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541

RE:【創作】平凡的明州日子,5/31更新第58章

樓主 黎瑞兒 liriel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十載恩仇,半日激戰,一切終於要在這裡畫上句點,水魔獸連同拜月教主,都將被五靈輪淨化消滅。與先前生死相搏的惡鬥相比,五靈輪祥和又澎湃的光輝,在眾人眼裡就是天降神蹟。
 
  然而就在眾人都以為這就是戰鬥的終點時,出乎意料之外,另一個相形之下,再渺小不過的神蹟也發生了。
 
  趙靈兒手中天蛇杖,剎那間迸出一絲光亮。
 
  在旁人眼裡,這與眼前神蹟完全無法相提並論。比起五靈輪淨化水魔獸,只不過是一點不起眼的小事,甚至根本沒有人注意到。
 
  但是在身為女媧後人的趙靈兒眼中卻非如此。隨著那道閃光,神魔通道的另一頭,遠在苗疆,藤蔓纏繞的古老神殿,流水潺潺的女媧祭壇,那塊寫著遠古傳說的石碑,諸般畫面忽地躍然眼前。
 
  「娘?」她心頭一動,詫異地低聲道。
 
  這樣……真的好嗎?
 
  拜月教主罪大惡極,他殺過、害過的人多不勝數,又為苗疆帶來水魔獸這個禍患,即使是一死也難以贖清他龐大的罪孽。不要再橫生枝節,就這樣讓拜月教主死去,無疑是最好的選擇,放任自己做這樣任性的決定,真的好嗎?
 
  這個想法一瞬間出現在她腦中,可是也僅止於一瞬間。天蛇杖迸發的強大靈力使她化為夢蛇之身,剎那間趙靈兒內心已有決定,她持著天蛇杖飛往水魔獸的方向。
 
  「靈兒!」
 
  「靈兒妹子!」
 
  連距離趙靈兒最近的李逍遙及林月如都來不及阻止,她已經到了水魔獸的面前。
 
  拜月教主枯槁如木乃伊的身軀無力地癱軟著,底下連接的蛇身仍不住舞動,想掙脫五靈輪澎湃的力量,景象看起來毛骨悚然。要治癒這樣嚴重的傷勢,趙靈兒自己也沒有自信,又或許水魔獸體內,屬於拜月教主的部分早已被吸乾死去,這點她也以無從得知,既然來到這裡,也沒有後悔的份了。
 
  趙靈兒雙手伸向拜月教主,剎那間一股狂暴的氣將她逼退,她連忙伸手遮掩,運起結界防禦。一路戰到現在,她也已經很累了,那樣強力的攻擊正激烈消耗她的靈力,南宮煌手上的五靈輪,竟有辦法吸納這樣一個怪物的力量,若是沒有五靈輪,讓眾人再與牠戰鬥下去,不知還要在祭都造成多少傷亡才能結束。
 
  可是這樣力量強大到足以吞雲納海的五靈輪,也已經快將拜月教主化為塵土,憑自己殘餘的力量,有辦法在此之前救出拜月教主嗎?
 
  「靈兒……你做得很好,娘真的……很欣慰。」
 
  「咦?娘親?」虛無之中的某處,巫后柔和的嗓音傳來,趙靈兒詫然,她張望四周,卻沒見到巫后的身影,一不留神,手中天蛇杖被另一雙手取了過去,她一回頭,才發現水魔獸身軀上方聖靈之光普照,陽光般和煦而溫暖,而巫后正如一位女神,慈祥立於其中。
 
