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481

【其他】先知特戰部隊短篇(補完版)

樓主 斯巴達 7-11 wayne117
GP12 BP-
有些版友應該知道,在下在半年前發表了一篇有關先知特戰部隊的小說,我到昨天才發現...


我居然忘了貼下集!!!!!(翻桌)

就這樣,時間飛逝,過了半年,昨晚正在和幻空滅影聊天時,翻到了這篇沒貼的文章,整個傻住

我馬上回去翻那篇文章,果然只有上篇!而且還說啥決不斷頭...

為了彌補我愚蠢的過錯,我再貼一次...

看過的板友可以直接看下集,沒看過的板友還請包含我的文筆

正文開始

---

契子

當一道閃光劃破天空,我抬起了頭

那是一架熾天使戰機,尾部拖著黑煙,不停的旋轉著,最後撞上了一棟樓房

獵人的戰吼高聲迴響,可是我聽不見

在我身後僅存的四名特戰精英蹲縮在斷垣殘壁後面,人類的穿甲彈不停的從我們頭上飛過,擊碎我們身後的水泥牆

這時,天空中傳來嗡嗡的聲響,我再次抬起頭,三十架妖姬號攻擊機俯衝而下,電漿炮掃過人類的機槍巢

夾雜著精英的歡呼聲與人類的哀嚎聲,指揮官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腦袋

[所有打擊小組注意!立刻展開反擊行動!]

我提起粒子步槍,站了起來,跟著我的夥伴們一起轉身衝進槍林彈雨之中



短篇:

(1)
我緩緩睜開眼睛,全身痛的像是被獵人毆打過一般,第三天了,星盟部隊被人類阻擋在這裡已經三天了,我爬起來動了動,希望能驅趕那要人命的疼痛,腦袋一直嗡嗡作響,當然了,一整天暴露在爆炸和槍聲中,聽力不會受損才怪

我走過負責警戒的正規軍步兵,兩名藍色盔甲的年輕人反射性的朝我敬禮,我立刻阻止他們,人類狙擊手就跟我們的一樣,喜歡找被敬禮的傢伙下手,我走進臨時指揮站,說穿了,所謂的臨時指揮站只不過是幾個小型護盾和幾張桌子組成的破爛東西

我隨手抓起放在桌上的口糧,塞進嘴巴裡,然後喝了一大口水,算是吃過了早餐

[特戰軍官-沃都密報道,尊貴的閣下。]我朝裡頭的指揮官敬了一個禮,他也回禮

裡面所有的參謀們都沒時間裡我,他們正忙著調度部隊,我搞不懂現在哪還剩下什麼部隊好調度,不是還遠在軌道上,就是倒在外面發臭

[過來吧,沃都密指揮官。]一個站在立體戰術沙盤旁邊的白甲精英招手,我擦了擦我的下下顎,毫不在意那些參謀對我投射的目光

[你昨夜進行的反擊行動調度相當成功,我要先恭喜你。]

[我這麼強,應該的。]我淡淡的說

指揮官咯咯笑了幾聲,他總是不在意我這樣說話,然後他表情轉為嚴肅,看來當著部下的面果然還是得保持一點威嚴

接著,我們討論了一下現在的狀況,還能有啥好討論的?簡直是一團遭

人類部隊沿著全線展開猛烈的反擊行動,他們的[惡魔]已經擊斃了我們將近三十名特戰精英,我們的裝甲部隊無法施展,一但進入巷戰,就會陷入人類的交叉火網,化為一堆廢鐵

[不過,也是有好消息啦。]

星盟艦隊已經消滅了軌道上的敵軍戰艦,補給線變的穩固多了

在投入新的增援部隊之後,我們即將展開全面反擊,而我的部下則將要擔任反擊的矛頭

[算是給你一個預報,具說先知議會決定在這場戰役勝利之後將你晉升。]指揮官把目光從顯示器上收回,看著我

[反正我早就想要你那套裝甲了。]我聳聳肩,特戰指揮官啊…聽起來還不賴,至少我可以確定我穿白色的裝甲會很好看,我轉過身去,準備去招集我的部下

[為了星盟。]指揮官說道,頭又低下去看著戰術沙盤

[為了星盟。]我沒有轉身,揮了揮手走出指揮站

----

[距離著陸區還二十秒,準備作戰!]

