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831

RE:【其他】Sailor Stars最後戰役(Sailor Moon Stars電影版)

樓主 Peter Taiwan2111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接續上一篇的Mercury記憶播放結束後,接下來的情形

「很遺憾,影片只有播放到這邊而已…」Peter以沉重的語氣說著

「這樣就夠了,(嘆息聲)沒想到這個女孩在生前居然受到這種不人道的折磨…」
John對於她的遭遇感到不捨和難過

「那個賤女人自以為是誰啊?想要統治整個銀河,奴役所有人類?我看她是腦袋有問題!」  
Jessica對於凱拉克西雅所犯下的罪行十分氣憤並飆了粗話。

「我還是有一點搞不懂,她跟納粹黨究竟有什麼關係啊?」
John仍然不解

「還不知道其中的關聯性,但起碼我們解開了一個疑問。」
Peter這麼說

「現在我們拿她怎麼辦,不能就這樣丟下她吧?」
Jessica望著那名少女一邊問著其他人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John對於這個問題也難以回答,不能直接放在這也不能帶著她到處走

(嘆息聲)為她辦點簡單的告別式吧…」Peter嘆息著說,隨後決定幫她辦簡單的告別式

不一會時間,Peter就在附近的一處空地挖了個臨時的墓穴並在旁邊備好了能夠防腐且不易散發氣味的防水布準備在告別式結束後包裹在Mercury身上。

I command you return to earth. Ash to ash, dust to dust.May God lead her soul to the eternal kingdom. (我指示妳回歸大地。塵歸塵,土歸土。願上帝帶領她的靈魂前往永恆國度。)
John手邊拿簡易版聖經邊念著,其他兩人則是站在她的兩側,表情十分哀戚。

「願她在另一個世界能過著她想要的美好生活。」
Peter說完這段話之後,就把引導他們來此地的水晶墜飾戴在她脖子上。就在這時,水晶墜飾的光再度亮了起來…

What's happening? What have you done, Peter? (發生什麼事?你做了什麼,Peter)
Jessica問著Peter

「我只不過是把墜飾套在她的脖子上啊!」
Peter回答Jessica的同時,套在Mercury脖子上的水晶墜飾,發出的光越來越亮。亮到幾乎連她的身體都看不見…

之後強光再度減弱,再度變回原有的亮度,隨後
Peter他們再度靠近這名少女。

「這是怎麼回事,這水晶墜飾怎麼又再度發光?」
Jessica再一次問著Peter

「這…我也說不上來。」
Peter對於這件事說不清楚,但就在此時John察覺這名女孩有了動靜…

「呃…各位,她好像有反應了…」
JohnPeterJessica給叫來,而Aquila則在附近繼續警戒。

「會不會是你看錯了?怎麼可能…
(痛苦呻吟聲)oh,天啊…」原本認為John是否看錯的Jessica聽到Mercury發出的痛苦呻吟聲,整個人也愣住了。

「這是…這…有可能嗎?」
Peter對於Mercury起死回生這件事感到十分訝異。儘管如此,他仍保持鎮定地蹲坐在她的旁邊。John也同樣地蹲坐在她的旁邊,而Jessica則是拿著Thompson M1A1衝鋒槍在旁警戒。

(痛苦的喘氣聲)好痛…(咳嗽聲)這裡是哪裡,我在哪裡?」剛起死回生的Mercury,身體很虛弱完全使不上力;視力也很模糊,只能勉強看見有三個人影在她附近。但不能確定這三人是敵人還是朋友。

「你以前遇過這種情況嗎,
Peter?」John詢問Peter

「不能說沒有見過,只是親眼見證倒是頭一次。」
Peter這樣回答

「噓…她好像醒來了…」
Jessica回頭告訴另外兩位

(呻吟聲)你們是誰?這是哪裡,你們想對我怎樣?」這時的Mercury視力已經恢復正常,但是身體仍然相當虛弱,雖然能起身卻沒有足夠體力能站起來,看到三個不認識的人在身邊,心裡難免慌了起來。

Wow! Easy now! Lady, you’re safe now. (哇!冷靜點!小姐,你現在安全了。)John安撫著Mercury,她想站起來卻怎麼樣都使不上力且情緒十分激動。

