞緊抓扇子說。「可是…沒有血緣…不讓我涉入販毒事情,一直衷心保護我的父親…我不許你污辱他!!」

  ○●○●○●○


  「奈緒子老師,沒錯吧?」
  
  小茄子向後問。「董藤卓也的共犯。」

  「……對不起,我一直隱瞞著,但是…這個男人…」

  「我不懂你們在幹麻,我不認識這位老師。」

  小茄子檢視鐘上時間倒數七十分鐘。「但不可否認,你利用了她去完成不在場證明。」

  「呃?那個,小茄子,」瞳插話。「妳是說,奈緒子老師說去外面的海邊…其實是要去澡堂殺田中主任!?」

  「錯。」

  「殺人的只有你,董藤卓也。」小茄子嚴聲正斥。「操縱這麼多人陪你演這齣無聊的爛戲,現在也該收手了!」



To be continued……




  「好!左舵滿,方向對準波切島!」

  夜色漸深,讓青學眾人意想不到,
  這個戴草帽的年輕人有出乎意料的領導能力。

  「娜美,地圖!」
--------------
EggplantLegends7-48
---------------

  「你在叫我嗎?」小鷹呆著眼睛問。

  「啊咧?不是啦……妳也叫娜美嗎?」

  「我是小鷹那美,初次見面。 魯夫 先生不愧是船長,還這麼年輕。」

  「這傢伙只能嘴巴上說啊,」娜美本人拉開防水地圖用力釘在牆上。「只有胃口好會打架以外,剩下只是嘴巴說說而已。」

  「討厭啦,娜美!要比嘴巴還是騙人步行呢!」

  「幹麻扯回我頭上啊,死魯夫!」

  「之前是因為暴風雨被送到這邊的島上,可是實際上波切島離這裡多遠?娜美小姐。」音符看著無人島飛速遠離船面。「我們需要快點回來。」

  「嗯嗯…...如果你們有辦法在那邊島上找到遊艇等更有效率的遊艇,大致上要十個小時以上。」

  「未免太久了!那有沒有比波切島更近,有人力資源的島嶼!?」

  「我很遺憾,回去波切倒真的是你們唯一的出路,而且……」

  削退的晚霞,再次被看似無限的雲闇包圍。「天色又開始───」

  「亞…亞美…」

  在甲板下的房間,橫躺喬巴身邊的小日向船長開始發出微弱的聲音。


○●○●○●○

  沉寂而陰森的山谷中,除了大老闆只留下四個人。

  忍足、切原、康娜……和抱頭蹲在地上的小日向。

  「他們……決定要回去波切島是嗎…」康娜托著下巴盤坐。「什麼時候回來也都不知道……」

  「啊咧~~如果他們回不去波切島怎麼辦?還是說,如果就算回去也沒辦法找到我們這個島的確切位置~~~~」

  「大老闆,你給我閉嘴!」大老闆被康娜硬塞回口袋,

  但忍足、切原能許些感應到掩著臉的小日向在做什麼。

  那是雙手無法遮蓋的啜泣聲。

  「為什麼……我總是連累到別人……」小日向亞美用力按著膝蓋。「爸爸…彩夏……還有學校的大家…」

  「小日向同學?」

  「我……從小和彩夏一起在波切島長大…」在絕望的深淵,小日向此時只有像走馬燈般回溯過去。「我們兩個約好,,要加入波切島國中的田徑隊…」

  「妳…和田徑社的辻本彩夏」切原和忍足都回想起,小日向和彩夏間種種不合的回憶。「以前是兒時玩伴……?」

  「直到小學六年級的夏天────我在校外教學前往長崎縣縣立體育館的途中,偶然遇到國際知名的斐濟籍選手芬道爾…我們說了很多,他的運動精神使我慢慢嚮往網球選手的世界,接著一個月後,就向父親說要去東京的遠親家居住。」

