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5
GP 0

RE:【其他】天地劫 神魔至尊傳 (劇情完整版)

樓主 刺心 jenwen5566
GP4 BP-
八章 幽谷寒琴

太原城內……
「等等!好香,鮮于兄有沒有聞到一股香醇味。」剛進入太原城等人,上官遠忽然驚道。
「有嗎?俺身上只有死屍味,已經有許久不知香味是啥了。」鮮于超拍了拍身上氣味試圖嗅出上官遠所說的香醇味。
上官遠快步跑到客棧旁的幾箱木箱旁,「就是這了,好香的陳年女兒紅,我肚內酒蟲動的可厲害了。」
「......原來上官大哥說的是酒香,那麼遠就可聞到你還真厲害。」封寒月對這獨特的專長深感佩服。
「老哥啥都不好,就好酒,哪怕是一里外的好酒我也聞的出來。不如咱們就拿個兩罈暢飲一番如何?」
「這......上官大哥你乃朝廷中人,不問自取,會不會太......」殷劍平對上官遠的想法感到不妥。
「哈哈,殷老弟你說的有道理。」上官遠從懷中取出五十兩銀子放在木箱上後取走兩罈酒,「這樣就算我買了。」
「......」意思上的誤解,殷劍平也只能默默無言。
「哈哈哈,上官老弟有你的,你行事還跟老夫頗為相投,咱們趕快找個位子喝個痛快。」對於上官遠的離譜行為,鮮于超卻顯欣賞。
「上官大哥,我要去買點黃符,你們先去客棧好了。」封寒月探著行囊內剩下個位數的施法咒符說道。
「哈哈哈,妹子,妳一人獨行太危險。喝酒的事我可不急這一時。」上官遠立刻拎起兩罈美酒表示快行。


太原城,東北雜貨舖……
「老闆,給我兩只黃符,紅硃砂、黑硃砂各一。」
「好的,姑娘,總共十五兩。」雜貨舖老闆把物品簡易打包後推向封寒月面前。
「......謝謝。」此時封寒月臉色卻顯為蒼白。
忽然一位年邁肥胖手持蒲扇老翁,背著白色大酒壺在門口大聲呼道:「好香! 好香!到底什麼香味那麼誘人。」而後又慢慢接近上官遠身邊不停嗅著,「就是這了,小兄弟,你手上的美酒好令人心養,可否割愛一罈給我這可憐的老翁呢?」
「哈哈,想不到老人家你也是酒道中人,這一罈算我送你的,我等下再去拿個幾罈就是。」上官遠大方的將一罈酒往老翁推去。
老翁此時緊抱著酒罈甚感歡喜,「小兄弟,真是謝謝你了。對了,你後面那姑娘臉色並不太好,你們還是注意一下,嘿嘿。」老翁背好酒罈就此離去。
老翁離開後,封寒月恰好在此時雙腿一軟應聲倒下,「咚!」
「......封姑娘!!」殷劍平瞧此狀立刻擔心扶起封寒月。


太原城,客棧內雅房……
坐在床頭的殷劍平一直看著昏迷中的封寒月感到擔憂。
「......殷大哥。」忽然醒來的封寒月,眼看坐在床頭的殷劍平感到羞澀,立刻抓起一旁的被單蓋住自己問道:「殷大哥,我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妳忽然倒下真是擔心死我們眾人了。」封寒月的甦醒立刻一掃殷劍平心中擔憂。
「那上官大哥跟鮮于前輩呢?」
「他們在下面喝酒中。」
「嗯,殷大哥,我有點累了,你還是先下去好嗎?」
「好,那妳先休息吧。」殷劍平突然意會過來,立刻離開房間。
殷劍平才剛下樓就聽到上官遠和鮮于超兩人大聲吆喝:「殷老弟,快過來痛痛快快喝個兩杯。」兩人顯然已陷入薰醉狀態。
「那在下就來個兩杯嘗試看看。」未曾嘗試過酒味的殷劍平也在盛情邀約下隨興喝了兩杯。黃湯下肚,僅僅兩杯就已使殷劍平陷入瘋狂,「哈哈,想不到世間竟有如此美味之物。」此時殷劍平狀態比另兩人更為嚴重。
「哈哈,殷老弟,你還有待磨練,老哥有空要再調教調教你。」
「嗯,你們兩是否想過往後的路該如何走?」鮮于超此時的話已成疑慮。
「唉,在下不知!再下實在不知啊!」酒品不佳的殷劍平,為鮮于超的話也感疑惑,大聲怒喊。
吵鬧的聲響立即引來客棧小二關心,「各位大俠是否安靜些許,我們還有別的客人在此,你們這樣恐怕使小店難為。」
殷劍平再次怒道:「啊!我好困惑,好困惑啊!小二哥。」
「......少俠若真感困惑何不試試找仙姑指點迷津。」
「......仙姑?她在哪?」
「仙姑所住清居就在出城朝西北約十里左右便可瞧見,但她老人家一天只為三人推占解惑,少俠若要前去可別驚擾到她老人家。那現在是否可請各位稍微安靜些?」對於幫忙提供意見,店小二再次請託。
「好,謝謝小二......鼾-鼾-鼾-」話未說完,殷劍平已陷入沉睡。
「哈哈哈,殷老弟還真是不行,鮮于兄我們繼續。」兩人繼續痛快暢飲。
而小二哥對這兩人容貌與個性也只能摸摸鼻子不敢多發一語離開。


