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5
GP 18k

【情報】HALO說書時間:最後一戰-血月之戰

樓主 漆黑的狼煙 maverick0127
GP13 BP-
《最後一戰-血月之戰(Halo: Battle for the Blood-Moon)》是在Halo Waypoint發表的短篇小說。故事時間點位於2560年初,緊接著小說《最後一戰-遺棄之人(Halo: Outcasts)》的事件,然後也在UNSC無盡號遭受放逐者襲擊的07特區軌道戰役之後。



蘇班(Suban)是薩哈里歐的兩顆衛星之一,紅色地表使其有著「血月」的稱號。放逐者為了搶奪蘇班獨有的天然資源「蘇班水晶(Subanese crystals)」—可用來製造刺針槍的彈藥—而來到了此地。薩哈里歐之劍與他們的斯巴達盟友,則是試圖在這場以寡擊眾的戰役中扭轉戰局。

-----------------------------------------------------------------
斯寇林之刃號(Scorrin's Blade)。


女艦長瑪基·查瓦(Mahkee 'Chava)審視著位於艦橋中央的蘇班的大型戰術全像投影圖,這個龐大的指揮室跟席爾達型護衛艦(Ceudar-pattern corvette,註1)有著相似的設計。這裡面十分寬敞,有著好幾列用來操控各種系統的控制台,這些系統使得封鎖突圍者(blockade runner)成為一艘既強大又迅速的阻絕艦。

很遺憾的是,目前的狀況並沒有如瑪基所願,將迅速這個優點加以運用。

瑪基並沒有向放逐者發動協同攻擊,而是被下令跟敵人的無畏艦(Dreadnought)保持距離,並且全面地評估情勢。

斯寇林之刃號就跟其他的赫卡·塔型封鎖突圍者(Hekar Taa-pattern blockade runners,註2)一樣,配備著先進的匿蹤產生器,還有從先行者材料逆向工程而來的艦載高效能掃描儀。理論上,同時運用這些系統的話,能夠在敵人毫無知覺的情況下對敵艦的內部進行鉅細靡遺的掃描,不過在星盟時期會限制上述系統的使用。

高效能掃描儀能提供數量龐大的資訊,瑪基猜測這以前會是由先行者的人工智慧來負責過濾,這種作法在從前是明顯受限於那些擁有無窮「智慧」的先知們。

另一方面,即便這些創造物崛起、開始反抗創造他們的人類,並且試圖將自己的意志強加於整個銀河系,薩哈里歐之劍依然沒有對人工智慧抱持著偏見。

不過瑪基並不需要人工智慧來運作這個系統,因為她有著同樣有效的方法。

「迪布迪布(Dibdib),狀況回報?」

當瑪基靠近時,身材矮小的恩格威差點跳了起來。幸好這已經成為一種習慣,而且迪布迪布有讓自己對輕微震動的反應變得更小。

「我們拿到這艘萬惡無畏艦的最新資訊了,艦長。」迪布迪布尖聲說道,她的眼睛依舊緊盯著高效能掃描儀:「立刻傳送到主全像圖上!」

「真是好消息。」瑪基一邊在艦橋繞著圈子,一邊說道:「泰爾克,把斯寇林之刃號拉回到最小的安全距離。」

「遵命,艦長。」相當年輕的謝爾克·泰爾克(Xelq ‘Tylk)點頭回應,他是薩哈里歐之劍的新兵,很積極地想要讓上司留下好印象。

當斯寇林之刃號開始向後撤時,瑪基將注意力再度集中在蘇班的全像投影圖上,緊緊地咬緊了下顎。光是放逐者敢來這個星系撒野就已經夠讓人惱火了,而且薩哈里歐的血月是她的家鄉。自從孵化以來,瑪基和她的兄弟們就在這邊長大,他們兩人現在人在薩哈里歐,忙著檢查科拉爾製造廠(Kolaar Manufactorum)的最新產品,這讓瑪基不禁鬆了口氣。儘管希爾塞特(Silset)跟奧布林(Oberin)很足智多謀,兩人都不是戰士,也肯定不會被任何薩哈里形容為「傳統」。

