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6
GP 8

RE:【其他】天地劫 神魔至尊傳 (劇情完整版)

樓主 刺心 jenwen5566
GP6 BP-
九章 殺陣

數日後,太原城內,客棧雅房……
「紫楓姑娘你身上的傷是否好些了?」殷劍平關心紫楓傷勢如何。
「嗯,幾日調養已將魔氣去除,感謝殷公子關心。」紫楓微笑著表示無礙。
已知紫楓已無大礙,封寒月立即發出疑問。「……為何像紫楓姐姐這樣隱居閒雅之人會受妖人所迫害,我實在不懂?」
「封姑娘,我本為隱世獨居之人,可能虛名過盛,那些妖人顯怕我誤以他們大事才動身想先除去我這後患。但我看殷公子身後劍匣所給的震撼可大過於我的虛名。」紫楓話題轉向殷劍平本人,表感好奇。
「對啊,殷大哥,你一直都未說你那劍匣的事。不止我師伯感到它的訝異,連那高傲的前輩與先前那魔人也為感到震驚。」封寒月的趁此機會一同將她的疑問轉向殷劍平。
「這……其實聽我師父說這是家父身前遺留下的遺物,到底是什麼他也沒多說。只知從我八歲起就帶著此劍匣,他已如我兄弟手足一般,我平時都將我所替換過的長劍放入此劍匣內,有何奇特異能我可全沒感覺到。」殷劍平一一道出此劍匣來歷
「原來如此。」
「哈哈,反正今後紫楓姑娘也將和我們同行,不如趕快買些酒菜歡迎她。」眼看上官遠對此一大串問題已感不耐煩,索性改變話題。
「上官大哥,我看你是酒蟲又犯了吧。」封寒月撇了一眼笑道。
「哈-哈-哈-」上官遠的大笑之聲似同掩飾想法。


翌日……
「……殷大哥,你還好吧。」封寒月叫醒還陷入宿醉中的殷劍平。
殷劍平晃了兩下腦袋說道:「唔!我沒事,可能昨日上官大哥又多灌了我兩杯才會如此,真是讓人見笑了。」
「沒事就好,大家已準備好了就差你一個,快走吧。」
殷劍平背起劍匣後又看了封寒月一眼,感到微許差異問道:「……封姑娘,你臉色有點蒼白,是不是身體不適?可別像那日一樣嚇壞眾人。」
「可能這幾日戰事過於頻繁,身體有些吃不消,反正不嚴重就是。我們還是快下樓,別讓大家等太久才是。」
「好!」
果真就在一行人離開客棧後沒過多久封寒月就感不適,雙腿一軟跪倒在地。
「唔!我的頭……我的頭好痛!」
「……封姑娘?!你沒事吧?」殷劍平立刻蹲下,擔心問道。
「奇怪,……不知怎的,頭就是痛的好厲害…唔…」封寒月雙手抱著頭憑憑唉道。
「封姑娘樣子有點奇怪,殷公子,咱們還是先回客棧再說。上官兄,勞煩你先回客棧跟掌櫃要個房間。鮮于前輩,還請你去藥舖抓幾味清心醒神的藥,咱們回頭客棧見。」紫楓見其狀,立刻發出意見。
殷劍平緩慢攙扶起封寒月說道:「封姑娘,撐著點,咱們這就回客棧休息。」


當日夜晚,客棧內……
「我現在好多了,真對不住,讓你們兩人在這看顧我一整天。」封寒月坐在床頭望著殷劍平和紫楓兩人。
紫楓眼神則望向殷劍平笑道:「呵呵,我只是把脈下方,沒下什麼力,倒是殷公子擔心的要命,這幾個時辰寸步不離。你要謝的話就謝他吧。」
殷劍平馬上低著頭摸著額頭掩飾泛紅的臉頰。「沒…沒這回事,我只是沒地方可去,就索性待在這了。」