「這是什麼地方,我在哪裡?你們到底是誰?」
Mercury問著在她身邊的人,且仍對她身邊的人有戒心並試圖站起來。

「先別亂動
Mercury,不然就沒辦法確認妳的身體狀況。還是我該叫妳Mizuno小姐?」
Mercury聽到Peter講出她的真實名字整個人都傻掉了。在此同時,Peter再次點了點他的左側鏡架,接著鏡框再度出現亮光。但這回出現的是綠光,接著朝Mercury做掃描的動作。

「怎麼會…難不成我的真實身分被揭穿了?」
Mercury回想自己的真實身分怎麼被別人發現。在此同時,掃描光線在她的身上來回大約三次隨後消失。

「各器官功能運作正常,腦部感官沒有受損,目前體力虛弱且傷痕仍在,但大致上正在好轉。」
Peter在掃描結束之後說了這段話,隨後Mercury吃力地站了起來。

「你是誰,你怎麼會知道我的真實身分?」
Mercury質問Peter怎麼知道她的身分

「初次見面,大家都叫我
Peter,妳也可以這麼叫我。」Peter以一副輕鬆的語氣跟她說,其他兩人也做簡單的自我介紹

「回答我的問題,你怎麼知道我的真實身分?」
Mercury覺得Peter在閃避問題,於是繼續逼問。

OK,OK!別激動!我現在就告訴你實情!」Peter認為這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直接告訴她實情。

「我們是來這裡調查東京對外通訊中斷跟全球氣候大亂的關聯,大約幾分鐘前,我們在台場海濱公園的自由女神像附近發現了妳。但是那個時候妳已經沒了氣息,於是我們決定觀看妳的記憶來找出這個事情的始末。也因為這樣就知道妳的真實身分。如果妳覺得自己的記憶被看光感到相當生氣的話,那還請妳多多諒解。」在
Peter說完整個事情的始末之後,Mercury知道自己的真實身分被揭發的原因,但另一方面對於自己的記憶被別人看到感到十分氣憤。

「就算為了調查好了,也不能隨便偷看人的記憶啊!」
MercuryPeter大聲斥責

「我也很不喜歡看別人家的記憶,但情勢所逼我別無選擇,還請妳多加諒解。」
Peter再度向Mercury道歉,而Mercury也知道這樣吵下去也無濟於事,更何況現在她身上有個更重要的事要做。

「我現在趕回去不可,要去保護
Sailor MoonMercury這麼說

我很佩服妳保護同伴的決心,但是我們不會讓妳自己去的。Jessica這麼說

「但是這跟你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被打斷)Mercury話還沒說完,就被Peter給打斷

「誰說這件事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看看你周遭,這個情況已經蔓延全球了,我們可不想坐以待斃!」
Peter一邊對Mercury說這些話一邊用他的平板電腦調出電視新聞畫面給Mercury看。

「這下子真的不妙了…」
Mercury看到電視新聞畫面裡的景象才驚覺情況遠比到銀河電視台時的情況還要糟。

不只是東京,從紐約、巴黎、倫敦、柏林、羅馬、雅典、巴塞隆納、莫斯科、開羅、北京、上海、香港、台北、漢城、雪梨、印度、西藏、麥加、梵諦岡、蒂卡爾、奇琴伊查、里約熱內盧、華盛頓特區、洛杉磯、舊金山等各大城市及地區都被烏雲所籠罩,加上雷電交加讓人感覺世界末日就要到了…

「儘管這樣子,我還是要趕回去。」
Mercury儘管全身是傷仍下定決心要去銀河電視台去保護Sailor Moon

「我說過了,我們不可能讓妳自己單槍匹馬的。」
PeterMercury這麼說

「就是啊!妳身上都是傷痕,從台場這邊走到銀河電視台要走多久啊?」
Jessica問著Mercury,就在此時她脖子上的水晶墜飾發出微微亮光…

「這水晶墜飾怎麼會在我身上?我不記得我有戴這個。」
Mercury看著自己脖子上掛的水晶墜飾這麼說

「就是那個水晶帶我們來找妳的。也就是它讓妳起死回生。」聽到
John這麼說,Mercury這時想起來她自己的星球種子(形狀跟水晶墜飾都一樣呈菱形)早就被奪走了,換句話說不可能站在這邊跟他們三人對話,但事實擺在眼前。