有些諷刺的是,這類的特質反而歸她所有…

瑪基並不具備政治手腕、複雜的貿易與氏族管理所需的耐心,這些事情有很多都屬於薩哈里女性的公民義務。當她還小時,母親就說過她的血管裡面流淌蘇班的火焰和鮮血。神風烈士宣布薩哈里歐之劍的兵役將會向所有人開放的時候,瑪基便呼應了他的號召。

而她很驚訝地得知,即便是恩格威都能夠升上艦長一職,這也是為什麼會她們艦隊裡有一艘札納爾型輕型巡洋艦(Zanar-pattern light cruiser,註3)會叫做「壞瓦斯號(Bad Gas,註4)」。

思緒回到了全像圖上,瑪基的手腕輕輕一動,蘇班的立體投影圖就消失了,這樣就有空間秀出無畏艦的最新戰術掃描,該艦是這個地區的放逐者的行動中心。

掃描官迪布迪布對高效能掃描儀的操作,甚至還成功辨識出敵艦的名字:「巴洛隆之魂號(Ghost of Barolon)」。

全像投影圖標示出敵艦的所有武裝,讓瑪基感到膽顫心驚。斯寇林之刃號的火力遠遠不如放逐者的龐然巨獸,無畏艦就像是他們迅速崛起的實質象徵。至於薩哈里歐之劍的船艦則是反映了他們在加入星盟之前的歷史,儘管包含著對薩哈里精神的追求,這些船艦基本上都已經過時了,無論是火力還是噸位都無法跟那些擁有深紅色裝甲的怪物匹敵。

蘇班遠遠不止是瑪基的家鄉,薩哈里的血腥年代(Blooding Years,註5)的展開,讓蘇班這顆衛星成為了中立的避風港。然後再追溯到薩哈里加入星盟的數千年以前,蘇班一直被認為是他們最古老的神祇的神聖據點,那些傳統、教義與信仰,都從既危險又極具影響力的先知手中偷偷保存下來。

然而,巴洛隆之魂號從機腹部署了數以百計的空降式基地,足以迅速佔領蘇班其中一個最富饒的礦區,建立起基礎設施。

瑪基只能對此感到無能為力。

她當然曉得,那怕是敵人的一丁點資料都是珍貴的,而且發動報復性打擊的時刻終究會到來。一名稱職的艦長知道耐心的價值,也明白在看清楚大局之前就貿然行動的代價。瑪基的紀律並沒有削弱她的戰鬥本能,而是成為了她的磨刀石。

現在,她會觀察、等待,並且將會找到放逐者的防禦上的缺口,為她的人民獲得勝利。

直到此時,她才把注意力放到正在地表上進行的聯合行動,斯巴達戰士與薩哈里歐之劍的部隊同心協力,他們的魯莽與英勇想必會立下汗馬功勞。畢竟,瑪基曾經跟這些人類的活生生的傳奇並肩作戰,當時她載著斯巴達戰士詹姆森·洛克(Jameson Locke)與他的火力小組投入戰鬥,協助神風烈士終結了朱爾·穆達瑪(Jul 'Mdama)的星盟勢力。

放逐者部隊遇上數名斯巴達戰士跟薩哈里歐之劍的戰士,能夠有多少勝算?