封寒月明白意思,臉上掛著淡淡笑容轉向紫楓問道:「……不管怎樣,真是謝謝你們了。對了,紫楓姐姐,妳先前幫我把過脈,可有看出我身上有什麼病症?像如此忽然頭痛欲裂,以前可從來沒過。」
紫楓坐到封寒月旁握著她的右手。「我也看不出來。你脈象平穩,不像生什麼病。不過,你體質有點異於常人。身上陰氣很重。」
「女子內蘊屬陰,不是本來就如此?」殷劍平對此話也感疑問
「話是沒錯,但陰氣強弱卻因人而異,有人天生陰氣特盛,有人則陽盛陰衰,不過像封姑娘如此陰氣之重的,我還第一次見到。」
殷劍平越聽越迷糊,繼續追問。「陰氣過重有何不妥?」
「所謂陽通天華,陰結地象。陰氣過重的人容易吸引鬼魅魍魎,也容易沾染邪氣妖魄,我想封姑娘的病症多半與妖氣有關。」
「不好了!不好了!」此時上官遠的驚喊聲從門外傳來,中斷了三人談話。
「上官大哥,怎麼了?」見上官遠少有的驚慌,殷劍平立刻詢問。
跑的大氣呼呼的上官遠立刻喝了一口桌上的茶,驚道一連串不可思議的事。「我原本半夜睡不著,想到街上找點酒喝。哪知一出客棧,只覺城裡一片死灰,鬼氣森森,四周靜得只剩狗吠蟲鳴,實在不對勁。原以為是我自己多心,回房拉了鮮于兄一同打探,結果路上竟然半個人都沒有,我們連敲了幾戶人家的們也全無回應。越來越覺得不對,決定出城看看,哪知到了城門像被道看不見的牆擋住,鮮于兄瞧其有異,想必妖法作祟,要我找你們一起出去看看。」
聽此狀,紫楓立即皺起眉頭。「想必有人在此施展地縛禁制,但此禁制會因地脈陰象而散發大量邪氣,很不難引起注意才是。」紫楓又仔細想了一下,忽然恍然說道:「……等等…莫非…哼,那人心思倒巧,利用白日陽氣最盛之時行陣施法,常人便不意察覺。但封姑娘體質對邪氣敏感,那時肯定受行陣邪氣所激才會如此不適。」
上官遠一聽立刻大聲怒道:「滿城百姓消失的無聲息,這可不是等閒之事,若不快快查出問題,恐怕會有大礙。」
「嗯,上官兄說的是,但此法施展必需找陽光所不能及之處,這附近肯定有地窖密室之類的地方,大家快動身四處搜搜。」
聽完紫楓的話,殷劍平再次望向封寒月說道:「封姑娘,如果你身體不適的話,就先留在這休息。」
封寒月卻道:「我早就沒事了。殷大哥,咱們這就出發!」
「封……」殷劍平話還沒出口,封寒月就已跳下床,一副沒事的樣子先奪門而出。殷劍平等人見其狀隨後追出。
三人追出客棧外,發現寒月與鮮于超站在一口井前方望著裡面。
「鮮于前輩,這井是否有何古怪?」殷劍平問道。
鮮于超鼻頭顫抖表示有異說道:「嗯,俺在這附近搜了一下,就屬這井味道充滿死邪之味,好生不快。」
「殷大哥,我也感到有人在內施法行咒,井口充滿妖氣迫人不適。」封寒月揉了兩下太陽穴,表感不適。
上官遠將嘯風槍交給殷劍平,雙臂晃了兩下說道:「哈哈,原來如此,像這種爬上爬下的工作就讓老哥先行下去。」
「那有勞上官大哥了!」
眼看上官遠才下去沒多久就大聲呼道:「真有密室!大家下來時小心點,約三丈往左就可看到通道。」
聽到上官遠所說,殷劍平立刻望向封、紫兩人說道:「我和鮮于前輩先行下去,兩位姑娘隨後即可。」
封寒月此時鼓起臉頰指向殷劍平說道:「殷大哥,你可別忽然抬頭偷看,不然我肯定不饒你。」
紫楓已在一旁摀起小嘴偷笑著,而殷劍平也懂其意羞澀的立刻爬下井去,不做任何回應。


太原城,白家古屋密室……