「所以就是這個水晶讓我重生的嗎?」這時
Mercury將掛在她脖子上的水晶墜飾拿起來看,接著水晶墜飾第三次發出強光;這回強光將Mercury整個人包在裡面。

Oh, no. Not again! (噢,不。別又來了!)Jessica抱怨著,她對水晶墜飾不斷發出強光感到厭煩了

「別抱怨了,快點退到後面去!」
JohnJessica趕快找地方躲起來。

「我現在感覺到,有股能量正源源不絕地湧上來…」在此同時被藍色強光包圍的
Mercury身上的裝備和服飾也出現變化…

先是她的變身道具,接著是她的服裝,最後是她的裝備
(她的微型超級電腦進化成平板電腦型),此外還出現了特別的豎琴。接著強光第三度減弱,第三度回到原有的光度,進化過後的微型電腦和新出現的豎琴出現在她的身邊,當Peter他們從躲藏的樹叢裡出來時,也發現她有點不一樣了。

You look so different. (妳看起來有點不一樣了。)John看著她的新樣貌這麼說

「有嗎?我覺得沒有變多少。」
Mercury不這麼認為,就在這時Peter拿起了在她身旁的豎琴看了又看。

「這豎琴沒辦法用來攻擊吧?不曉得彈出來的音質如何?」
Peter認為這把豎琴只是普通的豎琴於是就彈了幾下,誰知道一道藍色光束從那把豎琴前端出來,把附近的一棵樹叢給凍結了;看到這個景象的四個人都愣住了。

「好吧,看樣子這不是普通的豎琴。」說完這句話,
Peter就把手上的豎琴丟回給Mercury
在此同時,躲藏在樹上的Aquila再度發出警告聲,只是這回,叫了兩次…

(猛禽的警告聲x2)

「發生什麼事了,出了什麼狀況?」
Mercury有點狀況外,不太確定發生什麼事

We got a company, don't to stand there! (我們有訪客了,別杵在那裡!)Jessica大聲叫著Mercury趕快躲起來,同一時間,人數在1216人的納粹軍隊正朝著這裡逼近。其中還有一輛裝甲車也朝這裡過來…

「這下麻煩了,是
SdKfz 234裝甲車。Peter用雙筒望遠鏡看到了敵軍裝甲車的型號,顯然情勢現在變得比較棘手。

「出了什麼事?什麼情形?」
Mercury詢問躲藏在樹叢的Peter

You see for yourself. (妳自己看吧!)Peter於是把望遠鏡給Mercury,她這回也知道目前處境有多麼糟糕。

「你的對策是什麼?」
JohnPeter這麼問

「只要能搞定那輛裝甲車就沒太大問題。」
PeterJohn這麼回答

「如果行得通的話,我希望你跟
Mercury合作。」PeterJohn這麼提議,但是John覺得可能行不通,因為還沒辦法取得Mercury的信任。儘管如此他還是建議John試試看

「我們雖然剛認識沒多久,但如果我們想逃出去,我們就得合作。」
John試著說服Mercury

「你有什麼對策?」
MercuryJohn有什麼策略

「我聽
Peter說妳會用水系偏向冰的絕招,如果妳跟我風的絕招結合起來的話…」
John建議Mercury跟他使出合體技

「我不確定可行性有多高…」
Mercury在計算可行性

「我知道你做事謹慎,但不試試看怎麼知道?」正當
John還在說服Mercury的同時,納粹軍隊正朝這離逐漸逼近…

(德文)他們應該沒走多遠,仔細的搜!」一名納粹黨衛軍吩咐其他的隊員

(德文)他們這回逃不了!一定要抓住他們!」一名納粹士兵這麼說著

(德文)他們在那邊!」另一名納粹士兵發現Mercury他們並通知其他人

It's show time! (好戲上場啦!) 準備好了嗎,Mercury?」John問著Mercury是否準備好

「試試看吧!先解決那輛裝甲車。」
Mercury回應John並建議先破壞裝甲車

「跟我想的一樣。」
John這麼說隨後上前朝裝甲車使用(暴風炮),緊接著Mercury用她的手上的冰之豎琴(Icy Harp)使出(水星急凍狂想曲(水星水漾狂想曲進化版))(暴風炮)進行結合。

(德文)那是什麼東西啊?」裝甲車駕駛員看到像是白色砲彈的物體朝他們過來

(德文)你在發什麼呆?快進行閃避!(慘叫聲)」裝甲車炮手叫駕駛員趕快閃避但是來不及了,與Mercury絕招結合的(暴風炮)擊中裝甲車。被擊中的裝甲車變得支離破碎

(德文)開火!跟他們拼命啦!(槍聲大作)」納粹黨衛軍看到這景象勃然大怒,吆喝著其他隊員展開猛烈攻擊

(德文)請求空軍支援,我們遭到猛烈襲擊!(慘叫聲夾雜著槍聲)」同一時間一名通訊兵要求總部請求空軍支援,但還沒講完就被Peter剛拿到的Ethereal Energy Rifle所射出的光束給擊倒