  光芒中的微笑朦朧絕美,生前的悲哀、死後的孤獨,以及現在的欣慰,點點滴滴都包含其中。想對女兒說的話,巫后已經沒有時間說,只能對靈兒微微一笑,並相信靈兒會懂。
 
  短暫的片刻後,巫后的身影消散,女媧族的聖靈之力自水魔獸體內傾洩而出,灌入趙靈兒體內,綻放溫暖的純粹光輝,擁抱、籠罩目所能及的一切,像是慈愛母神女媧的懷抱。
 
  水魔獸陡然爆亮,如同一個發光體,眾人忙遮擋光芒,卻沒想到這道光溫柔和煦,並不刺眼。光華璀璨中,夢蛇之身的趙靈兒身影朦朧,她雙目緊閉,火焰般的朱紅髮絲隨風而飛,隱隱看得出她就是照亮一切的發光體,自身卻顯然毫無意識。
 
  隨後五靈輪像是得了什麼助力,迅速吞噬了水魔獸龐大的身軀,彈指間將牠淨化得一乾二淨,空氣中只餘幾許發光的煙塵,隨風而散。戰鬥就在眾人沒有意料到的結果中畫下句點,女媧族代代相傳的天蛇杖飛過祭都的天空,劃出一道帶著聖靈光輝的軌跡,墜插在地面上。
 
  夢蛇之身的趙靈兒緩緩自空中而降,身上仍覆蓋著一層柔和溫暖的光,李逍遙及林月如喊了一聲「靈兒」,上前去將她接住。趙靈兒緩緩睜開了雙眼,三個人相擁在一起,一點心有靈犀的默契,彼此相視而笑。
 
  「太好了,靈兒妹子。」
 
  「事情終於結束了。」
 
  趙靈兒似乎有些疲累了,卻仍溫和地搖搖頭,道:「不,還沒結束呢。」
 
三日後 蜀山
  萬里無雲,晴朗的青空之下,伏羲、女媧、神農三座雄偉神像圍繞著漂浮於萬丈高空的石臺,姿態正如神祇注視著蒼穹之下芸芸眾生。平時空曠的石臺在聚集了許多人之後,也多了難得的擁擠喧囂,石臺的正中央,趙靈兒浮在空中,離地三尺,她雙手捏訣,閉著雙眸,烏黑長髮因女媧族強大的靈力而飄動。
 
  水靈珠浮空旋轉,表面隱約可見的水光波紋不斷流轉變幻,映出瑰麗藍光。隨著趙靈兒施展法術,水靈珠的豐沛靈力往四周擴散,畫面如霧如雨。猶如溪流濫觴那般,幾道靈力自水靈珠中延展出來,不斷縈繞旋轉,以水靈珠為中心,逐漸形成一個純粹夢幻的晶瑩光球。
 
  令人忐忑的凝重氣氛中,在底下眾人引頸仰望下,帶著透明感的水靈光幕絢爛地綻放開來,如潮水般向外傾洩,清澈閃耀的水色霞光無邊無際地擴散出去,滋潤天地萬物,直至世界的盡頭。
 
  彼端,祭都城南,那座乾涸已久的傾頹水井清泉湧現,滿溢而出,久違地重新流淌在夜叉國街道上。
 
數月後 渝州
  「呦,人家江湖上絕頂的大俠都是知恩報德、一飯千金。你們倒好,拿了水靈珠就把我給撇了,可真是絕佳的風範呀!」陰森森的永安當廢墟內,穿著紅衣的美麗女鬼龍葵浮在空中,甩著長長的衣袖,不冷不熱地諷刺道。
 
  「嘿嘿,龍葵姑娘別這樣嘛,那水魔獸又大又兇狠,我們這不是為你好嗎?」南宮煌隨口扯謊,他怎麼會知道龍溟為何在越行之術時,偏偏漏了龍葵一個?
 