翌日……
「......鮮于前輩、上官大哥、殷大哥,你們醒醒。」看著癱在酒桌的三人,封寒月想辦法叫醒。
「......好暈,封姑娘妳早。」殷劍平帶著宿醉感,迷濛看著封寒月道早。
「嘻嘻,聽說你們三人昨天酒品甚差,還引起店內客人不悅。」
「......想不到酒雖美,但還真是誤事。」想起昨天行為,殷劍平感到羞愧。
「那你們今日有何打算?」對於往後方向,封寒月也和眾人有一樣的疑慮。
「我已打聽過了,西北竹林的仙姑神機妙算,但一日只替三人占算,我們最好趁早前去。」
「嗯,那快叫醒鮮于前輩和上官大哥二人。」封寒月看著還陷入熟睡兩位。


太原城外,幽谷竹林……
輕柔的古箏琴聲幽幽環繞整片竹林,沒有人潮的喧嘩聲,這裡只存在著悠閒與清靜。
「好清幽的所在。這竹林滿含靈蘊之氣,想比住在這此的占師必是位前輩高人。」對於長居於荒山野地常與魔物打混的鮮于超而言,這是個絕佳隱居的地方。
「尊駕一行有何貴事?」竹蘆內忽然傳來女子詢問聲。
「!!打擾了,聽前輩占高超,晚輩特來請教一物下落。」突然的詢問聲驚嚇到殷劍平。
「聽少俠口氣,顯是件要緊之物,但不知少俠要找之物為何?」
「說來有點荒謬,晚輩想找的是上古邪神蚩尤的左角。」
「......」高人沉默一會。「少俠,這件事你是從哪聽來的。」
「說來話長,晚輩身旁這位上官兄弟是京城武官,奉命護送一件皇鏢回京,不意在途中受邪徒所劫,據邪徒所言,所劫之物即為蚩尤左角。晚輩修為低微,並沒能阻止那邪徒。如今上官兄身負失職之罪,被迫流之在外,晚輩希望能住上官兄奪回皇鏢,還望前輩成全。」
「此事來由凶吉,尚在未定,且讓在下先行占推一番。」高人再次沉默。「......原來如此,少俠古道熱腸,急功好義,令人好生佩服。但此事關係重大,即使捲入無窮風波,少俠也無所謂?」
「晚輩是道外浪子,身無可掛懷之事,即今往後將無窮磨難,若能因此做為善事,晚輩也覺值得。」
……琴聲再次響起,而竹林內鳥禽似同被提醒離開。「在下相信,少俠是可託付大事之人,既然如此,今後並肩臨敵,就請多關照了。」
「啊?前輩此話怎說?」高人的話引起殷劍平的疑問。
一名紫衣女子立即從竹蘆破頂躍起,手上古箏更直直往殷劍平等人身後擲出,古箏擊地碎裂成片,泛起的紫色光暈更顯現附近躲藏的不速之客。
紫衣女子落地說道:「敵人早尾隨你們而到,躲在一旁伺機而動,這隱身妖法雖高明,但還騙不過我佈在屋前的陣法。少俠,他們就是你所說劫奪蚩尤右角的妖人嗎?」
「前輩?姑娘?妳...妳就是竹蘆中的占師前輩?」
「呵呵,是啊,你以為我年紀很大嗎?無端被你叫了這麼多聲前輩,都讓你叫老了。」
「在下眼光淺薄,妄用稱謂,還請姑娘見諒。」殷劍平搖著頭表示抱歉。
「爾後叫小女子紫楓就行,大敵當前,咱們先打發他們再慢慢談。」
「哈哈,又是羅鬼這廝怪物,鮮于兄就由我兩打頭陣保護這兩位姑娘吧?」上官遠對當初被陷苦戰的羅鬼顯為畏懼。
「那可不必,你還是照顧身旁那位姑娘就好。」紫楓立刻揮舞雙手引發咒法,一記【雷引之術】已足以顯現實力。
「哼,我才無須他人照顧。」封寒月不甘示弱,也引動【離火神訣】表顯實力。
「哈哈,想不到兩位姑娘如此強勢,我們也不能示弱。這羅鬼頗為強橫,鮮于兄我兩合力解決它。」上官遠話一說完,鮮于超早已衝出獨戰羅鬼。
鮮于超區區一刀崩劈,羅鬼如小孩一般不敵神力,,長戟應聲即斷,三兩下已回歸深淵魔獄。「哼!這傢伙也不過爾爾。」鮮于超對於敵手太弱大感不快。
「是嗎?」神秘且深沉問聲立即驚震在場眾人。一道黑色劍氣快速擊向鮮于超,巨刃橫擋下仍震退鮮于超幾步,而巨刃也出現些微裂痕,「哼!老匹夫還真有兩下子,本座還真有點看輕你了。」
「!!黑色劍氣!」殷劍平遇少見的純黑劍氣立即驚呼。
「好強的魔氣,大家快退回陣內。」紫楓立感不妙,驚喊眾人。
「我還道這些小廝怎會如此厲害,原來有神人相助。嘿嘿,小姑娘你的確十分聰明機警,但這種陣法還不足以保住你們。」
「閣下既然來意不善,便直說來意無妨。」
魔人右手一揮收起場上其他魔物問道:「本座今日來此,原也要向妳求教。再取妳性命前,先回答本座問題。太古邪神蚩尤的遺骨被葬在何處?」
「......逐鹿之戰,皇帝格殺蚩尤之後,將祂屍身碎成黃土,散於天下,可說已不在世上或者隨處皆是。」
「哼!妳不說就算。膽敢誑騙本座,這可是罪該萬死。」對於紫楓的遲疑後回話,魔人被感欺瞞不悅。黑色劍氣再出,區區一招已擊碎陣法傷其紫楓。
眼見紫楓受傷,殷劍平立馬上前緊握長劍說道:「前輩劍氣固然厲害,但只要修為過人就能強橫兇蠻、濫殺他人,晚輩對此大不同意。」
「哼!......九儀...劍匣!小鬼,你到底是誰?」對於殷劍平本人和背後劍匣,熟悉與疑問同時浮在魔人腦海中。
「晚輩殷劍平,不過在前輩面前只是一般凡夫浪子,不足一提。晚輩深感自不量力,但還想向前輩討教討教。」長劍往後一伸,蓄勁之時,劍身已綻放出絲絲紅光。
「!?天玄門劍法【無天無劍】,這算那門子討教,小子你想還和本坐同歸於盡?」

