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8
GP 24

RE:【其他】天地劫 神魔至尊傳 (劇情完整版)(九章)

樓主 刺心 jenwen5566
GP6 BP-
十章 玄魔刻印
幻幽谷……
    殷劍平一夥人再和朱慎的戰鬥結束後,風塵僕僕的趕到幻幽谷來。一路上卻看見一群又一群的民眾拿著鋤頭、鐵鍬,低著頭拼了命的工作。
    上官遠眼見不對,立馬上前制止其中一人問道:「這位大哥 你還好吧?」
    但對於上官遠的問話,這名百姓卻沒有回應。只見他兩眼無神雙手一使力想把被牽制住的鋤頭再次向地面實施挖掘。
    情況的不對勁,讓上官遠又找上幾人詢問。但得到的答案和行為卻都是一樣的結果。
    感到困惑的上官遠只好退回隊伍上向紫楓敘述情形:「紫楓姑娘,這些人好像失了魂似了,兩眼無神,問也不應,是否已經…死了?」
   「他們還活著,只是被施了邪法奪了心智,只要找到幕後黑手,這些人都會恢復。但前方邪煞之氣過甚,看來我們要找之人應該就在眼前了。」對於這種運用活人為工具的手法,紫楓臉上表情雖然平靜,但從話語上的語氣可看不出她的平靜。


幻幽谷中心之地……
    此時鄲陰正看著他精心的傑作,兩隻豎立的大角與微露的頭骨,中間還正泛范著燐燐紫光,而邪氣的強橫程度宛如能瞬間形成實體魔物一般駭人。
    看著兩邊還拼了命工作的民眾鄲陰笑道:「嗯朱老鬼的迷魂術果然有用。照這進度來看,不用到子時就可以完事了。」
   「……咦,有人來了?這時候不該有人會來這裡的…難道是?!」習慣和屍體為伍的鄲陰,對於活人的行動相對敏感,尤其是對一群一起行動的人更加敏感。
   「…嗯,果然是在這裡。」看著附近民眾越來越多,紫楓確定他們要找的地方就快到了。
    而映入眼簾的景象也讓上官遠驚訝呼道:「哇,那是…蚩尤頭骨?」
    眾人對眼前的景象也感到不可思議,尤其那迎面衝擊而來的煞氣更是感到自身那微微顫抖的恐懼。
   「嗯,朱愼佈下那三陰冥幻陣,原來是為了要徵些民伕來此挖掘,我只道幻幽谷的妖氣是自然天成,原來蚩尤的骨還就埋在這裡,這倒令人意想不到。」其實紫楓內心早有答案只是不敢確定 但眼前得景象也完全證實了他的預測。
    看著出現的眾人,鄲陰眉頭一皺事感不妙,心中直接怪罪起朱慎的無能。「才剛誇了那老小子兩句,現在竟然沒能拖住這群小鬼,廢物!真是廢物!」
    鄲陰知道自身能力沒有與他人正面對抗的本錢,但也不能讓人小瞧。單手指向前方的殷劍平悠悠笑道:「本座還道是誰,原來又是你們這批小子。哼,連這等大事你們都敢來搗亂,今日要叫你們來得去不得。先打發了這些閒雜人等,在痛痛快快的送你們上西天。」
    雙手一張,綠光四起,一旁拼於挖掘的民伕,紛紛倒地。鄲陰縱身一晃退於蚩尤雙角後方,大聲呼道:「都給我出來罷。」
    四方群魔紛紛現形,經由幻幽谷邪氣洗禮過後,強度比以往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也完全出乎鄲陰意料之外,現在就好比吞了一顆強心丸似的,信心大增。
    對於突然倒地的民眾,上官遠手上嘯風槍猛的敲向地面,濺起石屑,大聲怒道:「可惡,要打就打,何必對這許多無百姓下毒手?」
   「他們沒事,只是被妖術弄暈了而已。不過若我們聽任鄲陰為所欲為,那可就很難說了。」紫楓怕大夥會一時被憤怒矇了心,衝動行事,先安撫現狀為最先打算。
    但此時的鮮于超已經提起巨劍,大步向著前方的魔物邁進,「哼,豈能讓他得逞,且讓俺先劈這老妖怪幾刀再說。」
   「那是當然!上官兄,我們上!」殷劍平看著已經上前而去的鮮于超也不敢怠慢,快步跟上。
    鮮于超高舉著手上巨劍準備蓄力而下先毀掉一顆朱焰魔火討個首功,但眼前的朱焰魔火卻在此時不停的激烈顫抖著,被感痛苦。
    突然,九個金光乍現圍繞在朱焰魔火身旁,剎那間衝擊朱焰魔火引發爆炸,金光四射,而朱焰魔火瞬間化作粉塵消失無蹤。眾妖魔見此況紛紛退避三舍,停止了和殷劍平動手的念頭。
   「…怎麼!又有誰來了?」被洗禮過的朱焰魔火竟被一擊毀去,鄲陰警覺的向四周凝望,心想到底又是何人出手。