「嘖,好重的霉味。想不到這井壁上還真有暗道。」鮮于超對於這味道比屍臭味更為不快。
「大戶人家為了保命防災,建此逃生密道是常有之事,只是這地窖朽廢成這樣看來很久沒用了。而且專挑這種不會引起注意的地方作法,也算得上是高明。」紫楓對此處環境也感不適。
「哼!我倒要看看到底是那傢伙在這搞鬼。」對於引起她頭痛欲裂的妖人,封寒月憤怒的先行眾人前去一探。
看封寒月行事如此莽撞,紫楓向眾人發出警告。「對方並非庸手,大夥還是不要單獨行動為宜。」
然而熟悉的人影和聲音震攝了殷劍平、上官遠和封寒月三人。「嘿嘿,我還道誰會找到這裡來,原來又是你們。」
上官遠一見隱邪朱慎,大聲怒道:「哼!老鬼,上次的帳還沒跟你算,有種這次別跑。」
朱慎大聲笑道:「跑?老夫佈下這【三陰冥幻陣】,本來就不想讓任何人活著離開。不過既然讓你們查到了,老夫就先送你們歸西。」
紫楓有所疑問,立刻上前問道:「等等,閣下大名小女也略有所聞。閣下作風陰狠狡詐,行事必經深思熟慮,依此看來,你大費周章設下此陣,不會只為困住我們吧?」
「哈哈,姑娘真是明眼人,告訴你們實情也無妨。老夫幾日前已發現你們來此,恰好主人查到蚩尤骨骸就在附近,已命鄲陰前去發掘,老夫料到你們必會阻擾,所以設陣將你們困在此地,再慢慢收拾。」
「!?蚩尤骨骸?莫非……在幻幽谷?」紫楓原已算過但不確定是否在此,而想不到朱慎一語令他恍悟。
「哈哈,姑娘一猜就中,真是天人之慧,佩服佩服。」
「紫楓姐姐,少跟他廢話。快解決他再趕去幻幽谷阻止鄲陰。」封寒月已沉不住氣,只想趕快破解這惱人的邪陣
「嘿嘿,有本事就來吧!」朱慎緩緩高舉雙手。
眼看朱慎雙手舉起,封寒月已猜到他下一步動作,大聲驚道:「別讓他施召鬼之術。」
上官遠立刻舉起嘯風槍奮力擲出,嘯風槍之快已超出朱慎想像,一個狼狽閃躲躲過威脅。但嘯風之聲卻刺耳難耐,迫使朱慎放下雙手摀住雙耳。上官遠眼看機不可失,一躍躍過朱慎上方,再次拔出嘯風槍回頭再戰。
嘯風之聲一直再朱慎兩旁來回,惹的朱慎甚為不悅。「混蛋!臭小鬼,想不到你武藝竟精進不少,不給你兩下子瞧瞧你還當我這隱邪名號是當假的。」朱慎忍痛放下雙手取出咒符立刻施展咒術,「【冰華之陣】!」
地下水源立刻凝結成冰,冰柱破土直衝而出,上官遠來不及反應立刻被擊上半空。但攻勢尚未結束,冰柱隨後碎裂成片再次擊向半空中的上官遠。
「不好!」鮮于超見上官遠身受重傷立刻舉起巨刃直衝朱慎。
而紫楓也不敢怠慢,高等神通之術【神氣流轉】施向落地上官遠,春風神光一掃上官遠傷勢。
「嘿嘿,想不到小鬼打發了,又來個老鬼。」朱慎不敢再近戰他人,咒術再起。「【焚炎之咒】!」空氣中燃起無數火光沒入鮮于超身邊暴起強烈巨炎。
然而鮮于超的強橫並不會被此咒限制住,但嘴角的鮮血也表露出所受內傷。「哈哈,痛快!痛快!讓你瞧瞧分天裂地的大絕招。」雙手高舉巨刃有如雷霆萬鈞、轟天蓋地之勢直劈朱慎。「【分天斬】!」
分天斬之強橫並非來自刀法,而是迎面而來的真空衝擊力。此威力連朱慎也不敢輕忽,再次丟臉狼狽閃躲。「老夫,不能再跟你們玩了,【五雷正法】!」紫色圖騰泛起,雷電有如亂流之勢環繞自身身旁,阻擋殷劍平等人再次攻擊。召鬼黑符再出。反而變成無數熟悉魔物圍繞著殷劍平等人。「嘿嘿,小鬼們,能死在老夫手下你們也不枉此生了。」
