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252

【搞怪同人】平行暑假--In summer--(6/14更新--其之九,十三樓)

樓主 鬼夢˙蝶 howard11422
GP4 BP-
其實,我一直很猶豫要不要將它放上來
最後依然決定要完成自己的責任,要不然心中一直有個疙瘩,實在不痛快

由於這是事隔許久的再發,算是系列的第十一篇,新到這個板上的朋友們或是先前不曾看過敝人拙文的人士,如果對這個怪異的故事有一點興趣,可以在精華區找到先前的十篇。

最後,如果,有任何人是一直等待這篇小說的後續發展直至今天,身為作者,我要對您漫長的等待說一聲抱歉與感謝。


=======================================================


暑假,對學生而言是最令人雀躍的時刻。在這段長假中有許多活動可供自學業中解脫的學生們玩樂。度假、登山、夏日祭等等,除卻需要暑輔的時間,暑假幾乎每一分鐘都是盡情玩樂。

我呢?卻選擇和平時一樣的活動。
和平時一樣,我手裡抓著肥皂泡罐子,在廢棄車站前等著小滿。因為小滿也和平時一樣,遲到了,我便一邊吹泡泡一邊打發時間。

「啊……遠野同學……」一聽到有人喚我名字,我的注意力從不知不覺數量已經多到包圍自己的泡泡上,轉移到發音源。

金髮碧眼,十分亮眼的身影,但是和我視線相對時,卻像害怕著什麼似地躲到她身後那位男士背後。沒錯,眼前這位是同班的神尾觀鈴同學。
她由於某種身疾的緣故無法和他人親近,所以每次在校內看到她都是獨自一人……
我和她並沒有太多交集,在班上也只偶爾交談兩句而已,她有疾病這件事我是最近才聽說的;一想到這兒,兩腳便不由自主地向她踏去。

「午、午安!」她慌慌張張地向我行了禮。

「午安……真是巧遇呢……」

「恩、嗯!很偶然的……巧合……」僵硬地笑了笑,「妳在做什麼呢?」

「……日光浴……」

「啥?」她和身後那位先生對於這個答案都露出呆愣的表情…………大成功……很滿足……

「開玩笑的……現在是傍晚……」

寒暄過後,神尾同學將我介紹給她身後那位黑衣男子。
那人身材高大,穿著在這個季節會被熱死的黑色長T恤、牛仔褲,但是最醒目的特徵是:他那凌亂的銀白髮絲,在西沉的夕陽照射下,閃著一種如夢似幻的光輝,彷彿銀河般令人陶醉;而銀色的瀏海後方,銳利的金黃眼神如鷹目般閃著炯炯電光,祇是這樣看著就令人望之生畏……

「美凪~~~~~~~~~~!!!」一聲叫喊以極快的速度從遠處接近我們目前所在地。

咻———————砰!!!
那位先生被撞飛了起來,在空中做出花式溜冰中高難度的四圈半迴旋……

「哇!!往人變得像小草一樣彎了!!」神尾同學的驚訝好像有點缺乏緊張感……是我多心嗎?

「美凪、美凪,我們再繼續來吹泡泡吧!小滿現在是最佳狀況喔!!」剛闖禍的小滿則是一臉沒事人的樣子,緊抓著我的手,臉上堆滿笑容,對身後那具黑衣屍體不知是沒發覺還是選擇無視。

「請問,這位是妳妹妹嗎?」

「嗯?不是喔,小滿和美凪是好朋友喔。姐姐妳呢?」

「我?我是遠野同學的同班同學。」

「很~~痛~~喔~~」黑衣殭屍復活了……

「姆!你幹麻啊?!你也是美凪的同班同學嗎?!」

「我是被你撞飛的無辜路人甲……」他哀怨地說。

「唔~~~~~~~」兩人互不相讓,大眼瞪小眼,企圖用眼神將對方的氣勢壓倒;「啊!!」小滿忽然大喝一聲,「我知道了,美凪,這個人是到處誘拐年輕少女的變態誘拐魔啦!!」一面說,一面用背將我們往後推。

「啊,也被歸類到這邊來了。」神尾同學雖在苦笑,但似乎是十分高興。那是我不曾在學校看見的,真正屬於她的笑容。

「妳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

「糟糕,開始興奮了,美少女陷入大危機啦~~!!」

刷!磅!!