  「妳沒有離開前試著和她和好嗎?」

  「我知道的,」小日向搖頭。「從畢業典禮那天,我看到她的最後一次,就知道我永遠無法得到她的諒解────而且這也沒必要。」

  「沒有必要?這怎麼行,好朋友吵吵就好,這怎得──」

  「錯的是我!」小日向完全不管隨時引爆的炸彈風險,激動站起來。「是我破壞了約定、留她一個人孤孤單單進入波切島國中!不管是誰,因為我…」

  『對你而言原本很重要的人破壞了你的約定離開妳,妳會原諒他嗎?』

  康娜完全明白了,一直沉睡在小日向心中的激動。

  「……就因為是無心、卻仍舊持續,我的存在ˇ只會帶來這樣的結果…」

  「小日向同學,妳千萬別──」

  「請你們走開!」小日向聲嘶力竭面對圍繞在旁的忍足、切原、大老闆與康娜,手裡用力抓住一塊粗石做拋出的動作。

  「妳這是在做什麼?小日向,只要妳亂動就會───」

  「所以我請你們走!我死了,不會有更多人受害,也不會再對不起彩夏了!如果我注定去傷害他人,我最適合死在這種橫屍遍野的墳場……!!!」

  忍足用力給小日向賞了巴掌,

  一直認為追求小日向的忍足向來是連呵護都來不及,絕對不會動她一根寒毛──────

  不可能會看到忍足不惜冒著可能破壞自己與小日向之間的關係。

  「你把那些辛苦出海,為了拯救妳、視妳為重要朋友的其他人當成什麼?辻本彩夏是個希望朋友去死的人,妳又知道了!說了那麼多,只不過是妳不願去信任別人而已!」

  『不論發生任何事都要相信周邊的人───』

  在搭上遊艇前,也有人這麼對她說過。

  「如果妳還要死,請便!」

  向來足智多謀且冷靜的忍足前所未見的激情,留下這段話衝擊小日向。



  「我……我!!」

  古老地雷上,少女流乾,她前半生最後一次的淚。


To be continued……




  「沒有血緣…一直衷心保護我的父親…我不許你污辱他!!」

--------------
EggplantLegends7-49
---------------

  「老師沒有殺人,卻是共犯?」海堂瞳如此解釋。

  「沒有錯,」小茄子隔在奈緒子老師與董藤之間,繼續戰慄的堆理遊戲。

  「如果可以找個代罪羔羊替你殺人,你早就做了,反而會破壞特地把殺人現場般到波切島的目的。」

  「可是,董藤先生麼可能一次殺掉兩個人?我們上去的時候,田中主任已經去外面的澡堂了啊,這麼做也好醒目……」

  「最開始的時候,辻本學姊被誤認為示範人對吧?就是因為那個房間過於窄小,所以們把繩索的小陷阱很容易套入,就變成了一個黏鼠版。」

  「黏鼠版?該不會,京樂先生他……」

  「沒錯。稍早的時候,原本要泡澡的田中就在房間裡面被殺了,京樂進去後就被他的遺體絆住,被埋伏的董藤一併殺害,這就是小房間引含的妙計。」

  「就算這樣,也不能把屍體送到澡堂啊。」

  「這就要問奈緒子老師了吧。」

  奈緒子老師沒有回應,臉身轉側。「我…人在外面…怎麼可能……」

  「妳就是在外面等著把屍體帶走啊。」

  「帶走屍體!?怎麼可能……明目張膽從三樓到一樓把屍體運下來…..」

  「我已經說『從外面』了,聽不懂啊?」

  「啊……難道是…從窗戶!?不對不對,窗外明明是海啊…」

  「如果從窗戶把屍體丟下去就辦得到了,這是為什麼必須要奈緒子老師協助的原因。奈緒子老師假裝探看災情而出去,馬上換上泳裝。

  從學校這邊下面的海岸線,是可以沿著宿舍那邊回到前面的沙灘區域的。奈緒子老師接下屍體後,就把田中帶進澡堂裡佈置成在那裡被殺的樣子。」

  「啊…怎麼說呢?他的樣子看來真的現場就在澡…」

  「妳不奇怪嗎?為什麼屍體是澡池的最內側?這是要兇手下水潛進去和他搏鬥的話,怎麼樣都殺不成啊。
  而且澡池外緊鄰大海!奈緒子老師畢竟是女性,要直接把田中搬進去還是很費事,所以就直接把他由外丟進去了。」

  「……這麼恐怖的手法…」海堂瞳不可置信看著一向摯愛學生的奈緒子。「不過把人丟下去……這麼高,丟下去一定會撞到的!!」

  「就像運動員要墊子一樣,屍體也有防護措施!」

  小茄子拿出的,是向海堂瞳借的橡皮艇。


  完全處在下意識的自我防衛,小莞一時半刻連自己都不知道做了什麼。

  她竟然用這面小扇子攻擊市丸。

  「妳───竟然會操縱九武行的”白龍遶花扇”!!」

  「耶...…?」從市丸的語氣來看,如此附有價值的東西竟然會若入一個國中女生手上,似乎還是常人無法操縱的。

  「蝶婆婆……為了得到被埋在高井山的”白龍遶花扇”,操縱泱田育吉名下的網球俱樂部……果然在妳的手上……」

  「為了……這種東西!?」父親是死在這種必須陪上性命的小扇子上?

  「為什麼……這種東西…我寧可…」

  精神振盪,手中的扇子就要落下。

  「小莞學姊!」加藤和堀尾從樓梯口衝出,一齊朝外奔跑。

  「呵呵……就算若入他人手中,一群小鬼能夠做什麼……」

  「我倒想知道你和藍染老師交情有多少?市丸秘書長。」

  朋香和赤月竟然躲在市丸的背後,按下入口處的柵門紐。

  「什麼!?廣瀨靜的------」市丸正要把目標轉移,朋香、赤月和龍崎老師已經領著躲在地下室的其他老師、彩夏等人往門逃亡。

「我們怎麼可能會讓小莞學姊一個人冒險出來呢?」朋香小吐舌頭。「狐狸眼!」

  「哼哼哼……跟我這邊比起來…小鬼們還是太嫩了…」

  市丸迅速衝上樓梯消失,赤月驚叫。「不好了,剛才好像還有別人上樓!難道是董藤卓也!?」

○●○●○●○

  「妳說的墊子…是指橡皮艇!?」

  「嗯。既然下面是水,只要把人綁在橡皮艇上連同丟下去,就不會有問題了。」

  「小妹妹真是厲害!」董藤卓也假惺惺地拍手。「想得出那麼棒的計謀!」

  「我還得感謝你呢……你以為你還有狡辯的餘地?」

  然而,奈緒子老師卻像前靠近董藤,用力賞了一掌。

  「為什麼…..」奈緒子淚如雨下。

  「我之所以…同意要幫助你完成恐怖的計畫……只是為了想要阻斷那些孩子們未來的田中主任…沒想到你真正的目的,卻是要用副海計畫毀掉這座島!!明知道我不願意還────-」

  「含血噴人是嗎?」董藤竟以牙還牙,將奈緒子撞到牆邊。「我想多少會有人恨身為前副執行長的我……這樣解釋不至於不通順吧?」

  「證據?不是拿在我手上嗎?」小茄子用力比著橡皮艇。

  「!?」


To be continued……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1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