  或許真的事情就是這樣吧,吃燒餅哪有不掉芝麻的?人多了漏掉一兩個也在情理之中。
 
  「算啦,苗疆又沒什麼好玩,還當我愛去呢,不過勉強幫你們個忙罷了!」龍葵挑著眉哼了一聲,可心裡顯然不是這麼想。「如何?給室韋王戴綠帽的大仙人,招搖撞騙的道士營生還過得去嗎?」
 
  聞言,南宮煌及溫慧都尷尬地撇開了視線,南宮煌訕訕說道:「托龍葵姑娘的福,在渝州混得算是不錯。」
 
  托龍葵支使她手底下小鬼到處鬧場的福,這陣子南宮煌驅鬼的生意可說蒸蒸日上,財源滾滾,只不過南宮煌總有他在夥同犯人無良詐財的感覺。
 
  「既然不錯,為何要走啊?」
 
  「走?非也非也,龍葵姑娘誤會了。」南宮煌笑著解釋道:「趙姑娘的孩子在仙靈島上出世了,現在過去,可以趕得上孩子滿月之禮。」
 
  「裝模作樣,明明御劍術一下就到了。」龍葵不屑地說。
 
  「放歌四海任逍遙,行萬里路也是江湖的樂趣。嘿,你知道嗎?緣分真不是蓋的,我一問之下,才發現李少俠他爹竟然就是李三思,這傢伙可是我的拜把兄弟啊,當年要娶妻的時候,我還幫過他一把的。」
 
  「你瞧,如果到處都御劍的話,哪能遇到這麼多兄弟呢?」
 
  「哼哼,我看是你喜歡到處和人拜把。」
 
  南宮煌當作沒聽見,繼續說道:「可李少俠和他爹還真不像,他爹多靦腆的一個人,我卻聽說李少俠和趙姑娘第一次見面,就偷看了她洗澡;和林姑娘第一次見面,又把人家綁在柳樹上。龍葵姑娘你說……李少俠該不會是像到三思兄討的那個媳婦吧?」
 
  他嘴邊浮現一絲笑意,一下就有了八卦的感覺。
 
  「哼嗯,人家是郎有情妹有意,你羨慕不來。」龍葵賊笑道,她講話向來切中要點,龍葵又有意無意地瞄了溫慧一眼,搞得溫慧只能移開視線繼續裝傻。
 
  「哎呀,天色不早了,龍葵姑娘,我等告辭啦。」南宮煌尷尬地哈哈乾笑兩聲,連忙告辭。
 
  「好吧。」龍葵說著露出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忽然就飄到王蓬絮面前:「桃子!一定要回來喔,可不許你一聲不響,偷偷背著我就跑走了,知道嗎?」
 
  王蓬絮天生怕鬼,一下給眼前明豔的鬼魅臉孔嚇得翅膀都縮起來。「好好好好……知、知、知道了……咿咿咿你別過來──!」
 
折劍山莊後山
  荳蔻少女身著紅色勁裝,駕著馬兒徐徐行走,在深山雪地上留下一排馬蹄印。她長髮紮成簡單俐落的兩個包子頭,一雙穿著皮靴的修長美腿苗條動人。
 
  明眼人都知道,這可不是一般的姑娘,光憑她手執韁繩的動作以及騎馬的姿態,至少就可知這姑娘騎術絕不簡單,更別提她背上還背著品劍大會上,折劍山莊贈的劍。
 
  少女的馬鞍後,與她共乘的是穿著樸素的紫衣少年。少年的年紀不大,只能算是個孩子,可是卻很穩重寡言,甚至比起稍年長些的少女都還要有成熟懂事的風範。紫色是折劍山莊的顏色,這少年正是折劍山莊莊主的四弟子。
 
  一個月前,少女在自己閨房的書桌上留下字條,簡單交代了去處之後,只帶著一把長弓、一柄劍、牽了匹馬,便跑得無影無蹤,現在想來,青州家鄉的父母應該已經氣炸了。
 
  不過她向來就是個我行我素的人,難以產生什麼愧疚感,抵達折劍山莊後,帶著四弟子姜承就到了這裡來。等見了想見的人之後,她還要去開封,接堂弟的另一個小夥伴。
 
  明鏡般的湖泊出現在眼前,目的地已經到了。她可不會忘記,幾個月前這座湖的底下還住了滿坑滿谷的妖怪,名符其實的龍蛇混雜,不過現下湖底清澈乾淨,這裡也只有一個山大王。
 
  「別來無恙啊,姑娘。」一氣質纖纖、冰清玉潔的美人兒自湖中現身,欠身一禮後輕柔飛至,在這遠離紅塵的山中,無疑就是脫俗出塵的雪中仙子,只有夏侯琳心裡曉得,這雪妖可不是什麼純良之輩。
 