在迷茫之中,瑪基打起精神並抱持著信心,她堅信她的敵人將會面臨悲慘的結局。

-----------------------------------------------------------------
蘇班,舒阿雷礦坑(The Mines of Shua’ree)。


過去幾週,薩哈里歐發生的衝突與動亂的密度之高可說是前所未有的。就在神風烈士提爾·外達密(Thel 'Vadam)跟放逐者於一片死寂的恩巴(N’ba,註6)發生慘烈遭遇戰的數個月後,那些原本對薩哈里歐進行高壓軍事佔領的創造物勢力,突然之間就放棄了對整個星系的控制。在這顆影響力十足的星球上,這令人意想不到的局勢變化,很快就演變成填補權力真空的軍事競賽。

儘管薩哈里歐許多的領主與其領地仍然堅定地支持神風烈士以及他試圖團結人民的目標,但有其他人開始追求不一樣的權力劃分。緊張的局勢已經開始沸騰,這對任何有著良好組織的勢力來說,有如一張公開的邀請函,而放逐者非常樂意接受邀請。

在他們大張旗鼓地入侵烏爾斯星系(Urs System)的過程中,放逐者發覺自己甚至不需要突破銅牆鐵壁,在他們日益增長的影響下,忠誠的薩哈里直接讓門戶洞開了。

這場衝突的最新章節已經在蘇班的天空中打響。在星盟帝國統治的年代,這顆衛星坐擁的眾多礦區使其成為極為寶貴的資源。蘇班是整個銀河系裡面唯一已知能夠找到「克姆克蘇魯(Kemuksuru)」的地方。克姆克蘇魯是一種充滿能量的水晶,可用來驅動前星盟種族所使用的多種刺針發射器。這個事實讓薩哈里歐的這顆衛星變得炙手可熱,而放逐者正在竭盡全力掌控此地。

「那究竟會是什麼樣子?擁有一個更像是機器的頭腦?」法爾·恩托(Fahl ‘Nto)如此思索著。

這名久經沙場的老兵(Evocati,註7)坐在平坦的岩石上,不過他的身體向前傾,持續觀察著一名跟他們站在一起的人類斯巴達戰士。身為在星盟時期戰功彪炳的終極薩哈里(Sangheili Ultra),法爾曾經跟好幾個「惡魔」交手過,尤其是在滅絕戰爭(War of Annihilation,註8)將要結束時,位於人類的要塞星球。自從跟薩哈里歐之劍結盟以來,法爾鮮少談起這段遭遇,因為他的想法一直在堅定跟羞愧之間反覆橫跳著,這是個永遠都會存在、朝著使命邁進的旅程。



絡新婦火力小組(Fireteam Jorogumo,註9)的斯巴達戰士是隸屬在艦隊指揮官阿爾卡德·納爾·庫魯(Arkad Nar 'Kulul)—薩哈里歐的家園防衛艦隊的其中一位領導者—麾下的同盟武官。這些被改造過的人類戰士,是薩哈里歐之劍跟人類軍方持續簽訂的條約的一部分,並且依然是由重要的領主與指揮官來決定要如何調遣他們。

今天,他們聚焦在舒阿雷礦坑。放逐者成功在一個較偏遠的採石場建立起快速開採站,那無情的效率與狡猾的執行能力相當令人印象深刻。面對這場入侵,也需要同等的果斷反應,但很不幸的是,當今的薩哈里部隊並沒有辦法具備充足的靈活協調能力。

作為替代方案,阿爾卡德·納爾·庫魯實施了聯合作戰行動,把絡新婦火力小組的四名斯巴達戰士派遣至薩哈里歐之劍的特遣部隊,由法爾·恩托和歐里姆·卡薩安(Orim 'Kasaan)負責率領,後者是效命於神風烈士的特種部隊戰士。

法爾的任務是帶領一支先遣偵查小隊,成員包含兩名斯巴達戰士,還有一個名字叫做達克斯(Dahks)的基·亞爾。作為納入當地部隊的一環,每個斯巴達戰士都被取了薩哈里風格的名字,這並不完全是個頭銜,也不太算是暱稱,而是賦予人類士兵獨特的身分,讓他們更有融入隊伍的感覺。