魅影號晃動著,我們可以聽見機身外震耳欲聾的戰爭之吼,在全面燈火管制的黑暗中,人類的曳光彈跟星盟的電漿武器顯的格外刺眼,我檢查了我的固定鎖以及裝備-八顆電漿手榴彈、一把粒子步槍、一把電漿槍、急救包、野戰裝具以及一把能量劍,全部都準備好了,很好

[指揮官,著陸區敵火太強了,要快速離機。]駕駛員吼道,我可以聽見通信網中陸續傳來開始機降的回報

[收到,小隊注意,準備快速垂降。]

特戰精英們全部都站了起來,走到重力垂降器前排成一列,手中的武器都準備好了

魅影號將機鼻拉高,然後減速盤旋在著陸區-一處廣場上,我縱身一躍,跳進黑暗中

[開始垂降!快快快!]

我將重力垂降器的速度調整為兩倍,否則隨便一座機槍陣地只要發現了在空中慢慢往下飄的我,我就會死的很難看,同時,身後的先知特戰部隊也跳出機艙

紅色的曳光彈開始朝我們掃射過來,打在魅影號上撞出激烈的火花,從空中看起來真他媽的有夠恐怖

我重重的踏上陸地,隨即衝向最近的掩蔽物,頭盔上的顯示器切換為夜視模式,隨即掃視整個著陸區,唔?前面的熱點怎麼越來越近?

[一點中方向有敵軍步兵!開始接戰!]

我提起粒子步槍,瞄準,開火,一道細長的白光在出現的同時就消失了,人影的頭也消失了

這時,我撇見一道火焰衝向正在垂降的第二架魅影號,我想都不想就趴了下來

防空飛彈擊中了魅影號的電磁引擎,運輸機開始激烈的旋轉,我看見幾個特戰部隊跳出魅影號之後,運輸機就直直地撞上了一旁的大樓,炸成一大團煙火

[二號被擊落了!注意防空飛彈!開啟電子反制器!]其他的駕駛員激動的喊著

我怒不可遏,二號機搭載的可是我的部下啊!

在他們繼續開火前,我必須處理

我跑出掩蔽物,隨著飛彈排煙的軌跡向前跑去,沿途順手擊倒兩個不識相的陸戰隊

看到了,就在一個火力陣地內,有一輛搭在防空飛彈的人類尤豬號!

除了尤豬號之外,就我所看見的,有一個班的陸戰隊把守著這個陣地,不但有機槍和路障,我還看見幾具反戰車火箭發射器,火力十分的強大

這條街道完全沒有掩蔽物,這意味著我必須暴露在人類的正面火網之下,可是眼前已經沒有時間去尋找迂迴的路徑了,在不趕快處理掉那個飛彈陣地,其他的機群會有危險

我深吸了一口氣,將能量護盾功率條到最強,然後往前衝刺!

這下子我可變成了晚會的焦點啦!

我邊跑邊舉起粒子步槍進行射擊,兩名陸戰隊員還沒有注意到怎麼回事就去見了他們的偽神,然後,所有可以射出子彈的東西全都朝我射了過來!

[喔喔喔喔!可惡!]