    鐵杵清晰的摩擦聲從右側大石傳來,身穿藍衣僧袍,斗笠遮面,頸部環繞碩大念珠,一現身就赫然出手立威後訝異驚道:「好強的妖氣!貧僧遠在十里之外就見到此地妖光沖天,是何方妖孽在此作怪?」
   「嘿,來了為和尚老兄啊,不過怎地打扮好像有點不太一樣?奇裝異服,手上也並非一般佛門禪杖,脖子上的念珠更是異常的碩大。」上官遠上前不停打量著眼前這位怪異的和尚,更伸手想去觸碰此人的法杵和念珠觀看。
    鮮于超對於上官遠的無理行為立馬上前制止,眼帶尊敬的說道:「不可無理,那是來自東海倭國的周遊僧,我曾遇過一兩次。他們多半練有一身武藝,有的還精通降魔咒術,是相當厲害的角色。」
   「原來如此。這位大師,晚輩一行正與妖人交戰,若你不想捲入戰端,便請先退避一下如何?」殷劍平知道四邪的能力個各駭人聽聞,唯恐不讓他人誤險陷入其中,有意勸離。
   「阿彌陀佛,施主客氣了。 除妖降魔乃我佛門弟子天職,貧僧焉有退避之理。」話一說完,起手又是九字箴言,九道金光,另一顆朱焰魔火又消失在眾人眼前。
   「大師願意助拳 ,那真是在好不過。只是敵人凶狠,還望大師多加小心。」殷劍平從未見過如此殺氣過甚的異國和尚,也不敢多言,只有謝過此人先把此事了結再說。
   「多謝施主好意,貧僧明白。」和尚話語雖然客氣內斂,但眼神從始至終都一直盯著鄲陰和顫抖的眾妖魔們。突然法杵一震,眼綻凶光吼道:「妖孽!今日教你知道,我密宗降魔術的厲害!」
    鄲陰被此人氣勢嚇得不輕,但主人所交代之事若未完成,下場可能比死還來的恐怖。壓抑著內心的恐懼,看著月空天色嘴角已微微翹起向著和尚挑釁:「多一個來送死的也沒啥差別,今日可要見見東洋修道僧的本領。眾妖上陣!」
    鄲陰根本不願親自出手,妖魔死的再多都和他無關。招鬼符他手裡多的是,只要能再拖個半柱香的時間,完成這次任務,那他就可功成身退。
    然而這突來的和尚雖然武藝高強,可是一但陷入戰鬥之中,他那殺戮的眼神猶如正在進行一場遊戲般喜悅,根本無法正常思考。
    鄲陰的拖延戰術,加上大夥跟隨和尚拼命殺戮妖魔的做法,紫楓感到事態不妙,立刻大喊:「不好,鄲陰有意拖延時間,快快將鄲陰擒下!」
    等大家聽到紫楓的呼喚之時,為時已晚。只見大笑的鄲陰看著月色笑道:「嘿嘿,天時已至。四荒之魂,盡集於此,明神天魄,返冥降世。迷涅沙加謨提多……」
    身處殺戮喜悅當中的和尚被突來的邪氣驚醒,才知自己誤事了。「阿彌陀佛,好重的妖氣!諸位施主,這妖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這話說來可長了…糟了,鄲陰在施妖法引放蚩尤骨骸的邪力!只怕此力之威銳不可擋,大夥快到左首大石之後躲避!」紫楓不敢多言,勸大夥先躲過此次邪力綻放再做算。
    鄲陰信心大增,有一舉消滅眾人之勢,「你們也知道厲害麼?毗達提耶摩簪….起!」
    咒語結束,紫色燐光之中浮起耀眼紅色晶石,其中蘊育著無上邪氣。
   「…好邪的妖物!?看我的,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破魔!」和尚知道自己誤事,不願躲避,運起全身力量欲破此邪物。
    九字箴言力量比之前消滅朱焰魔火還要來的強大,金光之中更可清晰見到字形。和尚的奮力一擊果然讓大家大開眼界,紅色晶石根本抵禦不住這強大咒術攻擊,朱紅外膜瞬間破碎,紫黑色氣息瞬間湧出,凶煞之影一逝即過。
    和尚滿意的看著剛才一幕幕的畫面,得意說道:「方才貧僧見那朱紅晶石內蘊無方邪氣,實是可畏可佈的妖邪法寶,於是自作主張以我密宗「破魔金剛杵」將之破去,沒想到居然一擊成功。」
   「大和尚厲害的緊,佩服,佩服!」鮮于超對於佛門高僧一向可畏可敬,和尚此舉更讓他佩服得五體投地。
   「聽說破魔金剛杵專破鬼道邪物,果然名不虛傳。這紅色晶石邪力雖強,卻也難當其鋒。」封寒月對咒術方面原本就有極大的興趣。能一次性的祭起龐大力量,在操控下必然下過苦工夫,對於這名陌生的和尚也佩服的很。
    此時的鄲陰卻不禁大笑出來,完全不像一名失敗者該有的行為。「哈哈哈 真巧,真巧。本座發掘這魂晶,原本就是為了釋放困縛其中的蚩尤魂魄,湊巧被你們不知究理的打破,如今魂魄已然散入天地 正好省了之後的一番功夫,看來得好好謝謝這位高僧才行。」