「哇,好大一聲。」

我將正揉著頭上腫包、淚眼婆娑的小滿拉近,心疼之餘,猛然想起我還不知道這位先生的名字。「神尾同學,這位是……?」

「他是國崎往人,是一位四處旅行的旅行者,目前寄住在我家中。」

旅行者啊……
傾著頭重新模擬一下對旅行者的印象:身穿黑色夾克、外面披了件長大衣、腰間繫著有許多小包包的寬皮帶、戴頂多附帽沿和耳罩的帽子、防風眼鏡、左腿上掛了一把名叫KANON的手槍而且槍法神準、騎著一台會說話的摩托車四處旅行……

而眼前這個人:服裝 — X;摩托車 — 看來是沒有;槍法 — 沒有配槍,但是帶著一個可愛的娃娃……
……總覺得有點幻滅……

「妳該不會在對我作一些奇怪的聯想吧?」他問,似乎注意到我了;雖不知他到底怎麼想,但就眼神看來似乎是很生氣。

「其實也沒有生氣啦,這表情是天生的。」

「咦?」他怎麼……

「啊、沒事,只是看你一直盯著我發楞,所以就這麼想了。」

「是嗎……真是很抱歉……」我彎身致歉。……嗯?好像有被轉移話題的感覺……多心了嗎?

「嗯………」小滿頭一次用好奇而非敵視的眼神審視他,「……既是變態誘拐魔又沒地方住,你真是沒藥救了呢!」

磅!

「好痛……嗚嗚……」


就這麼,廢棄車站前充斥著笑鬧聲,如枯木逢春般,增添了如許丰采;待意識到時間的流逝時,太陽早已沒入山巔,只剩下發亮的橘色勉力支撐著最後餘光。

「小滿……時間不早了,也該回去了吧……」

「耶~~~?!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吹出泡泡耶,再玩一下嘛~~神神也一起來啦~~」

「神神?是我嗎?」

「今天時間已經很晚了…明天再來玩吧……我會帶著便當一起來的……」

「真的?!」

「嗯……」

於是,在小滿下定決心後,我們離開廢棄車站。

「明天見喲~~~~~!!!」

「嗯,BYE BYE !」神尾同學的喜悅已經完全表露在她的聲音裡了。

「國崎往人!!」小滿叫這名字時,著實令我嚇了一跳;原以為她是要向他道別……「你隨便死到哪裡去吧~~!!」……猜錯了……有點難過……

「你說啥~~!!!」

◇ ◇ ◇

「美凪,那個國崎往人真是惹人生氣對不對?!」

「嗯……但是我看小滿妳好像……滿喜歡他的……喔?」

「什麼?!美凪,妳居然開妳最親密、最信任、最完美的好朋友的玩笑?!」

「咦?難道不是嗎……?」

「美、美凪……妳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小滿……」

「妳走!」她別過臉去,「……我不想再看到妳……從今以後,就當作我們之間的友誼從來不曾存在過,妳給我走!!」

「…………」沉默,靜得連繁星都屏息著,深怕打破這寂靜。

「好吧………………我走………………」轉過身,往家的方向走去。

不過幾步路,在我走來卻像是翻越聖母峰般漫長而險峻,難以邁進,雙腳灌了鉛似的沉重,光是要踏出下一步就得使盡決心與力氣;踏得心痛,卻流不出一滴淚。

猛然,我轉過身,朝她道:「明天見。」

「嗯!!明天見囉~~美凪~~!!」小滿像往常一樣元氣十足地揮著手,一面朝反方向跑去,消失在漸濃的夜色中。

我也踏著愉快的心情走在回家的路上,一邊品嘗著今天的種種。而在今天所發生的所有回憶中,那對金黃的眸子,不知為何,竟顯得特別清晰、特別…………難忘…………
熱鬧的邂逅,也在逐漸消逝的夕陽下以熱鬧的方式收場。在這星子漸明的天空下,我心底悄悄期待著下次邂逅。

