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116

【賀文】撿拾星光

樓主 曼陀 Mountaintea
GP2 BP-
  當推開房門的瞬間沒有見到預期中的人影,她感到胸口一陣顫動。

  隨即她發現那人坐在靠窗的桌前,專注地在寫些什麼。灰白的天光斜斜射了進來,拉出灰淡的影子,宛如一張褪去色彩的靜物畫。

  聽見門扉的聲音,那個人放下筆,隨手撩起長長的前髮,帶著習慣微笑的臉轉了過來。

  那是個美麗而沒有溫度的笑容。

  但在看見她的時候,笑容卻微妙地變化了。像是在線條之中添上了鮮麗溫柔的色彩,一瞬間化為實物那樣,帶著極淡而柔和的溫暖。

  她再度感覺胸口一陣顫動,但是她很清楚,那出自與剛才完全不同的情感。



  「芽衣?」伊利斯將頭髮別至耳後,站起身來招呼,「怎麼不進來……妳病了嗎?臉色發紅呢。」

  「沒…沒有啦,因為外面很冷所以臉凍紅了……」芽衣拍了拍發熱的臉頰,咕噥著走進房間。「你不好好躺著休養,是在寫什麼呀?」

  聽她這麼說,伊利斯忍不住笑了,「我覺得繼續躺下去會再躺出病來的。又不是什麼大病,我沒有那麼脆弱啊。」

  「最好是你不脆弱啦!」芽衣狠狠瞪了他一眼,「跟別人誇口也就算了,你不覺得對我這麼說很沒說服力?」

  「咳咳咳……」

  「這種時候裝病就太假了!」話是這麼說,但芽衣還是非常熟練地跑到火爐前,從吊壺中倒出一杯熱茶給他,伊利斯苦笑著喝下了。

  「……其實真的沒什麼問題了。只是妳知道的,如果在秋天之前把儲糧吃完的話就過不了冬,我不過是想盡快把糧倉補回來罷了。」

  「你沒必要現在就開始練習詩歌詠唱吧……」芽衣無語望天,「簡單說就是避免坐吃山空是吧?可是俗話也說健康就是財富,把身體養好是避免花更多錢的好方法不是嗎?」

  「我並沒有打算立刻上街表演啊,只是寫些新曲準備著罷了。」伊利斯彈了彈滿是塗改痕跡的紙張,嘆了口氣,「只是沒什麼好題材。畢竟最近都在養病,別說王室謠言了,就連這城裡的新聞也不曉得啊……」

  「王室謠言?」

  「是啊,高貴之人的醜聞最能引發人們的窺伺欲望了呢。」他低聲笑著,帶著諷刺的惡意,「而且這也是題材永遠不會匱乏的創作泉源哪~」

  「嗯,在我們那裡也是這樣。雖然王室總是要樹立正面的典範,可是內部八卦永遠也不會少的……啊,說起來,可惜我沒帶本聖經來,不然對你一定很有參考價值。」

  「聖經是什麼?」

  「就是我們那個世界某個宗教的典籍。那個宗教原本是某個民族的信仰,轉化之後擴散到別的民族,裡面舊約部分是那個民族的神話和歷史。單看就很有趣了,也有很多人依據那些內容改編創作,從文藝方面來看也的確有很高的價值呢。」

  「喔,說些來聽聽!」伊利斯已經拿好紙筆,準備以異界傳說充實自己的創作了。

  「這個…我沒信教啦,不過通常大家知道的就像是亞當和夏娃呀、索多瑪和蛾摩拉呀、莎樂美呀……對了,莎樂美是公主喔。」

  「是怎樣的故事?」

  「就是說當時的猶太王國──也就是本來信仰那個宗教的民族的國家──的國王娶了自己的嫂嫂,這在那個宗教的戒律中算是亂倫。有個叫約翰的先知譴責國王和王后的行為,國王和王后很不高興,但是國王不敢殺他,只能把他關押起來。在一次宴會中,王后和前夫生的女兒莎樂美公主表演跳舞,國王說要賞她任何她要求的東西,公主遵照母親的吩咐,要求要先知的頭。」

  「唔……」伊利斯奮筆疾書,「後來呢?」

  「我不記得了啦~不過後代有個作家叫王爾德,把這個故事寫成劇本,改編成莎樂美並不是被母親吩咐,而是因為她迷戀上約翰,要求約翰的吻,但對方嚴厲拒絕,所以她就索要約翰的頭,然後吻他這樣。被嚇壞了的國王最後下令殺死莎樂美……」