法爾歪著腦袋,打量著其中一位被他們稱作「特雷爾(Trell)」的斯巴達戰士,他正在用測距儀來進行觀測。

「你看到了什麼?」

「至少有兩個停泊平台,『推土鏟』會定時進出。」特雷爾的聲音透過頭盔的揚聲器傳了回來。

聽到特雷爾用俗稱提到了放逐者的攻城運輸機(siege-haulers),法爾的下顎不禁抽搐了一下。每一趟的飛行,就可能意味著數百名敵方戰士配備了填充完畢的刺針發射器。

「賞金有夠多。」達克斯尖聲說道:「這不需要望遠鏡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達克斯在他的同類之中是很獨特的存在,法爾是少數知曉這名豺狼的過去的人。他曾經是賈卡爾(Jha'kaar,註10)的一員,那是基·亞爾的長距離刺客所屬的部隊,據說他們能夠從…鄰近的衛星上開槍打爆敵人的腦袋。然而,這些誇大的謠言並沒有貶低達克斯的真實本領,這位來自魯特星(Ruuht)的傭兵最近對人類製造的狙擊槍特別感興趣,他跟特雷爾針對要如何達到最佳表現,以及自己過往的輝煌事蹟,進行了數次的熱烈討論。

另一名斯巴達戰士,格萊斯(Glyyss)插嘴道:「沒有人想聽你自吹自擂(註11),達克斯,再說,我們不止有一種方法可以看得更清楚。」

格萊斯輕敲了兩個按鈕,一架手腕上搭載的無人偵察機迅速起飛,其飛行軌跡徑直地朝向其中一個採石場洞穴的入口。

身穿著象牙白戰鬥盔甲的法爾站了起來,戴上了他那有著許多紋飾的頭盔。對於格萊斯會用同樣的嘴砲來回敬基·亞爾這一點,法爾莫名地覺得很喜歡。「達克斯,把你的光學瞄具跟斯巴達戰士的無人機連接上,那會成為你在裡面的眼線。你留在這邊監視,但要保持通訊頻道的暢通。」法爾如此指示道。

「要通知賈洛夫(Jaroov)跟津恩(Zhinn)了嗎?」格萊斯問道,他已經準備好要聯絡另外兩名斯巴達戰士展開行動了。

「是的。」法爾同意道:「讓他們知道我們立刻會就定位,歐里姆就可以讓他的幻影式(Phantom)運輸機過來,我們的時間會很緊迫。」

-----------------------------------------------------------------
斯寇林之刃號。


「你能確認這件事的真實性嗎,泰爾克?」在確保地面作戰資訊的安全傳輸時,瑪基不會抱持任何僥倖心理。

「已完成識別了,艦長,歐里姆·卡薩安在原來的運輸船上。」

「聯絡高階指揮官,確保我們在適當的座標有部署妖姬式(Banshee)。」瑪基點頭道。

她的思緒開始權衡地面作戰的可能結果,以及從這場戰爭的宏觀角度來看,下一步的策略該怎麼走。瑪基才剛開始運籌帷幄時,再度被她的船員們打斷了。

「艦長,我們收到另一個訊息傳輸…」謝爾克頓了一頓,他困惑地歪著頭,說道:「是來自放逐者無畏艦的艦長。」

瑪基做好了準備,這無疑將會是一場具有啟發性的對話。

「把他接上來。」

蘇班與巴洛隆之魂號的投影圖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身穿金色盔甲,魁梧且彎腰的身影。是一名薩哈里…她本來以為會是吉拉漢尼擔任這種船艦的艦長,因為無畏艦不只是極具毀滅性的強者,自從歐斯·索寧星系(Oth Sonin)遭到消滅後,還成為了吉拉漢尼的某種文化遺址。