   「…難道說,貧僧是幫了倒忙?」和尚臉露難色,剛還為此洋洋得意之舉顯微尷尬,不敢面對眾人。
    殷劍平舉劍指向鄲陰呼道:「大師不用介意,奸人一向攻於心計,上了他們的當原是常有之事。」
   「嘿嘿,這和尚自己多此一舉,你們倒怪到我頭上來了。也罷,晶魂即破,此行可說是大功告成。今日就暫且先放過你們一馬,咱們後會有期啦!呵呵呵呵….. 」四邪一向善常攻於心計,破壞和諧。此話一出,那和尚更是慚愧低頭羞於見人。
    眼見已經轉身逃走的鄲陰,和尚才抬起頭來怒道:「你…你…你…站住,別逃…」
    此時封寒月突然輕唉一聲側身傾倒,殷劍平立馬上前扶住她,緊張問道:「封姑娘?你怎麼了?」
    封寒月搖了搖頭回道:「我沒事,只是忽然覺得有點發冷…對不起…我想我是真的有點累了。」
    這種情形,兩天以來已經發生過三次,殷劍平不敢輕忽。「身子不適就別勉強。諸位,反正敵方已然得手,留在這裡也沒用,我們不妨先回城休息好了。」
    紫楓觀察了一下現在情況言道:「也好,那朱紅晶石破散之後,此地妖氣也淡了許多。我想迷魂妖法在天亮後就會自解,暫且讓這些居民在此睡一下好了。」
    對於封寒月情況,殷劍平內心著急,只想先行離開,對於和尚的幫助只能先言謝:「這位大師,多謝你剛才的相助之恩。若將來還有機會聯手共戰,屆時還請大師多加關照,咱們就此別過。」
    看著轉身已準備離去的殷劍平,和尚躊躇了一會問道:「施主等等,貧僧現下有一不請之請,還望你能答應。」
   「不知大師有何指教?」
   「剛才貧僧自作主張,以破魔金剛杵擊破朱紅晶石,正好遂了妖人之意,雖說此事實是出人意料,但貧僧亦責無旁貸。…這樣吧!之後貧僧就和諸位同出共進,直到妖人伏誅,事情圓滿解決為止。不知施主以為如何?」和尚對於剛剛的行為慚愧到了極點,有意彌補過失。
   「大師,這樣太委屈你…」殷劍平對此事感到不妥,眼神不停飄移詢問各人意見。
   「貧僧身為出家人,跟著各位必有諸多不便,但貧僧心意已決,希望施主一行能夠成全貧僧此願。」
   「大師自倭國遠來中土,想必是身負寺中要務,如此跟著我們東奔西跑可是妥當?」異國和尚會來中土必有要事,封寒月也不敢耽誤此人任務,快快問道。
    只見和尚又一次臉露慚愧,緩緩道出:「這倒好說。師尊言道貧僧殺性太旺、惡根未除,若來中土佛寺清修或可修成正果,因此由師尊留書推薦,來投附近的靈覺寺。貧僧雖想稱此機會精研中土佛經 ,但即有妖人禍亂中土,除滅彼等才是當務之急,閱經修法倒不急在一時了。」
    這一席話也讓大夥瞭解了為何這名和尚殺意會如此攝人的緣故。
   「大師一番美意,在下是恭敬不如從命了。敢問大師尊名法號?」眼看大夥沒有反對之意,殷劍平便答應此人,了去心願。
   「多謝施主成全。貧僧法號真胤,今後就請諸位多多指教了。」
   「大師客氣了。現下封姑娘身體不適,咱們先回城內歇息如何?」已是同一路人,殷劍平當下禮貌的問了真胤意見。
   「本是該當如此,然而剛才那妖人雖用遁影之術逃走,想是逃得不遠之故,此刻還能察覺他妖氣的去向,如果要追的話,趁現在追應該還來得及。」真胤行事向來求急求快,現在的他只想彌補剛剛過失,所以意見和大夥恐怕不一致。
   「雖說如此,但…」聽到真胤的意見,這時的殷劍平也慌了。
    看著無措的殷劍平,封寒月心中一甜 不想這名關心她的殷大哥在同伴間難堪,露出微笑道著:「殷大哥,這回若再讓他逃走,以後就不知何時才能再遇上他們,機不可失,咱們快追便是。」
   「可是 ,妳的身子…」殷劍平面有難色回道。
   「殷大哥,我知道你擔心我,我…我心領了。但眼下還是先追敵人要緊,真胤大師,這就請你帶路。」封寒月態度強硬,逼得殷劍平不得不從。
   「嗯 。跟我來!」真胤手上法杵往地上一敲立刻向前方樹林探去。
    此時上官遠手上嘯風槍也像真胤一樣敲向地面,不過內心卻是一句,「不解人情的混帳東西!」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88 筆精華,04/1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