此時一道七彩神光,繽紛群魔之中。剎那間,朱慎所召魔物竟被此神光泡沫化,幫手盡失朱慎見狀大怒:「誰!又是誰在搞鬼!?」
手持蒲扇,後背純白大酒壺的肥胖老翁再次出現。「咦,這裡怎麼亂樂鬧的,可惜老子來遲了。哈哈,死老鬼朱慎,我這招【神威天光】滋味如何。喔,連贈酒的小伙子也在這兒。今天淨是遇到熟人,真是怪了。」
朱慎對此人感覺已不是存在畏懼,而是真正的恐懼。「不淨老頭!怎的你也來了?」
「當然是太虛金仙那老太婆已算準你們會來這裡弄鬼,所以遣我來此處理。嘖,老子本來在終南山享清福,卻給你們連累得到這鳥地方受罪,這帳一併算在你朱慎頭上。」不淨散人對此事甚為抱怨。
殷劍平不知不淨散人身份,恭迎問道:「原來前輩是仙道中人,真是失敬。」
「哈哈,好說好說,小夥子們慷慨贈酒,老子只是承你們這個情罷了。這朱老鬼就交給我來料理。」
聽此話,封寒月立刻上前說道:「前輩,這可不公平。我們已苦戰多時,你卻一來就要搶此功勞。」
不淨散人拿著蒲扇扇了扇他那光禿禿的頭頂問道:「那小姑娘你說如何才算公平呢?」
封寒月立刻哼了口氣說道:「不如我們打個賭看誰先解決朱慎這老鬼誰就贏。前輩贏,就當還我們贈酒之情。若我們贏了,你就應承我們一件事。」
不淨散人大扇蒲扇笑道:「有趣有趣,就這樣辦吧。但你們要我應承何事?」
封寒月摀起小嘴笑道:「一時三刻我也想不到,等分了勝負再說。」
「混蛋!你們竟敢拿老夫當打賭對象!可怒也!」但朱慎的憤怒卻還是比不上實力的懸殊。無奈下,眼神漂向殷劍平身後劍匣,暗自想道。「此劍匣,主人也畏懼三分,眼看此仗也打不贏。不如……強搶此物也算一功。」
朱慎趁殷劍平還再談話中未及反應,快速的移往殷劍平後方想一取劍匣。那知,朱慎一輕碰卻引起劍匣極大反應。劍匣一感邪氣忽然自動開閘,一柄小型木劍迎天衝出碎裂成藍光碎片全數擊向朱慎。朱慎受此創傷首次以極狼狽方式夾尾逃跑。然而木劍已無身型,只剩靈光返回劍匣。
熟悉的劍影勾起殷劍平回憶。「那木劍,我小時第一把劍,怎會……」此時殷劍平又想到在荒石地塚那前輩的一句話。「星馳電射?電射星馳?」
見此狀,封寒月甚為欣喜向不淨散人說道:「前輩看來我們贏了,不只在場諸位,連那朱慎都是人證,你可不許抵賴喔。」
不淨散人皺了一下眉頭。「唉呀!我得回去通知老太婆了,不然她又要嘮叨上半天,說我辦事不利,罪該萬死云云。不回去不行了,忙啊忙啊。」話一說完,不淨散人已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離開。
「前輩!……可惜了,如果有此前輩相助加入肯定事半功倍。」封寒月從一開始就打著這主意。
「封姑娘,此前輩生性遊戲人間並不適爭鬥,我們也別勉強他老人家。現在最好趕去紫楓姑娘口中所說幻幽谷阻止鄲陰才是。」殷劍平嗺促趕快行動。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88 筆精華,04/1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