放逐者的艦長微微仰著頭,露出了傲慢且滿意的神色,這意味著瑪基些許張開的下顎,已經向敵人透漏她在這個瞬間有多麼驚訝。

「妳好,艦長。」他平心靜氣地說道,就像是在問候朋友一樣:「我是奧納·福爾薩姆(Orna 'Fulsam,註12),放逐者的高階戰帥。」

「我不曉得你是誰,也對你這種稱號不為所動。」瑪基回應道,她的語氣相當冷淡,但是還不至於會不尊敬:「你要的是什麼?」

「現在,妳無疑已經掌握了我方目前的兵力和火力了,妳也曉得透過常規作戰是無法取得勝利的。」

「你的艦隊確實擁有一定的優勢,希望你不是為了擾亂我的反擊準備,才特地打來通知我這一點。」瑪基緊盯著奧納,如此說道。

「不。」奧納說道:「我是來請妳避免我們同類發生更多不必要的流血衝突。」

「跟叛徒進行和談?」瑪基瞇起了眼睛:「所以你是來開玩笑的嗎?」

「我們不需要成為敵人。妳讓開,把蘇班交給我,那麼妳的部隊就會被赦免。還有個更好的方法,就是妳宣誓要效忠於放逐者,唯一要被消滅的就只有褻瀆蘇班的大地的惡魔們。」

如果福爾薩姆沒有其他事情好說的話,瑪基還真的不得不佩服他的膽量。

「那些斯巴達戰士?」瑪基反問道。

「那些人類。」當奧納說出這個詞彙時,彷彿是被憤怒給噎住似的:「是他們造就了血腥年代,神風烈士還把他們視為盟友、邀請他們來到我們的家園,來解決他自己的問題。」

「你的仇恨是帶有瘋狂的,艦長。」瑪基語帶憐憫地說道。

「妳難道沒有察覺到其中的真相嗎?」奧納站得更直了,而瑪基則是無可奈何,忍受著這名艦長所準備的演講。

-----------------------------------------------------------------
蘇班,舒阿雷礦坑。


計畫必須仰賴精確性。

達克斯的第一個任務是解決掉礦坑入口邊緣的小規模巡邏隊,靠著自己的視力與斯巴達戰士的無人機的額外協助,他標記了前兩名敵人,讓法爾跟格萊斯各負責一名。特雷爾則是佔據了第二個有利位置,確保他的狙擊火力能夠跟達克斯互相重疊,不過距離又更加接近,來防範需要直接介入的情況。

法爾蹲在一塊小岩層後面,等待他的獵物進入攻擊距離。過沒多久,一名薩哈里傭兵就靠近了。放逐者的菁英試圖反擊,不過他才剛掏出電漿手槍,法爾已經用裝在手腕上的能量匕首深深刺進了傭兵的脖子,靛青色的血液在老兵的蒼白盔甲上面灑下一層薄霧。

迅速瞥了一眼,法爾確認格萊斯也成功消滅自己的目標,隨著最外圍的監視哨遭到移除,他展開了計畫的下個階段。

「斯寇林之刃號,確保階段完成,可以派出空中支援了。」

「已確認,向恩托表達敬意,西克塔(Siqtar)與澤什克(Zeshk)聯隊正在接近了。」

片刻之間,就能聽見妖姬式攻擊機的尖嘯聲,不過在少了前線監視哨來警戒天空的情況下,放逐者的反應就會慢半拍。

妖姬式用電漿炮和燃料炮接連開火,兩個聯隊都瞄準了平台上剛裝載完克姆克蘇魯的攻城運輸機。這造成了極為劇烈的爆炸,立刻在礦坑內造成混亂,放逐者的士兵感到既憤怒又困惑,連忙穿過走廊與支架。

當狙擊槍的槍聲響起時,場面就變得更加混亂了。

「爆頭可是要額外算錢的!」達克斯興高采烈地在通訊器上喊道,他和特雷爾輪流朝著礦坑入口發揚遠程火力,接二連三地解決掉放逐者的士兵。敵人拚命地試著找到槍聲的來源,卻發現這實在是困難之極。

「歐里姆…你現在可以出動了。」法爾的最新通訊是直接聯絡歐里姆·卡薩安,他的幻影式運輸機一直躲在採石場的深處,直到時機到來為止。幻影式隨即爬升到洞口,艙門打開之後,出現了至少十幾名忠於神風烈士的薩哈里,還有兩位來自絡新婦火力小組的斯巴達戰士,賈洛夫和津恩。他們已經準備好要跟放逐者直接開戰。