「繼續攻擊,不要有任何漏網之魚!
(槍聲大作)Peter吩咐著其他成員

「你說的倒輕鬆,彈藥快要用完了!
(槍聲大作)JessicaPeter這麼說而且他們身上的彈藥也快要用完了…

「乾脆一口氣解決,看我的!」說完這段話,
John接著不畏槍林彈雨衝上前去,隨後使出(龍捲風)將其餘的納粹士兵給擊垮

(喘氣聲)如果再來一波攻擊,我真的會受不了…」Jessica對敵軍一波又一波的攻擊開始感到厭煩

「幹的不錯,
Mercury。」John稱讚Mercury

「你也是。
(喘氣聲)Mercury同樣稱讚著

「好了,趁他們還沒派大軍過來把我們宰掉之前,趕快離開這裡。」
Peter敦促其他成員盡快離開這裡。

「不過彈藥快要用完了,我們不確定還能撐多久。」
Jessica擔憂著因為她的衝鋒槍彈匣剩下沒多少了。

「這還不簡單,就用敵軍的武器和彈藥來用不就得了?」
Peter說此話的同時,正在拿取敵方的武器和彈藥,當中也有幾把Ethereal Energy Rifle分給包括Mercury其他人。

「被你說對了,真的有很多把這種武器。」
John在說這話的同時,Peter接著又給了他們每個人大約68顆的綠色礦石,他說這就是這把能量步槍的火力來源。隨後Peter教大家如何裝填這把步槍的彈藥。

「好吧,就勉強用一下了…」
Jessica勉為其難地說

「有一件事我不明白。」
Mercury 對於一件事感到疑惑,那就是凱拉克西雅以及納粹黨的關聯

「憑凱拉克西雅她單單一人就能讓整個銀河陷入一團混亂,為什麼她還要跟納粹黨聯手?」
Mercury提出疑問

「我相信真相越到後面就越清楚。」
John正在說此話的同時,他的Motorola手機響了。這回是Team 4Cassandra 打過來。

John,你們現在那邊狀況如何?」CassandraTeam 1小隊的情況

「糟透了,又遇上納粹巡邏隊;而且有裝甲車支援,差點無法應付。」
John回報他們的狀況

「那麼你們那邊的情況是怎樣,
PerseusAndromeda狀況還好嗎?
John擔心PerseusAndromeda狀況,問著Cassandra

「他們兩個狀況還好,我們目前在前往墨田區的路上,雖然有遇到零星攻擊但都被擺平了。」
Cassandra這麼回答,隨後Perseus過來接話

「我說過,要讓德意志民族蒙羞的人付出代價,你就儘管放在心上!」
Perseus這麼說

「有我在身邊陪他,不會有事的。」
Andromeda要大家放心

「希望如此。」
John語中仍帶有擔憂的語氣,同一時間Peter把凱拉克西雅女王的影像傳給其他隊員,過了不久其他人就加入電話線上。

「這張就是敵方首領的樣子?穿著真沒品味。」
Mei看著凱拉克西雅的穿著並做出毒舌批評

「她自以為是誰啊,克麗奧佩托拉七世
(指埃及豔后)?」Castor看著影像這麼說

「雖然我們仍不清楚她與納粹黨的關聯性,但她就是導致全球陷入混亂與不安的元兇。」
Peter對著其他人這麼說

「就憑她自己一個人?」
Orion不太相信Peter的說法

「你們千萬別大意,她不是你們想的那麼好對付。」
Mercury提醒著其他人

「不好意思,請問妳是?」
Xianghua Mercury的身分(除了Team 1小隊的成員,其他人是第一次見到Mercury)

「妳是
Sailor Mercury對吧?Sailor Earth認出她的身分,但認出她的原因是她脖子上的水星符號(原本脖子上的項圈是五芒星變成代表水星的符號)。接著她又發現Mercury的脖子上掛有水晶墜飾,於是接著問