  唔,這麼說也不大正確,因為她最近似乎開始從良了。
 
  「好久不見啦,修行還順利嗎?」夏侯琳跳下馬背,塞給她一顆折劍山莊買來的包子。
 
  「還算順利吧。都是托姑娘的福,要不是有姑娘這層關係,普通妖怪哪能得魔翳先生指點修行?」
 
  「說是教你當什麼地仙?那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妖怪若以正道修行,長久受到人類景仰供奉,就會成為地仙。有了姑娘贈的靈玉,如今奴家也不是不能辦到。」雪女捧起一塊白淨溫潤的玉石,珍而重之。
 
  「喔,這玉真的那麼厲害?」夏侯琳對玉石並不了解,對妖類修行也一竅不通,只因自己用不著、雪女又用得著,索性就送了。「那麼……具體來說修行是怎麼回事啊?」
 
  「這個嘛……」雪女扭頭思考,曲著手指頭數道:「這塊靈玉據說要行善積德才更能激發它蘊含的純正清氣,助奴家晉升呢。像是扶老婆婆下山、幫助腳扭傷的採桑女、大風雪時暫時收留迷路的獵戶……」
 
  「啊?」夏侯琳一瞬間以為自己耳背聽錯了。「你說你行善積德?扶老婆婆下山?噗、噗哈哈、哈哈哈哈,行善積德,哈哈哈哈……扶老婆婆……哈哈哈,肚子好痛!」
 
  夏侯琳忍俊不住,指著雪女捧腹狂笑,這矯情做作的傢伙一旦真當起好人來,根本無法想像。
 
  「討厭,姑娘怎麼取笑奴家。」雪女也不惱,紅著臉捧頰羞澀道:「等村民願意幫奴家蓋座小廟,就算成功一半了吶。」
 
  「魔翳先生說,妖與人誓不兩立,唯獨地仙受人敬重、還有香火供奉,等樹立了威信之後,也可以讓人類舉辦祭典、或是把其他小妖當成手下驅使,可以拿到的好處可多了呢。奴家真期待那些村民把我當仙來拜的那天啊。」
 
  雪女說著露出陶醉的表情,夏侯琳則打趣道:「哈哈哈哈……呦,好樣的!哪天真成了什麼地仙娘娘,連我都要來求你保佑啦。」
 
  「呵呵,姑娘真愛說笑,奴家哪敢呀,屆時奴家從村民身上搜刮到什麼好寶貝,難道還不分姑娘一杯羹?」雪女柔聲諂媚道。
 
  「喂喂,還沒成仙呢,現在就擺出恐怖大徵稅的架式來,當心修行泡湯啦!」夏侯琳仍止不住笑意,雪女果然還是雪女,做事精明得很。她倆又閒扯幾句,話題逐漸扯到魔翳身上。
 
  「老師和龍溟公子他們什麼都瞞著我們,其實根本是大人物。回國後就常敷衍我說很忙,好久才連絡一次!」夏侯琳不甘心,嘟嘴抱怨道:「約都約不出來,之前明明說要帶我去他家鄉玩的,現在趙姑娘的女兒出生了也說沒空,真無趣……」
 
  「這也是無可奈何的嘛,夜叉國百廢待興,姑娘何不耐心等上一陣呢?奴家想魔翳先生並不是輕諾的人啊。」雪女溫柔勸道。
 
  「那個……」一直安安靜靜,惜語如金的姜承發話了:「其實,魔翳先生有找過我。」
 
  「欸!什麼!」夏侯琳吃驚地大聲道。
 
  「他說等過幾年我長大懂事了,要帶我去看個東西,就是之前說過跟『吃油』有關的,不過我也聽不懂。他說不要向其他人提起,不過兩位的話,應該沒關係。」姜承一口氣說完,即使是困惑的表情也顯得那麼木訥。
 