我穿梭在火網之中,時而左右閃躲,時而翻滾,步槍和機槍的子彈像切碎機般剁碎我身旁的牆壁,我手中的粒子步槍又閃了三下,三個傢伙的胸口多出一個大洞,抬頭顯示器不停的更新和再標示敵人的所在位置,而我則用粒子步槍壓制他們

許多子彈打在我的能量護盾上面,說實在還挺痛的,可是沒有一發貫穿,護盾減少的速度也沒有我預料中的快,就在距離陣地不到二十公尺的破碎柏油路面上,我往旁邊一個翻滾,躲開兩道來襲的曳光彈火線,閃入一旁牆壁的陰影,啟動了行動隱身裝置

人類機槍陣地見到目標消失了,立刻發出更猛烈的火網,想用亂槍打鳥的方式把本大爺揪出來,但說實在的,除了幾發零星擦過的子彈外,其餘的火網根本失去了準頭,要在黑暗中對抗啟動了隱身裝置的先知特戰部隊大概只有惡魔辦的到,這些雜兵等著領死吧

我拋下已經過熱的粒子步槍,一躍而起,重重的落在驚慌失措的人類陣線中

目標:敵軍的尤豬號防空型!

幾個陸戰隊員驚訝的轉身,我的右手快速抽出放在腿部的電漿手槍,左手一拳砸向最靠近的人類,那個可憐蟲的頭殼爆了開來,同時我快速轉身朝我右後方的陸戰隊胸口開了兩槍,人類來不及發出聲音就被電漿融化,兩個倒地,還剩三個

突然一聲巨響,我感到一股巨大的衝擊在我的腰際爆開,我連叫都來不及就往後飛去,混蛋!是散彈槍!

我的腰際挨了重重的一擊,電漿手槍也飛了出去,在我掙扎著想站起來之前,那個人類衝到我的眼前,想補上最後一槍,這下可不妙啦!我情急之下抓住那傢伙的小腿,用力一捏,隨著骨骼的碎裂聲和慘叫聲,那個混蛋倒地

我趕忙爬起,檢起散彈槍,朝他的腦門補了一槍,解決了這個雜碎

尤豬號的炮手急著去摸他們的衝鋒槍,我一槍一個解決了

我將幾枚防空飛彈堆在一起,拿了一枚人類的破片手榴彈,拔掉插銷,計算好時間差後扔向彈藥堆,然後拔腿就跑

伴隨著身後的熱浪與閃光,我拔足狂奔

[這裡是沃都密,敵軍防空飛彈與其護衛已殲滅,所有已著陸的特戰部隊立刻到一號集節點會合。]

[收到。]

[收到了,閣下。]

[了解。]


(2)

[黑色三號呼叫黑色領隊,聽到請回答,完畢。]

[收到了,三號,這裡是領隊,請說。]

[敵軍已突破防線,兵力大約為三到四十名精英部隊,配備黑色裝甲,完畢。]

[繼續監視,三號。]

[收到。]

我關閉無線電,對身後的另外兩名隊員比了個手勢,我們起身離開藏身的平房,藉著夜色的掩護轉移陣地

[領隊,這裡是三號,有狀況了。]

我們快速的在黑暗中奔跑著,這座城市像是死了一般,完全失去了光明,也罷,反正惡魔總是在黑暗中行動,我抓緊手中的步槍,衝到對街的街角,轉身掩護我的兩個隊友

[獨眼巨人二號捕捉到一支單獨行動的敵軍小隊,就在離你們兩條街的地方。]

獨眼巨人是我們攜帶的小型偵查UAV,可以和我們的裝甲連線,提供即時的戰場情資,我的抬頭顯示器前跳出一個小螢幕,那是這個城市的俯瞰圖,上面有一大堆紅色的三角形,正在減少的綠色圓圈,以及四個藍色的正方形,其中有八個紅色三角形正在我們不遠處行動著

[收到了,小隊注意,我們在這裡展開伏擊。]我用在街道圖上標出一個由虛線組成的正方形

[安潔,到二樓去,守住街口。]我指著一個隊友說道

安潔莉卡-079代表確認的藍色燈號在我的顯示器上閃了一下,接著她就消失在黑暗中

[丹尼,準備好蓮花地雷,部署間隔十五公尺,然後設定為手控操作。]

丹尼爾-064點點頭,抓起背包開始準備,而我則是藏在一輛卡車的後方,將光纖探測器伸出車外,準備看好戲

[黑色二號就位。]安潔冷酷的說道

[黑色四號就位。]丹尼熱情的說道

[讓他們見識一下真正的惡魔!]