「妳怎麼會有那個水晶墜飾?」

「這個…」
Mercury這回無法解釋,沉默一陣子後由Peter告訴實情

「這女孩曾經跟敵軍首領交手過,但很不幸的被打敗;如果沒有這個水晶墜飾,她現在就不會站在這裡了。」
Peter這麼一說,令其他人不再多問

「如果有冒犯到妳的地方,我在此向妳道歉。」

Peter對於可能對Mercury造成二次傷害,於是向她道歉

「現在這都不重要,現在最重要的是…
(爆炸聲)Mercury話還沒講完,他們所在的遠端就傳出爆炸聲響。

「出了什麼事,怎麼會有爆炸聲?」
GraceJohn他們那邊出了什麼事

Oh, shit! It's Nazi Air Force! (噢,糟了!是納粹空軍!)John回應現在情況時飆髒話,這代表大事不妙。

「對方有戰機?有幾架啊?」
Grace繼續問

「我哪知道有幾架,再問你們就要過來準備替我們收屍了!」
John不耐煩地跟Grace講了這句話隨後就把手機給掛斷了。

「美國人都這樣嗎?
(悶哼聲)」當Grace在對John發牢騷時,Team 1小隊正面對納粹黨的全面攻擊…

「這下麻煩大了…」
Jessica望著西南方的天空,發現有數十架的納粹戰鬥機朝他們所在的方向飛來

(德文)發現目標。」一名納粹飛行員呼叫其他隊員

(德文)收到,攻擊目標直到目標被摧毀為止。(機槍聲大作)」另一名飛行員做回應之後就朝台場濱海公園開火

「大家快回到車子裡,動作快!
(機槍聲四起)
Peter大聲叫著其他人,距離悍馬車最近的John率先跳上車中間的炮塔;JessicaMercury分別坐在後座及駕駛座右側Aquila則是飛離現場。隨後悍馬車離開了台場濱海公園…

「我們現在要去哪?
(機槍聲加上飛機引擎聲)Mercury詢問正在開車的Peter

Take this! Nazi bastard! (吃我這招!納粹混帳!) (火神機槍擊發聲) John使用的是美國目前仍在實驗階段的GAU-19/A三聯管火神機槍對納粹戰機進行攻擊(此類型機槍雖然在1983年進行量產,但該機槍要裝載於地面載具要等到1999年才正式出現)

「給我點時間思考。
(車子引擎聲)PeterMercury給他點時間思考下一步,這時車子正在附近打轉,納粹戰鬥機則如同蒼蠅般的死纏不放

「快點往彩虹大橋方向走!」
Jessica叫著Peter

「還不是時候!
(機槍掃射聲)Peter認為還不是把車子開往彩虹大橋的時機

(德文)那個到底是什麼武器啊?(慘叫聲+戰機爆炸聲)」一架戰鬥機來不及閃避遭到擊落

(德文)就只不過是輛車子,摧毀他!(機槍聲)」這名納粹駕駛員叫著其他隊員繼續朝悍馬車發動猛攻

「這裡是
F-CK-1蒼鷹小隊,聽到請回答。重複,這裡是中華民國空軍F-CK-1蒼鷹小隊,聽到請回答。」一名中華民國空軍駕駛員,向派來調查的小組對話

「這裡是調查員
Peter,聽到請回答。」Peter該飛行員並問這項行動是否合法

「收到,由於這是特殊狀況,所以總統要我們過來協助支援。」中華民國空軍駕駛員這樣回答

「了解,你們現在位置在哪?」
Peter再度詢問該飛行員

「目前位在三浦半島西南西方大約
15公里的海面上,距離海平面有10公里,預計10分鐘左右抵達東京。你們目前狀況如何?」飛行員回答目前狀況後並再度詢問

「情況危急,我們正遭到數十架納粹戰鬥機攻擊!
(車子轉彎聲加上爆炸聲)Peter這麼回答,同一時間在上方追擊的納粹戰鬥機又被擊落好幾架

「收到,請撐下去我們立即趕來!」該名飛行員說完這段話就立即趕往東京現場

「好了弟兄們,讓他們瞧瞧我們的厲害!」該名飛行員呼叫其他
11架同型號戰機的飛行員

「收到!」其他駕駛員異口同聲地說,在此同時
Team 1小隊的悍馬車還在跟納粹戰鬥機纏鬥著

「到底還要繞多久啊?
(機槍掃射聲)Jessica對車子在附近不斷打轉感到厭煩

「照這樣繼續下去,輪胎會撐不了多久。」
Mercury對於悍馬車的輪胎耐久度提出警示

「也繞了差不多了,就往大橋走吧!
(剎車轉彎聲)Peter覺得時候差不多,於是往彩虹大橋開過去,只是距離彩虹大橋仍有一段距離

「這下大事不妙了,他們派出轟炸機來了!」還在跟戰鬥機纏鬥的
John,這回他看到在遠方有一架Horten H.XVIII A長程轟炸機朝這裡飛來(Horten H.XVII IA長程轟炸機是到二次大戰結束仍在研發階段的轟炸機)