◇ ◇ ◇

家門口。屋內一點聲息也沒有,自房屋右側突出的餐廳的落地玻璃望裡瞧,裡邊一盞燈也沒開,實在不像是有人在家。
我站在大門口,盯著上頭寫有【遠野】兩個大子的門牌發楞。
……每次伸手開門,都是一次猶豫、一次掙扎……
……但是,這兒畢竟是我唯一的歸屬……

深吸一口氣,將顫抖的手指挪向門把,握緊,轉動。

「我回來了。」

「啊呀~」果然……媽媽的聲音是從隻燈未明的廚房中傳出來…
她和往常一樣,獨自一人坐在漆黑的廚房中,沉浸夢中,十年來這樣的景象我已經看過不知有多少次。

「回來啦,小滿。」媽媽從廚房走出來,向我微笑。
不……在她眼中,看到的並不是我…因此這個令我嚮往的微笑,並不屬於我……
……明明是這樣柔和慈藹的表情,我見了卻感到苦楚難耐,彷彿有人狠狠地將長針刺進胸口,卻又將傷口堵住,不令血液流出,將唯一發洩的出口栓塞起來。

那根針,是母親所呼喊的名字。

小滿……小滿……小滿……小滿……小滿……小滿……小滿……小滿……小滿……小滿……小滿……小滿……

這是過去十年來,我的名字。

「要吃晚餐嗎?」

「我有些累了,想回房休息。」

「好吧,那你先上去吧。」媽媽微笑,回到漆黑的廚房中那張雕飾木椅上頭……回到她的夢中……
……不對,也許該說,她一直以來都是活在夢中的……

我忍住不去看她,心灰意冷地走了。

◇ ◇ ◇

隔天,我早早就起床,準備料理要給小滿的午餐,同時不忘了拿條毯子到廚房

走進廚房,替睡在椅子上的媽媽披上。圍好圍裙,先完成兩人份的早餐,一份自己先吃完,另一份則用保鮮膜包起來,等媽媽醒來能吃;早飯過後,才開始製作要給小滿的料理。

清晨5點30分,太陽剛露臉的時刻,我踩著晨曦離開家門。

◇ ◇ ◇

「咦?」在與小滿相約見面的秘密基地,我看見一個嶄新的身影。

一件黑色T恤,披著早晨的陽光,站在車站前面。

「早安……」

「嗯?喔,早安。我記得妳叫……遠野美凪是吧?」

「是的……但是請叫我遠野就好了……」

「嗯?為什麼?不喜歡被叫名字嗎?」

「………………」搖搖頭。

「唉,反正我無所謂啦。那妳也愛怎麼叫我就怎麼叫我吧。」

「是……嗎?」

「叫我往人也可以喔~」

「………………」(臉紅)

「喂喂~妳不吐槽我的話我很難下台耶。」

「…我還是叫你國崎君就好了…」

他笑了,「是嗎?」這是我第一次在他臉上看到的,令人安心的弧線。

「那麼……國崎君……這麼大清早的你在這兒做什麼呢……?」

「那妳又是來做什麼呢?」

「我……?我是來等小滿的……」

「這樣啊……」他抓了抓後腦杓,「我是來找東西的。」

「找東西…?」我歪著頭,「找什麼東西呢?」

「最佳地點!」

「………………」我湊到他身前,盯著那頭銀髮瞧了又瞧,「……沒有飛機頭……」

「………妳也很內行喔?」

「彼此彼此……」

「……哈哈哈。」爽朗的笑聲,和昨天見面時的印象截然不同,現在的他像個大孩子般笑著。

看著他的笑容,我也不自覺地揚起了嘴角。

之後的時間裡,我們擁有一段不算短的談話。大部分是關於這附近交通、地理的話題。另外,他也說明外出的理由,是由於昨天晚上被神尾同學的媽媽灌醉,大清早就因宿醉不得不起來,才到這附近緩一下頭痛,順便找東西。

「你說你在找東西,真的是在找個最佳地點嗎?」

「嗯~本質上是差不多的東西吧。」他雙手交叉,思考了一會兒,「我一直到處旅行,為的就是尋找那兩樣東西。」

「兩樣?」我本想繼續追問,但是卻看到他的背後有個人影正快速接近過來,「那個……國崎君……小心後……」

咻———————砰!!!

