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5
GP 0

RE:【其他】天地劫 神魔至尊傳 (劇情完整版)

樓主 刺心 jenwen5566
GP4 BP-
七章 亙古魂幡

華山,山腹荒野……
離開荒石地塚後,如上官遠所言相同已起濃霧。而眾人也因此霧迷失在這崎嶇的荒山野嶺之中。
「……可惡這又是哪裡?」上官遠對這陌生環境四處投望。
「咱們好像越偏越遠了。原本要照來時路回靈泉峰的,怎會……來此?瞧這景色好像是山腹之中。自走出那片大霧後,路就越走越不對勁。莫非那片霧有古怪?」領頭的殷劍平也深感不妥。
「我看不止那片霧有古怪,連這也非比尋常,你瞧地上東西……」封寒月對此處爭戰過的痕跡感到疑惑。
「嗯,到處有兵器旌旗橫陳,看來是個古戰場。但在深山之中,為何會有戰事存在?」殷劍平也有同感。
「太行山自古即為難克天險,此地又有隱密小道可穿山,當時應有士兵想由此地偷襲敵陣,卻被料得此事的敵軍截道,才會有這些爭戰的痕跡存在。」上官遠憑著戰場上的知識一一道予二人
經上官遠如此一說,殷劍平立刻問道:「那這麼說,這確實有路可以下山了。」
「我想……應該如此。」上官遠發出不確定回話。
「呵呵呵,你所料固然不差,不過你們今日恐怕很難離開此地。」身穿白衣,蒼白臉上還塗著胭脂口紅,舉手頭足間輕巧痾娜,完全不像一個男人該有的動作。
「這不男不女的妖怪是誰?」上官遠看不慣此人行為,大感不適。
「嘿嘿,我不和你這粗人計較。你們聽好了,本座乃十方鬼眾中【四邪】之一【冥皇】鄲陰,聽朱老鬼說你們有點名堂,特地挑了這地方會會你們,可別讓本座失望。」以手指輕撫著胸口說著。
「我聽過你的名頭!聽說你擅於操屍之術,因為鑽研屍魔邪法殘害太多無辜百姓,再二十年前,被三大門派圍剿後下落不明,豈料昔日鼎鼎大名的冥皇會在此替人做事,甘於人下。」名號一出,封寒月立刻想起這位消失二十年的魔頭感到吃驚。
「呵呵呵,想不到小姑娘還知本座名號,看在這個份上,本座就留妳個全屍。都給我起來!」鄲陰右手平揮,立刻從土堆站起一名綠衣術士,而後術士雙手一舉,黑氣籠罩天空,骷髏般的手腕一一破土而出。
「!!那是……妖術士!」封寒月對綠衣術士發出驚呼。
「如你們所見,此地曾有過一場廝殺,這些幽魂在此漂蕩百年之久,渴望生人血肉自不在話下,如果你們想下山就先過他們手上的刀槍再說。」
「哼!等等。」粗糙的嗓聲中微帶滄桑從山頭邊道來。
「咦!竟有人躲於此地,本座居然全無察覺?」鄲陰驚覺一望,一位身背巨鎖,身體壯碩如夜魑的男子坐在山頭望景。
「俺周圍全是死人氣息,你鼻子那聞的出來。」男子笑道。
「鎖鍊?你身上的鎖鍊!莫非你是……」對於男子身上的鎖鍊,鄲陰竟然也感忌諱。
「看來俺也挺出名的,連冥皇鄲陰都知曉俺是誰。」
「嘿嘿,【血鎖人屠】鮮于超,沒想到會在此遇到閣下。本座只是和那些小子有點過節,還請閣下莫管此事,便可自行離去,本座決不為難。」鄲陰有意打發這有名的狂人離開。
「哼,俺本來是不想管的,但人死最重入土為安,你卻在此施展屍魔邪法擾亂各位弟兄安寧,俺就是看不過去,想劈你幾刀為這些兄弟出氣。」
「哈哈哈!聽說血鎖人屠鮮于超身負血鎖之咒,發起狂來連家人也全數殺盡,乃家常便飯。今日竟會護著這幾位小娃,真是奇了,當真好笑啊。」
此話如同踏進鮮于超心中禁區,巨刃一舉直下,如分天裂地之勢撼動九天,而倒楣的妖術士也被區區一刀帶走短暫生命,妖術士一死,剛破土死兵立即失去妖氣倒下。「哼,俺有今天還不是拜你們這些邪魔歪道所賜,人血也好,魔血也好,這血鎖鍊可是生冷不忌。既然終生無法擺脫這附骨毒咒,那麼專拿你們來血祭也成。」
「哼,既然如此,今兒就看在你著老匹夫的面子上放他們一馬!娃兒們!今日就算你們好運,咱們後會有期。」對鮮于超也忌諱三分的鄲陰立刻逃離此處。
「哼!好個貪生怕死的妖人。那邊的朋友你們也不必如此看我,俺……啊-啊-啊-血!血!」這看似非敵之人的狂人鮮于超,忽然間像發狂似的失去理智,舉起手上巨刃朝殷劍平等人怒喊。
「!!前輩?」殷劍平對於剛曾發出善意的鮮于超感到莫名,但卻不敢立刻舉劍相向。
「老弟!別發呆!」上官遠瞧殷劍平此時陷入猶豫之中,舉起鐵槍奮力抵抗。但在鮮于超強橫的力量下,區區簡單一個直劈已毀掉上官遠的鐵製槍頭。「??混蛋!」愛槍遭毀,拿起剩餘槍柄全力擲向鮮于超。一個橫擋,槍柄硬生生在巨刃前折斷。此時四處閃躲中的上官遠卻意外發現一旁殘兵斷器之中屹立著一把銅製槍柄,徒手之下立馬拔出銅槍應急。兩、三下過招中嘯風之聲如劃破空氣刺耳,而鮮于超也再這刺耳的聲響下大感不適,慢慢緩下攻勢「這……好槍。銅製之槍竟如此之輕巧。」
「殷大哥,快醒來!」封寒月試圖搖醒殷劍平。
「前輩!生血?魔血?血祭?」鮮于超先前與鄲陰的對話,讓殷劍平想到一些頭緒。「對了!血!」此時殷劍平立刻割劃手腕將大量鮮血灑向鮮于超背後鎖鍊,而鮮于超鮮紅的雙瞳才慢慢轉淡並停下身軀。
「!!殷大哥,你還好嗎?」殷劍平的舉動嚇壞一旁的封寒月。
「我沒事。」氣虛的殷劍平立刻施展氣愈之術恢復傷口和些微元氣。