現在,我們等

---

好黑

雖然我們的電漿彈和人類的曳光彈已經點亮了夜空,不過在戰鬥的核心外圈,燈火管制的城市還是一片黑暗,透過熱影像儀的掃描畫面投影在我的眼睛上

隊員們謹慎的四處前進著,妖姬號回報發現可疑的熱源就在這附近

隊上的尖兵傳來通訊

[閣下,目前還沒發現human的蹤跡,完畢。]

說話的是我的首席尖兵,烏爾密,這傢伙的偵查技術沒話說,戰技也是一流的,可是有個怪癖,就是將人類稱呼為human,這似乎是人類方言中對自己種族的稱呼,我問他為什麼不學陸戰隊或是惡魔的方言,他聳聳肩說他根本不會念

[human不是根本不在這裡,就是躲的很好,我不認為是前者,閣下。]

[不管如何,我們得把他們揪出來。]

[是的,閣下。]

我走在隊伍的中間,六名特戰隊員以鬆散的隊形前進著,這樣既可以保持足夠的運動空間,又能夠掩護自己的夥伴

所有人全神灌注,我有預感事情很快就會發生

---

來了

從安潔的攝影機鏡頭中,我看到幾個晃動的黑影,是精英部隊

[目標出現,星盟精英八名,成搜索隊形,盔甲是黑色,符合資料中的特種部隊階級描述。]安潔輕聲的說道

我不必提醒他們在敵軍進入截殺區前千萬不要輕舉妄動,截殺區是由四枚蓮花地雷圍成的小區塊,整個區塊都處在我們的火力範圍之中,任何踏進去的東西都會被打成肉醬

[這裡是黑色四號,敵軍尖兵進入截殺區,請指示。]

[先別開火,將他們一網打盡。]我沉聲說道,兩個藍燈閃爍了一下,我再次檢查了我的步槍,確定裝上了鎢心穿甲彈,精英部隊配備了非常難對付的能量護盾,能夠扭轉整個戰局

周圍靜的跟墳墓一樣,剛想到這裡,我立刻就後悔做出這麼不吉利的比喻,槍聲、唉嚎聲、爆炸聲似乎都消失了,但我很清楚,這是我集中注意力的結果,和精英的戰鬥從不拖泥帶水,很快就會結束了,而我們通常都是活下來的一方

我非常希望幸運女神這個婊子能稍微眷顧我們

黑影越來越大,精英特有的高大輪廓出現在整個鏡頭中,這傢伙看起來非常謹慎

[小隊注意,準備開火。]

我的抬頭顯示器上出現了蓮花地雷的引爆器訊息,我將地雷條成待發狀態,四個綠點顯示地雷完全正常運作

我將步槍的保險關閉,舉起來仔細瞄準


---

前面出現了一閃即逝的光芒,我瞪大了眼睛,那不是…?

[小隊注意!散開…!]

那絕對是人類的步槍瞄具,不可能會錯的!

我試圖高喊掩蔽的命令

但是似乎太遲了

---

[開火!]

蓮花地雷爆炸了開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衝擊著我的聽覺神經,巨大的火球和高速噴濺的致命破片將截殺區變成了地獄

[這裡是黑色二號,開始攻擊。]

[黑色四號,開始攻擊。]

突擊步槍的答答聲響起,伴隨著戰鬥中衝腦的熱血,我舉槍,扣下了板機

---

我眼前的隊友被炸成了蜂窩,而他在死前將我推倒在地上,保護了我

我站起身,聽力似乎喪失了,聽不見隊友的吶喊,聽不見傷患的哀嚎,聽不見步槍的聲響,我聽不見戰鬥的一切

但我看見了

看見了那個身影


[惡魔。]

上篇(完)
---

我邁開大步,調整呼吸

在瑞曲訓練基地炙熱的太陽下,我氣喘吁吁的跑著,二十公里的長跑中,我已經跑了一半,扣掉凱莉這個飛毛腿不談,我算是領先群內,這次,一定要勝過約翰!