好快………………小滿愈來愈厲害了呢……

「美凪~~~早安!!!」

「早安,小滿…」我有點擔心後面那位罹難者。

「啊?!這不是國崎往人嗎?居然睡在這種地方,真是一點教養也沒有,看來一定是昨晚被人家給踢出來了,不得已只好到這種地方來住吧?」

「少給我說一些莫名奇妙的話!!」

磅!!

「唔………………小滿會被你打笨啦!!」

「我的身體也不是鐵打的啊!」

「少囉唆!小滿要報仇啦~~!!」

「求之不得~~!!」

之後,廢棄車站前,一場激鬥上演了;震天殺聲過後,雙方皆精疲力竭地癱在地上。

「呼……呼……這次就先放過……放過妳……死丫頭……」

「哼……哼哼……你才應該為自己撿回一條小命……感到……高興吧……」

「…………」他們好像玩的很開心……「呵呵……」

「妳…呼…笑什麼……?」

「美凪想笑……關你……什麼事啊…?」

「吵死了…我可不想再跟你這死小鬼瞎鬧了……」國崎君畢竟是男人,體力恢復得快,先一步自地上爬了起來,拍拍身上塵沙,「呼~跟這小鬼一鬧,腦袋也清醒多了,說起來也是一件好事吧。」

「…別勉強喔…」

「嗯,放心吧,可別小看旅行者的體力喔!」

「嗯……」

「好吧,既然宿醉痊癒、天空也已經亮得差不多,我該回去啦。」

「……是……嗎……」

「嗯,畢竟是寄住在別人家裡嘛,還是守規矩一點。哈~~」他打了個哈欠。

「那……改天見……囉?」

「啊,改天見。」他轉身便走,向我搖了搖手背,當作是道別。
我一直等看不到他的背影,才令視線離開那個方向。

(じ~~~~~~~~)小滿正盯著我瞧。

「怎、怎麼了嗎…?」

「美凪好像有點在意他啊?」她露出小惡魔般的笑容調侃我。

「哪、哪有……因為他是一個陌生的旅行家,所以當然會……有點在意……」

「是這樣啊~」

看來說什麼都沒辦法說服她了;與其白費力氣,倒不如轉移她對這件事的注意力,於是:「小滿……這是今天的午餐喔……你最喜歡的漢˙堡˙排…」

「真的?!!」……真的很容易掌握……

「但是要中午才能吃喔…」

「好~~!那在中午之前,我們再來做吹泡泡的特訓吧!」說著,便向我伸出右手。

我笑著將口袋裡那罐肥皂泡地到她那小小的手掌中。她很快便玩的不亦樂乎。
這樣充滿朝氣的笑臉,光是看著便能令人受到鼓舞;認識小滿之後,我對於“元氣”這個字的定義也在不自覺中和她的笑容重疊了吧。

……也是因為認識小滿……
我才能用我自己的面容,去面對這個世界。
認識小滿,我才能用美凪的聲音、美凪的雙眼、美凪的心去感受我身處的這世界其實擁有著許多被我遺忘的美好。
認識小滿……我才能成為……美凪。

「美凪,還是吹不出來,妳來幫我啦~~!!」

「……來了~」


早晨的陽光,將原本透明無色的泡沫染成耀眼的七彩;滿佈公園的泡泡,隨著晨間的空氣律動,歌頌一天的開端。由無數泡沫交織而成的美麗世界,要我來說,這就是夢的世界。
至少,我希望自己相信,這是夢的世界。
至少………………

================================
待續………
================================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