  「什麼!不公平!」夏侯琳卻注意到別的點上了。「我也想老師帶我去看點有趣的東西啊,為什麼只帶你?我知道了,老師果然只喜歡年紀小的男孩子!」
 
  「……」姜承一時愣了,不知該說什麼。
 
  「嘻嘻,姑娘,胡亂造謠是不好的呦。」雪女掩嘴輕笑。
 
仙靈島
  「是個女孩嗎?真是恭喜。」夏侯韜溫和地笑道。
 
  李逍遙正把襁褓中的嬰孩小心翼翼交給小翠抱抱,而阿奴滿是新奇地伸手逗弄她紅潤的臉蛋,惹得小嬰兒也伸出圓胖手臂開心地與她玩耍。
 
  「二老爺,趙姑娘的孩子真是好可愛呢,性子又活潑,將來一定是個俏麗的小姑娘。」小翠將嬰兒抱到夏侯韜面前,還稀疏的朱紅髮絲配上骨碌碌的大眼睛,果然可愛。
 
  「來,寶寶乖,這把藏星傘送給你。」小翠取出溫慧打造的那把絕世神兵,放在她的搖籃邊,溫柔說道:「等將來長大,配上這把漂亮的傘,就是江南第一美人了。」
 
  「承蒙二門主特意前來探望,真是感激不盡。」林月如說道,趙靈兒產後還在休養,所以未出來相見。
 
  「哪裡,這時來叨擾,實在過意不去。」夏侯韜作揖道:「知道趙姑娘母子均安,我們也就放心了,給孩子的這些賀禮說不上名貴,只是一點心意,請不要推辭。」
 
  既是夏侯府送的禮物,那當然都是很好的,夏侯韜說得謙虛,在場人也都知道。
 
  「哈哈,二門主,我們都這麼熟了,說話這麼客氣不是顯得生疏嗎?我們就心懷感激地收下了。小翠,也謝謝妳!」李逍遙還沉浸在妻子替他誕下女兒的喜悅中,幸福的臉連瞎子都瞧得出來。
 
  「呵呵,李少俠言之有理,不過時間不早了,我們今日就暫且告辭,等這孩子滿月再來叨擾。請代家兄向趙姑娘問好。」夏侯韜起身告辭。
 
  「也代我們向夏侯門主問好啊。」
 
  「這是自然。」說著主僕二人告辭離開水月宮。經過仙靈島外那片桃花林時,一陣微風輕輕拂過,嬌豔的花瓣迎風紛飛,其中藏著一個蒼老的身影。
 
  那老人曾經叱吒風雲,攬南詔國生殺大權於一身,更差點毀滅那片美麗的山水。可如今,他只是個平凡無奇的老人,曾有過的名利、權勢、還有他的通天法術,都已經幻滅無蹤。因為水魔獸的反噬侵蝕,他失去了雙腿及右臂,需依賴輪椅才能蹣跚行動,年邁虛弱的體質也無法再修練法術,可終究,命還是留下了。
 
  人生如夢,虛妄執著轉眼成空,入滅隨即當前。據說從僥倖活下來的那天起,他就常常像這樣,隻身在桃木林中,聽著仙靈島近海浪潮拍岸,獨自嘆息。
 
  主僕二人看了他一眼,默默離開。
 
  他們搭乘的不是什麼華麗的大船,只是普普通通的小舟。待小舟在海上搖搖晃晃一陣子,回到海岸之後,二人踏上餘杭小鎮的港口棧橋,夏侯韜終於開口問道:「小翠,你真那麼討厭那把藏星傘?好歹也是溫慧夫人打造,紅姬贈與你的禮物,是把絕世神兵啊。」
 