  「嗯嗯……」


  「白皙的裸足在血泊上跳舞
   像一對染血的白鴿翩翩飛舞
   白皙的莎樂美在血泊上跳舞
   染血的七重薄紗在風裡飛舞

   莎樂美 猶太王國的公主
   用什麼才能換來她的舞
   血泊上曼妙的七重紗之舞

   雪白色高歌的孔雀
   月光凝結成銀色的珍珠
   聖堂的帳幕
   猶太王國一半的國土

   『這些都不能換得我的舞』
   莎樂美跳著染血的七重紗之舞
   『我欲望的只有一物 用銀盤呈上來給我
   先知約翰的頭顱』

   擁抱著頭顱
   莎樂美在月下翩翩起舞
   『啊啊約翰 你的眼睛為何緊閉?
   為何不注視著我的美麗
   為何不注視著我的熱情 
   和你自己悲慘的命運?』

   莎樂美翩然起舞
   莎樂美親吻著頭顱
   『啊啊約翰 你唇上的味道相當的苦
   這是血的苦味 還是愛情的苦?
   人們說愛情的味道是苦
   但是我不以為忤 我不以為忤
   因為我已經在吻著你的頭顱』……」


  「……」伊利斯和芽衣兩人相對無言。

  「呃,我想……」

  「……大概不會賣座吧。」伊利斯無奈地下了句點,「雖然是很有意思的題材,不過對一般的民眾來說實在是太…怎麼說好……」

  「頹廢灰暗?所謂的黑色美學吧這個……」芽衣摸著下巴,「可能吃飽了閒著的人比較會喜歡這種黑化壞掉式的角色和劇情,不過你又不去給貴族表演……」

  「妳所說的『黑化壞掉式的……』?」

  「我們那裡近年來流行的一種動畫角色類型,就是原本看起來很正常的人,後來卻發現他有什麼不為人知的過去所以其實性格黑暗啦,或者說遇到什麼打擊結果整個性格扭曲瘋掉啦──我自己是不太喜歡啦。」

  「嗯,如果描寫得不好,的確會讓觀眾覺得故事的世界不正常吧,像是一點小事就尋死覓活之類的……」

  「嗯哼,是‧啊~~」

  看來會被這麼瞪一輩子了,伊利斯苦笑。「──不過描寫得好也會是大作的,畢竟所謂的偉人都非常人,也就是不正常嘛……」

  「哼哼,是這樣的嗎~~」

  「咳咳咳……咦?」伊利斯從芽衣的髮帶上摘下一片瑩白,很高興有轉移話題的機會,「不會融化的雪花呢。」

  「什麼啊,明明是花嘛!」芽衣接過那片白色花瓣,「對了,來這裡的路上,有家餐廳前面的樹開花了……嗯,這香味很像我們那裡的梅花呢。」

  「是那家赫蘭姆餐廳吧?」

  「你知道?」

  「嗯,」伊利斯戳了戳躺在芽衣手心的白色薄透花片,「赫蘭姆果酒的原料之一是這種花瓣。那裡比克萊茵溫暖,冬天幾乎不下雪,小孩子和少女們可以撿拾這種花瓣用糖蜜醃製,等到果實成熟時一起釀酒,所以酒的香味很特別。」

  「這麼小片用撿的?太麻煩了吧?」芽衣拈起那片僅有小指甲大小的花瓣。

  「因為要結果實,所以不能摘花呀。」伊利斯笑了笑,「不過因此當地也有很特別的冬季祭典,是在十二月的滿月之夜,所有未婚少女會去花林中撿拾花瓣,撿到最多的人會被封為春之女,也就是來年春之祭的祭主。」

  「晚上去撿,還真是整人哪……」芽衣感嘆地搖頭,在心中肯定自己絕不會去幹這種麻煩事。

  「所以是滿月之夜囉。白色的花瓣會反射月光,據說在明亮的月夜,整片林地瀰漫著花香,地上閃爍著白色的微光,是非常美麗的景象呢。」

  「被你這樣一說我都想去看了,」芽衣托著臉想像,「月明星稀,滿地閃閃發光,撿花瓣不就像是在撿拾星星一樣嗎?所以是地上的星光……伊利斯?」

  「……」看著埋頭於創作中的伊利斯,芽衣再一次深深體會到他身為吟遊詩人的事實。

  不過,能看到伊利斯平常不會顯露在人前的認真表情,也是挺不錯的啦。她輕輕一笑,繼續托著下巴觀賞眼前專注於創作的俊美臉龐。



  ──赫蘭姆是一個位於大陸南方丘陵地上的小邦國,特產是果酒與手工藝品。赫蘭姆美麗的風景與醇厚的民情常被人們稱頌,當地流傳著許多關於風土人情的民謠,描繪冬之祭典的詩歌中頗負盛名的《撿拾星光》,據說是百年前一位外國吟遊詩人和他的妻子共同創作的……(列國風土誌)


                            ── The End ──
                               2008/1/24

  2008年伊利斯生日賀文(笑)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

385 筆精華,11/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