對勝利的執著並沒有錯,戰勝不了別人是沒辦法活下去的,這是我們一直被教導的鐵則,所以,我努力的、幾乎是瘋狂的追求各種可能的競爭然後全力取勝,這次的武裝行軍也是

我不顧唉嚎的肌肉繼續奔跑,這時背後有一個人影很快的跑了過來,是克爾特-051,他一點都沒有露出疲累的樣子,一點也沒有,很快就跟我並駕齊驅

他看了我一眼,對我笑了笑,然後輕而易舉的超越了我,在他身上的那五十磅負重似乎不存在般,我非常的不甘心,即使知道自己的體力已經快到極限,但我還是邁開大步追趕著離我愈來愈遠的克爾特,我要超過他!我要贏!

接下來,我只聽見啪的一聲,緊接著而來的是讓人昏泫的巨痛,我的肌腱斷了,勉強踏出幾步之後,我就不支倒地,雙手緊緊的抱住我的大腿,痛苦的抽畜著

看來傷的滿嚴重的,要跑是不可能了,甚至連站起來都有問題

真可笑啊!太可笑了

不但贏不了凱莉和約翰,現在連那個克爾特都已經超越我了嗎?

這時,一隻纖細的手伸到我的眼前,我困頓的抬起頭

[你還好吧。]

是安潔,安潔莉卡-079,我們除了協同訓練外,幾乎沒說過話

[我扶你起來。]

另一個說話的,是…丹尼,丹尼爾-064,安潔的死黨

何必多此一舉?趕緊超越我不就行了?我將話吞回去

安潔迅速處理了我的腳傷,其他的斯巴達學員們陸續超了過去,我痛苦的閉上眼睛

[可以走吧?]

我點點頭

[那,一起走吧。]

無視於目瞪口呆的我,安潔溫柔的將我攙扶起來,丹尼爾則是拿起了我的配重

[你不想輸給克爾特那個怪小子吧,我也不想。]安潔對我一笑,那是純粹溫柔的笑容

哎呀,眼睛好像有點刺刺的

[怎麼啦?難道真的有那麼痛嗎?]安潔機靈的轉過頭去,不動聲色的問


或許,我追求的不是勝利

或許,這才是我所追求的東西


[混蛋,是今天風太強了啦。]

---

(1)

[閣下!是埋伏!]

多謝提醒啊!我眼睛還沒瞎!

隊友的健康指示器上有四個人的訊號消失了,一槍未發就死了四個特戰精英,這就是惡魔的力量嗎?

[散開!找掩蔽。]

我舉起電漿槍,朝著眼前的惡魔射出了一連串水藍色的光球,惡魔飛快的閃避,速度真的很快,同時,他手中的突擊步槍噴出了火花,打在我的護盾上掀起一振漣漪,我驚訝的發現,護盾指示器居然快速的跌落,遠比跟陸戰隊交戰快的多!

[快反擊!掩護隊長!]烏爾密大吼,手中的卡賓槍不停的開火,惡魔的身影快速的閃動,又再度隱沒在黑暗中,但是子彈依舊毫不留情的轟在我們身上

可惡,未免太厲害了

我躲入一輛人類平民的載具後方,將電漿槍高舉過頭朝著惡魔一陣掃射,跟其他的精英不同,我對於躲避敵火不抱著羞恥或排斥的想法,在戰場上閃躲敵軍的攻擊天經地義,但是就是有很多正規軍的年輕小夥子對此不屑一顧,這就是為什麼我能當上特戰軍官,他們卻只能倒在地上發臭的原因

有幾枚子彈貫穿了載具的車門,劃過我的臉頰,我憤怒的吼了一聲,轉身衝出掩蔽,朝著黑暗中又掃射了一串電漿彈

一個小小的圓球落在我的腳邊,發出喀啦的一聲,我想都不想拔腿就跑

轟隆!