  「那都是紅姬擅作主張,我才不要絕世神兵呢,而且我是夏侯家二老爺的侍女,就算是傘也該拿紅色的!」
 
  小翠堅決地道,而後話鋒一轉,又解釋:「況且我覺得……送把傘不也很好嗎?她可是李少俠和趙姑娘的孩子,將來少不得要學個法術或武功。女孩子打打殺殺的沒氣質,藏星傘漂亮,揮舞起來像個仙女似的,多美啊!」
 
  「你也真會替她操心,說不準她將來是個女俠來著,還掄著藏星傘當棍子敲人腦袋呢。」夏侯韜呵呵笑道。
 
  「才不會呢,二老爺亂說,小心又成了烏鴉嘴」小翠撇頭哼了一聲,又道:「二老爺,還有其他地方要去嗎?若沒有的話咱們打道回府吧,老爺、少爺或許已經在等我們了呢。」
 
  「嗯,回家吧。」
 
明州 棧橋邊
  黃昏時分,晚霞如織,朱紅夕陽渲染滿天雲彩,與薄暮的淡淡縹色交映成一幅絕美天光景致。緋紅海面波光粼粼,伴隨潮汐輕聲拍打,海鷗歸巢,碼頭邊船桅風帆的光影,是最能撫癒人心的畫面。
 
  「爹爹,二叔他們已經回去了嗎?」街道上父子倆的身影拉出長長的影子,黃昏的夕照映在夏侯瑾軒小小臉頰上,紅澄澄的秀氣可愛。
 
  「這個嘛,回去看看就知道了。來,我們回家吧。」夏侯彰牽著幼子的手,笑著說道。
 
  「嗯,回家吧。」
 
  夕陽西沉,天色漸暗,城南廣場上,紅牆綠瓦間,高掛的紅燈籠驀地一盞盞亮起,如同點在人間的繁星,裝飾著明州街道,此情此景,夢幻華美得不像人間世。
 
  「咦,今天有廟會啊?」
 
  「哇!廟會。」瑾軒還是個孩子,聽見廟會興奮地笑了。「爹爹,給孩兒買串糖葫蘆吧!」
 
  「哈哈,當然好,這裡人多。走路要當心點,別撞著人了。」夏侯彰笑著應道,一面也不忘叮囑。
 
  可惜這番叮囑才一出口,他緊接著就聽見了幼子「唉呦」一聲跟人撞倒在地的聲音。
 
  夏侯彰既是無奈又是好笑,果真禍從口出。
 
  「嗚……好痛啊。」
 
  「瑾軒,沒摔疼吧?」夏侯彰連忙將兒子扶起來。
 
  「嗯,孩兒沒事,謝謝爹。」小瑾軒狼狽站了起來,拍拍衣服上的灰塵,又自己揉揉摔疼的地方。「對不起,這位姑娘,你沒事吧?」
 
  與瑾軒相撞的,是個看起來亦十分年幼的女孩子。女童的父親將她扶起,亦是邊哄著乖孩子不疼、邊替她拍去身上灰塵。
 
  掉在旁邊地板上的是兩串鮮紅欲滴的糖葫蘆,山楂果顆顆晶瑩飽滿,最上兩顆還特意做成白兔耳朵的造型,一看就討小孩子喜歡,可惜已經沾了塵土不能再吃了。
 
  女童看著地上的糖葫蘆,雙手叉腰,一張小臉蛋氣鼓鼓地對瑾軒埋怨道:「喂,你怎麼不看路呀,快賠我的糖葫蘆!」
 
  這時父子倆才細看她的模樣,女童個子嬌小,五官精緻秀美,穿著簡單樸素的淺黃衣衫,烏黑長髮用紅緞帶高高紮成一束辮子,模樣靈動而俏麗,更帶著一種讓人無法不喜愛的天真稚氣。
 
  「呃……喔,好的。」夕陽下,瑾軒牽著父親的手,圓鼓鼓的眼睛入迷似的盯著小女童,愣愣地點點頭。
 
  夏侯彰朗聲而笑。
 
--


第六十章 人間如夢,倚笑乘風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36 筆精華,11/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