「飛行翼
轟炸機This is bullshit! (這是太扯了)Jessica大叫著

「你們別太囂張啊!
(火神機槍擊發聲+飛機擊落聲)John持續朝戰鬥機進行炮擊,隨著被擊落的戰鬥機越多,數量也逐漸在減少

(德文)即將抵達目的地,準備炸掉那座大橋。」轟炸機駕駛員說道,同一時間悍馬車已經在橋上了,但由於橋上都是被遺棄的民用車所以速度也被迫減慢。

(德文)發現敵軍戰機,各戰機立即派來迎擊。」一名飛行員呼叫倖存的戰鬥機派來保護轟炸機

Peter,他們好像撤回去了。但轟炸機仍朝這裡過來!」John回報狀況,但Peter認為這情況很不尋常,同一時間中華民國空軍派來的12F-CK-1戰鬥機已抵達東京灣上空

「發現敵方戰鬥機及轟炸機,準備迎擊。」一名戰鬥機駕駛發現目前在東京灣上空的納粹戰鬥機及轟炸機

「收到,
6號跟8號瞄準轟炸機;其他的去追擊戰鬥機。」駕駛員領隊下達命令後就開始行動

「空戰開始了!他們開始跟
F-16戰機打起來了!」
John把所看到的情況告訴大家,但是他把F-CK-1看錯成F-16

「那才不是
F-16,那是F-CK-1戰鬥機!」
Peter糾正John,此時在東京灣上空,一場空戰正在上演著

(德文)大事不妙,所有人員撤退!(慘叫聲)」又一架納粹戰鬥機被擊落,但轟炸機仍朝大橋挺進

「目標已鎖定,發射天劍一號
(飛彈發射聲)F-CK-1駕駛員瞄準轟架機發射一枚熱導彈

(德文)不會讓你們得逞的!(機槍聲)」轟炸機上的機槍手看見飛彈逐漸逼近,並試圖用機槍阻止飛彈靠近,但是來不及了…飛彈擊中了左側引擎
(引擎爆炸聲)

(德文)我們遭到擊中啦!」機槍手叫著駕駛員,此時轟炸機的高度在逐漸下降

(德文)可惡,既然這樣…」轟炸機駕駛似乎是鐵了心,決定朝彩虹大橋撞過去,但這時悍馬車只走了四分之一(還沒通過的一個大橋橋塔)

「這裡是蒼鷹
4號,聽到請回答。」飛行員對悍馬車上的隊員問話

「收到,蒼鷹
4號;回報狀況。」Peter再度跟飛行員回話

「我們擊中目標,但轟炸機仍朝大橋橋墩飛去;照這樣下去會撞上去的,請立即離開大橋!」蒼鷹
4號駕駛員向悍馬車上的人報告狀況

「了解,通話完畢。」
Peter淡定的跟駕駛員通完話後,接著就通知大家把安全帶攜好

「坐穩了,接下來要全速狂飆了!」
Peter接著油門踩到底全速前進

「那架轟炸機想幹嘛?」
Jessica看著逐漸逼近的轟炸機憂心的說著

「照這飛行方向和速度,難道說…」
Mercury驚訝的說著,似乎是知道轟炸機飛行路徑

「被妳猜對了!他們想要撞上這座橋來個玉石俱焚。」
Peter說這句話的同時,轟炸機與大橋橋墩的距離越來越近了,而悍馬車正準備通過的第一個大橋
橋塔

「我們過不去的!」
Jessica覺得來不及在轟炸機撞上大橋前通過

Nothing is impossible!(沒有不可能的事!)Peter接著油門踩到底全速前進

「大家注意,要承受撞擊了!」
Mercury提醒大家要承受轟炸機撞上大橋所造成的衝擊,此時轟炸機距離大橋橋墩剩不到600公尺…在那之前,轟炸機的投彈手和機槍手則是跳機逃生

(德文)受死吧!狗雜種!(飛機墜毀的爆炸聲)」轟炸機駕駛員說完此話後沒多久,就撞上了彩虹大橋的
橋塔,而Team 1小隊的悍馬車則是在一陣陣尖叫聲中,有驚無險地通過第一個大橋橋塔,但危機尚未解除…