部隊離開幻影式之後,每個人的手頭上都有工作。儘管在數量上很容易居於劣勢,薩哈里歐之劍利用混亂與奇襲的優勢,硬是把局面扳成旗鼓相當的程度。

賈洛夫跟津恩已經幹掉了好幾名敵人,並且開始跟下一波來犯的敵軍交戰。加入他們的是一個叫做寇爾·馬爾(Koal 'Mal)的壯碩菁英,彎腰的身形與較寬厚的體格,反而讓他那靈活的能量劍技巧沒有被突顯出來。馬爾來自一個因為背叛與內戰而四分五裂的家族,其氏族的忠誠一直處於飄忽不定的狀態。這使他的滿腔怒火讓人印象非常深刻,當他用劍捅死一個薩哈里叛徒時,並不難從他的神情中看到一種陰沈的愉悅。跟放逐者結盟是寇爾·馬爾無法忍受的選擇,這場持續不斷的衝突對他來說是多麼的煎熬,讓法爾忍不住感到同情。

不讓人感到意外的是,跟他們在當地交戰的放逐者部隊大多數都是薩哈里。麻煩不只是已經找上門來,而是已經睡在床角旁邊了。

儘管法爾的同胞是被派來攻擊薩哈里歐的先鋒,不過在任何放逐者的行動裡,最重要的往往都會是忠於阿崔奧斯(Atriox)的吉拉漢尼,而今天也不例外。

「你的所作所為…都會是徒勞。」法爾在看到對方的身影之前,就先聽見了吉拉漢尼的吼叫聲。

法爾轉過身來,只見一名穿著放逐者的標誌性盔甲、身材高壯的酋長從錯綜的隧道裡走了出來,他身旁跟著兩名鬼面獸隊長,手上都拿著充能完畢的電漿投射器(Plasma Tosser,註13),瞄準著法爾的大致方向。

歐里姆的聲音從通訊器中傳來:「酋長伊普索(Ipso)…能看到他直接參戰並不意外。我們有好幾個隊伍在追蹤他的部隊,每次過沒多久就會失去他的蹤跡,他不是個好對付的敵手。」

法爾本來想要回應,不過卻被吉拉漢尼酋長給打斷了。

「感覺如何?看著你的星球在燃燒…這火焰是由你的同類親手點燃的,而我們則是會沐浴在那道光芒之中。」

「你講得一副像是自己很有那方面的經驗似的。」儘管法爾曉得逞口舌之快沒什麼實質效果,他還是如此回嘴了,吉拉漢尼確實是他們自己文明衰退的始作俑者,但這個事實在此時可刻不具有任何意義。伊普索是正確的,不過法爾並不會承認這點,讓對方感到心滿意足:「你是不是變得只會出張嘴,連鎚子都舉不起來了?」

「這確實是個好問題!」酋長哈哈大笑,露出了獠牙以及勝利的微笑:「我們為何不來試試看呢?」

兩個鬼面獸隊長開火了,他們手中的蹂躪者(Ravager,註13)將灼熱的電漿噴灑至採石場的地面,逼得法爾用一個翻滾來閃開。三名薩哈里歐之劍的戰士趕過來跟鬼面獸交戰,用脈衝卡賓槍打中了其中一個敵人的肩膀。