稍後片刻……
「抱歉了,各位朋友,俺……真是慚愧。」恢復理智的鮮于超為自己的行為感到愧歉。
「不會,不會,前輩幫我們嚇退鄲殷,這是我們該做的。」虛弱的殷劍平表示感謝。
「呵呵,俺當初可不是為了幫你。想必你們也聽過俺身負血鎖毒咒。血鎖一時三刻便需吸食鮮血,否則便熱如火炭,燎肌透骨,令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俺難忍痛苦下,只好揮刀殺人,讓血鎖吸食人血精魂。俺的血鎖人屠名號也是從此得來。」鮮于超訴說著過去與無奈。
「前輩之事我也略知一二,但道上以訛傳訛,都說前輩身染瘋病,原來都是這血鎖在作怪。」封寒月對事實感到興趣。
「嗯,這多年來為平息血鎖詛咒不知造了多少殺孽,直到某日、無意間發現,俺在深山中遇上一群妖魔,當時正值痛苦時索性將牠們殺之殆盡,才發現此鎖鍊可不挑剔,人血、魔血都照單全收。」
「原來鮮于前輩數年忽然消聲匿跡,原來是暗下專事斬妖除魔之務。」
「說來慚愧,俺斬妖除魔只是為了平息痛苦,與昔日殺人之時並無兩樣。不過能不再濫殺無辜,也算件好事。」
此時封寒月靈機一動問道:「那鮮于前輩今後有何打算?」
「俺仍回山陰野地繼續追獵妖魔,直到詛咒消失的那天。」鮮于超話語中略帶一點感嘆。
「既然如此,自從皇鏢之事後,妖人已和我們對上,來日惡戰無數想必妖魔無數,鮮于前輩不如與我們同行如何?」封寒月試圖以此事拉攏鮮于超。
「呵呵,小姑娘妳不怕哪天我發起瘋來第一個殺了你。」
「鮮于前輩一身武藝超群,乃魔物天生剋星,若得相助便如魚得水。若前輩不幸發狂,我還有殷大哥的鮮血可相助。」
「……」一旁未恢復元氣的殷劍平只能暗自無奈。
「嗯,也罷,俺浪跡天涯已久,到哪都一樣,小姑娘若不怕俺這名號惹來麻煩,那幫你們殺殺這些兔崽子也無妨。」
此時攙扶殷劍平的上官遠立即說道:「既然如此,就趕快下山擺酒設宴歡迎鮮于前輩。在這耽擱這麼久,我肚內酒蟲也有點蠢蠢欲動了。」
「哈哈哈,如今思來,俺也好久未痛飲一番。嗯,就由俺領路,由此下山往東便可抵達太原城。太原雖非以酒聞名,但酒店茶館林立,必能喝個痛快。」說到酒,鮮于超也興奮不已。
「哈哈,原來鮮于前輩和我一樣是酒道中人,那不和你喝個千杯爛醉,哪對的起自己良心。」上官遠一提到酒已陷入瘋狂境界,無法自拔。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88 筆精華,04/1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