(大橋纜繩斷裂聲)受到轟炸機撞擊的大橋
橋塔,因撞擊所造成的高溫以及爆炸衝擊波的影響,再也承受不住而劇烈搖晃並開始崩解…

What the hell's that sounds? (那是什麼聲音啊?) (大橋纜繩斷裂聲) Jessica聽到大橋纜繩不斷斷裂的聲響感到不安,此時遭到撞擊的大橋橋墩開始倒塌…

「不妙,大橋要垮了!
(大橋倒塌聲)Peter透過後照鏡看到彩虹大橋正在倒塌的景象,而悍馬車距離大橋另一頭的芝浦碼頭只剩一半的距離…

「難道不能再快一點嗎?
(大橋倒塌聲)John催促著Peter再快一點

「油門都踩到底了,別叫啦!
(大橋倒塌聲)Peter對後面的John大叫著

「這回我不敢保證能夠安全通過。
(大橋倒塌聲)Mercury認為沒辦法在大橋倒塌前通過,這時大橋崩塌的速度就快要趕上悍馬車了…

「完蛋了,這下子死定啦!
(大橋倒塌聲)Jessica大叫著,因為悍馬車還沒通過第二個大橋
橋塔,橋面呈左下傾斜就要掉落到海裡了…

「抓緊啦,接下來路會很顛簸的!
(眾人的尖叫聲)Peter在提醒大家後,悍馬車在一陣尖叫聲中飛進芝浦碼頭一處附近的公園,緊接著車子不斷地翻滾打滑把負責操作機槍炮台的John給摔出車外。但幸好John對地面使用(暴風炮)利用反作用力以減緩他撞擊地面所造成的傷害。
悍馬車在連續翻滾幾圈後終於停了下來,這時車身已變得殘破不堪,槍塔上的火神機槍也已經嚴重受損不能再使用,且車內的裝備也被甩出車外散落一地。

「好了,誰還沒死的,出個聲吧!」
Peter在車子翻覆後,首次叫其他成員

(痛苦的叫聲)痛死我了,我想我的骨頭斷了好幾根…」Jessica痛苦地說著(實際上她根本沒事)

「我覺得很不舒服,現在終於知道翻車的感覺是什麼了。」下車後的
Mercury覺得整個世界還在打轉,而且有種想吐的感覺(雖然沒有真的吐出來)

Hey, where's John? (嘿!John跑哪去了?)Peter發現John不見人影,但他不知道John早被摔出車外;直到John他自己蹣跚地走過來才知道整個經過

「我在這
(疼痛的叫聲),這是在拍動作電影嗎?」John回想剛才發生的事,這時悍馬車發生爆炸,把車子整個炸得粉碎。

「這下好極了,要走路走到掛了。」
John看著被炸毀的悍馬車並這麼說

「別那麼說,多走路有益身心健康啊!」
Peter這麼樂觀的說法,可是其他人卻一點都笑不出來

「這裡是蒼鷹
8號,聽到請回答,你們沒事吧?」飛行員看到了悍馬車爆炸的情況並擔心的發話,希望有人回應

「這裡是
Peter,人員平安,但車子報銷了。」Peter這麼回答

「謝天謝地,人平安就好。聽著,接下來的所講的事你們一定要聽
清楚。」
飛行員人員聽到
Team 1小隊的成員平安之後,並提供一個情報

「我們在來這裡的途中,發現羽田國際機場已經遭到佔領。能的話就把機場奪回來,這樣就有絕對制空權了。」

「了解,感謝你們提供的情報。」
Peter向飛行員所提供的情報表示感謝

「不客氣,還有一點,不久之前我們派了特種部隊在你們所在位置的附近,可以的話就跟他們會合。」飛行員又提供一些情報給
Peter

「收到,通話完畢。」
Peter對駕駛員對話

「祝好運,駕駛通話完畢。」駕駛員對話完畢後就跟著其他
11架戰鬥機離開東京上空

「好了,看樣子得做選擇了。」
Peter把剛剛所得到訊息告訴大家並讓各位決定接下來的去向,是要先去東京大田區奪回羽田國際機場,或是繼續執行任務找出元凶;最後以21決定先繞遠路奪回羽田機場(反對繞遠路的是Mercury)