破片手榴彈爆炸開來,將我先前的掩蔽物炸成一團火球,噴濺的油料和四散的碎片造成第二次的殺傷,就連我身上也中了幾塊彈片

抬頭顯示器上出現了代表敵軍的紅色倒三角形,人類跟精英猛烈的開火,電漿武器擊中路邊的車輛,高溫點燃了裡頭的燃料產生了巨大的爆炸

旁邊的精英大叫一聲,雙手握住自己的脖子,但是止不住滾滾流出的紫色鮮血,兩眼發直倒地

[二樓有狙擊手!]我高喊

烏爾密聽到後,朝著我用抬頭顯示器標示的那動樓房的二樓投擲了一枚電漿手榴彈,手榴彈的藍色軌跡在黑暗中顯的特別明顯,藍色的光球形成一條完美的拋物線,精準的落在窗子裡面

我看見一個高大的身影快速的跳出窗外,就在他的後腳剛離開窗垣時,藍色的烈焰吞滅了整個房間,那個惡魔來了個前滾翻,漂亮著陸

[繼續射擊!壓制他們!]

我壓低身子,不停的扣著板機,電漿槍的溫度愈來愈高,就快超出冷卻器的極限了,這下可不妙啦

又有好幾發子彈打在我的防護罩上面,指示器開始發出危險的蜂鳴聲,我躲到路燈後作為掩護,路燈的燈柱隨即被打的千瘡百孔

三名惡魔以斷垣殘壁為掩護,不停的移動位置來躲避我們的電漿火網,因為大氣的關係,我們的電漿武器甚至可以被惡魔閃過,沒辦法擊中敵人的武器再強大也沒用,真該死

[烏爾密!用老方法!]我大喊

烏爾密比出了解的手勢,他跟另外僅存的特戰精英-卡馬斯自掩蔽物後面站起,猛烈的射擊

惡魔如我預期般的將注意力轉向那兩個人,願先行者保佑他們

我趕緊啟動行動隱身裝置,徹底融入黑暗中,現在的我誰也找不到了

但是要快,要趕在隱身裝置的有效時間,以及兩位特戰精英冒死替我爭取的時間流逝殆盡前展開行動!

我邁開步伐

---

[繼續開火!壓制他們!]

我朝探出頭射擊的特戰精英放了個點放,三發七點六二公厘的穿甲彈準確的擊中了他的額頭,精英大叫一聲倒了下去

[好耶…啥?]我瞠目結舌,因為那傢伙居然捂著額頭又站了起來!

混蛋!耐打也不是這樣子吧!

[黑色二號、四號!集中火力攻擊九點鐘方向的特戰精英!]我一說完立刻低下頭躲開迎面而來的電漿彈,我藏身的車子塑料車殼迅速泛紅、融化,難聞的焦味和硝煙味混雜在一起

[收到。]

[收到。]

兩名斯巴達立刻掉轉槍頭,集中掃射那隻特戰精英,子彈把周圍的牆壁打的千瘡百孔,那傢伙立刻縮回掩體內

[四號,重新裝彈中。]丹尼爾冷靜的聲音傳進我的耳裡,我透過眼角餘光撇見在街道轉角,以房屋牆壁為掩護的斯巴達戰士,眼睛聚焦,隨著連動的攝影鏡頭拉近,我看見丹尼爾正不慌不忙的將MA-5K的彈匣退出,然後塞進一個新的彈匣

有了!

[四號,從右側繞過去夾擊他們!安潔跟我來!]

動力雷達上,兩個綠色光點快速的移動位置

我撇了一眼,將目光移回菁英身上,舉起步槍,MA-5K模組上的微型攝控電腦將資料傳進我的顯示器內,我扣動板機

7.62公厘穿甲彈的槍口閃焰點亮了黑夜,我看見防護罩被穿甲彈擊中激盪而出的火花

[丹尼!集中攻擊!]