「......前輩認得這門劍法?」對於本派捨身絕學竟有人懂知,殷劍平對此人越感疑惑。
「天玄門劍法又有何稀奇,【無天無劍】或許罕為人知,但還算不上什麼無上絕學。但憑你本身修為還不足以傷我分毫,真懷疑你師父教你這招不知是幫你還是害你。」
「那還請前輩多指教了!」絲絲紅光頓時轉變血紅炙芒,而殷劍平臉上更青筋暴現。
「殷大哥,你可別亂來。」封寒月瞧此情形與對話,深感擔心。
「等等!!小子,本座今日先不跟你們計較,來日若敢在阻擾本座,定斬不饒。」對於這招無天無劍,魔人顯然還是不敢輕忽,選擇暫時撤離。「...老朋友...原來你還在......」魔人輕嘆口氣,留下一句莫名的話御劍離去。


稍後片刻……
「紫楓姑娘,你的傷勢還好?」對於受劍氣所傷的紫楓,殷劍平詢問情況。
「不要緊,雖然這傷口帶有些許魔氣,但只要休息幾天我再用點藥就能痊癒。」對於神通之術都無法治癒的傷勢,紫楓顯然有她的辦法。
「我瞧這已不在安全,不如我去砍些竹子做個擔架送紫楓姑娘去客棧再說。封姑娘還請你先為紫楓姑娘上些藥。」殷劍平對於此地安全已感到疑慮。
「殷賢弟,這粗活就交給我跟鮮于前輩就好,你就在這照顧兩位姑娘吧。」上官遠和鮮于超立即動身離開。而殷劍平則呆站在一旁不知從何做起。
「殷公子,你不如去幫鮮于前輩兩人是否好些。」對於站在一旁的殷劍平,紫楓婉轉的請他離去。
「為何?」對於紫楓的話殷劍平感到不明。
「呆子!男女有別,這還需要紫楓姐姐說清楚你才能明白嗎?」封寒月再也看不下去立刻白眼怒道。
「抱歉了。」殷劍平立刻臉頰泛紅羞澀離開。
「呵呵,殷公子為人一向如此老實嗎?」紫楓對於殷劍平的忠厚感到好奇。
「老實?......應該是吧!」封寒月只能輕嘆口氣表示無奈。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88 筆精華,04/1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