Mercury,我知道你迫切回去想保護天使(Sailor Moon),但是現在過去只有被挨打的份。」PeterMercury這麼說並試圖安撫著

「妳放心,不會有事的!」
John同樣安撫著Mercury,就在此時先行飛到芝浦碼頭的Aquila看到碼頭貨櫃區附近有一群人往這裡過來,但是這回牠長叫一聲…
(猛禽的長叫聲)

「怎麼回事,難道又有敵人靠近了嗎?」
Jessica聽到Aquila的長叫聲又慌了起來

「放心,這次不是敵人。」熟知
Aquila叫聲的JohnJessica放心

(Aquila叫聲不同,代表的意義也不同;叫一聲代表有巡邏隊、叫兩聲有小規模部隊、叫三聲代表大軍壓境、長叫一聲則是援軍抵達)

「在那邊!」一名部隊成員叫著其他成員朝
Team 1小隊的成員方向過去,而他們是過來協助Team 1小隊的特種部隊,後頭還跟著三輛V-150裝甲車及一台M41D輕型戰車

「你們是霹靂小組對吧?是總統派過來協助我們的嗎?」
Peter認出特種部隊上的臂章是台灣霹靂小組才會有的閃電盾牌臂章

「就是我們。」一名隊員這麼說,隨後
Peter將剛剛發生的事跟前來支援的部隊講了一遍並把凱拉克西雅的照片給他們看。

「你是說,就是這個長的很三八的女人把整個地球搞得烏煙瘴氣?」其中一名成員一臉狐疑地問著,還毒舌評論她的長相

「你們還是得小心點,她的能力不是你們所應付的」
Mercury再度提醒著

「呃…請問妳是哪位?」這名隊員問
Mercury的身分(霹靂小組的成員不知道Mercury是誰)

「看妳這穿著,像是剛參加完變裝派對的。」另一名隊員看著她的穿著這麼說

「她是這次事件中的關鍵人物,她知道整個事情的經過。」
PeterMercury護航,以防她的身分被拆穿。此時John看著這輛輕型戰車一邊問著

M41輕型戰車?這韓戰的老古董你們怎麼還在用?

「這句話去跟你們的參眾議員說吧!」一名負責輕戰車主砲的特種部隊成員如此說道,就在此時Aquila發現在芝浦碼頭附近的樹林有人躲在那邊…

(猛禽的警告聲)

「我們被發現了,有人躲在那邊!」
Peter提醒大家有人躲在附近,過沒多久一名扛著攝影器材的人以及一名女記者雙手舉高的從樹叢裡走了出來

「拜託,請別傷害我們!」扛著攝影器材的攝影師求著
Peter他們別傷害他們倆

「嘿嘿,冷靜點!這裡沒人想傷害你們。」
John叫那兩位冷靜下來

「你們是誰,你們跟納粹帝國是不是同夥的?」女記者這麼問著

「喂!這是很嚴重的指控,我們跟那些納粹垃圾黨一點關係都沒有!」霹靂小組的其中一位成員聽到這不實的指控大聲斥責

Knock it OFF! (別鬧了!)聽好,如果你們不想死在這裡的話,就把這頭盔和防彈背心給穿上去然後跟我們走。」Jessica大叫著,並以命令的口氣叫那兩位把頭盔跟防彈背心給穿上

「有一些事情,我不曉得該不該跟你們講…」攝影師這麼說,似乎是知道什麼事

「如果是跟這次事件有關的就儘管說吧!」
Mercury這麼講

「其實在不久前我聽到納粹巡邏隊的一些談話,他們說他們把一些政府高官和皇室家族給囚禁在國會議事堂和皇宮裡面。」現場除了女記者之外,其他人都大感驚訝

「這下子分身乏術了,因為我們剛剛決定去奪回羽田國際機場。」
John聽到這消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在這此時Peter做出了這個決定

「我看就發則簡訊好了,看看誰在國會議事堂或皇宮附近,誰就去營救。」於是
Peter利用手機發出這封簡訊,看看誰能夠接下這顆燙手山芋

好了,去奪回羽田國際機場吧,上車!」Peter這樣對所有人這麼講

「遵命,長官!」霹靂小組隊員答覆著
 
於是Team 1小隊一行人前往大田區並決定奪回羽田國際機場
 
 
第二片段結束


Mercury起死回生,為接下來的戰局起了變化…只是還有其他三顆正在發光的水晶墜飾,這代表有另外三位水手服戰士將重生並重返戰場…

Team 1小隊成員名單如下,有被框起來的就代表重生的成員
Peter,John & Aquila, Jessica, (Sailor Mercury)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6 筆精華,08/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