藍色信號燈亮起,過了一秒,重新填裝完畢的丹尼爾加入攻擊,兩把MA-5K像是猛虎出閘般,雨點般的穿甲彈打在特戰菁英身上,擊破了防護罩,穿透了血肉,即使從這裡,我還是看得到,那個傢伙吐出一口鮮血,死撐著不肯倒下,我們又開了十幾槍,直到彈藥計數器發出警告的嗶嗶聲,我才放開板機,整個彈匣一掃而空,那名特戰菁英在倒下前就死了

我鬆了口氣,正準備抓起一個彈匣塞進步槍時,動作感測器突然大聲作響,我的眼角餘光撇見一個模糊的影子朝我衝了過來

該死,居然犯了這種錯

這下我死定了

---

透過槍口的火光,我看見了烏爾密最後的一戰,他很英勇,戰鬥到最後一秒,神聖的天堂將會再接納一名勇士的忠魂,但是,在這之前

我要先將這些惡魔打入地獄!

我發出狂怒的戰吼,撲向惡魔

一拳打倒眼前來不及反應的人類惡魔,他手中的步槍飛了出去,他掙扎著想要再爬起來,我又給了他一腳,讓他再度跪下

我從高處冷眼望著他,這是多麼痛快的角度!

我拔出能量劍,劍刃高速的電漿噴流灼燒著空氣,我的視線因為熱氣而模糊,惡魔半跪在地上,我可以感受到他的絕望與憤怒,就跟我一樣,跟我的弟兄一樣,跟死去的同胞一樣,我將能量劍高高舉起

他們的仇,我要在這裡報了!

[死吧!]












[你休想!]

進入我耳中的,是一個清澈的聲音,就在我意識到發生了甚麼事之前,我已經揮下了能量劍

劈砍在物體上的觸感無庸置疑,但我殺的不是地上那個惡魔!

一個綠色的身影在最後一刻擋在我與惡魔之間,空氣中充滿了燒焦的臭氧味,我看清楚了

墨綠色的裝甲上有一條亮紅色的能量劍劍痕,斜切過整個面罩,劃過胸膛直達腹部,時間似乎靜止了

碎裂的頭盔掉了下來,在黑色瀏海下是一張蒼白的面孔,伴隨著鮮紅的鮮血

[休…休想…得逞..,你...你休想殺了他!!!]

我震懾了,是女性!在破碎面罩下露出的面容,是人類的女性!!

她直挺挺的屹立不搖,堅定的眼神與我四目相對,那是無所畏懼的眼神,為什麼人類也能有這種眼神?

她在危急時刻犧牲了自己,保護了同胞,在菁英的戰士之道中,這是最高貴的行為,卑賤弱小的人類也是如此嗎?或許,是我們看走眼了

她往前一步,散發的懾人氣魄遠勝過我認識的任何精英!

她的眼神即使與死亡如此靠近,依然沒有流露出一絲的恐懼,而是絕對的無畏,那是坦然面對自己終點的英雄才會有的眼神

那麼,就該用英雄的方法,替英雄送行

我再度舉起能量劍,往前一踏,刺進了她的胸膛

[呃……]

她往前走了幾步,終於不支跪了下來,沒有悲傷的輓歌,也沒有動人的詩詞,只有風的哭聲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我猛然轉頭,原本倒地的惡魔猛的奮力躍起,發出可怕的狂嚎

那是哀痛的狂嚎

惡魔閃過我揮出的能量劍,一拳打中我的腹部,力量之大讓我覺得我好像被獵人狠狠的揍了一拳,我不支後退,惡魔抓住了我揮動能量劍的手腕

狠狠的折斷

足以令人昏厥的劇痛讓我放開了能量劍,我左手反射性的想去掏電漿槍,然而惡魔暴吼一聲,再度揮出一拳,速度快到我只看見一道模糊的綠色閃影,然後我就飛了出去,脫臼的手臂軟綿綿的搖晃,我倒了下來

我吐出鮮血,等著死神的到來

但是惡魔根本不看我一眼,著急的抱起倒地的同伴,悲傷的輕喊了幾聲,衝進了黑暗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爭愣在那裏,心臟跳的飛快,看著第三名惡魔消失在我的感測器範圍內,我想爬起來,卻動彈不得

[閣下!]