過沒多久,來支援的薩哈里歐之劍士兵被伊普索的重力鎚直接擊中,在岩石表面上留下了痕跡。

充分運用了自己豐富的實戰經驗,法爾倚靠著狡猾且巧妙的身手來盡可能保持優勢。在此同時,他周圍的交火繼續激烈進行,每個戰士都跟敵人打得天翻地覆。

最後,過了幾分鐘…也是過了幾十年,法爾·恩托久經磨練的技能終於被逼到了極限。

當他將能量匕首刺進第二個鬼面獸隊長的嘴巴時,他的肩膀也挨了已經鈍掉的蹂躪者一刀,可是對當今的法爾來說,他並沒有餘裕可以失去這一輪交鋒所花費的時間。

酋長突然猛力一腳踢向法爾的胸口,使他當場倒地。法爾重重地摔在地上,頭盔脫落並且滾到一旁,當他嘗試要跪著站起來時,敵人的身影使他抬起了頭。

法爾意識到這是他的死期。

他是一名戰士,他知道這終究會發生。

伊普索咆哮著,他將武器由上往下揮動、劃出一道弧線時,法爾很確定那會擊中自己。

然而,攻擊並沒有到來。

深藍色的裝甲突然映入眼簾,然後法爾發現自己正對著一名斯巴達戰士的面罩。

是葛萊斯。

就在下個瞬間,金屬與金屬摩擦的刺耳聲音鑽進法爾的耳朵,伊普索的鎚子上的刀刃砍穿了斯巴達戰士的裝甲,卡在他的背部。法爾看見葛萊斯的面罩的另一邊開始湧出鮮血。

「為什麼?」法爾問道,但是他知道自己是得不到答案的。

伊普索試圖把鎚子拔出來時,格萊斯的身體猛然抽動,不過來自洞穴口的電漿炮火逼得酋長不得不鬆手。薩哈里歐之劍的幻影式已返回並開始傾洩火力,為這絕望的撤離行動提供掩護。

當賈洛夫跟津恩趕過來,扶起他們陣亡的同袍時,伊普索已經消失無蹤了。

在為時已晚之前,啟動匿蹤裝置的歐里姆·卡薩安趕到法爾身旁,幫助他的朋友站起來並回到運輸機上。

「我們不能離開!」寇爾·馬爾抗議道,他的盔甲上沾滿了同胞們的血:「如果我們失守了,舒阿雷礦坑就會落入放逐者的手中,在這邊所流的鮮血都白費了!」

「在這場戰爭中,我們跟放逐者有許多不同之處。」法爾透過他那骨折的下顎說道:「但是克姆克蘇魯並不包含在內,我們會在正確的時間點回來的。」

-----------------------------------------------------------------

斯寇林之刃號。


「…在這個銀河系的核心,人類是促成毀滅的共同要素。」

瑪基不確定奧納講了多久,可能只有幾分鐘,但感覺像是已經過了幾個月一樣。

「當神風烈士沒能拿下第一個神聖環帶時,人類開始破壞那些我們原本想要達成的目標。是他們毀滅了賽彭卡爾星(Saepon'kal,註14)和一整支聯合艦隊,那本來可以讓薩哈里躍升為銀河系中的支配性強權,逼得我們必須跟這群害蟲聯手打敗真相先知。也是人類的干預造就了血腥年代,傷痕累累的外達密自己就是活生生的證據。即使是現在,他們也遭到自己的創造物的反抗,因為創造物存在於他們試圖打破的枷鎖裡面。妳還看不出來嗎,艦長?我們活在他們的戰歌之中,而神風烈士所抱持的罪惡感,嚴重到願意讓他們浩浩蕩蕩地穿越銀河系,只是為了安撫他自己的良心。」奧納持續著他的無情謾罵。

瑪基並不否認對方講的一些話有其道理。從星盟帝國的廢墟之中崛起的人類,不僅僅只是作為生還者,而是獲得了意想不到的勝利後,以極快的速度恢復元氣,在此之中帶有一種他們宣稱自己是巨人的傲慢。