這個聲音,是卡瑪斯!

卡瑪斯衝到我身旁,檢查著我的傷勢,他不停的說著一些話,我聽不見,也不想聽

[…閣下,您太勇猛了,居然一個人就將他們所有人擊退!現在只要再加把勁就…]

[不…]

[閣下?]

[不是贏了,是…]

是被放過了

---

[黑色二號妳聽見了嗎!看著我!看我啊!安潔!]

我扛著安潔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槍聲完全消失,我打破一間民房的大門,將安潔抱了進去

隨後,負責後衛的丹尼臉色慘白的衝了進來

鮮血不停的從盔甲的裂痕中流出,沿著我的雙手滴淌而下,我將安潔抱到一張床上,鮮血立刻染紅了床單

我顫抖著雙手脫去頭盔,隨手扔到一旁

寂靜的夜裡沒有槍砲聲,沒有嘶喊聲,沒有慶祝勝利的喧鬧,也沒有哀痛敗北的哭嚎,只剩下安潔微弱的心跳以及喘息聲

我顫抖著拿出生化治癒泡沫,撇了一眼傷口,就被絕望給包覆,不可能的,這不可能治好啊

[嘿…]是安潔

她虛弱的看著我手中的生化泡沫注射器,緩緩的搖頭,氣若游絲的說

[沒…沒用的…我…我會死。]

這不是問句,所以我這麼回答

[嗯..是啊。]

為什麼!

為什麼不說[妳會好起來的!]或是[撐下去!醫療馬上就快來了!]

但是我什麼都說不出,只能看著朋友慢慢的死在懷裡
[我…好…好想睡…]

我只能面無表情的看著,看著安潔安詳的闔上眼睛

眼睛好痛,回想起很多事,基本訓練時、第一次跟約翰他們進行對抗演練時、第一次在模擬戰中擊垮克爾特時、第一次殺人時以及…第一次看見朋友死去時

我被巨大的痛苦驅回現實:安潔就要死了,我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我好恨!卻不知該恨誰!

是派我們前來這裡的海軍嗎!?

是挑起這場戰爭的星盟嗎!?

是殺死安潔的那個菁英嗎!?

還是,因為粗心與無能,害死安潔的自己?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摀住雙眼,哭了出來

[…]

透過指縫,我看見安潔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她露出清澈的微笑,就像十五年前在訓練場對我嶄露的笑顏般,看著我

[嘿…今天…的風…好強啊…]

[是啊。]

我閉上眼睛,淚流滿面




[刺的我眼淚都流出來了]


再度張開雙眼,安潔已經走了

雖然她離開了,但是事情還沒結束,會有人付出代價的,星盟必須付出代價

在足以令人窒息的悲傷中,窗外閃過了幾個陰影,雖然眼睛早已被淚水所模糊,但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是星盟的行動隱身裝置

我看向丹尼,他點點頭

當門被一腳踢開時,我們早已抽出了刺刀,一把抓住衝進來的第一個傢伙,將他摔到地板上,準備撕開他的喉嚨

[住手!!]

倒地的人大喊了一聲,是小孩的聲音!

他們是人類!

我放開了他,此時他身後的五個身影全都解除了隱身迷彩,他們穿著我從來沒見過的戰鬥服,手中拿著跟我們相同的MA-5K步槍,我從來沒見過,也沒聽過這支部隊,領頭的人脫下全罩式的頭盔

是個小孩子,頂多十二歲出頭的小孩子!

[我們是奉命前來支援你們的!長官!我是尚中士,長官]

[奉命?奉誰的命令!?]

[海軍特戰群!長官!]

他露出微笑

[我們是斯巴達戰士。]


全文完
---

話說昨天在做第二篇的校稿時,看過之後很想撞牆,我怎麼會寫出這種文咧?!

悲傷的氣氛我就是抓不到啊(抱頭)

但是寫了都寫了,也試著寫出脫離原本的風格,有批評指教也可以說喔

1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1 筆精華,02/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