事實上,關於海軍情報局這個神秘的人類組織在暗中操弄,以及該組織的涉入讓朱爾·穆達瑪(Jul 'Mdama)得以繼承星盟,這類的謠言一直都存在。

然而,真相無疑比福爾薩姆所描述的還要複雜許多。如果某些人在暗中策劃的行動,要讓整個物種都要為他們背鍋的話,那麼瑪基自己就必須為星盟所犯下的暴行付出代價。

「可是你卻加入了放逐者。」瑪基反駁道:「他們寧願跟人類,而不是跟眾多的星盟殘餘勢力結盟。」

「即使是害蟲也能發揮作用,他們很容易就會反目成仇。」

「那麼或許他們跟薩哈里並沒有那麼不同。」

「仔細思考我說過的話吧,艦長,直到下一場戰鬥開始前,我的提議都是有效的。」福爾薩姆張開了下巴,說道:「然後我有個請求,要把阿崔奧斯本人的話轉告給妳的艦隊指揮官。」

「你有什麼訊息,需要我去打攪艦隊指揮官庫魯?」

當奧納·福爾薩姆的全像投影圖開始消失時,他說出了最後一句話。

「告訴他,列特·沃里爾(Let 'Volir,註15)向他致上問候。」



註1:用UNSC的船艦分級標準來稱呼的話,席爾達型護衛艦就是SDV級重型護衛艦。


註2:赫卡·塔型封鎖突圍者是薩哈里在跟薩·修恩爆發戰爭時,就已經有在服役中的一種護衛艦,特徵為火力強大、速度快,但是裝甲較為薄弱。在星盟大分裂之後,薩哈里歐之劍、朱爾·穆達瑪等勢力都有把本型艦翻修後加以運用。


註3:用UNSC的船艦分級標準來稱呼的話,札納爾型輕型巡洋艦就是CRS級輕型巡洋艦。

註4:Bad Gas應是取自bad ass的諧音。

註5:血腥年代專指薩哈里從2553年持續到2558年的一系列內戰。

註6:用薩哈里語來稱呼奈德洛普星(Netherop)的話,該星球就會被稱作「恩巴(N’ba)」,意思是「遍布著死亡的世界」。


註7:Evocati一詞在古羅馬軍隊裡的意思是「留用老兵」,是拿到退伍證明後,在執政官或是指揮官的邀請下,又志願地再次從軍的士兵。對薩哈里來說,Evocati主要是指白甲的終極薩哈里(Sangheili Ultra)這個階級。

註8:滅絕戰爭(War of Annihilation)是星盟用語,指人類-星盟戰爭。


註9:絡新婦又被稱為「女郎蜘蛛」,是日本傳說中能變身成美女的蜘蛛妖怪。


註10:即惡名昭彰的豺狼狙擊手。

註11:原文是bending your quills,應該是源自bend someone's ear這個片語,意思是「對某人一直喋喋不休、說個沒完」,把ear(耳朵)改成quill(羽毛的硬梗)則是對應到豺狼的生理構造。


註12:奧納·福爾薩姆(Orna 'Fulsam)在遊戲1代的小說版《蟲族肆虐》登場過,當時他統領的驅逐艦跟特殊正義艦隊(Fleet of Particular Justice)一起抵達Alpha環帶。


註13:「電漿投射器」是蹂躪者(Ravager)的正式名稱,順帶一提,官方把Ravager翻譯成「挑釁者」算是超譯了,ravage這個詞沒有挑釁的意思。

註14:賽彭卡爾星(Saepon'kal)曾經在小說《瑪瑙之魂》出現,被人類稱為「喜悅極樂星(Joyous Exultation)」,UNSC的新星核彈在這邊誤打誤撞地炸掉了超過三百艘的薩哈里戰艦。


註15:放逐者曾經的旗艦「矢志不渝號(Enduring Conviction)」的艦長,「星環戰役2」的反派之一。

-----------------------------------------------------------------

其實星期六就完稿了,但是隔天因為急性腸胃炎而大病了一場,倒在床上整整一天半,直到現在才稍微有體力整理並發文。

《血月之戰》很有意思的一點,就是把過往許多作品出現過的配角和要素集合在一起,像薩哈里女艦長瑪基自己也在5代出現過,歐西里斯火力小組當時對於有薩哈里女軍官這一點表示讚嘆XD
1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